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個巫女說蛇的嗅覺特別敏銳,最愛復仇。以前她是用了巫術讓蛇不敢接近寨子,現在她死了,那些蛇嗅到金蠶蠱身上的味道,去寨子裏報仇。

阿嬤一聽這個,急的就問巫女,要用什麼辦法趕走那些蛇,村子裏已經被咬死好幾個無辜的人了。

巫女就告訴了阿嬤驅蛇的法子,還告訴阿嬤怎麼將金蠶蠱的氣味隱藏起來。打那兒以後,蛇果真的少了。

阿嬤還說,瑤族人不懂養蠱,那個金蠶蠱和一本蠱術的書,就被她放在閣樓裏,也不知道盤伊洛怎麼給翻騰出來的。說到這裏阿嬤還冷笑兩聲,說幸虧金蠶蠱沒看上盤伊洛,瞧上巫南南,這是神靈保佑他們盤家。

盤綺羅就奇怪的問這話是怎麼說的?

阿嬤就說那金蠶蠱是個禍害,她一直心有忌憚,卻沒辦法除掉它,現在可好了。金蠶蠱認了巫南南,以後就會離開寨子,那些蛇也會尋着金蠶蠱的氣味找巫南南報仇,再也不會連累瑤寨了。

就是因爲聽到這些,唐瑾纔到山裏找我,想讓我想辦法扔掉金蠶蠱。

我聽唐瑾說了這麼多,知道他是一番好心。只是那金蠶蠱自己找上我的,我倒是想甩掉它,可也得有辦法啊!

不過,想到他連夜在山裏轉着找我,我心裏一暖,忍不住多看了他兩眼。

可唐瑾卻被我的眼神嚇壞了,急忙繃緊着臉說,“你別誤會,我是覺得對不起你,要不是我拿走銀鎖,你早就拜阿嬤爲師了,也不會落到現在這份田地。那個阿嬤其實也不是真心想收我爲徒弟的,我現在也知道了,她以前答應了人,說會收拿着銀鎖來找她拜師的人,不想違背毒誓,所以明知我不是你,也還是收了我。

現在庭媛身體恢復的也差不多了,過些天,我就會帶她離開這裏。你自己保重。我可能再也不回來了!”

我早就知道他會食言,這會兒聽到了也不在意,反倒因爲他終於肯說出實話,欣賞他的直爽,對着他笑了笑,“嗯,我知道了,那把銀鎖還給我吧!那是我爺爺留給我的遺物,還是我收着比較合適。”

我這一番話一出口,唐瑾不但沒有解脫的感覺,反而驚詫的望着我說,“你難道不恨我食言嗎?”

我好笑的道:“爲什麼要恨?當初是你自己說要娶我的,我又沒說!”說到這裏,我有些不耐煩了,剛纔還挺欣賞他的直爽,這會兒就覺得他太磨嘰了,就沒好氣的說,“你趕緊將銀鎖還給我吧!那不過是一般的銀飾,瑤寨裏就能買的到!”

我說到這裏,不知道爲什麼唐瑾竟然有些凌亂了,看上去就像個猶豫着的孩子。

這時候,聶宸和遲旭也撿了柴回來了。那個遲旭嘟嘟囔囔的也不知叫嚷着什麼,唐瑾就說過去看看,等他和遲旭他們一起回來,就光顧着說哪天離開山裏,將我的話當成耳邊風。

這樣我也就只能呵呵了。心想或許山外的人都貪財,唐瑾真是將那把銀鎖當寶貝了。既然他不願意給,我也就不再囉嗦着問他要了,反正我不久將死,到時候直接到九泉下陪着爺爺,那死也帶不走的死物,就送給他好了。

人家三個人是親人朋友,倒顯得我這個外人多餘礙眼。我本來就不相信聶宸和遲旭,想着這時候唐瑾可以帶他們回瑤寨,我這會兒正好脫身。就趁着他們談得開心,悄悄的走了。

等我走進樹林裏的時候,三個男人才發現我走掉了。我聽到唐瑾高聲喊着我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那聲音裏竟然有些許絕望。而我更搞不懂自己了,聽到唐瑾一聲聲嘶喊着我的名字,心裏怪怪的滋味,好像很疼!

我頓了頓,還是接着往前頭也不回地走去。

未想到我對這邊的路不熟,走着走着就發現我走進了另一座瑤寨,好像離我家反而更遠了。知道走錯路,我也沒辦法,走了那麼久,又渴又餓,想着找水源喝水解渴,先歇歇腳再說。結果正好聽見有孩子呼喊救命的聲音。

我幾步跑過去,就看到那有一處水塘,岸邊有個孩子對着水塘裏面哭喊着,我再往水塘裏一瞧,看見水面上飄着好幾件衣服,有個地方濺着水花,時不時的鑽出個腦袋來。

原來是有人落水了,我急忙跑到水塘邊,“噗通”一聲跳下水,游到那個落水的女人身邊。那個女人此時已經快被淹死了,發現有人游過來就抓住了救命稻草,死命的抱着我,害的我根本無法帶她游出水面,連我自己也遊不動了。

再這樣下去,我救人不成,很可能也會被淹死在這兒。

迫不得已,我本來想着放手,剛將頭鑽出水面,就聽到岸上那個哭喊着叫孃的孩子聲音,失去親人的痛,我才嘗過,自然是深有體會。就因爲那孩子的哭聲,我不再忍心丟下那個溺水的女人,可是掙扎了半天,我的身子被那個女人墜着越淹越深。

很快,我開始無力,嘴巴也控制不住的開始喝水。

就在眼看我也要被活活淹死在這塘裏的時候,我突然覺得我看到了爺爺,爺爺那粗糙的大手抓住了我,拼命的將我往水面上拽着。

我立即難過的喊着爺爺,你來接我來了嗎?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他竟然覺得他們或許真的可以,真的不會有事,可是想想十七長老又覺得不可能,外面那些人不是別的小家族派來的,那是宗政家族和韓家派來的高手啊!

「十七長老,等我們的好消息吧!」墨九狸看著無奈的十七長老輕笑說了句,就牽著帝溟寒的手,直接繞過十七長老,走出了學院的大門……

身後的兩個黑衣人也跟著他們走了出去,兩人出了學院也沒有直接使用傳送令牌,而是優哉游哉的步行向前,還故意放慢了速度,讓身後的兩個黑衣人跟上,可惜對方似乎沒有追上他們的意思,只是慢慢的跟在兩人身後……

墨九狸和帝溟寒走出了差不多看不到學院的距離,周圍呼啦一聲,出現了大概四十多個黑衣人,其中有三十個黑衣人的領口處用金色的絲線勾勒出一個彎月的形狀,另外四個黑衣人則是沒有任何標誌,一身的黑衣黑紗遮面的,完全看不出身份來……

墨九狸和帝溟寒看了眼四十個人黑紗遮面的黑衣人,加上一路尾隨他們兩個人的黑衣人,加在一起四十二個黑衣人,將墨九狸和帝溟寒圍在了中間……

其中有兩名老者並排站在墨九狸和帝溟寒的對面,領口綉著彎月的應該就是宗政家族的老者了,對方看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冷笑一聲的說道:「上官寒夫妻,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竟然敢殘害我們宗政家族的大小姐,你們兩個真的是活的不耐煩了!」

「這麼快就是了嗎?我還以為你們宗政家族這麼大的一個家族,有本事的人應該不少,不至於斷個舌頭都治不好吧!」墨九狸勾唇一笑道。

「你找死!」老者聞言怒道,對方說的倒是容易,他們宗政家族本來就很多出色的煉丹師,但是也要給他們時間救人啊!就算他們宗政家族的煉丹師不行,但是韓家可是煉丹世家,韓家的煉丹師是整個雲下界最厲害的煉丹師沒有之一。

結果,韓家少主兄弟兩人將他們的大小姐帶回去的路上,就已經通知了韓家的長老,而韓家長老和他們宗政家族的長老,幾乎是同一時間達到大小姐院子的……

即便如此也是愛莫能助啊,因為所有人趕到大小姐院子的時候,還沒等為大小姐號脈,大小姐就爆體而亡了,而且還是魂飛魄散的……

不然,家主也不會憤怒到,讓他帶著他們宗政家族的三十個死士暗衛,前來誅殺上官寒夫妻的!

所以,今天他們必須殺了這兩個人,否則他們宗政家族的臉面何存?

「我們兩個比較善良,而且這裡畢竟是學院門外,所以我勸你們自斷一臂,然後離開這裡!否則的話,我可就不客氣了哦,如果你們想跟你們家大小姐一樣嘭的一聲就消失的話,我也不會阻攔你們的……」墨九狸看著對方微微一笑道。

「之前你用的毒,是什麼毒?」這時站在宗政家族老者身邊的老者出聲看著墨九狸問道。 爺爺嘆了一口氣說道:“可憐的孩子,你還不到下地府的時候呢!還得好好的活着。你救得女人是被水鬼纏住,我跟水鬼說說放過你們,等你們活命了,就用頭牛來當它的替死鬼,這樣它就能投胎去了。牛是最忠於人的動物,要是在這塘裏淹死了,也不會禍害人的……”

爺爺說完這些,我猛地就覺得有股子力量往水面上託我,很快我的頭就探出水面,可爺爺也不見了。我難過着咬咬牙,拖着那個女人拼命的往岸上游去。

就這樣我逃過一劫,也救了那個叫李金珠的瑤族女人。

那李金珠一家非常感謝我救了她,問我想要些什麼?他們瑤族人最講情義,一定會好好報答我的恩情。

我說不用謝我,你們真有是有這個心,就用頭牛獻給河神,他收了禮以後也就不會想着要你們寨子裏的人去伺候他了。

金珠家人一聽我這麼說,立即滿口答應將他們家的老牛獻給“河神”。

可真要將牛攆進塘裏淹死的時候,那頭老牛像是知道了自己的下場,犟着鼻子不肯下塘。

好幾個大小夥子往塘裏拖它,攆它,還是無法將它拖下塘去。

這時候就有人提議將老牛綁了,直接扔下塘。

大家一琢磨也只有這麼辦了。剛找來了繩子,一個老女人從寨子裏跑出來,喊住那些想要綁了老牛的人。

大家一見那個老女人,都表現出非常尊敬的樣子,也就住了手,喊她三阿婆,問她咋辦?

那三阿婆就說,“老牛有靈性,這件事我和它說和說和。”只見說話間,那個三阿婆走到老牛身邊,摸了摸牛身子,然後也不知道對着牛耳朵叨唸了些什麼,瞧着唸唸有詞的樣子。

之後,那頭老牛眼眶裏竟然滾落大顆大顆的淚水,“哞哞”地叫了兩嗓子。

三阿婆嘆了口氣,這回轉頭對金珠家人說道,“你家的牛答應獻-身了,只是有個條件,它淹死後,不能再吃它的肉,要將它土葬。”

金珠家人答應以後,那頭老牛就自己走下塘淹死了。

等老牛的屍體浮上來以後,金珠家人踐行承諾,將老牛從塘裏撈出來,挖了個坑埋了。

據說自此後,有人黃昏在塘邊飲牛的時候,看到過金珠家的老牛在塘裏泅水。還有住在水塘附近的人家,有時候會在半夜聽見牛的哞哞聲,等跑出來卻什麼也看不到,就只聽見水塘裏有嘩嘩的水聲。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這次我救了李金珠,除了李家的人非常感謝我之外,那個慈眉善目的三阿婆對我也極好。她說瞧着我根骨奇特,想幫我摸骨算命。

我在三阿婆勸說那隻老牛下塘的時候,就瞧出來她肯定是懂巫術的。這會兒聽她要幫我摸骨尋命,又覺得有幾分奇特。我打小就被爺爺教着讀道家和玄學的古書,知道摸骨算命,源出道家,看來這個三阿婆是道家弟子,和阿嬤巫婆的巫道不一樣。

這也就難怪這三阿婆看上去比阿嬤巫婆良善多了。畢竟自古至今,就有“善道惡巫”的說法。道家一直都被視爲正家,而巫道則爲邪路。

於此,我對三阿婆就少了幾分戒心,多了幾分好感。

這摸骨也有摸骨的規矩,三阿婆將我帶到她家裏,我在她家果然看到了她家廳裏有道祖的畫像。

只見三阿婆先去用淨水淨手,往神像前的香爐裏點了香,然後將雙手伸到香燭上方,對着香頭正方向繞三圈,反方向繞三圈,這樣纔開始幫我摸骨。

我忍着飢腸轆轆的肚子,由着三阿婆摸我的骨。我當時想着,等她摸完了,不知道能不能給我些吃的東西?

結果沒料到,三阿婆給我摸骨之後,臉色立即就變了,她重又淨手之後,才寒着臉對我說:“你走吧!我這裏不留你了!”

我根本就沒想到三阿婆給我摸骨後,會變成這副樣子,剛纔還覺得溫暖的心,瞬間冷了下來。對三阿婆說了聲“好,我馬上就走!”

也不管此時都已經天黑了,咬着牙拖着又餓又疲倦的身子準備離開。

我也走到大門口了,那個三阿婆又追出來,對着我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這個孩子還真夠犟得,連句軟話都不會說的……”

我無力的笑笑說道:“同一雙筷子,你用它夾肉給人吃,他是不會記得,但你再用這雙筷子敲那人的腦袋,他就會記得你打了他,恨得你牙癢癢。”

三阿婆聽懂我話裏的意思,知道我是嘲笑她不記得我救了他們寨子裏的人,尷尬的笑着說:“真不是我不想留你。我從來就沒見過你這樣的根骨,人身鬼命,你身上的邪氣太重了,我要是留你呆在寨子裏,恐怕會給寨子裏的人帶來劫難,所以我寧願讓你罵我,也不會留你!”

我不由嗤笑道:“三阿婆您還是省省心吧!將我攆走還要我同情你是情非得已嗎?我還以爲道家弟子會是良善之人,原來不過是虛言假面罷了。反不如被視爲邪路的巫道,愛憎分明,有一就不會說二!”

三阿婆被我噎得臉紅了一陣又白的,張着嘴巴想說什麼又沒說出來。

我懶得再和她費功夫兒,死撐着身子,大步離開。沒走多遠,就聽到那三阿婆重重地嘆息一聲,然後“哐當”一聲閂上了門。

我這才慢下腳步,弓着身子慢慢的蹲到地上。除了一天沒吃東西,餓得頭昏眼花,更可能是身上的溼衣服冰得我中了風寒。

我想起爺爺說過活在這世上每個人都不容易,所以別指望別人會同情你,要活着就只能靠自己。

想到這裏,我再次咬牙站起身,搖搖晃晃的往寨子外面走去。心裏只想着就算是死別死在這個寨子裏,活着都被嫌棄,死了還不知道會被怎麼糟蹋?

這樣強撐着離開瑤寨,進了山谷裏。之後就不知道自己走到哪裏去了。

後來就覺得身上好像不怎麼冷了,也不知道被什麼烤得暖暖的,還有什麼苦澀的東西滑進我的嘴裏,我覺得好難喝,可是似乎被人掰着嘴,想吐也吐不出來的樣子。

再後來,我全身出了很多的汗,之前如揹着幾塊大石頭的身子也輕鬆起來。

待我終於睜開眼睛,一眼看到就在我上方有一張被火光照亮的臉,那張清俊美好的臉上有一雙過分冷冽的眸子,襯得他那異常完美的臉近乎冷漠。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他們宗政家族的大小姐回去之後就爆體而亡了,一個人知道斷了舌頭根本不可能爆體而亡的,因此,很明顯對方是中毒了的,只是到底是什麼毒這麼厲害,韓家的這名老者十分的好奇!他們韓家是煉丹世家,同時也是煉毒世家,韓家的毒藥千百萬種,從來沒有什麼毒藥是韓家人解不開的,但是這一次宗政家族的大小姐的毒,確實讓韓家的長老們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因此,這一次他來的目的就是問出對方的毒藥是什麼,然後拿到毒藥的配方……

「是什麼毒?這個怎麼說呢?其實就是一般的毒藥,你若想知道,幫這位宗政家族的長老解毒就是了,順便研究一下是什麼毒哦!不過,我要提醒你,你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墨九狸看著對面的老者淡淡一笑的說道。

聞言,宗政家族的老者和韓家的老者都是一驚,韓家的老者看了眼身邊的宗政家族的長老,直接抓起對方的手腕,仔細一檢查之後,老者的眉頭深深的皺起,他沒有想到宗政家族的長老真的中毒了,還是在他面前被對方下毒,從對方出現到現在,不過短短半柱香的時間都不到,只是幾句對話間對方就能當著自己的面給宗政家族的長老下毒,這樣的毒術簡直讓他震驚……

「韓長老,我真的中毒了?」宗政家族震驚的看著韓家的長老問道。

「確實,我先幫你看看……」韓家長老皺眉道。

聞言,宗政家族心裡震驚不已,他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中毒了,這怎麼可能?就連其餘的四十個暗衛也都是詫異的看向宗政家族的長老和韓家長老,他們這些人都是跟著兩位長老的,對於兩位長老的實力,自然也都十分清楚,沒有想到還沒等動手,竟然長老就中毒了,這讓他們都有些不敢置信了……

墨九狸和帝溟寒站在中間,笑看著韓家長老皺眉的為宗政家族的長老檢查,墨九狸心裡有些無語,這宗政家族的長老和韓家的長老怎麼都感覺有些傻呢?都不先想辦法把他們兩個解決掉,就開始解毒,這是打算給他們兩個機會滅了他們嗎?

雖然周圍的四十個暗衛和死士,虎視眈眈的盯著他們,但是眼神又殺不死人的好吧!

「我們走還是動手?」帝溟寒有些無奈的說道。

「不如動手吧,反正是他們擋道了!」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你來還是我來?」帝溟寒聞言看向墨九狸問道。

「我能說我已經動手了么……」墨九狸勾唇一笑道。

聞言,宗政家族的長老瞪向墨九狸道:「我勸你把解藥交出來,我會考慮留你一個全屍,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宗政家族的人果然夠蠢!這個時候還想要解藥,難道你不覺得自己太天真了?」墨九狸諷刺的看向宗政家族的長老說道。

「哼……老夫我就是死今天你們也要給我陪葬!」宗政家族的長老怒道。 我開始還以爲在做夢,心想既然這夢如此溫暖,那麼就多睡一會兒吧!

因爲身子有些痠麻了,我調了個舒服的姿勢,準備再睡的時候才覺得不對勁兒,眼睛再睜開,正好撞見那雙正凝望我的眼神。

我這才驚覺原來不是夢啊?唐瑾竟然真的出現在我身邊,我還躺在他的懷裏。

看到我醒來,唐瑾嘴角稍微向上捲起,露出讓人心暖的微笑,他輕聲問我,“醒了?好些了嗎?”

我諾諾的點頭,那是從爺爺過世後,我逐漸荒涼的生命中第一次出現的微光。

不得不說唐瑾的懷抱很溫暖,但是我沒有資格留戀,就想着坐起身。

他卻伸手按住我,柔聲說:“天亮還早着呢!你再睡一會兒吧!”

即使我和他的初-夜,他也不曾如此溫柔的對我,我越發的感覺自己一定是在做夢,像只貓似的蜷縮在他的懷裏,再次睡着。

這次睡醒的時候,睜眼已經看不到唐瑾。我禁不住苦笑,原來昨晚還真是做夢。可是當我發現身上蓋着的衣服,才又確定那真的不是夢!只不過像前兩次一樣,我又被唐瑾拋下了!

這時候旁邊突然響起臭罵我的聲音,還有人用樹枝抽打着火堆裏的火,濺起的火塊燙到我,我急忙快閃。

這才發現盤伊洛那個毒丫頭就在我對面兒呢!

我毛骨一寒,覺得這丫頭不是還想着金蠶蠱吧?她要,我就給她,誰願意沾個能招禍的東西?

“臭丫頭,你害死我了!你害死我了!”盤伊洛對我不停的罵着,也不知道她哪裏來的無名火?

我說:“你別擡舉我!你又不能吃,我要害的話也是害只野雞,至少還能填飽肚子!”

我的話一落地,盤伊洛就“渣渣”的叫起來,黑着臉一副想要吃了我的樣子,“啥?你是說我還不如野雞?”

我差點兒沒笑死,擺着手對着她說:“別!你彆着急,你當然比得過野雞!”

這一番對話,就給說人是東西不是好話,說人不是東西更不是好話類似,折騰不出結果。

所以盤伊洛最後還是放棄對我的聲討,太沒有意義了!

我反倒覺得她有些奇怪,像她這樣連親妹妹都會動手的人,今兒抽風了嗎?好像再生氣,也沒真心惱我到哪裏的樣子?

不但如此,她真的還遞給我只野雞腿兒。

那野雞烤的金黃流油,香氣四溢,就是少了鹽巴,嚼進嘴裏總覺得有那麼分遺憾。我忙不迭地啃着雞肉,剛烤熟的雞肉燙嘴着呢!我卻吃得歡暢。

盤伊洛在就跟誰賭氣似的哼哼,“你就不怕我往裏面放了毒的?”

我根本就顧不得理她,我肚子裏已經有隻金蠶蠱了,還怕其他的毒嗎?我倒真期望着她這雞肉裏是下了毒的,滾進我的胃裏,還毒死那隻金蠶蠱。只是轉念想想,這似乎不可能,那隻金蠶蠱的厲害,我又不是沒見過?它連毒蛇都不怕的!

等我吃完了,那個盤伊洛就喊我跟着她走。

我說:“謝謝你的雞腿!大路朝天各走半邊,咱們就此別過,再也別見了!”

盤伊洛就瞪起眼珠子,跟只母狼似的對着我吼着,“你以爲我願意管你啊!要不是唐——”話說了一半,盤伊洛突然自己捂嘴,將剩下的半截話嚥進肚裏。

我問她,“你說要不是什麼?”

盤伊洛抽風似的氣起來,從腰間拔出把寒光閃閃的匕首,眼睛冒着寒光的瞪着我,“你要是想活就跟我走!要是想死,我現在就剝了你的皮!”

我不禁的打了個寒戰,知道這毒丫頭有多狠,她能將人當人甕幫她育蠱,還真別瞧不起她,更狠得事,她也能做的出來。

我再不甘不願,此時和盤伊洛針鋒相對也是不理智。轉念想,我正好在山裏迷了路,等她帶着我回到盤寨,我到時候回家也容易了。這樣,我就跟着盤伊洛回到了瑤寨。

盤伊洛領着我跟做賊似得,偷溜進她的家。那會兒正是中午,盤綺羅四仰八叉的躺在土炕上,睡得嘴邊流着哈喇子。

盤伊洛一再地對我使眼色,讓我小心驚動盤綺羅,她去盤綺羅的衣櫃裏,翻了一身新衣服還有一些漂亮頭巾和首飾的,然後帶着我回到她住的那間屋子,讓我去洗澡換上那身新衣服。

我老早就嫌棄自己身上衣服的味道了,好幾天沒換衣服了,這衣服上還沾着鬼屋那隻詐屍的血,要是被汗水和露水打溼了,那血腥氣就竄出來,噁心的我都無法直視!

等我洗了澡換了盤綺羅的衣服出來,盤伊洛就開始幫我梳頭,我問她這是幹什麼?她眉毛一橫,吼我說少囉嗦。

我聳聳肩,反正也是被盤伊洛伺候着,不讓我問,我還省吐沫了呢!

也正是這次,我才知道我特別討厭別人碰我的頭,雖然盤伊洛沒有故意扯疼我的頭皮,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她的手一碰到我的頭髮,我覺得打心底裏冒火,很想將盤伊洛的手給砍了。

我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堅持着讓盤伊洛將我的頭髮盤起來,再用白色紗條纏頭,配上花帶和串珠。盤伊洛還將我的腰間纏上繡花腰帶,圍上繡花圍裙。另外給我擦了胭脂,抹了口紅。

她給我一通折騰打扮以後,滿意的對着我點點頭,說好了,讓我自己照鏡子。我從未化過妝,臉上此時被盤伊洛塗了胭脂,怎麼看怎麼像猴屁股似的,就惱火的想要擦了。

盤伊洛一把抓住我的手,問我,“你還想不想拜我們盤家爲師?我知道你可是爲了拜師,纔來到我們盤瑤這來的!”

我早就聽唐瑾說過,那阿嬤根本就不想收我爲徒,這會兒也不信她的話。

盤伊洛就對我罵,“我要不是答應人了,你以爲我願意幫你啊!你要是不聽話,信不信我將我研究出來的九十九種死法,一個個的在你身上試一次?”

我倒不在乎盤伊洛的威脅,不是不相信她有那麼狠,而是她那句“答應人了”,更能吸引我的注意力!

她到底是答應了誰?誰那麼好心在暗中幫我?

《陰差冥女》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墨九狸聞言勾唇一笑道:「陪葬?你還真的是想太多了!就算你們宗政家族的人都是了,我們也不會有事的,所以陪葬的事情,你就別奢望了!還是想想怎麼讓自己活著離開這裡吧……」

韓家的長老聞言,看向淡然的墨九狸和帝溟寒,他心裡實在不懂,這對年輕男女,到底是有著怎樣的依仗,才敢面對他們宗政家族和韓家如此面不改色的!要知道,宗政家族和韓家在雲下界可是讓人忌憚的存在,就算他們剛來到雲下界,也不可能不懂這個道理的,除非對方不是剛來到雲下界,而是跟宗政家族和韓家一樣,本身就是雲下界的人,難道對方的勢力跟他們韓家和宗政家族差不多?

「你們是雲家人?」韓家長老看著墨九狸問道。

「不是,你們應該打探清楚我們的名字了不是嗎?」墨九狸淺笑的說道。

「可是,雲下界根本沒有上官家族!」韓家長老皺眉道。

「是嗎?那我就不清楚了!」墨九狸微微一笑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