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個陰陽師其實是個男人。

秦陽當即加快腳步,朝着那個角落直衝過去。

沒有。

沒有人的身影。

只有一部手機,在一灘已經發黑的血跡之中一陣一陣地震動着,屏幕上方亮起的是他的來電顯示。

秦陽還是第一次看到凌浩給他的備註——離山陰陽師。

爲什麼不直接備註他的名字“秦陽”,而是備註地名?秦陽不斷地懷疑,不斷地猜測。

這裏顯然已經沒有人了。

這灘血也不知道是誰的。凌浩究竟是敵是友,秦陽這一時間,已經完全迷茫了。

他和蘇婭將整個二樓都找了一遍。沒有金靜,有的只是一個倒在血泊之中,被一槍擊中左胸口死亡的男人。他的雙手雙腳被登山繩捆綁着,嘴裏還塞着一團破布,到死都沒有鬆開。

那個男人死的時候顯然是帶着極大的惶恐的,整個面目扭曲。可以相見,他生前最後的情緒,是無盡的恐懼。

夫人在上,將軍在下 他的屍體還沒有徹底冰冷,身下的那灘血泊甚至都沒有徹底乾涸。也就是說,剛纔電話之中,那個人……逼迫着金靜,把槍對準的極有可能就是這個人。

現在,他已經死了。

誰殺的。

秦陽跟金靜接觸了也有小半年了,她的性格如何,他已經瞭解得差不多了,但是她的精神承受能力,他真的不敢說自己完全瞭解。

如果這一槍,真的是崩潰的金靜下的手,那麼之後呢?她會經歷怎麼樣的變化?會不會就此被那個神祕陰陽師洗腦,成爲了那人手下的一員?

如果這一槍不是她下的手呢?

金靜現在不在這裏,地上七倒八歪的屍體中,也沒有她。顯然是被人帶走了。

秦陽回憶起來,剛纔他們開車經過那些警車的時候,停着的警車之中,沒有凌浩的車。

凌浩的車跟派出所標配的警車不一樣,他更像是私家車。

印象中,腦海裏回閃過的畫面裏,沒有他經常開的那輛車。

“能不能查到附近的監控錄像?看看兩個小時之內,附近有沒有凌浩的那輛車出沒。”

不管那個神祕陰陽師是不是他,現在,只有凌浩和金靜不見蹤跡,包括他的車也失蹤了,秦陽很難不去懷疑。

可是……怎麼會是他呢?

秦陽怎麼都想不通。

還記得最初認識凌浩的時候,他那一身的腱子肌,大邁步朝着他和蘇婭過來,那犀利的態度,滿滿的火藥味,完全就是一個正義的警察的做派。

後來,在得知他是秦凱的兒子之後,凌浩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而後才越來越隨和。

他還是父親的記名弟子……

等等,如果凌浩真的是那個神祕陰陽師的話,那他會不會是從父親那裏瞭解到的一些只有陰陽世家才能知道的那些事情!

秦陽內心那顆懷疑的種子越來越茁壯,漸漸抽出了新芽。

他失策了。

一直堅信會是某個遭遇過惡徒侵害的**陽師做的這一切,他幾乎都沒猜過,那個陰陽師會不會是個男的。

明明在他們這一行之中,男性的陰陽師才更加常見。

秦陽恍惚間感覺自己抓住了點什麼,可想要再細想的時候,卻又腦子一團亂。

蘇婭蹲着,拿自己的大腿當桌子,放着那臺掌上電腦,正在飛快搜索附近的監控錄像。

趁着這點時間,秦陽將整個二樓打量了一番。

這裏除了一個洗手間,一個休息室,沒有別的房間了。那個剛被槍擊的男人身後沒幾步就是一片沒有地板的空間。

往前探去,下方就是那個堆放屍體的坑。

這裏倒是不像一樓那樣,整個牆上都掛着人皮。

但是,這裏卻又不少完全被血漬浸染的酷刑工具。當看到那還沾着紅的白的痕跡的電鋸的時候,他甚至不願意去想象。

有些畫面,即使出現在電影之中都顯得血腥,更不用說是現實之中。

這設定崩了 秦陽回頭,看着那倒了一地的昔日舊識們。他有心想要把他們都帶回去,可是現在,還有一件事情更加緊迫。

“找到了。”蘇婭站了起來,“車子回市區去了。”

秦陽朝着樓梯走去。

“蘇婭,你去通知附近的派出所,讓他們帶人來這裏把這些屍體都整理回去。我們先去追那輛車。”

這一次,換成了秦陽開車,蘇婭坐在副駕駛,繼續追蹤着那輛車。

秦陽心頭是無比憤怒的。但是,現在的他更加惶恐。

因爲,他意識到了一個天大的問題。

a市整體的陰氣幾乎沒有變化,甚至還有一點減少。之前茅山來的向立農、裴青也都召集了一些陰陽師,都沒有發現a市有明顯的陰氣變化。

但是,現在的他已經知道,在這段時間內,已經至少有上百個人集體死去。他們的魂魄消失了,跟那些被血祭的罪犯一樣,無影無蹤。

秦陽與一些雜種惡鬼交過手,但是也知道這只不過是九牛一毛。

那麼,那批絕對足以讓人震撼的陰氣,去哪兒了?

要知道,維持陰陽平衡是秦陽他們這些陰陽世家傳人的首要職責。

那個人想幹什麼!他是想要破壞陰陽平衡麼!

突然,手機的鈴聲響起。

秦陽也顧不得開車的時候不能接電話的規矩,一邊開車一邊接通了電話。

“喂?”

“秦陽,是我。”

電話那頭是斗篷少女驚恐的語氣。她似乎遭遇了很大的痛苦,不停地在喘着粗氣,但似乎呼吸又極其困難,上氣不接下氣。

秦陽當即心中一緊。

“是他!我在最後的噩夢裏看到了他!他已經不是人了!他……他會滅殺守門大將!他就在你身邊!他是、是……”

“他是誰?!”秦陽感覺到了

電話那端,傳來一聲手機跌落的聲音。 怎麼回事?!

秦陽捏着方向盤的手指關節發白,幾乎要捏碎這個方向盤。

上次,滿頭白髮的小姑娘躺在自己的牀上,用最稀疏平常的語氣通知他“我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她說,她可能撐不過年底。

但是,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她那天不是還說了麼,從他決定休學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看不清他的未來了。爲什麼突然現在,她又看得到了?

爲什麼,她要拿那最後一點壽命,去換這麼一通電話,就爲了告訴他,那個神祕陰陽師究竟是誰!

究竟是哪裏出了變故!

命數這個東西,雖然玄之又玄,但是有時候也是有跡可循的。像是秦陽、元伊這類人,本身會有一點預感能力,那他們預感到的東西,就是正常命數。

這個所謂“正常命數”,就是在一切發展正常的情況下定好的命數。

秦陽決定休學的那一刻,斗篷少女看不到他的未來,這中間是一個因果關係。說明了秦陽在決定專心對付那個神祕陰陽師的時候,他的命數就被帶到了一個詭異的地方。

那個地方,即使是能預知未來的元伊,也看不到。

可能就像是某種絕路。

但現在,一定是又發生了什麼意外,所以這“正常”的命數,又變了。

秦陽一腳油門狠狠地踩了下去,車子幾乎飄起來,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要是被抓住,他這輩子估計都沒想再要駕照了。

“秦陽,冷靜。”蘇婭的聲音恰時地在這個時候響起。

她的聲音彷彿有一種帶着魔力的鎮定效果,讓情緒起伏越來越激烈的秦陽,腦中突然灌入了一股清流。

突然,又是一個電話響起。

秦陽從來沒覺得電話鈴聲竟然會有如此可怕的影響力。竟然讓他不敢去接聽。

蘇婭替他接通了電話,放的免提。

“祝相宜死了。”

姜浩澤的聲音。

雖然沙啞,透露出無可奈何的疲憊,但秦陽還是第一時間認出來了。

祝相宜是誰?

秦陽在腦子裏飛快搜索了好幾秒,纔想起祝相宜是誰。

就是當初在動漫創業園裏遭遇“同伴”迫害,後來被姜浩澤邀請進入他新成立的公司,專門負責星沉老師漫畫作品的影視化的女子。

“怎麼回事?”

“她工作很拼命,效率很高,昨天是她負責的《盤古》正式開機的日子。 情聖的覆滅 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她把《盤古》全五季的劇本全部完成、審批通過了,摘選公開出去的部分反響特別好。我原本以爲,她會漸漸好起來,卻沒想到,她只是在完成自己的遺願……”

祝相宜是一個對人溫柔,內心剛烈的女人。她有自己的堅持,有自己的原則,有自己的追求。 鹹魚錦鯉的敗家日常 她當年背井離鄉,來到a市參與星沉老師作品的相關衍生品製作,本身就是與傳統觀念的父母通過激烈爭吵之後決定的。

她其實很有能力,在公司裏面,可以說是最受歡迎的上司。對人不端架子,該辦事時候要求嚴格,跟她相處,所有人都說很好。

就是,看着有點心疼。

“我早就應該察覺到的。她什麼娛樂活動都沒有,全部精力都在工作上,每天都加班……”

現在,屬於她的那一塊,她已經全部完成了。

通過她的審覈與修改,《盤古》會是一部非常震撼、非常原汁原味的國產大劇。

但是,今天,她卻被發現在自家牀上割腕自殺。

祝相宜安靜地躺在牀上,身體還帶着沐浴乳的清香,頭髮梳得順滑,安靜地披在肩上。

她盛裝而臥,仰躺安詳,一隻手伸出牀沿,下面是一個臉盆,裏面盛滿了血。

旁邊的牀頭櫃上,還有一個盛放安眠藥的空盒子。

就連死,她都要體面地死去。

“我知道了。她有什麼遺言麼?”

“她留下了一封遺書。”姜浩澤的語氣嚴肅起來,“她說,通過網絡,她知道了我和你最近發生的事情。她死後,會以鬼魂的形式幫我們去查探,算是對我們的報答……”

秦陽的眼神一愣,轉而變得咬牙切齒。不知道是在痛恨,還是在無奈。

“這個蠢女人!”

a市的鬼差在這一天全部聚集了起來。

因爲,a市沒有鬼魂了。

所有原本還在遊蕩的孤魂野鬼,還有執念遺留陽間的冤鬼怨鬼,甚至是安分老實,打算帶着通行符前往鬼門關的正常鬼魂,全部都消失不見了。

就像是一片麥田,所有的小麥全部都被收割了。

秦陽覺得自己的腦子快爆炸了。

剛掛斷姜浩澤的消息,歸塵突然出現在他的車子裏,告訴了他這個事情。

還有,之前謝亦欣那起案子的所有罪犯,全部死亡。

查了監控,查出來的直接就是一段恐怖血腥錄像——那些罪犯,突然開始掙扎,而後被生生戳得眼珠變成一團漿糊,流出了黑色、白的、紅的、透明的液體、粘稠體。而後他們的嘴巴彷彿被人上下掰開,越來越用力,最後整個下巴直接被掰了下來。

再之後,四肢被一條接着一條旋轉,直到扭斷,做成了人彘之後,還不算完,下面那根罪孽之物,像是剁千刀肉一般剁成了肉泥。最後,整個身體被切割成了兩半,亂七八糟的內臟、器官、鮮血掉了一地。

當調出這段錄像的時候,即使只是看着屏幕,那幾個已經有了幾十年經驗的老刑警們,都沒能忍住,奪路出門,去廁所狂吐。

一切都亂了。

秦陽不禁開始懷疑了——這真的只是一個人的手筆嗎?

只是一個人,就能把他們所有人耍得團團轉。

除了喻思茜,沒有其他幫手了麼?

秦陽一路飈車,終於趕到了市區。正值下班高峯,他根本放不開車速。

而蘇婭的提示,早就已經停了。

凌浩的車,停在了他家樓下。

蘇婭剛纔第一時間通知了夏野,歸塵也在那個第一時間趕了過去,可是,等秦陽到的時候,房子裏面空空蕩蕩,一個呼吸都沒有。

這是徹底撕破臉皮了麼。

秦陽感覺周圍的溫度一點一點降了下去。

他的右眼皮在狂跳。

這就是……預言中的“亂世”麼。 方爺爺曾經給秦陽說過四句話。

禍命孤星入,亂世百鬼出,陰山千載裏,陽門守心處。

當時,他還跟秦陽說,這所謂的“孤星”,就是蘇婭這位天外來人。而後來,秦陽自己也知曉了,自己能活下來的原因。

他就是那個“禍命”。

看着街上那車水馬龍的景象。所有人都跟往常一樣,該下班下班,該買菜買菜,該去接小孩去接小孩……太陽每天照常升起,照常落下。可是,如今確確實實已經到了亂世。

a市的陰氣驟降,這裏的陰陽平衡,被徹底打破了。

秦陽甚至能預見,未來幾天,突然上火、中風、腦血栓等各種毛病的人會持續性增加,死亡的人數會一下子增加。

原本這樣的小規模死亡率上升,那是自然規律下補充陰氣的一種方式。

可是現在,整個a市的陰氣都被帶走了,無影無蹤。新的死亡的人,也面臨着隨時可能會被收了魂的情況。

陰氣長時間無法得到補充,死亡人數就會越來越多。自然規律下,就會實時出現一種新型疾病,易傳染,且死亡率高。

這些,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很多都被記錄進了秦家的《家傳史記》之中。

這個世界一直都是有天命的。

當任何人試圖破壞天命的時候,天道就會出手干預,抹平那些波瀾。就像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那些記錄在史冊中的戰爭,其實隱藏了另外一個戰爭。

陰陽師之中的戰爭。

不是所有的陰陽師,天生就有着維護世間陰陽平衡的覺悟的。人性本惡,一個人擁有別人無法擁有的能力的時候,他的內心難免會膨脹。利用自己得天獨厚的能力,獲得一些***方面的滿足,這很正常。

但總是有人越來越貪婪,變成了一個無底洞,甚至做一些完全不切實際的美夢。

正義與邪惡、光明與黑暗一直都是互相依存的。有惡人自然會有好人來對抗。

爲什麼會有大規模的戰爭,其實在那些被隱藏着的歷史之中,陰陽師之戰與那些大大小小的戰爭是完美重合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