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鄭秀晶想了想,緩緩搖頭,剛要說話,又猛的兩手一拍,略顯興奮的道:「想起來了,這次生日你就幫我做一個生日蛋糕吧,親手做的哦。」

她剛才是想要點首飾的,不是因為貪財,只是男女朋友,身上肯定要帶一點對方送的東西才行,但是想到男朋友買房子已經花了絕大部分的錢,鄭秀晶便打消了這個念頭,乾脆以最經濟的方式要求男朋友給她禮物。

「呵呵,除了生日蛋糕,你還想要什麼?雖然買房子花了我75億,但是你男人還是有點小金庫的,雖然不多,但是給你買禮物夠了,比如說給你買一個褲帶。」

徐賢俊能感受到自己女朋友的心意,感嘆女朋友懂事的同時,也不想委屈了她。

聽到男朋友的調侃,鄭秀晶的臉色微紅,上次男朋友的生日自己就送他一條腰帶,因為她不想男朋友還帶着別的女人買的東西。

回頭白了男朋友一眼,又用三四塊水果塞住了他的嘴,這才解氣的道:「要不你送我一個手鏈吧,銀質的,但是需要你親手……算了,銀質手鏈就好。」

原本想讓他親手做,但是想到他的時間,還是算了。說到這,鄭秀晶右手向後一伸:「把你的錢包拿給我。」

「幹嘛,又想查賬呀?」徐賢俊雖然這樣說,還是從口袋裏掏出錢包交到了女朋友的手上。

「是呀,讓我看看你的小金庫里有多少錢?」鄭秀晶邊說邊掏出了他的銀行卡,然後開始搗鼓起自己的手機銀行。

徐賢俊瞥了一眼,就知道了女朋友的意思,剛想開口拒絕,但是話到了嘴邊又變了味兒:「你這是想給男朋友發生活費,怕你男朋友給你買不起禮物?」

「那你要不要嘛?不要的話我可收回來了。」鄭秀晶一邊操作手機,一邊回擊男朋友。

「要,幹嘛不要,大不了我賣力一點,努力回報你就是了。」徐賢俊說着說着又跑到老路上去了。

聽到男朋友的調侃,鄭秀晶撇撇嘴,這個混蛋就是這樣,話說不了幾句就開始占自己的便宜。

「好了,這可是你說的,以後公糧都只能交到我這,可不許一點外流!」鄭秀晶操作完成以後,把卡帶錢包拍在了徐賢俊的手上,並且嚴肅的盯着他得意眼睛。

「內內,既然你已經付了一個月的包養費,那這一個月我就是您的,我保證,這一個月的公糧絕對都會交到你這,一點都不會外流!」徐賢俊收好錢包,嚴肅保證道。

鄭秀晶禁不住笑了出來,自己的男朋友絕對是悶騷界的代表,二人單獨在一起的時候,他說的話總是色色的,不過就是這樣的話,讓她樂此不疲:「好啊,今天十月十五,那下個月的這個時間,我再打給你這麼多錢,記得準時交公糧啊。」

「我現在交你要不要……」徐賢俊話還沒說完,手機信息響了起來,他打開一看,是銀行賬戶到賬的信息,五億(韓)元。

呵呵,這個數字和他向前輩借的錢竟然是一樣的。

「鄭秀晶小姐,你有沒有考慮到一個問題?」

「么?什麼問題?」鄭秀晶興緻盎然的看着男朋友,對他接下來的話有點小迫切。

「你一個月給我的費用是五億,那一年就是六十億,請問鄭秀晶小姐,你你一年的收入是多少?」

徐賢俊可是知道女友大致收入的,一年也就三十多億,撐死了四十億,然後再刨除她化妝品之類的消費,手裏能留下二十億都算是多的了。

鄭秀晶一愣,撇撇嘴,哀怨的道:「是不是等哪天我的錢花完了,你就不願意被我養了?」

「那當然,都把你的人得到了又把你的錢榨乾了,你說還留給你……哎哎別打別的,我的手還傷著呢。」徐賢俊得瑟沒有一分鐘,便被拳擊手的小女兒暴打了。

「哼你個混蛋,說,你離開我之後想去找哪個狐狸精?」鄭秀晶停下手,拽著徐賢俊的領口,一臉兇巴巴的道。

「親愛的,玩笑,開玩笑。要不你現在就把我榨乾?」徐賢俊開始嬉皮笑臉,手又不老實起來。

「啪」的一聲,鄭秀晶打掉這男人的作怪大手,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頓的道:「你要是敢拋棄我,我就把你給閹了,然後咱倆一起做姐妹!」

「親愛的,我根本就沒那個念頭,咱們不是開玩笑的嘛,玩笑而已。」徐賢俊趕忙求饒,這位小女朋友有時候可是很莽撞的,說不定就會做出你預計的事情。

唉,儘管實際年齡只比女朋友大了兩個月,但是心裏年齡卻大她許多,所以看待她的目光,就好像是看待比自己小五六歲的後輩一樣。

「哼,記住我說的話。別忘了我歐尼,你要是敢拋棄我,你說我歐尼會怎麼對待你?」為了給徐賢俊施加壓力,鄭秀晶都把她姐姐獻祭了出來。

「你最多閹了我,你歐尼應該會把我大卸八塊,不,凌遲處死。」對於那位前輩暴躁的性子,他可是深有體會。

果然,這才是親姐妹,鄭秀晶和林允兒也只是外貌有點像罷了。

「知道就好,所以你要對我好,明天早上起來給我做早餐,晚上我回家來給我做水果拼盤。聽到了沒有?」

鄭秀晶傲嬌的看着徐賢俊。

「內內,聽到了聽到了,我不僅能幫你做早餐夜宵,還可以幫你琢磨劇本。

親愛的,我們現在拍的這個劇本你知道吧,裏面有一個女性角色很適合你,要不要來出演?」

這個女性角色的戲份雖然不多,但是能出演這樣的電影,那就會在鄭秀晶的人生履歷中抹上一筆重彩,以後拍電影的時候,二選一的情況下導演選擇鄭秀晶的概率就會大一些。

鄭秀晶一愣,先是驚喜,然後又是遺憾,一臉的萎靡,沒有了剛才教訓男朋友時候的興奮。

「幹嘛這樣,難道你又有很多行程要跑嗎?」徐賢俊的眉頭不自覺的皺了起來,這丫頭是不聽自己的話呀,都讓她退掉行程好好搞成績了,怎麼還這樣?

「不是的。」鄭秀晶搖搖頭:「歐巴,我們公司可是黑暗一方的人,和你們黎明正好不對付,所以這部戲我是不能出演的,公司也不會同意我出演。」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兩人都陷入了夢鄉時,一個高高大大的人影推開了這扇房門,之後,過來床邊就毫不猶豫把霸佔著女兒床的某個小傻子給抱起來了。

「爹地……」

小若若居然還沒有完全睡着。

男人見了,便又彎腰將女兒的小被子掖好,在她小小的額頭上輕輕吻了一下。

「好了,睡吧,爹地帶媽咪回去。」

「嗯,你要好好哄哄她噢,漫畫書里都說了,女生都是要哄的,不能欺負噢。」

小姑娘果然長大了,都學會教爹地了。

霍司爵又好氣又好笑,最後,還是在小丫頭那雙充滿了期待的大眼睛裏,給她保證似得點了點頭,這才抱着懷裏的女人離開了。

確實不該欺負。

就剛才,他怎麼能因為心情不好,就對她發脾氣呢?

很是愧疚的男人,抱着這個女人回到三樓后,本來是打算直接將她放進被窩裏的,畢竟,這裏不是A市,外面現在冷的很。

可是,就當他彎腰放下去的時候,卻感覺到手裏好像動了一下。

騙他?

他立刻停下來了,不再動,就只是居高臨下的盯着。

溫栩栩正拚命裝睡呢。

忽然感覺到不動了,頭頂上方又好似有兩束灼熱的視線一直在盯着她,她僵了僵,最終,不得不睜開了雙眼。

「呵呵,我剛才真的……是睡着的。」

「是嗎?」

男人尾音拉長,氣息也帶了一絲危險。

溫栩栩:「……」

心底警鈴大作,想要趕緊滾下去鑽進被子裏,可這是,這人綿長而又霸道的吻,已經鋪天蓋地的覆蓋了上來。

這就是裝睡的代價。

——

第二天早上,溫栩栩起來的時候,渾身酸痛到連爬都差點沒爬起來。

「孫少奶奶,你起來了?」

「嗯,起來了,小少爺呢?」

溫栩栩白凈的小臉閃過一絲紅暈,她問道。

紅姨便指了指樓下:「不知道什麼事,一大早就出去了。」

溫栩栩愣了愣。

難道,是去接霍司星了?

溫栩栩這麼以為,因為,這段時間,這個人自從在白宮撂了擔子后,眾議院那邊他也一直沒有過去,那能讓他這麼早出去的,應該就是去接霍司星了。

可到中午了,她才知道,自己猜錯了。

霍司星確實已經出院了。

但是,他不是霍司爵去接的,而是沈憶之把她送回了紅館,就因為她一直鬧着要回去。

至於霍司爵,則早就坐在直升機,前往Z國北汕了。

這確實就是一張巨大的網。

霍司爵不知道自己佈置了多久。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目的,那就是要將這露出頭的第一條大魚,送進當初他們殺人的那個叢林里,碎屍萬段!!

這是一片染了他神家人的血的森林。

自然,也要用他們的血來陪葬!

直升機速度快到驚人。

也就是中午時分,他們就盤旋在了那片叢林的上空,霍司爵見狀,直接從直升機里拿着望遠鏡往下看,當見到底下有一幫人,正在開着一輛軍綠色的吉普車,而車外則是拖一個人,正鮮血淋漓的往這條盤山公路上過來時,他瞳孔紅了紅。

「那不是……冷隊長嗎?!!」

前面駕着直升機的人也看到了,頓時一聲驚呼。

霍司爵沒有說話,他放下瞭望眼鏡,直接抓起了旁邊的狙擊槍。

而此時的底下,那輛吉普車裏的人也正在咒罵:「神翊這個瘋子,他竟然一直在盯着咱們,這個人要真是他的手下,那我們就全完了!」

「不會,他今天不會活着走出這片山林!」

「不過,在殺了他之前,我還是要從他嘴裏撬出東西來,那個瘋子太可怕了,他一定還有很多陷阱在等着我們,如果不知道,我們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這個人帶着一絲后怕狠狠的說着。

然後,他一聲令下,立刻,車後面,有人舉起一根大鐵棍狠狠揮下后,就要生生的把那個正被拖着都已經沒了多少氣息的人雙腿打斷。

可這時,忽然「砰——」一聲落下!

棍子沒有掉下來。

反而,那個人就像是西瓜一樣,腦袋瞬間被穿了一個窟窿后,他就直挺挺的倒下去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雲若月道:「不用了王爺,我有斗篷的,我戴上斗篷就好了,你打傘吧!」

「不行,本王是男子漢大丈夫,這點風雪又算什麼?小蝶,來,本王把傘給你,你和你家王妃用。」賢王說着,把傘遞給了小蝶。

小蝶忙接過來,道:「謝謝你,王爺。」

說着,她就把傘撐到了雲若月頭上。

她本來不想要賢王的傘,但是這風雪太大,她怕王妃凍出病來才收下了!

「好,那我們出宮吧!」雲若月說着,就憂心忡忡地往前走。

想到楚玄辰還在天牢,她心裏十分擔心,滿臉都是愁容。

賢王見狀,忙道:「小月,你是不是還在擔心皇兄?本王最近辦過不少案子,已經有了不少查案經驗。你放心,今晚一回去,本王就幫忙查這個案件。」

「謝謝你王爺,不過你準備從哪方面入手?」雲若月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