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口棺材看上去要比二胖他爺爺那口還要新很多,看上去才埋沒多久。應該就在這一兩年裏面。

這讓我有點奇怪。

這房子已經荒廢那麼久了,是什麼人會來這裏埋下這麼一口棺材,而且我進去的時候,裏面也沒有發現什麼埋過的痕跡,怎麼就會出現這麼一個深坑,還埋着棺材?

“喵!”

那隻黑貓又來了,這次看上去更加的憤怒了。

我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這隻黑貓,難道一直阻止我,就是因爲這口棺材?

那這口棺材,跟王錫山還有二胖他爸的死有關係麼?

就在我猶豫着要不要下去看看的時候,一陣陣腳步聲傳來,我看到了不少關頭村村民來到了這裏,看來是被剛纔房子倒塌的聲音吸引來了。

“發生什麼事了,房子爲什麼會塌掉?”一人不解的問道。

我沒有回答,我的目光落在那隻黑貓身上,此時它的雙眼中滿是人性化的憤恨。

不多時,我看到二胖他們也趕來了。

二胖此時情緒看上去好了許多,來到這裏的時候,直接走到了我的旁邊。

“怎麼回事?”二胖問道。

“可能和你爸的死有關。”我皺着眉頭說道。

“什麼?”二胖一愣,隨後一把抓住我說道:“怎麼回事?”

“你別激動。”我說道。

“我能不激動麼?我爸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了,現在有線索了,你說我能不激動麼?”二胖說道。

“我也只是猜測,具體是怎樣,我現在還不敢保證。不過這口棺材應該有問題。”我說道。

二胖一聽,目光瞬間落到了那口棺材上,雙眼幾乎都要冒出火來了。

我一看,不由得嚇了一跳,一把將二胖抓住,因爲二胖這時候已經準備跳下去了。

“不要激動!”我喝道:“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的情況下,不要輕舉妄動,不然的話,極有可能會出事。”

“凡子,那你說該怎麼辦?”二胖聽到我的話,冷靜了下來,看向了我。

“先不要去動這口棺材。”我說道:“你們也不要再靠近這裏了,不然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敢保證。”

“那我爸的事情呢?”二胖看着我。

“二胖,如果你相信我,就交給我吧。我一定會讓你知道,你爸是被誰害死的。”我看着二胖,肯定的說道。

二胖聞言,沉默了下來,許久才點了點頭。

我微微鬆了口氣,我實在是不敢讓二胖也摻和進這事情,畢竟以我的經驗來看,一不小心就會沒命。

而且二胖不像我,我還有點保命手段,如果真出什麼事,二胖絕對連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大家都散了吧。如果相信我,就不要來這裏,我會給大家一個交代的。”我對着村民們喊道。

村民們聞言,皆是有點奇怪,但也許是我的話還算有點分量,他們在看了那個深坑一眼之後,便都往回走了。

幾分鐘之後,人羣都離開了,只有我和二胖還留在原地。

我想了一下,最後還是拍了拍二胖的肩膀,說道:“二胖,我們也先回去吧。”

“這裏,沒事?”二胖猶豫着問道。

“放心吧,不會有事。”我說道。

二胖聞言,這才點了點頭。

我們兩個一起往回走,然而,我的目光卻微微撇向身後。

我總覺得還會發生什麼事情,而且,極有可能就在晚上。

那隻黑貓此時還盯着我,直至我遠去之後,我才注意到,那隻黑貓,竟然直接跳下了深坑。

我眉頭一皺,但並沒有回過身去,而是仍舊往前走。

在這一刻,我心中有着一個打算,晚上的時候再來這裏,也許能夠看到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

如果我的猜測不出錯的話,那麼晚上,所有的疑惑,應該就會解開了。

這是我的感覺,十分強烈的感覺! 下午過得很快,我除了照顧二胖情緒之外,便是在思考着發生的這幾件事情。

我總覺得我似乎有什麼遺落沒有想到,但就是想不出來,讓我十分的頭疼。

晚上吃過晚飯之後。我便出了老宅,本來我是決定自己一個人去的,但思思不知是出於什麼原因,竟然也跟來了。

要知道,來到關頭村之後。思思就很少纏着我,平時都呆在老宅中,逗着她的小鬼,對我也是愛理不理的,而現在,竟然主動要跟出來,這實在是讓我有點想不通。

不過這也讓我有種心安的感覺,畢竟我一直覺得思思不簡單。如果有思思幫忙的話,也許我會安全很多。

我和思思來到村頭的時候,村頭很安靜,村民們似乎都很聽我的話,並沒有來到這裏。

我並沒有靠近那個深坑,而是拉着思思,站在了距離不遠處的一個角落,隱藏了起來。

其實這麼做也是突發奇想,我的感覺讓我這麼做,而不是直接前往深坑一看究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和思思就這麼站在角落。我看着深坑那個方向。沒有說話,而思思雖然跟來了,卻依然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逗着被她抱着的小鬼,看都沒有看我一眼。

大約是九點多鐘,我突然聽到了一聲細微的動靜。

我看到了一道黑影出現在了那深坑之前,我眉頭微微一皺,死死的盯着那道黑影。

這黑影的出現,證實了我的猜測,晚上果然有事。

我並沒有輕舉妄動,而是看着那道黑影,雖然我並沒有看清他的樣子,但是我依然能夠看到他直接躍進了深坑。

就是這個時候。我直接衝了過去。

如果這時候,能夠搞清楚那道黑影是什麼,也許,就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三步並作兩步,很快我就來到了深坑之前,看向深坑,毫不猶豫的跳了下去。

黑影還在,我一把便將他給抓住了。

但讓我意外的是,這個黑影,竟然是個人,而且這個人,我也見過!

那個張大喜所說的假道士!

我抓着他。眼中帶着幾分憤怒,這個假道士,現在來這裏做什麼?

“誰,誰抓我!”假道士被我抓住,喊了起來。

我盯着他,冷冷的說道:“你來這裏做什麼?”

“關你屁事,給我滾遠點。”假道士說道,作勢就要將我推開。

我雖然並不高大,但這假道士的小身板也比不上我,根本就無法掙脫開我,我死死的抓着他。

“如果不說,我直接把你帶到村裏去,告訴大家,你就是個假道士,來騙吃騙喝的。”我冷冷的說道。池畝帥號。

“別,別說,我告訴你還不行麼?”假道士一聽,立馬就被嚇到了。

顯然他是假道士這個身份,確實是他的小辮子。

“快說。”我說道。

“我就是來看看,這裏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畢竟是埋在地下的,肯定有什麼寶貝。”假道士說道。

“擦!”我忍不住罵了一句。

就因爲這樣,打亂了我全部計劃,就算晚上真出什麼事情,這一下,也被我打草驚蛇了。

馬勒戈壁的,我現在心中別提有多鬱悶了。

“跟我上來。”我鬆開他,爬出了深坑,冷冷的說道。

他一臉不情願的爬了出來,不敢正眼看我,我也不怕他跑了。就這裏,他就算想跑,我也能夠追到。

“今天的事情我記下了,如果出什麼事情的話,我絕對要你好看。”我瞪了他一眼說道。

他一臉害怕的點了點頭,我這纔回過頭來,沒有再去管他。

這個假道士的出現,是在我意料之外的,讓我現在也不敢保證,接下來是否還會有和我之前預想的那樣,出現什麼新的線索。

我轉過身去,朝思思所在的位置走去,假道士跟在我身後,低着頭,看上去已經是認栽了。

然而我卻並不高興,我的目標不是他,而是那個殺死王錫山和二胖他爸的東西,很明顯,不是這個假道士。

現在擺在我面前的問題,要更讓我揪心了。

事情解決不了,一開始的計劃又被打亂了,讓我一時間沒有了什麼頭緒。

我抓了抓腦袋,有點煩躁。

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感覺背後一涼,緊接着一股刺痛之感隨之傳來,我愣在了原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後背,緩緩的轉身,看向了那個假道士。

此時他正一臉猙獰的看着我,和之前害怕的樣子完全變了個樣子。

現在這個假道士,給我的感覺只有陌生。

“讓我跟着你?你當你自己是什麼東西?”假道士冷冷的說道:“殺了你,一樣能夠保守祕密,沒人能夠知道我做了什麼。”

“就因爲怕我要揭發你?”我愣愣的看着他。

“你這個多管閒事的傢伙,如果不是你,我哪裏需要那麼麻煩。”假道士繼續說道:“殺了你,一切就都解決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我看着他,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我之前的猜測的錯了,被我忽略的東西,現在,似乎也明瞭了。

就是這個假道士。

但是他想要做什麼?

或者說,關頭村出的這些事情,都跟他有關?

張大喜一開始就說過這假道士有問題,難道,真的是因爲他?

我似乎明白了,又好像不明白,背後的疼痛讓我腦子有點發暈,假道士的手中還拿着一柄匕首,虎視眈眈的看着我,隨時有可能再給我來一刀。

“幹什麼?你說呢?”假道士說道,慢慢的像我走來。

我沒有多少猶豫,死亡的威脅席捲而來,讓我在同時,毫不猶豫的往回跑。

“思思,快跑!”我喊道。

思思依然在角落站着,對我發生的事情並不知曉,我的聲音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擡起了頭來,看向了我。

“思思,快回去喊人!”我喊道,隨後止住腳步,看向那假道士,我不想連累思思,現在這個假道士要殺我,如果我帶着思思的話,沒準連思思都要受到假道士的毒手。

我完全忘記了自己的疼痛,盯着那假道士,憤怒的看着他。

“馬勒戈壁的,真當老子怕你不成?”我罵了一句,一把從地上拿起一塊磚頭,直接撲向那假道士。

我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那假道士都愣住了,但他並沒有退縮,也朝我撲了過來。

我雖然受傷了,但因爲是我先反擊,佔據了先機,一磚頭直接砸在了他的腦門上。

但是很快我就傻眼了。

假道士竟然一點事都沒有,依然帶着獰笑看着我,就算腦門上流着血,也好像對他一點影響都沒有。

這特麼的是什麼情況?

我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預感,這個假道士,和二胖之前一樣,都被上身了。

也就是說,假道士剛纔說的話,都不是他本人所說,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對了!

所有的問題都能夠解釋得通了。

真的有別的存在,在促使着這一切的發生,而那個存在,就在我的眼前。

“去死吧!”假道士猙獰的喊道,手中匕首,直接朝我刺了過來。

我被嚇了一跳,如果再被刺中了,那還了得,肯定就沒命了。

手中的磚頭毫不猶豫的扔向他,這貨現在完全就是不要命的,畢竟是上了身,身體也不是他的,疼痛什麼的跟他也沒有什麼關係,完全就是用這具身體來殺我。

但同時我還有點納悶,爲什麼他會說因爲我他纔會那麼麻煩,難不成,是因爲我送走了二胖他爺爺?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真的是因爲我多管閒事了,當初如果攙和進這事的話,沒準就跟我沒關係了。

“死你妹啊!”我罵了一句,直接擡起左手,引魂術的法決唸了起來。

之前對付二胖他爺爺就是用這招,現在沒準還有用。

然而很快我就發現了情況的不對勁。

馬勒戈壁的,竟然沒有絲毫用處。

難不成我猜錯了?這貨根本沒被上身,而是真的就不怕死,要跟我拼命?不然的話,爲什麼引魂術沒有讓他起絲毫反應,一下子就不靈了。

不靈了自然就坑了,匕首已經到來,我連忙抓住假道士的手,不讓他刺來。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假道士的力量很大,完全跟我抓住他之時就是兩個水準。

我的手一下子就被他掙脫開了,他獰笑的看着我,匕首狠狠的朝我刺來。

我現在心中只有一個想法,三十六計走爲上。

如果沒有被暗算受傷,現在還有得一拼,但是現在,若是再下去,就算沒被他殺了,也要流血過多了。

我直接一腳踹了過去,暫時躲過了一劫,隨後快速往回跑去。

但很快我又愣住了。

尼瑪個蛋,思思竟然還沒走!

“還愣着幹什麼,走啊!”我一把拉住思思,吼道。

思思沒有搭理我,而是盯着我身後那個追來的假道士。

“你竟然敢傷害他,他如果死了,我的晚餐,誰給我!”思思的聲音有點冰冷,盯着那個假道士,眼中寒芒閃爍。

就算是我,僅僅是看了一眼,都覺得,背後拔涼拔涼的。

現在的思思,就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一樣。 最主要的是,思思說的那句話!

她的晚餐?難不成是我?

我不由得搖了搖頭,一時間忘記了要逃跑的念頭,愣愣的看着思思,緩緩的鬆開了抓住她的手。熱門

那個假道士也愣住了。看着思思,皺着眉頭,似乎是在想思思是什麼人。

而很快,我就發現假道士臉色微微一變,似是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樣。

我眉頭一皺。難不成,這個假道士知道思思的身份?

我似乎有點明白爲什麼思思要跟着過來了,也許,思思一開始就知道要發生什麼了,或者她知道這裏有什麼東西。

而她跟過來的原因,就是她要幫我。

這一點,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似乎是解釋得通的。

我靜靜的看着。我想看看,接下來思思要做什麼。

思思的神祕早就從一開始就縈繞在我的心中,如果能夠趁這個機會,知道思思是什麼身份的話,也許是一件好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