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銳利的氣勢瘋狂瀰漫,金光越來越盛。

“金光血刃!”

忽然,雲鷹猛地大喝,頓時金光閃耀,向四周綻放而出,那一刻刺眼奪目之芒,比太陽更甚,讓周圍衆人都下意識地用手遮擋雙眼,不敢去看。

而位於生死臺上的李逸,更是瞬間失明,大腦當機,腦中一片空白,周圍混沌不堪。

就在李逸處於混沌狀態之際,耀眼金光驟然回收,盡數融入雲鷹手中的長劍之中。而後雲鷹手指李逸,長劍咻地一下直刺李逸心臟而去,沿途留下一道耀眼金光。

當金光消散,李逸也從混沌狀態中清醒過來,大腦還有些迷糊。就在這時,李逸臉色驟變,一股寒意陡然升起,讓他全身冰涼,仿若置身於冰窖之中,讓他迷糊的腦袋瞬間清醒。

一道金光以閃電般的速度飛快接近,速度之快,讓李逸根本來不及施展順風閃躲避,只來得及稍稍側身。

嗤啦!

金劍劃破胸前的衣服,劃破胸口,帶起一片血霧衝向了遠方。

來不及查看傷勢,寒意再現,並且比先前更加猛烈。

“極速絕殺!”

伴隨着雲鷹一聲冷喝,遠去的金劍以更加快速的速度倒轉回來,這一次李逸都來不及有所動作,便被一劍刺中肋下。

當一切靜止,金光徹底消散,人羣目光便迫不及待地投向生死臺。

“李逸哥哥!”

劉雪婷驚呼出聲,美眸含淚,滿臉驚恐。劉峯等人看着站在生死臺上,腰間插着一把金劍的李逸,神情頓時大變。

李逸,敗了嗎?

人羣一陣惋惜,李逸,終究還是敗了,一顆新星還未升起,便被打落下來。

“哈哈哈哈,李逸,你不是很猖狂嗎?你再猖狂一個給我看看。”

雲海天哈哈大笑着向前走了兩步,自從認識李逸,他周圍的一切都變了。

劉雪婷不再叫他海天哥哥,他的未婚妻看他的眼神也充滿鄙視。

一切的一切都是李逸帶給他的,但李逸的實力就想一座大山一般壓得他喘不過氣來。本來他還準備找個機會帶些人去圍殺李逸,沒想到這一天竟然提前到來。

頓時,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舒暢,心情大好。

吱吱!

小猴子也感覺到異常,放下了水藍妖虎,蹦到李逸面前,擔憂地大叫。


恢復自由的水藍妖虎,卻已經是奄奄一息,它,竟是被小猴子硬生生給砸得半死。

不過,此時沒有人去關心水藍妖虎,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李逸身上。

雲鷹臉上露出了笑容,看着低着頭,一動不動的李逸,得意地道:“你終究還是敗了,失敗的代價便是,死。”

“是嗎?我可不這麼覺得。”

忽然,靜立不動的李逸擡起了頭,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眼神仍舊是那麼的平靜。

吱吱!

見到李逸醒來,小猴子開心的又蹦又跳。

“李逸哥哥沒事,太好了,嗚嗚。”劉雪婷喜極而泣。

“我就知道老大不會這麼容易死的。”劉峯臉上露出了笑容,緊繃的臉也放鬆了一些。

就連一向面無表情的慕容長風,眼中都露出了笑意。風玄雨暗中緊抓着衣角的雙手也放鬆下來。

“你竟然沒死?”雲鷹大吃一驚,不過,隨即又滿臉冷笑,“就算沒死,你現在也沒什麼戰鬥力吧,你還怎麼迎接我接下來的攻擊?你,終究難逃一死。”

“呵呵,就憑你這點攻擊,還不足以讓我失去戰鬥力。”

李逸笑容滿臉,眼眸中卻盡是冷意,他沒想到雲鷹竟有如此詭異的武技,那金光竟然能讓人陷入眩暈狀態。

毫無防備之下,差點被殺死,李逸心中殺意入狂風暴雨一般綻放而出。

李逸冷眼瞪着雲鷹,右手握住插在腰間的金劍,一點一點將其拔了出來。

鮮血順着金劍流出,將白衣染得鮮紅,但李逸神情毫無變化,只是眼神越發冰冷。

“他在幹什麼?他難道不知道取出長劍,如果不及時治療,會失血過多而亡的。”

“他如果不取出長劍就無法戰鬥,還是一死,既然如此,爲何不能拼死一搏。”

人羣議論紛紛,都對李逸的情況不太看好。

錚!

金劍被拔出,左手迅速蓋住傷口,無人看見,他的掌心浮現出一道太極圖案,那那白色的半邊光圈在快速閃動。

那正是陰陽生死印。

自從得到陰陽生死印,李逸除了用它殺死妖獸林的黑熊王外,一直都是用來治療傷勢,這一次也不例外。

生印閃爍,生之力在傷口處快速流動,修復傷勢。

其修復的速度並不算慢,但此時留給李逸的時間不多,雲鷹肯定不會給他多少時間修復傷勢。

忽然,體內的木元力聞風而動,持續不斷的沒入生印之中。

有了木元力的加入,生印治療傷勢的速度成倍增加。

李逸臉上露出了笑容,原來這木元力還有這種功效,想來也是,李逸的木元力本就充滿了生之氣息,治療傷勢確實有奇效。

只是瞬間,李逸的傷勢便被壓制住了,只是想要徹底痊癒還需要一段時間的調養。

當李逸將左手取下時,他腰間的傷口竟然已經停止流血,這一幕,讓注視着李逸的人羣瞳孔一縮。

他,用了什麼丹藥,又或者是至寶,竟然這麼快就壓制了傷勢。

“你的劍,還給你。”

李逸將手中長劍扔出,而後一跺腳,順風閃使出,跟隨者長劍衝向了仍舊有些震驚的雲鷹。

感受到李逸身上的殺意,雲鷹終於回過神來,他沒有去接長劍,而是迅速調動金元力遍佈全身。

“金盾護體!”

金光層層涌動,竟在他身前凝聚成一道金盾。

金劍撞擊在金盾上,無力跌落。

“七殺拳!”

李逸低喝一聲,出現在雲鷹的身前,一拳轟出,擊打在金盾之上。

砰!

一聲悶響,雲鷹退後一步,金盾安然無恙。

砰!

第一道火勁爆發,雲鷹再次退後一步,金盾仍舊完好無損。

砰砰!


第二道,第三道接連爆發,雲鷹一退再退,金盾已經出現了裂縫。

第四道火勁爆發,金盾嘩啦一聲碎裂,剩下的三道火勁盡數朝着雲鷹而去。

但通過金盾的抵擋,雲鷹已經獲得了足以應付七殺拳的時間。

“銳金拳!”

雲鷹雙手握拳,連連擊出,金元力爆發而出,終究是抵擋住了剩下的三道火勁。

然而,不等他鬆口氣,李逸的攻擊已經再次爆發。

“幽冥洞天指!”

食指伸出,點向雲鷹胸口。

指尖纏繞着猩紅的元力,一股沖天煞氣席捲開來,讓所有人都是一陣驚駭。

這一刻,李逸彷彿化身爲太古兇獸,王者降臨,俯視全場。

那一指彷彿來自混沌,來自幽冥,要將天穹洞破。

這就是幽冥洞天指,以凶煞之力施展出的幽冥洞天指。

而作爲被攻擊者的雲鷹,卻是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襲來,竟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李逸的手指點在自己的胸口上。

沒有聲響,無聲無息,凶煞之力穿透了雲鷹的胸膛,從他的背後急射而出,落在生死臺上,將生死臺都洞穿不知多深。

凶煞之力形成的勁力洞穿了雲鷹的心臟,他所有的力氣都隨之消散,眼中神彩暗淡,張着嘴,想要說什麼,最終卻化作一抹苦笑,倒地身亡。

也許到死他才明白,當他踏上生死臺的那一刻,結局便已註定。

沒有歡呼,全場寂靜,若說殺死林立,有突襲之嫌,那麼殺死雲鷹便是實力的體現。

無論是攻擊,防禦,速度,還是恢復力,李逸都是首屈一指,他強大的實力,已經贏得了衆人的敬畏。

“耶,李逸哥哥好棒。”劉雪婷歡呼雀躍,高興的不得了。

“老大竟然只用了一天的時間就練成了七殺拳和幽冥洞天指,真是個變態。”

劉峯開心之餘,又有些受打擊。旁邊的慕容長風竟是認真地點了點頭,顯然很贊同劉峯的說法。

風玄雨卻是皺着小眉頭,他越來越強了,我不能被他拉下太多。

解決了雲鷹,李逸也鬆了口氣,他轉頭看向雲海天,臉上邪異的笑容竟是嚇得雲海天連退了好幾步。 “雲海天,當初在蠻荒山脈遇到火魔猿,你丟下同伴肚子逃亡,貪生怕死。後來我進入風雲宗,要通過三重考驗,你暗中使壞,派人將考驗威力調到最大,要置我於死地,心胸狹隘。像你這種人還有何臉面活在世上,我要是你,還不如找塊豆腐撞死算了。”

先前人們還一直好奇李逸和雲海天是如何結仇,此時一聽,不禁對雲海天偷去了鄙夷的目光。

感受到這一幕,雲海天臉色鐵青,雙目噴火。

李逸不屑一笑,淡淡地道:“如今我就在這生死臺上,而且連戰兩場,元力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只要踏上生死臺就可以殺我,你還在猶豫什麼?”

雲海天神色一動,李逸接連戰了兩場,剛纔又被雲鷹重傷,照理來說定然已經沒有多少戰鬥力,但此時李逸自己道出,卻讓雲海天猶豫了。

“既然不敢,就給我滾。”李逸忽然臉色一沉,冷聲大喝。

雲海天緊咬着牙,沉默片刻,終究不敢上臺一戰,冷哼一聲,怒然離去。

跟着雲海天來的幾人,也都惡狠狠地瞪了李逸一眼,灰溜溜地離開了戰鬥區。

“廢物!”

李逸冰冷的吐出兩個字,讓雲海天腳步一頓,隨即加快了步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