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金一鳴,非本團成員生死自負,你用這種陰險手段,是想替穆狼報仇麼?”洪安冷笑譏諷道。

“對啊,金一鳴,你不怕傭兵公會的人笑話嗎?”臺下有人也是跟着起鬨道。

獨寵狂妃:尊主大人別惹火 ,的確是非常讓人不齒,本來擂臺戰上生死有命,金一鳴作爲局外人插一腳,極爲不合規矩。

四面八方涌來的質疑聲讓金一鳴頓時有點下不了臺,最後只得臉色緊繃地冷哼道:“這次算我倒黴,洪安別得意太久,下一次定級戰,等着我的復仇!”


說罷便是帶着人離開,也不理會火狼傭兵團的人,當下有火狼的成員着急問道:“金團長,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哼,給你們團長收屍吧!”金一鳴冷漠道。

火狼傭兵團的成員不知所措站在原地,眼看着金一鳴等人的離去,這時洪安在一旁冷聲道:“還不懂麼,你們已經沒利用價值了,金虎可不缺你們這羣人。”

火狼傭兵團的人心灰意冷,上臺帶走了穆狼的屍體,面對這種略顯淒涼的場面,在場的傭兵也是暗自搖頭轉身離開。

林冕心下也是冷哼一下,要不是自己有風雷印這等底牌出奇制勝,今天躺在擂臺上的,怕就是自己了。

查看了一下體內的傷勢,煉體境和入靈境始終有一定差距,饒是自己以踏天決,不斷吸收靈力回覆,最後還是被穆狼的火狼嘯天掌給打成重傷狀態。

“突破到入靈境,迫在眉睫啊……咳咳!”

自顧自說了一句,林冕猛力咳嗽兩聲,一口鮮血再度吐了出來,眼前一片黑暗,強撐着自己沒有倒下去。

雷山上前扶住林冕,擔憂道:“林冕小兄弟,沒事吧?”

“死不了。”林冕擺擺手,“只能要休息兩天再走了。”

望着那氣息萎靡的林冕,洪安朝他重重一抱拳:“此次多謝了,承諾過的功法,今晚就會送到你手上。”

林冕微一頷首:“嗯。”

……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裏,林冕都是在抓緊時間治療傷勢,林芊羽也製作了一枚三級治療符文幫助林冕,到第三天時,體內亂糟糟的傷勢就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洪安所說的肉體修煉功法也早早送到了林冕手上,不過顧慮到自己現在狀態不好,所以林冕也沒有着急動手修煉。

距金虎鐵山兩大黃金傭兵團的定級戰已經過去兩天時間,地陸城中仍舊是議論紛紛,都是在感嘆林冕竟是以煉體境的實力殺掉了成名已久的穆狼。

而此次事件的主人公林冕自然沒心情去擔心理會這些人的議論,因爲,他要走了。

地陸城城門口,雷霆傭兵團的所有人站在門口,像是在等待着什麼人。

不一會兒,一人一狼兩道身影出現在城門口,雷山立刻迎了上去,喊道:“林冕小兄弟!”

林冕停下腳步,怔道:“雷山團長,你們這是?”

雷山笑道:“聽說你要走了,大家都來送送你。”

“多謝,我只是無名小卒一個,不值得送。” 未什麼世界

“現在整個地陸城都是知道你的事蹟,以煉體境擊殺掉入靈境,或許再過幾十年,地陸城也不會再出現你這樣的天才了。”

“本來我也很想去那修羅堡看看,不過雷玉兒還小,那裏對她來說太危險,等我以後有了實力,再去歷練一番。”

雷山感嘆一聲,而後伸手拍了拍林冕的肩膀,說道:“小子,加油,以你的年齡和天賦,未來必將成爲一尊大人物,到時候,我雷霆傭兵團也可以沾沾光。”

聽到雷山衷心的祝願,林冕也是“嗯”了一聲,說道:“雷山團長,多保重,雷玉兒她沒有孃親,如果再失去父親,那便是一種無法想象的孤獨與無助。”

說完林冕轉頭看向雷玉兒,雷玉兒比沈歆還要小上一兩歲,此時怯怯地站在雷山身後,前者笑說:“雷玉兒,努力修煉,總有一天你要長大,那個時候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不能再躲在你爹的身後了。”

“嗯,我知道了。”雷玉兒小聲答應着。

最後朝雷霆傭兵團的人拱手道了個別,林冕和小狼修煉消失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雖然林冕在地陸城待了不過六七日,但他的所作所爲,足以讓整個地陸城都記住他,因爲他是一個擊殺了四階妖獸以及越階挑戰的神奇少年。

……

“唰!”

兩道敏捷的身影自叢林中穿過,仔細看會發現,竟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少年身後跟着一頭足有半人高的巨狼。

而此時在他們前方,一隻長有三個頭顱的鹿形妖獸正在慌忙逃竄,三個頭顱上的眼睛裏都是佈滿了死神來臨般的驚恐。

“小狼,上!”

林冕大喝一聲,身側的小狼立刻朝前猛撲而去,狼爪撕裂三頭鹿怪的皮膚嵌進血肉裏面,將其壓在了身下。

“錚!”

黑金長槍激射而來,準確無比地插在鹿怪的咽喉處,將它狠狠釘在了地上。

“二階妖獸三頭麋鹿,今天的晚飯就是你了。”林冕拔出黑金雷雲槍,擦拭着槍身上的血液說道。

扛起地上失去生命跡象的麋鹿屍體,林冕一步一步朝河邊走去,離開地陸城五天時間,林冕的傷勢基本上完全復原了,狀態也再度回到巔峯狀態,他自己也有種感覺,開闢靈境的日子,不會太遙遠了。 “蠻荒體……”

篝火旁,林冕拿出一部泛着泥土般厚重氣息的古樸卷軸,將之攤開,三個金色大字躍然其上。

這蠻荒體便是在地陸城中,林冕爲洪安出戰定級戰所得之物,一卷四階肉體修煉功法。

仔細研讀一番之後,林冕對着蠻荒體也有了一定的瞭解,總得來說,這次和洪安所做的交易,不算虧。

蠻荒體修煉共分成兩個階段,蠻體和荒體,兩個階段修煉對於林冕來說難度都比較高,但蠻體修煉還是要較爲容易一些。

蠻體修煉,只需要每天吸納土屬性的靈力溫養皮膚骨骼,加上自身不斷錘鍊,一個月即可勉強練成。

如果說林冕沒有得到踏天決的話,那連這蠻體修煉都是不可能的,不過有了踏天決,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那洪安的肉體強度估計也頂多在蠻體頂峯的程度,因爲他沒有踏入通靈境,無法溝通天地靈力中的土屬性靈力,只能靠吸收土屬性的獸核或者符文來修煉。

而對於擁有踏天決的林冕來說,溝通甚至吸納土屬性靈力可以說完全不是問題,並且直接吸取的靈力要比使用符文和獸核來得更爲精純一些。

至於那第二階段的荒體,目前看來是不可能了,因爲荒體修煉需要一種三階妖獸大荒靈獸的血液來修煉,玄陰山脈極爲廣闊,妖獸種類也極多,要想找一隻大荒靈獸,無異於大海撈針。

“先試着修煉蠻體吧,尋找大荒靈獸的事,還是得看機緣。”林芊羽在林冕身旁說道。

收起卷軸,林冕微微點頭,咬了一口烤鹿腿,說道:“明天開始,準備內外同時開始修煉蠻體。”

林冕需要一個晚上把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好的程度。


而此時,距離林冕千里之外的鷹城火巖鎮,霍家大廳之中。

“啪!”

霍安暴怒地將身旁一個下人扇飛出去,如同斷線風箏一般倒飛出去砸爛了木桌不省人事。

“都是廢物!這麼重要的情報,你們竟然現在纔來稟報?!”霍安餘怒未消,大聲怒罵道。

“啓稟家主,我們也是前兩天才得到的消息,那小子去了一趟月息城,不知怎麼騙過了我們的眼睛,屬下該死!”一名霍家家丁戰戰兢兢道,頭也不敢擡,生怕自己和之前那人相同下場。

“林家那個小子在月息城花了十幾萬拍下了一部卷軸,那錢,一定是從我霍家得到的二十萬,難怪我一直覺得那女孩有幾分眼熟……”霍安負手冷聲道。

“家主,那小子離開鷹城後,據說又在地陸城出現了,不過前幾天又再離開了,我們怎麼辦?”家丁小心翼翼地擡起頭,問道。

霍安握着雙拳,眼神深處緩緩有着血紅和瘋狂凝聚而出,道:“那個小畜生殺了巖兒,哪怕是傾家蕩產,我也要讓他生不如死,準備一下,明天動身前往月息城。”

……

時間如流水般消逝,林冕離開地陸城,算算竟然是有將近一個月時間了,這一個月時間裏,林冕每日都是與妖獸戰鬥,夜晚修煉蠻荒體,一段時間下來,倒也略有收穫。

不僅肉體力量更加強悍,連踏天決所能吸納靈力的量也是有所增長,以往使用過一次黑金火雷槍之後靈力立刻銳減大半,如果強行使出風雷印,接下來兩三天體內都是處於空虛狀態,沒有林芊羽和小狼的保護,一名煉體境六重的人都能夠輕鬆擊敗他。

而現在,這些問題都是有所緩解,不禁讓林冕有點喜出望外。

“現在這種程度的蠻體,一拳應該能打死一頭二階妖獸吧?”林冕自言自語道。

見林冕自傲的模樣,林芊羽適時地打擊了一句:“哼哼,最多落個半死,想要達到那種程度,再修煉半個月吧。”

林冕撓撓頭,苦惱道:“都一個月了,這蠻體還沒修煉到大成,大荒靈獸也找不到,可真是愁死我了,還有……我什麼時候可以開闢靈境啊姐姐?”

瞧得林冕這幅對開闢靈境如飢似渴的模樣,林芊羽微微一笑,道:“嗯,這麼久的修煉,你的肉體已經完完全全超過煉體境的強度了,明天我用新的方法訓練你,只要你能熬過五天,我們立刻開始開闢靈境。”

林冕眼神陡然火熱,猛地站起身,興奮道:“好!”

……

寵妻如命:污力老公纏上癮 ,藤蔓上荊刺密佈,每一根都是尖銳無比,不過只要細心一聞便會驚奇的發現,這藤蔓竟是有着一股沁人心脾的藥香散發而出,十分神奇。

“這是一種三級靈藥,藥刺藤,接下來的五天時間,我會用這種藥刺藤每天鞭打你的肉體,這藤蔓上面的尖刺會讓你皮開肉綻,但同時也會將藥力通過傷口滲透進去,達到一種內外兼修的效果。”林芊羽握着藥刺藤,認真地說道,她十幾天前就找到了這些藥刺藤,就是等着今天來用。

“姐姐,我準備好了。”

林冕脫光衣服,露出結實又不誇張的肌肉,小小的身軀一旦催動金玉體和蠻體,哪怕是一隻三階妖獸,短時間也難以傷得了他。

林芊羽美目微眯,靈力捲住藥刺藤,朝林冕身上鞭笞而去。

“啪。”

聲音雖不響,但林冕幾乎在剎那間便是握緊了雙手,緊咬着牙關,忍受着那股鑽心痛楚,右肩一條長長的血痕附着其上,已然是滲出細密的鮮血。

“小冕,忍不住就說,不要硬撐!”林芊羽有些不忍道。


“沒事兒姐姐,你不是說過麼,一點苦都受不了,以後怎麼保護你,來吧!”林冕故作堅強道。

林芊羽“嗯”了一聲,眼眶有些泛紅,手上卻不余余力,又是狠狠一鞭甩了過去。

“啪……”

“再來!”

“啪啪……”

“呃……繼續!”

當林芊羽自己都不知道揮了多少鞭之後,傷痕累累的林冕終於是身子一歪倒向了一旁,林芊羽趕緊接住,見到親弟弟身上數不清的血痕,當下也是於心不忍,畢竟林冕只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而且是自己唯一的親人。

把林冕帶回藏身的地方,林芊羽將手放在前者額頭,一股精純靈力灌輸而進,一層淡淡光暈籠罩着林冕,其身上的傷痕盡數開始癒合,不一會兒竟然恢復如初。

“唔……”

費力睜開眼皮,林冕掙扎着坐起身,驚奇地打量着自己,說道:“誒,怎麼都好了?”

林芊羽笑道:“藥刺藤的藥力全在你體內,我用靈力一催動,自然被肌肉全部吸收了。”

“哦。”林冕若有所悟地應了一聲,轉臉問道,“姐姐,今天打斷了幾根藥刺藤?”

“三根,怎麼了?”

“還剩幾根?”

“十五根。”

林冕一副叫苦不迭的模樣,林芊羽眉頭一動,道:“怕了?”

“沒有沒有,明天再來吧!”林冕甩甩頭,認真道。

“嗯,今晚繼續蠻體修煉,這種時候效果最好。”林芊羽提醒道。 清晨第一縷陽光穿透黑暗刺破雲層降臨到這片大地,盤坐修煉了一整晚的林冕也緩緩睜開了雙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