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沒有,狐狸精那邊也沒辦法。”

“那就這樣吧,一輩子能交到這麼好的朋友不容易。我很珍惜他們,如果可能的話,更希望他們不要牽扯到這件事中,說到底,辛策的目標只是我們兩個,爲此牽扯進來太多人,就不好了。”我說,“還有小盼,我得想辦法救她出來。”

“既然想,那就去做吧。”

“誒?”

“現在是凌晨四點鐘,我們回家裏,把李小盼帶出來。”

“那就全部說開了。”

蕭晟的靈力和我的精神力結合,我們一同來到家的樓下,這裏已經沒有白天時候的監視鬼,蕭晟半抱住我:“從外圍飛進去,你的房間是我們自己的結界。”

我們很順利的進入房間,蕭晟吧把手放在臥室的門把上:“許盈盈在門的位置了陷阱,一旦有人觸碰,她那邊就會收到信息。”

“那我們直接從這面牆穿過去吧。”我拍拍和小盼那邊聯通的牆壁。

蕭晟自然拉起我的手,但我穿了過去。

我心中帶着一絲小小的甜蜜,這種感覺讓我如同第一次談戀愛的少女。蕭晟回頭看了我一眼,輕笑:“怎麼還害羞了?”

扭頭:“先救人吧!”

我趴到小盼的牀邊,輕輕推了推她,在此之前,已經在小盼的周圍佈下了結界,以防小盼一激動的喊聲驚到外圍的結界。而且雖然晚上沒有看到許盈盈和小盼一起回來,也不能確定她晚上就不回來睡了。

小盼迷迷糊糊中被我弄醒,看到是我嚇了一跳。

“別害怕啦,是我。”我說,“小盼,我有些事情要告訴你。”

小盼看看我,然後才注意到我身後的蕭晟,更是一個驚嚇:“我的天,他是誰!”

“小盼,我有些事情要展現給你看,然後會告訴你真相,但不能再這裏,太危險了。”

我知道小盼現在一定覺得莫名其妙,她說:“什麼呀?我怎麼聽不懂。”

我轉身讓蕭晟先離開一會,然後催着小盼換衣服。小盼瞪大了眼睛看着蕭晟消失的位置,驚訝地說不出完整的話來,她磕磕絆絆:“小,小童,他是誰啊,他他他怎麼回事!?”

“哎呀,一句兩句說不清楚,快換衣服,我帶你出去。”

小盼雖然疑惑,還好對我信任,只是不明白我對所謂的出去爲什麼這麼緊張。

等小盼準備好,我再次把蕭晟叫出來,沒有功夫對小盼過多的解釋,拉着她就在蕭晟的結界保護中從牆體穿過,落到地面。

小盼驚訝不已:“小童,你你你……他……”

“馬上你就知道了,彆着急。”

聽說愛曾經回來過 我們迅速回到甜品店,在包間裏開了燈,現在我和小盼坐下,蕭晟站在我身邊。

小盼有些不敢確定地問我:“這是你男朋友?”

我一愣,然後笑了。

蕭晟對男朋友這個稱呼非常不滿意,他說:“梓童是我夫人。”

“呃,夫人?”小盼一臉詭異,“什麼年代了還夫人。”

“她是我晟王明媒正娶的王妃。”

小盼默默戳戳我:“那個,他,他這裏沒什麼問題吧?”小盼指着自己的頭。

我失笑:“是真的,他是南朝的晟王,你以前不是覺得我鬼故事講多,整個人都跟撞了鬼一樣?就是撞的他。”

“啥?小童,這可不能開玩笑,你是說,他,他是鬼?”

“也不算吧。”我看看蕭晟,“他是永生之人。這些都不重要,我把你帶出來是想告訴你,許盈盈是鬼窩的人,她現在利用你的安全威脅我,所以我既不能直接回去住,也不能表現出來。”

“等等,小童,我有些不明白。”

“這樣說吧,你記得劉麗麗和黃哥嗎?黃哥就是被許盈盈的人殺害的,而且劉麗麗再後來也成爲了許盈盈的手下,她一直潛伏在這裏,就是爲了監視我。我是她們的敵人,因爲我和蕭晟的原因,這件事說起來太複雜。糾纏了一千多年,你應該相信的吧。”

小盼做了個吞嚥的動作,努力接收剛纔的信息:“我知道一開始你的狀態很不對勁,沒想到是真的,那他渾身都是冷的嗎?”

我楞了一下,噗嗤樂了,小盼的關注點總是和其他人不一樣。

蕭晟瞪着小盼,往後退了一步。

我說:“蕭晟不一樣,不是鬼啊。但許盈盈原本是修行者,後來成爲了鬼域的人,這其中有很多很多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明白。”

“小童……”包子忽然在門外敲門,我打開門把他放進來。

包子揉揉眼睛:“小童,你怎麼這個時間在下面啊,好睏。誒,小盼姐姐。”

“啊,小包子。”小盼這下多留了個心眼,“小童,包子不會也是……”

我把包子抱起來:“來,變回原本的身體,困了就在我這裏睡。”

“好,莫哥哥一點都不溫柔。”包子的身體發出一道柔光,隨後一隻乖巧的白色小狐狸就出現在了小盼的眼前。

小盼驚得站了起來:“狐……狐狸!”

我揉揉包子的軟毛:“一隻年齡還小的狐狸。”

小盼伸出手:“可以摸摸他嗎?”

我抱着包子示意她可以,小盼小心翼翼地撫摸包子的身體和腦袋:“手感真好。”

我臉一黑:“喂,你想到哪去了,不許打毛的主意。”

“不是,小童,我就是太驚訝了,沒想到你們居然瞞着我這麼多事。”小盼說,“我稍微理清楚了一些,那個,你有一個鬼夫。”

“我不是鬼。”蕭晟淡漠地開口。

小盼說:“好好,你不是鬼。那個永生之人?是這個名字吧,誒,我怎麼想起來張慶寒他們拍的電影就是永生之人。”

我訕笑道:“是啊,藍本就是我寫的,大多數是真實的。”

“這樣啊,好吧,看到有我家歐巴的份上我原諒你。”

我忍住了沒說張慶寒的身份,看着小盼慢慢適應這些事情,她問什麼我就答什麼,能說的基本都會告訴她。

最後,我問道:“現在你也都搞清楚了,那接下來你準備怎麼做?”

“我不敢相信許盈盈是那樣的人,可是聽你這麼一說,我留在家裏暫時也不會有危險。”

“可是許盈盈會看出你的反常,一旦你威脅到她了,她就會除掉你。”

“以前我就在想不做主播了,我還能做什麼,我想現在就是時候回家開個小超市了。”小盼笑道。

我握着她的手:“小盼,你先回去避避風頭,等這件事情結束,我去帶你再回來。”

“不用啦,我的錢其實早就攢夠了,只是一直不願意回去,因爲你們都在這,而且這裏的生活真的比農村好太多。”小盼有些悵然,“我還能看到偶像,能有交集,已經非常滿足了。我回去之後會在鎮上開個超市,你以後完結這些恩怨,記得要來找我玩,我可等着你呢!”

我很是感傷,小盼需要攜帶的隨身物品不多,我偷偷把一份信放進了她隨身的包裏,然後一大早就打車送小盼去了車站。

蕭晟在心底問我:“你這樣把事情都告訴她,確定不會有問題嗎?”

我輕笑:“我只說了能說的那些,就是許盈盈知道的部分呀。”

而信中,我留下的是一張銀行卡。

(本章完) 事情由我和蕭晟而起,也將由我和蕭晟結束,源頭從南山而出,也將在那裏了結。

山雨欲來風滿樓,今天送走李小盼的時候,我忽然就生出一種永別的念頭,雖然嘴上說以後還能再見,可我心裏卻連自己都不相信。

早晨我們在店門口發現了一封紮在門板上的紙條,上邊只有兩個字:南山。

所有的事情串聯起來,全部指向南山古墓,我不知道這次去是否能順利找到,但起碼能夠確定,南山有很大的問題,藏着太多神祕。

空間辣媳:山裡硬漢撩妻忙 小莫說:“既然對方直接挑明宣戰,我們當然要應戰了,始終這樣待着也不是辦法。”

大家聚集在一起,蕭晟說:“林宇和大利,你們倆不要出面。”

包子也在討論的隊伍中,今天和劇組請了假,但是小莫並不準備帶上他,包子爲此鬧了一通脾氣,最後被崇武關在了屏障中。

我有些心疼他,但是爲了包子的安全考慮還是留在這裏最好。

“所以我們現在確定去的只有四個人,子晗還沒有醒,向哥、林宇、大利都留在店裏,包子等我們離開就可以從屏障中出來了,你要留在這裏照顧他們,這裏只有你是唯一熟練運用靈力的,有危險一定要及時告訴我,我在第一時間趕回來。”

包子還是氣鼓鼓的不高興,其他人都沒有問題。

我們準備充分後,先南山進發。

“對方一定知道崇武會跟我們一起,我們唯一的王牌就是梓童的精神力還沒有暴露。不知道南山現在是什麼樣子了,之前一直說再來一趟,卻總是延後。”蕭晟說。

小莫問道:“待會就不會開了,我們得集體行動,估計洛餘風的人可能還在南山耗着,當然,在不在都無所謂,我們的目的是直取辛策是吧?”

蕭晟說:“千年前我殺死過辛策,但促成了他成爲永生之人,所以下邊的問題就是,永生之人是不會死的,換句話說,沒有辦法殺死他。”

崇武道:“萬物皆有弱點,你們的弱點其實是靈力,一旦靈力枯竭,你們就無力反抗。”

“但想讓我們死去是很難的。” 亡靈骨災 蕭晟說,“永生之人之所以是永生之人,就是因爲即使靈力耗盡,也會始終吊着一口氣。”

“那就只能把辛策封印住。”

我問道:“怎麼封印?”

“我佛有封印的法術,只是需要每隔十年加固一次,略微麻煩,當我年老體邁到無力施法時,以後怎麼辦。”

“我跟師傅你學。”

蕭晟看了我一眼:“等到時再說吧,我們馬上就要到南山的地界。”

這一次我們光明正大的把車開了進去,有崇武的屏障做僞裝,車子自然而然穿過了外圍洛餘風的看守,徑直進入南山的別墅區。

這裏沒有太大的變化,再次看到這些熟悉的房子,我就想到幾個月前去劉少的別墅,想起那棵古樹。我們下車步行,那條坡路已經沒有靈力結界的阻擋,我甚至還看到了曾經在岔路邊看到的花園。

“那裏

,我就是那邊遇到了一個老婦人,她帶我上到山頂,然後將我推了下去。”我說。

小莫說:“嗯哼,這條路我也記得,下山時候走過。”

“我們一會還是用結界漂浮過去,如果這裏和之前一樣的話,就能迅速找到古墓的位置。”蕭晟伸手指着前邊的路。

我們一路上山暢通無阻,之後各自用能力從山頂的懸崖上降落,蕭晟帶路,他同時也抱着我,明明我也會用屏障,他就是不讓我用,一直拉着我的手。

手心裏的溫暖讓我沉醉。

“那裏!”我一眼看到前方的洞口,每一次找都沒有找到,這次一來就能看到,很明顯是對方有意這麼做。

蕭晟說:“洞口有人把手。”

刀疤和幾隻普通的鬼在門口,小莫和蕭晟用的是靈力,所以一靠近洞口的範圍立刻被察覺,他們警惕起來。我仔細看了一下,現在外圍的A鬼只有刀疤一個,那麼鬼煞和劉麗麗一定是在裏面了。

小莫說:“這個交給我,你們進去吧。”

崇武和蕭晟點了一下頭,小莫叫住我:“小童,無論裏面和外邊的戰況如何,半小時後一定要叫我進去。”

我一愣,雖然不明白爲什麼,還是答應下來。

劉麗麗是第二道防線,我們往裏走了大約兩公里的位置,劉麗麗便出現在唯一的路口,黑氣環繞,崇武道:“這裏我來,進去之後,小童你用屏障作掩護,不要太快把你們兩個暴露。”

劉麗麗只能察覺蕭晟的靈力,依然看不到崇武的屏障,我完全放心師傅一個人應付她。

蕭晟拉着我的手繼續往裏,終於眼前豁然開朗,曾經看過一次的地下古墓宮殿展現在眼前。

不夜紀元 這裏能聽到外邊的打鬥聲,靈力相撞的聲音,可宮殿裏還看不見人。

蕭晟說:“往前走,走到上一次的墓室位置。”

我們走過磚牆,走過青石路,這裏和夢裏的那座宮殿一樣。從那時候就能完整的保存下來實屬不易,辛策還沒有出現,而且鬼煞也沒有看到,更別提與鬼窩合作的洛餘風,若是他們三個都在這裏,單憑蕭晟一個人的力量很難同時對抗三個人。

蕭晟說:“他們不會同時出手的,就洛餘風那種傲氣,首先就不削於同別人練手,更何況對手還是我。辛策倒是有這個可能,不過他可能已經強到不需要別人幫助。”

我靠近了蕭晟一些:“這裏還是陰森森的,辛策也沒有出現,他會和你一樣,也有屬於自己的幻境嗎?”

蕭晟說:“可能吧,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倒是覺得——”

“既然來了,就出來吧。”一個蒼老卻雄厚的聲音在整個宮殿裏迴盪。

我和蕭晟對視一眼,都沒有準備現身的打算,開玩笑,辛策是當我們傻嗎?明知這裏有陷阱還在對方沒出面前,先站了出來,那可就是活靶子。

“我雖然感受不到你們的靈力,但是直覺告訴我你們一定已經在這裏了,世界上唯一會精神力的崇武在和劉麗麗戰鬥,那麼你們倆

一直沒有露面的原因只可能是已經到了這裏。是崇武的結界在幫你們嗎?”

蕭晟看着我:“辛策。”

我點了點頭問他:“我們怎麼做?”

“敵不動我不動,我們等他先出現,再不濟也要先把鬼煞逼出來。”

辛策的聲音繼續說道:“這整座宮殿都在我的幻境中,你們出不去,外邊的人也進不來,我哪怕讓這裏充滿靈力也能把你逼出來。”

我大爲驚訝,蕭晟說:“沒想到,他居然能把幻境實體到現實中來。”

“那麼我們剛纔能走進來是他故意的?我第一次進來也是他故意的引導。”我說。

蕭晟說:“我先出面,你別出來。”

我只好解除蕭晟的那部分屏障,但我依然時刻警惕地站在他身邊,精神高度集中,如果對方有偷襲,我會立刻知道。

鬼煞在蕭晟出現後,也在面前現身,隔着幾米遠的距離,隨後辛策在鬼煞的身後,緩緩走了出來。他老態龍鍾,卻精神奕奕,一雙眼睛精光迸射,毫無外邊年齡上表現出的樣子。

“辛策,你果然沒死。”蕭晟說。

辛策說道:“怎麼只有你一個,小童呢?我好久沒看到我的孫女,還有些想念。”

“虛情假意。”

“看來是隻有你一個人進來了?小童和外邊那個崇武在一起是嗎?”辛策問道。

“是又如何,你我都對精神力束手無策。”

“那你也該知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蕭晟冷笑:“我殺過你一次,第二次更不是問題,解決掉你,才能瞭解這一切一切的恩怨。”

辛策看了一眼鬼煞,鬼煞立刻會意,向蕭晟靠近。

“我老了,不喜歡動刀動槍的,你們慢慢打,打累了我再過來。”

蕭晟說:“你是想出去找梓童嗎?”

辛策露出讚許的神色:“你還是那麼聰明。”

說完,辛策就消失了。

蕭晟在心中對我說:“趁現在辛策不在,你把我和鬼煞鎖進一個屏障中,我在屏障裏解決他,同時讓辛策斷絕對我和鬼煞的感知。”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我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直接釋放一個範圍稍大的屏障,將他們包圍,同時我也能夠現身。

鬼煞乍一看到我很是驚訝,蕭晟淡笑:“怎麼,害怕了?”

我擡起手在自己面前製造一個屏障的盾牌,然後將精神力實體化,做出了攻擊的姿勢。

鬼煞的神色帶着一些緊張:“你不會靈力,難道是……精神力?”

蕭晟沒有跟他答話,直接攻了上去。

鬼煞大驚之下匆忙反擊,躲過一次之後,開始連環攻勢。

我會準確地捕捉鬼煞每一次對蕭晟的攻擊,然後在蕭晟相應的部位之前設立短暫的屏障阻擋,所以蕭晟打起來能夠毫無後顧之憂。

漸漸地鬼煞徹底落入下風,還有些急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