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修騰一聲跳起來。急急四顧。

「某家不願聖主一方敗亡,故需取了汝之性命。然汝修不易,生死亦是在陰司界之道則上,故汝去吧。可重修**。期盼重得無上道法之能可也。」

言罷。一聲「散」,而後便是那大能驚懼之慘呼。

「大師,汝怎得如此?怎得如此?」

「啊!饒了我吧!饒了小人吧!啊!……」

而後那大師仰天倒地。慘呼不起,不一時口吐白沫,昏死過去。

「快快快!報上大人知悉!快快!報上大人知悉!」

未及半個時辰,數大能手持法器飛身來此。彼等驚醒了那大師,只見其迷離了雙目,不知所以。

「大師,可好些?」

「啊也,吾之神通!吾之神通!啊也,嗚嗚……」

那大師略略用功,忽然嚎啕大哭。

「嗯?大師,怎麼……?」

「吾家神通遭大能散去矣!嗚嗚……」

「啊!神通沒了!這怎麼可能?」

「啊也,吾家之事兒,豈會有假!嗚嗚……」

「大師暫時在此地歇息一二,待吾等報上聯盟首領,再來回話。」

一日後,聞道星宇之一顆明亮耀眼之星辰名朗星上,秘地中一處異度空間內,萬里高大之神殿中數修圍攏而坐。其下數修跪地叩頭。

「如此說來,那廝神通遭大能散去了?」

「是!」

「哼,既然其已然無有用處,轟走,將其遺棄大散關低階修眾里自生自滅吧。」

「是!只是聯盟答應其一干聖丹為用,不知該給仰或……」

「算了!廢人就不用浪費寶貴資源也。」

「是!」

眾一聲吼,而後急急叩頭,禮畢而退。那數修雖恭恭敬敬退出,往大散關疾馳,然眾心間亦是翻天覆地。

「便是如大師一般,用時善待之,無用便遭遺棄么?啊也,真正冷人心也。」

然眾誰人都靜靜悄悄不語,只是低了頭疾馳。

穿書之撒嬌媳婦最好命 ,那大師大聲吼道:

「吾不服!吾不服!啊!……哈哈哈……聯盟失德,敗亡不日!」

眾聞得此言,盡數默然,只是有領頭一修吩咐手下道:

「將大師安頓好,不得欺凌!」

「是!」

一干小修恭恭敬敬應了聲而去。、

半年後,那大散關之一處城門值守駐地,那大師渾體布衣,樣貌猥瑣,衣衫襤褸,其正一掃帚一掃帚清掃庭院。其身具之聖丹之類早為其一干低階子弟搜刮乾淨,此時已然空空如也!

「唉,人生之百態,當以此而悟也。」

那大師低眉嘆息。

「大師,汝日里清掃庭院,夜來勤修道法,這般清苦,何哉不尋了先前之友好相助一二?」

一日那新晉之門衛行過來道。

「啊也,誰說吾未去請託也。只是無有何人搭理,吾又能奈其何?唉,世態炎涼,人情淡漠!此便是如今之世間也。」

「古來如此,何哉嘆息?」

「哪裡是甚麼古來如此!乃是大能其上,道則失衡后,世間盡數為塵世,蒙上深重一層污垢也!人生之成功不已修行之過程論,而以得之者多論!大千塵世,凡俗仙佛盡數不問修道之是否問心無愧,只無論何手段,得之者多者便是大能,大能者便是爺!世道變遷終於便是如此矣!以吾目下之情景,便是最好之註釋也。」

「呵呵呵,大師洞悉人性,明了世間修法之根本,可以為聖矣!」

於是其修遺下一冊道法典籍名曰《道一經》者與斯人。后悄然遠去,再無所蹤。只是數萬年後三界大亂時,此修大能已然可以接觸道至高之秘辛時,其大師才知,當年之恩人實則瀆神者之修也!此後話也,此處按下不表!

「啊也,大師,汝可知曉新晉門戶值守哪裡去了?」

「不知!」

「哼,奶奶的,不知便不知,奈何這般藐視某家也!」

那門戶值守長令呵斥道。

那大師只是無言以對,唯有遭彼等一頓鞭撻,出了氣乃罷。

「唉,吾家若無有此一場經歷,哪裡知曉人世間為何物?哪裡有某心境之所提高凝鍊也!」

其後遂甘之若飴,苦樂不張揚。

且說那不足點化了那大師其修,便自家高高興興去了聞道星宇之朗星上。朗星雖大,然盤查嚴密,幾可以十里一崗五里一哨喻之!想一想此地廣大即可無邊之星辰,如此之眾魔修巡查,果然有重地在此處也。

那不足觀視此地之狀況,忽然感慨道:

「來此大破滅地已然歷久不可計數也,然某家尋覓之所在竟然無有半絲兒消息!該是急急尋覓是地之時候也。有是地,便有是碑,有是碑,便有重構道則之望也。」

「來人,將此姦細拿下!」

便在此時,一聲大喝,數百摩西徐圍攏而來,將那不足摁倒在地,一道道繩索綁縛得緊了,便若抬了待宰之豬羊一般,晃晃蕩盪遠去了。(未完待續。。) 朗星之大湖地,一座碩大城池,數億里廣大,一座高山之巔上,有修眾日夜巡視,山腳下便是大湖。說是大湖,實則遠過凡俗之汪洋大海也。那大湖城不過乃是其中數座島嶼相互勾連而成罷了。湖邊小村落中有修名金足,來此地定居已然數百載。其開了一家儒家書院,有周圍數十村落中子弟習學儒學,故此地方圓金足亦是小有名氣之儒者之修也。

此時正是黃昏之時候,那儒家書院之儒生隨了其先生登高,已然身在此一座山巔上矣。正是此時,忽然雷聲滾滾,不一時大雨傾盆,眾欲避雨石岩下,唯其先生無動於衷。其觀夫遠水近山,湖上漁子,迎了疾風高聲吟唱道:

欲駕長風去,

日月盡隱形。

雲生黑水近,

浪涌岸灘惡。

雷動萬壑移,

漁子應偷生。

朋輩皆蝦鱉,

了浮生。

眾聞得其先生之吟唱,盡皆豪氣百倍,迎了風雨,高聲唱和。那疾風吹動了一眾童子少年之布衣長袍,雖雨水滴淋不絕,然眾無有退縮者也。

「諸位賢徒,從為師師學已然五百載,雖不能說各個大能,然爾等功法已然強過此地朗星上所謂高人多矣。今為師欲去他鄉,爾等當勉力自修,得獲上乘道訣,為往後太平時造福凡塵!」

那不足言罷其影杳杳。一眾士子伏地叩首,送別其先生遠去。

其實。不足並未有遠去,只是悄然飛赴朗星上秘地,欲奇兵突襲呢。

朗星上秘地乃是聖賢洞府地,此可謂人人盡知。然其地到底何處,卻然所知者稀。不足在此地教授儒學五百載,便是探查其地,現下已然知悉其中之密地所在也。那不足只是在聖賢洞府地四圍尋了一處客棧暫居,正是那秘地招募花匠與藥師時候,來來往往修眾特多。那不足亦是前去觀視。蓋其無有完備之身份證據,不得招募也。

前十日之報名者甚眾。然聞得不過便是在此地聖賢洞府地外圍種植花木藥草之類。漸漸罕有人問。畢竟此聖賢洞府地非是何等神聖秘府,不過大能者相聚之所在爾,機緣到時,或者偶遇一修收了徒兒。從此後便可以飛黃騰達也。然其中雜役數萬。從未有聞大能者出也。故眾聞得不過在外圍種植花草之類。便大多打了退堂鼓去。

到了月余時分,考較開始。不足觀夫那報名之士子,大多心不在焉。知道乃是報了名不得退縮故也,哪裡有修願意去此地外圍做花匠藥師耶?

三百之數,便是此地花匠並藥師之所需數目。 剩旨到!

「諸位看官,可有人願意來吾家聖賢洞府地享福么?」

「哼,享福?該是去當牛做馬吧。」

有修冷哼道。

「是誰?是誰詆毀吾家聖賢洞府地?嗯!是你么?」

「不是!不是!」

一禿頭之修急急避開遠去。

「是你么?」

「啊,哦,不是某家!某家勿得說話。」

那不足觀得那人遠去,正好笑間,忽然觀得自家四圍修眾紛紛退卻,遂大異。再回頭復觀得那大修將手指指了自家,亦便急急後退。

「便是你!說你呢!就是這般俊模樣小子。」

有數人推推搡搡,將那不足退出去。

「大人真不是在下!果然不是!」

「哼,便是汝!來呀,將此修抓了來,充作藥師!」

「啊也,前輩,小子果然無有敢胡言亂語!不是小的!」

不足雖高聲辯解,然其身形已然為藥師一隊中之修也。又複數修遭了抓修,去做工。

「唉,奶奶的,每每吾等花匠藥師之選修常常是無法完成!別家之所選修,非但人滿為患,且教習主考往往撈得盆滿缽滿。而吾等晦氣,不得不使了詭計強自捉拿。」

「算了!走吧。」

於是不足便這般迷迷糊糊隨了一眾上修,入去此間之聖賢洞府地。

聖賢洞府地亦是十分之廣大,然彼等卻然一直行入,待彼等飛入內中一處喚作摩天嶺之山丘左近時,那帶頭之修大聲道:

「爾等機緣不錯,今日非是挑選聖賢洞府地之花匠與藥師,乃是要諸位去此間秘地做侍從。此時不願去者過來此一邊!」

那不足聞此言,猶猶豫豫行過去。

「嗯?汝因何不願入去秘地做侍從?」

「某金足,身份不好證明,故不敢去!」

「身份?」

「是,乃是逃難時,同行幾乎死絕,便是有苟活者,亦是無可能相遇而為證明也。」

「便是此一理由么?」

「是!」

「呵呵呵,好,還有何人不願去尋此大機緣耶?」

「眾人都願意隨了大修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