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野上滄狼最大的敗筆也就是在於此,因為他的一舉一動都有著無數雙眼睛盯著看,無形中他已經被暴露了,不過野上滄狼此時哪裡管得了這麼多,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目標擊潰目標。

唐風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悄悄的伸出了自己的槍管,藉助著陰暗的一面,此刻唐風所在的地方並無任何的異樣,這就是王明宇教他們的,利用光線的陰暗度。唐風有點好笑的看著對面那個拿著槍來回遊動的日本人,因為他的一舉一動都被無數的士兵關注著,在唐風的眼裡,顯然這個人已經暴露了。

只是他的身上一襲普通著裝,唐風根本分辨不出這個人就是他們的頭號目標—野上滄狼。野上滄狼似乎並沒有發現此刻已經有狙擊手盯著自己了。不過天生的嗅覺讓他躲過了一劫。

唐風扣動扳機的那一刻,野上滄狼竟然鬼使神差一般的低下了頭顱,剛好一個站在野上滄狼身後的倒霉蛋,被擊中了胸口,登時鮮血噴柱。

寂靜!!!所有的日軍都看著野上滄狼那神奇的一低頭,居然就從死神的手上溜走。這難道能知道敵人是何時開槍?野上滄狼當然不知道,但是他總感覺一股危險的氣息,所以下意識的低下了頭而已,野上滄狼也沒有想到,居然第六感幫助自己逃過了一劫。心中狂跳不止,差點偷雞不成蝕把米。

唐風很是暗恨,沒有想到最關鍵的時刻,這個可惡的小鬼子居然低下了頭,原本正中眉心的一槍,居然擦著他的頭皮射向了後面的一個日軍。雖然打死了一個日軍,但是唐風一點點的喜悅之情都沒有,現在唯有殺死暗夜的人才能讓唐風真正的興奮起來。

唐風和野上滄狼兩人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對決,或許只有一方倒下才能真正讓另一方撤退吧。

野上滄狼已經迅速的轉換了位置,這次所有的日軍被下令全部往前面看,不能在盯著野上滄狼了,畢竟吉佳良輔也看出來了,自己的這些士兵盯著野上滄狼也容易就被對手看穿。

唐風沒有想到鬼子居然能夠很快的做出判斷,此刻唐風還在不斷的尋找著目標,野上滄狼也是同樣如此,兩人都在尋找著給對方致命一擊的突破口。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對於等待著看對決的雙方來說,這種等待有點無聊,他們很想儘快知道最後的結果,可似乎雙方的人並沒有想著給大家一個結果。都快到午飯時間了。他們依舊一槍未放。

有些士兵都快被這無聊的等待給*瘋了,雖然他們也知道真正的對決只有一瞬間,前期的準備卻是要很長時間,但是就這麼一直等待著真的很無聊。而且日軍還有一點擔心的就是,萬一這支那軍一槍打偏了咋辦?萬一下一個死的是自己咋辦?那些可都是無妄之災啊。看看對面的那些支那軍,他娘的躲在房子里啥事也沒有,真是不公平啊。

就在雙方無聊的時候,同時兩聲槍響。「砰」「砰」,緊接著就看到兩個兩邊的兩個身影又開始移動了起來了。

雙方的士兵又一下子提起了神來,戰鬥又開始了。

在經過數次交鋒之後,唐風和野上滄狼似乎都了解了對方的行動規律,兩人似乎都有一種棋逢對手的感覺,這種感覺或許只有他們兩人的心中才知道。看來這次的對決不分出勝負是很難善了了。不過這也是318師願意看到的結果,他們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是時間。 野上滄狼也認定,這個人至少是這支小隊的首領人物,亦或是這個小隊最厲害的人物,否者他怎麼可能單槍匹馬的殺了進來?至少如果是野上滄狼,他下面的士兵沒有一個能夠有如此出眾的膽量和技術的。雖然他們拿普通士兵來說已經很優秀了,但是野上滄狼知道,相對於對面這個支那軍,他底下的這些士兵相差還有一段距離。

不過野上滄狼已經認定現在是雙方最高水準之間的較量,索性野上滄狼已經讓所有的人都給他騰地方了,當然他說的是暗夜小隊,這些普通的日軍就是他偽裝的重要掩護物體。這一次的勝敗可以說關係到吉佳良輔師團長是否能夠順利拿下寶山縣城。這一點野上滄狼心中隱約也有所明白。

重生之錦繡庶妃 吉佳良輔心中也明白,狙擊手之間的戰鬥已經進入到一個白熱化的階段,現在很有可能就是要分出勝負的時候了。吉佳良輔心中隱隱有著期待。他想看看這一場巔峰對決到底是誰勝誰敗,作為一個軍人他也很喜歡強者,雖然他現在貴為中將,但是骨子裡的好戰天性讓他們天生對於戰場上的強者有著不小的崇拜。

這樣的一場對決對於整個戰爭的影響有多大?或許沒有多大,但是對於急需拿下寶山縣城的吉佳良輔來說,可謂是意義重大。一旦擊潰了支那軍特種部隊的王牌人物,當然這個是吉佳良輔自己的理解,那麼對於拿下這條看似很短卻很漫長的街道,有著不小的助力,至少說如果這次野上滄狼勝利了,他們拿下這個街道至少有八成以上的把握。

但是既然有勝利,自然就會有失敗。吉佳良輔不想想這個問題,畢竟現在是他們兩人對決的時刻,可是這個問題容不得他不去想,凡是都先做好最壞的打算那才是一個最高指揮官應該做的事情。野上滄狼一旦失敗,支那軍的特戰隊肯定幫助底下的支那軍守備整條街道,那麼巷戰將會更加的艱難,沒有野上滄狼的暗夜,吉佳良輔知道肯定是沒有什麼大的作為的。

暗夜的靈魂人物就是野上滄狼,可以說沒有野上滄狼就沒有杉杉元次長的支持,沒有杉杉元陸軍次長的支持,暗夜很快就將被瓜分一空,或許在別的戰場上,暗夜是一大助力,可是在寶山這裡他們沒有任何的優勢可言。吉佳良輔相信一點優勢也沒有,因為野上滄狼到目前為止也是和支那軍的那個人旗鼓相當。

支那軍沒有更厲害的了嗎?這個誰也不知道,但是吉佳良輔知道日軍這邊野上滄狼已經是最好的了。可以說,一旦支那軍來一個更厲害的人物,那麼這次的南城門攻擊將會異常的困難,吉佳良輔甚至想到了十天之後攻不下南城門,松井石根大將那生氣的模樣,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

吉佳良輔顯然知道,一個月內他有絕對的把握攻下寶山,半個月基本沒有把握,一個星期肯定是沒有可能的了。即便是攻下這條街道,也只是順利打開了一條通道,這城裡面的巷子實在是太多了。吉佳良輔不知道還要損失多少帝國的軍隊才能完整的控制住整個寶山。

僅僅因為被支那軍挑釁了一下,吉佳良輔就得長時間的停留在寶山這邊,完全沒有一開始他來中國那種豪情壯志,他來到中國主要是想滿足他的殺戮慾望,沒有想到現在居然被一個萬人左右的支那軍拖住了半個月,而且還有增加的趨勢。吉佳良輔內心對於支那軍的憤怒又增加了一層,一個瘋狂的想法在吉佳良輔腦海中形成,那就是殺光所有的支那軍。

如果王明宇知道吉佳良輔這個想法,估計他現在就會親自上陣,前來解決這個冷血的動物。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現在讓野上滄狼和對面那個支那軍對決停下來顯然不合適了,因為所有人都在期待一個結果,無論這個結果是好是壞,至少他們要知道結果。

唐風覺得和這個鬼子的狙擊手這麼對決還是很好的,因為他一個人成功的拖住了鬼子一天的進程,按照這個結果看來,至少要等他們兩個人分出結果,這場遊戲才有可能是個終點。這也是唐風希望看到的,這樣直屬隊的損失就會降到最低。直屬隊對於整個318師的作用或許普通的士兵知道的並不清楚,但是作為直屬隊的一員,唐風很明白直屬隊的存在對於整個318師的作用。

唐風一開始參軍的時候,並不知道直屬隊是幹什麼的,但是當時唐風一眼就被王明宇看中了,或許是他那種沉穩的氣質打動了王明宇,至少現在唐風也不知道當時的團座是怎麼看上他的。可是唐風也沒有辜負王明宇的期望,他練的多,比別人更加的冷靜出色。

而唐風也漸漸的開闊了自己的視野,在王明宇的講解下,他才知道原來打仗是可以這麼打的,有的時候唐風甚至覺得直屬隊的重要性比之正規部隊還要重要。知道參加淞滬會戰以來,唐風才真正知道直屬隊的作用在什麼地方,一個小小的二十人編製的隊伍,可以在敵後給予敵人重創,最為典型的就是炸毀日軍第十一師團的軍火庫,那一場戰鬥讓唐風等人興奮不已。幾十人一個都沒有損失的情況下,活生生的炸毀了師團級的軍火庫,讓至少兩千名日軍陣亡。這樣的戰績可謂是前無古人的。

這些成功,直屬隊的人都只感謝一個人,那就是他們的隊長王明宇!今天和野上滄狼的戰鬥也讓唐風對於王明宇有了新的了解,他不知道這個師座為何如此的厲害?感覺是天生的一般,讓人有一種很難超越的感覺。至少唐風認為他超越不了。

唐風認為自己很難超越的人不止王明宇一個,但是真正令他有心無力的卻只有王明宇一個,即便是林文等人唐風知道現在不如他們,但是唐風有信心超越他們。

和野上滄狼的對決中,唐風感覺自己在不斷的提高,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王明宇老讓他們對抗演練,真正的實戰遠比對抗演練提升的多,只不過他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對手而已。

洪荒斗戰錄 野上滄狼的水準其實也得到了唐風的認同,正如野上滄狼不明白唐風為什麼這麼厲害一樣,唐風也不知道野上滄狼怎麼熟知這樣的戰術的。

在唐風等人的眼裡,他們認為這樣的特種作戰是他們師座自創的。要是王明宇知道還不知道羞愧成什麼樣子呢,雖然他的理念很先進,可都是前輩們用多少的鮮血總結出來的經驗。

十月十六日,依舊天氣晴朗。

唐風和野上滄狼的對決依舊在繼續。昨天他們兩人的交鋒中總共發了十九發子彈,都是感覺差一絲就能解決對方,但是最後都是無功而返。

今天他們的戰鬥依舊在繼續。兩人的對決吸引更多的日軍的圍觀。唐風和野上滄狼的戰鬥在吉佳良輔的默許下一直進行著。

十月十七日,依舊在對決。

十月十八日,依舊在對決。

十月十九日,終於在這一天,唐風和野上滄狼之間的爭鬥分出了一個結果,說起來這個結果真的令人哭笑不得。

唐風終於在不斷的實踐中找到了破敵的方法,可是不知道是唐風背,還是野上滄狼的運氣太好,居然又一次讓野上滄狼逃過了一劫。

唐風在一次的運動戰中,找出了野上滄狼的位置,他沒有任何的猶豫,一槍打了出去,這次他並沒有瞄準野上滄狼的頭部,而是直奔野上滄狼的心臟而去。

野上滄狼當時剛剛被唐風的偽裝吸引住開完一槍,發現被騙的時候已經晚了,正當野上滄狼以為自己會隕落在此的時候。野上滄狼幸運的發現,胸前的懷錶碎裂了。他整個人雖然被子彈的衝擊力弄的彈起來了,但是最多就是像受到過重重一拳的人,很難受,但是沒有任何的危險。

野上滄狼吐了一口血,然後就昏死過去。

唐風在瞄準鏡裡面看著這樣的結果嘆了一口氣,他知道自己並沒有乾死對方,因為子彈打到野上滄狼的那一刻,沒有鮮血,似乎還隱約有金屬撞擊的聲音。唐風無奈的搖搖頭,這次對決至少已經分出了一個勝負。

唐風用一個人的力量整整的讓寶山縣城安安穩穩的度過了五天的時間,這是一個足以自傲的驕人戰績了,其實對於消滅一個日軍特戰隊的人,唐風或許沒有什麼成就感,但是對於超額完成旅座交給自己的人,唐風的心裡感到很是舒坦。

而在另一邊,吉佳良輔一臉的鐵青,他幾乎都已經看到野上滄狼快要成功了,可是每一次都是差那麼一點點,讓吉佳良輔想結束這場戰鬥內心裏面又有一絲的期盼,彷彿下一刻就能取得這場對決的勝利一般。這種心裡很像賭徒的心理。 十月十八日夜晚,寶山南城門丟失已經過去了八天。也就是至寶山南城門丟失之後王明宇發電給第三戰區,現在已經整整八天都沒有聯繫了。

軍統局正在努力發電聯繫著自己的內線,試圖知道一些寶山內部的情況,但是自從進入寶山之後,所有的人員裝備都被檢查過了,一共收繳了三十多部小功率電台。不過王明宇並沒有拿這些軍統局的人怎麼樣,他們該做戰士的依舊做著戰士。

只不過想要往外傳遞消息,那自然是不允許的。玩意夾雜著與日軍有聯繫的特務呢?這些不得不防、並不是王明宇疑心病太重,因為王明宇也了解,這漢奸實在太多,你不知道哪個就是雙面間諜。這樣的人身份很難識破,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們無法傳遞信號。那麼最直接的辦法自然就是收繳他們的通訊器材。

王明宇自信這些人根本掀不起什麼風浪,在戰場上他們退縮自然有軍法處置,如果奮勇殺敵,那麼也是一點力量,所以王明宇也沒拿他們怎麼樣,使得軍統這幫人自從被收繳了電台之後心驚膽顫半天,最後什麼事也沒有,以為王明宇懼怕戴局長的怒火,心中也就坦然了下來。

不過此時高山正在急匆匆的跑到王明宇的辦公室,顯然是有些事情他根本做不了主。

「師座,那些被收繳上來的電台一直收到不明電文。估計是軍統的電文,目前我們正在抓緊破譯中,不過第三戰區自從昨天到現在已經發出十來封電報,詢問寶山戰況!」高山小聲的說道

「不明電文?恐怕是軍統局的人想借著他們安插進來的人,了解我們寶山目前的情況吧?呵呵,第三戰區那邊從來沒有停止過詢問,我們冷藏他們一段時間,間接的表明一下我們的不滿,現在是時候跟他們交流一下了。」王明宇笑著說道

「師座,需不需要在讓他們著急著急,這幫人挺氣人的!」高山略帶不滿的說道,顯然對於第三戰區真是蔣委員長的做法,高山是很不認同的,畢竟318師的犧牲那麼巨大,而且經費基本都是由師座王明宇一人承擔的,難不成委員長還想讓全體318是殉國不成?318師的價值僅僅在於此?別人不知道,他高山知道,318師的內在實力比這更強。

「你啊,過猶不及的道理不懂嗎?你一味的和他們對著干有什麼好處?他們是我們的上司,我們只能表達一下不滿,該給的面子還是要給的。這樣,你去安排一下,這次我直接給張治中將軍通電,讓他知道一下我們的近況,由他傳遞給第三戰區或者蔣委員長吧,姿態我們一定要做足了!」王明宇想了想說道,這樣做的好處就是,讓別人都知道他王明宇是一個念舊的人,對於不管他死活的人,他也不想搭理。

「是,師座,我這去安排,聯線張治中將軍!」高山心領神會的說道王明宇看著高山的離去笑了笑沒有說話,蔣委員長的那一封電報,可以說是徹底的傷了這些人的心,不過也好,省的王明宇自己到時候說來說去的,已現在他在318師的影響力,除了少數被軍統等人安插的眼線之外,其餘基本上都還在控制之中,不過軍統的那些人,已經有一批死在戰場之上,目前僅存的估計不超過十個人。所以對於大局基本上沒有什麼影響。

張治中將軍此刻正在擔憂著寶山的情況,從外圍的情報人員中得知,寶山現在依舊在318師的手裡,至於近況,他們自然不得而知。

而這幾天異常的情況也讓張治中將軍很是好奇,情報人員說的情況讓整個第三戰區好奇,甚至是蔣委員長好奇。可惜到目前為止整個318師都沒有任何的消息傳出,即便是軍統局,也沒有任何的消息傳出。這讓整個第三戰區乃至蔣委員長都覺得有一絲絲的尷尬。

張治中將軍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居然能夠接聽道王明宇的電話,內心中不免有些老懷安慰,看來這個學生對於他的重視程度還真是不一般啊。

原先張治中將軍也不是沒有打過王明宇的電話,可惜王明宇那個時候已經把電話線拔了,王明宇並不想被任何人左右,知道這個電話的雖然只有張治中將軍一個人,但是那個時候最好的辦法只能是拔掉電話線,否則一旦張治中將軍打來電話,自己恐怕真的會一心軟就如實的講出近況。而張治中將軍必然會把這些近況上報給第三戰區。

那麼到時候自己的這些樣子都等於白做了,誰讓這些人都在最困難的時候沒有想過拉他一把呢?即使蔣委員長讓大軍來替自己解圍,王明宇也不會讓這些大軍來的,因為王明宇有信心能夠堅守寶山直到他完成任務。這些只有王明宇自己知道,蔣委員長不知道,以為城門破了,寶山就完了。

呵呵,羅店難道他們不知道嗎?羅店根本就沒有城門,王明宇想要鎮守羅店,日軍的進攻哪次不是付出很大的代價?只是他們不願意思考而已,又或者他們的思維僅僅局限在城門這道屏障上,根本沒有想過指揮、戰術、地形等對於守衛寶山的影響。

「張叔,我是明宇!」王明宇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張治中將軍聽到王明宇的聲音,有點顫抖的問道:「明宇啊,這些天還好吧?」

「還好,呵呵,只不過小日本現在圍著,我們暫時出不去而已!」王明宇輕描淡寫的說道

「呵呵,這次張叔沒有能夠幫你說上話,委座的意思不值得用那麼大的人力物力去圍攻寶山!」張治中有點落寞的說道

「這個我都知道,張叔,呵呵,其實沒什麼,這一點我就想過了,委座有委座的考慮,我們也不好說什麼!這次我打電話,就是想告訴一些寶山的近況!」王明宇道

「恩,你說,我聽著!」張治中將軍顯然知道王明宇是想借他的口把這些消息傳遞給第三戰區或是蔣委員長的耳朵里。

「恩,目前寶山縣城東、北、西城門的日軍已經減少,南城門是現在日軍進攻的主要方向。我軍目前在南城門的壓力很大。不過我相信在堅持十天以上沒有任何的問題。」王明宇道

「也就是說,你們可以堅持到月底?」張治中有點不敢相信的問道「說實話,張叔,即便是堅持到十一月中旬,我也還是有把握的,但是到了那個時候,我軍撤退估計就來不及了!」王明宇的話猶如重磅炸彈一樣,讓張治中將軍一下子懵住了。

「你是說…你是說十一月中旬?」張治中將軍很想再次確認一下!

「是的,別看日軍已經破開了南城門的防禦,那不過是第一道防禦,南城門破開對於我軍還是有利的,本來我軍受到四面攻擊,現在日軍把主要的攻擊點放在南城門,其他三個城門的壓力頓時大減,我軍依託南城門裡面的民房等地形,與日軍展開巷戰,目前效果很好,至少日軍依舊龜縮在城門之上,沒有向城內前進一步!」王明宇把現在的情形分析了一遍。

「我懂了,南城門的失守原本是一件壞事,你們把壞事變成了好事,呵呵,好啊!對了,最近聽說你們那每天就開個十來槍,你們在幹什麼啊?和日軍和平共處呢?」張治中將軍心中打定,也開起了玩笑

「哪能啊,張叔,日軍派出了一個特種大隊,這個特種大隊和我們杠上了。這幾天只有兩個人在戰鬥,不過誰勝誰負很有可能影響寶山南城門第一道防線的歸屬問題。所以才變成這樣!」王明宇笑著說道

「特種大隊?這是個什麼兵種?很厲害嗎?」張治中將軍顯然沒有聽說過

「很厲害,一般的士兵在他們眼裡如同螞蟻一般!」王明宇也不怕暴露自己的底牌,這東西說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等國民政府培養出來,都不知道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了。如果要自己培養,行!那王明宇不得不獅子大開口了。

「你小子,這個東西我還沒接觸過,等哪天我問問去!」張治中將軍笑道

「恩,很好查,這些科目在德國柏林軍事學院、美國西點軍校都有科目,只是要求很高。所以一般人都沒有聽說過,但是這類人在戰場上的威脅很大。上次我軍擊斃日軍少將,就是我軍的特戰大隊幹得!」王明宇笑道

「好啊,萬軍從中取上將首級!這類人如果大規模的培養的話,我軍的戰鬥力提高肯定不止一倍啊!」張治中將軍立刻想到這點說道

「大規模培養?呵呵,張叔,一個特戰隊員所有的一套裝備裝備起來的話,都快頂的上一個連的了。你覺得能大規模培養嗎?」王明宇道

「額…」張治中將軍差點沒被王明宇的話給噎住,「這麼貴?那你哪來的錢培養他們的?」

「張叔,這些錢都是我爹給的,我現在在軍隊上的投入,已經超過五百萬大洋了!」王明宇只是說了個零頭而已。 「什…什麼,五百萬?你小子也不嫌敗家!不過你爹深明大義,實在是讓人敬佩啊!如果國人都能像你們這般,何愁日寇不滅?何愁國家不興旺呢?哎…」張治中將軍無力的嘆了一口氣道

「張叔,說實話,國民政府的腐敗已經爛道骨子裡了。無藥可救,無藥可救!戰場上的士兵撫恤金他們都敢剋扣,我實在想不出他們還有什麼不敢做的!」王明宇似乎發著牢騷一般的說道。

「明宇啊,這話不要亂說,對了,你說你們能突圍?」張治中將軍好奇的問道

「是啊,不過難度很大,我們也正在謀划中,這個事情還請張叔暫時保密!」王明宇笑著說道

「恩,那你寶山要小心點啊,聽到你這麼說我也就放心了,臭小子也不早點告訴你張叔,害的我為你擔驚受怕的!」張治中笑罵了一句道

「以後不會了張叔,呵呵」王明宇的內心也很溫暖,畢竟被人關心總是很好的。尤其是自己崇拜的人,那感覺就更不錯了。

張治中將軍和王明宇通完話以後就急匆匆的吩咐機要秘書,通知顧總長、陳總、薛總開會。

張治中要求開會?顧祝同的第一反應就是這怎麼可能?張治中一向都是嚴於律已,從不越權,今天居然不經過自己直接開會了,想來是有什麼大事?顧祝同顯然不會跟張治中計較這些事情。

會議室里,張治中來的時候其他三人都已經到齊,這是自寶山南城門丟失以後,幾位高層第一次正式的碰面。

張治中笑著說道:「各位,我有個消息要告訴大家!」

顧長官沒好氣的說道:「我說老張,現在大家最關心的就是寶山的問題,你笑成這樣,難不成你有消息了?」

陳誠、薛岳也眼睛一亮,似乎有這個可能啊。

張治中笑道:「正是如此,就在剛剛,我接到了寶山守軍318師師長王明宇的電話!」

「什麼?電話?這小子有電話?那怎麼還在那一個勁的發電報?老張,你也忒不地道了啊,這小子有電話,你怎麼不跟我們說呢!」顧祝同一臉嚴肅的說道

「嘿嘿,我本來想說的,可是自從南城門丟了以後,我也沒尋思打啊,後來我們電報發過去之後也沒有個回應,我就打了看看,誰曾想,那小子把線拔了。總座,你說我告訴你,你還不得氣死啊!」張治中笑著說道

「哎呀,老張,快說說什麼個情況,現在離我們預定的一個星期的目標都過去一天了,寶山居然還堅挺著,那些消息你們也聽說了吧?現在有些人都在分析318師是不是和日本人勾搭上了呢」陳誠飛快的說道

「哪個王八羔子在那瞎說呢?說318師和日本人勾搭,我第一個不信!上一次的教訓充分的說了這個問題。」 全知全能者 薛岳氣憤的說道這把陳誠倒是弄了個大紅臉,上回的主謀可不就是他表侄?

顧祝同咳嗽了一聲說道:「老張你就別賣關子了,快說快說!」

張治中接著把他和王明宇的對話幾乎重複了一遍,顧祝同臉上滿臉的震驚,同樣的還有陳誠和薛岳。顧祝同直搖頭說道:「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啊!」

陳誠有點嗤笑道:「這麼說,咱們派過去的兩個團白死了?就拖了一天而已!」

薛岳也笑道:「是啊,說起來真是丟人啊,人家一個人能拖五天,咱這四千人就拖了一天,這讓我等情何以堪啊!」

陳誠問道:「老張,你說的這個特種作戰,咋回事?」

張治中沒好氣的說道:「我剛才不是說了嘛,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感覺挺厲害,王明宇說就靠這些人擊斃了一個少將呢!」

「就是上回那個日軍少將?第三師團的那個誰來著?」陳誠道「片山裡一郎!」顧祝同插口道「對對對!這是這個傢伙」薛岳點點頭一副很肯定的樣子

張治中將軍道:「最後我要說的是,王師長跟我說,他為318師幾乎傾注了他全部的心血,就光一個318師他就花費了五百萬大洋!」

「什麼?五百萬大洋?」薛岳震驚的站起來道,眼神中充滿了不信「據我所知,王明宇的老子可是江浙一帶有名的富商,五百萬也不過其家產的十之一二!」陳誠道

顧祝同嘆了口氣道:「這樣的人,的確是一朵奇葩啊!這次我們做的不地道了!」

「何止不地道,簡直就是把人*上梁山了!」薛岳就差沒說差點造反了。

顧祝同看了看薛岳也沒有說話,因為他認同了薛岳的說法。其實顧祝同內心裡更加的擔心,一旦318師造反或是投奔共-產-黨,那麼蔣委員長損失的就不僅僅是一個318師了。這次顧祝同也認為蔣委員長有點失算了,即便是318師不造反或者反叛,至少這一次已經有了裂痕。想要修補實在太難太難了。

陳誠等人同樣也沒有想到蔣委員長會走出如此臭的一步棋,借刀殺人,也的看殺誰吧?一旦王明宇殉國,那麼作為寧波商會的副會長,王遠山的影響力有何巨大難道蔣委員長不知道嗎?

這些都只能大家在內心裡想想,現在至少顧祝同等人的內心裡已經開始萌生出這種想法了,他們知道蔣委員長放棄王明宇的理由肯定和控制不住有點關係,可是現在是抗戰的關鍵時期,難不成以後就沒有機會了嗎?

還是蔣委員長擔心王明宇和318師發展過快?這些不都是人家軍功一步步的積累上去的?如果你真的想削弱318師的控制權,最多以後給他點虛職不就可以了嗎?既然人家沒有主動反叛,你這*著人家上梁山,又是何苦呢?

張治中將軍說道:「對於這些問題咱們還是不要再說了,現在我們是否要把這些消息告訴委員長?一切的事情還得委員長做主。」

顧祝同笑道:「這個自然,我看讓就讓軍統局的人去交給委員長吧,這幾天戴局長可是一天幾個電話啊,正好可以賣個順水人情嘛,呵呵」

陳誠也道:「恩,這個事情就讓老張來辦吧,反正也是他聯繫的!」

張治中點點頭:「那我給軍統局發個電報好了!」

顧祝同道:「既然寶山暫時安全了,那麼我們的兵力部署還是要調整一下,大家來看…」

接著顧祝同等人就目前的形勢又展開了深入的探討。

說起來,蔣委員長不是沒有想過318師堅守的可能性,但是一想到那些俘虜們組成的守城軍隊,他就覺得一點希望沒有能夠堅持一個星期。

事實上一個星期是蔣委員長認為的極限。日軍的戰鬥力應該是勢如破竹的,可是沒有想到日軍居然每天在這放歌十幾槍就完事了,難不成日軍真的這麼懼怕318師?又或是日軍有什麼大的陰謀?這些蔣委員長現在是心如急焚,一無所知。

王明宇的情報可是摞了一大堆,可是近期的一個沒有,戴局長現在也是像沒頭的蒼蠅一般四處收集著關於王明宇和318師的消息。無奈寶山縣城密不透風,自己派去的人又聯繫不上,委員長的召見,讓戴笠如同熱鍋上的螞蟻一般。

戴笠戴局長此刻正在蔣委員長的辦公室內戰戰兢兢的。

「雨農,你這軍統局到底還能幹什麼?一個小小的318師的情報一個多星期了,居然一點消息也沒有!你真的很讓我失望!」蔣委員長的目光猶如利刃一般的直插戴笠的心房。

戴笠一哆嗦道:「委座,我…我已經派出至少三十名軍統的優秀特工,讓他們長期潛伏在318師,可是這次我發過去的電報沒有一個收到回應,我也感覺很奇怪。」

「這次前線觀察哨來報,寶山縣城的氛圍很是怪異,據說南城門那邊一天就開個十幾二十槍就完事了,你不覺得很奇怪嗎?難道我們現在只能坐以待斃?318師的情況關乎到整個淞滬戰場的大局,如果在查不出什麼消息,我定然給你個瀆職罪!哼」蔣委員長氣憤之色溢於言表

戴笠慌慌張張的道:「是是是,委座,三天,給我三天的時間,我一定查個水落石出!」

「三天?三天之後黃花菜恐怕都涼了吧!我給你二十四小時,超過這個時間,你自己拿槍崩了自己吧,省的我看著你心煩!」蔣委員長冷笑道戴笠雖然知道蔣委員長這話是氣話,但是如果一直氣下去的話,那麼就有可能是真的,戴笠急匆匆的退下,顯然是去弄情報去了。不過戴笠沒有想到他的運氣這麼好,這個時候,一份電報送到了戴局長的辦公室。

餘生無你無悲喜 戴笠看著眼前的電報,只差沒有笑出聲來,這電報有這麼及時的嗎?哈哈,戴笠對於第三戰區的印象突然間好轉了起來,這第三戰區平時一個個扯皮,沒有想到這個時段來幫助了自己一下,怎麼能夠不令戴局長喜笑顏開呢? 戴笠捧著這封電報,猶如稀世珍寶一般的,顛顛的就沖著委員長的辦公室走去,第三戰區的那些長官們真是會做人啊,知道他戴老闆著急,居然把這麼重要的情報給了自己,尤其是這封情報是張治中那個傢伙給自己的。這傢伙可是一絲不苟的人物啊,沒有想到現在居然也學會順水人情了,看來是人都會改變自己的個性。

其實張治中將軍這樣做,並不是戴笠想的那麼不堪。張治中將軍只是為了王明宇,為了他的318師。軍統局最噁心的人是什麼?就是懷疑這個是間諜,懷疑那個通共什麼的,一旦被他們盯上,不是屎也是屎了。基於這樣的前提之下張治中將軍當然想讓王明宇少受點軍統局的干擾。畢竟被盯上是一件很噁心的事情,很多被盯上的人不勝其煩,即便一點事情沒有,最後沒準還能搞出點事情來。

張治中將軍自然不可能平白無故的把這個人情送給戴笠的,戴笠心裡要是沒點數的話,那以後這樣的好事也輪不到他了。別人怕戴笠,張治中將軍可不怕他。作為黨國的元老級人物之一,戴笠雖然現在混得是風生水起,但是張治中的面子還是得給的,不單單是張治中,顧祝同、陳誠等人的面子他敢不給?

戴笠能夠得到蔣委員長的信任怎麼能不是個人精呢?很快知道了張治中與王明宇之間關係的戴笠就想到了這一層,不過戴笠也只是笑了笑,如果委座讓你去查,難不成你張治中的面子還比委座還要大?老戴我也是仰蔣委員長的鼻息生活的,沒有了委員長他戴笠算個啥?啥也不是。

不過戴笠自然也不敢找318師的麻煩,先不說別的,單單王明宇是蔣委員長的得意門生這一點,戴笠就不敢去觸蔣委員長的逆鱗,須知蔣委員長能有這樣的成就就是靠他這一幫黃埔的學生們。其次那更不用說了,318師是啥?那可是現在整個中國戰場上鼎鼎有名的抗日部隊啊,是國-軍的標杆。這個是查他們不是老壽星喝砒霜是啥?戴笠此人最大的特點就是能看清形勢。不過後來死了也是權力太大,蔣委員長隱隱有一種控制不了得感覺,才嘎嘣一聲飛機墜毀了。

戴笠反正已經拿到了所要的東西,自然不敢怠慢,他知道越是早那麼越能得到委座的重視。興沖沖的跑到蔣委員長的辦公室外面,侍衛通報之後,戴笠趕忙進去。

「委座!」戴笠半躬著身子恭聲說道「雨農啊,什麼事?我不是去讓你查消息去了嗎?怎麼沒過半小時就回來了?」蔣委員長眉宇間有點不悅,沉聲開口道,似乎頭也不願意抬一下。

「委座,卑職不負所托,已然查出了318師目前在寶山的真正情況,這些都是委座您想要知道的一些情況。」戴笠抑制住內心的喜悅道,臉上的表情控制的恰到好處,讓人有一種處變不驚的感覺。

「哦?雨農啊,你確定你沒有騙我?」蔣委員長自然很是不信,一直查不到什麼消息的戴笠。居然突然之間就有消息了?而且還是在自己交代下去半個小時的時間,早有消息早幹嘛去了?難不成是安插在寶山的內線回應了?也許有點可能,先看看再說。

「委座,您看!」戴笠拿著一封電報給蔣委員長過目。

「這個就是你所說的情報?」蔣委員長問道「委座,這個是最近318師的詳細情況!」戴笠畢恭畢敬的說道「哦?」蔣委員長疑惑了一聲,開始看起了手中的電報,越看他的眉頭皺的越厲害,臉色也漸漸的變得有點鐵青,似乎遇到了什麼很生氣的事情一般。

「委座?您這是?」戴笠看著蔣委員長的表情,心中一緊,以為委員長不相信這個是他弄過來的情報呢,剛要開口解釋…「娘希匹!」蔣委員長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終於爆發了開來「委座,委座,卑職有罪!」戴笠一下子懵住了,開始了他的不二法門,先承認錯誤。

「雨農啊,這不關你的事情,你做的很好,先下去吧!以後辦事就要有這樣的效率才對嘛!」蔣委員長突然之間如同春風拂面般的換了一種表情對著戴笠說道戴笠一看委員長的表情,心中叫苦不迭,這他娘的是怎麼回事?老子怎麼就看不懂現在的形勢呢?嘴上還是和諂媚的笑道:「是,委座。卑職定當謹記委座教誨。」

待戴笠退下之後,蔣委員長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怒火,剛拿到手中的青花瓷茶杯一下子就摔碎在了地上。蔣委員長實在是太鬱悶了,一切的一切好似都不受他掌控一般,讓他很是無力。

開始蔣委員長以為寶山縣城撐不過一個星期,當時的蔣委員長很是篤定。可是現在寶山縣城已經撐過一個星期,甚至可以超額完成任務。這不是活生生的打他蔣委員長的耳刮子嗎?蔣委員長似乎已經看到了手下一幫人嘲弄的眼神。殊不知手下那幫人也是這麼認為的。

放棄318師,蔣委員長是綜合考慮了很多才做出的決定。

首先第一條就是寶山縣城失守,318師幾乎沒有存活的可能性。蔣委員長不願意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與日軍在寶山一帶一決勝負。要知道,救下318師的代價那是極其昂貴的,蔣委員長說白了就是捨不得。即便318師在能打,跟蔣委員長心中的計劃不符合,也只能放棄318師。

其次就是318師雖然在自己的領導之下,但是蔣委員長並不能向控制其他人那樣控制王明宇此人,一般的人蔘軍為了什麼?當然是為了升官發財,那些高官們除了少數一兩人外誰不是在貪墨?誰不是在拍著馬屁想陞官?但是王明宇他需要嗎?他居然拿出五百萬大洋來養軍隊,可見此人並不愛財。陞官對於他來說更是小事。所以說對於一般人來說最具誘惑的兩點,對於他來說根本沒用。蔣委員長覺得控制住此人有點麻煩。

最後就是王明宇自己出錢養軍隊,現在是戰爭時期,那自然是愛國的一種表現,可是他養著一批軍隊自己居然沒有耳聞,直到戰爭爆發,才突然出現。蔣委員長心中最大的一根刺就在這裡,這人有著自己的秘密,對於一個有著秘密的將領來說,蔣委員長知道控制起來相當的困難。蔣委員長已經恨透了軍閥割據的局面,現在王明宇好像一個不行,就有佔山為王的趨勢,怎麼能讓蔣委員長安心呢。

如果說這次日軍消滅了318師到也罷了,雖然他爹王遠山有點麻煩,但是總的來說,也沒有多大的損失。何況318師已經為他賺足了名聲和錢糧,他蔣委員長自然也不在乎這麼點損失了,何況除掉一個不穩定因素對於蔣委員長來說,也算是賺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