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是自然。”林楓道,心想這個靈兒還是有古靈精怪的一面,倒是和妙妙有點像,喜歡逗自己。

“林楓,真捨不得離開你啊。你陪我走走吧。”

“好。”

林楓和風靈兒在長安行走,四周都是大唐的將士忙於清理戰場。

“不知道和大周大戰之後,風國會不會也變成這樣,屍橫遍野,血流滿地。繁華之都。變成了廢墟。”風靈兒憂慮道。

林楓道:“風國,並非孤軍奮戰。風國援唐,大唐無論如何兵力匱乏,也會助風國一臂之力的。”

“是嗎?這是你一個人的想法,還是大唐的想法?”風靈兒感興趣問道。

林楓反問:“你當初帶兵援唐。是你一個人的想法還是風國的想法?”

風靈兒毫不遲疑道:“我自然是爲了風國。無法否認,我有救你的私心,我不想看到你雖大唐戰死。但是我也是爲了風國的未來。”

“大唐若滅。風國置於大周和魔蠻之間,何以存活?”

林楓點點頭:“大唐的人的眼光亦不會差到哪裏。我相信大唐和風國的盟約,並非只是一張廢紙上的文字,而是付諸於行動。”

“那麼。我期待你帶着大唐的大軍到來。”風靈兒忽然一臉認真起來,儼然是戰場那個統帥大軍,運籌帷幄的大統帥。

“我再送送你吧。”

“什麼呀,我可沒有告別的意思呢。你記着趕我走是嗎?你是不是急着要去和那個唐瑾兒敘敘舊啊?”

“靈兒,你說什麼呢?你們女人的思維跳躍性也太大了吧。”

“好像你第一次看到女人一樣。 穿書後我在八零當神醫 奇怪嗎?”

“不奇怪。”林楓心中暗想,有了靈兒和妙妙,自己真應該適應。

“再陪我走走吧。大周暫時不會全線出擊。有幾位皇叔在那邊頂着,我還能空閒一會兒會兒。”

“好。”

“林楓,你和我講講妙妙姐的故事吧。我多多瞭解一下她。等到見她的那日,好好拍她馬屁。不然她不許你納妾,我豈不是隻能獨自悲傷了。”

林楓思忖道:“你這話說到正點上來了。要是妙妙不答應,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呢。”

“啊?我剛纔開玩笑的。要是妙妙姐不同意。你真的不要我了啊?”靈兒吃驚問道。

“這……靈兒,實話跟你說吧,我這個人啊……懼內。另外。妙妙跟着我吃了很多苦,我們從小就是一塊兒長大的。我這輩子本來就是打算和她一個人在一起的。誰知道……”

“誰知道遇上我了是吧?”

“你這個傻瓜。我跟你說,你這話要是對別的女人說。她保證二話不說,轉身就走。這還算脾氣好的,有修養的。”風靈兒道。

“那要是沒有修養的呢?”

“啪啪給你兩個巴掌,然後踹你一腳。噴你一口痰,這才離去。別笑……我可不是開玩笑。我認真和你說話呢……也就我,就算心裏聽着難受。也是樂呵呵接受。”

風靈兒看着林楓沉默,似乎他意識到說話有些傷到自己了。風靈兒不由安慰一笑,心中暗想,這傢伙心裏還是有我的,並不全是他的妙妙。

“你跟我講講妙妙的故事吧。從你們認識開始。”

“好。”

兩個人並排地走着。林楓講述和妙妙的過往。從青山鎮開始,然後拜入孤月城,再入大周鎬京參加九州薈萃大會。

最後,又誤入雲麓仙宗。

風靈兒認着地聽着,逐字逐句,好似要深深記住。聽完了林楓的講述,風靈兒一臉羨慕:“原來你和妙妙姐經歷了那麼多次生死。也難怪你對她一往情深。妙妙姐真是不錯,我真有點迫不及待地看到她了。”

“我想,她應該也喜歡我,接受我的。”風靈兒一臉自信。

正是這股自信,正是她憑着自己真實的感受,這才叩開了林楓的心門。風靈兒堅信,她同樣也可以叩開妙妙的心門,讓她接受自己。

送君千里,終有一別。

林楓揮着手和風靈兒告別,臉上有笑,心有不捨。

風靈兒和穆蘭帶着風軍離去,浩浩蕩蕩,消失在視野之中。

陳廣還在拼命地揮揮手,已經哭成了淚人,嗚嗚咽咽,根本停不下來。

“人都走了,你還哭什麼啊?”林楓問道。

“大人,我心裏好難受啊好難受啊。”

“我去,你都七老八十了,比我年紀大三倍。這該不會是你的初戀吧?”

“是啊,大人。我這輩子還是頭一次被人喜歡呢。”

“初戀的男人可愛,初戀的老男人,可怕啊。”

林楓受不了陳廣這幅哭哭啼啼停不下來的慘樣,趕緊離開。 由於,前代人皇戰死,是唐瑾兒拯救了大唐。唐瑾兒在大唐民間積累了難以想象的支持,讚揚和威信。

大唐消耗殆盡的皇氣,也慢慢復甦。不過想要恢復到原先的強盛,需要數百年,甚至上千年。

唐瑾兒繼位之後,第一件事情便是天下縞素,國葬父皇和國聖。隨後,修建國聖苗。然後纔開始慢慢的修建覆滅的宮殿。

隨着大唐轉危爲安,原先諸多背井離鄉之人陸續返鄉。那些最早逃離的富商也回家立業。大唐,百廢待興。

林楓被封爲大唐第一神將,加爵平定侯。陳廣爲大唐第二神將,並任命爲南疆大督統。領兵三萬,鎮守邊疆。

林楓看着萬人之上,萬人跪拜的唐瑾兒。不得不說,她此時是高貴的,卻又是冷豔的。大唐經此一役,唐瑾兒的雙眸之中,往日的單純少女逐漸看不到。取而代之的是威嚴和冷豔。

這些初步建設完成之後,林楓迫不及待地面見大唐女皇。

偌大的宮殿之內,僅有三人。

唐瑾兒坐在龍椅之上,墨莫站在她身側。林楓則站在龍椅下方。

唐瑾兒淡然問道:“林將軍匆忙求見,有什麼急事嗎?”

林楓回道:“啓稟人皇,大周進犯風國。作爲風國的盟友,我們是否可以出軍援風?”

墨莫聽到此話,冷笑了一聲道:“大唐不是你林楓的私兵。你想要幫你的心上人,那是你自己的事情。”

林楓聽到此話,心中惱怒。這墨莫怎麼什麼時候都是和自己作對?自己哪裏得罪她了?林楓懶得理會,而是看向唐瑾兒道:“人皇以爲如何呢?”

唐瑾兒思忖道:“按理,我們確實應該出兵援風。可是你也看到了。隨着陳廣領着三萬大軍戍守南疆。我們哪裏還有兵力調動?”

“這……算是大唐的決定嗎?”林楓的語調之中透着不快。

“放肆,你怎麼和人皇說話的?你眼裏除了風靈兒,還有大唐的人皇嗎?”墨莫怒斥道。

林楓忍無可忍:“墨姑娘,我告訴你,我看你是女的不和你一般見識。你可別得寸進尺,挑戰我極限。媽的。老子哪裏得罪你了?你處處針對老子。惹惱了我,別怪我不客氣。”

墨莫冷漠一笑,神色之中有些不屑:“別以爲你爲大唐立功就得意忘形了。你是我對手嗎?”

“奶奶的,我林楓總有一日擒住你,把你摁在桌子上打你的屁股。到時候看你還敢囂張不。”林楓氣得不行。暗暗發誓。

唐瑾兒道:“林楓,你平時不是這麼容易動氣的。難道墨莫說到了實處?”

林楓算是看出來了,這兩人如今統一戰線擠兌自己。林楓冷道:“既然大唐不願意出兵,我想辭掉第一神將的官職。”

“風靈兒帶着大家千里迢迢趕來幫助我們。我們卻眼睜睜看着他們和大周大戰,我林楓做不到。”

“林楓,腿長在你身上。你隨時可以走。不過第一神將的頭銜,你還需要頂着。你別想多了。”

一婚二嫁 “你爲大唐建下大功,若是免去你的官職。大唐子民將如何想?會覺得本皇過河拆橋。更何況。你是國聖的弟子,若是辭官。大唐以爲我和孤月城不和,影響大唐的安定。”唐瑾兒娓娓道。

林楓聽到這話。想不到唐瑾兒變得如此勢利,心中滿是失望。 boss不好惹 他道:“好一個人皇,處處爲大唐安定着想。我林楓就此告辭。”

林楓頭也不回地憤然離去。

待到林楓離去之後,唐瑾兒道:“文相何在?”

隨着傳召之下,大唐文相來到宮殿之內。

“傳我旨意,大周入侵風國。大唐和風國脣齒相依。脣亡則齒寒。本皇招募大唐之兵,出軍援風。”

文相聽到此言。恭敬朝拜:“人皇遠見乃我大唐子民之福。”

隨着文相離去,墨莫這纔不解道:“公主。你先前不是不答應林楓出兵嗎?”

唐瑾兒有些倦意,日理萬機,這些日子可沒有好好休息一天。她揉着腦袋,閉着眼睛道:“那是我看林楓不順眼說的氣話。風國若滅,我們更加不支。再則,風靈兒帶着大家援助我大唐,而今我大唐見死不救,大唐子民作何感想?”

“貴在行事。至於可以交出多少人馬,只能靠招募了多少新兵,盡力而爲了。”

“我明白了。”墨莫點點頭。

林楓決定隻身前往風國助風靈兒一臂之力。甚至他有些衝動,想去南疆帶着陳廣的兵直接開往風國。不過這種想法也只是想想而已。

“唐瑾兒不仁,我不能不義。欠她的情誼,我林楓也算歸還。今後,你當你的大唐女皇,我做我的逍遙遊俠。我們再也不見。”

林楓行走在長安城內,看着新建的國聖廟有了些輪廓,心中倍感安慰。

“去往大周之前,先回趟孤月城。也不知道孤月城現在如何了。”

九州大陸北土冀州和南土陽州交界之地,此地不知何名,是一片荒野。荒野之上站着四人,都是絕世芳容的美麗女子。

這四人,正是四大宗師的冷雨,蕭宓,齊婉兒,關大家。

齊婉兒和關大家並肩而立,關大家莞爾一笑道:“想不到冷都司和蕭魔將走到了一起。”

冷雨神色微冷道:“你們兩人可以走在一起,我們兩人爲何不行?”

蕭宓有些不耐煩道:“哪裏這些廢話。小師叔祕境線索交出來。”

“你說交就交?好大的口氣。”齊婉兒靜靜道。

“只怕由不得你。”

冷雨說完,扔出了一個玉簡。齊婉兒接過,注入元氣。玉簡綻放光芒,在空中照射出一些畫面來。

齊劍閣弟子齊四,被人踩在腳下。此時,正有一把刀,架在齊四的脖子上。

“這就是你的條件?”齊婉兒神色仍舊冷靜。

蕭宓譏諷道:“都說冷都司殺人不眨眼,都言我蕭宓是踏着血路走上來的魔將。可我們無法和齊婉兒相比。看着師弟被斬頭可以無動如衷。要論絕情,齊婉兒當屬第一。”

齊婉兒聽着這些譏諷,仍舊神色不動道:“我齊劍閣弟子,爲了追求無上劍道,任誰都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

“既然如此,你怎麼不去死?不如這樣,你和齊四對換一下。被砍頭的人是你,站着說話的是他,如何?”蕭宓繼續冷嘲熱諷,實在看不慣齊婉兒這幅假仁假義的做派。

“若是師弟有我的天資和感悟,我不介意和他換。”齊婉兒回道。

“好一個不要臉的女人。”蕭宓對此人無語相對,噁心得讓她不屑。

關大家開口:“我想你們兩人聯手趕來,不是找我們聊天的吧。就齊四一人的性命,就算可以打動齊婉兒,別忘記了還有我。”

“雖然你們掌握小師叔祕境的諸多線索。但是差一分,終究等於零。”

冷雨說着拿出一物,是龜甲一角,僅僅只有指甲大小。然後接着道:“真不巧,小師叔祕境最後一塊線索在我們手裏。這樣應該可以交換了吧?”

“好的東西應該大家分享。我們共同奉獻所有線索,合成一處。小師叔祕境的東西,我們四人分享。至於誰可以得到傳承,那就靠她的實力和機緣了。如何?”冷雨看向關大家。

關大家不答卻是看向齊婉兒。畢竟齊四的性命屬於齊劍閣,而且她們手裏的諸多線索,都是齊劍閣得來。

齊婉兒想了想,道:“什麼時候可以放了我師弟?”

“在我們來之前,齊四已經獲得了自由。”冷雨道。

關大家和齊婉兒聽到此話,微微動容。關大家開口:“冷都司好強的自信,佩服佩服。”

“若是你說話有假呢?”齊婉兒問道。

冷雨冷哼一笑:“我冷雨行走世間,有必要說假話嗎?”

接下來,關大家和齊婉兒陷入思考之中,權衡利弊。這線索,若是少一塊都是殘缺,手裏擁有的等同於零。

齊婉兒忽然想到了什麼,問道:“冷雨,你早就知道我們掌握了小師叔祕境的線索。一直追殺我們是假,其實是一路跟蹤。”

“我們到了鎬京。你也到了鎬京。你抓了齊四,故意不殺。裝作不知,讓齊四進入黑牢得到其他的線索。”

“因爲你知道只有我們才掌握着諸多線索的信息。而你手裏,一直掌握着其中一塊龜殼。是嗎?”

冷雨冷然,沒有肯定,也沒有否定。

若真是如此,不得不說冷雨的心機太深。

齊婉兒接着又道:“難怪神墟沒有選擇你,因爲你心機太深,難以成就大道。至於蕭宓,更不用說,太傻。一直當作別人的兵器而不知。”

“齊婉兒,你說什麼呢?你聰明嗎?被冷雨像放狗一樣放了數年,倒真是聰明伶俐啊。”蕭宓冷嘲熱諷。

冷雨開口打斷這兩人的爭吵:“多說無益,你們考慮如何?”

“齊四是齊劍閣弟子,我自然聽齊婉兒的。”關大家端莊自若。

“那就拿出你們手裏那塊龜殼,還等什麼?”

齊婉兒有些不快,小師叔的祕境多了兩人搶奪,總不是令人暢心事情。 最佳特攝時代 每一塊烏龜殼之上都刻着繁雜的線路,隨着數塊烏龜殼合併在一起。這些繁雜的線路彼此連接,從綜複雜。

然後烏龜殼從齊婉兒手裏飛了出去。天地之間的元氣瘋狂地涌入到龜殼之內。龜殼綻放神華,吞吐瑞祥。最後,烏龜殼化作一道流光飛向了天邊消失不見。

“追。”

也不知道誰先喊出口,四位宗師朝着烏龜殼衝去。

陽州之地,孤月城。

林楓回到孤月城,受到所有弟子的崇拜和敬意。孤月城歷代弟子之中,從未有一人拿到過九州薈萃大會第一名。林楓替孤月城爭奪了無上榮譽。

諸位長老看到林楓也是誇讚不已。林楓和他們一一打過招呼,然後徑直走向祠堂。

徐莫問站在祠堂之內,看着林白的靈位發愣。

林楓沉默了一會兒才道:“徐長老,我回來了。”

徐莫問轉過頭看了林楓一眼,沉默不語,然後繼續看着林白的靈位。林楓想要再說些什麼,卻想不出詞語來。

由始至終,徐莫問都靜靜地站在祠堂之內,哪裏都不去。林楓覺得他的身影煢煢孑立,好像一個無人問津的老頭。

魔族第一入侵,小師妹犧牲。魔族第二次入侵,師弟犧牲。對徐莫問而言,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兩個人都離世,他又如何不傷悲?

林楓走出祠堂,覺得心情有些壓抑。忽而,空中有四道神華飛過,都是宗師境界的修行強者。

“四大宗師?她們怎麼來到了陽州?”

林楓心中奇怪。沖天而起追了上去。

四大宗師追着龜殼來到了離火教。而今的離火教今非昔比。隨着掌教去世,門派之內太上長老幾位底蘊全部戰死。離火教失去了強者坐鎮,加上離火教成爲了大唐子民唾罵的門派。離火教諸多弟子不願意繼續留在離火教,紛紛選擇離去。

林楓隨着四位宗師來到離火教山腳。林楓驚奇地發現山腳處竟然有人招兵。

“大唐組建仁義之師,抗周援風。歡迎有志之士報名從軍。”

這幾人由一個千總領頭,負責登記招募。看到從離火教走出來的弟子,立即拉着他們道:“兄弟,參軍不?抗周援風。”

“可是我是離火教的弟子。” 迷情絕愛:首席的復仇嬌妻 離火教弟子心中忐忑,有些悔恨投錯了門派。爲什麼離火教要和魔蠻爲伍呢?

“離火教的弟子怎麼了?是你們掌權者犯的過錯,和你們這些弟子有什麼關係?”

“就是。人皇特意交代。大唐正是用人之際,不可亂殺無辜。特別是離火教弟子,都是受他人擺佈,面其通敵大罪。但凡有志願參軍者,一律接受。和其他從軍門派或者散修一視同仁對待。”

“人皇當真如此說了?”離火教弟子高興道,正愁沒有去路。

“當然。我們可是大唐的正規軍。”千總拍拍胸口道。

“好,我從軍。”

“還有我。”

離火教弟子紛紛踊躍報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