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不就是自己的爺爺秦衛國和龍天正?

什麼?他們兩個來中海了?!

順著田建軍的話音落下,司令台的另一側,只見兩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率先走過來的人一聲西裝,不怒自威,身上的氣勢由骨子裡給人一種壓迫感,他的目光炯炯有神,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與秦穆然的面貌有些相似。

醉花傾顏 「爺爺!」

秦穆然盯著秦衛國,震撼地說道。

五年了!秦穆然被驅逐出夏國五年,五年他也沒有回來過!五年沒有陪伴在秦衛國的身邊,若是想他,秦穆然都是在電視上看著自己的爺爺!

作為一名孫子,竟然無法在秦衛國的身邊盡孝道,這對於秦穆然來說也是一種折磨。

想到這裡,秦穆然的鼻子突然一酸。

「好小子!不愧為我的孫子!不愧為我秦家的人!」

秦衛國畢竟身居要位,對於情緒的掌控都很好,看到秦穆然,他雖然也很是想念自己這個最為驕傲的孫子,但是這麼多人在場,有些話該說,有些話不能說!

「臭小子,是不是很意外啊!」

這個時候,龍天正走到秦穆然的身邊,壞笑著看著他。

「老龍,你怎麼跟我爺爺來了?」

秦穆然有些意外地看著龍天正問道。

「我跟你爺爺這一次來中海是來看你的!」

「看我?」

這一次秦穆然是懵逼了的!

「對啊!上一次,罪惡之城慘案,你做的很棒!一號都親自點名表揚你了!」

龍天正看著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一號表揚我了?我做的不算好吧!」

秦穆然突然謙虛了下來道。

「小子,這可不像是你啊!怎麼還知道謙虛了呢?怎麼樣,今天這個排場不錯吧!都是為你安排的!」

龍天正指了指下面校場上整個警備區的士兵,此時他們都一雙眼睛炯炯有神地盯著司令台。

「為我?不是說來指導的嗎?」

秦穆然愣住了。

「不這麼說,怎麼騙你來呢!驚喜吧!」

龍天正笑了笑道。

「額……」

秦穆然臉上有著一絲的尷尬,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大佬們這麼會玩,為了讓自己來,竟然讓馮雲宇編了個這麼個理由,真的是!

想讓自己來,一個電話不就行了!非要這麼玩! 然而,就在李肅在想這些的時候,謝玲突然摔倒了,不知道是她腳扭了,還是其它什麼原因。

但,由於大家都跑得很快,所以,其他的四人,此時已經離謝玲有十來米了。

不過,就算是沒有這麼遠,其他的人也不可能走回去幫忙謝玲,因爲大家跑都來不及,還會想着去救人嗎。

可這個世界上,總有一些人,或者一、兩個人,他是有點特殊的,李肅就是其中的一個。

只見李肅立刻停了下來,然後想要跑回去幫忙謝玲,而這個時候,陳婷也發現了李肅的不對勁,因爲陳婷是和李肅在一起跑的,看到李肅要回去救謝玲,陳婷馬上對李肅說道:“李肅,不要,不要回去,答應我,好嗎。”

說着說着,陳婷眼角里竟然有了一滴淚水,看到陳婷這麼擔心自己,於是,李肅沒有回去幫助謝玲了,而是和陳婷繼續快速的向前跑去。

命在旦夕,大家能顧好自己就得了,沒事,你就不要去逞英雄了,致李肅。

沒過多久,李肅等人就聽到了謝玲口中發出的慘叫聲,什麼情況,不是應該直接吞了嗎,怎麼還會有慘叫聲,哦,原來是謝玲在死之前發出的。

“任務參與者謝玲死亡,還有八分鐘任務結束”,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在謝玲死後,立刻出現在了衆人的腦海中。

彷彿是在提醒大家,每兩分鐘死一個哦,你們小心了,看看下一次會是誰。

謝玲死了,剩下的四人沒有過多的感慨,只是覺得,人固有一死,只是早和晚的事情,不必太在意。

該繼續跑的,還是得繼續跑,除非你也想像謝玲一樣,當然,李肅、陳婷、李依依、劉美熙四人,沒有一個是想和謝玲一樣的,從他們那奔跑的速度,完全可以看得出。

奔跑吧,年輕人,李肅等人這時的奔跑,在魔王的眼裏看來,那就是一場遊戲,不管遊戲裏的人物會不會死,它只管靜靜的看着就好了。

而面對魔王的這種行爲,卻沒有一個人,或者一個生物可以阻止,甚至有些人,已經習慣了。

到底那些習慣了的人,是值得慶祝,還是覺得他們可悲,也許沒有誰能夠說得出正確的答案。

李依依由於身材比較嬌小,平時也沒有經常鍛鍊,所以,慢慢的,李依依開始跑不動了。

看到這種情況,李肅是想去幫李依依一把,但隨後,看到陳婷的眼神,李肅還是放棄了。

其實,這個時候,李肅去不去幫李依依,結果都是一樣的,李依依註定要死在這次任務世界裏。

沒過多久,李依依也被大蟒蛇生吞了,這時,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再次出現在衆人的腦海裏。

“任務參與者李依依死亡,還有六分鐘任務結束”,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是說完了,但是,在剩下三人的腦海裏,卻還是一直在反覆思考着這句話。

又是兩分鐘,難道真的是每兩分鐘就要死一個人嗎,此時,大家的心裏,也有了一些猜測。

但這也僅僅只是猜測而已,到底是不是真的每兩分鐘死一個人,只要看看接下來會不會再死人就知道了。

李肅、陳婷。劉美熙三人,還在拼命的奔跑着,他們身後差不多有七、八條大蟒蛇,而那些大蟒蛇彷彿是不知道疲勞一樣,都在瘋狂的追着前面的三人,彷彿前面三人是非常美味的食物。

不過,它們確實也沒有想錯,前面三人還真的就是美味的食物。

這一場捕獵,可以說是,從一進入任務世界後,就開始了。

從最開始的追逐李肅、陳婷二人到最後,追逐所有的任務參與者,生與死之間的賽跑,不在於汗水流了多少,只在乎最後到底是誰贏了。

任務參與者們贏的話,任務參與者撿回一條命,大蟒蛇贏的話,可以吃到美味的食物。

不過,看現在這種情況來看,可能是李肅、陳婷、劉美熙三人贏了,因爲,時間只剩下最後的一分鐘了,而這段時間內也沒有再死人,只要過了這最後的一分鐘,大家就安全了。

看到身後二十米處的大蟒蛇,李肅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因爲李肅知道,這次任務又完成了。

但隨後,李肅的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到底是怎麼了。

原來,在這最後的一分鐘裏,大蟒蛇真正的完全解除了限制,於是,大蟒蛇立刻恢復了它們原來的速度。

這下,李肅趕緊拉着陳婷的手,然後和陳婷瘋狂的在這最後的一分鐘裏,玩命奔跑。

終於,老天不負有心人,李肅、陳婷、劉美熙三人熬到了任務結束,最後的時候,沒想到大蟒蛇已經和劉美熙只差一米左右了,要是再慢一點,劉美熙很可能會死在這次任務中,劉美熙的運氣不錯。

陳婷和劉美熙二人已經迴歸了原來的世界,而李肅此時收到了一個提示,“第六次完成任務迴歸原來世界的時候,可以有兩種選擇,第一種是:立刻迴歸原來的世界。”

“第二種是:回到這次任務剛開始的時候,所有這次任務參與者重新開始這次任務,所有參與者的記憶同時回到任務剛開始時的記憶,下面請選擇第幾種選擇。”

聽完這個提示之後,李肅想了一下,最後還是選擇了第一種,畢竟,這次的任務比較特殊,所以,爲了陳婷,李肅也只能選第一種了,實在是沒有辦法。

此時,李肅和陳婷二人都坐在靈異事務所裏的椅子上,現在,已經是深夜了,所以,二人沒有選擇去告訴張美華、薛美美、朱有爲這些人,因爲他們現在可能已經睡了。

而經歷過這一次的任務,李肅雖然知道了第六次迴歸現實世界,會有兩種選擇,但李肅也沒有想過要去指責朱有爲,因爲,那種情況下,誰都很難會去選擇第二種。

陳婷在洗完澡之後,示意李肅也去洗澡,李肅隨後想了想,也還是去洗了澡,洗完澡之後,陳婷表示要李肅上牀睡覺,李肅最開始,還是有點緊張的,但隨後看到陳婷那可愛的樣子,李肅還是選擇上牀睡覺。

只是,這未免也太巧了,剛從任務世界裏回來,馬上就又聽到了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在自己的腦海裏響起:“一分鐘後,立刻進入任務世界,任務參與者做好準備。”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之後,李肅看了看陳婷,但發現陳婷好像是沒有收到提示,所以,這次任務,可能就只有李肅一個人了,而這次的任務,又會是一個什麼樣的任務呢,危險、恐怖,隨之而來。 看到秦穆然愣住了,龍天正的臉上瀰漫出濃濃的笑意,他知道,自己這波人的突然襲擊,確實是讓秦穆然有些難以接受。

如果不是考慮到一些因素的話,龍天正一定會將秦穆然喊到京城去,但是考慮到那些掣肘,只能夠委派他們來到中海。

「老龍,你這是想幹嘛啊?弄這麼大的陣仗,我有點慌,連老爺子都請過來了!」

秦穆然看了看龍天正,再看了看自己的爺爺秦衛國,有些懵逼。

真的,秦穆然從來沒有這麼不知道該怎麼辦過。

司令台的下方,是整個中海警備區的士兵,司令台上,中海警備區的司令田建軍,自己的爺爺,國家二號首長秦衛國,國家三號首長龍天正都出現在了這裡,這種陣容,讓秦穆然不得不慌。

到底是什麼樣的大事情,才能夠驚動二號,三號首長啊!

這讓秦穆然的心中慌的一匹。

「呵呵,還記得雲宇跟你說的驚喜嗎?」

龍天正微微一笑,看著秦穆然說道。

「卧槽?什麼驚喜?我都快要嚇死了!」

秦穆然越是看到龍天正這樣,越是要警惕,真的,龍天正為什麼要姓龍呢?為什麼不姓胡,他簡直就是一個老狐狸啊!

每次露出這麼招牌的笑容,鐵定自己得入坑。

「你不要這個表情看著我!不要覺得我又在想著法的坑你!」

龍天正實在是太了解自己的這個老部下了,當即說道。

「難道不是嗎?」

秦穆然果斷反問。

「額……」

龍天正被問的竟然不知道怎麼回答。

復仇嬌妻:錯愛冷情總裁 「我會坑你,難不成你親爺爺會坑你?」

「我爺爺指不定被你忽悠的呢!」

秦穆然理直氣壯地說道。

「哈哈!老龍啊,看來平常你沒少坑我家穆然啊,你看現在他對你的那個警惕!」

秦衛國看著秦穆然和龍天正鬥嘴,整個人也是很愉快的。

「老秦,不帶你這樣的啊!」

龍天正見秦衛國也開自己的玩笑,頓時就不樂意了!

「咳咳……兩位首長,這下面還有這麼多人看著呢!」

秦穆然見自家老爺子和龍天正就要鬥嘴了,頓時微微咳嗽了下,提醒道。

「對!對!等一會兒結束了,咱們非要好好辯論下不可!」

龍天正尷尬地笑了笑,然後看著秦穆然說道:「小子,這一次,你估計得高興的幾天睡不著覺了!」

「幾天睡不著覺?這個有點誇張了吧!咱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你見我沒睡得著覺過嗎?」

秦穆然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是嗎?小子,等你見到接下來的這位,你就知道了!」

說著,龍天正故作神秘的便是讓出了一個路,緊接著,一個身著西裝的中年男子手持著公文包,便是向著這邊走了過來。

雖然這個中年男子看起來年齡不大,還帶這個眼鏡,文質彬彬的,但是秦穆然見過不少的人,第一眼,他便是能夠判斷出,此人的身份地位都不低。

每一步踏的都好似丈量過般的精準,哪怕他有意地收斂,但是那種和自己爺爺還有龍天正一樣久居高位的氣勢還是會被發現的!

這位,莫非也是什麼來頭極大的人物?

可是,秦穆然想遍了腦海里,也找不到一個身影能和眼前的這位對應!

這位中年男子秦穆然並不認識!

「這位是?」

秦穆然盯著眼前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疑惑地問道。

「來,老秦,你給你孫子介紹一下吧!」

龍天正看了下站在一旁的秦衛國說道。

「嗯!」

秦衛國點了點頭。

腹黑寶寶:我幫爹地追媽咪 但是這話落在秦穆然的耳里,怎麼聽著都那麼的彆扭呢!什麼叫給你孫子介紹一下,這是在罵人啊!

不過,這麼多人都在場呢,秦穆然也不好就這麼說出來,畢竟再怎麼熟悉,龍天正還有一個身份擺在那裡呢!

國家的三號首長,這個地位在夏國絕對是高高在上的,這要是放在以前的王朝,那都是封侯拜相的人物!

秦衛國看著秦穆然,說道:「穆然,這位是朝廷辦公廳的徐秘書長!」

聽到秦衛國的話,秦穆然的身軀猛然一震。

朝廷辦公廳的秘書長!

這不是一號首長的大秘嗎?

卧槽?這尼瑪不是在做夢吧!

什麼事情,連一號的大秘都驚動了!

這一刻,秦穆然心裡彷彿有一萬隻草泥馬在狂奔。

現在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可都是真正的大佬啊!

今天這陣仗,大佬齊聚,是想要幹啥?

秦穆然有些摸不準了。

重生后我渣了死對頭 「秦老,這位就是您的孫子,東皇,秦穆然?」

徐建國看著秦衛國問道。

「嗯!正是我那不成器的孫子!」

秦衛國嘴上這麼說著,但是從他的眼神之中,那可是十足的驕傲啊!

「哈哈!秦老謙虛了!」

徐建國也知道一些,秦穆然當年在京城做的那些事,連他也是久聞其名啊!

能夠血洗京城而全身而退的,估摸著整個夏國就眼前這一位了!

「徐秘書長,你好!」

秦穆然禮節性地伸出了右手。

雖然他只是一位秘書,但是要真的說起來,他可就算是一號的象徵了!

所以,秦穆然不可能不認真對待!

冷君的嬌妻 「東皇,我是久仰你的大名啊!」

徐建國笑了笑說道。

「呵呵,什麼大名,我看是凶名吧!」

秦穆然自嘲道。

「哈哈!沒有!沒有!這一次,我是代表一號來看你的!我跟隨一號這麼多年,很少看到他這麼誇讚一個年輕人,現在親眼所見,我知道,一號的目光是銳利的!」

徐建國對著秦穆然說出了心裡話,在場的,最低級別的就算是馮雲宇了,可是其他的呢,一個中海警備區的司令員,一個一號大秘,一個國家二號首長,一個國家三號首長,就這個陣容,放眼整個夏國,誰見到心裡都有點緊張,可是秦穆然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