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還真是可笑,一隻蜘蛛居然也想當皇帝。不過,幾年下來。我發現他每每吸收了我身上的鮮血之後身體倒是越發的顯得黃色了。」洛東海說道。

「難道這些黑色飄帶以及霧氣都是那人形蜘蛛搞出來的,不過,我怎麼看不到它?」唐春問道。

「它不在柱子上而在柱子下邊,通過這鐵柱來折騰我。」洛東海說道,「你想辦法出去,請母後派高手過來解救我。不過,先別告訴父皇,就怕洛宏知道消息後會提前下手滅了我的。」


「可是無憑無證的我怎麼能讓你母后相信?而且,我這從六品也太低了,怎麼可能能接觸到你的母后水宮娘娘?」唐春說道。

「你想辦法把我身上這塊火紅色雕刻著長命富貴的小鎖給取下來。這是父皇在我一歲生日時賜給我的。每位皇子出世后一歲生日父親都會賜下這個的。

因為我在皇子中排名第九,所以,這長命鎖上刻著的一條小龍生有九爪。代表我是九皇子。

這長命鎖也是一天階下品護身攻擊符。每個皇子的都不一樣,絕對無法假造的。

因為,這是宮中的丘治子大師打制的,有秘密手段鎖住的。內氣一逼入小龍就會騰出來揮出九爪。」洛東海說道。

「聽說丘治子大師是一七品制器大師,而且,有著氣通境實力是不是?」唐春來了興趣,快速度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不過,他是七品制器大師沒錯。就是羅海派這個制器大宗派也不敢對他不敬的。」九皇子洛東海說道。

「累死了,你小子嘰歪一大堆可是累死老刀我了。」飄帶又接合在了一起,唐春看不到裡面了。才發現寒刀早就汗流全身,整個人都累得差點癱倒在地了。

「不好意思,總得了解清楚。」唐春也就快速把了解到的事說了一遍下來。

「皇室爭鬥與我何干,問這些屁事幹什麼?白白浪費了我這麼多力氣,不值。」寒刀相當不滿的哼道。

「我是想問有沒發現一水寒,不過,洛東海也不清楚。我在想,是不是跟那隻人形蜘蛛有關係?而這裡的一切設置就是為了能壓制住人形蜘蛛。連疑似氣通境界的強者鐵相生都給搞在了這裡。這說明了什麼寒刀?」唐春問道,眉頭緊皺。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人形蜘蛛肯定比氣通境還要強大,那,完蛋了,傳說中的存在。這裡既然武王的一水寒也在這裡,難道是武王把這人形蜘蛛給壓在這裡的。

而用一水寒引來了這麼多高手,其目的就是把這些高手煉製成殭屍之類,永遠的在這裡壓制著人形蜘蛛.而武王估計是沒空,但又得壓制住人形蜘蛛。

所以,才想出了這麼個餿主意出來用一水寒作幌子騙了八大高手過來實現了自己的設置。」寒刀可是相當聰明,居有當偵探的特質。

「武王可是幾千年前的人,怎麼到現在才引來了八大高手。那先前沒有八大高手豈不是讓人形蜘蛛給逃了?」唐春有些疑惑這個。

「也許以前也有高手進入,不過,現在那些高手在千年前就毀掉了。殭屍也不可能永生的是不是?而高手是一茬接一茬的被引進來成了類似殭屍之類的東西守護著這裡。

你看,皇家的二個皇子不是帶高手進來過了嗎?還有你我不是也給騙進來了。這是一個天大的圈套,這人形蜘蛛到底是什麼貨色,居然能讓武王都有些忌憚。它跟武王有什麼恩恩怨怨?」寒刀也相當的迷芒這裡的一切。

就在這時候,隆隆一陣子震顫。好像地都快崩塌了似的,整個場面都在抖顫。而中央祭壇上突然升騰起一股帶著紫色的黑麻色霧氣來。騰地一聲,一圈霧氣打在石柱上。 而不曉得哪裡來的丁丁當……丁丁當……這聲音更為急促了。而八支怪異的隊伍中二百多號乾屍高手全都把身子躬成了蝦米狀。貌似正在使大力,而像鐵相生手中推出的灰色魂氣此刻居然大如排球了。

一個個排球砸向了黑麻色的飄帶,飄帶突然亮了起來。整個飄帶都透高了起來,可以透過它看到祭壇的一切情況。

祭壇動了動,整個祭壇都往上像電梯一樣的緩緩升了起來。再加上周遭圍著的透亮的飄帶,這一切顯得恐怖,詭異極了。

「人形蜘蛛估計是要出來了,咱們注意準備全力一擊。」寒刀的聲音中居然透著相當的緊張味兒。

「嗯,今天如果不能破界而出咱們都將成為乾屍隊伍中的一員。」唐春說道。

詭異的鈴聲更為急促,如狂風暴雨般的在空中響起。而祭壇終於上升到了飄帶的上面。

終於看清楚了,一隻巨大達幾十米的猙獰蜘蛛正趴在祭壇的下邊,蜘蛛跟普通蜘蛛長相唯一不同之處就在於它居然有兩隻人手跟兩隻人腳。

不過,人手跟人腳上都是長滿了一尺來長長的黑毛。蜘蛛突然揚起一隻手臂,手臂上的黑毛頓時就根根豎起,好像幾十根鋼針扎在手臂上似的,黑得透亮,一股強悍的壓力從蜘毛上傳來,令人有些心膽生寒。

「嗯,半個月沒吸『上位之氣』了倒是存了不少。」蜘蛛居然發出沙啞的人語。爾後那羅鍋大的嘴一張,往祭壇上一吸,頓時,一股黃色之氣從洛東海的身上被抽取了出來進入了蜘蛛嘴裡。

而洛東海那白晰的臉皮頓時更白,像慘白的紙。而且,整個高大的身體一下子就乾癟了下去,瞬間就縮小了二成左右。

「嘎嘎嘎,這上位者之氣越發的濃了,不錯不錯。」蜘蛛大叫了一聲,嘴一張,往外呸了一口氣出來。那氣是黃色的。在空中詭異的形成一支黃色利箭扎向了鐵相生那隻隊伍。

貌似這蜘蛛也曉得鐵相生是八支隊伍中的帶頭者,不過,黃色利箭在快到達鐵相生身前一米多距離之時,八支隊伍中擊出的排球大的魂氣瞬間就匯聚在了一起,形成一個直徑達到一米的巨大灰色魂團。


魂團跟黃箭僵持著,不過,蜘蛛居然朝著黃箭吐出一口綠色汁液。頓時,黃箭上黃色之氣大冒騰。逼得魂團往後退了半尺,眼見那魂團都快頂上鐵相生的腦袋上了。

儘管鈴聲急促,儘管二百多號人全在賣力的往前推著。但這次人形蜘蛛好像特別的威風。

「哈哈哈,老夫泰冬陽將重出浩月大陸。到時,我要殺殺殺。我要殺光武王的所有後代。我要佔有浩月大陸,我要成為浩月大陸的唯一聖皇,我要佔盡大陸所有美麗女子,我要……。天城,天城,烏雲山河你等著,揚雀你等著。你們倆一對狗男女,我呸……呸……呸……」人形蜘蛛貌似進入了瘋狂狀況。

「它是泰冬陽,那冰河中的那個綠袍人呢?」 農女傾城︰腹黑相公,寵翻天

「我也不清楚啊,怎麼這人形蜘蛛也叫泰冬陽?而且, 都市邪醫 。而且,此人野心不得了。居然想在浩月大陸上稱王。會不會是此人入了魔道到處殺人,所以,被武王蓋世風華髮現后禁錮在了這裡。不過,那個黑冰中的泰冬陽就沒辦法解釋了。」唐春說道。

「不行了,趕緊趁他們僵持的時候咱們全力攻擊。不然,危險了。」寒刀叫道。

「不如這樣,前輩,你不如把內罡之氣全部注入這木牌當中。這裡還剩下最後一塊了。到時引爆那個灰色的大球,也許能炸傷人形蜘蛛。到時,咱們趁機跑出去。這一水寒好像也沒影,暫時還是先出去再說了。」唐春說道。

「沒辦法了,只好如此。這樣,你轉到鐵相生那一隊去把內力全部注入最後一個人中。我想,他們這些人全死了。體內估計以前武王幫他們貯存的內氣極少。而你是一個大活人,雖說低階位,但內氣也是新鮮的。你再一使力,我再引爆,沒準兒效果更好。」寒刀說道。

唐春轉到了鐵相生那一支隊伍後邊,雙手往前一撐猛擊在了最後一個看上去瘦臉的傢伙腰部。

頓時,整隻隊伍往前一撲。居然控制不住自己把鐵相生整個人都頂在了那個灰色的大球上。而寒刀此刻動了,那塊品階極高的木牌子給他狂擊了過去,如離弦之箭瞬間就到了灰球面前。

轟隆隆……

一聲震天地動的巨響聲響起,灰色魂球給引爆了,頓時,就把那支黃色利箭給炸得飛到了唐春面前。

天眼之下,唐春發現,那黃色利箭溢出的居然是一股『威勢』。它既不像是內氣,也不像是魂氣。好像就是王者身上的『威勢』似的,是皇室子弟天生就擁有的一種『氣勢』。叫它『皇氣』也完全有可能。

唐春猛然一驚,普通人都有『人氣』,官員的『人氣』更旺。官品越高『人氣』越濃越粗大。而皇帝肯定有帝王之氣了。既然『人氣』能吸收不如去試著吸一下這至高無上的皇氣。

當然,也有可能人家品質太高吸納不進去。有排斥的可能,這黃箭是皇氣凝聚成的,肯定是人形蜘蛛長期吸收洛東海這個皇子而煉化出來的。

天眼試著一吸,果然,儘管黃箭已經受傷開裂,但是,居然紋絲不動。

人形蜘蛛一看,頓時大怒了。一隻毛手往黃箭一招,那東東吊過頭來就要飛回去。而另一隻手對於罪魁禍首寒刀一吸,寒刀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飛到了人形蜘蛛面前。

「老子跟你拚啦!」寒刀狂怒了,反正都活不了啦。 星際情殤:少女獵靈師

唐春知道,寒刀要自爆了。這氣罡境初階的高手自爆的話其威力炸塌一座七八層的高樓完全有可能的。

「還想自爆,在老夫面前你沒這實力。」人形蜘蛛一聲狂笑,分出一絲力氣來捏住了寒刀的脖子。那根根鋼針般的黑色毛須扎進了寒刀的身體里。

啊……

「唐春,這些都給你。快跑,記住,東門豹!替老夫了結了……」寒刀居然嘴一張,一口鮮血像是冰坨一般打在了人形蜘蛛身上。

啊……

那口鮮血好像很詭異,頓時炸開,人形蜘蛛身上的毛都給炸掉了十幾根掉到了地下。剛好落到唐春面前,唐春想都沒想,乾空袋張開把那些尺長的毛給收進了袋中。

這邊居然一震,見黃箭襲來,唐春來不及閃了。天眼不得不吸了過去,哧溜一聲,黃箭居然被唐春吸進了天眼所駐的太陽穴中。

啊……啊……啊……

唐春的慘叫聲在這空上曠的詭異之地聲震如雷,震得嗡嗡直響。這貨如一隻無頭蒼蠅一般到處亂撞,這個時候早進入了半暈迷狀況之中。

這一撞居然撞到了洛東海面前,唐春眼前閃過一條長命鎖樣的東東。順手一抓,滋啦,硬是把它從洛東海身上扯了下來爾後一扔給吸進了乾空袋中。 「啪……」

人形蜘蛛憤怒到了極點,伸出一條腿一踢,唐春給它踢得飛撞進了鐵相生的隊伍中。

而且,一連連撞擊了下去,頓時就把八支隊伍全都攪亂了。頓時,下邊二百多號乾屍亂成一團。而且,詭異的鈴聲又響了起來了,二百多具乾屍全都不要命的撲向了中央的祭壇。

雖說飄帶一閃就抽倒了十來個,但人家人多。全都朝著祭壇蜂湧入到,一起發力,大有把祭壇都推倒的架勢。

「跑!」寒刀最後嘴一張,扭頭,一口鮮血帶著彎月刀直往外飛去。唐春迷糊中本能的跟著彎月刀就飛跑著。

卟哧……

估計是結界內部太亂了,而且,氣波跟魂波亂七八糟的動蕩著。所以,此刻結界的穩定性最差了,因為,它要承受這麼多巨大的亂流壓力。

彎月刀帶著唐春居然詭異的刺穿結界飛了出去,當然,寒刀這不要命的最後一擊也著實厲害。

唐春出了結界卟嗵一聲掉進了地下河中,順流而下。這傢伙也光榮的暈過去了。不過,在即將暈倒之前。迷朦中唐春發現,在地下河的側面貌似有一口古老的木鼓樣的東東。

難道這木鼓就是發出丁噹噹之聲的控制住那些乾屍保護結界的詭異鈴聲。剛想到這裡,唐春給河水一泡,

暈過去了。浮浮沉沉,也不曉得多久,唐春醒了過來,感覺全身都疼痛得要命。眼開眼一看,發現彎月刀居然扎在自己腰間,幸好沒掉了。

良久,這傢伙才恢復了一點力氣。檢查了一下乾空袋,發現人頭、長命鎖都還在,也就鬆了口氣。拍出白衣女子的人蔘啃了起來。

又打坐休養了好些天才覺得恢復了全身體能,就是對天眼中的那道黃色皇氣之箭有些不放心。唐春探了進去,發現這東東居然正安靜的懸在太陽穴中此刻居然不折騰了。

天眼一動,試著想逼它出來。可是它東東品質太高,居然沒反映。唐春折騰了半天居然沒能動它一絲一毫。

這泰冬陽還真是扯蛋,本身出身不是皇室,居然想通過吸收皇者之氣達到自己也有上位者之氣的目的。還真是荒唐。這上位者之氣也是通過長久的人生磨礪自然形成的,不過,泰冬陽估計是出身卑微。

想通過磨礪形成上位者之氣那需要幾十年的打磨。所以,這傢伙就投機取巧想直接通過吸收皇者之氣來磨礪自己。這也不失為一條捷徑。

琢磨了一陣子唐春也理出了點頭緒來。爾後直奔惡山軍營而去,也不曉得現在離開已經多久了。

「哎呀,你不是被人捋去北都秘境後來成功出來了。怎麼都過去了十來天才回來。」田剛親熱的拍著唐春肩膀進了呼將軍軍帳之中。

「這事你們曉得了?」唐春一愣。

「呵呵呵,紫衣衛的方大人傳了消息過來。還說在北都秘境之中跟你一起合作過。不然,我們還以為你被大元國的高手捋走現在估計被殺了。」呼延將軍一臉親熱的笑道。

「呵呵,當時不是他們捋走的。是被……」唐春把事說了一遍下來。

「蓋星辰,靠山宗核心銀星弟子。這個,倒是有些麻煩啊。」一旁的雄霸將軍一摸下頜,臉色有些陰沉。

「靠山宗再龐大但也是我大虞王朝的宗派是不是?蓋星辰如此的作這根本就是要滅殺朝庭武將。這是違背了大虞王朝法令,咱們把這事上報到紫衣衛中,由他們去抓捕豈不是很好?不然,由著他如此的折騰朝庭還有安全感嗎?」唐春冷哼道。

「唉,唐春,你估計不清楚。就是紫衣衛又能拿靠山宗怎麼樣。本身來講,大虞王朝皇室子弟中有根骨的都要送進靠山宗練功的。

功成后才能出山。靠山宗對皇室影響很大。不要講別的,咱們現在的虞皇就出身於靠山宗。

你說,紫衣衛還能拿他們怎麼作。這靠山宗其實就是皇室宗派,跟大虞皇朝有著扯不清的瓜葛。。」呼延將軍嘆了口氣坐在了椅子上。

「沒錯,呼將軍講的是實情。不要講靠山跟皇室關係親密。就是沒這層關係,像神武宮,羅海派這些排名王朝國土內前12名的大宗派,那個宗派都是牛逼哄哄的。

根本就不鳥紫衣衛。曾經就有神武宮某長老弟子擊殺了我大虞皇朝一名郡的太守。而且滅了太守滿門。這事朝庭鬨動了,最後,紫衣衛出面了。

查出是神武宮某弟子所為的。你猜怎麼樣,人家還兇巴巴的指責那名太守有問題,居然渺視神武宮,該殺!

而且,還指責朝庭庇護這種官員,要求朝庭賠償神武宮元石千顆。紫衣衛也是大怒,那天齊集了衛中高手一百多名,在一名氣罡境大圓滿強者帶領下,還有十萬大軍相助護送睛逼近神武宮。

最後,一場大戰再所難免。激戰之下死了幾千人,而神武宮方面損失小,就死了幾百人。

因為,他們派出的全是高手。朝庭一看如此狀況可是不大好,你神武宮太牛逼也不能反朝庭是不是。

於是,聖上一怒之下又境增派了二十萬大軍圍剿神武宮。你猜結果怎麼樣。這時,大虞王朝中排名前30的大宗派全都派出了11段位及以上的強者到了神武宮的大山前。

說是朝庭想滅了他們武林門派,他們只能垂死反抗。這下子可是不得了啦,幾千高手齊聚神武宮。見事越鬧越大了,朝庭不可能把武林門派全滅了。

而且,也不可能作到。最後雙方都妥協了。朝庭最後還賠了神武宮一千顆中品元石了結了此事。

而那位郡太守最後被定罪,以反武林罪最後還被鞭屍三日發敬天下。」雄霸一臉憤怒,說道。

「居然有這種事,看來,這虧我只能吞了是不是?」唐春捏緊了拳頭。

「你看到沒有,方侍衛傳來的證明消息中只提到你跟他合作的事,並沒講蓋星辰如何的追殺你。

難道方大人不想如此的干?力有所不逮啊。這是現實,紫衣衛在普通老百姓甚至一些官員面前都很牛氣。但是,就是朝庭的紫衣衛傾巢而出也鬥不過一個靠山宗的。

因為,他們有氣通境強者。紫衣衛最高強者也不過氣罡境大圓滿或者氣通境中階。

而他們高手多。有啥辦法,拳頭大就是硬道理。」田剛嘆了口氣,拍了拍唐春肩膀,「算啦兄弟,沒必要糾結於此事不放。就當是作了一場夢,而且,你到北都秘境中不是也因禍得福,聽方侍衛講你也突破了是不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