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部隊那邊不是很想再去了,現在不管對哪裡,都是興緻缺缺,感覺對什麼東西都失去了吸引力,更是提不起精神來!

顧靖修微點了一下頭算事回應,既然軍區那邊的事情推不掉,只能儘快早點回來陪她,兩天應該能趕的回來,想到這裡,索性也沒再深想這件事有什麼不對!

一旁的顧茂豐算是看出問題來了,這二傻子還真是變了,人變得話少了,沉默了許多,神情中時常透著一股憂鬱。

就連剛才老三代著徵求的目光看她,想要讓她一起去時,她都毫不猶豫的給拒絕了,這還真是不正常!太奇怪了!

楚熙堯回到自己公寓后,無所事事可做,翻看著電視上播放的娛樂新聞,再看到朱豪面對鏡頭那副嘴臉,心裡更加來氣。

如果不是他這個死豬頭,自己也不會被追了幾條街,更不會碰上那個男人,現在心裡跟貓抓一樣,難受不舒服,竟然已經結婚了,連孩子都有了!

嘖,好男人為什麼都結婚難么早?長這麼大從來沒有碰到過這麼讓自己順眼的男人,越想越氣不順,拿起電話,熟練的撥通一組號碼。

等到那邊接通后,一副膩膩歪歪的口氣說道,「哥,我被人差點欺負了。」說著假裝抽泣了一下。

聽到電話那頭寶貝妹妹的話,楚熙坤停下筆杆子,眼神鋒利無比的目光,開口問道。

「有人欺負你?」說這話時聲音冰凍三尺。

他楚熙坤的妹妹也有人敢欺負,活膩歪了。

常年遊走在黑白兩道的楚熙坤身上帶著十分重的煞氣,就算是有著一副英俊的面孔,也掩蓋不住他那身煞氣。

楚熙堯小雞啄米一般,快速的點了點頭,帶著委屈說道。

「我昨天被壞人追了好幾條街。」 家裡不同意自己出來當什麼演員明星什麼的,所以只能背著他們偷偷摸摸的去給人跑龍套,但現在也不打算做什麼明星了。

索性也就沒什麼估計了,至於朱豪那頭豬,他死定了,比起今天他挨的那些打,算是輕的了,哥知道這件事後,他這輩子恐怕是都沒什麼好日子過了!

「我讓人派車接你回家,不許再離家出走了,知道了嗎?」

楚熙坤什麼也沒問,至於昨天追著自己寶貝兒妹妹的那些人,自己會讓人一個個給揪出來。

一聽說要回家,楚熙堯頓時皺起眉頭,臉上露出不悅,都還沒玩夠,回去了又要被他們各種限制,一點也不好玩!

「哥,我還有事,就先不跟你說了,拜拜。」說完立馬趕緊吧把電話給掛了。

深呼吸了一口氣,順著沙發躺了下來,看著頭頂的吊燈,思索著要不要買一個娛樂公司,既然當不成明星,當明星老闆也不錯啊!想到這裡,頓時覺得一陣興奮不已。

次日,警局內,此刻的朱豪臉腫的跟個豬頭沒什麼兩樣,再加上一夜沒怎麼休息,整個人簡直是又憔悴又滄桑!

審訊室內房間里只剩下他朱豪,還有一名請來的律師,他做夢也沒想到,原本是身為被害人被帶道警局配合調查。

哪知道突然莫名的成了被害人,甚至還面臨著將近三條重罪起訴,如果這些要立案,樁樁都很不利於自己現在的處境。

「朱導,這些照片以及那三名演員一起報案說您xx事情,我這邊會儘快著手處理。」說道這裡,目光看了看頭頂左右上角的監控器。

看著上面閃爍著紅燈,當然知道在監控錄製當中,所以說接下來這番話時,也需要非常的慎重,不想因為這種事情,斷送了律師生涯。

靠近他,壓低音量小聲說道,

「我也希望你能動用一下手上的資源,讓她們主動撤案。」

「這樣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到時候面對媒體時,您也有話可講。」說完后,跟他拉開距離。

雖然知道剛才後者那番話有點不現實,但還是想他能走這種方式,如果對方連後續的名聲都不顧及了,非要起訴他,那他算事玩完了!

所以現在眼下還是非常棘手的,這件事如果勝訴了,自己就一舉得名,因為現在他關注的太高了,如果失敗了,自己也會成名。

只不過以後再也難接到案子,對自己的律師事務也是嚴重打擊!可眼下對他的情況很不利,顯然背後有人操縱這件事,否者警局不會壓的這麼死!

朱豪現在一門心思只想儘快離開警局這個鬼地方,昨天被關在小房間里,幾個人臭烘烘的,熏的難受,簡直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可聽到律師說的這番話,也明白自己的處境,從出事到現在,都沒有一個人來看過自己,等自己從這裡出去后,要好好跟他們這群人算算賬。

「你去給我辦好這件事,錢不是問題。」 律師聽到他這句話,心裡也有底了!他是個名導演,錢自然是不缺的,只不過現在他缺的是權,沒有人在背後拉他一把的話。

有再多錢也沒有用,沒人敢收!看著他現在這幅樣子,顯然也是沒有心情在談下去了,收起文件裝入公文包說道。

「朱導,那我就先去處理,有什麼事我會第一時間過來通知你。」說完裝好文件。

拎起公文包,沖他禮貌的點了一下頭,然後走到門口,看了一眼監控器,然後敲了敲門,緊接著房門從外面被打開,跟門外的民警道了句謝謝,便離開了。

朱豪看著自己被鎖在桌子上的手銬,掙了掙,沖著門口的民警說道。

「鬆開我。」話音剛落,看到走進來的人時。

頓時激動的沖椅子上起來,作勢就要衝上去,但奈何雙手都被鎖在桌子上,根本就沒辦法移動,掙脫的鏈子哐哐響。

楚熙堯看著他一副激動憤怒無比的樣子,絲毫不畏懼他,隨手甩上房門,然後邁步走到他對面桌子前的椅子邊,坐了下來。

朱豪看著她這副神氣的樣子,胸腔的怒火燒的更加旺盛了,恨不得掙脫開來,一把掐死她,情緒激動的吼道。

「你把我害成這樣,我饒不了你。」話中帶著威脅。

對於他的威脅,楚熙堯扯動了一下嘴角,臉上的笑意不減半分,輕輕搖了搖頭,開口帶著笑意說道。

「你都這副德行了,怎麼還學不乖?」

「看來昨天是我下手太輕了!你放心,等你進去了,裡面那些人下手絕對夠狠。」

「我賭你撐不過一個月。」說這話時,稚嫩透著天真無邪得臉上的笑容加深。

朱豪也因為她的話,漸漸沒再激動了,回頭想想昨天加上今天的事情,頓時感覺到腦袋裡有個炸彈爆炸了一樣,炸的是滿腦子空白。

久久都找不回自己的聲音,等再反應過來時,對視上她喊著笑意的眼神,頓時感覺到頭皮發麻,後背發涼!

她年齡看著像是個十七八歲的孩子,眼神更是乾淨透徹,非常的有吸引力,漂亮的女人自己見多了。

可像是她這麼乾淨的,還是頭一次見,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對她動了歪心思,但卻不成想招惹了一個大麻煩,想到這裡咽了一下口水,結結巴巴的問道。

「你到底是誰?」

聽到他問的,楚熙堯笑眯眯地回答到,「楚熙堯啊!」說道這裡,彷彿想到了什麼似的,眼神中透光芒,接著又補充說道。

「我說我名字你應該不知道,我哥是楚熙坤,我爸是楚占麟。」

朱豪當聽到她說她哥是楚熙坤時,整個人都傻了,不會是同名同姓的,當再聽到她說她爸叫楚戰麟時,雙腿頓時一軟,整個人癱坐了下來,雙眼無神,整個人彷彿跟丟了魂兒一樣!

楚熙堯胳膊放在桌子上,單手拖著下巴,一臉笑容的看著朱豪問道。

「你怎麼了?」

「我爸跟我哥的名字有那麼恐怖嗎?至於讓你這副樣子?」 朱豪被她的話拉回現實,一臉呆傻的看著她,不敢相信自己到底招惹了什麼樣一個的人物,眼神中透著渴望的討好說道。

「楚小姐,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請您原諒我!」

「別跟我這樣的小人一般見識。」說著下手毫不客氣的給自己了兩個大嘴巴子。

如果說現在的道歉來的及,讓自己現在給她下跪都樂意。

這件事千萬不能讓她家裡人知道,如果她家裡人知道了,自己哪裡還會有活路!想到這裡嚇的心肝都在顫抖。

楚熙堯一臉小的茫然的看著他抽自己大嘴巴子,這人變得還真是快!剛才還一兇巴巴要吃人的樣子,現在就變成了孫子!

真是沒勁,不好玩,看著他這副嘴臉,還是進去改造一下吧!省的他出去禍害別人,想到這裡,起身走了出去。

朱豪見她要離開,激動的站起來喊著。

「楚小姐,楚小姐。」

然而即便如此,還是眼睜睜的看著她就那麼離開了,頓時沒了注意,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懊惱的又抽了自己兩個大嘴巴子!

出了警局的楚熙堯仰頭看了看天空,太陽刺的眼睛睜不開,禁不住抬手遮住太陽,這時候看到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

頓時小跑上前到,「誒,顧靖修。」

這時顧茂豐停下腳步,挑了挑眉頭,扭過頭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這不是那天晚上碰瓷的小孩兒嗎?剛沒聽錯的話,她叫的好像是老三的名字,切,有點兒意思!看來還有點背景,能通過車牌號查到老三,對著身後的人說了句。

「你們先過去。」

聽到他發話,身後的那群人,拱了拱腰,然後邊全部都離開了。

楚熙堯看著哪群離開的人後,然後目光定格在他剛毅英俊硬朗帥氣的臉上,在陽光的照耀下,刺的眼睛又點睜不開!

目光不再看他,盯著他西裝胸口的巾帕說了句。

「哪天晚上謝謝你。」話中帶著誠意。

除了這個還真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剛才就是看到他時又點激動,才開口叫了他,可想到他家裡哪位美嬌妻,卻只能硬生生的跟他拉開一段距離!

顧茂豐富有興趣的看著眼前這個長相跟個未成年的女孩子,再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警局,看著她問道。

「怎麼會來這裡?」

楚熙堯扭頭看了一眼警局,撇了一下嘴唇,帶著嫌棄說道。

「過來報仇解恨來了!」

聽到她說的,顧茂豐點了點頭,看她這樣子也不像是有什麼難處,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說道。

「我還有事。」

楚熙堯一副恍然的樣子,帶著無所謂的語氣說道,「哦,好吧!你去吧。」說著沖他揮了揮。

看著走遠的高大挺拔的背影,嘖,別人的男人,想到這裡使勁兒的掐了掐自己的臉,讓自己儘快清醒過來!

「看上他了?」說話間,楚熙坤站在了楚熙堯的背後。

微微弓著腰,臉貼近楚熙堯,目光順著他目光看著那個男人的背影,透過背影就能看出那個人一身正氣盎然。 楚熙堯被他突然的出現弄的一愣,隨後反應過來,抬起手推了推他臉說道。

「別靠我那麼近!」說著跟他拉開一段距離。

感覺自己身上應該被他裝了定位器一樣,不管自己走到哪裡,他都能不吭一聲的找到自己!那天晚上自己被人追了幾條街,關鍵時刻又沒見到他人!

楚熙坤早已經習慣自己寶貝妹妹的態度,已經是見怪不怪,直起身體,抬起胳膊搭在她肩膀上,摟著她重複剛才的話題道。

「剛那個男人是誰?」

知道她性格,還是頭一次見她這樣殷勤的看著一個男人。

聽到他問的,楚熙堯沖著他翻了個白眼,拿下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就算是自己說了,他還會一樣把人查個底朝天,與其這樣還問自己幹嘛!每次都是這樣。

「想知道,自己查去。」說完頭也不回就走了。

楚熙坤跟了上去,摟著她肩膀,把她帶到懷裡,單手插在西褲口袋裡,帶著笑意問道。

「跟哥還藏著掖著?哥想聽你親口說。」

楚熙堯斜眼剜了他一眼。

楚熙坤看到她這樣,溺愛的摸了摸她腦袋,既然不想說,那隻能自己去查了!

如果確實還不錯,能配得上自己寶貝妹妹的話,那自然是件好事!更加值得慶祝一下。

次日,顧茂豐坐在座駕上,翻看著手中的公文,預覽著裡面的內容,表情顯得略顯凝重,翻看到最後一頁時,合上文件,看了看時間說道。

「去唐家。」

司機看了一眼後照鏡,應了句,「是。」

遲了大約十幾分鐘的時間,司機開口道。

「我們後面跟了兩條尾巴,跟了有幾條道了!」

剛已經繞了幾條路確認過了,那兩輛車跟的還是很有水平,但還是不到家!

聽到他說的,顧茂豐樂了一下,竟然還有人跟蹤自己,多新鮮啊!手指敲打著文件幾下,開口說道。

婚然心動 「會會他們。」渾厚有力的聲音中透著磁性。

司機接到命令后,秀了一把好車技,最後逼停了其中一輛車,兩輛車在馬路邊停了下來。

顧茂豐率先推開車門,邁出大長腿下了車,來到後面那輛車後面,打開車門,彎腰坐了進去,自來熟的說道。

「怎麼?看上我了?」語氣中透著玩笑。

說話間已經正式的把眼前這個男人打量了一遍兒!透過五官還真無法辨別他具體年齡,估計定多也不會超出25歲得樣子!

沒想到男人五官也能長得如此精緻,挺高的鼻子,薄薄的嘴唇,稜角分明,細長的雙眸中透著生冷,配上一身一塵不染的白色西裝,更加感覺到一股兒生人勿近!

模樣兒長得真帥,一副貴公子哥的行頭,就是身上透著某種生冷,帶著與他模樣不符的煞氣,撇開別的不說,看著很帶勁!

楚熙坤沒想到他人看著一本正經,嘴巴會這麼欠,拿下臉上的金絲框眼鏡,不緊不慢的摺疊上眼睛,開口淡淡的說了句。

「我妹看上你了。」

顧茂豐忍不住抽動了一下嘴角,有時候覺得自己挺不正常的,現在眼前這個比自己更不正常。 「不是你看上我啊?我還以為是你看上我了呢!」語氣中帶著不正經的調侃。

楚熙坤細長的雙眸中透著冰冷,沒有理會他的不正經,如果不是調查過他情況,直接會把他歸類到拒絕來往的一類人。

「我妹妹楚熙堯,24歲,從未談過男朋友,也到了法定年齡。」

雖然他嘴巴欠了點,但根據資料顯示,他是個很專一的男人,而他們顧家的男人的通病,那就是護犢子。

熙堯從小到大被碰在手心裡長大得,不知道這個社會的黑暗,如果以後熙堯嫁給他,不至於會受委屈!

「你這麼介紹,讓我很有壓力!我不認識你妹妹楚熙堯。」說著顧茂豐攤了攤手!

他這樣真的正常嗎?自己這算是跟他第一次見面吧!他這一副談婚論嫁的架勢,這是要逼婚?他是誰?楚熙堯又是誰?

這沒頭沒尾的弄的自己一頭霧水,這時猛然想起昨天警局看到的那個小丫頭片子,該不會她就是楚熙堯?這麼一想,再仔細瞧了瞧眼前的男人。

如果這麼一看,還真有那麼幾分神似,不等他開口說話,開問道。

「那小孩是你妹妹?」

楚熙坤斜眼瞟了他一眼提醒道,「二十四歲了。」

顧茂豐點了點頭,也明白他用意了,這是趕著來讓自己娶她妹妹來了!還真是什麼新鮮事都有,對於那個小孩,還真沒有哪方面的意思。

「你芳齡?」話音還沒落。

顧茂豐眼疾手快的躲開他落過來的拳頭,緊接著又迎來幾圈,因為是轎車,顧茂豐身材過於高大挺拔,坐在哪裡顯得又些擁擠。

被他一來二去這樣招呼著,看著他細長冰冷的眼神中的狠勁兒,顯然是剛那句玩笑話激怒了他,一時走神兒沒躲開,嘴角處挨了一拳,最後見他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顧茂豐抓住他胳膊,將他翻扣在懷裡,舌尖頂了一下被打過的地方,酸脹疼,這看著斯斯文文一個貴公子,下手還挺狠的!

「開個玩笑!你至於跟我玩命兒嘛!」語氣中透著一絲無奈。

嘴巴欠慣了,有時候張口就來,還沒碰見敢跟自己這樣上手的人!如果剛真給他動真格兒,又怕傷了他!

楚熙坤掙脫不開,細白俊美的臉上透著一絲漲紅,顯然是被氣的不輕。

他打小因為五官長得過於漂亮精緻,沒少被人當成女孩子,所以對這件事頗為敏感,幾乎是不能觸碰的一個痛。

顧茂豐見他一個勁兒的掙脫,也不說話,貼過去看了看他臉色,嘖,嘖,這要是氣出個好歹可怎麼辦,可就這樣鬆開他的話,估計他還得動手!

這弄的叫什麼事兒!誰讓自己嘴賤呢!帶著狗腿子的討好說道。

「要不你把我當成個女人,咱能別動手了成不?」語氣中透著好商好量,態度十分誠懇。

自己一個粗糙大老爺們,不介意這個,眼下只要他能消消氣兒也好,這脾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大!招惹不起,讓這還不成嘛! 楚熙坤咬字說道,「松,開。」

此刻他覺得自尊心嚴重受損,剛才動手時,他只是躲讓,全程沒還手,然而又被他輕而易舉的牽制住,卻掙脫不開!

顧茂豐聽出他聲音中還帶著氣,莫名的感覺到他像一個傲嬌的小花孔雀,這要是不鬆開他摟著也不是一會兒事!索性鬆開了他。

然後手快的推開車門,下了車,邁著矯健的步伐上了自己的座駕。

司機透過後照鏡看了一眼他,沒搞明白剛後面那台車為什麼會震動,搖的人浮想聯翩,再看他盯著嘴角上的傷口,這應該也能說的通了!

楚熙坤抬手攏了攏頭髮,然後整了整脖子上的領帶,拉了拉西裝,深呼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開口冷清的說道。

「回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