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金子扯了扯嘴角,安慰了幾句。

龍廷軒這個傢伙,明裏一套,暗裏一套,可算把金元老爹給害苦了。

之前的家宴,金昊欽明言有府尹大人的推薦,大家都以爲金元升任是十拿九穩的事情,沒想到半路殺出逍遙王這個僞程咬金,將事情都給攪黃了……

也罷,命裏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

逍遙王能讓金元撇開趙成這個案子,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

父女倆說了一會兒王大爲的那個案子後,金子纔想起偵探館剛剛接手的那個案子,便開口問道:“潘琇的那個案子是怎麼回事?”

金元聽金子如此問起,反問道:“怎麼,偵探館有接手這個案件調查?”

金子如實以告,將江郎君的疑惑一一道出。

金元摸了摸一字胡,斂容說道:“潘琇案子的事情,的確有些蹊蹺。爹爹去過案發現場看過,城西樹林外的路面雖然有車輪馬蹄痕跡,但卻沒有明顯的收車痕,且案發的時候是午時,陽光燦亮,駕駛馬車的人應該能很好地看清楚路面的情況,除非潘琇是突然從正中央跑過去,纔會被撞倒,不然的話,很難發生這樣的意外!”

“父親,這會不會是一起殺人拋屍案?”金子凝神問道。

金元一愣,他沒有想過這個問題,而且有潘琇的婢女作供,當時,她說是跟潘琇一起到城西外的樹林的,後來她內急,進了樹林小解,潘琇便在外頭等着她。等到她出來的時候,便已經看到娘子躺在路上,嚥氣了,而她提着氣追上去的時候,只看到了一輛馬車的背影。

金元將潘琇婢女的口供說了一遍,金子卻提出了質疑:“父親不覺得這個婢女的口供很可疑麼?她發現自家娘子的屍體後,爲何不是驚恐交加,而是四下張望,尋找行兇者?這不大符合一般人的正常行爲反應!”

“瓔珞你的意思是那個婢女說謊了?”金元問道。

“這個案子是不是另有隱情現在還不能論斷!”一道清亮如水的嗓音穿透門縫傳遞進來。

金元和金子齊刷刷的望向門口。

樁媽媽將房門推開,含笑對金子和金元說道:“老爺,娘子,辰郎君來了!”

辰逸雪修長筆挺的身姿裹着一襲利落的黑袍,一張白皙的臉,清雋出塵,眼眸銳利而澄澈,寒芒倨傲,無聲的落在金子身上,彷彿要望進她心裏去。

金子迎着他的目光,心底深處,彷彿有一根弦,被輕輕地撥動,然後無聲顫抖着……

她別開眼,嘴角噙着淺笑。

金元忙從席上起身,笑容滿面的迎了出去,一面道:“辰郎君快請進!”

辰逸雪不慌不忙的收回目光,拱手向金元施了一禮:“見過大人!”

“快快請起,辰郎君客氣了!”金元揚手請辰逸雪入座。

辰逸雪邁長腿,走到金子身邊,斂衽跽坐下來,大手倏然撫上金子白皙如玉的額角,喃喃道:“唔,燒退了,好得挺快,看來在下昨晚的手,沒有白廢!”

“不是沒廢麼?”金子嘟囔道。

“差點兒……就廢了……”辰逸雪微微一笑,收回大手。

金元瞪着眼珠子看着二人親暱的動作,聽着讓人摸不着頭腦的話,一臉愕然。

什麼廢不廢的?啥玩意兒?

(ps:辰郎君手沒廢。小語的差點兒廢了,今天紫色的淤血開始變淡了,已經慢慢在恢復了,不要擔心,感謝所有關心小語這個大笨蛋的親們!下週爭取雙更,這幾天小語就偷懶一下,謝謝乃們理解,麼麼噠!醫律現在粉票排在18名,小語不求爭前十,咱們只要呆在前二十名就好,親們有粉票票的,請支持一下醫律,希望月底咱們再拿下一個榮譽榜,謝謝乃們,偶愛你們~~~)

ps:

感謝婠琓、貓貓海盜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lele樂了兩票寶貴的粉紅票!(謝謝樂樂的鼓勵和支持!)

感謝千年戀打賞2枚平安符!感謝夜雪初霽0407打賞香囊!

感謝慕枳、朗驅、子伽打賞平安符!

感謝以利亞每天9票推薦! 辰逸雪見金元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平生第一感到一絲不自在。

他瞥了金元一眼,臉上頓時猶如變魔術一般,扯出一抹絢爛的笑容。

金子微怔,感覺這不大像她所認識的辰大神!

金元見慣了辰逸雪冷漠倨傲的模樣,這陡然充滿了溫暖的笑意,讓他有些反應不過來,待回味過來後,眼中閃過受寵若驚,誠惶誠恐之色,誠摯問道:“辰郎君對這個案子,有什麼看法?”

辰逸雪微微一笑,說道:“三娘剛剛說潘琇案極有可能是殺人拋屍僞造成意外事故,是不是這個不能先入爲主,還需要看證據。”他頓了頓,問道:“現場還有其他的物證麼?”

金元想了想,回道:“潘琇的屍體在案發時,是呈俯臥位,她後背的襦裙被颳了一個洞,趙虎領着衙門裏的捕快在附近地面上發現了一小塊掛下的布片,除此之外,並無其他線索。”

辰逸雪側手看了一眼閉嘴不語的金子,幽幽一笑道:“如此,那便只能從屍檢上找答案了!”

金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安靜了一會兒,才懶懶地嗯了一聲。

放下茶杯之後,金子突然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的態度和語氣似乎越來越有辰大神的味道和風範了,特別是剛剛嗯的那一聲,帶着一點點兒拽啊!

辰逸雪眼中有淡淡笑意,與金子四目相對,隨後問道:“那現在就開始吧?三娘,你可以麼?”

金子擡頭。見他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也被點燃了熱情,笑道:“當然可以了!”

金元卻還在擔心着金子的身體,忙勸道:“瓔珞。你千萬別逞強,身體最重要,這個案子雖然暫時定爲意外事故,但衙門還是會繼續跟進的,你就好好休息休息!”

金子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她現在的精神狀態很好。出堪解剖,完全沒有問題。

金元見她如此堅持,也沒敢多勸,只是拜託了辰逸雪多加照拂着,他衙門裏還有公務要忙,要先抽身回去了。

辰逸雪鄭重地道了一聲放心,便同金元、金子一道出了百草莊。

金子領着笑笑上了辰逸雪的馬車,金元則乘着衙門的車駕,先後出了阡陌。

車廂內,辰逸雪目光虛無的望着車窗外。

金子拄着下巴。回想着今天跟金元的對話。

要不是金元突然給她安排這麼一門親事,她不會壓不住一口氣,將所有情緒爆發出來給他下臉。

金子個性率直,向來喜歡有事說事,有不滿意的地方,一定要好好溝通。能當天解決的事情,堅決不拖到第二天,不然,她昨晚也不會一個人憋到內傷發高燒。

她一個人傷了一夜,金元老爹可是始作俑者,不傷傷他,給他下下臉,金子心裏怎麼也無法平衡。

良久,辰逸雪回眸,視線落在金子身上。似在猜測她正在想些什麼,漸漸的,眸子裏升起疏淡的笑意:“別煩惱了,這事情,在下會爲你解決的!”

“啊?”金子眨了眨眼睛。懵懂問道:“什麼?”

“嚴大郎啊!”辰逸雪淡淡的應道。

金子來了興趣,挪着身子坐過去,滿含期待的問道:“敢問辰郎君要如何爲兒解決?”

辰逸雪迎着她清亮的,如同水晶一般閃爍着動人眩光的瞳眸,靜了一瞬,淺淺笑意如同星光浮動在眼中,神祕道:“到時候再告訴你!”

金子切了一聲,挪坐了回去,說道:“不勞辰郎君費心了,兒剛剛已經跟父親達成共識了!”

“哦?”辰逸雪修長的眉目一挑。

“兒覺得嚴大郎也不錯,根據父親分析的種種來看,嚴大郎算得上是兒的良配。聽說長得很是俊朗,而且性情也好,不冷不熱,玉寶閣的生意間接反映了嚴大郎的經商頭腦不錯,跟着他嘛,這一輩子一定不會缺吃少喝的。而且人家說了,只娶正妻不納妾,能做這樣承諾的好男人,當真是不多了。兒一直很羨慕郡馬爺和蕙蘭郡主之間彼此忠誠守護一生的情意,嚴大郎能效仿,兒滿心的感動!”金子情真意切的說着,一面偷偷觀察着辰逸雪的反應。

果然,一向不將情緒顯山露水的辰大神,臉黑得像千年黑山老妖。

車廂內的氣氛陡然猶如冰窖一般冷冽。

笑笑下意識地往角落裏縮了縮,垂着頭,不敢看辰郎君一眼,那雙眸子寒意太深,有些攝人。

“你答應嫁給嚴大郎?”辰逸雪冷冷問道,幽深的眸子一瞬不瞬的凝着金子。

金子倚躺的軟榻扶手上,忽然間多了一雙白皙修長的大手,撐在左右兩邊,黑色的袖口攤在扶手上,顯得格外乾淨利落。

而他高大的身軀和清冷的氣息已經逼近,居高臨下般的,將她籠罩住。

金子心瘋狂的跳動着。

辰逸雪見金子不答,臉色又黑了兩個色度,眼中卻有刻意掩飾的漠然,冷聲道:“你說嚴大郎長得俊俏?三娘應該不曾見過他的真容吧?在下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他絕沒有在下十分之一的俊朗!你說他的性情好,不冷不熱?試問一個人怎能沒有七情六慾?三娘你確定自己要嫁的是一根木頭,永遠保持一個溫度,不冷不熱?你說跟着他一輩子不會缺吃少喝,難道三娘你活得就只剩下這點信仰?只求三餐果腹,再無其他追求?嚴大郎要效仿父親母親,一生一世只對對方忠誠,不離不棄,相扶到老。空口白話誰都可以說,但也得看看他是否有這個…..細胞,語兒說這個也是需要遺傳的!”

金子看着他俊美到極致的容顏和微微抖動的喉結,嚥了咽口水,糾正道:“是基因!遺傳基因!”

辰逸雪臉頰微紅,若不是他此刻有些激動,能記錯語兒的話?

他冷冷的嗯了一聲,續道:“就他這樣的級別,你就滿心的感動了?在下覺得,嚴大郎除了跟在下一樣,知道三娘你是一個好女子之外,沒有一點兒值得你滿心感動,滿心歡喜的託付終身的地方!”

金子被辰大神的話教訓得有片刻的眩暈。

他剛剛說什麼?

沒有聽錯吧?

他竟自戀到這般程度?

嚴大郎的外貌還沒有他十分之一的俊朗?!

還說人家不冷不熱的保持一個溫度,是一根木頭?呵,那辰大神你一直清清冷冷的模樣,又是什麼?

等等,還有一生一世對對方忠誠,不離不棄,需要遺傳基因?這是什麼邏輯?

意思是辰大神你,才具備這樣的潛質,是麼?

金子眨了眨眼睛,幽幽笑了。

不過最後那一句,讓她此刻猶如含了一顆蜜棗似的,絲絲甘甜!

“本娘子當然是好女子了!能出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的娘子,容易找麼?”金子拽拽說道。

金子沒有鬆口,讓辰逸雪有些着急,他修長的手握住金子放在膝上的柔荑,沉聲正色道:“三娘,婚姻大事不是兒戲,在下希望你慎重!”

金子迎着他灼灼的目光,感受着他掌心傳遞過來的溫度,一副深受感染般的表情,點頭道:“這嚴大郎敢情是這麼一無是處麼?呀,那兒是得重新考慮考慮!”

辰逸雪眉頭一蹙,直接道:“是根本不用考慮,你什麼眼光啊!”

金子額了一聲,將手抽了回來。

丫的,質疑本娘子的眼光……

“我昨晚點卯就讓人送信給昊欽了,這傢伙身爲你的兄長,有義務爲妹妹解決一切難題,你就別管那麼多了,現在開始,你的時間都是屬於在下的!”辰逸雪有些霸道的說道。

笑笑紅着臉,偷偷擡眸看了二人一眼,這話,聽着,有些那個……

金子卻不以爲意。

辰逸雪,一個情商爲零的人,說的話,只能是表面意思,自己自作多情,就是大錯特錯了。

屬於他的時間,不過是爲了案子罷了。

金子愣愣嗯了一聲,斂衽坐好,索性閉上了眼睛。

(ps:親們,辰郎君的表現,乃們滿意不?還不夠開竅是吧?艾瑪,小語也着急呀,大家不如拿票票使勁兒砸他吧,讓他早日開竅,我這親孃沒意見……)

ps:

感謝斯妤~兩票寶貴的粉紅票!

感謝若燃燃、聽説愛情回來過╮、雪の妖精、lele樂了童鞋們的寶貴粉票!

感謝錢家女兒、慕枳打賞香囊!

感謝子伽、門前買菜的老奶奶、朗驅、路過夏末、梨落碧川、月溪汐打賞平安符! (ps:週末愉快親們!醫律暫時排在前二十名之內,但要繼續保持還需努力,小語厚顏求票,望親們多多支持!感激不盡!)

辰逸雪讓野天先駕車前往城西的那一片樹林,他想去看一看案發現場。

馬車往城西的方向一路疾馳。

金子感覺自己似乎已經睡了一個回籠覺了,幽幽睜開眸子的時候,馬車的車速才漸漸緩了下來。

笑笑挑開車窗望着外頭那片蔓延到視線盡頭的樹林,眼底一片蔥翠之色。

“娘子,奴婢看到衙門裏的捕快了!”笑笑回頭說道。

金子挪着身子坐過去,果然看到了幾個穿着衙門役服的捕快在樹林外尋找着什麼,地上還立着竹籤,圍起的白色絲線在微風中輕輕晃盪着。

“下車看看!”辰逸雪瞥了金子一眼,兀自躬身出了車廂。

金子應了一聲好,跟在他身後躍下車轅,天藍色的袍角在清風的浮蕩下向四周旋開,清湛宛若出水蓮花。

一路走過去,金子都有留心觀察周圍的環境,樹林外的這條路,平坦而寬闊,有筆直的路,開闊的視野,確實很難發生意外事故。

辰逸雪邁着長腿,徑直挑開白色絲線,鑽進了事故現場範圍內。

“辰郎君來了!”幾名捕快忙拱手向辰逸雪施了一禮。

辰逸雪嗯了一聲,揹着手,面無表情的掃了一眼路面情況。

“潘娘子伏屍的地點在哪個位置?”辰逸雪問道。

“就在這裏,呈俯臥位!”其中一名捕快忙走到潘琇死亡的地點。手用樹枝在地上畫出發現屍體時所呈現出來的輪廓。

辰逸雪在伏屍地點旁邊蹲下,伸手捻了一把塵土,小心翼翼地放進掌心攤開的手帕上。

現場沒有在第一時間就做好保護措施,因此除了一條模糊的車輪痕跡之外。周圍佈滿了凌亂的腳印,就是有殘留的證據,也被破壞得差不多了。

金子站在不遠處,循着車輪的軌跡勘查着。

“大人不是說有在現場發現潘娘子的物事麼?給我看看!”金子拍了拍手,走回去,對守在絲線外的一名捕快說道。

那名捕快在辦上次芳諾案的時候。見過金子,知道他仵作的身份,也領略過金子檢屍的高超技術,因此態度十分恭敬。

“金仵作請等一下,物證已經收納進了檔案,得先跟上面說一聲,才能交給金仵作過目!”

金子知道這個是程序問題,因便點頭,淡淡應了一聲好。

須臾,那捕快便取來了潘琇殘留在現場的物事。

金子讓笑笑打開箱子。取出手套讓她戴上,才接過紙包,打開取出裏面的證物。

確切的說,裏面是一塊碎布。

金子捻起布片,仔細看了看,食指和中指輕輕的擦過碎布的邊緣。白色的手套上邊殘留了幾條絨絲。根據金子的專業判斷,這塊布片,應該是從潘琇身上掛下來的,她腦子有些混亂,這樣看來,這案子又真的像是意外事故了。

“怎麼樣?”辰逸雪清冷的聲音在金子背後響起。

她回眸,將手上的碎布晃了晃,說道:“若是僞裝成意外事故的話,兇手拋屍時,不可能將碎布一塊兒帶到現場來。若能,那兇手的心思,也太縝密了。”

“那這裏也就是案發第一現場了!”辰逸雪漠然應道。

金子點頭,“現場的線索只有這麼一點兒,沒有再找到有價值的東西。只能從屍體上尋找關鍵了!”

辰逸雪神色淡然的看了金子一眼,忽而一笑,露出一抹大神式的笑容:倨傲,清高而淡漠!

“那就辛苦你了,三娘!”他拍了拍金子的肩膀,轉身,大步往馬車的位置走去。

金子微微一愣,將手套脫下來後,交給笑笑裝進箱子,從容上了馬車,坐定後,幽幽笑道:“辰郎君要是覺得良心不安的話,就給兒加工薪好了!”

辰逸雪翹着手,閒適地倚在軟榻上,淡淡道:“員工勞動不是理所應當麼?在下哪裏會良心不安!”

金子:“……”

馬車在新修繕好的停屍莊門前停了下來。

野天躍下車轅,小跑上前,敲響了門扉。

守莊的是一名五旬上下的大爺,他並不認識辰郎君,也不認識金仵作,非要衙門那邊開一張證明過來,才肯放人進去。

金子亮出了金府的對牌,結果也沒用,人家大爺執拗地非要見到那一紙文書,才讓他們一行人進莊。

辰逸雪只好讓野天趕去衙門,尋張師爺開一份證明書送過來。

野天駕着馬車離開,金子和辰逸雪、笑笑只能跑到停屍莊的屋檐下蔽日。

“大爺,你認識字麼?”等待的當口,金子有些無聊,便找大爺聊天去了。

大爺從門縫裏探出腦袋,笑眯眯的搖頭道:“不認識!”

“不認識,那你要證明看得懂麼?”金子狐疑問道。

守莊大爺點點頭,露出一臉樸實的笑容,應道:“老朽認得衙門裏的公印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