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降妖草點燃之後的煙霧對與妖來說,那就是致命的毒素!如果不是白朗有着近三千年精湛的修爲,此時怕早已死了!

“哈哈……”瑤瑤的笑聲聽起來有近在遲尺。

“白朗,蘇暖本就是將死之人,這點你比我更加清楚。你難道這的要爲了個快要死的女人搭上自己的性命嗎?”瑤瑤說着,展開的翅膀慢慢收縮,並從半空之中降落到地面。

她的眉眼皆笑,她的手卻已經輕輕放在了白瑩的肚子上……她的動作很輕柔,就像是在撫摸自己最心愛的衣裳。

下一刻,那閃着幽幽綠光的手指,卻輕而易舉的劃破了白瑩的肚皮! 蘇暖的頭雖然很疼,她的視線也有些模糊,但此時她確定自己並沒有看錯,瑤瑤的手指是真的劃開了白瑩的肚皮!

綠色的寒光過後,一個血肉模糊的東西被她從白瑩的肚皮裏面拽了出來,於此相連的,還有那黑色的臍帶。

“不!”白瑩的身子劇烈的抖動着,她白色眼瞳中的血色開始褪去,彷彿帶着她無盡的悔恨和生命。

她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瑤瑤懷裏那團血糊糊的東西,眨也不眨!這雖然是個怪物,可也是她的孩子。

瑤瑤蹙眉,慢悠悠的說:“你的話太多了!”說完,她的手掌輕輕向前一推,原本呆在他懷裏的東西,忽然“噌”的一下子竄上了白瑩的身子。

白瑩的眼眸中顯現出一絲喜色,可她還沒有來得及伸手去抱抱這個剛剛從她裸露的肚子裏被硬生生逃出來的孩子,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竟然發生了!

那團血糊糊的東西的身上似乎沒有皮膚,直接露在空氣中的血肉迎着寒風忽然伸出了一層薄薄的青色鱗片。

他的頭漸漸從身體裏伸了出來,那上緩緩地裂開一道縫隙,從裏面露出上下兩排明晃晃,白森森的牙齒!

就在蘇暖的腦袋疼到極限的時候,那個東西竟猛的用這駭人的牙齒狠狠的咬住了白瑩的脖子!

“咯咯”這是牙齒啃咬血肉的聲音。

蘇暖怎麼也想象不到,白瑩竟然會被自己腹中的胎兒吃掉!她無法想象着是什麼樣的畫面,她只聽到了耳邊傳來白瑩痛苦的嘶吼聲!

緊接着,彷彿隱藏在林靈魂深處那劇烈的疼痛如排山倒海般的向她襲來,蘇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同一時刻,那可怕的胎兒已經啃斷了白瑩的脖子,並且將她的腦袋用手掰了下來,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並不滿足。

因爲這個時候,他已經將紅彤彤的眼眸轉向了倒在地上的蘇暖身上。

白朗面前支撐着身體,他的血管裏的血液已經被毒素所侵蝕殆盡,他已經不能運用妖王的血來施展修爲。

他綠色的眼睛裏已經染上了一抹深沉的黑色,與原本的綠色融合在一起,成了詭異的顏色。

降妖草的毒已經開始在他的身體裏肆虐,他視線早已開始模糊,乃至於到現在已經完全盲了!

可白朗還是可以感覺到空氣中濃重的腥臭味兒,還有那胎兒身上所發散出來的暴虐與殺氣。

他揚起頭,雙眼無神的看着前方,臉色蒼白的彷彿隨時都會摔倒。可他還是講蘇暖護在了身後。

就算是死亡難以避免,他也要讓蘇暖多活一刻,或者是一秒也好!

“呼哧呼哧”從胎兒的鼻孔中噴出一陣陣濃重的呼吸聲,他似乎有點不耐煩了,可又似乎對白朗還有着幾分顧忌。

“白朗,能死在魔童的手裏,是蘇暖的命,你又何必忽然頑固?若是現在讓開,那麼……也許還會留個全屍也說不定呢?”瑤瑤笑着,可她的眼睛裏卻沒有任何的笑意。

她的眼眸裏只有嫉妒,只有殺意!

作爲女人,能擁有一個肯爲自己而死的男人,這該是一件多麼令人愉悅的事情啊?

作爲魔,瑤瑤已經或了很多年,卻沒有遇到一個能夠爲自己而死的男人,她覺得很遺憾,甚至很羨慕蘇暖!

雖然,她心裏明白這個女人早晚都會被魔童吃進嘴裏,可她還是忍不住的羨慕!蘇暖即使是死,也還是值得她去嫉妒的!

就在她話音剛落的時候,魔童忽然很警惕的向後跳了一步,看樣子竟是要躲着什麼東西?

瑤瑤有些不明白,她的眸光向前方微微掃去……竟是愣住了!

蘇暖此刻竟然從地上緩緩的站了起來,她很愜意的伸手撣了撣身上的塵土,她臉上的表情顯得莊嚴,甚至是肅穆。

只見她緩緩的睜開眸子,竟是一陣金黃色的光芒!

不知什麼時候,蘇暖的眼瞳竟然成了金黃的顏色!她默默的看着瑤瑤,還有藏在她背後的魔童,似乎有些不解!

白朗也感受到了蘇暖的變化,但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的喜色,反而顯現出濃濃的驚詫。島有亞巴。

“真是沒有想到,此時此刻我竟然還能見到一隻妖,兩個魔,還有個一半是殭屍,一半是魔族的怪物!”

“看起來上天真是待我不薄啊!嘿嘿嘿!”蘇暖冷笑着說。

瑤瑤的身體不知爲什麼有些發冷,她覺得眼前的這的女人似乎不像是蘇暖,她說話的語氣,還有她的神態與她所認知的蘇暖截然不同。

她到底是誰?難道說……想到這個可能,瑤瑤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不會的!主人並不是這樣說的,這絕不可能!

瑤瑤的額頭上漸漸涌出一層細密的冷汗,汗水漸漸匯聚在一起,從她的額頭悄悄滑落。

“看樣子,你知道我是誰?既然知道……竟然還敢出來,想必是活夠了!”蘇暖說完,又揚起眸子看了看站在她身前的白朗,接着說道:“還有你,竟然突破了妖精大門來到人間,想必也是活膩了,不過……看在你心性不算太壞的份上,我就先容你在活一會兒吧!”

蘇暖說的很自信,她的眼眉漸漸變得冷硬,彷彿瑤瑤和白朗已經必死無疑!

白朗看不到蘇暖現在的樣子,他輕輕開口問道:“你不是蘇暖!你是……金瞳戰女!”

金瞳天女這個詞一說出口,卻讓站在他面前的蘇暖微微一怔,隨即揚眉說道:“戰女?已經很久沒有人這樣叫我了,之前的時候,所有人都叫我做天女。”

說完,金瞳天女冷笑着說:“是了,你該叫我金瞳天女!”

瑤瑤的身子開始發抖,她已經能夠感受到金瞳戰女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那是神的氣息,雖然微弱,可神就是神!

蘇暖的靈魂深處藏着的,竟是金瞳天女的神魂!

原來這就是蘇暖最大的祕密,她擁有神的魂魄,所以她的血纔有特殊的作用,她才能成爲流雲戒指的主人!

“天女又能怎麼樣?你的神魂即將散盡,你早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不遠處,幽幽的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這聲音是那樣的陰沉,那樣的虛無縹緲。

這是魔君的聲音,他正隱藏在這青色的煙霧之中,看着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傳說中,金瞳天女乃是衆神派往人界殺戮妖魔的戰神,她手中一把天女弓,弦上一隻流雲箭,曾斬殺了無數妖與魔,甚至是心懷不軌的人類。

天女,是殺伐之神!

可在久遠的那個神戰之後,金瞳天女不知爲何竟獲罪於天,被衆神擊碎了仙神,神魂放逐與人世之中,沉睡於普通人的靈魂之內。

就這樣天女的神魂在人類的靈魂之中度過了千千萬萬年之後,終於在這一世,天女的神魂即將湮滅。

而蘇暖則是她這一世的宿主,天女的神魂與她的靈魂早已融合在了一處,神魂湮滅,蘇暖的靈魂也會隨之魂飛魄散。

這就是蘇暖活不到25歲的原因,這就是她無法再轉世爲人的原因!

天女神魂湮滅的那一刻,也就是蘇暖永遠消失在這世界的一刻。白朗通過引魂石察覺到了天女神魂的所在,這纔不惜一切代價來到人間。

因爲妖族三千年的天劫在即,白朗想要逆天而行,他想要活下去,他就必須要利用天女遺留着的那脆弱的神魂,結合引魂石的力量,這才能對抗天劫!

白朗找到了蘇暖,也等於找到了天女的神魂。

可他卻一直沒有動手,他在等……等神魂即將湮滅的那個瞬間,也是在等蘇暖死去的那一刻!

可他等的時間越長,他就越捨不得蘇暖去死,哪怕感知到了天女的神魂一日比一日虛弱,他也還是在等!

蘇暖哪怕能夠多活上一日,甚至一分鐘都是好的!

可讓白朗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今日魔族與魔童的出現,竟然讓天女衰弱不堪的神魂甦醒過來!

蘇暖的身體已經被天女所佔據,她的靈魂幾乎已經消失殆盡……

黑夜中的聲音是那樣的陰沉,空靈到了極致,這已經不屬於人的聲音,而是一種極爲可怕的魔鬼之音。

神祕殘忍的魔君,也在等,等着天女神魂離散……那時候,他就會讓魔童毫不猶豫的吸乾天女的血,承繼她哪怕一絲的神魂,就足以讓魔童活下去!

白朗瞬間明白了魔君的用意,原來他從一開始的目標就不是自己,而是蘇暖,確切的說是天女的血肉與神魂。

因爲魔童的存在,讓魔君必須要找出個辦法,能讓魔童活下去的辦法!這其中,又有什麼比得上神的魂魄與血肉呢?

最初的試探不過是爲了看看白朗到底有多大的能力,一旦魔君知道了他的來歷與弱點,就會千方百計的找到能夠擊敗他的東西!

這個東西就是降妖草!

得到了降妖草,擊敗了白朗,是否預示着魔君已經勝利在望呢?

本來這就是個周密切萬無一失的計劃,爲了實施這樣的計劃,魔族幾乎全進覆沒,唯獨只剩下了瑤瑤一人而已。

可再周密的計劃也會有意外,讓魔君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意外竟然會出在蘇暖的身上。

妻子的抉擇 她體內的天女神魂竟然會甦醒!這讓魔君有了種遍體生寒的感覺!

天女是神魂即使衰弱,即使即將離散湮滅,可她憑藉着殺伐之神的魂魄,是否還會奮力一搏?

魔君不知道,可是他馬上就會知道了!

因爲這個時候,天女的金色瞳孔開始收縮,金光四溢之後,她的手上出現了一個白色的玉質物件。

這東西看上去就像是刀把,白色細膩的玉質上,隱隱有金光流動。天女用指尖細細磨蹭着,口中喃喃說道:“這把弓藏在我的靈魂裏已經很久了,沒想到卻在即將湮滅的時候,還能派上用場。”

她的語氣很輕柔,帶着淡淡的憂傷,彷彿是來在數千年之前的吟唱……言罷,天女將天女弓握在左手上,金色的光芒頓時將整個兒夜空點亮!

金色肅穆的光華順這她的手開始延伸開來,慢慢的形成一把弓的模樣,弓身如黃金般璀璨,弓弦卻如寒冰般冰冷刺目。

這就是傳說說,天女的法器,天女弓!

天女的右手搭在弓弦之上,卻沒有箭……傳說中箭無虛發的流雲箭又在哪兒呢?

從天女的指尖上,流雲戒指發出一陣“嘎嘎”的響聲,原本細小的流雲釘就緩緩的匯聚在了一處,在天女弓上出現了一根血紅色的羽箭!

流雲釘不是釘……是羽箭,是天女弓上的流雲箭!

ωωω▲Tтkan▲co

天女的金瞳望向夜空的方向,四周圍青煙密佈,頭頂上的不遠處彷彿有片濃墨般的黑影正在若隱若現。

天女沒有絲毫的猶豫,她的手指撥動了弓弦,流雲箭就像是一道紅色的閃電射向了夜空中的那片陰影!

“嗖嗖嗖”連着三箭都像是流星般的刺進了夜空。

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絲一毫的聲響,那三支流雲羽箭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空中。

天女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她蒼白的臉上無悲無喜,這是冷冷的看着站在眼前的瑤瑤以及躲在她背後的魔童。

“真是可惜,可惜你的神魂以及虛弱至此,可惜你傷不了我!”瑤瑤笑着說。她指尖的綠色光芒愈發青翠欲滴。

在這幾句話還未說完的時候,瑤瑤身子就已經到了天女的眼前,她的綠色的指尖竟然堪堪劃過天女金色的眼眸。

可瑤瑤終究是慢了一分,她的指尖沒有劃破天女金色的眼瞳,反而隨着一陣清風掠過,她的十根手指齊刷刷的飛了出去!

瑤瑤的嘴角還帶着笑,她的眼眸甚至看着那十根手指裹挾着綠色的光芒在夜空之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而不自知。

這一切都太快了,快到瑤瑤還沒有感覺到疼痛,她就已經失去了最爲引以爲豪的武器。

瑤瑤臉色開變得蒼白無比,她的手在流血……綠色的汁液順着她的殘餘的指根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那聲音在暗夜中竟是無比的清晰。

瑤瑤沒有說話,她緊緊抿着嘴脣,眼眸上蒙起了一層霧氣,看樣子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

天女也沒有說話,她只是伸手撫摸了一下天女弓上那冰冷的弓弦……很顯然,就在剛剛的那個瞬間,正是這道弓弦絞碎了瑤瑤的芊芊玉指。

“咯咯……”這似乎是魔童發出的磨牙聲。

這個剛剛拽掉自己母親頭顱的怪物,似乎很怕……那雙血紅色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那張金色的弓。

瑤瑤也有些怕,她不知道主人爲什麼在說了一句話之後就毫無動靜,任憑她被天女絞碎手指也不現身?

聽着身後魔童發出的聲音,瑤瑤的心有些煩躁!

如果不是爲了這個怪物,魔族又怎麼會傾巢而出尋找降妖草?想到在妖界的邊緣被無數龍族斬殺的慘狀,瑤瑤至今還心悸不已。

那一役,除了她和主人之外,魔族再也沒有活下來任何一個魔!包括幾乎無所不知的魔師,都爲了降妖草而死在了龍族的手裏。

瑤瑤很不明白,就是爲了魔童這個怪物,主人怎麼能夠願意付出這麼大的代價?

本以爲降妖草到手,白朗就已經不足爲患,那麼她和主人就可以很輕易的將蘇暖送到魔童的嘴裏,可想不到卻事與願違!

天女的神魂意外甦醒,瑤瑤還是天真的以爲主人會爲了救魔童而幫助自己逃走,可爲什麼……主人竟到現在都沒有出手?

瑤瑤蹙眉,她背後那半透明的羽翼甚至也已經開始有些顫抖。

瞬間,魔童那蜷縮在一起的身子忽然凌空而去,閃電般的想着天女襲來!這一變故顯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魔童竟然會主動發起進攻,而瑤瑤卻在這個時候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魔童在空中“嘎嘎”怪叫着,他短小的手胡亂揮着,似乎想要將自己的身子停下來,最起碼距離天女遠一些!

可他做不到,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身體距離那張令人膽戰心驚的弓,越來越近……

天女挑了挑眼眉,手指輕輕勾動了弓弦!

弓弦上沒有血紅色的流雲羽箭,卻在弓弦清脆的聲音過後,在魔童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白色的印記!

這道印記很淺,很輕,卻瞬間撕裂了魔童身上那薄薄的鱗片,將他的皮膚血肉已經骨頭都在頃刻之間碾碎!

“嘎嘎嘎!”魔童怪叫着在半空之中翻滾着,隨着弓弦的響聲此起彼伏,落在他身上的白色印記愈發多了起來。

每一下白印都會碾碎他一處皮肉骨骼,魔童的身軀在半空中不斷碾壓着,變的成了無數碎肉不斷掉落在地!

終於……魔童再也沒有發出一點兒聲音,他的身體已經四分五裂。

天女的臉上依舊沒有一絲的表情,天女弓在她的手中金色四射,她微微揚起頭,望着無比昏暗的夜空,眨了一下眼睛。

之後,天空中似有東西掉落!

“咚”的一聲響,從空中掉落的東西正好落在了天女的身前。

天女冷笑一聲,她走了幾步,俯視着躺在地上渾身都是傷痕的瑤瑤,慢慢的說道:“你打算跑,我並沒有打算追你!”

瑤瑤笑了,她原本白皙透明的肌膚上出現了無數道細小的傷痕,從這些傷痕裏不斷流出綠色的血液。

“咳咳,是我傻,我以爲……他會放過我!”瑤瑤的眼眸無神的仰望天空,那黑色的影子,給予了她致命的一擊!

主人,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爲什麼?

天女看着她瀕死的模樣,搖頭說道:“真是傻,魔就是魔,又怎麼會管其他人的死活?”

說到這兒,她揚起手,幻出一道金色的火焰,緩緩的落在了瑤瑤的身上!

火焰一下子騰空而起,金色的火舌將瑤瑤的身體瞬間吞噬……火焰的最深處,緩緩飄散出一句:“謝謝”

那彷彿是瑤瑤聲音,又彷彿有些不像。

不管如何,天女都未曾再對這金色的火焰看是看上一眼,她揚起頭,看着那片陰影不斷接近。

終於,冷冷的笑意出現在了天女的嘴角。

“轟隆隆”突如其來的雷聲讓大地爲之顫抖!

隨着黑影漸漸靠近,天女弓上那金色的光芒越漸漸開始變得暗淡起來,就連她那金色的眼瞳,也慢慢的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難道說,天女的神魂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湮滅嗎?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一道閃電劃破夜空,就像是誰用無比鋒利的刀尖將天空挑破了個猙獰的缺口,從這缺口之中,忽然竄出三顆流星!

火紅的,帶着血色的流星!

流星帶着奪目的光華,毫不猶豫的穿過那濃密的黑影,並將黑夜中間的墨黑衝散!

“嗖嗖嗖”三顆流星正是天女之前釋放出的三支流雲羽箭!

原來,她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已經將幾乎全部剩餘的神力附在了這三隻流雲羽箭之上。

從一開始,天女的目標就只有魔君,也只能是魔君!

殺死魔童只是爲了激怒魔君,讓他從屬於自己的空間中走出來,靠近點兒,再靠近點兒!

因爲只有靠近些,魔君纔有把握殺死天女,而天女也纔有把握殺死魔君!

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博弈,誰輸誰贏……好像從開始就已經有了定數!

三支流雲箭帶着神力,衝破了魔君的身體,扭曲了他身邊所有的空間……隨着巨大的嚎叫聲,烏雲漸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