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還算是比較好的,至少能夠有空說話,至於其他的兩個人這會兒就只喝魚湯,不說話了,偶爾在魚湯當中找到一小塊肉,吃在嘴裡也是別有風味,以前喝鯽魚湯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沒辦法吃肉的,因為鯽魚刺兒多,而且肉又少,但是現在一小塊肉也讓他們感覺到了美味。

「產量方面是不用擔心的,咱們的魚塘完全可以擴建,在西南角的地方也有一塊地,如果要是擴建成魚塘的話,產量完全可以達到現在的三倍以上,就看這兩天的銷量怎麼樣了,這兩天你們先放下手裡其他的事情,重點就放到這個綠色大鯉魚上,等到銷量打開之後,咱們的招牌也打出去了,那個時候我就會講一些比較值錢的東西,畢竟鯉魚這個東西並不是很值錢,到時候咱們的養殖業還要多樣化。」李天也喝了幾口,對於李天來說,味道也算是鮮美,但是李天見識過的東西畢竟也多了,所以不會跟他們表現的一樣。 「是啊,真沒想到我們還真有緣分,竟然還是同一個考場!」葉星辰哈哈一笑,他實在沒有想到,一天之內,竟然三次碰到這個叫洛曉璞的女孩子。

一聽到葉星辰又說緣分,洛曉璞的臉蛋又泛起了一陣紅暈,不過也只是片刻的時間,轉而抬起頭,聲音有些小的說道:「你位置在哪兒呢?」

「我是2號?咦,這不是在你背後么?嘿嘿,這緣分還真是天註定吶?」葉星辰拿出自己的准考證看了看,竟然是2號,就在洛曉璞的身後,直接坐了下來,嘴上很是隨意的說道。

已經是聽到葉星辰三次說到緣分了,洛曉璞似乎已經習以為常,不過心裡卻是一陣感嘆,難道真的是緣分?不然怎麼可能短短時間內相遇了三次? 牽手人生路漫漫 甚至就連這考場也在一起。

到時一旁的李豐收看在眼裡,心中一陣憤憤不平,可惜知道葉星辰恐怖的他哪裡敢多說什麼。

很快,監考老師也走了進來,是兩名中年男子,一名戴著黑框眼鏡,一名頭髮有些禿,教室只有三十個考生,比起大禮堂來要小的多,所以相對也冷清的多,兩名老師很是神氣活現的講了一些考試的規則,全部都是一些大家聽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廢話,其實根本一點用都沒有,要作弊的,列入葉星辰這類都已經有答案的人在,就算你講一千遍,一萬遍,他也會毫不猶豫的作弊,不作弊的,類似洛曉璞這種有著十足把握的人,就算不說她也不會作弊。

好不容易熬到了發試卷,葉星辰掃了一眼試卷,發現和自己中午所看得一模一樣,不由的心中大喜,看來這個羅隱辦事的能力還真是不錯,掏出鋼筆,做出一副深思的模樣,眼睛的餘角卻瞟向了兩名監考老師,發現他們正以那自以為威嚴的目光掃向教室的眾人,很多學生被他們的目光一掃,哪怕沒有想過作弊的,也絕對一陣緊張,畢竟高考對於絕大多數的人來說可都是這麼多年最大的一件事情,要說一點都不緊張那絕對是騙人的,只有葉星辰,毫不在意兩人的目光,悄悄的掏出紙條,一眼掃去,已經有十道題的答案銘記於心,提起鋼筆,稀里嘩啦的就填了下來,接著又悄悄的掃去,很快,聽力部分和單選題已經被他填完,這個時候,廣播的聲音才響起,而其他人都豎起了耳朵,生怕錯漏了一個單詞。

「我操,怎麼忘記前面是聽力部分呢?我……」葉星辰看了看已經填得慢慢的兩頁試卷,一張臉變成了苦瓜色,而這個時候,那名戴眼鏡的老師也看到了葉星辰剛才奮筆勤書的動作,漫步來到了葉星辰面前,看了看葉星辰的試卷,再看了看葉星辰那根本不像學生的造型,搖了搖頭,轉身離去,口中更是喃喃自語道:「現在的孩子,這書到底是怎麼念的?連聽力都不聽就隨便填上答案,哎……」

操,小爺怎麼填關你鳥事,葉星辰眼見對方沒有詢問自己的打算,只是把自己當成了那種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只會胡亂填寫答案的差生,不由的心中大罵。

不過他才不管那麼多,要真說到聽力,整個教室可能找不出一人有葉星辰厲害,畢竟他可是在國外混了幾年,這口語是絕對過關的。

不再理會兩名監考老師,葉星辰一邊偷偷的瞧著下面的紙條,一邊不停的寫著答案,看在兩名監考老師的眼裡,都認為是自動放棄考試的學生,所以也懶得理會。

聽力剛剛結束,葉星辰已經稀里嘩啦的將所有選擇題填滿,順便連機讀卡也塗得差不多了,看了看試卷最後的幾道筆試題和作文,葉星辰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現在時間最多過去了十多二十分鐘,要是自己在半個小時之內交卷是個什麼概念?

一想到眾人那驚訝的目光,葉星辰就一陣好笑,也不管其他,掃了一眼前面洛曉璞,葉星辰提起鋼筆,以最快的速度書寫起來,大約用了十分鐘,連同作文在內,已經全部用完,看了看時間,正好剛剛過去半個小時,理論上講是可以交試卷的。

「嗖!」葉星辰忽然舉起了右手。

兩名監考老師看到葉星辰的動作,其中那名禿頂的悄悄的走了過來,小聲的問道:「同學,有什麼事情嗎?」

「老師,我能夠交卷么?」葉星辰很是小聲的說道,可是聲音卻清楚的傳遍整個教室,所有人聽到葉星辰的話,都是表情一僵,特別是他前面的洛曉璞,更是詫異,她實在沒有想到才過去半個小時葉星辰就要交卷,難道說他的肚子又痛了么?

至於不遠處的李豐收,嘴角卻是浮現出一絲冷笑,果然是一個只會打架的差生,這麼快交卷,肯定什麼都不會,就憑你這樣的敗類,想要獲取洛曉璞的芳心,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在他想來,葉星辰肯定是有目的的接近洛曉璞。

至於那名監考老師,在驚愣過後,卻是點了點頭,反正葉星辰這樣的學生他也不是沒見過,又算得了什麼呢?只要是在教室坐滿了半個小時,交卷不交卷是學生自己的事情,自己可無權過問。

葉星辰很快的收拾好試卷,趁著兩名老師不注意的時候將寫滿選擇題答案的紙條遞給了洛曉璞,在洛曉璞驚愣的目光中,將試卷交給了兩名老師,離開了教師。

洛曉璞隨意掃了一眼上面的答案,發現竟然和自己所做的一模一樣,不由的心中狂震,這……這怎麼可能?這麼快的速度就做完了試卷?那他的成績……洛曉璞只以為葉星辰的成績實在太好,要不然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完卷,至於作弊,她根本不會想到有人會盜出高考答案,畢竟在靜海市這種大城市中,高考的試卷可是極其嚴格的,這麼多年來可沒有聽說過靜海市有高考題泄露的消息。

雖然有著葉星辰留下的答案,但洛曉璞還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做起題來,根本沒有再看一眼那條紙條。

而兩名監考老師本來還是喃喃嘆息的,可忽然看到了葉星辰寫下的作文,自己鏗鏘有力,龍飛鳳舞,而且隨意掃了一眼,語句之間通順流利,更是充滿了濃烈的感情在裡面,這絕對不像是一個高中生能夠寫出的文章,特別是用英語寫出來,再掃過一些填空題,語法題,發現竟然全部正確,再看看前面的選擇題,差不多都是對的,兩人相互對望了一眼,眼中皆是充滿了震驚之色。

天才,這絕對是天才,只有天才才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內做出這麼多題,而且準確率如此之高,不過一想到葉星辰為何連聽力都不用聽就做完了聽力,兩人卻是一陣疑惑,最後想了半天,總算想出了天才可是能夠憑藉題目猜出答案的,要不然怎麼叫做天才呢?反正他們打死也不相信葉星辰提前就有考試的答案。

教室里的其他同學自然也聽到了兩位老師的低聲自語,一個個原本不屑的目光這一次徹底的被驚訝所代替,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做完題的天才,那是何等的天才?可為何以前就沒聽說過呢?

至於李豐收,整張臉蛋已經苦成了苦瓜色,他實在難以明白,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

整個教室第二個交卷的是洛曉璞,當她做完題也不過用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再檢查了一遍,其實就是和葉星辰所留下的答案對了一遍,發現竟然沒有一個錯誤后,便上交了試卷,她心中很是震驚,不是震驚自己沒有一個錯誤,畢竟英語滿分對她來說也只是家常便飯而已,她是震驚葉星辰竟然也沒有一道題錯的,那麼短時間內,做出那麼多題,還保證一個不錯,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交出試卷后的洛曉璞匆匆走出了教室,她想要找到葉星辰,和他探討探討,可卻哪裡還有葉星辰的影子。

殊不知自己的提前交卷給整個教室帶來極大震撼的葉星辰此時已經回到了閃耀之星,他接到電話,刺殺陳小龍的刺客已經被送到了閃耀之星,他還要去處理這件事吶。

陳小龍,何佳傑,羅隱几個作弊的傢伙也早早的離開了學校,一起返回了閃耀之星,特別是陳小龍,對於那個敢於刺殺自己的女人可是異常的關心吶。

閃耀之星六樓,昨天還舉辦過盛會的大廳之中,秦麗身穿一條黑色紗織長裙,妙曼的身子坐在沙發之上,一雙修長的大腿雖然被裙子裹著,可是這完全是紗織製成的長裙可是半透明的,一條大腿自然若隱若現,再加上隱隱見到裡面黑色的文胸,許多站在旁邊的星曜會成員已經有噴鼻血的衝動。

在她的身前,正捆綁著一名二十齣頭的女子,正是那日刺殺陳小龍的徐麗,此時她滿臉的陰鬱之色,她實在不明白,自己為了秦麗辦了那麼多事情,怎麼現在說賣就賣?感情自己不過是秦麗手中的一條狗而已。

若是有機會,這一刻的她巴不得將秦麗撕成碎片,可是她卻明白,莫說自己的勢力,就算是本身的實力,自己也遠遠不如秦麗。

「秦小姐,人……操,就是你這個娘們……」這個時候,葉星辰走了進來,看到坐在沙發上的秦麗,正要詢問,卻看到跪在她身前的徐麗,想到那一日的那一刀,葉星辰就是一陣火氣,就要上前辣手摧花,卻被陳小龍拉住。

「媽的,這女人刺殺的是我,這件事由我來處理……」陳小龍一邊拉住葉星辰一邊開口說道。

「那……好吧……」葉星辰點了點頭,徑直的走到秦麗身旁的座位上,朝秦麗拱了拱手,道了聲謝,秦麗卻是微微一笑,和葉星辰隨便寒暄了一些,就起身告辭,對於葉星辰等人怎麼收拾徐麗,她是一點也不在乎,反正她所要做的只是和葉星辰交個朋友而已,不過臨走的時候,秦麗竟然明目張胆的當著眾人的面在葉星辰額頭上一吻,引得剛剛回來的黃奕菲差點發飆砍人。

「大家先散去吧,我想陪這位徐小姐慢慢的玩玩!」陳小龍看著秦麗走後,滿臉獰笑的看著跪在地上的徐麗,一副恨不得將其吃掉的表情。

「你小心點……」葉星辰雖然不知道陳小龍要做什麼,但還是點了點頭,拉著醋意大發的黃奕菲走出了大廳,歐陽俊幾人也叮囑了陳小龍一番,離開了現場,整個大廳之中,最後就剩下陳小龍一人。

一步來到徐麗身前,坐在了秦麗剛才所坐的位子上,還聞著秦麗身上那股誘人的幽香,陳小龍臉上的獰笑消失的無影無蹤,一把捏住徐麗的下巴,讓其抬起頭來,口中淡淡說道:「卿本佳人,奈何做賊……」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哪兒來這麼多廢話?」徐麗卻是冷哼了一聲,眼中更是充滿了怒火,那是一種被出賣的怒火。

「呵呵,你這麼漂亮的人兒,我怎麼捨得殺你?」陳小龍嘴角露出了淡淡的淫笑,目光更是肆無忌憚的在徐麗的身上掃過,作為一名殺手,徐麗的身材絕對堪稱優美。

「你不殺我,我必殺你!」徐麗這一句話幾乎是咬牙切齒道。

「你殺我作甚?我和你有仇么?」陳小龍卻是反問了一句,徐麗整個人愣在那裡,是啊,自己和他有仇么?就算當初刺殺他也是因為秦麗的命令,現在那個賤女人都把自己賣給了他們,自己何必還要為她賣命呢?既然不為她賣命,又何必要殺掉眼前這個人呢?

「呵呵,雖然你刺了我一刀,我本該殺了你才能夠泄憤,可是我這人對美女實在下不了手,不如我們做個交易怎樣?」陳小龍看到徐麗眼中露出了猶豫的神情,微笑著開口說道。

「什麼交易?」徐麗很是詫異,她實在沒有想到陳小龍還會放過她。

「做我的人,我放你一條生路,並且幫你對付秦麗,如何?」陳小龍忽然話音一冷,冰冷的氣息更是席捲而來,徐麗整個人一愣,他怎麼知道自己想要殺掉秦麗?而這個時候,陳小龍的一雙手已經探到了徐麗的胸前,徐麗整個人一陣顫抖…… 一雙魔爪就這麼放在了徐麗的心口,輕輕的揉捏著,一股軟綿綿的感覺傳來,徐麗嬌軀亂顫,想要反抗,可腦海中卻不斷的浮現出陳小龍的最後一句話,做我的人,我放你一條生路,並且幫你對付秦麗?

以他星曜會朱雀堂堂主的身份,想要對付秦麗並非不可能,而且若是自己不答應,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條,當初自己跟著秦麗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活著么?既然都是為了活著,那跟著誰還不是一樣?

想到這裡,徐麗抬起了頭,卻看到陳小龍的眼中竟然一片清澈,哪裡有自己想象的半點淫穢,一時之間,徐麗似乎明白了這不過是挑戰自己的極限而已。

「小女子願意誓死效忠陳先生……」說到這裡的時候,徐麗就這麼朝陳小龍磕頭下去,陳小龍呵呵一笑,取出一把小刀,割斷了徐麗的身上的繩索,一手扶起徐麗,就朝隔壁的房間走去。

剛剛走進包間,徐麗已經知道接下來即將發生什麼,很是自覺的退去了身上的那套外套,裡面只穿著一件黑色的裹胸和一條丁字內褲,那魔鬼般的身材徹底的暴露在空氣之中。

「今天你就暫時做這,你……」陳小龍轉過身來,正要告訴徐麗,今天她就暫時住在這裡,卻被眼前的情況驚呆「你……你這是做什麼?」陳小龍只感覺體內的血液一陣沸騰,似乎要徹底的爆發一般,鼻子更是痒痒的,似乎有什麼要噴出一般。

「難道主人不是要我伺候你么?」看到陳小龍驚疑的表情,徐麗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訝色。

「操,老子也想啊,可是誰叫你上次的那一刀,差點要了我的小命,現在還在下修養期呢,醫生可不許讓我做房事,快快快,穿上你的衣服,媽的,老子要受不了了!」陳小龍口裡說著,身子已經撲進了浴室,快速的打開水龍頭,沖洗了起來,腦海中卻不斷的浮現出徐麗那極其誘惑的身體。

奶奶的,等老子傷勢一好,絕對第一個找你,操,葉星辰那混蛋有紅蓮和李琳,老子現在也有自己的女僕了,歐陽他們就去羨慕吧,嘿嘿……

當陳小龍出來的時候,徐麗已經再次披上了自己的衣裳,繞是以她殺手的本性,臉蛋也有些泛紅,也不知道是因為剛才的舉動,還是因為自己刺傷了陳小龍一次而感到愧疚,總之,當陳小龍掏出一張白金信用卡遞給她讓她買些自己想買的東西后,徐麗已經徹底的下定決心,成為陳小龍的人了。

當葉星辰等人知道陳小龍放過徐麗之後,並沒有多說什麼,他們相信陳小龍的判斷,也相信陳小龍的決定,眾人聚集在一起,狠狠的喝了一頓,一個個返回自己的家裡呼呼大睡,第二天,又早早的趕到學校,背起了答案,葉星辰走進教室的時候,監考老師已經來了,笑著向洛曉璞打了個招呼,做回了自己的位置上,這一次,葉星辰花費了四十多分鐘,就交卷,又是讓所有人一陣驚愣。

洛曉璞本來想找葉星辰談點什麼的,可葉星辰卻是早早的離去,實在讓她很是無奈,只想著下午再找,可是下午考試的時候,葉星辰依舊來得很晚,走的很早,除了向葉星辰投去兩個笑容外,洛曉璞竟然沒有機會和葉星辰多說一句。

高考總算結束了,對於埋頭苦讀數十年的學子來說,今夜是徹底放鬆的一夜,經歷了那麼多,背負了那麼多,在今天,是徹底的結束了,高考過後的他們就彷彿放出籠中的鳥兒,翱翔於天際,去酒吧的去酒吧,去KTV的去KTV,各種娛樂場所,各大野外狂野,無不充斥著學子們歡快的心情,不管考的好與不好,今夜的瘋狂將屬於他們。也有很多男生在這一夜接著酒勁的刺激向自己心儀許久的女孩表達,有的換來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有的卻滿臉失望的離開,喝著更多的酒,最後大醉如泥。

至於葉星辰,卻沒有半點興奮,反正考得多少都沒關係,對他來說,上大學除了是老頭子的意思外,還有就是彌補下自己前世的遺憾,上什麼大學都沒什麼關係,以他那除了語文幾乎科科滿分的情況來看,要上個好一點的大學根本不是問題,所以他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將安曉毅安排給唐業堅,讓其帶著他熟悉星曜會之後,就將歐陽俊,紫楓等幾個堂主聚集到了一起,聚會的地點不是某個大型酒店,也不是某個豪華酒吧,而是靜海市郊區的一個草坪,也就是當初葉星辰等人野炊的地方。

公路上停了足足二十多輛汽車,從最高級的跑車到最低級的麵包車,全部停在那裡,上百個身穿黑衣的星曜會成員隱沒與樹林之中,葉星辰等人卻在湖邊升著篝火,幾大巨頭全部圍坐在篝火旁,手裡提著啤酒,一口一口的朝自己的肚子里狂灌。

「你把我們弄到這裡來不會就是為了喝酒吃肉吧?」陳小龍一手拿著雞腿,大口的啃著,一手拿著啤酒,一小口一小口的往嘴裡灌,他的傷勢還沒有復原,可不敢喝太多的久。

「不是,我是想告訴大家,我想去一趟美國……」葉星辰一口乾掉了一瓶啤酒,直接將酒瓶朝後一扔,口中淡淡說道。

去美國?眾人一愣,不過隨即反應過來。

「你想去找蘇姐姐?」歐陽俊看出了葉星辰眼中的黯淡之色,知道他心裡早已經想蘇姍了,只是因為幫會的事情,一直無暇分身而已。

「恩,一年多了,除了幾次電話外,都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了?所以我想去那邊看看她……」葉星辰拇指一彈,揭開了啤酒蓋,又嘩啦嘩啦的喝了下去,整個人就像一個酒桶一般。

「那容蓉她們呢?要和你一起去嗎?」歐陽俊聲音也有些黯淡,似乎是感受到葉星辰心中的悲傷。

「不,就我一個人去,上次答應老頭子,一統靜海市后就要和她們訂婚,這事不能過再拖了,否則不僅我老頭子不答應,穆星澤那混蛋估計也會找我拚命的!」葉星辰一口咬下一大塊豬肉,含含糊糊的說著,馬上就要訂婚了,他可不想落下遠在美國的蘇姍,還有那在京都上學,現在應該返回靜海市的何雪梅,這些都是他的女人,在自己訂婚之前,有的事情必須要理清楚。

按照老頭子的意思,和他訂婚的已經好幾個人,懷著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的心理,葉星辰已經暗暗決定,若是蘇姍和何雪梅同意,他就把她們一起娶回來,什麼世俗,什麼輿論,都讓他媽的見鬼去吧,人活著,只要自己開心就好,何必理會那麼多?

歐陽俊等人看著葉星辰臉上的神色,皆是點了點頭,雖說葉星辰很多時候比誰都花心,甚至連陳小龍在這方便都比不上,但他卻絕對是一個重情重義之人,多情,卻並不濫情!

而在台北市郊區的一座別墅內,剛剛上床的穆星澤卻是狠狠的打了一個噴嚏,很是不滿的嘟囔了一句:「操,老頭子都這麼大把年紀了,誰還在惦記著我?難道是雷門的那群小娃娃?嘿嘿,這些日子以來他們很不安分吶,看來得找個機會消減消減雷門的勢力呢?」

「我走後,依舊由歐陽掌控星曜會,這一點你們要注意了,斯特林那傢伙已經派人來靜海市了,以我們現在的勢力,他絕對不會在靜海市和我們硬來,但暗殺這類手段卻肯定會用的,所以你們一定要小心,還有,瘋少過段時間還是多去血狼基地走走,看看冰冰訓練的殺手怎麼樣了,我們必須要擁有一隻屬於自己的暗殺力量,否則以後很多事情都不好處理……」葉星辰可不知道穆星澤因為自己的抱怨而把責任歸到了雷門身上,又是猛喝了一口酒,大大咧咧的說道。

「我知道了,不過你去美國也要小心點,多帶點人馬吧!」紫楓和歐陽俊同時點了點頭,如今整個星曜會猶如鐵通一般,在強大的幫派組織也不敢在靜海市和星曜會對著干,只能夠採用點暗殺之類的手段。

「不用,我讓老庫陪我去就行……」葉星辰搖了搖頭,眾人眼見葉星辰心意已決,也不再多說什麼,兄弟幾個,就這麼當著明月,在草地上大吃大喝起來,哪裡還有一點黑道大佬的樣子,反而就像一群最底層的混混,不過看在周圍的星曜會屬下眼裡,卻是一陣羨慕,世人都是受利益所支配,很多原本出生入死的兄弟在成功后所忙的都是爭權奪利,讓自己去的更大的利益,可又有誰像他們這樣,即使站在靜海市的最頂端,依舊保持著這份深厚的情誼呢?

這一夜,所有人都醉了,甚至連還在療養期的陳小龍,紫楓趙漠三人也喝得酩酊大醉,他們已經很久沒有這麼暢懷痛飲過,在星曜會精銳的保護下,一路上並沒有出現什麼危險。

第二天一大早,葉星辰將自己去美國的打算告訴了慕容蓉等人,雖說很是不舍,但慕容蓉等人卻並沒有多說什麼,機票定在六月十號,這一天,葉星辰陪著眾女好好的玩樂了一天,就連南宮尚香也放棄了公司的事情,一起玩耍。

十號早上,葉星辰換上了一件白色休閑服,第一次穿上了一雙白色的皮鞋,帶著老庫,悄悄告別了慕容蓉等人,打的去了機場,他的離開,不想讓其他任何人知道,畢竟,他如今才是整個靜海市黑道的王者,也只有他才能夠鎮住那些牛鬼蛇神。

護照,簽證什麼的早有人幫忙辦好,葉星辰兩手空空,帶著身高巨大的庫夫卡斯基坐上了開往紐約的飛機,他的腦海中,也浮現出蘇姍那張高貴絕美的臉龐……

台北雷門所屬的別墅內,剛剛晨跑歸來,還穿著運動服的雷婷婷走到別墅內,就見到原本坐在沙灘椅上看著報紙的馬俊傑站了起來,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婷婷,剛才靜海市的人打來電話,葉星辰去了美國……」

「去美國?他去美國做什麼?」雷婷婷眉頭一皺?接過馬俊傑遞來的純凈水,輕輕的抿了一口。

「我也不清楚,不過這一次他只帶著那名怪人,再沒有其他的保鏢,我想我們要不要派人前去刺殺他?」馬俊傑那消瘦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看上去很和煦,但雷婷婷卻知道他的眼中和自己一樣的冰冷。

「刺殺?我們刺殺了他多少次,可又有那一次成功?你不覺得這是浪費時間么?」雷婷婷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對於葉星辰的個人能力,她很是佩服,自己最好的機會,就是在金三角那一次,可自從那一次之後,每一次和葉星辰交戰,她都是以失敗告終,而如今,她的主要精力都放在雷門的勢力上,她還想著怎麼將雷門徹底的控制在手中,可不想節外生枝。

「呵呵,我們根本不需要派人過去,只需要把這條消息告訴暗影門,自然有人幫我們打理,刺殺成功了,我們少了一個敵人,刺殺未果,我們也沒什麼損失,你覺得呢?」馬俊傑微微一笑。

「隨便你吧,你自己看著辦,我洗澡去了!」雷婷婷揮了揮手,很是不屑的走進了別墅之中。

看到雷婷婷逐漸遠去的背影,馬俊傑的笑容逐漸的僵硬,口中很是低聲的說道:「一個小丫頭而已,竟然也敢這麼對我說話,遲早我要讓你們雷門全部成為我的奴隸,包括你……操,都訂婚這麼久了,硬是不讓我碰她,媽的,到時候不玩死你我就不叫馬俊傑……」狠狠的丟下了這一句話,馬俊傑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打通了一個奇怪的號碼,接著將葉星辰獨自去美國的事情告訴了電話那頭的那人,片刻之後,一臉僵硬的馬俊傑再一次綻放出燦爛的笑容…… 幾個人喝完的鯽魚湯之後,很快又有一盆里魚端上來,這裡面是兩條鯉魚,重量大概在十斤左右,眾人終於是能夠吃上肉了,嚼在嘴裡真的是感覺升仙了,這種感覺沒有辦法描述,但絕對是他們吃到最鮮美的魚了,裡面什麼調料也沒有放,只是放了一點鹽而已。

「不用想了,我覺得在超市當中,我們那一條鯽魚至少也得十五塊錢一斤,鯉魚可以做到八塊錢一斤,以後的價格還能夠繼續上漲。」周蕊又提出了自己的新價格方案,對於他的這個價格方案,周圍的人都比較贊成,雖然比原來的時候稍微貴一點,但咱們的貨物也是好呀,嘗嘗這個味道吧,保證一輩子都沒有嘗到過,要是能每天吃到這樣鮮美的魚,恐怕多付出一點金錢也是會同意的。

「飯店那邊也有一個初步的定價吧,我們準備推出鯽魚湯,鯽魚湯就定在58塊錢一份,紅燒鯉魚和清燉鯉魚的話,就在88塊錢吧!」李雅的腦子裡也很快出現了一個菜譜,雖然現在李雅已經是公司的副總裁了,但是餐飲集團那邊是從小負責過來的,所以對那邊的情況比較熟悉。

其實他們定的這個價格還是有些太保守了,不過現在是剛剛開始推出,李天也就沒有說什麼,就按照他們制定的這個價格就行,以後要是被人所喜歡了,那絕對就不能是這個價格了,就跟水一樣,剛推出的時候是5萬塊錢一瓶,現在已經是15萬塊錢了,就算是漲了三倍,但是購買的人還是絡繹不絕,外面都已經炒到了50萬一瓶,而且還是有價無市。

「你們最好還是出售的時候加上一條,就說這是我們剛剛推出的酬賓價格,以後的價格待定,免得到時候我們加價,這些客戶不願意,畢竟沒有客戶願意商品加價。」李天還給他們補充了一句,這些都是商場上的老油子了,所以對於這樣的事情也都十分明白。

就在他們吃飯的時候,外面的工作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現在大約是把池塘里1/3的魚都撈上來了,但不管是餐飲集團的還是超市的車,全部都裝滿了。

「李總,這是我們剛剛記下來的數據,大約有8萬斤鯽魚,23萬斤鯉魚,至於池子里還剩下多少,我們就不是很清楚了。」負責過磅的員工把數據拿過來了,李天的心裡基本上有數的,剩下大約還有2/3,先把這1/3運到賣場再說吧。

手下的做事能力還是非常不錯的,從開始撈魚到裝車,現在僅僅用了大約兩個小時的時間,也是過來的人比較多的原因,如果過來的人少的話,還不知道要裝到什麼時候呢,等著那些農場的人來上班,這邊都已經清理完畢了,李天要打的就是這樣一個時間差,雖然就算是這樣,也不見得能夠保守秘密,但能夠保守一天就一天吧。

周蕊他們也沒有在這裡久留,因為要回去安排銷售的事宜,所以就跟著車隊一塊走了,今天中午各大超市的生鮮區都會有綠色大鯉魚和鯽魚了,而且還請人專門兒煲湯,並不需要一些專業的廚師,在旁邊熬湯的時候,這些顧客就能夠看得出來,他們只是普通的家庭主婦而已,這樣也有利於宣傳,省的客戶都以為廚師才能夠做出那麼鮮美的,普通的老百姓都做不出來,這樣也會影響銷量的,至於飯店那邊,李雅已經想好了,在今天所有的包廂當中,都給他們送上一份,讓他們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

李天這邊的力度還是非常不錯的,從這裡把魚拉出去大約25分鐘,肥桃縣的旗艦店就開門了,開門后15分鐘,在旗艦店的生鮮區,鯉魚已經是入場了。

45分鐘之後到達山泰市的旗艦店,在旗艦店停留了不到15分鐘,山泰市的旗艦店也開始出售了。

在其他的縣級市超市,最晚的是一個小時零十五分鐘到達的。

對於這樣的一個物流體系,李天還是感覺到非常滿意的,至少在本地一個多小時就能夠到達,而且這還是最遠的。

至於飯店那邊,就算是用最快的速度,恐怕暫時也不可能出來銷售了,那邊中午純粹是用來贈送的,能夠收穫客人的一眾好評,這就已經是相當不錯的結果了,估計要在明後天才能夠看出效果。

李天這邊剛剛在辦公室當中坐下,那邊周蕊已經打來電話了,告訴李天放心吧,在肥桃縣的旗艦店當中,第一隻魚已經被買走了,而且現在引起了顧客的搶購狂潮。

在肥桃縣最大的旗艦店當中,周蕊這一次送過來了一千斤鯽魚,3000斤鯉魚經過了半個小時的搶購,這邊都已經賣空了,剩下兩條死魚都被賤價處理了。

而且周蕊已經給李天說了,超市的車輛已經開始出發了,馬上就會抵達這邊,讓這邊做好準備,最好是提前裝在容器當中,等到汽車過來之後立刻裝車,不要耽誤那邊的銷售時間。

趙芬芳點了點頭,立刻讓這邊的人開始準備了,剛才李天也跟趙芬芳商量了一下,這邊需要雇傭大量的臨時工,就是每天早上這個時候,一個小時按照十塊錢的工資就好,畢竟這邊的工資也不是很高,一個小時十塊錢已經可以了,早上出門兒就能夠賺30塊錢,對於這些鄉下人來說,這就已經是相當不錯的活了,而且還管一頓早飯呢,他們算賬可是算得很機靈的。

況且這個活男女老少都可以干,並不需要那麼多的精壯小夥子,在家的一些40來歲的人都是可以去參加的,幹完之後才到早上8點,不耽誤他們其他的事情,所以這是一筆額外的收入,這些人也都會過來做的,趙芬芳已經讓人過去張榜了,每次農場這邊張榜都會引來大量的人觀看的。 飛往紐約的航班上,葉星辰坐在頭等艙的座位上,閉著雙眼,享受著這難得的寧靜,庫夫卡斯基那巨大的身形直接就佔據了兩個位置,也虧得葉星辰早想到了這一天,為他一個人買了兩張片,要不然非得擠爆不可,此時他卻拉著一本《紅樓夢》,在那仔細研究起來,要不是他那巨大的塊頭,任何人看到他那副深思的模樣,都會以為是某個著名的學者。

只是他的塊頭實在太大,周圍的幾位有身份的老闆,以及空姐看到他的這幅姿態,嘴角都不自覺的浮現出淡淡的笑容,就彷彿在笑一頭猩猩在看書一樣。

「老庫,這可全是文言文的,你看得懂么?」葉星辰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眼睛,看到庫夫卡斯基目不轉睛的盯著紅樓夢看,很是詫異的問道。

「勉強能夠看懂吧?不過這都是我第十遍看這本書了,還真是不錯,果然不愧為你們中國的四大名著!」 一夜有寶,老婆復婚吧 庫夫卡斯基也不抬頭,大大咧咧的說道。

「操,十遍,你就這麼喜歡看書?」葉星辰心中狂汗,就算是自己,也不過翻了三分之一而已,畢竟裡面的那些人物實在是太多,他可實在看不下去,卻哪裡想到庫夫卡斯基這個蠻漢竟然已經看了足足十遍。

「當然,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這不是你們中國人最愛說的么?」庫夫卡斯基一副老學問的樣子,巨大的腦袋這個時候更是抬了起來,滿臉疑惑的問葉星辰。

葉星辰只感覺額頭上一陣冷汗直冒,這是什麼跟什麼?自己堂堂正正的中國人,現在竟然要一個老外來教導自己多讀書的道理,而且這老外怎麼看也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怪物啊?

不僅葉星辰覺得怪異,就連其他的幾位乘客包括空姐在內,都感覺一陣詫異,特別庫夫卡斯基那裸露出來的兩顆獠牙,再配合脖子上露出的長毛,給人的感覺就像一頭巨大的大猩猩拿著一本教科書,在給一群即將畢業的博士后演講畢業論文的寫法一般。

「媽的,受不了你,那位小姐,對……就是你,給我來兩瓶紅酒……」葉星辰一手抹去額頭的汗水,指著站在前面隨時候命的美麗空姐說道。

「對不起先生,我們這裡不準備酒類……」那名空姐臉上掛著迷人的微笑,走到葉星辰身前,有些歉意的說道。

「不會吧?這不是豪華空客么?怎麼連紅酒都不準備?」葉星辰嘴巴張得大大的,很是不相信,不過不等空姐說完又繼續說道:「那你隨便給我找點飲料來,總之能夠讓我一覺睡到紐約就好!」葉星辰實在不想繼續看下去,他怕自己最後會受不了庫夫卡斯基的「斯文」而徹底發發狂起來。

「啊……」空姐一愣,隨便找點飲料不是難事,可要讓他一覺睡到紐約,這……這除了酒外,還有什麼能夠辦到呢?

「怎麼?不會連這個小小的要求都辦不到吧?」葉星辰做出一副很是憤怒的樣子,只是面對美麗可親的空姐,他實在憤怒不起來,那樣子看起來反而像是在對情人撒嬌一般。

「先生,真的對不起,我們……啊……」空姐正要說我們這裡真的沒有,整個機身傳來一陣巨大的抖動,空姐驚呼一聲,身子就朝下方倒下去,葉星辰本能的伸出雙手將其扶住,卻正好抓住了那高聳的胸脯,接著又換來空姐的一陣尖叫,不過此時機艙內已經響起了眾人驚恐的叫聲,哪裡還有人注意她的聲音。

葉星辰正要說話,卻聽到廣播裡面傳來了一個刺耳的男聲:「所有先生小姐女士們請注意,本機已經被我們控制,現在已經偏移航道,希望你們能夠配合,否則別怪我們手下不留情……」一句簡短的講話,卻在眾人的心頭狠狠的割下一刀,心中更是閃過同樣的念頭:「劫機!」

「哪個,你們的機長是不是一個愛開玩笑的人?」葉星辰很是詫異的望向懷中的空姐,發現她早已經嚇得花容失色,連自己雙手捂住她的雙峰都沒有在意。

「啊……不……不,這不是我們機長的聲音,一定是恐怖分子,天啊,我怎麼會遇到恐怖分子?」葉星辰的話將空姐拉回了現實,說完了這一句話后很是乾脆的暈了過去。

「靠,怎麼就暈了過去?這個素質怎麼當上空姐的?老庫,朝裡面挪挪,讓出一個位置出來……」葉星辰說著將那名空姐放在了自己旁邊的座位上,一旁的庫夫卡斯基卻已經放下了手中的《紅樓夢》,冷眼的望著機艙的前面。

這個時候,已經有兩名身穿黑色西服帶著墨鏡的男子從機長室走了出來,每一個人的手中都握著一把沙漠之鷹,冷漠的神情望向了頭等艙的每一個人,最後在庫夫卡斯基的位置上停留了好一會兒,這才繼續朝前走去,另一邊,從後面也也跑來了幾個手持衝鋒槍的大漢,從他們的體型和臉型上看,應該是來自西面的那些傢伙。

操,難得一次出國,竟然會遇上劫機這事情,他媽的機場的安檢都是吃屎的嗎?這麼多槍竟然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弄了上來,媽的。

葉星辰此時已經完全確定,這群人還當真及時劫機的,想來應該是西面那些鬧著獨立的恐怖分子,想要通過劫機來威脅政府,只是他媽的幹嘛劫這趟機呢?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蘇姍了,好不容易就要見到她,現在卻被耽誤,葉星辰就是一陣火氣。

「老庫,看著她,我去看看……」葉星辰小聲的朝庫夫卡斯基道了一句,就要起身離去,卻被一旁不知道什麼時候蘇醒的空姐拉住。

「你小心了……」庫夫卡斯基點了點頭,不過卻將巨大的身子移到了走廊的位置,將那名暈過去的空姐塞到了裡面。

葉星辰輕輕的點了點頭,剛剛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就聽到後面傳來傳來了一聲呵斥聲,不由的回頭一望,就見到一名穿著彈力背心大漢提著一把老式衝鋒槍走了過來,臉上的橫肉一抖一抖……

「我說兄弟,我只是想上個廁所,難道這個也不成?」葉星辰兩手一攤,很是無辜的說道,眼中卻沒有半點畏懼之色,神情鎮定的可怕。

那大漢沒想到葉星辰面對自己的槍支竟然還這麼鎮定,臉上閃過驚訝的神情,正要說話,卻見到葉星辰右手朝懷裡摸去,不由的一陣緊張,立馬將槍口對準了葉星辰,口中大聲喝道:「不許動……」

「兄弟不要緊張,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只是小子混得差了一點,可沒有你們那麼大的本事,攜帶槍支上飛機……」葉星辰說著,右手慢慢的從懷裡探出,取出一個精緻的煙盒,慢慢的打開煙盒,裡面整整齊齊的放滿了十支色彩光澤的雪茄,一看就是極品。

「呵呵,這是Behike雪茄,一支市場價格大概是五百美元一支,兄弟沒抽過吧?」葉星辰說著已經遞了一支過去,那漢子狐疑的看了看葉星辰,又狐疑的望了望他手中的雪茄,一手握著槍支對準葉星辰,慢慢的伸出另一隻手朝雪茄接去。

五百美元一支的雪茄,他還真沒抽過。

就在大漢的右手要接過雪茄的時候,葉星辰的身子忽然朝前跨出,接著一記手刀狠狠的劈在那漢子握搶的手腕上,那漢子痛哼一聲,手中的衝鋒槍朝下掉去,卻被葉星辰一把接住,隨手扔給了庫夫卡斯基,而他本人卻猛然抬起一腳,狠狠的踹在那人的胯下,巨大的力道直接將那名大漢的鳥蛋踢破,頓時傳來殺豬般的慘叫聲,而大漢的身體更是整個趴到在地,痛不欲生。

「操你媽的,竟然敢劫機,這不是耽誤少爺我的行程么?媽的逼……」葉星辰毫無形象的破口大罵,而那隻遞出去的雪茄卻已經咬在了口中,手中的打火機一閃,一道火苗竄出,機艙內升起了裊裊青煙。

這本來就是豪華客機,頭等艙的人不多,但卻都是一些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本來被恐怖分子劫持的時候,還能夠保持一點點鎮定,除了臉上有些慌張之外,還有些焦慮在裡面,可此時,所有人臉上都被驚訝所代替,葉星辰從遞煙到將大漢放翻在地,也不過花費了幾十秒的時間而已,而且從他剛才閃過的那一腳看來,似乎這位恐怖分子先生下輩子只有進宮了。

這等身手,這等兇狠的手段,又且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再看看葉星辰一臉從容的抽著那上百美金的雪茄,很多人的都開始聯想到靜海市傳說中的那位……

難道真的他?

「咳咳……操,這香煙怎麼搞得?不是說五百美金一支么?怎麼感覺還沒紅河好抽?」葉星辰吸了一口,本想好好的表現一番大俠風範,可惜卻被嗆得不行,就要將其扔出,這才想起這是在機場內,可禁止煙火……

「對不起各位,似乎這裡不能夠抽煙?咦,奇怪了,這打火機是哪兒來的?」葉星辰望著自己手中的打火機,很是詫異的說道。

所有人一陣白眼狂翻,什麼叫似乎不能抽煙,明明就是絕對不能,當然,也有人心中的驚訝之色更濃,那些眼尖的人可是清楚的看到葉星辰從恐怖分子的衣兜里掏出了手機,那速度簡直快的驚人,比街上最麻利的扒手還要厲害。

「出了什麼事情?」就在這個時候,從經濟艙的方向傳來了其他恐怖分子的聲音。

「沒,你兄弟拉肚子,現在倒在地上呢!」葉星辰大大咧咧的說道,卻是反手滅掉了煙頭,手腕一翻,手中空空如也,這才想起自己的飛刀都被安檢部門拿了下來,不由的一陣火大。

操他媽的破安檢,連沙漠之鷹衝鋒槍這樣的武器都讓帶進來,卻把老子削指甲的刀留下,真不是東西。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些傢伙到底是怎麼進來的呢?難道是有內奸在機場么?

心中想著,葉星辰的身影已經奔了過去,而庫夫卡斯基卻拿著衝鋒槍站了起來,就朝前面走去,對方既然控制了飛機,那一定也控制了飛行員,要是聽到外面的動靜,指不定會跑出來。

至於後面的一批人,庫夫卡斯基卻是放一百個心,若是葉星辰連那些人都搞不定,又有什麼資格成為星曜會會長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