未分類

這泄不算什麼,黃珍珍最讓人佩服的就是她有一個樂觀的心態!她的樂觀與豁達讓所有人都爲之動容。不管是父母的死,還是養父母的死。都沒有將她打倒。她每一次都會重新站起來,而且每一天臉上都會掛着微笑。就連生了病的人到她這裏來看病,也會受到她的影響,甚至連裁的都會快一些似的。

“怎麼樣,記憶中有沒有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蕭晨沒有和李澄婉過多的客氣,畢竟他們之前可是已經說好了的,要精誠合作,有什麼事情回到詛咒之島再說。

“有一點線索,是關於黃珍珍的親生父母失蹤的事情。這件事情似乎不像表面上那麼簡單。黃珍珍當時年齡還不大,在一天晚上突然醒了過來。聽到了一部分她父母的對話。他的父母似乎知道自己就要死了,但是卻好像還沒有什麼不情願,而是自願的!只是遺憾不能照顧黃珍珍長大而已。本來這件事情黃珍珍一直都當做是一個夢,以她這麼開朗的性格,也不會相信這是真的的。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不過我們畢竟是執行者。所以我覺得這可能是一個線索。”李澄婉也沒有過多的廢話,而是直接和蕭晨說道,她也想和蕭晨合作,畢竟不論是蕭晨還是東方小白,在任務中的作用都要強過她,即使她有兩件中級詛咒之物,但是還是不夠看的!

“黃醫生。別這麼客氣,說起來你還是我的表姐呢!我這不是前兩天受傷了嗎,過來謝謝你幫我治傷,還有就是過來看看你。”黃偉哈哈笑着對黃珍珍說道。

“怎麼樣,關於十七號島的執行者有沒有消息?”蕭晨對李澄婉問道。畢竟李澄婉在鎮子上還是小有名氣的,很多人看到她都會尊稱一聲黃醫生。而他黃偉只是一個大少爺,雖然別人也尊敬但是卻沒有多少見到別人的時候。在來時的路上,他已經向所有見到的人發去了通話請求,但是卻沒有得到十七號島執行者的信息。

Dio不懶惰的奇妙冒險 “已經確定一個了,就是你們黃家的管家!今天他過來跟我拿藥。我已經試探過了。我們兩個還談了一會,合作的事情已經敲定了,但是他雖然是一箇中級執行者,但是卻不是最強的那個,說是還要找另一個執行者商量一下。

當然,李澄婉並沒有對對方透底,雖然對方知道自己這邊有三個中級執行者,但是卻不知道這三個人的具體實力!要知道,這三個傢伙哪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尤其是蕭晨,就算是陳宏都不知道蕭晨的具體實力,因爲蕭晨體內的頂級詛咒之物明顯是處於休眠狀態的,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使用的。

要是蕭晨能夠隨時使用這件詛咒之物,那麼就說明,他已經成爲一名頂級執行者了!但是即使是這樣,蕭晨的實力也不是表面上的這一點。這件頂級詛咒之物依舊屬於不可預知的存在。

而東方小白就更不用說了,一個低級靈媒,再加上體內的惡靈,兩者的力量相結合,雖然不如一般的中級靈媒,但是也相去不遠了。而且還有一些就算是中級靈媒也不一定擁有的能力!比如什麼快速回復精神力,精神透支之後能夠快速醒來,這都是遠超靈媒的能力!

至於最後的李澄婉,雖然沒有另外的兩個人那麼變態,但是也是一個比普通中級執行者強很多的執行者,起碼這兩件中級詛咒之物就不知道羨煞了多少人。只是李澄婉的實力不弱,這兩件詛咒之物都是靠自己的實力得到了,而不是在高級執行者手中買的,所以纔沒有人敢凱覷。

而對面的兩個中級執行者也不是好惹的,畢竟是二流詛咒之島出來的中級執行者,肯定也不是什麼孬手,而且自己這一方只要是對方不發難,就儘量要避免衝突!因爲要是發生了衝突,而又讓對方跑掉了,那麼就會導致對方詛咒之島的報復,這就是在給三十三號島引來禍事了!

所以要是動手,就必須將對方的所有執行者都留在這個任務世界,就像東方小白他們曾經做過的一樣,將二十五號島的兩個執行者全部殺死!

“還有就是李成,他的天命者是和我一樣,都是黃家的一個外戚。只不過他的母親是黃家的人,嫁到了李家,然後生下了他。他現在是和父親一起生活,母親也是早就死了!而且經過我的回憶,發現隱山鎮中的孤兒特別多,不只是我們這兩個,而是還有很多!”李澄婉見到蕭晨沒有搭話,於是接着將自己掌握的消息說出來。

果然,聽了李澄婉的這句話後,蕭晨皺了一下眉頭。顯然,正如李澄婉所說的,黃珍珍的父母的死不是偶然,而是有預謀的!甚至隱山鎮中的很多人都是這麼死的,他們的死絕對和詛咒有關!

“繼續調查一下吧,我身爲黃家的大少,很多事情不方便出面。而且我發現詛咒的事情和黃家脫不了關係,要是我調查出了什麼,黑化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最好是你調查出來後通過意識傳導器告訴我,讓我提前有個心理準備。”蕭晨的話不是空穴來風,黃家既然和詛咒有關,那麼就說明黃家甚至就是詛咒的創造者!

要是那樣的話,黃偉這個人物在知道了之後爲了家人黑化也不是不可能的。不過這些都是執行者能夠控制的,只要提前知道,然後想好對策,不黑化也可以。

“那合作的事情呢?”李澄婉先是將蕭晨拉着,讓他坐下,然後將包紮的紗布拆開檢查了一下傷口,又給他換了藥。然後在意識傳導器中問道。

“讓他來找我,我當面和他談。你現在是隱山鎮中唯一的醫生,鎮民對你都很尊敬,所以你暫時還是很安全的。不過最好還是小心一點,這些有背景的執行者最難弄,要是他們想要動手,絕對不會讓你看出來的。”蕭晨說道,還特意叮囑李澄婉讓她小心。

“不用擔心我,別忘了,我之前可是一直單打獨鬥的!所以保命什麼的我最拿手,就算是面對圍攻也能夠逃出去。”李澄婉說道。不得不說,她在心障被治好後,性格開朗了很多。要是放在以前,絕對不會和蕭晨說這麼多的,頂多也就是嗯一聲。

“黃醫生,你先忙吧,我先走了,去鎮上看看。這兩天一直在牀上躺着,身子都快生鏽了。”黃偉對黃珍珍說道,然後拉着黃欣然走了。

“管家,現在已經確定了一個對面的執行者,剩下的必須要儘快確定。黃家跟這種有關,所以大多數的知情者肯定不會是執行者,那麼說來執行者應該大多都是鎮上的村民了。”蕭晨心中暗暗想到。不管對方是敵是友,都必須先將他們找出來!

好在這個鎮子真的太小了,只有二三百人,就算是一個個的找也飛不了多少時間。所以蕭晨決定今天就好好觀察一下這個隱山鎮,順便查找一下關於詛咒的線索。

,! 隨着女屍的"yunxi",這名弟子的身體迅速乾癟下去,抽筋似的掙扎幾下,手腳軟軟的垂了下來,不再動彈了。

“咯咯……”

女屍鬆開嘴,伸出銀白色的舌頭舔了舔嘴脣,手一揮,將變成乾屍的弟子扔向了覃天師。

覃天師嚇得渾身一抖,哪裏敢去接,慌忙轉身又往回跑,頓時跟跑在後面的村民裝成一團。

“別擋路啊!快回頭!”覃天師急得頭髮都要立起來了,用力推搡着面前的村民。

這些村民此時也是嚇得全身發軟,怒罵道:“推你姥姥啊!後面也有!”

現在覃天師他們所在的位置,正好是在兩個土坡中間,兩邊都是三四米高的土壁,根本爬不上去,中間也只有一米來寬,只能從兩頭跑。

但是現在下山的一頭被鐵屍堵住,後面的銅屍也裝牙舞爪的衝了上來,一時間衆人逃脫無門,急得都快瘋了,恨不得生出一雙翅膀飛出去。

眼看自己就要死在這兒,那些村民對覃天師也沒有了敬畏之心,剩下的只有滿腔的憤恨。

學園都市的傀儡師 “麻痹的!都是你這老神棍害人!”

“狗屁天師啊!連幾隻殭屍都打不過!沒本事就別吹牛行不行!你自己送死也就算了,還要拉着我們一起遭殃!”

“狗東西!死騙子!老子就算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衆人紛紛怒罵,覃天師被噴了一臉的唾沫星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但是一句嘴也不敢還。

一個村民高喊道:“對了!剛纔那隻殭屍是這老神棍弄死的,現在這兩隻肯定是出來報仇的!冤有頭債有主……只要這老神棍死了,咱們說不定就沒事了!”

在死亡的威脅下,這些人心底的求生欲猛然爆發,紛紛開始推搡覃天師。

覃天師臉色鐵青,拼命想往人羣裏躲,但是這些人爲了保命,哪還管得了那麼多,一起用力把他朝着女屍的方向推,其中有幾個還是他的弟子。

“你們……你們居然敢欺師滅祖,以後必定不得好死!”覃天師目呲欲裂,聲嘶力竭的大喊道。

“以後的事以後再說,要是今天你不死,我們一個都別想活!”

見覃天師不停的掙扎,一個弟子咬了咬牙,一腳踹在覃天師的心窩上,覃天師悶哼一聲,痛苦的彎下了腰。

張誠等人此時也混在人羣中,方柔看着兩隻殭屍將退路堵死,一時間嚇得面無人色,雙手緊緊的抓着張誠的衣袖,身體劇烈顫抖。

張誠的目光在鐵屍和銅屍之間轉了轉,暗暗皺眉。

要是一隻殭屍還好解決,但是現在居然出來了兩隻,自己倒是不怕,就擔心一會兒照顧不到方柔。

覃天師胸口被踢了一腳,失去了抵抗,被衆人猛地一推,身體踉蹌着向後退去。

他心急如焚,剛想大罵,突然感覺腦後生風,回頭一看,發現女屍已經到了自己身後,舉起黑氣繚繞的右手,朝着自己頭頂抓來。

無奈之下,覃天師只得又掏出那面八卦鏡,往頭上一擋。

“嘭!”

一聲悶響,女屍的右手狠狠的抓在八卦鏡上,八卦鏡雖然沒碎,但是覃天師卻是雙腿一軟,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同時喉嚨一甜,噴出一大口鮮血。

女屍收回手,突然張開嘴,一條細長的舌頭如利劍般射出,覃天師一驚,不顧身上的劇痛再次舉起八卦鏡。

不過這次只是阻擋了一瞬間,尖利的舌頭就扎破了鏡面,直穿而過,狠狠地扎進了覃天師的左肩。

“啊!!!”

天道天驕 覃天師一聲慘叫,連忙伸出右手想把舌頭拔出來,但是剛一動,女屍就猛地往後一仰頭,帶着他的身子往前一歪,一下倒在了女屍的腳下。

覃天師心中大叫不好,剛想爬起來,突然感覺後頸一涼,自己整個身體就離地而起,被提到了女屍面前。

女屍感覺到覃天師體內旺盛的陽氣,舌頭一抖就收了回去,張開嘴朝着他的脖頸咬來。

覃天師心急如焚,一邊掙扎,一邊伸出右手死死的頂着女屍的額頭,但是在鐵屍的力量下,那四顆尖銳的獠牙還是很快接近了他的脖子,眼看就要咬下去。

“大家快跑啊!”

後面的人一看,慌忙大喊一聲,想趁着女屍對付覃天師的機會逃出去。

但是這些人剛動,女屍身上就冒出一大蓬黑霧,將下山的通道堵了個嚴嚴實實。

人羣瞬間又生生的停了下來,看着眼前的黑霧,每一個都是面如死灰,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張誠搖了搖頭,對着王大富說道:“這些殭屍被埋在地下不知多少年了,好不容易遇上這麼多活人,怎麼可能輕易就放走,你擋住後面的銅屍,我也該活動活動了。”

方柔一驚,緊緊抓着張誠的袖子問道:“這兩個殭屍這麼厲害,連覃天師都不是對手,你……你有把握嗎?”

“躲在人羣裏,別亂跑。”

張誠笑了笑,拉開方柔的手,腳尖在地上輕輕一蹬,跳起一米多高,踩着前面人的腦袋,如風般朝着女屍的方向掠去。

“哇……好帥……”方柔看着張誠飄逸的身影,不禁雙手捧在胸前,眼睛裏冒出了無數小星星。

“直接跳過去不就行了,非要裝個逼……我也是夠了。”王大富撇了撇嘴,從袖子裏摸出幾張黃符,轉身朝着銅屍的方向擠去。

此時覃天師已經絕望了,脖子上的皮膚被屍氣激起了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渾黃的液體從兩腿間不停滴落。

周圍的人看着覃天師閉目等死,一顆心也瞬間涼透,心裏明白下一個很可能就是自己。

突然,這些人覺得頭頂一沉,反射性的擡頭看去,驚訝的發現一個二十出頭的青年,正揹着手從人羣上方掠過。

張誠人還沒到,手一揮就是一顆陰雷飛出,“轟!”的一聲在女屍頭頂炸開。

女屍渾身一顫,黑色的電光順着銀白的身軀很快鑽入地下,但是它也控制不住手一鬆,將覃天師扔在了地上。

張誠動作不停,又是一揮手,一蓬黑煙從掌中飛出,化爲無數刀槍棍棒,鋪天蓋地的朝着女屍打去。

女屍厲嘯一聲,揮舞手臂抵擋住這些鬼器幻影,腳下也往後退了兩三步。

ps:感謝kent、瓜皮寒夜、站住別動、定情一吻的打賞.

特別感謝一下kent老哥,從開書到現在一直默默支持,雖然沒見老哥留過言,但是滾蛋君一直看在眼裏,非常感謝。

還有很多不愛留言的讀者大佬,也是一直默默訂閱支持本書,滾蛋君都記在心裏,非常感激。

最後請大家支持正版,使用qq閱讀觀看本書! “小偉你好啊!”

“小偉傷好點了吧,我昨天上山打獵,採到一株五十年的老參,一會我給你送去補補身子!”

“哎哎哎,好多了,李伯,不用麻煩了,小傷。”

雖然從黃偉的記憶中已經有過印象了,但是蕭晨還是被鎮子中鎮民的熱情給嚇壞了。同是在一個村子裏,黃偉的人緣還是相當不錯的,幾乎所有的鎮民都對他非常的熱情。

至於原因自然就要從他的性格說了。雖然黃家不像是一般的大家族一樣擺架子,對普通村民看不起,但是始終都是高人一等還是黃家人真正的心態。而黃偉這個黃家大少卻不一樣,或許是從小缺少母愛的緣故,導致他的性格非常的內向。

而他小時候也經常會到鎮子上來玩,那個時候,只要是有困難的人家,都會有他的身影!樂於助人,或許他就是村民們眼中的活雷鋒!所以,當他進到鎮子中時,纔會有那麼多的鎮民跟他搭話,而且全都是關心他的,這讓從小就是孤兒的蕭晨體會到了另一種關愛。

而蕭晨並沒有白費鎮民們和他搭話的這個機會,他積極的向所有人發去通話請求,看看執行者是不是就在這裏。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讓蕭晨找到一個。

這個人賊眉鼠眼,一看就不像是好人。這個人蕭晨正好認識,是隱山鎮中最不受別人歡迎的人。他的名字叫張斌,和李澄婉的天命者一樣,都是父母早亡,養父母也同樣遇上了不幸。但是和黃珍珍不同,他走上了另外的一條道路。

不學無術,坑蒙拐騙偷無所不爲,所有的鎮民都非常討厭他。不過令人奇怪的是,卻沒有人將他趕出鎮子,而是讓他一直留在鎮子上。

這件事引起了蕭晨的注意。要知道隱山鎮雖說落後,但是卻也不是和外界一點聯繫都沒有。大城市什麼樣子鎮民們也都知道,甚至很多年輕人還到外面的大城市上過學。就連黃家大少黃偉也一樣。只不過當黃偉提出要留在大城市不回來時,遭到了所有黃家人的反對。黃偉不敢違逆。只好回到了隱山鎮中。

而張斌的遭遇更讓蕭晨相信,這一切都不是巧合

!一定有什麼原因,讓所有隱山鎮的村民不能長久的離開此地,而這個原因,一定和詛咒相關!蕭晨知道,這其中的祕密一定不是年輕人知道的,知道這個的,一定都是黃家的重要人物。

而黃家的那位總管,蕭晨覺得也應該知道些什麼,不過卻是要等到兩人接觸之後再說了。

就這樣。蕭晨在鎮子中逛了一圈,但是卻沒有再找到一個執行者。除了三十三號島的執行者李成,蕭晨也見到了他。不過看他的那個樣子顯得十分的恐懼,他畢竟只是一個低級執行者,雖然已經參加了三次低級任務了。但是中級任務卻是第一次參加。

他也知道,執行者們在詛咒世界中有幾個臨界點,其中進入詛咒世界之後及時適應並且活下來只是第一點。他已經做到了。而第二個關鍵點就是成爲一名中級執行者!想要成爲中級執行者,必須要有一件中級詛咒之物。

中級詛咒之物,可以從其他執行者那裏獲得,比如陳宏這樣的高級執行者。他們可以在高級任務中獲得詛咒之物,而只要不是根源性質的詛咒之物。一般都是中級詛咒之物。

只不過想要得到詛咒之物,需要付出大量的詛咒之力。沒有上千點的詛咒之力,中級詛咒之物想都不要想!而且最主要的是詛咒之物從來都是有價無市的,尤其是三十三號島這樣的三流詛咒之島,更是如此。

而第二種成爲中級執行者的方法,當然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去得到一件詛咒之物。只不過這種方法將會更加艱難!像東方小白和蕭晨這樣的都是少數,李澄婉這種上來就自帶一件中級詛咒之物的就更少了。

李成知道,自己想要在這次任務中獲得詛咒之物難如登天!要知道,這次任務的難度可是中級高等,屬於中級任務中都相當難的了。而一般想要以低級執行者的身份獲得中級詛咒之物。除非運氣逆天,否則獲得的大多數都是中級中低等的,那纔是正常情況。

尤其讓李成感到恐懼的是,他現在是一個人,沒有別的執行者和他在一起。要知道他參加低級任務的時候,那些任務都很簡單,而且執行者們全都是聚集在一起的,就算是有危險也是一起面對,但是這次卻是他自己一個人,而且還找不到任何理由去找其他的執行者,這怎麼能不讓他害怕呢?

不過關於這個,蕭晨也沒有辦法,這種情況每一個執行者都要遇見,要是挺不過去,那麼就說明他成不了中級執行者,而且很快就會死!

所以說詛咒世界是講究資質的,當然不是什麼修仙修道,而是適應能力!想要在詛咒世界中活下去,就必須有強大的適應能力!類似蕭晨和李澄婉就屬於適應能力超強的,所以陳宏纔會不遺餘力培養他們兩個。

逛了一圈,卻只找到了一個十七號島的執行者,這讓蕭晨很不滿意。難道另一個詛咒之島的執行者都躲起來了?不能啊,這任務也纔剛剛開始,他們能多到哪裏去?不符合邏輯是要引發最強詛咒的!

既然鎮子上沒有,那麼十七號島的執行者就只能在一個地方了,那就是黃家大院!只有那裏,蕭晨纔沒有走遍,當初爲了快點找到李澄婉,確認她的安全以及互相交換情報,只是從那裏一走一過,還有很多的人沒有見到呢

要知道,雖然黃家分爲主脈和支脈,但是主脈還是佔大頭的。只有那些關係已經隔了好幾代的纔會獨立出來,所以黃家的主脈可是有六七十人的。而支脈只有四五十人。

蕭晨一走一過,只不過看到了十幾個人,互相打了一下招呼,蕭晨也試探了一下,卻發現並沒有執行者在其中。想來剩下的那三個未知的執行者,應該也就是在剩下的這些人裏了。

不過蕭晨並不着急,因爲今天才是任務的第一天,想來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危險的。因爲詛咒任務中,鬼魂的實力都是一天比一天強的,所以第一天出現的鬼魂最弱,對於蕭晨和東方小白這個層次的中級執行者,不會有太大的威脅。

蕭晨回到黃家,正趕上吃飯的時間。黃家作爲大家族,是有很多規矩的,其中之一就是吃飯必須要在一起!所有的黃家人都要在一起吃飯,而吃飯的地點,是一個單獨的廂房。就好像詛咒之島上的食堂一樣,只不過在這裏,要所有人到齊之後纔會開飯。

蕭晨很興奮,因爲這個時候正好是檢驗執行者身份的最好時機,相信十七號島的執行者也是這樣想的吧。於是蕭晨就帶着東方小白快步走進了黃家,直接前往食堂中。

“嗯?”蕭晨疑惑的哼了一聲,因爲剛剛正好有一個人從他的身邊走過。要是僅僅這樣也就罷了,要不是蕭晨見機得快,將東方小白拉開,東方小白就要被對方撞到了!

蕭晨凝聚自己的詛咒之眼看去,頓時勃然大怒!因爲他看見那個人的手上拿着一根針一樣的東西!那件東西正是一件詛咒之物,而且還是一件中級詛咒之物。

蕭晨現在纔有些後怕,要不是剛剛他及時拉開了東方小白,恐怕就着了對方的道了!用一件詛咒之物刺入東方小白的身體中,蕭晨不用想都知道他要幹什麼,還不是想要將東方小白控制在手裏,然後藉此要挾蕭晨和李澄婉,讓他們兩個成爲他們的炮灰?

眼見一擊不中,那個人竟然好似沒事人一樣繼續向食堂走去,根本不將這次的襲擊當回事。在他看來,自己是十七號島的執行者,而十七號島依附於七號島生存,那可是三巨頭所在的詛咒之島!對面的不過是一個小小的三十三號島,根本不值得一提,就算是被對方發現了自己的目的,那也沒什麼,他就不相信對方敢做出什麼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蕭晨深深的皺着眉頭,他知道對方有恃無恐,但是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囂張到了這個地步!

“哼,不治治你,你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蕭晨在心裏冷哼一聲,然後毅然發動了自己的詛咒之眼!這一次是精神攻擊,只見到一個看不見的波浪從蕭晨的眼中發出,直奔那個十七號島的執行者而去!

他本來不想這麼做的,因爲要是兩方結仇了,對三十三號島絕對是非常不利的。因爲他們要動手,就不能留下活口!否則就是給三十三號島引來禍患。

只是一味的軟弱也不行,那會讓人看不起的!在詛咒世界這個弱肉強食,強者爲尊的世界中,讓人看不起,就說明你離死不遠了!

手機閱讀:

發表書評: 覃天師捂着脖子癱坐在地上,看着漫天飛舞的兵器,眼中滿是驚駭與茫然。

化氣成兵?這不是真人上品才能施展的道術嗎?

還有眼前這隻殭屍實力簡直可以說是恐怖,在對方面前自己完全就像是螻蟻一樣,根本沒有一拼之力,但是現在居然被打得連連後退……

難道是有高人救命來了?

覃天師眼睛一亮,就像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滿臉激動的轉頭看去。

“嗨!是不是很意外?也沒有很驚喜啊?”張誠走到人羣邊緣,一躍而下,低頭對着覃天師賤賤的笑了笑,手腕一翻,變出了一根漆黑的棍子。

“你……你……”覃天師傻傻的看着張誠,結巴了半天也沒憋出一句整話。

這小子不過才二十出頭,起初自己還以爲對方最多隻是方士修爲,怎麼也沒想到會有這麼高的實力!

自己在這年紀的時候不過還是個道童而已,苦修幾十載才勉強跨入真人境界,難道這人是打孃胎裏就開始修煉了嗎?

覃天師腦子一片混亂,突然看到張誠手中的黑色棍子,表情頓時一僵,嚇得差點沒跪在地上。

“哭……哭喪棍……您……您是鬼差?”

“喲!沒想到你還挺識貨的。”張誠笑了笑,也不解釋,擡腳朝着女屍走去。

覃天師看着張誠的背影,還以爲對方默認了,瞬間心中只剩下驚駭。

怪不得剛纔那些兵器是黑色的……

怪不得年紀輕輕就有如此實力……

原來……原來這人是鬼差!

我的天!我剛纔好像還對差爺出言不遜,說他死後會下拔舌地獄……

完蛋了……這下真的完蛋了……

覃天師腸子都快悔青了,對方手持鬼差法器,又會鬼術,在他看來身份毋庸置疑。

鬼差代表的是什麼……代表的是陰司!代表的是天地大道!

自己侮辱鬼差也就相當於侮辱了陰司權威,該下拔舌地獄的是自己纔對!

想到這些,覃天師就恨不得找顆樹自己撞死,如果死在殭屍手裏,自己起碼還能轉世投胎,但是得罪了陰差,那絕對是萬劫不復的下場啊!

張誠並不知道自己一句話就把覃天師嚇了個半死,他也沒工夫操心這些,將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鐵屍身上。

對方雖然跟自己修爲相同,但是自己有鬼器在手,還會鬼術,面對同境界的對手還從沒有怕過。

隨着張誠一揮手,漫天的兵器幻影瞬間消散,女屍也停下了動作,低垂着腦袋打量着張誠,看起來有些猶豫不定。

張誠伸出左手,對着女屍勾了勾手指,同時將隱藏在屍丹中的陽氣爆發了出來。

感覺到張誠體內驟然爆發的陽氣,女屍就像是嗅到腥味的野獸,再也按捺不住,厲嘯一聲拔地而起,從半空中朝着張誠猛撲而來。

“來得好!”

張誠大喝一聲,手中的哭喪棍一挑,棍尾狠狠地捅在了鐵屍的腹部,然後手腕一轉,在空中掄了半圈,“嘭!”的一聲砸在地面上。

“嗷!”女屍剛一落地,又閃電般的彈了起來,趁着張誠收棍不及,一拳打在了張誠的胸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