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道身影站在那,不用多做什麼,祥雲,靈氣,福運,紛紛化作一朵朵氤氳的大道之花,環繞在他周身。

“哼!”

一擊重哼,血色大陣“咯嘣”一下,崩裂開來。

不管是血手,還是白牙,乃至血色法則凝聚而成的血鏈。在這一哼之下,紛紛潰散,化作虛無。

“破!”身影惜字如金,他說出了第二字。

此字過後,血色大陣徹底崩毀,連帶着埋藏在地底深處的血池和骨山也一併化爲塵埃。

“紫君霸氣,一如既往的那麼給力。若能再進一階,光是往這一站,便能讓此陣崩毀。”妙俊風收起紫君霸氣,暢想起未來的風光無限。

3 “回稟偉大的王,妙俊風摧毀了血海大陣。此時以極快的速度向我們這邊逼近。”鬼魅般的身影再度出現在大殿內,向坐在高座上的王彙報。

“哦?有意思的小傢伙,我都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見他了。你帶他們去吧!本就準備好要向東方進軍的,就用他的血開啓我們輝煌的征程吧!”

“遵命!偉大的王。”身影緩緩消失,毫不拖沓。

幽暗的大殿內,英頓晃着一個盛滿血液的高腳杯,目光撲朔迷離,臉上掛着似有似無的笑容。

疾行在血族核心領地內的妙俊風,忽然間心生警覺。他一個快速躲閃,掠到一旁。

“嗖,啪!”一束紅色箭矢轉眼間射入了他原先站立位置的地下。

不等他再度做出反應,漫天的紅色箭矢如蝗蟲般從天而降,讓他避無可避。除非他能一眨眼移動數萬米。

然而,不管是虛無法則還是略知皮毛的空間法則,在此時完全不能使用。來自遠方的干擾力限制了自身實力的發揮,讓自己無法動用這兩個法則。

“看來之前都是試探,幕後的王不想再浪費時間,對我下達了主動的格殺令。”妙俊風的腦海裏光束一過,便明白眼下是怎麼回事了。

“好!那就互相傷害吧!讓你們看看,什麼是真男人的戰場,什麼叫人間地獄!”

妙俊風解除對殺道印記的封印,毀滅與殺戮之道瞬間如泄閘的洪水,瘋狂的奔涌而出。

實質般的殺氣沖天而起,貫穿天地。鮮紅的顏色讓射來的箭矢爲之汗顏。

若自身的紅色是公主,那這貫穿天地的豔紅就是高貴的仙子。在她面前,所有的紅色都要退讓,所有的紅色都只能俯首稱臣。

紅色的能量鎧甲附着在妙俊風身上,漫天箭矢帶來的滾滾殺氣和煞氣,讓妙俊風覺得來到了殺道印記的後花園。

在這裏施展拳腳,如魚得水,不會感到一絲疲憊。漫天的血箭只會給殺道印記不停的補充能量。 禽意深深:染指小萌妻 當能量補充完畢後,妙俊風的殺戮盛宴便會開始,而宴會的終點,就是那寂滅的虛無。

“嚓嚓嚓…”,“叮叮叮…”,“哈哈哈…”

妙俊風無視箭矢的攻擊,放聲大笑。他一揮拳,便能毀掉數百支箭矢。一擡腿,便能清理出一片真空地帶。

高空中戰鬥的他,讓發出攻擊的血族成員們心中升起了寒意。

“這還是人嗎?難道他就是東方人口中常說的仙?”

“太可怕了!王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吧!我們與他爲敵真的合適嗎?”

“大家不要怕!我們是高貴的血族,他只是卑微的人類。人類是我們的食物,不可能會這麼逆天。他一定是用了某種祕法,讓自己短時間內變得強大。

據我所知,祕法都有時效性和弊端,只要我們能拖住他。最後,他還不是案板上的魚肉,任我們宰割!”

“對!丘斯說的太有道理了!兄弟們,繼續進攻,我就不信他挺得住!”

五分鐘,十分鐘,一個小時過去了。在空中戰鬥的妙俊風越戰越猛,似乎不知疲倦。凡是被他擊潰的血箭,好像都轉變成了他的能量。

跟他相比,自己這些射出箭矢的血族反到更像人類,而他則是不折不扣的血族中的王者。

“大家不要慌,再堅持一會。王身邊的近侍早已埋伏在他身邊,我們一定不能打亂了那位大人的計劃!”

“對!兄弟們,努把力!勝利就在眼前!那位大人的本事我們可是知道的!”

那道來去如鬼魅的身影隱匿在漫天的血箭中。他在等待機會,等一個一擊必中的機會。

要不是因爲白虎域的事,血族不會這麼被動。

白虎域中的每一個大中城池都需要一到兩名強者坐鎮。黑色城堡今晚要趕過去的人在以往都是墊底的存在,可爲了鞏固已有領地,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也只能讓他們上場了。

“就是現在!”螺旋形的劍氣以超過音速的速度向妙俊風發起了偷襲。

妙俊風微微一笑,“等的就是你!”。他擡手一抓,任憑劍氣切割,順着他一路往前,直至來到襲擊者的身前。

“堂堂正正的人不做,偏做血族的走狗,死有餘辜!”妙俊風懶得多看他一眼,擡腳就是一踹。

“嘭”的一聲,他猶如炸裂的西瓜般,在空中四分五裂。他想過很多種死法,就沒想過,自己竟然會以這種方式死去。

“對了,你不用去黃泉界報道了,我嫌你髒!”妙俊風眼睛一瞪,射出一道金光,打到離體的魂魄上。剎那間,讓這個背叛人族的逆徒徹底的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殺!”妙俊風懸浮於高空之上,衝着下方大喝一聲。

波浪狀的音浪攜帶他的恐怖氣息和殺戮意志,迅速的波及到下方血族成員匯聚之地。

“噗噗噗…”的血花四濺,後天血族沒有一個在這波音浪下倖免。

先天血族就算活下來了,也只剩下半條命。

“殺!”還是一聲怒喝。開啓殺戒的妙俊風,不會留手。

這一回,不再是音浪攻擊,而是一柄柄灰色的長矛從空中急擲而下。每一柄長矛都精準的洞穿了先天血族的心臟,隨即,發出灰色的能量爆破,徹底將他們毀滅。

一個小時十分鐘,戰鬥全部結束。妙俊風相信,就算血族想去支援白虎域,也派不出多少人了。

這一戰,不管是後天血族還是先天血族,對妙俊風來說,如同切菜一樣簡單。

唯一讓他感到氣憤的是,在這些傢伙中,唯一一個讓自己覺得厲害點的,竟然是一個人族!

“哀其不幸,怒其不爭。想必白虎域的情況更糟糕。十年的侵佔若沒有人族的幫襯,血族不可能在那發展的這麼快。

先解決這裏的事再說,黑色城堡近在眼前,不是還有一名王在裏面嗎?正好去會會他!”

與此同時,幽暗的大殿內,英頓把酒杯優雅的捏碎了。他沒有想到,這麼多耗費資源培養出來的血族,竟然連一個人類都拿不下。

“妙俊風,本王就在這裏等你。不管你是神還是仙,到了本王這,你就要乖乖的做本王的奴僕。不然,等待你的將會是比死亡更加恐怖的未來。”

“呼呼呼”的火把燃起聲響起。爲了迎接妙俊風的到來,英頓不介意讓這裏的光線充足些。

3 即便感覺不到血族的氣息,妙俊風仍然保持警戒心,步步爲營的向黑色城堡飛奔而去。

血族領地外圍,布梅眉頭微微蹙起,她覺得站在此地的感覺不一樣了。身體內的血族氣血不再和這片土地產生共鳴。

“難道他把血海大陣給毀了?”布梅想到了唯一一種可能。

“咻”的一下,她化作一抹流光,向血族核心領地趕了過去。

“嘩啦啦”的流水聲充斥在耳畔,又一條溪流出現在妙俊風眼前。

“血族很喜歡溪水啊!難不成族中有人對東方的風水精通?不對,既然是封印之地,那應該是佈陣之人的手筆。

假如封印之地的力量是依靠溪水進行循環的話。那血族能夠出世,應該跟此有關。”

妙俊風的腦海中有師父留下的諸多傳承,其中一項便是風水。

他伸出手指,蘸了一下流淌的溪水,隨即送入口中。

“苦澀!看來真是水源出現了問題。不管它了,把黑色城堡毀了,血族連根拔起,這溪水苦一點,應該對這裏造成的影響不大。

實在不行,等回去後,請個精通風水的人來這裏,改良一下風水便可以了。”

妙俊風一步跨越,前進的速度自動放慢下來。多年的戰鬥經驗告訴自己,自己要面對的將會是一位從未遇見過的強大存在。

黑色城堡的輪廓,遠遠地出現在妙俊風視野裏。它就像一隻洪荒猛獸,靜靜的蟄伏在那。倘若它清醒過來,整個西人國都會爲之顫慄。

輪廓逐漸清晰,整座黑色城堡隨着妙俊風不斷地靠近,而不斷放大。

當妙俊風站在黑色城堡面前後,他發現自己顯得相當渺小,一股源於內心的壓抑之感,讓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一座城堡,怎麼會給我帶來這麼強的威壓之感。難道它是活的嗎?”妙俊風沒敢用神識去探查。它給自己的感覺就像是一個黑洞。冒然的探查只會讓自己深陷險境。

“咣噹”一聲重響,城堡底端黑漆漆的大門爲妙俊風自動開啓。

“妙俊風,本王等你多時了。本王在一樓的王座大殿等你。”英頓王的聲音從裏面傳了出來。

伴隨着英頓王聲音的響起,黑色城堡對妙俊風的威壓之感也是緩緩消失。

“是不是我的神經過於緊張了?此戰過後,我必須得爲自己放個長假了。”妙俊風用手拍了拍臉頰,讓自己的腦袋清醒些。

走入黑色城堡,廊道兩旁掛着的油畫吸引了妙俊風的目光。

左邊的油畫,展示的是血族始祖爲了血族生存而征戰四方的事蹟。裏面除了血族還有神族和魔族等不在現實世界出現的種族。

右邊的油畫,妙俊風有點看不懂,不知道是因爲過於抽象,還是油畫本身描繪的內容就是妙俊風不知道的事物。反正一路看下來,他只看懂了繽紛的色彩,不再有其它。

“妙俊風,你帶給本王的驚喜還真是接連不斷。沒想到你對藝術也是那麼鍾愛。要不是因爲你與本族的矛盾無法化解,本王真的捨不得殺死你。”

“承蒙擡愛,道不同不相爲謀。我是堂堂正正的人,不是血族的奴僕。那些臣服於血族的軟骨頭,在我看來他們已不配做人。

若是你有空,就把他們全部轉化了,省得我見了就煩。一煩我就忍不住要殺人。”

“哦?那本王就更不急轉化他們了。借你之手屠盡人族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嗎?”

妙俊風不再回話,也不再繼續關注廊道上的油畫。他順着聲音傳來的方向,三步並作兩步的踏入了王座大殿。

整座大殿給人的感覺很空曠,似乎這裏不是一座大殿,而是一個小世界。

“妙俊風,本王英頓,很高興能在這裏見到你。本王給你選的墓地你應該感到很滿意吧!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葬在這呢!”

“抱歉!沒有興趣!我可不想和你們這些活死人擠在一起。這裏就只剩下你一個王了嗎?要是還有其他的王,就讓他們一起出來吧!我趕時間。”

“哈哈哈…,妙俊風,你這個人真有意思。現在是什麼處境你難道不知道嗎?竟還敢站在本王面前,大放厥詞。看來布克對你真的太溫柔了,溫柔的讓你不知道血族的尊貴和可怕。”

“布克的確是個有意思的血族,他三番兩次的阻撓我。 你是我的鬼迷心竅 等我解決了你,我會去解決他的。對於威脅人類生命安全的血族,我絕不心慈手軟。”

“是嗎?”英頓眼神一變,向妙俊風射出兩道血光。

血光速度很快,眨眼間就出現在妙俊風眼前。

“哼!”妙俊風不甘示弱,同樣回以兩道金光。金光恰到及時的與血光撞擊到一起。

“啵”的一擊清脆聲,金光與血光同時碎裂開來。

“不錯,反應夠快,力量也足。你是我見過的人類中最強的。”英頓沒有隱瞞,稱讚了妙俊風一聲。

“你也不賴。”妙俊風纔不會去理會他是不是血族的王。在他眼中,普通血族和王沒有兩樣,都是自己要消滅的對象。

“本王欣賞你的勇氣。只是勇氣不能當飯吃,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你所有的掙扎和期望都是蒼白無力的。

你知道本王爲什麼沒有去白虎域,而是耐心的坐在這,等着一個卑微的人類前來嗎?”

“願聞其詳。”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好,不用繞彎子。在本王看來,你是東方世界新興力量的頭號強者。對於老牌強者,本王心中有數。

因此,只要把你殺了,從你身上獲得本王想要掌握的資料。整個東方世界還不是本王的天下?”

“你胃口挺大,只是牙口好嗎?別一不小心蹦碎了牙齒!”

“牙尖嘴利,看本王一會把你的牙齒一顆顆的拔掉!”

“火龍術,急急如律令!敕!”妙俊風出其不意,先下手爲強。對他自己必須要全力以赴,在他的身上自己感覺到了危險。

“火龍術,笑死本王了!” 玄天后 英頓擡手一抓,迎面撲來的火龍被他給一把捏碎。

“就算是真龍,在本王面前也得盤着!”英頓話音剛落,人影卻已消失在王座上。

等到妙俊風反應過來他在哪兒的時候,“嘭”的一聲,他被英頓一拳砸飛了出去。

“咚”的一聲巨響,妙俊風砸進了牆壁中,嘴角也是留下了一道鮮血。

3 妙俊風用手擦去嘴角的鮮血,喃喃說了一聲:“大意了。”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他站起身來,從牆洞中走了出去。可當他再度站到大殿後,卻被身後的奇妙景象給吸引了。

身後的牆洞竟然自主癒合了。癒合後的牆體和先前沒有兩樣,要不是自己有傷勢在身,還真以爲自己做了一個夢。

“不要那麼吃驚,黑色城堡的力量不是你可以想象的。就算你使出全部的力量,也難以撼動它一分。好了,我們繼續!”

英頓邁出一步,下一瞬,就出現在妙俊風眼前。沒有一點聲音,也沒有造成一點波動,英頓的直拳再一次砸到了妙俊風的胸口上。

“咻,嘭!”。毫無疑問,連防禦都未做出的妙俊風,和之前一樣,狼狽的砸進了牆體之中。

“咳咳咳…,不能用眼睛去捕捉他的行動。得用神識。”吃了兩次虧的妙俊風,意識到問題出現在哪。

見到閉着眼從牆洞中走出的妙俊風,英頓嘴角一掀的笑着說道:“你到不笨,只是你的精神力有那麼強大嗎?據我所知,連老一輩的修行者都難以達到那種境界,更不別說你了。”

第三次攻擊襲來,這一次,英頓用了八成的力道。他不想在磨嘰下去,最好能在這一下解決妙俊風。

然而,令他大感意外的事發生了。就在他拳頭要砸到妙俊風腦門的時候,妙俊風似緩實快的偏移了身體,讓自己的拳頭擦着他的頭髮,一擊而過。

“嘭”的一聲,捕捉到戰機的妙俊風毫不猶豫的擡起一腳,對準英頓的小腹就踹了過去。

“啪”的一聲,反應迅速的英頓,一個抽身,收回自己的拳頭,抓起妙俊風的腳裸,隨手便是一丟。

“咣噹”一下,妙俊風第三次砸進牆體。但這一次,他開心地笑了,因爲總算可以還擊,總算可以讓英頓略微的手忙腳亂了。

走出牆洞,擺起精神太極的架子,左手生死陰陽,右手生機毀滅。心中的構想,就在近日來驗證。

隱隱的鴻蒙之力自妙俊風身上發出,感覺到這股力量的英頓,收起了對妙俊風的輕視,轉而變得嚴肅謹慎起來。

“本王就不信了,就憑他也能擁有超凡的力量!”英頓一個箭步衝了上去,血浪奔騰之聲在他身後泛起。這一拳他用了九成的力道。

“啪!”,“嗒!”。

妙俊風左手拂動,拍掉了他進攻的右拳。右手變拳爲掌,如風似影的往前一推。

這一掌可不是簡單的一掌,而是充滿了綿厚的生機之力和無盡的毀滅之意。

英頓輕喝一聲,往後急速退去。他惱怒的低頭看了一眼印在前胸上的掌印。這個掌印是有生以來對自己最大的羞辱。

“妙俊風,你很好!你讓本王頭一次感覺到了危機和羞辱。沒想到要對付你這一隻螻蟻,竟要使出本王引以爲傲的力量。本王知道你有底牌還未使出,本王勸你現在使出來吧!不然,你連一點翻盤的機會都沒有了。”

“我可以將你的話理解爲,你把我視作真正的對手了嗎?”妙俊風明白他說的是什麼。既然他想見識一下紫君霸氣的厲害,那就讓他見識一下好了,這又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

“你想這麼理解就這麼理解吧!尊敬的血祖,您的子孫需要您的庇護。感謝您的饋贈,血祖荒氣!”

浩瀚的蠻荒之氣從四面八方紛涌而來,血色的河流在腳下流淌,蠻橫的力量橫衝直撞的空氣中驅趕其餘的力量。

當一切迴歸平靜後,英頓給妙俊風的感覺不像是一個血族,更像是一副蠻荒畫卷。

“我等你。”英頓對妙俊風咧嘴一笑,森白的牙齒在裂開的縫隙中顯得很醒目。

“紫君霸氣!”妙俊風心念一動,掀起強大的紫色風暴。

紫色的雲彩跨越空間,在王座大殿內瀰漫。一股睥睨天下的君王之威開始在大殿內威壓而下。

管你是蠻荒世界還是仙魔世界,在紫君面前,都要臣服,都要爲之敬畏。

“很好,就是這種感覺。 傲慢與黑化 妙俊風你令本王感到很開心,只要殺了你,紫君霸氣就會被我的血祖荒氣吞噬,介時,本王就可以再上一個臺階,那時的本王,還會懼怕那幾個老不死嗎?

哈哈哈…,本王覺得沒那麼早殺死你是明智的。你真是本王的幸運星,看在這個份上,本王會讓你死得痛快點。”

英頓揮拳,拳氣如洪荒蠻牛,帶着蠻霸勁力,向妙俊風張口撲來。

“紫氣東來!”

妙俊風沒有硬拼,而是調動起身邊的紫氣,形成一個漩渦屏障,化解這一拳給自己帶來的衝勁。

“哞”的一聲牛吼,洪荒蠻牛不屑這股力量。它蹬起四踢,豎起巨角,向漩渦屏障發起猛烈撞擊。

“君王一怒,浮屍萬里!”

妙俊風見洪荒蠻牛太過囂張,改防禦爲進攻,一隻紫色的手掌從半空中一劈而下,對準它的牛首就是一擊。

“嘭”的一聲巨響,洪荒蠻牛被一劈而碎。漩渦屏障轉眼間就從防禦姿態轉向攻擊姿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