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算是表白么?可是說得這麼冷淡,一點誠意都沒有!

方怡綳著神色斜眼:「然後呢?」

唐宋微微聳肩:「沒然後,我說了,我從來都是個自由人。不喜歡強求,不喜歡欺騙。想要安安穩穩的幸福,我給不了你。不,是任何人我都給不了……」

他很清楚,自己這輩子不可能安安穩穩的度過。實力,代表著責任。

師父曾經說過,只要他這一身實力還在,這輩子就註定要為國為民,無論他願不願意……

方怡更是翻白眼,真的很想踹過去。有這樣的嗎,稍微表現得軟一點不行?

這臭混蛋,真是讓人……又愛又恨! 兩人不說話了,唐宋靜靜地靠著柱子,晚風吹拂,讓他的腦子格外清醒。

其實,他有很多辦法哄方怡,但他都有沒有選,而是選擇了坦白。

對他來說,感情應該是公平的。既然選擇在一起,就應該彼此信任,沒有隱瞞……

他不是專情的人,這一點他非常清楚。既然給不了專情的愛,就不要去奢望。如果方怡選擇離開,他不會說什麼。

有些東西,強求不來。就算求到了,又能怎樣?真的會幸福么?

方怡的臉色好了很多,側頭看他那平靜的樣子,心中還是有點埋怨,嘆道:「我爺爺也經常跟我說,你這輩子命犯桃花,註定不只是屬於我。」

終究忍不住,挪到他旁邊,依靠在他跟柱子中間,「其實,爺爺在我耳邊灌輸了很多年,不停的在跟我說你這個人多厲害。以前聽著就覺得煩,可是後來又覺得有點神秘,再後來發現,你比想象的還要可怕。」

唐宋哭笑不得,怪不得方老一直撮合自己跟方怡,原來早就挖好坑!

不過,她這樣,唐宋也明白了她的心意。轉過頭,輕柔道:「我不能保證什麼,唯一能保證的是,我不會辜負。」

方怡冷峻的斜眼:「鬼才要你的不辜負,最好以後腎虧,我好找別的男人,臭男人!」

憋不住,面色微微發紅的閉上眼。其實她真正生氣的是,他沒有告訴自己……

看她那略顯羞澀的樣子,唐宋心裡非常感動。沒忍住湊過去,輕輕親吻她乾冷的嘴唇,低聲道:「謝謝!從今天開始,我會告訴你我的一切,除了軍事部分。包括我的實力,我的身世。」

方怡的睫毛顫動,面頰更是發紅,心裡像是吃了蜜一樣甜。明明這混蛋都已經出軌了,自己竟然還有點小高興,神經病!

可是方怡不得不承認,自己有點喜歡這種神經病的感覺,因為他的坦誠,他的直率……

正如爺爺所說,這男人只要見一面就知道,值得託付終身。他不懂浪漫,也不懂專情,但他懂得坦誠!

感情,最珍貴的,不過坦誠二字……

兩人相互依偎了好一會,方怡才睜開眼。臉上哪裡還有冷峻,就剩下甜美:「走啦,英姐要等急了,車店也要關門了。」

唐宋這才爬起來,卻是牽著她冰冷的手。什麼也沒說,帶著她往回走。

這輩子改不了她專情,一定要給她坦誠,給她足夠的溫暖……

遠遠地見到兩人手牽手回來,陳英在車內重重的吐了口氣。雖然也曾奢望自己單獨得到唐宋,可聰明的她很清楚,那不可能。

所以,理智告訴陳英,最好的選擇其實是讓方怡接受自己,因為方怡出身大家族,可能會接受男人三妻四妾……

上了車,方怡主動開口:「好啦,什麼都別說,走吧。」

看她那臉色,陳英懸著的心徹底落下,心中尤為感激。果然,方怡終究是做大事的女人!

車子重新啟動,雖然沒再有什麼話題,可氣氛明顯好了很多。

還是上次呂欣所在的店面,只是當唐宋三人下車,卻見大門前圍著一幫人,還有一輛新車。吵吵鬧鬧的,也不知道在說什麼。

走過去,可算是明白了。那肥胖中年人買了一輛賓士,說車子一直出問題,正吵著要換車要賠償。經理一幫人正努力的安撫,不停的在跟他講道理,說要先重新做檢查,要走流程。可那肥胖中年人卻執意要馬上換,否則就打官司。

吵吵鬧鬧非常大聲,著實讓人無語。

一個青年導購走過來,客氣的輕聲道:「唐先生,您又來了。」

唐宋打量了一眼,正是上次送車到雲華高中的青年,怪不得這麼眼熟。抿著微笑點頭:「是啊,上次那兩輛車,廢了。這是,鬧哪樣?」

青年苦笑:「哎,說不清楚,這種事挺正常。唐先生,裡邊請。」

唐宋也沒在意,點頭跟上。眼看著都已經繞過人群,可是到門口的時候,他忽然停下來。轉過頭看了一眼,側頭沖著方怡和陳英輕聲道:「你們先進去,我有點事。」

方怡也沒說什麼,點頭走進去。陳英本想詢問,見到方怡直接進去,也就把話咽下去了。

不得不承認,自己真比不上方怡。她似乎總是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

轉身回來,唐宋沒有去看吵架的那幫人,而是走到旁邊的賓士新車。有個女孩正蹲在車子旁邊,拿著工具,旁邊是工具箱。車子底下有一隻腳伸出來,有個人在修車。

走到車子旁邊,唐宋盯著那一條腿,很不確定:「林子?」

後邊忽然有人說話,著實讓那女孩嚇了一跳。拿著工具站起來,見到唐宋在後邊,慌忙微微鞠躬:「先生你好,我是導購林語歆,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非常慌張,一看就是新人。

唐宋沒理會她,目光一直落到車盤下的那條腿。很快,車盤下的人慢慢退出來,是個年輕人,臉上滿是油污,還帶著眼鏡。

他,只有一條腿……

看到唐宋,那青年楞了一下,驚喜的爬起來:「教官!」

唐宋也是喜上眉梢,伸手拉了他一把,重重的把人拉到懷裡,然後給了一個寬厚的擁抱,同時狠狠捶打他的後背驚呼:「握草,還真是你小子!」

「咳咳,教官,冷靜!」青年慌忙掙扎推開他,被捶得差點吐血。一條腿站著,跟鶴立雞群似的,臉上儘是喜悅,「教官,你怎麼跑這來……哦,教官好!」

說話間,筆直的挺拔身子,驕傲的昂著頭行軍禮。只是,那一條腿,總顯得有些刺眼。

唐宋非常滿意,重重的拍著他的雙肩:「丫的,林子大了,鳥飛了,哈哈……我現在也退伍了,不用喊我教官。林宇默,還是這鳥樣。」

林宇默咧嘴訕笑:「嘿嘿,那我只能稱呼你,唐老魔,嘎嘎……」

這稱呼,讓唐宋更是高興,又是重重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兩人哈哈大笑。

正在吵架的一幫人忍不住轉過頭來,一個個像是在看神經病一樣。有這樣打招呼的嗎,鳥樣,老魔…… “你!明明是你用那個破地圖誤導我,我纔會……”蘇華拼命平息着自己的喘息,擡頭直盯着埃蒙。

“遲到就是遲到,沒有理由!犯了錯誤就必須接受懲罰,別告訴我你連軍人的服從命令都不會。”埃蒙絲毫沒有退避,回視着蘇華的雙眼,繼續面無表情地說。

“你!……好吧,我服從!說吧,什麼懲罰?”蘇華瞪了半響,忽然泄下氣來。看着這些站得筆直、一動不動的軍人,果然都是一副絕對服從命令的樣子,這啞巴虧也只能暫且記下。就知道送一張手繪的紙質傳統地圖來肯定有問題。

“很好。不過希望你以後回答我的問話,請用‘是’和‘報告長官’,這是最基本的。”埃蒙說完轉身向後,“西村出列!”

“到。”伴隨着一聲清脆的應答一個高挑的身影很快站了出來。是昨天在食堂遇到的那個扎着馬尾的男子。

“西村,告訴我們的新人,遲到的處罰是什麼?”埃蒙並沒有轉身看西村,仍是一瞬不瞬地直視着蘇華。

“報告隊長,機甲戰隊訓練遲到一分鐘,訓練場跑圈十圈。”西村的聲音很清脆,鏗鏘有力,很好聽,可是話裏的內容卻一點也不好聽。蘇華急忙環顧了一下這個如同一個體育場那樣寬闊得嚇人的大房間。繞着這個房間一圈大概是四百米,十圈就是四千米,剛纔埃蒙說遲到了22分鐘,那就是…天哪!蘇華尚未恢復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

“很好。”埃蒙點了點頭,頓了一頓接着說道,“不過我們不能讓別人說我們欺負新人,但是規定就是規定,也不能爲了你就例外。所以,220圈的處罰減半,再刪去10圈的零頭,你只需跑100圈就行了。沒有問題吧?”

蘇華臉色徹底慘白,100圈,四萬米的距離,幾乎可以媲美國際馬拉松比賽的賽程了。蘇華從來沒有跑過這麼遠的距離,不要說四萬米,就算是四千米,對他這個很少運動的研究人員來說,都足夠要了他半條命了。

“當然,既然你已經作爲機甲戰隊的一員,你的錯誤我們會一併承擔。所以,這100圈整個戰隊一起跑!”還沒等蘇華說出拒絕的話來,埃蒙又補上了一句,隨後傳來的整齊劃一的應答聲讓蘇華徹底絕望。

“是,隊長!”

蘇華看着這羣人,心一橫,脫口說道:“不就是四萬米嗎?我跑就是了。”說完也不等其他人回答就一口氣衝了出去。蘇華跑得很快,心裏都是憤恨,這種典型的欺負新人的事情也會在軍隊裏存在,更可恨的是這個埃蒙做得如此明顯,自己還完全無法反駁。

蘇華自認自己的速度不算快,可是一個人在前面跑着,卻根本沒有見到有其他人追上來,難道剛纔埃蒙說的一起跑是假的?蘇華回頭一看,發現剛纔那兩排人排成了一個縱隊,動作整齊劃一地保持着勻速慢慢地跑着,蘇華這纔想起長跑要勻速,急忙放慢了腳步。

呼……呼……,只不過才跑了15圈,蘇華已經完全聽不見其他的聲音了,他只聽見自己的呼吸聲像是在耳旁拉着風箱一樣越來越響。雙腿像灌了鉛一樣沉重。他雙眼直視着前方,緊咬着下嘴脣,機械地一步一步邁着步子,手臂幾乎擡不起來,只能貼在胸前小幅度地晃動着。身旁一個又一個人超了過去,機甲戰隊的人仍然保持着之前的隊形,沒有一個人落下,也絲毫沒有改變速度。蘇華不得不承認自己和這些經過正規訓練的軍人之間的差距,如果卡羅爾博士那張表上的150點是以他們爲基準的話,看來自己的確如埃蒙所說,可能遠遠不到100點。蘇華咬了咬牙,又努力提升了一點速度,如果連第一天的訓練都無法完成,還有什麼資格說出那個要當隊長的大話。

蘇華已經記不清現在是第幾圈,也壓根不記得機甲戰隊隊員們超了他幾圈了,好像才兩圈,又好像身旁一直有人不停地超過去,超過的人有些會回頭看他一眼,有些卻絲毫不爲所動,好像根本沒他這個人一樣。蘇華已經無暇顧及這些了,他大張着嘴,像是離了水的魚一樣努力汲取着空氣中的氧氣,舌頭很乾,空氣進出的時候澀澀的很疼,胸很悶,每一次呼吸時還有些鈍痛的感覺,這讓蘇華覺得自己的肺已經快被撐爆了。腿很酸,酸得他恨不得把腿鋸掉,每一次擡腿都需要蘇華用極大的意志力告訴自己“不能停,再擡一次,再擡一次就好了”。可是每一次擡腿時左腹部都會劇烈疼痛一下,蘇華就快要堅持不下去了。

“天啊!快停下!你在做什麼?身體的的血糖數值超低,血液含氧量超低,心臟負荷過大,不不不!肌肉已經開始痙攣了!心臟負荷這麼大血液居然這麼粘稠,天哪天哪,你居然完全沒有補充水分嗎?這到底是在做什麼?這是一種新型的自殺方法嗎?我怎麼第一次就遇見這麼差的身體?”蘇華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腦袋,耳邊突然響起了一個少年清亮的聲音,聲音裏面充滿了驚慌失措,還有些手忙腳亂的感覺。

蘇華努力地睜大了眼睛,四處轉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想要知道是誰在和自己說話,可是看了一圈只發現自己的左邊跑着那個自大的埃蒙。蘇華想開口說話,可是喉嚨像是被刀子割過一樣,針扎般刺痛,只得放棄了開口的打算。

“停下!停下!你給我停下!”少年清亮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次的聲音更大,還帶着不可抗拒的命令感。

蘇華下意識地聽從了話語的指示,想要停下來,可是慣性卻讓他擡起了腿,蘇華急忙收回,卻感到小腿肌肉一陣劇痛,整個人天旋地眩,重心不穩朝前摔去。蘇華閉着眼睛屏住呼吸,等待身體摔到地板上的劇痛,卻沒想到落進了一個有力的懷抱中。睜眼一看,埃蒙皺着眉頭用力從身後環抱着他,看見他睜開眼睛,很快把他拉起來,把他的手環到肩上,另一隻手扶着他的背,帶着他快步走起來。

“劇烈運動之後不能驟停,會有危險。”

“真該死,我居然忘了劇烈運動不能馬上停下來,血壓剛纔都到臨界值了,快,多走幾步,慢慢停下來。”

埃蒙低沉的聲音和少年清亮的喊聲交織在蘇華的耳邊,蘇華有些茫然。“你是誰?”蘇華拼命嚥了好幾口唾沫,這才嘶啞着聲音輕聲問了一句。

“跑傻了?我是埃蒙。”

“天哪,你居然不知道本大人是誰?怎麼回事?伊恩大人難道沒有和你提到過本大人嗎?”

誰知這個問題問出又是兩個回答同時響起,吵得蘇華頭痛欲裂,他索性閉上眼睛和嘴巴,再也不開口了。管他是誰,恢復了再說吧。雖然蘇華並不習慣與人過分接近,不過這種時候,他也別無選擇,只能放鬆了身體,把全副體重靠在了埃蒙的身上,任由他帶着自己由快到慢繞着房間走圈。

蘇華沒再說話之後,埃蒙也沉默下來,那個清亮的聲音也沒有再吱聲。蘇華只覺得全身的骨頭都像被打散了似的,肺部的疼痛和喉嚨的刺痛仍在繼續,帶着點噁心的感覺。走了兩圈,埃蒙帶着蘇華來到了房間角落,把蘇華放倒在一堆柔軟的墊子上。蘇華閉着眼睛休息了一會,這才慢慢地撐着地面坐了起來。眼前突然出現了一瓶水,蘇華順着拿着水瓶的手朝上看去,看見那名叫西村的男輕男子面無表情的臉。西村看見蘇華擡起頭來,又把手裏的水瓶朝前遞了遞。蘇華默默地接過水,暗暗地腹誹,這地方的人怎麼都一個個板着個臉。

蘇華喝了一口才發現是蜂蜜水,幾口下去喉嚨馬上舒服多了,扭頭一看發現西村坐在了旁邊,於是朝他笑了一笑:“謝謝你。”

“不用。”西村遲疑了一下才說,“我叫西村瞳。你別怪隊長,隊長其實是個好人。”

“呵呵。”蘇華笑了一笑,並沒有接西村的話茬,“你已經跑完了?”

“嗯。”西村只是回了一個單音,就沒再說話。

“真厲害啊。”蘇華感嘆。

“這是最基本的,還不到我們每天訓練量的三分之一。”西恩轉頭嚴肅地看着蘇華,“你要是也想當機甲戰士,那就必須和我們一樣。”

蘇華撫了撫額,不知該怎麼說,這個西村怎麼總是這麼一本正經,三句話不到就能被他繞到嚴肅的事情上去。

這時已經走到遠處的埃蒙做了一個手勢,西村急忙站起身來,同時伸手把地上的蘇華拉了起來:“大家都跑完了。隊長召集去沖澡,然後繼續下午的訓練。”

蘇華在西村的攙扶下跟着大家走進角落的一扇小門,裏面是一個很大的公共浴室,汗流浹背的隊員們迫不及待地衝進去各自找了個噴頭開始衝起澡來。蘇華的疲倦感還沒有完全消失,全身無力,慢吞吞地跟在了大家的後面。蘇華沒有洗集體澡的習慣,又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很特殊,想了想還是脫下作訓服慢慢地挪到最靠外的一個噴頭處,想着隨便沖沖趕緊出去就好。身子一靠過去,自動感應噴頭立即噴出了水柱。

“住手住手!你居然淋冷水,你有沒有常識啊,超負荷虐待身體之後淋冷水?!你難道想半夜肌肉痙攣抽筋到死嗎?住手!”沉寂許久的清亮聲音突然又響了起來,蘇華全身一個激靈,本就被冷水刺激的身體這樣一嚇,小腿一軟,身體沒站穩,嘭地一聲撞到了牆上。

金屬牆壁的迴音放大了那本不算太響的聲音,衆人的視線都被吸引到了蘇華身上,一開始只不過是好奇發生了何事,視線卻集體被蘇華黏住。蘇華的身體肌肉雖然不明顯,可也是健康的體魄,關鍵是那一身細膩毫無色差的皮膚,令衆人羨慕不已。反觀其他人,身上到處都是受傷之後激光治療留下的色差帶,顏色斑駁參差,暗淡粗糙。

察覺到衆人的視線,埃蒙皺了皺眉走上前去,不動聲色地用身體擋住衆人的目光,背對着蘇華呵斥道:“你們磨蹭什麼?別浪費時間。”接着半轉過身冷冷地看着蘇華,“還有你,軍人的每一秒都是寶貴的。” 林宇默,林中鳥,曾經的特種兵。雖然只是初級特種兵,可他非常優秀,天生的狙擊手。

當初唐宋訓練他的時候,成績相當牛逼,差點就能破了唐宋的記錄。很遺憾,第一次行動就出現意外,右腿截肢……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唯獨林中鳥一直都是那個鳥樣!

這是當時小組最有名的一句話,算是一種調侃,也算是一種肯定……

打量著滿臉油污的林宇默,唐宋由衷感慨:「有三年了吧,還能保持這身材,不錯不錯!」

林宇默咧嘴訕笑:「那是,總不能這個年紀就發福……哦對了,這是我妹,林語歆。」

唐宋這才將目光落到旁邊的林語歆,二十二左右,長得一般,身材還算過得去。抿著微笑,唐宋輕聲打招呼。林語歆顯得有些拘束,面頰微微發紅。

「趕緊把問題給我檢查出來。」正說著,肥胖中年人忽然不爽的嚷嚷起來,「少一條腿還啰嗦,我要馬上查出問題,要不然馬上給我換車。」

林宇默皺著眉頭,略顯鬱悶的低聲道:「老魔,我得先忙了,等會再聊。」

唐宋卻斜眼撇著那肥胖中年人,鄙視冷哼:「催個毛啊,趕著去投胎?不就是買了車後悔么,找這麼多理由有意思嗎?」

心思被看穿,肥胖中年人掛不住了,黑著臉怒喝:「你哪來的瘋小子多管閑事,跟你有什麼關係……」

「你眼瞎!」唐宋濃濃的鄙夷著,「沒見我跟老朋友相遇?」

「你……」肥胖中年人被嗆得說不出話來,臉色尤為陰沉。有一點還真被唐宋說中了,他就是後悔買了這輛車,想退錢!

眼見著兩人就要吵起來,林宇默趕忙擋在唐宋跟前,尷尬笑道:「老魔,算了,這是我的職業。我先忙,你進去逛逛。語歆,帶他進去。」

林語歆扔下工具,低聲道:「唐……唐大哥,裡邊請。」

唐宋微微聳肩,沒說什麼的跟著林語歆走進去。然而還沒等走遠,那肥胖中年人忽然大聲罵起來:「媽的,讓一個殘廢給我檢查,這就是你們名車店的態度?一個廢物,讓我等到什麼時候?」

韓娛之綜藝演員 這話一出,唐宋猛地停下腳步。眉頭凜然,轉身又走回到門口。林語歆愣了,慌忙跑回來:「唐大哥,你別衝動。」

唐宋沒有理會她,走到吵鬧的人群旁邊。先禮貌的沖著店面經理微笑打招呼,隨後才將目光落到肥胖中年人身上:「你剛才說什麼來著?不好意思風太大,我沒聽清。」

肥胖中年人倒是機靈,警惕往後退了半步,嘴裡卻嚷嚷著:「幹嘛,想打人啊?本來就是個殘疾還不讓說?沒見我趕時間啊,都缺了一條腿,還來修……」

嘭!

話沒說完,唐宋一個健步衝過去,抬起腳就踹在對方的胸口,硬生生把人給踹得倒飛出去。滾了好幾圈才停下,肥胖中年人駭然,氣血翻騰得差點沒吐血。

經理等人嚇了一跳,想要上前阻攔,唐宋猛地回頭,雙眸寒光迸發:「都別動,出事我會承擔。」

已經鑽回車底下的林宇默又爬出來,吃驚的喊著:「老魔……」

唐宋冷然打斷:「修你的車!」

強橫的語氣,讓林宇默心頭咯噔,暗暗叫苦。

轉過頭,唐宋冷冰冰的盯著那肥胖中年人,一步步逼近:「來,重新組織語言說一遍,說得動聽一點,我送你一輛一模一樣的大奔。」

森冷的眼神,讓肥胖中年人臉色發白。顧不得胸口煩悶,警惕的往後爬:「你,你想幹什麼?」

冰冷的俯視著他,唐宋周身殺氣迸發:「你,才是真正的廢物。沒有他那條腿,你現在應該在給某些人當狗……不好意思,其實你連狗都不如。」

沒有這些戰士用身體和生命換來的和平邊境,能有這些人囂張狂妄的機會?

唐宋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的學生被人罵成廢物,尤其是這種無能的人!

「你,你……」肥胖中年人哆嗦著身體,愣是沒敢反駁,嚇得心肝都快蹦出來了。

看他那慫樣,唐宋豎起兩根標準的中指:「有本事你重複一遍剛才的話,我不但送你一輛車,還讓你下半輩子過上幸福生活,吃喝拉撒都有人管,不信你試試!」

可惜,肥胖中年人沒敢嘗試。看唐宋那兇狠的樣子就知道,這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是演習。

見他不敢說話,唐宋鄙視冷哼。轉過身,見經理等人略帶懵逼的看著自己,唐宋收起怒火,微笑聳肩:「別這麼看著我,有錢任性。老鳥,別讓現實把你摧殘了。」

林宇默躺在車盤下面苦笑,老魔還是跟當年一個鳥樣,橫!

好一會,林語歆才反應過來,心驚膽戰的跟上唐宋,兩眼儘是崇拜:「你好厲害,那個人那麼胖你也能踢。」

唐宋付之一笑,轉移話題:「你剛來這邊上班吧?我前些天來過這,沒見你。」

林語歆面頰微紅,靦腆的點頭:「我前天才來上班的,我……我還沒真正畢業,現在算是實習期。等六月份拿到畢業證,才能轉正呢。」

怪不得這麼靦腆,剛走出社會的大學生……

聊了幾句,兩人走到裡邊。陳英已經在試駕,方怡在旁邊看著。

看到方怡,林語歆面頰不自然抽搐,忽然驚呆了。唐宋倒是沒注意她的表情,走到方怡身旁:「要不,你也換一輛車?」

「我的車挺好,為什麼要換?」方怡微微斜眼,「看樣子,你真的很有錢。說吧,我的娛樂集團,你打算投資多少?」

唐宋一抽,哭笑不得:「這問題讓我很尷尬……」

「啊!」

忽然一聲尖銳的叫喊,讓唐宋嚇了一大跳。轉過頭,卻見林語歆滿是激動的蹦過來,一把抓住方怡的胳膊,兩眼直冒星星。「你,你……」

激動得說不出話來,讓唐宋兩人都是哭笑不得。「一驚一乍的,至於么?方怡,我女朋友……」

「未婚妻!」方怡瞪了一眼,奇怪打量著林語歆,那火熱的眼神,不知道還以為她愛上自己了呢。

「你,你真是方怡?」林語歆面頰緋紅,興奮得嗓子都啞了,「我,我……我太崇拜你了,你是我的偶像!」

噗……

唐宋差點沒吐血,方怡又不是明星,居然也有偶像?

就連方怡自己都愣了,雖然她也上過電視,偶爾上一些財經新聞,可也不至於有這麼狂熱的粉絲吧? 「學姐,我……我也是明華大學的,而且我也是金融系。」林語歆一直緊抓住方怡的胳膊不放,生怕她跑了一樣。那熱切的眼神,就像是抓到了男神,「我,我太崇拜你了。」

方怡冷峻的嘴唇顫動:「你先冷靜可以么?」

唐宋也是哭笑不得:「林語歆,你至於么?」

林語歆這才反應過來,慌忙鬆手,面頰火紅,眼神卻越發火熱的盯著方怡:「學姐,你不知道,在我們金融系,你簡直就是大神。二十歲出來創業,成為我們市第一個三十歲以內傑出女青年,然後……」

不等說完,方怡趕緊打斷:「冷靜,沒你想象的那麼誇張。」

唐宋可算是聽明白了,這丫頭不追星,追學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