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郝鑫鵬怒喝,雙眼通紅,淚水從眼角落下。

郝鑫志知道,此時已經沒有了任何迴旋的餘地,起身站了起來,惡狠狠的瞪了顧銘一眼后,轉身拉著郝雨就要離開。

「爸!」

郝寧擋在門口,並不想如此輕易的放過這對父子,想要勸阻郝鑫鵬改變主意。

「讓他們走吧!」

郝鑫鵬無力的嘆了一口氣。

郝寧怒視著郝鑫志父子,而後把路讓開。

看著狼狽離開的郝鑫志,郝寧心中滿是怒火,就算今天不動他們,以後他也會去找他們的麻煩。

「爸,我們現在怎麼辦?」

走出郝家大門,郝雨對著郝鑫志問道。

「這個仇一定要報,都是姓顧的那小子壞了我們的好事,我要讓他死!」

郝鑫志眼中閃過濃濃的殺機,然後帶著郝雨走了。

郝家別墅內,郝鑫鵬和郝寧不停的向顧銘感謝,如果不是顧銘,郝鑫鵬已經死了。

顧銘算是間接的救了郝鑫鵬兩條命。

而羅教授則是一臉激動的拿著顧銘給補全的陰陽還魂針,整個人都入迷了。

這個時候,顧銘的手機響了,掏出手機,看到是胡敏打來的。

原來顧青筠生病,有些發燒。

一聽到顧青筠病了,顧銘馬上告辭回家。

「青筠怎麼樣了?」

回家后,顧銘著急的問道。

「可能是今天被嚇的,我已經用靈力給她疏通了,現在已經睡著了。」胡敏輕聲說道。

顧銘微微點頭,「我去看看!」

顧銘急忙走進卧室,看到已經睡著的顧青筠,悄悄的坐到了床邊。

伸手在顧青筠的額頭上試探了一下,確實退了燒,可是顧銘總感覺有些不對。

一股混沌之力從他的手中流入顧青筠的身體之中。

顧銘準備用混沌之力改善顧青筠的體質,這樣可以避免生病。

可是當混沌之力進入顧青筠的身體之後,在顧青筠的丹田之中,竟然出一個巨大的漩渦,而顧銘度入的那絲混沌之力瞬間被那漩渦吸收了。

顧銘心中大駭,臉上滿是震驚。

顧銘再次運轉混沌之力,朝著顧青筠的身體裡面探去,當混沌之力接觸到顧青筠的丹田時,馬就會被吞噬的乾乾淨淨。

一直試了五六次后,還是如此。

顧銘的眉頭擰到一起,他搞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了?」

這時,胡敏走了進來,看到緊鎖眉頭的顧銘,輕聲的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在想什麼時候能夠帶著青筠回神界!」

顧銘微微一笑,給顧青筠蓋了蓋被子,轉身離開卧室。

來到客廳后,顧銘扭頭看向胡敏,「當年你死後,千兒和思雨她們還好嗎?」

「啊?啊,好,她們挺好的,大家一直都想你,可是卻始終沒見你回來!」

胡敏一驚,隨即笑了笑。

「挺想她們的,還想那兩個孩子了,也不知道現在他們長多大了!」顧銘嘆了一口氣。

「他們也很好,不要想那麼多了,時間不早了。」

胡敏坐到顧銘身邊,把頭靠在顧銘的肩膀上,隨即說道:「我們修鍊吧!」

「不了,我剛才給人治病,消耗太大,所以我要去尋找靈力。」

顧銘微微一笑,「青筠就交給你了,等我恢復過來,直接給你提升修為!」

重生之流光溢彩 「嗯,你去吧!」

胡敏微微一起,坐直了身體。

離開別墅后,顧銘閃身消失,然而他並沒有離開,而是利用隱身術隱藏了起來。

「她不是胡敏,她是假的,她到底是誰?」

盜婚 「這個世界是真實的還是假的?」

「第一世,你在玩什麼?」

顧銘的心中滿是疑惑,而且女兒顧青筠的丹田裡為什麼會有那個漩渦。

就好像是混沌之力的吞噬之力一樣,竟然能夠吞噬他的混沌之力,可是她那麼小的身體竟然能夠承受的住,一定反應也沒有。

顧銘回到院子中,神識放開,暗中觀察著胡敏的情況。

胡敏看上去並沒有任何的不同,洗過澡后,去了顧青筠的房間看了一眼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間。

一切都很正常。

但是顧銘知道,眼前這個胡敏是假的,並不是真的。

顧銘搖了搖頭,閃身離開。

然而就在他離開后,已經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的胡敏猛然間睜開了眼睛,嘴角不由上揚,露出一抹令人寒冷的微笑。

整個房間內都散著一股陰冷。

再次來到康山森林公園,顧銘再次尋找一處靈力比較濃郁的地方后,盤膝開始修鍊起來,並且在身邊設下了陣法。

不久后,顧銘進入了識海之中。

看著眼前的混沌鼎,顧銘雙手快速揮舞,一道道混沌之力打出,被混沌鼎吸收。

只見混沌鼎快速運轉,散發著刺眼的光芒。

隨著越來越多的混沌之力打出,顧銘感覺自己竟然能夠控制混沌鼎了。

「天道分身,出來!」

顧銘立即控制混沌鼎,將天道分身從鼎內放了出來。

「顧銘,能夠見到你真是太好了!」

這次的天道分身,再也不像上次那樣囂張了,反而給人非常親切的感覺。

這讓顧銘很是疑惑。

「我已經億萬年沒有見到人了,能夠見到你真的太好了!」天道分身說著說著,竟然流下了淚水。

「等一下,你說什麼?什麼億萬年沒見到人了,我們才幾天沒見面呀!」顧銘十分的疑惑。

「不是你想的那樣,這混沌鼎內的時間比例太大了。你是不知道一個人呆在這裡是什麼樣子的!」

天道分身哭泣的說道。

顧銘聞言更加疑惑,便是現在並不是他關心這個事情的時候,「對了,你上次說這是我的第一世的陰謀,你告訴是什麼陰謀?」 「對,這就是第一世的陰謀。」

天道分身一聽,急忙說道:「他是無上神,他希望有人能夠超過他,就算是他的轉身也不可以。」

「所以他要殺死我們,你知道天道,也就是我的本尊是怎麼死的嗎?我就是在無上神的幫助下,殺死本尊的,否則的話你認為我會有那麼大的本事嗎?」

「還有,你知道我為什麼要統一神界嗎?為的就是打破神界,衝出神界,只有衝出神界,才能找到無上神!」

「盤古以及女媧等上古大神,他們全部被無上神給關了起來。」

「等等,你說盤古和女媧被他給關起來了?」顧銘疑惑的看著天道分身,「可是我曾經見過女媧娘娘的!」

「是在奧義之地對嗎?那就是女媧娘娘的關押地,她無法離開那裡!」天道分身說道。

顧銘眉頭緊鎖,他有些不相信天道分身,可是看他的樣子並不是在說謊。

可是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呢?

看到顧銘的神情,天道分身急忙說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是我所說的都是實情。」

「有混沌鼎在,你可以感覺到我的情緒波動,而且只要被混沌鼎抓住,這輩子也別想離開,除非你這個主人願意放過我!」

顧銘看了天道分身一眼,疑惑的問道:「那你知道我現在所在的世界屬於哪裡嗎?」

「這裡是夢,是第一世的夢中,因為他原本的世界已經被他給親手滅掉了。」天道分身說道。

「你怎麼知道的?」顧銘問道。

天道分身聽后,不屑的笑道:「你忘記我是誰了嗎?我可是天道,只在有世界存在,我身為天道便能夠知道。包括你的丹田世界!」

顧銘聞言,一臉吃驚的看著對方。

天道分身看到顧銘的表情,一臉的得意,微笑道:「其實,整個星際就是由各各大能的丹田世界組成,有毀滅自然就會有新生,這是一種循環。」

「而且他們星際之間是通過黑洞相連的。」

「你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嗎?」

顧銘搖了搖頭,回答道:「我要是知道還用你說嗎?別廢話,快點說!」

天道分身呵呵一笑,「因為那是吞噬別人的世界的機會,也是成為更高級神者的體現。」

「無上神,並不只有你的第一世,這世間有著很多。這些還是我曾經在地球那個太陽系的黑洞中領悟到的。其實,我挺懷疑在地球上的日子!」

天道分身不由的感嘆了一聲。

他的神情讓顧銘一怔,此時此刻,顧銘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一個假的天道分身。

「你變了!」顧銘看著天道分身說道。

「廢話,把你關這裡面億萬年,你也會變。不過,它也讓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該是你的,就算是爭是搶,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天道分身不由苦笑一聲,隨即十分感慨的說道:「就拿我來說吧,我就是個天道,確切的說,我只是天道的分身。我的責任就是守護各界,然後阻攔那些逆天改命之人。」

「在他們中選擇出強者,然後讓他們進入更高級的世界之中。可是我卻總想著跳出這個身份,想要打破這個身份。」

「可是不管我怎麼努力,我的結局都是一樣的。」

「就算是我死後,還會重新誕生一個新天道,也算是我的代替吧,隨著時間慢慢的推移,他的記憶便會漸漸的蘇醒,接收我和以前所有天道的記憶!」

「那時,便是天地大劫之時。每一次的天地大劫,可以說都是天道造成的。」

「目的很簡單就是想要掙脫這個該死的身份。」

天道分身臉上閃過一絲不甘的憤怒。

他看向顧銘,不由的苦笑起來,「如今我被混沌鼎禁錮,從此不會再有新的天道產生,而我還要履行我的責任,這就是命,是一輩子都逃不掉的!」

顧銘扭著腦袋看著天道分身,不由的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等我能夠徹底控制混沌鼎時,我會把你放了的。現在跟我說說,我應該如何離開這個世界!」

天道分身搖了搖頭,「很難!雖然是第一世的夢境,但是經過無數歲月,這裡已經自成一界,已經變成了現實!」

「想要離開,除非你打破這個夢。」

「打破這個夢?如何打破?」顧銘十分的不解。

天道分身坐在混沌鼎的邊緣上,呵呵一笑,「你知道第一世最在乎的是什麼嗎?」

「他的妻子和孩子?」顧銘皺眉想了想,調出了第一世的記憶,但是他總感覺這個記憶是第一世偽裝過的,就算是看了也沒有用。

「不是,是他自己!」

天道分身笑了笑,「第一世很自私,可以說他的父親,便是因他而死。」

「孩子確實是他的,不過他給你的記憶是全是假的,孩子的母親是天神國的皇族公主。」

「當年就是因為他……」

然而天道分身的話還沒有說完,顧銘瞬間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息將他籠罩,而天道分身瞬間從眼前消息,混沌鼎也停止了轉動。

轟隆隆!

外界一道強大的雷霆聲響起,一道如同水桶一樣粗的雷電向著顧銘劈了下來。

「哼,你動怒了嗎?」

顧銘猛然睜開眼睛,不由的冷笑:「既然你想玩,那我們就好好的玩一玩,混沌之力給我吞噬!」

眼前的雷霆之力,對於顧銘來說並不是威脅,相反卻是補品。

混沌之力快速的運轉著,強大的雷霆之力被吞噬進入顧銘的體內。

只見顧銘的實力快速的上升著最終停在了化神後期。

此時,顧銘周圍已經面目全非,所有樹木變成了虛無,彷彿重來沒有生長過一樣。

顧銘起身站了起來,身形一閃,消息在這裡。

既然這是第一世,也就是那個所謂的無上神的夢中,那麼顧銘便知道應該怎麼做了,只是天道分身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

不過,顧銘猜也猜也個大概來。

「世界已經變成了現實,但還是夢,既然你已經給了他們的生命,你又要為何困住他們呢?」

顧銘抬起頭,向著天空望去。 月色迷人,而大康市西郊,依山傍水的別墅內,人頭攢動,熙熙攘攘的,整個別墅被燈光照的亮如白晝。

別墅外,更是被軍隊緊密的保護著,連一隻蒼蠅也別想飛進去。

這個別墅是方家別墅,佔地上萬平米,可以說這附近全是方家所有。

在別墅的另一側則是一個巨大的軍營,兩者之間竟然是連著的。

之所以這裡有這麼多人,那是因方同山病了。

房間內,方同山躺在床上,臉色蒼白,雖然雙眼圓睜,但是已無光澤,一看就命不久矣。

在方同床前,站著三個人,兩男一女,面帶焦急之色。

其中兩個男人,便是方同山的兩個兒子方永軍、方永元,而那個女人則是方同山的孫女方雪兒。

方同山一共有三子,只不過大兒子因公犧牲,只留下了女兒方雪兒。

方永軍是二子,如今也在部隊服役,就在乾正府。

而三子便是方永元,方氏集團的董事長,方文的父親。

「三叔,你找的醫生來了嗎?」

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方同山,方雪兒含著淚問道。

「應該快了,已經在路上了!」

方永元看了看時間說道。

「我看還是把爸送到醫院吧,家裡的醫療設備並不全!」方永軍皺起眉頭,幾個軍醫在一旁忙碌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