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酷拉皮卡實在搞不懂,那種屠殺的感覺,滿手腥臭的鮮血,那種粘糊糊的噁心感覺,還有逐漸冷卻的屍體與肉塊,還有死者的怨恨與哀號……他實在不懂,這種感覺有什麼好?爲什麼這些人能做出這樣殘忍的事情。難道他們就沒有一點感覺嗎?

窩金沉默了一會,俯視着酷拉皮卡,道:“沒什麼感覺。”

“人渣!”於是酷拉皮卡徹底怒了。

與此同時怒了的還不止酷拉皮卡,例如紗織身邊的黃金哥哥們。瞧瞧,各個握緊了拳頭,一臉憤怒的看着窩金。畢竟身爲聖鬥士的他們,都是屬於那種正義感極強的人,即便看上去無動於衷,可是歸咎下來,都是屬於看不慣恃強凌弱,肆意屠戮的人。他們甚至都要衝出去幫酷拉皮卡了。

與他們相較起來,紗織顯得平靜許多,她靜靜的伸手攔下了他們……

紗織靜靜的甚至沒有回頭,平靜的甚至讓人無法想象,這是他們所一直信奉的愛與正義的雅典娜。

紗織問道:“覺得他錯了嗎?”

於是回答自然是明擺着的……

紗織瞥了他們一眼,道:“覺得我冷漠嗎?艾歐里亞,其實你那天晚上就這麼覺得了吧?那麼,記住我的話吧,你們在做評判之前,還是先試着瞭解那個人。”

“不,紗織!我並不是在質疑您,而是……”艾歐里亞連忙道。他從小受到的艾俄羅斯的教育,女神大人是不會錯的,他怎麼能懷疑女神呢?

“你猜的沒錯,我就是一個冷漠的人。雖然我繼承了我母親的智慧女神一名,是正義的策劃者,愛與正義於我關係不大。無論是愛神還是正義女神都不是我,我只是憑着自己喜好做事,我看不慣,就會去插手,即便有人會說我多管閒事。如果你們受不了這樣的我的話,現在離開還來的及!”沒等艾歐里亞說完,紗織俯視着下面的窩金與酷拉皮卡道。

“紗織!我們不是……”

仍舊不給他們說話的機會,紗織又道:“在你們心中,早已對雅典娜有了一個既定的想法,認爲她必須要這樣,要那樣。那麼我告訴你們,我討厭這樣!我自問,一不是淑女,那個詞從一開始就跟我沒關係;二不善良,我從來不是一個好心的神,我反而是個任性的神,或者說神明都是任性的,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三聖戰的目的,主要就是阻止某個神毀滅人類,而不是試圖改變這是世界什麼。我話以至此,還要不好跟隨我,你們自己看着辦吧!該來的和該走的,都不是我能控制的。”

紗織兀自說着,也不回頭去看他們,在她看來,有些事還是一開始就說清楚的好,省的之後麻煩,她自問自己從來都不是他們想象中的溫柔善良,事實上這個詞,真的從一開始就與她沒有過關係。正如同她從來都沒有試圖讓別人信仰她一樣,那些該來的與該走的,她從來都不去試圖控制。這世上沒有什麼是真真永恆的,不論是轉瞬即逝的愛情還是人的忠誠,正因爲他們那短暫的生命,所以這一切才顯得如此精彩,一如璀璨的超行星一般,爆炸那一瞬間的光輝足以傳遍整個宇宙。所以她從不期待永恆,她從不喜歡愛情,這一切還是留給那些喜歡的人吧,因爲那是不可靠的……

是的,該是抉擇的時候了,是去還是留……

“紗織……”紗織話音落下,一切安靜了片刻,撒加的聲音這時響起,他一向憂鬱而堅定的眼眸,微笑着看着紗織,道,“這沒有什麼可以抉擇的。我們是您的聖鬥士,只有在您的身邊,纔會具有意義。所以,請不要再說這種話。我們一直都以自己是您的聖鬥士而驕傲,如果被您否定那麼我們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

您是我們的信仰,是我們存在的意義,從小我們就是這樣堅信着,所以請您不要否定我們。只有您的身邊,纔是我們該存在的地方。如果被您否定、拒絕,那我們該如何繼續?人生如果失去信仰,失去意義,那麼便會如同行屍走肉一般毫無價值。

紗織沉默了一會,終於回過頭來……

五雙明亮而堅定的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沒有任何動搖,他們是聖鬥士,爲了愛與正義,爲了女神而戰。即便女神不認爲自己是愛與正義的,可是事實就是事實。

“您就是您,女神雅典娜,只隨着自己的意願去做。您是真正的女神雅典娜,獨一無二的存在,這個事實其實我們早就知道了。”米羅撇撇嘴,勾起一絲自己獨特的微笑,道。會去搶波塞冬的三叉戟,並逼波塞冬發誓再也不打大地的注意,那麼明顯不同的行爲作風,還有波塞冬的態度,難道還有人會察覺不到嗎?

“雅典娜大人,我是個固執的人,我相信自己所認定得的。”修羅犀利如刀的目光堅定的看着紗織道。不需要太多的話語,他只相信自己所堅信的。

“我哥哥曾經說過,女神是至高無上的存在,我一直這麼堅信着。不管神明是否任性,至少,我們所看到的您,雖然與想象不同,但是您所做的、所說的,都在告訴我們,我們的信仰沒有錯。”艾歐里亞揚着陽光的笑容,看着紗織道。

“智慧與戰爭的女神,本就不應該是淑女,淑女是不適合戰場,而我們的戰爭女神也不需要那樣。強大而堅定,智慧並無畏,可以引領我們走向勝利,這纔是我們需要的。”飄逸的長髮迎風飄揚,深邃的碧眼,冰山似得表情,清冷的看着紗織,卻沒有絲毫動搖,道。

“……”

紗織默默地低下頭去,一時間不知該說什麼好,果然都是好孩子啊~!好吧,她目前看來纔是真正的孩子,不過事實上她應該比你們所有人都大。

“紗織的嘴角微微上揚,金色的眼眸漸漸染上溫暖的色彩,紗織道:“既然你們這樣選擇,那麼日後可別後悔喲!要知道,現在的雅典娜也與過去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甚至不知道是否還該這麼稱呼自己,是帕拉斯?雅典娜,還是別的什麼……這樣也沒關係嗎?”

“是,雅典娜大人!”五人的眼中同時閃過一絲笑意,齊聲道。這是他們第一看見女神真心的微笑,而不是永遠掛在臉上,那種讓人看不清真實的笑容……

“您只是您自己而已,所謂的名字也不過就是一個代號而已。”

……

紗織微笑着的目光掃下面對峙的二人,伴隨着窩金飈狂的氣,而開始的而戰鬥,紗織道:“你們一直對旅團的印象非常差吧!”

“他們的身上有太多不祥的氣息,黑暗而血腥。”艾歐里亞皺了皺眉,厭惡的道。

伴隨着窩金一聲“哈啊!!!!”的大吼,一拳打在地上使得碎裂的岩石如同子彈一般飛射出去。紗織看着他們,道:“所以你們覺得他們是邪惡的?”

這時,酷拉皮卡縱身一躍,跳至空中,甩手便是以“束縛中指鏈”攻向窩金,窩金眼疾手快的閃過酷拉皮卡的攻擊。

“不是嗎?”米羅疑惑的問道。

伴隨着飛揚的塵埃與碎石,窩金不斷地躲閃。直到他再也忍不住性子,決定先下手爲強,的衝向酷拉皮卡。

“記得我說的嗎?對一個人下評判之前,應該先去試圖瞭解那個人。”紗織看了他們一眼,又接着看戰況,道,“知道流星街嗎?”

“您是說,他來自流星街?”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卡妙,他清冷的看了一眼窩金,問道。

“應該說,旅團幾乎都是來自流星街。那種被世界遺棄的地方,爲了生存什麼樣的事情都得做,不變強只有死,想要得到什麼就得靠自己去搶。人命在那裏也分文不值,最多也就成爲別人的食物而已。環境註定性格,從這種角度來說,其實沒人能夠去怪他們。”紗織說着,停頓了一會,接着道,“世界上的很多事,都並不能簡單的用對於錯,是與非,去概括。所以,我希望,我們在這裏只是旁觀者。”

“他們的經歷我感到十分同情,也可以理解他們這種行爲,可是我絕對無法認同他們的做法!”握着拳,艾歐里亞道。

“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咱們不能要求人人都跟你們似的。”紗織聳聳肩道,“即便是黃金一代的人類都做不到。”

“所以您要我們不要干預嗎?”愛琴海般的眼眸悲憫的看着窩金與酷拉皮卡,撒加問道。

“我們可以打敗一位神祗,阻止他毀滅世界。可是我們永遠不能改變人類的本質,善於惡並存,自古就是如此。”瞥了一眼撒加,紗織道。

“那麼您爲什麼還要到這裏來?”卡妙碧色的眼眸看着紗織,道,“我可不相信您是爲了看戲而來。”

紗織看了卡妙一眼,美麗的金色眼眸微微一笑……

……

作者有話要說:其實紗織真的只是爲了看戲而已……

今天話不多說,直接上圖~~~~~

首先是有些雌雄莫辯的美少年小酷~~~~!目前被月亮女神塞勒涅預定中……

接着是窩金,其實這一張圖並沒有向漫畫中一樣那麼突兀的描繪出窩金的身高,然後又在某鬼加大一圈的渲染下……

這一張有一種照片的感覺,果然很有愛啊~~~!

這一張是某鬼不知從哪裏淘來的,看名字應該都是黃金哥哥們,而且還是軍裝版,雖然依舊是美男,不過爲毛這麼怪怪的呢~?

最後附送一張相傳當年正版黃金象牙雕的粉值錢的雅典娜像,果然跟聖域裏的破石頭差別很大呀~~!

非常抱歉,今天看來是不能更新了,實在是思維短路,短短几百字填了又刪,刪了又填,可是卻已經打了二十幾個哈氣……連續三天只睡了三個小時,實在是堅持不下來了……

今天看來只能這樣了……

最後依舊是……

55555555~~~不要霸王我~~~~否則……否則……我……

不要霸王我……(蹲牆角畫圈圈中……)

插入書籤 紗織看了卡妙一眼,美麗的金色眼眸微微一笑……

……

沒錯,她確實就是來看戲的,可是不知爲可,紗織忽然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真的這樣說的話,那麼……她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卡妙……她有一種不詳的感覺……

彎彎的美目流波似掃過黃金哥哥們,紗織沒有說話,她神祕一笑,沒有說話,目光又落在戰鬥的二人身上。

側身躲過酷拉皮卡鎖鏈的攻擊,窩金猛地揮拳衝向酷拉皮卡。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原本正拋開鎖鏈的酷拉皮卡,見狀隨即便收回左臂,硬生生的接下了窩金的拳頭,那強勁的力量把酷拉皮卡整個人都打飛起來。

鎖鏈順勢飛舞,酷拉皮卡左臂遮着面部,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伴隨着窩金興奮而得意的笑容,酷拉皮卡忽然放下了左臂,露出一雙冷靜而凌厲的眼眸,手臂輕輕一帶,原本飛揚的鎖鏈瞬間便如同具有生命一般,飛速的攻向窩金。於是紗織突然想到了瞬,反正不都是鎖鏈麼……

“嗚!”窩金一驚之下,連忙身體向後一仰,躲過迎面而來的鎖鏈。

躲過鎖鏈的攻擊,窩金終於站穩了,他順着鎖鏈掃過的方向看去,只見不遠處被鎖鏈掃中的巨石瞬間碎裂爲塊……

窩金揚着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顯然他並沒料到眼前這個漂亮的瘦弱少年竟然能夠在承受了他的一拳之下,還能做出如此有力的攻擊。這使他不由對這少年另眼相看。

不過驚訝歸驚訝,他仍然確信,雖然自己並未用太大的力氣,不過僅僅是這樣酷拉皮卡的左臂也基本上應該也廢了。

酷拉皮卡被窩金一拳打飛,然後重重的撞在石壁上,伴隨着飛揚的碎石與塵埃,他平穩落地。沉默的看着窩金,彷彿故意氣人一般,甩了甩左臂,使窩金看到自己完好無損。

狼王日記 果不其然,窩金怔怔的看着酷拉,喃喃地道:“完好無損?怎麼可能……”

面對怎麼也想不通的窩金,酷拉平靜的看着他問道:“你剛剛那一拳……有用全力嗎?”

於是窩金果然大怒起來……

微微勾起嘴角,紗織看着幾乎發起飆來的窩金,輕輕一笑,酷拉皮卡果然是個不錯的孩子呀~!面對強化系的人,這種激將法最管用了~!

酷拉皮卡確實算得上一個有勇有謀的孩子,即便面對自己的仇人也能冷靜處理,雖然也不理智了一會,不過終究他能自己控制下來。總體來說,紗織很欣賞,在她看來酷拉皮卡是個很有前途的好孩子。而窩金,說實話,雖然紗織並不討厭這個人,甚至還有些覺得他很可愛。而且也十分勇猛,不過魯莽易怒,經不起挑撥,這明顯讓紗織想到了另一個人,算來也是雅典娜……額,現在應該說是她的弟弟之一,那位著名的戰神阿瑞斯……

不過,窩金卻始終不是一個令人討厭的傢伙……

看到這裏,其實接下來的即使不用看,紗織與幾位黃金哥哥們也猜得差不多,窩金一定會輸,這已經毫無懸念了……

“紗織,您還不想說出您的目的嗎?”卡妙看了一眼紗織,問道。

紗織也回視他一眼,然後笑了笑,道:“酷拉皮卡真是一個好孩子呀,不是嗎?”

“很有資質。”撒加溫和的看着酷拉皮卡,有些惋惜的道,“可惜年紀已經有些大了,否則的話……”

額……果然不愧是教皇大人,想的真多……如果被您給把人拉走了,這故事咋繼續?

“沒有否則!酷拉皮卡雖然是個好孩子,可是他的心早已被臣服在復仇女神的面前,所以無論他的資質再好,都無法成爲我們的同伴。”紗織深深地看着成功用言語激怒窩金,使窩金用上五分力,向他攻來的酷拉皮卡,道,“他的心已經完全被複仇的強烈意識所淹沒。”

“我並不認爲他錯了,面對滅族之恨,難道他還不能報仇嗎?”艾歐里亞一臉不爽的看着窩金,悶悶地道。

“但是他太過善良。”卡妙道。

“生命對他而言,太過沉重。這樣善良的他是無法承受的……”撒加沉默了一會兒道。

“好了,你沒有資格說他。比善良你不會輸給任何人!”紗織瞥了撒加一眼,無奈地道。

“雅典娜大人……其實我並不善良……”撒加一怔,愛琴海般的雙眸頓時染上憂鬱的色彩,他低着頭,喃喃道。

紗織看着撒加,長嘆一聲,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撒加,不要再糾結了……”

……

另一邊,窩金百分之五十的功力向酷拉皮卡攻來,酷拉皮卡身形一閃,自原地消失,轉身出現在窩金身後,一拳猛地砸在了窩金的頭上。

接下來,酷拉皮卡的靈活顯然就成了窩金最大的剋星,無論你力氣再大,找不着目標,打不着,這也沒用。現在窩金就陷入了這種空有力氣,卻沒出使的狀況。

他黑着臉咒罵了一聲,那邊酷拉便已經從後方襲了上來,一腳重重的踹在窩金的後腰,然後還沒等窩金反應過來,他人早已三兩步蹦開,與窩金拉開距離。

窩金站在原地,氣急敗壞的的大罵一聲,他實在搞不懂,這個傢伙上輩子莫非是猴子不成,怎麼蹦來蹦去的!這一會兒,又沒人人影。

就在這時,一個巨大的力量忽然重重的落在窩金頭上,差點把他壓趴下來。好吧,竟然在上面……

可惜,當窩金一拳揍過去的時候,酷拉皮卡卻早已落在了他的不遠處,只落的他空空的擺了一個傻傻的姿勢。

窩金怒火沖天的看着酷拉皮卡,一副恨不得咬他一口的表情,道:“動作真靈敏,蹦來蹦去的……不過……”

沒等窩金說完,酷拉皮卡冷冷看了他一眼,接着道:“你想說……‘你會後悔剛剛沒有趁機用鎖鏈綁住我’嗎?”

“!!”窩金一驚,好吧,他怎麼知道的?

“別再不服輸了,快點使出全力!”少女一般的容顏陰沉無比,他冷冷的看着窩金,道,“不然只是浪費時間而已!”

……

看着酷拉皮卡陰冷的目光,紗織忽然覺得這個自己曾經認識的善良少年,此刻是如此陌生。她不由擡頭看了看天空,那妖豔的紅月,映襯着彷彿深藍色天鵝絨幕布般的夜空,漫天的星辰如同璀璨的寶石點綴其上,是的着月夜更填一抹妖媚。

塞勒涅,這真的是你所希望的嗎?

看着這個善良而純潔的少年,任由他染滿血漬,被着鮮血污染……

荒涼的戈壁,緊鄰着繁華喧囂的友克鑫,一切都顯得如此安靜,彷彿都在烘托着場戰鬥。那個彷彿泣血一般的圓月,似乎正在訴說着什麼。

不知爲何,紗織總是覺得,如果任由這個少年如此下去,那會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

算了,反正她本身就是個好多管閒事的人……

……

另一邊,窩金爆發了百分百的實力,甚至連他高大壯碩的身體上都暴起青筋。

“嗯……他的氣很猛烈。”酷拉皮卡靜靜的看着爆發的窩金,暗自做着評價道。

腹黑雙胞胎:搶個總裁做爹地 就在酷拉皮卡冷靜分析的時候,窩金這時猛地動了起來。

巨大的身形一閃,如箭一般彈射出去,雖然他的速度不如飛坦、芬克斯他們,但是仍然不可小覷。可是本以爲他會直接一拳打向酷拉皮卡,可是他卻突然身形一頓,猛地一拳打在地上,揚起弄塵滾滾,沙塵飛揚。飛揚的塵土與細小的碎石,是的原本視線就不是很好的夜晚,變得更加朦朧,伸出手來,甚至只能看見自己的手。拜那遮天蔽日的塵土所賜,一時間酷拉皮卡的眼前一片茫然,除了那細密的塵霧,什麼都沒有。

即便眼前什麼也看不見,可是這仍不是酷拉皮卡面對的最重要的問題。因爲,窩金的氣息忽然消失了……就在剛剛一瞬間的功夫,他的氣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隱”!他用了“隱”,酷拉皮卡瞬間反應過來。

警惕的留意着四周,他並不知道,窩金到底會從何處出現。就在這時,他身後塵霧的流動忽然發生了細微的變化。酷拉皮卡瞬間轉身,卻爲時已晚……

窩金百分百實力的一計重拳輕而易舉的打斷了他的手臂,伴隨着手臂“啪嘰”數聲響動,還有那彷彿筋脈寸斷的劇烈疼痛……可是酷拉皮卡卻愣是一聲沒坑,甚至連哼一聲都沒有。雖然這不符合窩金原本的設想,不過對他而言還算過得去。

酷拉皮卡再一次被打飛了,這一次是比先前強大數倍的力量,使他如同一隻斷了線的風箏……

“這一次一定要讓你粉身碎骨!沒有人能以肉身擋住我全力打出的超級破壞拳!” 窩金的怒意中帶着狂傲的自信,他咬着牙笑的凌厲危險,如同野獸一般,說出讚歎的話道,“不過我佩服呢!這一拳原本會打碎你的背骨,你竟然能很快的避開要害!你是從塵土微妙的變化中察覺到的吧!”

酷拉皮卡見狀,秀美的臉上依舊平靜如常,他道:“我也要誇你幾句,沒料到你會用‘隱’。撞擊地面揚起的塵土,原來只是爲了隱身,還可以進行攻擊!”說着,酷拉飛出去的身體彷彿被什麼東西拉住一般,停了下來,“不過……會用‘隱’的人,不止你一個。”

酷拉說着,窩金突然身形一頓,忽然無法自由活動,他一驚之下這纔想到了什麼,連忙用起“凝”。可是爲時已晚,他這才發現,自己不知何時已經被酷拉皮卡用鎖鏈給綁了起來。這時他才忽然想起,自己曾經經常被俠客告誡,在戰鬥的時候,要經常保持在警惕,隨時都不能忘記“凝”,否則有一天他會吃大虧的。窩金在戰鬥中,不是第一次吃這種虧,可是總是化險爲夷的他卻從沒放在心上,可是這一次……

“看到了嗎?那你也會用凝咯!”酷拉皮卡有些意外的語調,卻說的十分平淡。

落在地上,酷拉皮卡也終於開始解釋起來。是的,他的鎖鏈其實是以念力捏造出來的,而他平常只是爲了僞裝成操作系能力者。事實上,他確實成功了。

直到這時,酷拉皮卡才終於露出了他的火紅眼,而這雙彷彿凝聚了鮮血一般的雙眸,卻猛然激起了窩金塵封的記憶……

在他的記憶中,曾經就有無數雙這樣的眼睛,因爲團長的中意而成爲他們的目標。在窩金的印象中,那是一次非常大的工程,因爲對手實在厲害,至少他就打的十分過癮。畢竟,能讓他記住的對手,能讓他說出厲害,可見窟盧族人果然不同凡響。

天生嗜戰的窩金,成功的被“窟盧族倖存的復仇者”這幾個詞所激起戰意,他一邊爆發着強大的念力,一邊大喊着要跟酷拉一決勝負,一定要弄清是酷拉的恨意強還是他的怪力更加強大。

可惜,酷拉皮卡並不買賬,在他看來窩金也只不過是頭腦裏只有打架的白癡而已。

火紅的眼睛被瞪圓,酷拉皮卡高傲的看着窩金,道:“你是無法切斷這條鏈子的。”

不信邪的窩金,卯足了力氣想要掙斷鎖鏈,可是他只覺得自己如同一個悶裝的葫蘆,有勁沒處使,有氣沒處發,彷彿整個都被憋在體內。

酷拉皮卡終於說出了原因,因爲在他火紅眼的狀態下,不論哪個系都能使出100%的能力。

在窩金的疑惑下,酷拉一把扯下自己的左袖,伸出“拇指治癒之鏈”,輕而易舉的把早已寸斷的左臂完全治癒。

接着在酷拉皮卡的解釋下,窩金終於知道了自己爲何像一個悶裝的葫蘆的原因。

這是他第一次有一種無力感,陰冷凜冽的目光注視着酷拉皮卡,強制在“絕”的狀態嗎?難怪他的氣無法使出來……而單靠腕力他明顯無法弄斷這跟鎖鏈。 禁慾總裁,撩一送二! 原來酷拉皮卡早就想好該如何對付他了。

酷拉皮卡的強化拳不斷地打在窩金的身上,逼迫着窩金回答出他所知道的一切,還有其他人所擁有的能力。

殺了我!殺了我!

這成了窩金說的最多的話……

酷拉皮卡低着頭,他現在感覺很難受,非常的不舒服,彷彿有什麼東西捂住了他的口鼻一般,悶悶地透不過起來。手上殘留的觸感,刺耳難聽的聲音,還有刺鼻的血腥味,那粘稠的感覺讓他怎麼也想不明白……

爲什麼他們可以那樣殘忍的殺害別人?他們怎麼做得到的?

懲戒之契被插入了窩金的心臟,酷拉皮卡開出條件“正確的回答我的問題”……

窩金咧嘴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去死啦! 閃婚厚愛:總裁寵妻NO 誰要告訴你。”

拉緊的鎖鏈瞬間奪去了窩金的性命,消退的火紅眼使得酷拉皮卡腳步有些虛浮……

最終,少年埋葬了壯漢,轉身消失在遠處……

……

正是因爲這樣,他纔沒能看到,在他離開之後,從一旁的巖壁上,這才滑下來六個人……

而在看此時的這裏……

剛纔少年所挖的坑在哪裏?

地上戰鬥的痕跡在哪裏?

大地上甚至沒有一絲血跡……

那個剛剛死在少年手中的壯漢正被關在一個看不見的障壁之中,他正在拼命的大喊大叫,使用着超級破壞拳到處亂砸……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