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郭嫂眼睛一眨,淚水掉了下來。

「少奶奶,你醒了,剛才嚇死我了。」

葉簡汐有氣無力的抬眸看了眼郭嫂,然後看了看費德勒醫生,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麼事,臉色一片慘白,接受治療,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成功可能,她一直堅信自己,是幸運的百分二十。

可現在……

莫名其妙的暈厥,應該是治療的副作用出現了吧。

葉簡汐咬著下唇,對郭嫂說,「郭嫂,你先去看看天佑、天寶,他們起床沒。」

這是有意在支開她。

郭嫂明白,但看了眼費德勒醫生,還是聽從了葉簡汐的話。

看著郭嫂上了樓,葉簡汐垂下了眸子,輕聲問:「費德勒先生,我的身體……是不是不行了?」

「沒有,慕太太不要多想。」

費德勒這句話說完,在心底深深的嘆息,不是他要跟葉簡汐說假話,而是逼不得已……

若非這樣,葉簡汐現在只怕還在拿自己的生命做賭注。

「你不用騙我,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情況。」

葉簡汐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容。

費德勒聽到她這麼說,心裡有些震驚,他不擅長說謊,還以為葉簡汐看出來了他謊言,「慕太太……」

「費德勒先生,不論你檢查出什麼結果,能不能幫我告訴洛琛,我的身體好好的?孩子會平安的生下來?」

葉簡汐打斷了他的話。

費德勒聽到葉簡汐說的,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幫著她向慕洛琛隱瞞嗎?

這兩對夫妻……

每個都想讓他幫忙撒謊……

這又是何苦……

費德勒半晌說不出話來。

葉簡汐伸手,握住費德勒的胳膊,雙膝順勢跪在了地上,「求求你,費德勒醫生,你說過,這兩個孩子還有機會,平安的降生。可若是阿琛知道了,她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費德勒先生,我之前有過一次懷孕,那個孩子跟我無緣,我一直覺得有愧於她,現在……我不能再失去這兩個孩子中的任何一個,求求你……」

「慕太太你起來說話。」

費德勒被她的舉動嚇到,想要把葉簡汐拉起來。

可葉簡汐死活不肯起來。

費德勒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好,慕太太,我答應你,替你幫慕先生隱瞞,但你也要答應我,好好的配合我的治療。」

「你真的答應?」

葉簡汐抬眸望著費德勒。

「真的。」

費德勒抓住葉簡汐的胳膊,大力的把她拉起來。

葉簡汐渾身無力的坐在了沙發上。

費德勒鬆了口氣。

「謝謝你,費德勒先生。」

「我擔不起你這聲謝謝,慕太太,我只希望,以後你跟慕先生不要怪我。」費德勒望著葉簡汐滿臉的苦澀,他根本不敢跟她說,慕洛琛的打算。

等日後,她發現了,或許會覺得。

他是殺了她孩子的劊子手吧。

「我絕不會怪先生。」

葉簡汐感激的說道。

費德勒搖了搖頭,「慕太太,今天的檢查就到這裡,你還是別再出門了,好好的在家裡調養吧。」

「嗯,我知道了。」

葉簡汐低聲說道。

送走了費德勒,葉簡汐在客廳坐了好一會兒,才緩慢的上了二樓,準備見了天佑、天寶后,就去卧室休息。

但走到樓梯口,郭嫂帶著天佑、天寶已經走了過來。

葉簡汐看到兩個孩子,摸了摸他們的腦袋,現在他們都三歲了,等再過幾天,學校開學,就能送去幼兒園了。心裡欣慰的同時,又有些擔心,因為算算時間,她腹中的兩個孩子,也差不多快出生了。

她不知道,自己那個時候,能不能親眼看到天佑、天寶去上學。

葉簡汐想到剛才費德勒的神色,不由得有些心酸。

害怕自己露出馬腳,暗暗地吸了兩口氣。

「少奶奶,剛才費德勒醫生說什麼?」郭嫂不忘記問。

「他說,只是操勞過度,需要多休息。」葉簡汐回答了句,俯首看著天佑、天寶,「等下去歐陽老師那裡,記得乖乖的學習,不想再欺負甜甜。」

天佑跟天寶想要去學校,需要提前考試,達到學校的要求,才能進入學校學習。歐陽老師是是這次為天佑、天寶輔導功課的老師,也是復小的老師,甜甜是她的女兒。

A市最好的兩家學校,一家是復小的幼兒園,一家是航小。

兩家都是國家重點大學的附屬院校,想要進去學習,自然很難。靠家裡的關係進去倒是挺容易,但她不想讓天佑、天寶養成從小依賴家裡的習慣。

富家子弟多紈絝,從小若不嚴格要求,長大隻會成為社會的禍害,譬如裴錦德、杜房明之流。

她不會讓自己的孩子,走上歪路。

更不希望,有一天,自己親眼看著他們被送到法庭審判。

葉簡汐吩咐了兩人。

天佑有些不爽,微微的抬了抬小下巴說,「我沒欺負甜甜,甜甜喜歡跟寶寶一起玩。」

天寶黑溜溜的眼睛,像是小狗似的,東飄西轉,「媽咪,我不喜歡甜甜,甜甜總親我,我才推了她,就輕輕的推了她一下下……我喜歡跟佑佑一起玩。」

「真的只是一下?我怎麼聽歐陽老師說,甜甜都摔倒了?」

葉簡汐問。

天寶小臉漲的通紅,大大的眼睛上,修長的睫毛緩緩地垂了下來,好像是很羞愧的樣子。

葉簡汐無奈的搖頭,天佑性子冷,雖然長得挺帥氣的,可不怎麼討孩子喜歡。

天寶長得漂亮,性子又愛鬧騰,走到哪裡,都有女孩子喜歡他。

前兩天,郭嫂帶著他出去玩,還被人家小姑娘,追到了小區門口,說要嫁給他,幸好小區保安攔了下來。

這兩個孩子真是極端,偏偏還能玩到一起。

葉簡汐費力的蹲下身子,直視天寶的眼睛,柔聲說:「下次甜甜再親你,你就告訴歐陽老師或者媽咪,我們會教育甜甜,不讓她亂親你。可你也不許再打她,知不知道? 超級黃金眼 男孩子打女孩子是很沒禮貌的事情。」

天寶扁了扁嘴,小聲回答:「知道了!」

葉簡汐伸手,把他抱在懷裡。

天寶圓滾滾的小腦袋瓜,在她的懷裡蹭了蹭,嘟囔道:「媽咪,女人怎麼都這麼麻煩,我不喜歡女孩子。」

葉簡汐沒忍住,嗤笑出聲。

「媽媽也是女人,難道你也討厭媽媽?」

「不討厭。」

天寶用力的搖了搖頭,然後從她懷裡出來,揚起小下巴,睜著黑溜溜的眼睛,說:「寶寶最愛媽咪了,爹地第二!」

「你這話要是讓你爸爸聽到了,非傷心死不可。」葉簡汐輕笑,心底卻暖暖的,「當初你們生下來,可是爸爸照顧的你們,你爸爸才是跟你們最親近的。」

天寶歪著腦袋,認真想了想,忽然脆生生的說:「可是有人說,爹地不是我親爹地,我親爹地在很遠的地方,爹地不是親的,怎麼會跟寶寶最親近呢?」

他話說的有些繞,別人或許聽不出來。

可郭嫂和葉簡汐聽的明明白白。

有人跟他說,洛琛不是他的親生爸爸。

天寶不是她親生的,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

可知道的人,哪個敢當著天寶的面說?

所以,天寶一直以為,他跟天佑是雙胞胎,都是葉簡汐的孩子。

這話,還是葉簡汐第一次從天寶嘴裡聽到!

葉簡汐隨即想到柏原崇的話,臉色頓時冷了下來,抓住天寶的胳膊,問:「誰跟你說的?哪個人胡說八道?」

「媽咪,你弄疼我了。」

天寶苦著一張小臉,輕輕的掙扎。 第871章我給你做媳婦吧?

郭嫂也拉住葉簡汐,「少奶奶,你先放開天寶少爺,可能是有誰在開玩笑。」

玩笑?

有人拿這件事開玩笑嗎?

上次馮梓雲說天寶是野種的話,她就跟馮梓雲撕破了顏面。

這次讓她知道,誰敢當著天寶的面,說出這番話。

她絕不會饒了那個人!

葉簡汐心裡的怒火蹭蹭的燃燒,可視線對上天寶、天佑擔心的目光,又硬逼著自己一點點的忍了回去。

葉簡汐好不容易平息下怒氣,緩了聲音再次問:「寶寶,你告訴我,到底是誰跟你說的?」

天寶咬著下著下唇,猶豫了下,「是個哥哥,長得很漂亮,像個電視里的仙女一樣,他跟我說,爹地不是親爹地,還說……爹地只會疼佑佑,不會疼寶寶……」

話說道這,小傢伙的眼睛漲的通紅,淚珠在眼眶裡直打轉。

葉簡汐看到填報哭,胸口悶悶的,拿出手帕,擦去他眼角的淚光,「別聽他胡說八道,你跟佑佑都是爸爸媽媽的孩子,我們都很疼你,不信,你可以問佑佑,還有郭嫂。」

天寶憋著氣,看向郭嫂。

郭嫂說,「小少爺,我是親眼看著,少奶奶生下你們的,哪能有錯?」

天寶又看向天佑。

天佑冷著一張小臉,小手攥成拳頭,輕輕的擊打在天寶的胸口,「你個小傻子,你當然是我親弟弟,誰敢說你不是親生的,等哪天碰到了,我幫你揍他!」

天寶咧了咧嘴,破涕為笑。

葉簡汐又抹去他眼角的淚水,問:「寶寶,那個人你是在哪裡碰到的?」

天佑、天寶大多時候都在一起,還有人看著。

對方又是長得極為漂亮的年輕男子。

不可能沒人察覺到。

「在……在……在……在哪裡,我給忘記了。」

天寶想了半天,都想不到。

葉簡汐不死心,又問:「那你記得,見到他的時候,周圍有什麼東西嗎?」

「有賣甜筒和果凍的地方!那個地方,有個老爺爺,白色的老爺爺。」天寶眼睛一亮,大聲的說。

葉簡汐聽他這麼說,腦子裡閃過幾個地方。

A市同時賣這兩個地方的很多。

但她不記得,自己帶天佑、天寶去過。

葉簡汐抬眸望向郭嫂。

「少奶奶,應該是蓮花廣場。那裡距離歐陽老師的房子近,平時下課了,歐陽老師喜歡帶著他們三個,去那邊買甜點吃。小少爺最愛吃那邊的小熊果凍。」

郭嫂如實回答。

葉簡汐唇角緊抿,原本想送天佑天寶過去歐陽老師家,可想到,那個人可能就在歐陽老師的家附近,怎麼也放心不下。

「打電話通知歐陽老師,讓她以後過來這邊,輔導天佑、天寶,薪水雙倍,不行的話就三倍,由我們家司機,負責來往的接送。」

葉簡汐仔細想了下說。

郭嫂愣了下,但還是點了點頭。

郭嫂給歐陽老師打電話溝通后,歐陽老師表示,可以過來慕家這邊輔導孩子。

只是要帶著歐陽甜甜過來。

她獨自一人撫養孩子,不能就這麼把甜甜扔在家裡面。

郭嫂問葉簡汐的意見。

葉簡汐毫不猶豫的答應。

三個孩子平日里在一起玩習慣了,來家裡也沒什麼。

歐陽老師的事情決定了下來,葉簡汐讓天佑、天寶在樓下客廳等著她過來,自己回了房間休息。

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沒多久,便沉入了夢鄉。

葉簡汐睡的不安穩,夢裡不停地向前奔跑著,總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在追著自己。

她拚命的想要躲開。

可那東西如影隨形。

在暗處蟄伏,隨時都要撲上來的感覺。

直到跑得累了……

她停下來要休息,身後忽然響起孩子的哭聲。

「媽媽,救我們……」

「媽媽,我不想死……」

葉簡汐驀地回過頭,入目是兩個白胖胖的娃娃,站在不遠處,可她們漂亮的眼睛里,不停地流下來血。

「啊——!」

葉簡汐猛地從床上坐起來,滿頭大汗,不停地喘息著,想要把剛才夢裡那一幕可怕的場景忘記。

但就在她緊張的時候,斜里伸出一隻手。

葉簡汐嚇得再度驚叫了起來,抬起手拚命的打那隻手。

「簡汐,是我,你作惡夢了?」

耳畔響起熟悉的聲音,葉簡汐的動作驀地僵住,抬眸看到慕洛琛,眼裡的淚水簌簌地落下,「阿琛,我夢到好可怕的東西……好可怕……」

想要告訴他,自己夢裡夢到了什麼,可張開嘴卻發現,自己的大腦空蕩蕩的,記不清楚剛才到底在做什麼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