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那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實力,此刻還映在他的腦海裡面。

果然。

軒轅劍斬到了齊雲飛釋放出來的黑霧上的時候,感覺到了明顯的抵抗力,如同碰到了起強大壁障一般。

葉落緊張的看著軒轅劍,他沒想到軒轅劍會出乎他自己的意料的自己出手。

而且一出手就是那麼銳不可當。

軒轅劍和齊雲飛的武技僵持不下,雖然軒轅劍還在慢慢的突進,不過明顯速度很慢,而且軒轅劍上的光和黑霧都屬於抵消的狀態。

「鏘。。。」一聲劍鳴!

如同軒轅劍在咆哮一般,天空中天地日月星辰加成,瞬間上了一個檔次,仙霧瀰漫的景象更加的壯觀。

而且不止日月星辰在加成,黑色的土地和黑色的樹木都在加成,甚至葉落還冥冥的感覺到了整個陰暗之森的加成。

那是從遙遠的一個地方傳來,葉落透過和軒轅劍的冥冥感應。

感覺到了那是一顆黑色的心臟在傳遞一股力量。

「這是什麼東西?」葉落疑惑的看著那麼黑色的心臟。黑色的心臟在跳動,不知道是不是葉落的錯覺,他感覺整個陰暗之森的呼吸都隨著心臟的跳動,那是有著一股頻率的起伏。

放下心中的疑惑,葉落炯炯有神的盯著齊雲飛。

一劍引天地,天地都在為軒轅劍加持,彷彿軒轅是一把皇者之劍一般。

此時齊雲飛的臉上面無表情,不過臉上冷汗還是唰唰的往下流。

「擋不住了。」如果剛開始還能僵持不下的話,現在軒轅劍憤怒了,齊雲飛的黑色天國武技空間就要破碎了。

「咔咔!」彷彿真的在刺激齊雲飛一般,黑霧開始消退,連帶齊雲飛的身體也暴露在了葉落的視野裡面。

而讓齊雲飛送了一口氣的是,眼前的絕世劍器彷彿也已經力量耗盡,在空中如同一道流星,瞬間回到了葉落的手中。

而且回到葉落手上的一瞬間,又變回成了后羿弓的樣子。

葉落感應了一下,想要再次變化為軒轅劍的樣子,可是在也變化不成。

彷彿受到了限制一般。

葉落臉上一暗,果然剛剛只是軒轅劍的爆發,現在已經是虛弱狀態了,想要再次變化成軒轅劍的樣子,就不知道何時才能夠了。

不過這也夠了。

葉落目光直視齊雲飛,此時的齊雲飛就是一個失去了利爪的老虎,等著自己把他關在籠子裡面。


而在黑暗深處的二道身影,此時緊張的看著外面的對決。

雖然交手不多,不過還是深深的震驚住了這二人,單獨的任意一個全盛時期都能夠以一敵二把他們斬殺。

此時他們心裏面嫉妒不已:「憑什麼我們都是首席!而你們不按常理出牌的超出我們一大截,難道註定我們只是配角,不!」

鬼煉子和徐陣在怒吼,此刻他們徹底的化身為一個凶狼,隨時準備出擊。

「我們放下成見,聯手如何!」突然齊雲飛看著葉落開口。

此時齊雲飛的心裏面苦不堪言,武力所剩無幾,而且最關鍵的是他超負荷的使用出了武技,此刻他的經脈如同撕裂般的疼痛。

他深怕在繼續戰鬥下去,他會爆裂而死。

「聯手!可笑。」葉落譏諷的看著齊雲飛「剛剛出手的時候怎麼沒想要聯手,威逼我的是你,對我出手的也是你,我處處忍讓,你卻處處針對,現在說這些不覺得太遲了嘛!」

「我承認是我的不對,我向你道歉,不過你不覺得**靜了嘛!有人在等漁翁得利,如果你我在爭鬥下去,恐怕得利的是別人。」齊雲飛著急的看著葉落。

他已經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氣息,為什麼自己受創了有人卻無動於衷,很明顯的就是想要自己死。

他也在畏懼,如果他是全身時期的狀態的話,他無話可說,你要戰,我便戰,此時的他連全盛時期的一半都不如。

而且他看著葉落,感覺是如此的深不可測。

「恩!」葉落也點點頭,他又怎麼會不懂!不過讓他放過齊雲飛,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你必須付出代價。」葉落看著齊雲飛。

「什麼代價?」齊雲飛沉重的看向葉落。

「付出你剛剛出手的一條手臂。」葉落看向齊雲飛。

此時的雷熊還躺在地上生死不知,而蛇陽也一臉著急的看著雷熊。

此時聽到葉落的聲音,蛇陽感激的看了葉落一眼。

然後身上的妖氣朝著雷熊灌輸而去。

「什麼!這不可能!你欺人太甚!」齊雲飛滿臉崢嶸之色,想要廢了他一條手臂,那就是要了他的半條命。

武者戰鬥力都在一雙雙手上,如果少了一隻手,齊雲飛知道自己絕對沒有可能爭奪第一首席的位置了。

「那還有什麼好說的,我給了你機會,你不要,那就戰吧!」葉落怒吼一聲,此時他的是在全身時期,渾身的戰氣蕩漾。

不在考慮其他,武者一雙手當破天地,葉落手上強大的武力開始席捲而起。

一踏地,地裂。葉落如同一直鯤鵬,穿雲身法用出,開始一場慘烈的激戰。 我此刻早已是心亂如麻,周璐若是出事,大爹將如何能夠承受。我默默的換好了衣服。看了牀上的艾麗一眼。

轉身離開了,原以爲忙碌了這麼幾天,該好好的放鬆一下了。熟料,現在卻發生了周璐負傷的事件。周璐行事詭異,我從來也沒有太多的擔心過。但這一次心裏卻似壓了一塊鉛塊一樣,聽說周璐在此之前還任性的買了一輛豪車。大爹因此還訓斥了周璐一回。

我打電話給二叔,已然關機。只得打給三叔,好半天三叔才接電話。

“周然,你不用擔心。幾個傷員的傷勢基本穩定了下來,只有周璐要嚴重一些,現在體徵穩定,只是昏迷不醒。你那邊事情多的話,你不要過來算了。我跟你二叔會將周璐送回去的。”三叔在電話裏說道。

“三叔,你們現在在哪裏?”我急切的問道。

“已經快到蓉城了,沒事了……”三叔說完就將電話掛了,我的心一點點往下沉。現在周璐昏迷不醒,我卻無能爲力。

我開着車在大街上漫無目的行駛着,險些撞在了對面一輛急剎的汽車上。我剛想開口大罵,卻不料從車上已將跳下來一個女人,戴着一副墨鏡。我看不清她的樣子,只覺得此人的身材特別好。她走到了她的車尾,不停的在尋找着。我連連按了幾下喇叭,她根本沒動。

我無奈之下,只得將汽車往後倒退了幾米,之後便想從她汽車的一邊開過去。熟料女人突然跳了過來,站在了我的車前。這一刻,我差點被她氣昏,恨不得踩一下油門,直接從她身上碾過去。

又是一個急剎,我將汽車停了下來。我搖下了車窗,大喊。

“你不要命了,還不讓開。”

女人這才認真朝我看了過來,摘下了眼鏡。我頓時愣住了,居然是周璐。這一刻我的心跳幾乎跳到了一百八以上,剛剛還在電話裏聽二叔說周璐身負重傷,怎麼轉眼到了我的面前。周璐似乎也是剛剛纔看清我。

“怎麼是你?周然,你晚上去哪裏?”周璐吃驚的表情比我還厲害。

“我還想問你呢?你倒底搞什麼鬼?幾乎把我嚇死了。”我擦了一把冷汗,周璐不是好好的嗎?爲什麼二叔和三叔說周璐受了重傷呢?

周璐把車開到了路邊,然後我的車也靠邊停下了。兩個人,就靠在車上說起了話來。

“周璐,倒底是怎麼回事?二叔和三叔都說你身受重傷了,我幾乎要瘋了。”我急切的問。

“二叔和三叔都被一個貌似跟我長得相似的女子給騙了。你還記得李固的事情嗎?他們不知道在哪裏找了一個跟我長得十分相似的女子,然後經過整容。在我沒到青石時,她卻提前去了二叔,三叔那裏。無奈二叔和三叔老眼昏花,愣是沒有看出來。”周璐露出了一絲鬼黠的笑容。

“你忍心讓二叔和三叔受騙?”我沒好氣的說道。

“周然,我貿然前去的話。一定會引起誤會的。我帶的三個兄弟知道真相呀!他們到了青石縣之後,便與我分頭行動了。我故意不揭露她的身份,就是想看看她倒底想幹什麼。”

“那你剛纔爲什麼開車不看路,險些讓我的車撞了上去。”我假怒,周璐的鬼怪精靈,此刻幾乎是一覽無餘了。

“那可是我剛買的新車,好幾百萬。不知怎麼了,有好幾個地方懂不懂。你倒好,差點讓我的車成爲了一輛嶄新的二手車了。”周璐生氣的樣子,其實很漂亮的。我真想現在就親她一下。但是我想到了三叔剛纔在電話裏十分焦急的樣子,心裏仍然有些不安。

“二叔和三叔都這麼大歲數了,你不覺得心裏過意不去嗎?”我淡淡的說道。

“你還說,我剛纔就是想跟手機充電,弄了半天弄不明白。今天幸虧是你的車追尾,若是他人非挨一頓揍不可。”周璐的話絕無誇張,她若是動起舞來,幾個人都不是她的對手。

“周然,那邊的事情其實已經擺平了。二叔和三叔卻非要看着將對方趕出青石縣不可,所以我乾脆沒有跟他們說明白。他們看到一個假的周璐受傷,自然的心裏着急了。這不,已經快到蓉城了,我開車出來只是爲了提前迎接他們。”周璐有些得意,原來此番她也是用心良苦了。

我跟周璐二人開車到蓉城的環城公路的入口出,幾乎所以的進城車輛都要經過這裏。此刻心裏的一個疙瘩終於解開了,我有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感。在我猛然聽到周璐出事的那一刻時,我感覺整個天空都像塌下來了一樣。

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周璐在我心裏有一種無人替代的位置。如果周璐真的出事,我恐怕下輩子將要在渾渾噩噩中度過,甚至會終生不娶。

我一直握着周璐的手,不願意鬆開。

“周璐,以後別再這麼任性了。我差點將你受傷的事情告訴大爹了,如果大爹知道了,該有多着急?”我頗爲愛憐的說道。

“我提前就打電話告訴我爸了,知道我爲什麼不告訴你嗎?你整天被那個愛憐迷得昏頭轉向的,我就是想氣氣你。”周璐使勁的掐了一下我的手背,一陣疼痛瞬間傳遍全身。在我最愛的三個女子當中,還只有周璐跟我有過肌膚之親。

我拿出了手機,跟三叔說了周璐的情況,卻不料三叔在電話裏笑了起來。

“這丫頭比她老爸還奸,我跟你二叔都被她騙了。不過也好,至少她沒有出事。我和你二叔回來休息休息,只是你四叔說什麼也不回來了。他說他要坐鎮青石縣,一直將那些傢伙全部趕走爲止。”

“三叔,我大舅那裏沒有事吧!”我記起了我大舅的事情,既然張飛魚已經知道了大舅跟我的關係,肯定會爲難於他。

“沒事,還沒有發生械鬥之前。你大舅一家人就住進了你大爹爲他們,現在一家人其樂融融,快活得很。”三叔顯得很輕鬆,顯然他在我跟他打電話之前,已經知道了周璐被冒名頂替的真相。

我跟三叔說,等見了面之後,再好好聊。之後掛了電話,這一個晚上,一件件事情幾乎是跌宕起伏,驚悚無比。我甚至想,艾麗是不是註定跟我沒有緣分,而走不到一起嗎?每一次,幾乎要和艾麗發生什麼的時候,都是因爲周璐而告終。

我心裏有些失落,如果艾麗也知道真相,她會不會比我更失落呢? (求收藏推薦支持。非常感謝。|)

葉落身上氣勢激蕩,手中如同有著千軍萬馬之力。

一揮手,震的空氣都莎莎作響。

這還是葉落第一次以武者的形式發揮出雲天戰技的威力,效果讓葉落驚訝。

其實葉落重生以後,對於死亡有一種本能的畏懼,因為他曾經經歷過慢慢的死亡旅程,雖然這是他人生中最寶貴的財富,一般人都感受不到的。

因為來的珍貴所以葉落害怕再次死去,每次都躲藏在妖獸的背後,就是葉落最大的畏懼。

現在葉落一震,他要重新站起來,拾回重新的勇猛和戰鬥力。

所以葉落這一次沒有召回嗜血狂狼,而是單獨一個人前去和齊雲飛挑戰。

而齊雲飛的狂狼想回去幫助齊雲飛,可被葉落的妖獸阻擋的死死的,根本沒辦法回去。

三隻嗜血狂狼牽制一隻三級頂級的狂狼還是很簡單的。

而蛇陽也沒有無動於衷,他把雷熊平躺在地上,帶著一股仇恨的目光往著齊雲飛的妖獸而去。

「嘶。。。。」蛇陽巨大的腦袋俯視著狂狼。血紅的如同燈籠般的眼睛此時凶光四射,他知道就是眼前的妖獸的主人,傷害了雷熊。

蛇陽怒吼出手,那是一種無聲的咆哮,震的樹葉唰唰而落,此時的蛇陽什麼都不想在管,管他什麼善之道,什麼惡之道。

我只想保護我想要保護的人。

這就是我之道。

此時的蛇陽的雙眼不在是漆黑的一片,而是黑白交錯,如同一個八卦圖形一般。

而蛇陽也沒有感覺到自身的微妙變化。

「啪!」被圍堵在一個角落的狂狼被蛇陽的巨尾一甩擊飛。

渾身的毛髮四濺,狂狼被擊的鮮血淋漓,雖然蛇陽現在被壓制在三級頂峰,不過他的**畢竟曾經是四級的,就算狂狼也難以招架。

一擊狂狼就差點喪失戰鬥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