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混元棍裡面的材質,居然能跟他的血脈產生感應,讓他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葉問天,你變身玄武戰神。」青龍再次吩咐。

葉問天點頭,玄武之身開始變身起來,很快就變成一隻全身彷彿是冰的玄武獸。

剩下的三具古屍背在殼上,看起來,非常怪異。

跟葉雄,陸青鋒,爆炸一樣的血脈力量相比,葉問天的變身血脈力量少了霸氣,多了陰森的屍勢。

三獸,青龍在前,神猿在左,玄武在右。

在三人開始變身布陣的時候,伊莎依然站在半空,動也沒有動,一點出手阻止的意思都沒有。

她的目光,至始至終,都帶著冷傲,甚至是鄙視!

彷彿面前的三人只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根本就不足為提。

「人形都打不贏我,何況變成幾隻畜牲。」伊莎冷笑。

「承受一下,咱們的神獸血脈力量。」

青龍長大嘴巴,滔天大嘴之中,凝聚著一團紫色雷光,越來越來大,最後凝成一個紫雷密布的光球。

「紫雷爆。」

雷光吐出,一激光般的光束射了出去。

「吃老子一棍。」

神猿瞬移而上,到達足夠近的距離,雙手緊握紫金混元棍,一棍壓落。

空間在這一棍力量之下,頓時就扭曲起來,別說一個人,哪怕是一個顆星球,都得被這一棍轟成粉沫。

玄武身上散出無數冰菱,這些冰菱全都是墨綠色,帶著下屍毒,只要伊莎有絲毫破綻,屍毒就能入侵,將對方毒倒。

三方攻擊,一前一中一后,即有攻擊,又不失防守,彷彿演練千萬遍一樣,根本就不像第一次合體。

到達三人這種境界,戰鬥素養已經到了驚人的地步,懂得什麼時候出手,用什麼方式出手最合適。

……

場外的觀眾,個個看著這場大戰,心全都提了起來。

三人同時出手之後,天神帝國的修士,心全都提到了嗓子上。

這絕對是他們見識過,最厲害,最厲害,最厲害的一擊。

這聯手一擊,整個神界,估計只有聖母有資格接。

當然,能不能接下,還是未知數。

天神帝國中央,位置最好的地方,九名容貌絕色的女子,清一色排開站著,大多數臉上都帶著愁容。

哪怕在戰況如此激動的時候,周圍的修士目光還時不時落她們身上,被她們氣質吸引。

若非生死存亡時刻,聖母殿的九大弟子,絕對不會在同一時間出現,暴露在這麼多人目光面前。

「這些男人的目光真是可惡,幾輩子沒見過女人一樣。」 撒旦霸愛小蠻妻 四弟子九兒撇了撇嘴,非常不爽。

好像自己被看得多了,會吃虧一樣。

「四師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理會這些,多想想怎麼幫師尊吧!」六弟子晴天說道。

「我說你們都是瞎操心,師尊是什麼人,她會輸?」九兒臉上半點擔心之色都沒有,瞥了眼半空之中的大戰,繼續道:「一個當了一萬多年的窩囊神帝,一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也就是葉雄看起來順眼一些,但是也太年輕了,才一千多歲的骨齡,他們三個人聯手,能翻起什麼浪來?」

「四師姐,你這麼稱讚葉雄,怕是因為七師妹在旁邊吧!」五弟子夜色笑道。

「我只是實話實說,又沒說錯,師尊都那麼看重他,還收他為徒弟,只是他不識好歹罷了。」九兒繼續道。

「四師妹說得沒錯,咱們師尊是誰,她可是聖母,沒把握的事情,她可不會做。」

紫瞳點了點頭,同意九兒的看法。

「四師姐,你們覺得這一戰,結果如何?」十弟子江若楓好奇地問。

「陸青鋒死,葉問天死,葉雄被擒,他的下場就看他以後歸不歸順師尊了……說不定,咱們以後,要多一個小師弟了。」九兒嘻嘻地笑了起來。 第3637章神山之戰二(2)

「倘若他真的被師尊降服,你覺得他會當師弟?」三弟子鐵男問。

「咱們以後得叫他一聲,大師兄了。」九弟子林琳笑道。

「叫大師兄又如何,我樂意,葉師兄,大師兄,哦,大師兄,我是你的七師妹……」

九兒像發春一樣叫了起來,那模樣,聽得身邊的師姐妹全都不由得樂了起來。

趙麗貞滿臉通紅,頓時就氣,急道:「大師姐,你瞧瞧四師姐這個浪貨……」

「好了,都嚴肅點,這裡可是眾目睽睽之下。」冷月嚴肅道。

作為大師姐,自有威嚴,哪能像她們一樣。

就在他們談話之間,場上的伊莎終於出手了。

蜜愛成婚 如同太陽一般的光芒,從伊莎的身上照耀出去。

千道,萬道,億道光芒,從她的身上發出。

在神聖之光普照之下,三隻變身神獸的人,根本就沒有躲避之力。

宇宙之上,能有東西躲得開陽光普照嗎?

顯然,沒有。

「全力突破,箭矢之陣。」青龍大喝。

三人,迎著神聖之光,繼續突進。

萬里的時候,三人還能輕鬆承受,到千里的時候,三人已經感覺到非常吃力。

到靠近百里的時候,哪怕是三人變身神猿之身,都開始承受不住那些光芒。

神聖之光,散射在人的身體,彷彿能將人蒸發一樣,越是靠近,越是難以承受。

青龍的紫光束早在靠近伊莎不到十里的時候,被神聖之光給曬化。

「紫雷束。」

「三元歸一掌。」

「麒麟降世。」

三人同時出招,血脈力量肆虐,朝伊莎殺去。

三人都不信,伊莎的神聖之光能厲害如此厲害,三人連近身都不得。

哪知道,三人的神通跟先前一樣,還沒靠近十里,馬上就被破掉。

「且退。」陸青鋒一聲叫喝。

當下,三人同時退飛萬里,遠遠地觀著。

三人已經從神獸之身恢復人形,目光炯炯地望著伊莎,眼神之中全都是驚駭之色。

雖然三人都知道,伊莎會很強在,但是沒想到她會強大到這種地步。

「進攻。」陸青鋒一聲低喝。

三人同時出手,再次帶著強大的氣勢,狠狠突進。

跟先前一樣,他們還沒靠近伊莎,伊莎身上就帶著十分恐怖的神聖之光,把他們擋在十里之外,絲毫無法前進,如果他們再前進,身體根本就扛不住。

「就你們這種實力,連我的護體聖光都擋不住,還想殺我?」

伊莎聲音很淡,很清脆,但是那聲音之中的諷刺之意,非常濃冽。

「神聖之光,需要如此大的元氣,我們就看你能施展多少次。」

陸青鋒心裡很清楚,像神聖之光這種全方位,無死角的大招,對元氣的消耗太大了,不可能連續不斷地用。

他的方法很簡單,就是不斷地進攻,撤退,進攻,撤退,消耗伊莎的元氣。

「真是愚昧之極,你以為我是死人,不會動嗎?」

伊莎雙臂一張,身影在半空之中,忽閃忽閃。

每閃動一下,就靠近一部分距離,眨眼之間,已經到來到三人面前。

神聖之光帶著十分恐怖的威壓,輾壓而落。

「時空錯亂。」

陸青鋒將身上的元氣,瘋狂地湧進時空之珠當中。

面前的空間開始錯亂起來,原本只是很近的距離,突然間變得遙遠,伊莎周圍空間時間的流速,好像變得緩慢了起來,遏制了她的進攻。

葉雄將落日弓從身上掏出來,拉弓凝箭,佛魔箭凝。

「神聖之光,神聖之光。」

葉雄腦海之中冒出這四個字,人皇經上面的關於神聖之光的記載,浮現在腦海之中。

神聖之光是一種利用星辰之力外放,產生滔天氣勢的神通。

這種神通就像散射一般,面積非常大,範圍非常廣,但是,並非無法突破。

如果能將受光面積變得最小,速度夠快,夠凌厲,就有可能衝破神聖之光。

由於神聖之光對於元氣的要求太大,一般修士哪怕再強大,也不可能一直都施展,中間有元氣的轉換時差,而就是這時差,就是破神聖之光的機會。

神聖之光是《人皇經》上面的神通。

葉雄現在的神聖之光雖然只是入門,但是對於這種神通,他還是非常了解的。

葉雄身上的佛魔元氣,瘋狂凝聚成箭。

箭開始有拇指般大小,但是漸漸的,越來越小,越來越小,最後被他壓縮成,只有銹花針一樣大小。

箭雖小,但是絲毫不弱。

葉雄身上幾乎所有的元氣,都壓縮在這一箭之中。

這一箭,他修鍊了幾十年。

就是為了這一刻。

啾!

佛魔箭帶著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凝射出去,射向伊莎。

百里,十里,一里,百米!

面對神聖之光的滔天威脅,佛魔箭雖然削弱,但是卻從不曾消失。

本來氣勢洶洶地伊莎,在半空之中,突然停了下來,嘴上發出一道呻吟一樣的嬌喝。

剎那間,她身上的神聖之光,全部消失。

本應是很好的機會,但是陸青鋒,居然沒有下命同時進攻。

剛才的伊莎,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伊莎伸出白玉似的玉手,只見掌心之中,出現一個紅點,血液滲了出來。

「受傷了。」

伊莎看著自己掌中的血,有些不敢相信。

半晌,她的目光這才落到葉雄身上,美目流盼。

「三萬年了,你是第一個傷到我的人。」

「你這個傷字用錯詞了。」葉雄不由得笑了起來,指著她的玉手,道:「看仔細了。」

伊莎看著自己的手臂,只見掌心中原本是紅色的血,變黑了起來。

「你的箭下了毒?」她的眉頭蹙了起來。

「曼陀羅,宇宙第一毒,沒有任何解藥,除了曼陀羅上生長的毒藤花能解。」葉雄得意地說道。

「你真無恥。」

「我承認我無恥,但是,誰讓你那麼強大。」

如果不是對方強大到讓他無法抗衡,葉雄不會下此毒,因為除此之外,他沒有任何辦法。

「好好好,哈哈哈!」葉問天頓時大笑起來,連連點頭。「葉雄,你做得好,幹得真是太好了,對付這種賤人,別說下毒,什麼手段都可以用,能殺她就行了。」

「咱們一起動手,別給她機會。」陸青鋒急道。

「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

當下,三人化成三道流光,狠狠地殺過去。 曼陀羅是宇宙第一奇毒,縱是聖母,中了一樣會得完蛋。

「時空錯亂。」

「麒麟天降。」

「落日神箭。」

三個人,一前一中一后,施展最強神通,衝殺過去。

戰場之外,一片悲涼的情緒蔓延開去。

先前,大家都覺得,伊莎贏定了。

畢竟這一戰,從開始到現在,伊莎的表現都太強勢了。

三人聯手,連她身邊的靠近不了,甚至說,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

誰知道,會被葉雄一箭扭轉了整個戰局。

曼陀羅之毒,所有的修士,全都耳聞過。

那可是無解之毒。

難道,聖母就這樣被陰了?

「葉雄真是太卑鄙了,可惡。」紫瞳不由得破口大罵。

「師尊屢次對他手下留情,沒想到他這麼陰險,七師姐真是眼睛瞎了,才看上了他。」晴天說道。

「打不贏就下毒,真夠下賤的。」

幾名弟子紛紛罵了起來,個個都情緒激動。

原本師尊是佔盡上風的,但是一眨眼就中毒了,讓大家都十分激動。

一群人之中,只有冷月,鐵男,跟趙麗貞沒有說話。

冷月是大師姐,喜恨不言於表,雖然擔心,但是沒說。

鐵男跟趙麗貞都跟葉雄關係不淺,雖然失望,但是沒有說話。

「你們別擔心,師尊身上有一朵毒藤花,能解毒。」 科學家日記 趙麗貞突然說道。

「七師妹,你怎麼知道?」冷月震驚地問。

「她對我說過。」趙麗貞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