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這雲瀾葫蘆裏到底賣了什麼藥?爲何會叫我們跟他的姐妹們坐一桌?這一頓酒席吃的我想吐。”過分的是還在酒水裏下了毒,如若不是林寒發現了,他怕是要交代在那兒了。

“管他呢!今日算是仁至義盡了,以後不見好了。”林寒無所謂的開口,兩人回到客棧之後才發現丹卿和李原已經在客棧裏等他們了。

“是今日回丹樓還是再在這裏住一宿的時間?”丹卿開口問了林寒一個問題。

“我不想讓米舒擔心,我們還是先丹樓吧!而且,我還要去煉製木偶,救我孃親。”林寒惦記着家裏的嬌妻,還是決定先回去。

“成!那回去吧!我也打算跟李兄去一趟李家。”丹卿起身,開口說了一句。

“你去李家做什麼?”林寒錯愕,這算是什麼鬼?去李家?

丹卿老臉一紅,沒有回答,李原也左顧右盼,一副心照不宣的樣子。

林寒算是明白了,這兩個都是了年紀的,不好意思開這口很正常。

“丹神前輩來李家是不是幫李家煉丹的?”李峯較耿直,以爲丹卿是來幫李家煉丹的。

李峯這一輩子的心計全部用在了之前去殺害雲瀾,其實還是一個耿直脾氣爆的人。

“對!煉丹!是去煉丹的!”丹卿立馬順應了李峯的話,說了一句。

“李峯,你這樣的獨臂的樣子有失你李家公子的風度,我給你造一條假的出來。”雖然是假的,但是看起來跟真的沒有什麼兩樣,是不能用。

“行。”李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林寒閃如了空間之,用一些簡單的材料製成了一條看起來真手臂相差無幾的假肢出來,安裝到了李峯的手。

“謝林小兄弟了。”李原看到兒子看起來又是一副正常的模樣了,高興不已,開口道謝。

“不用謝我,真能使用,還需要等百年之後,而且我還要感謝你家公子,送了我一條手臂呢。”不然又要去尋找神木,才叫真的麻煩。

“互幫互助而已,大恩不言謝,再此別過。”隨即,四人分道揚鑣,丹卿跟着他們回了李家,而林寒則獨自一人,回丹樓去。

只是讓林寒沒有想到的是,纔剛剛離開了雲家地界,被一個人給盯了不說,還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定眼一看,可不是之前跟在獸靈族聖女身邊的那個一階神帝嗎?

“敢問您有何貴幹啊?”林寒愜意的坐在小白身,開口問道。

“要你命!”對方簡短的吐出了三個字,聽得林寒挑眉。

話音剛落,對方的手出現了出現了一根長棍,一棍朝着自己打了過來。

林寒輕而易舉的一躲,避開了攻擊。

對方一臉詫異,沒想過林寒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避開自己的攻擊。

“想要我的命的人,還沒出世。”林寒閃至對方的身前,小白也變回了圖騰,回到了自己的身。

這一階的神帝,林寒還是能夠隨隨便便對付的。

“小小神皇!休得狂妄!”對方惱羞成怒,再次對林寒發動的攻擊,只是這一擊,再次落空。

兩次的攻擊都落空,對方總算髮現不太對勁了。

“不對!你的修爲根本不是神皇!”對方驚呼一聲,若是神皇,不可能抵抗的了神帝的攻擊。在神帝的攻擊下,還能來去自如的去躲避。

對方判定,林寒的修爲根本不是神皇。

“神皇修爲呢是沒錯,不過個人修爲能力,有高低之分,我算是個神皇,也你這個神帝強。唉~沒辦法,太優秀了。”林寒故作無奈的開口說完,對方直接被氣的漲紅了臉。

雙手緊握成全,對方一臉猙獰的看着林寒,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不是依仗着你身那四隻神獸的力量嗎?我今日讓你知道,被自己的神獸弒殺的滋味!”說完,對方開始念起了咒術。

咻咻幾道聲音過後,四個身影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

對方微微一愣,“不對!你的四隻神獸裏怎麼會有暗金象王!”這暗金象王不應該在他們獸靈族嗎?前些日子來有消息說暗金象王被盜,怎麼會在這裏出現?

“你說呢?吃了他。”林寒面色一冷,對着自己身邊的這四隻神獸開口說道。

尤其是暗金象王,更是對獸靈族人恨之入骨,首當其衝的衝前。

對方慌不擇路,頻頻施展咒術,結果咒印每每要落到這四隻神獸身都被反彈了回去不說。

還直接消失了,對方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四隻神獸的身都有着他們獸靈族的最高級印法,破咒印!

“你!這是爲何!”對方已經慌了,想要逃走,可哪裏是九階巔峯的象王對手,象王一記衝撞,直接將對方的身體給震成了兩節。隨即,半身直接被象王給吞食了,鮮血四濺,血腥的場面,簡直可以用大快人心來形容在再不爲過了。

“偏生的要來作死,打擾我睡覺。”龍王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見過找死的,沒見過找死成這樣的。

“是,無端擾人清夢,”虎王也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謝主子成全。”象王吞食了對方的肉身之後,回來覆命說感謝。

林寒點了點頭,伸出手輕輕的一抓,一縷金色的神魂出現在了手。

“想逃回去?你覺得,你有這個機會嗎?”林寒回到了小白的背,慵懶的開口問了一句手的神魂。

“林寒!你若是滅我神魂!我獸靈族定不放過你!”對方還在垂死掙扎,試圖恐嚇林寒。

“那將你獸靈族的八大神帝都滅了,我看你們獸靈族拿什麼不放過我?”林寒冷笑一聲,“除去你,也只剩下六個神帝了,我逐一擊破,你在哪兒好好的等着,且看看,那剩餘的六個,是如何跟你團聚的。”林寒說完,指尖燃起了黑紫色的火焰。瞬間將這道金色神魂給吞噬個徹底。 靈魂被丹火燃燒的滋滋聲伴隨着慘絕人寰的慘叫聲響起,在林寒的耳成了一道動聽的音符。

這種想要殺他卻被他反殺之人的慘叫聲,最爲動聽。

林寒的眼底的火光隨着掌心火苗的消失跟着消失了,慵懶的躺在小白的背,讓小白一路穩妥的慢慢飛回丹樓去,他不急。

小白也知道折騰了一整天,主子是累了,所以它放慢了速度慢慢的飛行。

直到林寒忽然想到了什麼,拿出了自己的天目鏡一看,發現兒子晚楓的蹤跡。

“等等!小白,我兒子來了。”畫面顯示兒子正在飛昇,林寒激動的坐了起來,仔細的盯着畫面裏的場景。

小白俯衝向了地面,在地面停了下來,跟林寒一起關注着天目鏡裏發生的情況。

因爲服用了破雷丹的原因,所以兒子的渡劫渡得的還算順遂,沒有他這麼悽慘。只是他所飛落地的地方讓林寒有些瞠目結舌,是雲家!

還是雲家的浴池!

“小白!快!用最快的速度去雲家!”真是冤孽啊!怎麼沒在獸靈族反而去了雲家。林寒也是醉了。立馬開口讓小白掉頭。

小白帶着林寒衝雲霄,帶着林寒一路衝向了雲家天島的浴池所在方向。

臨近夜晚,剛好有一個人在雲家浴池沐浴,不過模樣來看,實在看不清對方是誰。

林晚楓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落入了水。

嘩的一聲,激起了一池子的水花。

也驚到的那個正在沐浴的人,狼狽的從水面鑽出,林晚楓對了一張絕美的小臉。

對方也正在打量着林晚楓。

當意識到是個男人的時候,她發出了驚恐的叫喊聲。

不為凡人 這一聲叫喊,引來了許多的侍衛,紛紛跑到了浴池外面。

“魔凝小姐,出了什麼事?”原來此時在浴池裏沐浴的女子,正是魔敖唯一的妹妹,魔凝。

魔敖對這個妹妹可謂是疼之入骨,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所以魔凝的身沒有一絲一毫的大家小姐的驕縱,相反十分的天真無邪。

一雙美眸還含着驚恐的神色,她儘管害怕眼前忽然出現的男人,但是月光下,這張男人俊俏的臉卻讓她不自覺的紅了臉。將身子躲進了水裏,她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無……無事,我看到了一隻老鼠,現在老鼠跑了,你們走吧!”魔凝知道自己這一喊意味着什麼,她在浴池裏沐浴,然後浴池裏出現了一個男人。自己的名聲會盡毀的。

林晚楓也是尷尬無,連忙打算從浴池裏爬出去。

“你等等!”魔凝開口喊住了林晚楓。

“對不住了小姐,在下唐突了。”林晚楓也沒有想到這該死的陣法竟然將自己傳送到了別人家的泳池裏來。

這倒是像極了三娘跟自己說過的,她和爹爹相遇時的場景,也是三娘在沐浴,爹爹用化水珠一不小心跑到了他所沐浴的浴池。

“一句唐突便算了嗎?你可知,在神域大陸,清白對女子何等的重要?”魔凝一雙美眸在林晚楓的身流連。越看越發現眼前的這個男子,雖然修爲低,但是相貌絕對稱得是神域大陸一等一的美男子。

尤其是現在,他全身溼透了,身衣服緊貼着他身的肌肉線條,刻畫出的一副美男出浴圖,簡直看的人血脈膨脹。

“那你要我怎麼做?”林晚楓也知道自己這舉止不太妥當,有些無奈的開口問了一句。

“你修爲太低,若是讓你娶我,只怕我父王和兄長不會願意。但是不讓你娶我,是我吃了虧。”魔凝陷入了兩難,看看他的修爲,竟然是大陸最低的,她有些失望。

不過她魔凝喜歡人,不看修爲,只在於是否好看。

“小姐您可能是誤會了,我是飛昇時發生了意外,不慎掉入此地的。不是故意要來輕薄你的。 璀璨女王 娶你的話,可能不行,我家裏已有深愛的妻子,只是我的妻子還沒有飛昇,我答應了,要在這神域大陸站穩了腳跟,再等她來。”林晚楓雙手抱拳,開口道歉。

聽得對方眼眶一紅,自己都沒嫌棄他修爲低,他倒是先拒絕自己了!

“你!”魔凝快要哭出來了。

“深感抱歉,我深愛着我的妻子,無法娶你。對不起。”林晚楓說完,起身從水池裏爬了出去。

剛剛來到神域大陸,他還沒有適應這裏的空氣重量,有些將他壓的喘不過氣來。好不容易爬到了岸,已經氣喘吁吁了。

還沒躺平,忽然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了空,然後,那個巨大的爪子抓向了自己,一把將自己拖向了空。嚇得他根本連掙扎都不能掙扎。

如此巨獸出現在雲家,自然引起了騷動。魔敖幾乎是第一時刻衝到了浴池的,“凝兒!你還好嗎?”魔敖關切的開口問了一句。

“哥!”魔凝撕心裂肺的哭了出來。

委屈,從未有過這樣的委屈!

她堂堂魔族的大小姐,竟然被一個真神給嫌棄了!

魔凝這麼一哭,可是將魔敖給嚇得不輕,連忙衝了進去,剛剛進去發現魔凝還在水池裏,“怎麼了?是剛纔那條色龍輕薄了你?”

魔敖只看見一條龍經過了浴池,其他的並沒有看到。

“沒有,那龍抓走了看過我身體的男人……”魔凝哽咽的開口。

重生之閻歡 “什麼!”魔敖大怒!氣的直接要追,但是擡頭望向天際,哪裏還有那龍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空。

“你可記得對方的模樣!哥哥算翻遍整個大陸,都要找到他!將他碎屍萬段!”魔敖憤怒的的開口。

“碎屍萬段?”被魔敖的話給驚了,魔凝一下子忘了哭泣,“這……這不用了……”魔凝吞吞吐吐的開口。

“爲何不用?他看了我妹的身子還敢逃走!碎屍萬段都是便宜了他!”魔敖咬牙切齒的開口。

“哥!你先出去吧!”魔凝的心思魔敖哪裏會懂,她惱羞的讓魔敖離開。

魔敖二丈和尚摸不着頭腦,不知道妹妹的怒氣從何而來,只能無語的撓着腦袋出去了。

【雞蛋發現這一起發大家看着也過癮一些,不寫三章發三章了,直接寫六章發六章。我才寫了喪屍那部吃內臟的,我媽給燉了豬心補身體……這酸爽,雞蛋還吃下去了,而且吃的昏昏欲睡,一天都在睡……到了傍晚才迷迷糊糊的起來。】 “小子,只要你不死!算是尋遍整片神域大陸!我都要找到你!別以爲這樣算了!你必須要負責!”魔凝目送魔敖離開,心底下了一個決心。

“啊!!”林晚楓感覺自己這是流年不利,這歷雷劫,挺順利的,飛昇,也不錯,除去間出了一點點的小故障將他傳送到了這麼一個尷尬的地方,其實都還不錯。然後現在,被一隻巨龍給抓走了!

並且這條龍的速度很快很快,簡直可以用令人髮指來形容了。一個衝刺,已經過了好幾千裏的速度。嚇得林晚楓頻頻尖叫,簡直有種快要暈厥過去的感覺。

在他以爲自己要玩完的時候,龍爪直接將他拋向了空,然後,他穩穩的落在了龍頭之,並且發現龍頭身側站着一個身影。

轉過頭對那張熟悉的臉頰,林晚楓簡直覺得匪夷所思!

“爹!”林晚楓以爲自己看錯了,這是自己爹?沒錯啊!

“臭小子,不是你爹你以爲誰還能這麼不要命的闖雲家去救你?”林寒無奈的吐槽了一句,如若不是怕這狼王容易暴露了身份,他纔不會換龍王前去營救。畢竟這神域大陸,龍還是很多的。但是會飛的巨狼也那麼幾隻,所以用龍來的用狼妥當一些。

“雲家?什麼雲家?”林晚楓有些不明白,不過當他低頭看着腳下這隻巨龍時,他只感覺帥呆了啊!

這條龍看起來少說也有幾千萬歲了,更重要的是,從它的身所散發出來的巨大氣場,根本到了讓人難以直視的程度。這龍的修爲很高很高!甚至自己的爹爹還要高!

至於爹爹……

臥槽!

林晚楓對林寒時,內心直接閃出了那兩個字,怎麼感覺自己一點都看不出自家爹爹的修爲。要麼是爹爹的修爲現在已經高出了他的想象,要麼,是沒有了修爲。

一定是前者,如果是後者,怎麼會有一隻修爲這麼高的龍甘願聽從他的號令。

“爲父跟你說說也無妨,這大陸之的局勢,一天一變啊。”林寒嘆了一口氣,現在成了五足鼎立的狀態。雲家是一個,魔族是一個,丹樓是一個,李家是一個,最後是獸靈族。

最頭疼的是獸靈族。

林寒在回丹樓的路基本跟兒子敘述了一遍大陸的局勢,並且千叮嚀萬囑咐,讓他不要跟獸靈族的人來往。

林晚楓還算聽話,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點點頭,算作答應了。

等林寒帶着一個跟他長的有七分相似的少年出現在丹樓時,引發了巨大的動靜。

尤其是張掌事,簡直驚呆了。還以爲這是林寒的兄弟,沒曾想,這少年管林寒喊了一句爹,瞬間將張掌事雷的是裏嫩外焦。

也將丹樓的衆人給雷的說不出話來,這林寒真是要氣死個人,自己逆天算了,連生個兒子都逆天。 妙妙荷爾蒙 因爲誰都看得出這孩子的年紀年輕的很啊!

小小年紀,便可以從下界飛昇來,實力可見一斑。

張掌事迅速通知了遠在李家的丹卿,讓丹卿速速趕回來。

丹卿還在那裏跟李原父子周旋,打算帶走李雪。

他都快要心疼壞了,因爲李雪一見到他開始抽泣,丹卿這才發現,自己在這丫頭百年的相伴時間裏已經悄無聲息的喜歡了這個丫頭,只是自己一點都沒有察覺。然後之前聽到李原說要將她嫁給旁人,這才猛地發現,自己不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丫頭嫁人,於是乎門來要人。

“前輩,你雖是前輩,但是雪兒是我的女兒。爲人父的,總歸希望她能夠有一個好歸宿。”李原知道自己不是丹卿的對手,但是他更不願意委屈了女兒。

畢竟,丹卿這年紀,都能當女兒的爺爺了。

“所以呢?你是覺得,自己的女兒跟了我,不是一個好歸宿?”這弦外之音,傻子都聽出來了。

丹卿眼睛眯了眯,驚得李原一身的冷汗。

“不……前輩你別激動!這一切,還不都要問過雪兒的意見嗎?”李原抓着袖子擦了擦額頭冒出來的冷汗,衝着自家女兒擠眉弄眼了一番。

不過女兒完全無視自己,乾脆直接坐在了丹卿的懷裏,“女兒這輩子,生是卿哥哥的人,死是卿哥哥的鬼!”

“阿噗……”此話結束,可想而知,李原被氣的直接吐了一口血出來。

可見是被氣的不輕,“爹!”李峯連忙前,扶住了李原。

“爲父當沒有過你這個女兒!滾!!”李原指着大門,這麼不含蓄的女兒,要來何用?果然是女大不留。

“雪兒。”丹卿也是有些無奈了,他原是無心將李原給氣成這樣,只是這老頭死要面子活受罪,氣了也氣了。

“爹爹。女兒是真心的喜歡卿哥哥,此生非他不嫁。”李雪也明白自己做的太過分了,連忙從丹卿的懷裏跑下來,衝着李原跪了下來。

李原氣的不去看李雪,“走走!愛哪兒去哪兒!被讓我看到你!也別說你是我李原的女兒!”找什麼人不好,非要找個年紀自己大這麼多的!這是多想不開啊!

“爹!你存心想要逼死女兒嗎?感情之事,又不是女兒做的主的,喜歡是喜歡了。我能如何嘛!”李雪見李原這般,直接嚎啕痛哭了出來。

這副悽慘的模樣,看的李原和丹卿都心疼了。

丹卿擡手,使用靈力,一把將李雪帶入了自己的懷裏。“既然你不知道心疼這個女兒,日後,由我來好好的心疼她。你的女兒,我帶走了。日後大婚,願意你便過來,不願意,便也算了。我不會再讓雪兒掉一滴眼淚。”丹卿將李雪抱在懷裏,直接起身,丟下一番話,身形消失在了李家大殿。

“我……”李原一口氣沒捋順,又吐了一口血出來。

“爹你這是何苦呢?妹妹自己選擇的路,得虧了這老鐵樹開竅結了花,不然你女兒一腔愛意付諸東流才叫可憐!”李峯有些服了李原,兩情相悅好了,這非要吐幾口老血,還一點用處都沒有,有何用呢?

(本章完) “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你說說看!你妹妹跟丹神在一起,這都叫什麼事?你讓別人,怎麼想我李原!說我李原爲了拉攏丹樓的勢力,讓親閨女嫁了一個老頭!你說嘛!這都叫什麼事情!”李原是一個死要面子的人,現在這一張老臉算是給兩個孩子丟了一個乾淨了。

先是大兒子,一腔的愛意被辜負,當成了別人茶餘飯後的笑柄。再是女兒跟丹卿的感情,那也活脫脫成了笑柄。

“爹你是不懂的變通,那叫什麼?那是別人吃不到葡萄說不葡萄酸! 重生我的安然一生 你也不想想,現在有多少人想要跟丹卿攀關係,妹妹和丹卿的感情穩固之後,我們李家和丹樓,會日益強大,只有好處沒有壞處。而且,你今日是沒有看到那雲瀾的變化嗎?他處心積慮的將自己的親妹妹跟我和林寒一桌,憑我對他的瞭解,不過是想要將自己的妹妹送給林寒。他是何等驕傲的一個人,連他都變了,這世道早變了。面子,面子哪裏得家族的存亡重要。”李峯經過此事之後,懂得了許多的道理。

雲瀾讓他明白了,自己再重要,沒有家族的存亡重要,只有家族興旺了,他們才能長長久久的生活下去。

“你都看出來了,我怎麼會看不出來呢……罷了,你妹妹也是真心實意的喜歡人家。我這幾口堵在胸口的老血吐出來了,反而舒坦。”李原搖了搖頭,兒大不留,他早知道了。

罷了罷了,還算是有了一個好結果,若是女兒的滿腔愛意沒有迴應,落得跟兒子一樣的下場,那才叫慘。

所幸那老頭外表枯木逢春了,心理也算是逢了春,知曉了女兒的愛意。這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是嘛!日後我多去跟丹樓的人走動走動,爹爹你放寬了心,兒子已經長大,必定能夠爲李家,爭出一番天地事業來!”李峯信誓旦旦的回答。

李原一臉欣慰,人都是要在挫折成長的,兒子能夠成長,不失爲一件好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