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條獨眼巨蟒是蛇王?”

幽靈點了點頭:“嗯,應該是,所有的偷襲和做‘誘’餌都是它,這傢伙應該就是蛇王。”

山狼皺着眉權衡了一下幽靈所說的可能‘性’有多大,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相信幽靈,畢竟這小子對叢林裏的一切相當的瞭解:“那我們該怎麼辦?”

“馬力開到最大,能走多遠就走多遠,雖然走出叢林是不可能了,但蛇也是有體力的,長距離奔‘波’它們也受不了。”幽靈看着天,“今晚我們出不了亞馬遜,但我們也不能讓這些該死的東西得逞,殺不了他們也得把他媽累個半死。”

“你確定這招管用?林子裏的毒蛇可是成千上萬。”山狼有些不相信。

“至少遠路跟來的會體力不支,我們能減少一些威脅,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幽靈嘆了口氣,“放心吧,我會盡力給大家提供幫助,這是我的特長,也是我存在的意義。”

“好吧,我去安排一下。”山狼點了點頭,隨手按了一下遙控器,遠處的漁船猛地炸開,化成了一團火焰之後斷成兩截緩緩的下沉。

“去你媽的游擊隊。”山狼罵了一句之後就去安排遊艇的防禦了。

幽靈轉回頭繼續望着叢林自言自語道:“叢林,他媽的叢林。”

游擊隊漁船被幹掉之後總算是去了山狼的一塊心病,原本以爲要進行一番惡戰之後才能達到的目的動動手指就完成了,這讓他還真有點不適應,不過現在他最擔心的是那些‘陰’魂不散的蛇,蛇羣的威脅在某種程度上大過游擊隊,這些東西雖然沒有重機槍和迫擊炮,但在數量優勢下絕對不可小噓,那簡直就是災難。

“游擊隊只有這幾艘破船嗎?我不相信!”賭徒看着要員和麪上還在燃燒的漁船殘害若有所思的說道。

“他們可是亞馬遜河附近活動的游擊隊,船隻是必要的‘交’通工具,你是說……”樹妖一愣,“對啊,爲什麼我們只看到三艘漁船,這他媽的不合理。”

“我不知道游擊隊有什麼打算,但我總覺得這其中有些古怪。”賭徒皺着眉說道。

“當然古怪,但我們目前沒時間理會這些,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儘快前進,遠離這片區域,就算今晚無法離開叢林區也要儘量走遠,幽靈說得對,獨眼巨蟒還在,它不會輕易放過我們。”

“如果水下出現那麼多毒蛇說明我們得罪的不是一條而是一羣,這就他媽的難不辦了,絕對的數量優勢下的近距離戰鬥我們的武器恐怕還真沒用燒火棍好用。”彎刀皺着眉說。

“的確,在成羣結隊的毒蛇面前我們沒有任何優勢。”剃刀點了點頭,“除非我們有足夠的燃燒彈,但在河面上我們還無法發揮火海優勢,但毒蛇也無法輕易上船,畢竟他們太小了,除非有足夠數量的巨蟒,這種可能‘性’不是很大。”

“別忘了我們在遇到游擊隊之前看到了什麼,鱷魚羣后面的巨蟒和不是隻有一條,那個數目絕對夠我們喝上一壺,就算不爬上船也足夠掀翻遊艇,一旦落水,就算沒有鱷魚幾條巨蟒也足夠把我們殺死。”山狼重新整理了一下所剩的彈‘藥’,“現在的彈‘藥’還算充足,如果發生兩次以上的戰鬥我們將面臨彈‘藥’耗盡的危險,游擊隊和巨蟒都有足夠能力要我們的命。”

“岸上有蛇羣,河裏有游擊隊和潛伏的毒蛇還有鱷魚,這真是把我們往死路上‘逼’。”重拳着太陽‘穴’說道,他的頭還有些暈。

“該來的早晚回來,擔心也沒用,我們還是隨時做好戰鬥準備,以不變應萬變吧。”山狼整理好槍支,“大家該休息的休息,該換班換班,養足‘精’神,準備下一場戰鬥,不管來的游擊隊還是蟒蛇我們都要幹掉他們,爲了我們能活着離開‘地球之肺’。”

“我只剩下了兩個滿的彈‘藥’箱和四百發零散彈‘藥’,勉強可以支撐一陣,剛纔和游擊隊的戰鬥中消耗不小。”巨人拍了拍自己的通用機槍,“但願夠用。”

“夠不夠用就這麼多,省着點用吧!”剃刀把帽子扣在臉上,“睡覺,折騰一晚上加以上午,這一閒下來還真有點困。”

“重拳你做的牛排還有嗎?忙了一早上有點餓了。”水鬼‘揉’着肚子說道。

“我他媽還沒吃呢。”重拳晃了晃頭,“你去看看,有的話給我帶一份,差點忘了,對了帶兩塊洋蔥。”

遊艇的速度已經提到最快,但按照現在的速度他們根本無法在天黑之前離開叢林,這是個危險信號,因爲幽靈發現岸上不再只有一條獨眼巨蟒,據他說目前至少有三條蟒蛇在沿岸追蹤他們,這些蟒蛇利用不斷過河方式減少行進路程,而遊艇只能沿着亞馬遜河而下,雖然速度上足夠快,但路程上卻無法節省,畢竟亞馬遜河河灣衆多,爲了防止遭受巨蟒偷襲他們又不敢走一些小的支流,所以根本就無法甩掉這些一直跟着他們的巨蟒。

時過中午,天氣越來越熱,毒辣的太陽曬在身上產生了一種炙熱的刺痛感,遊艇繼續穩健前行,衆人除了傷員之外經過幾個小時的休整體力基本恢復,重拳也可以起來走動,不在向早晨一樣頭暈噁心,幽靈的傷勢已無大礙,傷口沒有紅腫,他自己配置的‘藥’物止疼效果不錯,只要注意不要動作太大導致傷口崩裂就不會有什麼問題,河面上不時出現跳躍的魚羣,大的超過一米,小的還不走兩指,場面極其壯觀,重拳一直不由自主的咽口水,他又想起了魚頭火鍋,幽靈一直在甲板上觀察叢林裏的動靜,‘潮’溼炙熱的空氣中帶着叢林特有的味道,不斷躍出的魚兒又在其中添加了足夠的腥味兒。

“怎麼這麼多魚?水裏氧氣不足嗎?”樹妖按住一條跳上一層甲板的足有半米長的大魚對艙裏大喊,“重拳,做個生魚片。”

“自己做吧。”重拳沒什麼‘精’神的從艙口伸出頭向這邊看看了一眼又縮了回去。

“轟……”遊艇十幾米外的河面突然炸開,水‘花’足有四米多高。

“迫擊炮,是迫擊炮。”幽靈的第一個反應就往船頭衝。

“山狼,前方有情況。”耳機裏光速聲音急促的說道。

山狼也已經衝到船頭,一看之下心裏頓時涼了半截,因爲在幾公里外出現了爲數衆多的船隻,從船頭的旗幟上看這些人和他們上午戰鬥過的游擊隊是一夥兒的。

“這種迫擊炮最大‘射’程在六公里左右,敵人距離應該在五公里內。”幽靈大聲說道。

“光速,尋找支流我們避開他們,其他人準備戰鬥,”山狼果斷做出任務分派,其實他明白,在游擊隊大批到來之前他們時間不多,必須尋找其他出路,否則幾分鐘內他們就會和游擊隊短兵相接,那時候他們就沒機會再選擇其他出路了,雖然進入亞馬遜支流會面臨被巨蟒襲擊的危險,但避開游擊隊纔是現在最主要的目的,火燒眉‘毛’先顧眼前,先躲開遇到的危險再說。

“轟……轟……”不斷的有迫擊炮彈砸過來在水面上爆炸,從密集程度上看至少有三‘門’迫擊炮在同時‘射’擊,爆炸‘激’起的水‘花’四濺,紛紛揚揚的落下來如同下雨一般,各種被炸死的魚到處‘亂’飛,很多都落在了遊艇上。“他媽的,不下雨水下河水,還真他媽的‘挺’涼快。”巨人大罵,“怪不得後面的敵人沒有跟上來,原來他媽的前面有大隊人馬等着我們,這羣‘陰’魂不散的王八蛋。”“別罵了,省着點力氣一會兒戰鬥吧。”重拳懶洋洋的扛着AK12從裏面出來。

“你出來幹什麼?回去。”巨人瞪了他一眼,“自己有傷不知道,別沒開槍自己先栽進水裏。”

“你以爲我是什麼?腳下沒根的酒鬼嗎?”重拳反‘脣’相譏,因爲巨人曾經以爲醉酒栽進過下水道。

巨人大怒:“胡說八道,好心沒好報。”

“事實如此。”重拳衝他擠了擠眼睛,“下次少喝點,我怕你卡在裏面。”

妖孽皇后:龍椅要換人 “‘操’,你是不是找揍。”巨人吹鬍子瞪眼。

“算了,不和你開玩笑了,知道你是好心,謝謝夥計。”重拳拍了拍他的胳膊,“傻大個兒,晚上給你做生魚片。”

“真的?”巨人大喜。

“當然!”重拳拍了拍‘胸’口,“說話算話。”

“啊……我讓你做就不給,怎麼他不用求你就主動給做?”樹妖抗議。

“我又不是你家廚子。”重拳白了他一眼。

“啪……”一條足有三十釐米長的大魚準確無誤的砸在了樹妖的後腦,將他砸了個跟頭。

“哈哈……”重拳和巨人同時大笑,這太滑稽了。

樹妖從甲板上爬起來張嘴吐出一顆‘門’牙:“他孃的,唯一一顆原裝牙齒掉了,‘操’。”他嘴裏的大多數牙齒都在戰鬥中損失殆盡,現在滿口都是種植牙,只有這顆牙多年來一直“忠實”的跟着他,但今天也離他而去了。

“真**是笑話一條魚砸飛一顆‘門’牙。”重拳按着通話鍵大笑着說道,“賭徒,賭一把,你說一條兩公斤重的魚能不能砸掉人的‘門’牙?”

“不可能,除非是魚化石。”賭徒通過單兵電臺說道。

“那要不要賭一把,一百塊。”重拳笑着問。旁邊捂着嘴巴的樹妖被氣的乾瞪眼。

“很抱歉,我和幽靈打賭輸了之後答應他一段時間內不賭博。”賭徒的聲音有些無奈,看得出他對着次打賭非常感興趣。“轟……”又一枚迫擊炮彈飛來,在船首位置炸開…… 188、遭遇叛軍(05)

船首被擊中火焰紛飛濃煙滾滾,爆炸給遊艇的前甲板開了一個足有半米寬的大洞,幸運的是沒有將遊艇炸穿,否則他們只能等着沉船,那樣別說被游擊隊射殺,就連河裏的鱷魚他們都躲不開。

“光速,聽到回話。”山狼有些焦急的喊道,爆炸的位置離駕駛艙太近了。

“收到,沒事兒,駕駛艙玻璃破損,沒傷到我。”

“那就快他媽的找出路,再這樣下去我們會被擊沉。”山狼扶着欄杆擔憂的看着遠處的快艇大軍。

“只能掉頭向想回走兩公里,那裏條岔路離我們最近。”

“那就快點。”

遊艇開始轉彎,敵人的迫擊炮彈在附近此起彼伏的爆炸,敵人已經進入一千米範圍內,巨人和颶風的重機槍開始咆哮,兩人都的老手,射速控制的很好,雖然在這個距離上無法太精準的射擊,但至少可以阻擋敵人靠近的速度,但兩挺通機槍的威力卻遠遜於敵人川投的重機槍,咆哮的子彈飛來每次都能給遊艇留下一排清晰的彈孔。

獅鷲又上了船頂,正不緊不慢的開着槍,事實上他纔是敵人最大的威脅,幾槍過去就放到了兩三名快艇舵手和迫擊炮射手,敵人不得不減緩靠近的速度轉而利用火力優勢攻擊,重機槍、迫擊炮齊上陣,遊艇一直“沐浴”在槍林彈雨中,船身不斷被亂飛的子彈擊中,直到完成掉頭之後情況才稍有好轉,但還是被飛來的迫擊炮擊中,左舷又被炸出了個大洞。

“操,光速,快點。” 腐爛國度之活下去 山狼大聲催促道,在這麼被動挨打遊艇早晚得被擊沉。

“最大馬利,不能再快了。”光速的聲音有些無奈的繼續說道,“另外,船速好像有點提不上去了,應該是螺旋槳又被堵塞了。”

“一定又是那些毒蛇。”幽靈皺了皺眉,“它們試圖把我們的船逼停。”

“我操。”山狼大罵,“連毒蛇都他媽的來湊熱鬧,所有能動的抄傢伙,幹他孃的。”

“雖然這個速度不是最快,但游擊隊也沒那麼容易追上我們,至少我們進入支流前他們沒機會。”幽靈目測了一下敵人的距離,“現在最大的威脅就是迫擊炮。”

“獅鷲能不能搞定迫擊炮?”山狼摁着通話鍵問道。

“有難度,他們將載有迫擊炮的船隻擋在後面,基本看不到迫擊炮的影子,我現在主要以射殺敵人有生力量爲主要目的,給他們增加心理壓力,迫使他們減緩跟進速度,但他們的船太多了,我只能暫緩他們的跟進速度,但這不是個好辦法。”

“孃的。”山狼罵了一句按着通話鍵繼續說道,“光速,現在可全靠你了,我們早進入支流就能早避開游擊隊的大隊人馬。”

“我知道,放心,我在盡最大努力。”

幽靈從背囊裏取出兩塊**裝上遙控引爆裝置然後冒着槍林彈雨跑到船尾用力往水裏扔去,幾乎在**入水的瞬間他按下了起爆器。

“轟……”被炸起來的水花淋了他一身,遊艇一震。

“你瘋了?”山狼大怒。

“光速,看看現在速度能不能提起來?”幽靈也不裏山狼而是摁住通話鍵爲開船的光速。

“多少能快點,剛纔我們是不是又中彈了?”光速通過耳機問。

“那就好。”幽靈將另一塊**也丟了下去,這次引爆太快遊艇被一陣劇烈的搖晃,不過速度卻更快了一些。

“你小子真行。”山狼大笑,他已經明白了幽靈是在用爆炸的衝擊波清理螺旋槳,雖然這辦法危險了點兒,但至少起到了作用。

“形勢所迫,土辦法能管用就不錯了,不值得稱讚。”幽靈擺了擺手,“這樣還能爭取點時間。”

“好樣的,回去給你升一級。”山狼了一眼後面的游擊隊,“快進入支流了,我們得給他們準備點禮物。”

“這個交給我。”幽靈眼睛一眯,“幹這種事情我最在行。”

幽靈取出一些**和多個塑料袋,將**撞上遙控引爆裝置之後塞進塑料袋密封,很快六七個充滿空氣的塑料袋**成型,然後他坐在甲板上等着遊艇轉入支流。

不到兩分鐘遊艇就順利的進入了只有接近三十米寬度的支流,前行了大約百餘米幽靈將**塑料袋逐一丟盡河裏,這些**在充氣塑料袋的作用下全都飄在了河面上,緩緩順着水流向亞馬遜河方向前進。

“這就是我給他們準備的第一道菜,自制遙控式水雷,雖然這東西無法掌握方向,但至少能起到震懾作用。”幽靈將遙控器交給山狼,“你來。”

“還是你來吧。”山狼將遙控器推回去,“這東西我可不在行;槍榴彈充足的,弄斷兩棵大樹,堵住河面。”

“這是個好辦法。”巨人給自己的槍管上淋了點水降溫,瞬時間水汽升騰。

“通通通……”不斷的有槍榴彈擊中河邊傾斜向水面的大樹根部,幾次連續的爆炸之後樹木開始緩緩倒下,最終在中彈部位折斷整棵樹落盡水裏,巨大的樹冠幾乎擋住了半個河面。很快游擊隊出現在河口,幽靈舉着望遠鏡觀察自制水雷的飄動方向,等這些水雷被游擊隊的快艇覆蓋的時候個按下了遙控器,瞬間此起彼伏的爆炸在船隊裏響起,爆炸拋棄的水柱足有十米高,兩艘快艇被掀翻,一搜快艇直接被炸成了兩截,衆多敵人落水,不過對於這些生於河岸的游擊隊來說他們大多善於游泳,所以不會有生命危險。“效果不理想,只幹掉了三艘船,可惜了我那麼多c4。”幽靈搖了搖頭,顯然他對這樣的結果並不滿意。

“不錯了,至少他們會怕!”山狼看着明顯放慢速度的敵船說道。

“快看……”不遠處的指着敵人的方向大喊,“水裏有鱷魚。”

山狼和幽靈將注意力擊中到那邊,果然發現很多落水的敵人遭遇了鱷魚的襲擊,而船上的敵人正設法施救,大批鱷魚付出水面,至少有幾十條之多,誰也沒想到水下潛伏着這麼多的鱷魚。

“這條支流不安生。”幽靈搖了搖頭,“看來我們要多加小心。”

一邊的巨人插話道:“既然進入支流就要做好心裏準備,獨眼巨蟒還沒出來,它纔是最大的威脅。”

“好是先顧眼前吧,這些游擊隊夠我們忙一陣的了。”山狼嘆了口氣,“真是禍不單行。”

“這裏河道不算太寬,兩岸大樹密集,河道上空大多被樹冠遮擋,敵人的迫擊炮沒用了,我們只要注意重機槍和火箭彈。”

“只要避開迫擊炮敵人的威脅就算降低了一半,我們可以利用河道優勢解決這些敵人。”山狼看着兩岸繼續說道,“只是希望游擊隊在這一帶沒有太多人手,這個距離只要他們埋伏在按上我們還真拿他們沒辦法。”

“放心,我們沒那麼倒黴的。”幽靈一邊觀察着兩岸一邊說道,“這次行動我們遇到了太多的意外,不會在出現更糟的情況了。”

“但願如此。”山狼深吸了一口氣,“開戰,先解決這些該死的游擊隊。”

水面上到處都是垂下來的藤條,很多幾乎垂到了水面上,巨大的樹冠猶如一把把打傘一樣遮蔽了天空,雖然擋住了毒辣的太陽,但並不涼爽,密閉的叢林裏沒有一絲風,潮溼悶熱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樣。

游擊隊的船隻在這種水道里更加的靈活,幾乎沒什麼東西能擋住他們的路,七八艘船散開隊形沿着河道向前猛追,只要遊艇上的人不下船他們就不會跟丟,這種小汽艇追蹤大船的戰術被他們成爲現代版的狼羣戰術,在切斷了遊艇的去路之後他們就會有充足的時間慢慢的和遊艇上的人鬥,反正這一帶水路地形地貌他們都很熟悉,根本不用擔心遊艇跑掉。

之所以對這艘遊艇緊追不放是因爲他們非常知道這是圖拉索的私人財產,他們和圖拉索關係並不怎麼好,作爲競爭對手他們一直在找機會幹掉圖拉索併吞並他的地盤,但這老傢伙很狡猾,幾次伏擊都讓他跑了,今天圖拉索居然白天出來,而且沒有大批護衛隨心,真是個天賜良機,其實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圖拉索已經成了“黑血”的階下囚。

醫生大佬是白切黑 散開隊形是因爲他們在轉入這條河道的時候吃了虧,他們沒想到遊艇上的人會玩出這麼多的花樣,加上鱷魚的襲擊一下讓他們損失了六個人,所以他們學乖了,分散開來佔領整個河道就算遭遇攻擊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失。

遊艇已經沒入了遠處的河灣,沒關係,游擊隊一點也不着急,前面河道上方障礙物會增多,遊艇通過很困難,必須降低船速,否則容很難通過,而他們的快艇就不同了,沒有那麼高的船身,根本就不擔心這些。他們轉過河灣發現遊艇果然已經被狹窄的河道截住,但遊艇已經關閉引擎靠岸,船上空無一人…… 189、遭遇叛軍(06)

遊艇停在河邊,周圍一片死寂,游擊隊一下失去了目標,但這些人不傻,都是老油條,第一反應就是放慢船速,注意岸邊是否有敵人的埋伏,他們知道敵人根本沒遭受多大的損失,還有戰鬥力,所以游擊隊的快艇沒有貿然靠近,而是遠遠的觀察着附近的情況。

遊艇上和岸邊都看不到半個人影,到處都是密集的草叢、灌木和參天大樹,遊艇上的人彷彿跑光了。

“二組登船,一組上岸搜索,其他人警戒,小心中了敵人的埋伏。”一艘快艇上一個帶着墨鏡的中年人給其他人分派任務,看樣子他應該是個頭目,只見他縮在幾名手下的後面舉起望遠鏡觀察遊艇附近的情況,儘管距離並不遠但他還是希望看得更清楚一些,所以他舉着望遠鏡,看起來有點滑稽。“噗……”一枚子彈飛過來穿透他的望遠從眼眶鑽進去經過大腦在後腦勺上開了一個碗口大的‘洞’,鮮血、腦漿、碎骨濺得到處都是。這下熱鬧了,游擊隊開始向槍聲響起的方向掃‘射’,子彈得灌木‘亂’晃野草折斷,樹木‘亂’響,林子太密了,他們根本就‘弄’不清具體位置在那裏,只能憑感覺盲目開火,而岸邊樹叢後面的獅鷲收起M40A3狙擊步槍轉身就走,根本不理掃過來的子彈,密集的叢林是他最好的掩護,他的守在這裏的目的就是幹掉敵人的指揮官,現在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在留在這裏。

游擊隊在小頭目被幹掉之後並沒有陷入羣龍無首的境地,而是一船隻爲單位繼續各自爲戰,準備登船的準備登船,準備上岸搜索的繼續靠岸,其餘人火力掩護,並沒有沒有因爲一個頭目的死亡而陷入慌‘亂’,看得出這些人的確經受過長期實戰的考驗,應付突發事件的能力可見一斑。

“轟……轟……”聲巨響中,一艘快艇突然發生了爆炸,上面的人全都被炸飛出去,快艇變成了熊熊燃燒火球,原來是一名站快艇中央位置的游擊隊士兵‘胸’前掛着的手雷被擊中發生了爆炸,手雷爆炸幾乎將船上的人全都炸翻,而彈片還擊中了快艇的油箱產生了二次爆炸將快艇點燃,‘亂’飛的彈片還殃及了附近一艘快艇上的兩名士兵。

襲擊來自哪裏?沒人知道,但如此‘精’準的‘射’擊卻讓他們趕到恐懼,只有狙擊手能在遠距離擊中手雷,但他們卻根本‘弄’不清敵人在什麼地方。

“轟……”又是一聲巨響,船隊尾部的一艘快艇油箱被擊中,爆炸將整個快艇掀翻,更多的人落水,而水下突然出現的巨大黑影差點把落水的人嚇個半死,那是幾條正在上浮的凱‘門’鱷,災難再次降臨,七八條鱷魚浮出水面爭先恐後的撲向落水者和屍體,驚恐的尖叫和‘射’殺鱷魚的槍聲‘混’合在一起,游擊隊士兵開始陷入恐慌,面對不斷響起的冷槍他們除了對可疑方向進行掃‘射’之外就是準備撤離這片區域,但在這麼狹窄的河面上這麼多快艇同時掉頭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擁擠的河面上突然變得極度‘混’‘亂’,在鱷魚的撕扯之下水面上很快變成了一片血紅,斷肢、被打死的鱷魚屍體漂的到處都是,武器掃‘射’在河面上形成密集的水坑,如同剛下過雨。

“噠噠噠……”岸邊灌木叢裏突然出現的颶風和巨人的兩‘挺’機槍同時開火,瘋狂的掃向快艇上毫無遮擋的游擊隊士兵,更多的敵人跟着落水,鱷魚的撕扯、絕望的慘叫、爆豆般的槍聲在遮天蔽日的河面上‘交’織在一起,猶如死神的咆哮……

“歡迎來地獄。”颶風扣住扳機怒吼着。

“如果這裏是地獄那你就是惡鬼。”山狼通過單兵電臺調侃道。

“不。”颶風繼續掃‘射’,“我是地獄天使。”

隱藏在附近的“黑血”戰士也紛紛加入戰鬥,遊艇上、岸邊突然出現的“黑血”戰士讓原本已經陷入‘混’‘亂’的游擊隊不堪重負,水下和岸上的雙重壓力讓他們已經陷入徹底的‘混’‘亂’,但他們還是艱難的開始反擊,他們迅速分成兩組,‘操’縱船隻遠離“黑血”所在的河岸,一部分人開始‘射’殺鱷魚,對落水的倖存者施救,三‘挺’重機槍先後復活,火箭彈‘射’手也開始拼命,他們十分清楚在這生死時刻不拼命就得沒命的道理。

靠後一點游擊隊的快艇已經開始後退準備離開這變成絞‘肉’機的戰場,但讓他們沒想到的是頭頂的樹冠上突然傳來了槍聲,幾個連續的點‘射’將船上的人全部掃翻,幽靈和重拳從樹冠裏探出頭將遊艇上的人‘射’殺之後從上面跳下來準確的落在快艇上,幽靈直奔船頭的重機槍,而重拳卻拾起了散落在快艇裏的火箭彈發‘射’器……

“噠噠噠……”幽靈的重機槍率先打響,12。7毫米口徑的勃朗寧重機槍瘋狂咆哮,密集的子彈割草一樣將不遠處的敵人掃倒,幽靈專‘門’往敵人多、火力強的快艇上招呼,除了‘射’擊敵人之外他還對船體進行掃‘射’,在重機槍面前船體的鐵皮就像紙板一樣不堪一擊,瞬間被打得千瘡百孔,油箱隨之被打穿,巨大的火球直衝樹冠……

重拳在後面也沒閒着,他連續發‘射’火箭彈攻擊能看見的任何快艇,爆炸效果更加猛烈,但這艘船上的火箭彈數量不多,打光之後個又瞄上了躺在裏面的迫擊炮,當然這個地方樹冠高度太低根本不適合發‘射’迫擊炮,但他卻把一箱炮彈搬到面前將炮彈往甲板上猛磕一下然後當手雷丟出去,三公斤多的炮彈被他輪着胳膊向前猛甩出去是二十餘米擊中了一艘敵人的快艇,劇烈的爆炸中快艇的船尾被炸出了一個巨大的缺口,船上的敵人被直接拋了出去,如果沒有什麼奇蹟這些人都得變成鱷魚的美食。

由於距離太近一片迫擊炮爆炸的彈片幾乎是貼着幽靈的鋼盔尖銳的呼嘯着飛過去,把他嚇了一跳:“你他媽的就不能扔遠點?”

“知足吧,這個重量,在這左搖右晃的船上能扔這麼遠就……不錯了。”說話間重拳又扔出了一枚迫擊炮彈。

“‘操’,跟你合作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幽靈繼續掃‘射’。

“合作……愉快!”重拳繼續他的甩手迫擊炮彈,又一艘游擊隊的快艇被炸翻。

在兩人的攻擊之下很快就有四五艘快艇被擊沉,戰局幾乎瞬間開始像一邊倒,“黑血”的多角度“屠殺”和水中鱷魚的幫助之下游擊隊已經潰不成軍,不到五分鐘的戰鬥中快艇損失殆盡,就算沒被打死的也被趕下了水,剩下的都是鱷魚的活兒,河面上硝煙滾滾,滿是殘肢斷臂、鱷魚的屍體以及還在搶食的鱷魚。

“屠殺。”獅鷲從樹上跳下看着這場面至皺眉,太慘了,到處都是被鱷魚吃剩下的屍體,血紅‘色’的河面上滿是燃燒的快艇,黑‘色’的濃煙在樹冠的遮擋之下持久不散,空氣中彌散着燃油、血腥和硝煙的‘混’合味道。

“自找的。”煙鬼點上一支菸,“誰讓他們找我們的麻煩。”

“有沒有人受傷?”山狼摁着通話鍵問道。

“沒事。”

“還活着。”

“受傷?怎麼可能!”

“輕傷。”

……

一戰之後只有幽靈肩膀傷口崩裂,彎刀胳膊中了一槍,幸運的是隻帶走了一塊皮‘肉’,但沒有傷及要害。

“幽靈,你把船尾打爛了。”光速從站在遊艇尾部大喊,幽靈的機槍掃‘射’把船尾掃成了篩子。

“戰鬥太‘激’烈,顧不上了。”幽靈一邊處理自己的傷口一邊說道。

“‘操’,引擎要是被打壞了你負責。”光速大怒。

“壞不了,我知道引擎的位置,剛纔打的地方都在引擎上方。”幽靈又嚼了一些草‘藥’塗在傷口上。

“在這次收穫不小。”巨人提着剛從快艇上拆下來的勃朗寧重機槍眉飛‘色’舞,“只是彈‘藥’不算充足,只有不到四百發子彈,都是該死的幽靈,把另外兩艘有重機槍的快艇打沉了,否則我們會繳獲更多的彈‘藥’。”

“不打沉難道留着它威脅我們?”幽靈白了他一眼。

“打掃戰場,帶上能帶上的,五分鐘後我們離開這個鬼地方。”山狼站在遊艇上大聲說道,然後他又轉頭問幽靈,“有沒有感覺到巨蟒靠近?”

“沒有,可能是剛纔的戰鬥太‘激’烈把它嚇跑了。”幽靈在軍醫的幫助下重新包紮了傷口,“不過它肯定還會回來。”

“有重機槍在就算是來一個班的巨蟒也不在話下。”巨人一邊說一邊試圖將重機槍固定在船首。

“還有幾枚火箭彈和迫擊炮彈可以用。”重拳指着剛擡上來的迫擊炮彈,“可惜迫擊炮戰鬥中掉進了河裏。”

“有你在還愁這炮彈用不上?”幽靈瞪了他一眼。

“那你得躲遠點,萬一傷到你我可吃罪不起。”重拳揚了揚眉‘毛’,“彈‘藥’消耗不算大,這樣的戰鬥還夠應付一場。”

“在沒離開叢林之前我們就得節省彈‘藥’。”山狼看着陸續上船的其他人,“動作快點,這不是什麼好地方。”“的確不是好地方。”幽靈轉頭看着一側的叢林,“有東西過來了。” 190、狂蟒之災(01)

大戰之後游擊隊的快艇羣在“黑血”藉助地形優勢和鱷魚的幫助下全軍覆沒,河面上一片狼藉,硝煙在慢慢地退去,紅‘色’的血河也隨着水流慢慢恢復本來的顏‘色’,吃飽的鱷魚再次消失在河面上,只留下被打斷的樹木無聲的訴說着剛纔發生的一切。

就在“黑血”準備離開的時候幽靈又發現了新的情況,叢林裏有東西正在向這邊靠攏,用腳指頭想都能猜到除了那些‘陰’魂不散的毒蛇巨蟒沒有別的東西讓幽靈如此“牽掛”。

“是那些蛇還是獨眼巨蟒?”山狼一看幽靈的表情就知道要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