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種人若是朋友還好,若是對頭,太恐怖了。

殺,一定要殺。就算事後邱宗主責怪,就算那土靈珠隨著他的死一起消亡,自己也一定要殺了他,因為如今的自己,已經完全的憤怒了。

「轟。」

風靈子身上忽然漲起一股氣息,他也不再壓抑,頓時將自己星河期七層的實力盡數展露了出來。這一份實力,只怕除了謝雨霖和那邱宗主,其他人想要阻攔,幾乎是不可能了。

眾人的心頓時被提到了嗓子眼,風靈子一出手,秦石必然斃命。他們甚至覺得有些遺憾,如此強者竟然如此短命,只是誰叫他好惹不惹卻惹了這個風羅剎。

「風執事且停手!」

正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個極為好聽的聲音,讓在場所有男弟子的心頓時為之一提。連那吳尊昊也是急忙轉頭看著聲音來源的方向,臉上露出一抹驚喜。誰都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正是藍田門聖女,田秋兒。

聖女雖然不能有兒女感情,眾多男弟子也知道自己肯定無望,但是就算看一眼那妖嬈身段,望一下那迷人雙眸,都會讓自己心裡覺得無比的舒服。

風玉櫻嘴角一抿,露出一臉嫉妒。她也算是美女一個,人前人後都是被眾星捧月一般的奉承,只是這田秋兒每每出現,卻又是相形見絀,身為大家族子弟的她心中早已十分不爽。

「嗤,有什麼了不起。」她輕聲嘀咕道。

風靈子也一下聽出來人是誰,這田秋兒若是來到,他今天這人肯定是殺不成了。想到這裡,他身形一動,瞬間朝著秦石而去。

「小子,拿命來。」

眾人頓時驚呼,這風靈子說動手就動手,這一下秦石必死無疑。田秋兒也是大驚,那俏臉頓時慌張的沒了方寸,她急忙用盡真氣閃身上前,只是離的實在太遠,只怕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嘭!」

風靈子嘴角一抹微微弧度,上一次自己用力一拳被這小子的陰陽片擋住,可以說是他運氣好。這陰陽片自己也知道,成功失敗的幾率是一半一半,但是人的運氣不會始終這麼好,這一次秦石必死無疑。

「叮。」

輕巧一聲,讓那風靈子剛剛上彎的嘴角登時僵住在了那裡。秦石的身前猛然顯出一個陰陽圖紋,隨後那拳頭被擋在圖紋之前,再也無法上前一寸。

「這……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那麼好運。」風靈子大驚失色,這秦石運氣也太好了吧,連續兩次都是這陰陽片竟然都能成功,真是狗屎運。

秦石冷笑了一聲,雖然自己運氣不錯,但是自己對戰之時卻從來不依靠運氣。畢竟生死關頭的事情,最靠不住的就是運氣,也許偶爾一次可以,但是長久以往,自己怎麼死都不知道。

所以每次戰鬥結束之後,他都第一時間將這「陰陽片」調整到最佳狀態,只要遇到強敵就可以一下子使用出來。也正因為如此,好幾次能逃過必殺的一擊,如今秦石身形急退,已經來到了那田秋兒身旁。

而田秋兒身形一閃,急忙攔在了那秦石身前。

「風執事,何事下痛下殺手?」她正色問道,臉上卻露出焦急神態。

風靈子見到田秋兒攔在身前,便冷冷道:「他無故殺我玄宗弟子,我自然是要下殺手,有何不對?」

田秋兒道:「門派弟子之間若是出現動手,甚至傷亡,先問緣由。若是無故殺人,便永久關入地牢,若是反擊殺人,便由掌門發落。風執事執掌門派律法,該不會不知道這一些規定吧?」

風靈子陰沉著臉,光是一個秦石,殺了就殺了,可是面前是未來掌門人,而且在門派地位非凡。如今她在這裡,事情就難辦多了。

「哼,殺了我玄宗的人,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你要帶他走可以,留下一對臂膀。」

風靈子咄咄逼人,只是這要求倒是比殺了秦石更加容易接受一些,眾人瞬間將目光對準了田秋兒,想看她如何答覆。

田秋兒戴著面紗,看不見那張令人痴迷的臉孔,但是卻能看到那一雙秀美的眼眸有些慌亂。她思索了好久才娓娓說道:「風執事,這秦石是我師父看中的人選。師父還要委以重任,暫時不能傷他,不如讓他戴罪立功,為門派儘力不是更好。」

眾人忽然小聲議論起來,這秦石不過是個剛入門的弟子,竟然會被那謝雨霖看中。這傢伙雖然實力也算強勁,但是藍田門這種大門派,實力比他強的人多的是,只怕這話也是田秋兒胡編亂造想要保護秦石罷。

但是有一個問題,這田秋兒為什麼要保護秦石,二人似乎並不認識。就算認識關係也肯定是極為普通,不知為什麼她一定要保護這秦石。

風靈子也有些疑惑,上一次自己要殺秦石,這田秋兒也死命出手相阻,如今這一次竟然還搬出了謝雨霖。雖然玄宗藍宗兩派不合,但是畢竟人家是掌門,自己若是不依肯定會落得個忤逆掌門的口實。

「哼,說什麼掌門看中這秦石,只怕是你自己看中了這秦石吧。」風靈子冷哼了一聲,陰陽怪氣說道。

底下幾乎所有男子都露出一臉驚訝,甚至有些失落。這秦石長相也算普通,算不上最英俊也算不上最高大,不知這藍田門聖女看上他哪一點。

田秋兒兩腮明顯有些緋紅,「風執事可莫要開玩笑,若是你不相信儘管去問家師。至於這秦石,我此刻就要帶走。」她說完就要帶著秦石離開。

「慢著!」人群中忽然亮出一個女聲,眾人回頭,卻見那風玉櫻走了出來。

「秦石,我如今向你挑戰,和你上生死台你敢不敢。條件是只能使用武道功法,不可以用神兵寵獸。」

風玉櫻的話語讓眾人頓時大為驚訝,這風家的小姐因為家世和容貌,在玄宗也算是一號人物。如今她卻忽然開口要向秦石挑戰,而且二人上的竟然還是生死台,這可是不死不休的地方,到底秦石怎麼得罪她了。難道……

眾人臉上紛紛掛起疑惑,一般女子如此憤恨一個男人肯定是因愛成恨,或者是男人始亂終棄。如今人群裡頭站著兩女一男,這事情在眾人心裡頓時變成了一個無比狗血的故事。

我的美女總經理老婆 ,秦石先上了風玉櫻,然後和田秋兒勾搭上了。風玉櫻大怒之下要殺秦石,便和吳尊昊一同去圍剿他。沒想到被秦石逃走還殺了自己一個幫手,於是就請來了風靈子做主。沒想到關鍵時刻新歡田秋兒出現,救下秦石。風玉櫻氣不過,不肯放過秦石,便提出上生死台,老娘得不到的人你田秋兒也別想得到。

嗯,一定是這樣,肯定是這樣,大家心中頓時都這麼想著。

畜生啊,這秦石竟然有如此艷福,對著這種美艷的女子竟然還能挑三揀四。關鍵是新歡比舊愛更加漂亮,眾男子嫉妒心大起,紛紛指責起來。

「怎樣,你敢不敢,別說不用寵獸你就變成了縮頭烏龜。秦石,你剛才的膽量去哪裡了?」風玉櫻依舊咄咄逼人道。

所有人都轉過頭看著秦石,等待著他的答覆。只是他們心裡都是一致認為這秦石絕對不可能答應,上了生死台命就不是自己的了,這風玉櫻星河期四層,絕對不是一個軟柿子,別的不說光是背後一個風家家主之女,那可絕對不是風自揚這種類型的風家子弟能比的。

秦石迎接著所有的目光,看著那風玉櫻頗為囂張的臉孔,那黑色的眸子猛的一轉,爽快說道:「可以,十天之後,我便接受你的挑戰。」

十天,既然接受,為何要十天。所有人臉上都掛著一些疑慮,似乎有些想不太通。

風玉櫻咬了咬嘴唇,本想斷然拒絕, 命運道標

「好,十天就十天。十天之後,後山生死台,不來的就是孬種,如何?」風玉櫻抿著嘴,臉上寫滿了作為大家子弟的驕傲。眼前秦石除了那些千奇百怪的幫手之外,與自己相比簡直一無是處,別說十天,就算給他十年也未必會是自己對手。

「一言為定!」秦石淡淡一笑。 秦石臉上沒有絲毫懼意,好似自己已經胸有成竹一般,看的眾人一陣迷茫。

本以為他肯定會斷然拒絕,先保住性命再說,但卻無端端提出十天之後比試的要求。雖然他一拳打趴下了藍錦等人,但是這些人和那風玉櫻的實力可是有著雲泥之別,難道過去十天時間,這秦石能突飛猛進了。

「秦石,你可要想清楚呀。」田秋兒也輕聲說了一句,卻看到秦石對自己猛地眨了下眼,她臉兒一紅便不再多說什麼。

「既然這樣,一切都等十天之後再說吧。」田秋兒就坡下驢,急忙說了一句便領著秦石匆匆離開了玄宗區域。

風靈子站在那裡,心緒翻湧。若是秦石在生死台上被殺這倒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這樣就算邱宗主回來發現也不會責怪自己,總比自己出手殺了他要來的好,不然到時候解釋解釋還要花很多氣力。

如今只要防止這秦石逃出藍田門便可,在門派裡頭,他可絕對掀不起風浪來。

想到這裡,風靈子低聲一喝:「吳尊昊……」

吳尊昊急忙上前,卻聽風靈子道:「叫上周贊,你二人給我盯住秦石,只要他不離開藍田門區域就行,其他的暫時不用動他。」

「明白……」

吳尊昊急忙恭敬領命,匆匆朝著外頭而去。

……

走出玄宗區域,田秋兒才大大舒了口氣。遠處唐中傑和鐵牛二人正等在那裡,看到秦石出來急忙一臉高興跑上前來。

「秦大哥,你沒事呀?」唐中傑笑著說道。

秦石翻了個白眼道:「你很希望我被那風靈子弄死嗎?」

唐中傑撓了撓頭搞怪一笑,鐵牛上前樂呵道:「秦兄弟,俺們可擔心了,唐兄弟急的直跺腳,剛才還不小心踩到我了呢。」

看到這兩個剛剛認識的好兄弟,秦石心中也一陣溫暖,畢竟有人擔心有人記掛,心中總是沉甸甸的。

「對了,小山呢?」

「我們剛才特地去看了看山哥,他好像還在修鍊。」

「還在修鍊?」秦石頓時有些訝異,這都一天多了,小山好似不知道疲倦一般,不知到底出了什麼事。

「有進去看過嗎?」他神秘叨叨問道。

「進去看過了,活的。」唐中傑一本正經說道,差點惹的秦石摔在地上。

「在修鍊就好。」秦石懸著的心也放下了,小山難得修鍊點東西,只是他不會武道,修鍊這種功法不知有什麼用。

田秋兒站在一旁,神情卻並不似秦石這般輕鬆,她站了好久才開口說道:「二位師弟,你們先回去看下小山,我和秦石師弟單獨有幾句話說。」

二人一看這田秋兒表情,急忙知趣的走開了。

田秋兒支開唐中傑二人,臉上便更加的難看了。

「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嗎?對方的實力可是在星河期四層,而且家族又大,肯定有什麼神兵神器,你居然答應上生死台。」此刻四周沒人,田秋兒急忙說道。她戴上面紗之後一直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可是如今卻一口氣說出好長一段話,不由讓秦石心頭一熱。

「嘿嘿,不是說好不能用神兵神器嘛。」秦石撓了撓頭。

「你……」

田秋兒頓時氣的說不出話,一跺腳顯出一些小女子姿態來,雖然隔著面紗秦石依舊能夠想象的到那薄薄的青藍絲絹背後肯定是一張嗔怒的嬌俏臉蛋。

「老實說,你到底有沒有勝算?」田秋兒喘了口氣平復了心情問道。

秦石翻了個白眼,「老實說,沒有!」

「那你還答應?」田秋兒頓時焦急起來。

秦石笑道:「嘿嘿,這不是還有十天嗎?若是我武道有所突破,或者得到一些強大的功法,那還是很有希望的。」

「十天,突破,這怎麼可能。」田秋兒頓時有些頭暈,十天時間別說突破,就算是想要練個一招半式只怕都力有不及。

秦石笑嘻嘻打量了一陣田秋兒,「這事情靠我自己肯定是沒辦法了,孬種我不會做,到時候去肯定是要去的。要是你不想看著我死,只能你幫我想辦法了。」

「你……」田秋兒看著秦石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模樣,心中又氣又惱。只是轉念一想,這小子向來詭計多端,說不定十天真能讓他有所突破。

想到這裡,田秋兒道:「機會我可以給你,但是最後還是要靠你自己。」

秦石暗笑計劃成功,這藍田門果然有絕佳的修鍊場所,要不然這田秋兒的星河期六層是怎麼修鍊出來的,光靠後山這地方可絕對練不到那麼高深的武道。


「嗖!」正想著,卻見田秋兒丟過來一塊令牌,他急忙將之接住,隨後便聽到一個冷冷聲音,「拿著這個去功技閣挑選一本上乘功法,然後去九天十八彎歷練,看你自己造化了,若是確實有天賦,十天時間應該也夠了。」

「九天十八彎?」秦石一聽這名字便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覺,一般情況下和天啊神啊聖啊什麼的湊在一起的肯定不會是什麼很差的東西,這九天十八彎絕對給力。

「謝謝秋兒了。」秦石大笑一聲,轉頭就要走,卻被田秋兒一下叫住。

「喂!」

秦石駐足轉身。

「別忘記去的時候帶上你那森焱晶,進入這九天十八彎第一次需要五十森焱晶作為代價。」

「什麼……」

秦石大驚,心忖這特么是國家五A級旅遊景點啊,還要門票?

「要森焱晶那我不進去了,這東西我自己還不夠呢,居然還要一次性拿出五十來。」他擺了擺手,示意放棄這九天十八彎的機會。

正要走,卻聽田秋兒嬌喝道:「回來!」

秦石心頭一喜,屁顛屁顛跑向田秋兒。

「這是五十森焱晶,拿好了。你這冤家,時刻不讓人省心。」四下沒人,田秋兒無意之中又恢復了當日在極北之地時的那副姿態。說完這話,她朝著秦石溫柔一笑,惹得秦石差點美暈過去。

「對了秋兒,我這還有點事情差一百森焱晶,你看要不你一起幫我解決一下唄。」

「滾……」

……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