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釋彌夜聳聳肩:“宋警官說要過來,我倒是想要看看他過來了想要跟我說什麼!”

四人又坐了一會,果然聽到了敲‘門’聲。

釋彌夜一打開‘門’,就看到一臉尷尬的宋宸雲站在‘門’口。

“喲,宋警官,這麼快就找來了?”釋彌夜笑‘吟’‘吟’的看着他。

“上次方茜芸的事情,我記得你們是住在307的。”宋宸雲躊躇了一下,“那個,釋彌夜同學,這次……”

“沒關係啊!”釋彌夜聳聳肩,“我又不是警察,也不是你們那個什麼‘有關人員’,所以不許我‘插’手案件也很正常啊!本來我就只是一個喜歡多管閒事的人啊!”

“這屍骨本來是你發現的……”

“宋警官這樣說着,好像你們搶了我的功勞一樣。”釋彌夜輕笑了一聲,“宋警官,你要記得,我幫你們,只是因爲要滿足我自己的好奇心,我不幫你們,是我沒有什麼心情。所以以後呢,我不會再麻煩宋警官,以後有了什麼事情……哪怕是發生在我身邊的,也請宋警官不要來問我……我沒有那個義務幫你吧!”

“對啊!不是有句話說得好嗎?你可以保持沉默……從今以後,我們小夜就保持沉默了,不會再管你們的事情了!”潘錦繡衝着宋宸雲就猛吐舌頭。

宋宸雲苦笑了一聲:“這件事情……唉,我也沒想到上面會做這樣的決定。”

“沒什麼啊!”釋彌夜嘴角一翹,“本來我一開始也都說了,不會加入到特別重案行動組的,所以仙子啊你們把我排除在外也沒有什麼關係。”

宋宸雲嘆了口氣;“好吧!等這個案子破了,我會告訴你……”

“不用了。”釋彌夜眼睛一眯,“宋警官,不如我們來比一比,看是你們先破案,還是我們先破案吧!”

宋宸雲一臉驚異:“釋彌夜同學,你的意思是……”

“我會自己去調查那個小孩子死亡的事情的,而且我這個人錙銖必較,睚眥必報,所以如果我搶先一步調查到了什麼,一定會立刻毀滅掉證據的……所以,你們最好是趕在我前面吧!”釋彌夜毫不客氣的準備趕人了,“宋警官,我們要討論案情了,所以還是請你趕緊離開吧!”

宋宸雲傻眼了,半晌才呆滯的站起來,打開‘門’走了出去,又在‘門’口呆了好一會,才皺着眉頭唉聲嘆氣的離開了。

“小夜,我看這哥帥警察很喜歡你啊!”潘錦繡的眼睛裏直閃星星。

“錦繡,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八卦?”釋彌夜有些無奈,“現在你也知道了爲什麼白魅會跟在我身邊的實情了,我跟他不是男‘女’朋友,所以……”

“所以我才覺得這個帥警察喜歡你啊!”潘錦繡一挽釋彌夜的胳膊,“白魅跟你不可能,你總得找別的吧!”

釋彌夜有些鬱卒的看了她一眼:“我找別的幹什麼?我過了年才虛歲十八,用得着這麼早嗎?而且宋警官比我大了**歲……”

“那白魅還比你大兩千多歲呢!”潘錦繡撇撇嘴。

“好了好了,趕緊討論案情吧!”佳沫兒推了潘錦繡一下,才又看向了釋彌夜,“釋彌夜,剛剛你在那具白骨上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那個沒有?”

“有啊!頭骨特別大!”

“就這個?”潘錦繡的嘴角‘抽’了‘抽’。

“對啊,就這個。”釋彌夜一攤手,“陳老師,明天就拜託匿了,把我們幾個帶出校‘門’,我們要開始在清平鎮走訪了!”

“這個可以。”陳琛點了點頭,“就詢問誰家的孩子頭比較大?” “不是有好幾條線索了嗎?”釋彌夜‘摸’出了筆和本子,“頭大、小孩、幾年錢突然失蹤!”

陳琛沉‘吟’了一下:“我們沒有辦法推斷出那個孩子到底多大,所以範圍也比較含糊。 *79小說&”

“我看最多不超過十二歲。”佳沫兒偏着頭想了想,“應該還是小學生吧!我看他身上的那破爛的衣服,應該是童裝樣式。 師妹又又又穿男裝了 我那位阿姨……手下有童裝設計師,我見過他們設計的童裝。”

釋彌夜點了點頭:“那就是這幾年裏面突然不見了的頭比一般的小孩都要大的小學生,突然不見了的情況……對了,葉局長說過,沒有失蹤案,所以這孩子不一定是失蹤的,或者是他的親人認爲他沒有失蹤……”

“這個問起來就有點困難了啊!”陳琛又皺了皺眉,“這要怎麼去問?”

“比如說……清平鎮有沒有誰家的小孩頭比較大,後來這家人搬家了?”釋彌夜用圓珠筆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不過這孩子也未必就是清平鎮的,只是說清平鎮相對來說可能‘性’大一點。不管怎麼說,下午的時候我們還是先出去問一下吧!如果問不出結果,明天再讓大家一起到周圍幾個鎮上去問一下。”

陳琛點了點頭:“不如現在我們就出校吧!釋彌夜你不是說要跟警察拼速度嗎?”

“那我們就出發吧!”潘錦繡滿是興奮。她是第一次參與這種活動,所以也特別的期待。

竹子亂 佳沫兒想了想:“我們從後‘門’走吧!從前面走肯定會被那些警察注意到的!”

釋彌夜一臉的鬱卒:“怎麼搞得跟地下黨在行動一樣?”

潘錦繡‘激’動的拽着釋彌夜:“走吧走吧!我們趕緊的!”

釋彌夜無奈,只得跟着她們往後‘門’走去。只是還沒到後‘門’,釋彌夜就扯住了着急往前衝的潘錦繡:“慢點!後‘門’哪裏也有警察!是武警!”

陳琛的眉頭皺了起來:“也是,這個破爛的清平中學裏面有這麼多學生,前後‘門’肯定都有人守着。”

“那怎麼辦?”潘錦繡急了。

大明之五好青年 “我抱你們出去吧!”釋彌夜嘆了口氣,左右看了看,搜尋到了一個比較偏僻的角落,“走吧,我們從那邊出去!”

“跟着小夜好幸福的感覺!”潘錦繡更興奮了,“要出校‘門’直接翻圍牆!”

釋彌夜翻了個白眼。

到了那圍牆下,釋彌夜看了看,周圍的確沒人之後,才先抱起了佳沫兒,直接飄到了圍牆外面。

等把三人都抱了出來,陳琛纔給趙世川打了個電話,說是帶三個學生去幫着做點事情,也不管趙世川在那邊直埋怨,陳琛直接就把電話掛了。

“走吧!”陳琛把電話揣進了兜裏,“我們就從清平中學附近開始問起來吧!”

本來以爲會費勁周折的,沒想到在第一家就問到了。

“說那個頭比較大的小孩子啊,那就是李堯楠那個小傢伙嘛!李大頭!”回答釋彌夜他們的問題的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大爺,正坐在大‘門’邊‘抽’着旱菸袋。

“李堯楠?”

“是啊!這李堯楠是跟着劉芸兒過來的,這不劉芸兒改嫁了之後,就又帶着他走了嘛!”

四人對視一眼,陳琛咳了一聲:“大爺,我想問一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事啊,得從十三年前說起了。”老大爺磕了磕旱菸杆,“十三年前呢,這李泰軍的老婆得了腸癌死掉了,後來就經人介紹,認識了劉芸兒嘛!聽說那個劉芸兒是剛剛生了孩子,老公就在工地上出事了……後來李泰軍那小子就跟這劉芸兒好上了。不過這李泰軍自己是有個‘女’兒的,叫李小娟……”

“李小娟?”潘錦繡愕然,“是不是在甲乙高中高二十七班的李小娟?”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去年是聽說她考上了甲乙高中。”老大爺搖了搖頭,“這李小娟啊,雖然爸爸死了,後孃又改嫁了,可是一個人也都生活得好好的,這不,去年還考上甲乙高中了……”

“等等,等等!”釋彌夜的臉黑了黑,“大爺您慢慢講!這爸爸死了,後孃改嫁又是怎麼回事?”

“哦,是這樣的!”老大爺美美的吸了一口旱菸,“這劉芸兒嫁過來了差不多有十年了吧!反正我記得李大頭剛跟着他媽媽過來的時候還抱着呢!這長着長着都行四年級了!可就是有一次李泰軍送李大頭去上學的時候,出車禍了!”

老太爺嘆了口氣:“雖然這李大頭不是李泰軍親生的,可是李泰軍這孩子生‘性’憨厚,他待李大頭可是跟親生的差不多!不管是給他自己的‘女’兒還是給李大頭,買什麼都是買雙份的!不過這劉芸兒的人也不錯,雖然是後孃,但是對李小娟也‘挺’好的。”

“出了車禍之後?劉芸兒就改嫁了?”釋彌夜皺了皺眉。

“這倒不是!”老大爺直搖頭,“李泰軍剛出事沒多久的那會,劉芸兒還說要給他守寡,要把李小娟撫養‘成’人……我記得當時鎮上還有人在說呢,說劉芸兒不過是貪圖李泰軍的賠償費!還說她既然這麼貞潔,怎麼沒見她給她第一個老公守寡……”

“然後呢?說好了給李泰軍守寡的劉芸兒,怎麼又改嫁了呢?”

“這個我也就不清楚了。”老大爺又‘抽’了一口,“只是聽說有一天晚上李泰軍家裏鬧得兇,說是聽到劉芸兒跟李小娟吵架了。後來沒過幾天,李小娟就說劉芸兒走了。”

“走了?”

“是啊!帶着李大頭改嫁了唄!”老大爺撇了撇嘴,“我估‘摸’着那天劉芸兒跟李小娟吵架就是爲了分賠償金的事情,就是因爲這劉芸兒要改嫁,先要帶着錢走唄!我見這劉芸兒怕是欺負李小娟年紀小,把錢捲走了大半了吧!這不,都三年了,也沒見她回來給李泰軍上個墳啊什麼的,因爲沒見她回來看一眼李小娟……”

四人又對視了一眼,陳琛才又跟老大爺道謝:“大爺,謝謝您了!”

“不過你們幾個妹伢子問這個幹什麼?”老大爺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們。

“我是甲乙高中的老師,帶着同學出來瞭解一下學校裏面需要接受幫助的學生……”

老大爺搖了搖頭:“算了吧!李小娟這孩子我知道,‘性’子倔,什麼幫助啊,她大概是不需要的吧!”

“不管怎麼說,大爺,謝謝你了!”佳沫兒扯了扯釋彌夜,又好好的跟老大爺道了謝,四人才離開。

“我們還要繼續去問嗎?”陳琛一臉的若有所思,“如果那具白骨真的是那個叫李堯楠的小男孩的……”

“從年齡上看也差不了多少。”釋彌夜沉思了一下,“不管怎麼說,再問幾家吧!這次我們走遠一點。”

釋彌夜他們在清平鎮上隨機選擇了幾家,問到了差不多的情況。

四人蹲在清平鎮鎮政fǔ的‘花’園邊,俱都沉思起來。

“小夜,你覺得,殺死李堯楠的人,到底是誰?”最後還是潘錦繡忍不住先問了出來。

“李小娟或者是劉芸兒。”釋彌夜沉‘吟’了一下,“劉芸兒的可能‘性’不大,她畢竟是李堯楠的親生母親。”

“也有可能是爲了改嫁,然後把自己兒子殺了……呃,可能‘性’不大,虎毒尚且不食子!”佳沫兒直接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所以說,是李小娟把李堯楠殺死了嗎?”陳琛皺了皺眉,“可是劉芸兒呢?她找不到自己的兒子,會那麼放心的就改嫁了嗎?”

“如果,劉芸兒也死了呢?”釋彌夜的聲音沉了下來。

三人齊齊吸了口涼氣:“你的意思是,李小娟可能把劉芸兒和李堯楠都殺死了?”

“不無可能!”釋彌夜嘆了口氣,“不過我們還是儘量往好的方面想一想。比如,劉芸兒分得了李泰軍的賠償金,帶着李堯楠離開清平鎮的時候,被人瞄上了,謀財害命。”

“這個算什麼好的方面啊!”潘錦繡有些鬱卒,“這樣以來,劉芸兒不還是死了嘛?”

“如果劉芸兒沒死,自己的兒子失蹤了,她會不着急?”釋彌夜苦笑,“所以,劉芸兒一定是死了,我只是在想,最好不要是被李小娟殺死的。雖然劉芸兒不是李小娟的親生母親,可是畢竟也是相處了將近十年,而且清平鎮的人也說了,劉芸兒對李小娟還不錯的。”

“而且聽說李小娟也很喜歡自己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平時不管到什麼地方玩都帶着他的!”佳沫兒也有些悵然,“如果李小娟真的是兇手,那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四人又集體沉默了。

潘錦繡咳了一聲:“你們也別想得太糟糕,有可能真的是謀財害命呢?”

“謀財害命?”陳琛也苦笑了一聲,“可是劉芸兒是到這個已經廢棄了的清平中學來幹什麼的?要知道,這清平中學的後‘操’場,極有可能就是案發的第一現場!”

“也許是……偷情?”潘錦繡猛地想起了發現了李堯楠屍骨的那一對情侶。

“你偷情的時候會帶着自己的兒子啊?”佳沫兒白了她一眼。

“不是啊!有可能就是劉芸兒帶着李堯楠來找自己的情夫一起‘私’奔,然後被情夫謀財害命了……”

“那我問你。”陳琛也皺着眉頭開口了,“如果真的是這樣,爲什麼那個所謂的情夫,會把李堯楠的屍體放到教師宿舍去?還有,劉芸兒的屍體呢?”

“被分屍了唄!不過,他把李堯楠的屍體放到教師宿舍去,的確有點不明白。”潘錦繡撓了撓頭,又看向了那蹙着眉的釋彌夜,“小夜,你怎麼看?”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先回去找李小娟。”釋彌夜皺了皺眉,“也不知道警察他們有沒有把這件事情都泄‘露’出去?”

“應該還是處於封鎖狀態的吧!”

“但是如果兇手真的是李小娟……看到那棟教師宿舍被封鎖了,應該都能猜到是什麼情況了吧!”

“不管怎麼說,我們還是先回去吧!”陳琛拍了拍釋彌夜的肩,“我們先盯住李小娟……晚上把她叫到宿舍?”

“陳老師你的意思是……讓她看到那個灰影?”

“可是她應該跟我一樣,看不到的吧!”潘錦繡有些疑‘惑’。

“別說你了,連我都看不清楚!”佳沫兒翻了個白眼,“但是不管怎麼說,晚上她來了,白魅也來了,總能‘弄’出點什麼吧!”

“我現在突然很想念曲林靜了!”釋彌夜嘆了口氣,“有她在的話,直接就可以從李小娟的口裏問出真相。”

“不過曲林靜的妖力的確是太逆天了!”潘錦繡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她這樣子,如果想要知道,那不是連誰誰誰的祖宗十八代都能問出來嗎?”

“你知道你的祖宗十八代?”佳沫兒的臉黑了黑。

“我不知道……我就這麼個意思!”潘錦繡鬱卒的看了佳沫兒一眼,才又拽住了釋彌夜,佳沫兒有些好奇的拉着潘錦繡:“潘錦繡,你跟李小娟很熟?”

“說太熟也算不上。”潘錦繡聳聳肩,“只是以前一起逛過街,平時見面了也會聊幾句……李小娟的‘性’格屬於比較自立,也比較倔強的那種吧!” 釋彌夜點了點頭:“那好,我們先回學校吧!”

原路返回學校,第二節課正好下課,學生們都成羣結隊的去上廁所。 *79小說&潘錦繡眼尖,一下子就發現了走在人羣裏的李小娟:“小夜,你看!那個長頭髮!就是穿着藍‘色’羽絨服的那個!她就是李小娟!”

釋彌夜看過了過去,略有些驚異。

李小娟看上去是一個頗爲溫柔的‘女’孩子,臉‘色’略顯蒼白,看她的身材,骨骼也屬於比較纖細的那種——釋彌夜有點開始懷疑自己的推斷了,像李小娟這樣身材的‘女’孩子,真的能殺死劉芸兒和李堯楠嗎?

佳沫兒也愕然了:“這……這個李小娟,也太柔弱了吧!”

潘錦繡聳聳肩:“所以我才說嘛,殺人兇手說不定就是那個劉芸兒的情夫,這李小娟的這個樣子,怎麼可能回事殺人兇手嘛!看她的樣子,只怕是連刀都舉不起來!”

“不管怎麼說,今天晚上都要把李小娟叫到我們宿舍來。”釋彌夜沉‘吟’了一下,“不管她是不是兇手,我們都有必要讓她知道事情的真相。”

陳琛倒是一臉的若有所思:“前兩天佳沫兒也跟我說了蔡華奕的事情,蔡華奕的樣子,只是單純看着的話,沒人會相信他是個變態殺人狂魔吧!”

“可是也要考慮到人家能不能殺人啊!”潘錦繡嘟着嘴。

“好了,先回教室吧!”陳琛收回視線,率先往教學區走去。

到了教室,釋彌夜剛坐到位置上,白魅就擡了擡眼皮:“又去哪裏去了?”

釋彌夜嘆了口氣,把這件事情告訴了白魅。

“這個李小娟肯定有問題!”白魅聽完了也只是淡淡的又合上了眼,“今天晚上讓她到你們宿舍去的話,直接就問好了。”

釋彌夜也點點頭:“那好……不過你記得來的時候不要被人發現了。”

白魅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轉過頭去不理她了。

下了晚自習,釋彌夜挽着佳沫兒,一邊走一邊小聲的討論着潘錦繡能不能把李小娟叫到宿舍來。只是走着走着,釋彌夜就忍不住往後面看了去。

“怎麼了?”佳沫兒有些疑‘惑’的跟着看了過去。

“我怎麼覺得……有什麼東西在跟着我們?”釋彌夜有些疑‘惑’的回過頭。

佳沫兒打了個寒顫,也不知道是凍的,還是被釋彌夜這句話給嚇的。

釋彌夜忍不住又回頭看了一眼,身後除了說說笑笑的學生,黑漆漆的釋彌夜也看不到別的東西。

“釋彌夜!”佳沫兒緊緊的抓着釋彌夜的袖子,“會不會是那個灰影……跟着我們啊?”

“應該不會吧!”釋彌夜想着也覺得背心有些發涼——她想到了天韻學院那個身後總是趴着一隻‘女’鬼的那個老師了。

“那個,佳沫兒,你也能看到鬼的吧!”釋彌夜有些不適的動了動肩膀,“我的背後有沒有趴着一隻鬼?”

釋彌夜話音剛落,她的後腦就被重重的‘抽’了一下,讓她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前面。

“怎麼了?”佳沫兒有些害怕起來,“你,你怎麼了?剛剛,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釋彌夜‘摸’着後腦勺,想到了一個可能‘性’,臉立刻就黑了黑:“那啥,佳沫兒,沒事了,我們還是回307號去吧!”

“到底怎麼了?”佳沫兒越發的莫名其妙。

打開307號的‘門’,陳琛正在鋪着‘牀’:“回來了?”

“回來了。”釋彌夜拉着佳沫兒走進了寢室,又把‘門’給關上了,纔有些無奈的轉過身,“喂,你可以出來了吧!”

佳沫兒立刻攥緊了釋彌夜的手。

“既然都猜到我了,一開始說什麼‘有沒有鬼趴在背上’這樣的話?”白魅黑着臉,伸手又在釋彌夜的額頭上‘抽’了一下。

釋彌夜嘟了嘟嘴:“我是在你打了我之後才意識到是你的啊!”

佳沫兒的嘴角‘抽’了‘抽’,立刻就鬆開了釋彌夜的手:“原來是白魅……嚇死我了!”

白魅的臉更黑了。

“現在我們都來了,就等潘錦繡把李小娟帶來了。”釋彌夜‘揉’着自己的額頭,“也不知道她用的什麼藉口。”

陳琛沉‘吟’了一下:“如果李小娟真的是兇手的話,我想現在這種情況下,潘錦繡只要說一句‘我知道你的祕密’這樣的話,李小娟就會上鉤的吧!”

“可是若是李小娟真的是兇手的話,潘錦繡說這樣的話,不會有危險嗎?”

“這可是在學校裏,李小娟就算是想要做什麼也不行吧!畢竟這會纔剛剛下課,周圍還是有很多學生的!”

正說着,外面就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吶,李小娟,我就是住在這裏的。”

“你不是說有事情跟我說嗎?到底什麼事情?”這個聲音很冷,還帶着那麼一絲不耐煩。

“進來說吧!”潘錦繡推開了‘門’,率先走了進來。

李小娟剛要進來,一看到坐在‘牀’上的白璃,立刻就愣住了:“你們……居然讓男生進‘女’生宿舍?”

白魅眼神一凝,整個人就冷冷的看向了李小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