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陰屍的陰源就是它的陰血。

她仔細看了一下地上的屍體,便發現居然真的感應不到任何陰血的氣息。

“難道被殺了它的人感染了?”

張瑤眉頭擰在了一起。

“既然能殺了這個陰屍,以那種人的實力應該不會被感染吧?”

“難說。”吳浩初也嘆了口氣,“也有可能是路過的人感染了陰血。”

後者的可能性遠遠超過前者。

如果是這樣那就麻煩了。

相比從一個死屍身上收集陰血,去追蹤一個新的感染體明顯難度提高了不知多少倍。 晚上十一點,城中村。

此刻的城中村已經安靜了下來,住在這裏的大都是外地來的打工者,很多人都已經早早休息,以補充足夠的精力應付第二天的工作。

只有零星的一些房間還亮着燈光。

而且這裏設施老化,比不臨海市其他市區地帶,絕大部分地方連路燈都沒有,整個城中村都籠罩在一片黑暗當中。

一個巷口處,兩個紅點時隱時現。

那是兩個男子正蹲在那裏抽着煙,吞雲吐霧。

“郭哥,幾點了?”

阿虎隨手將菸頭扔進了地上的污水坑,問起了旁邊的同伴。

“正好十一點整。”郭哥看了下手機,“應該快到了。”

他們兩個是過來接人的。

下午的時候,五爺得到消息,晚上又有客人想要過來看貨,約定的時間就在夜裏十一點左右。

然後就在剛剛五爺接到了客人的電話,說很快就要到城中村這邊,於是五爺就安排他們兩個來了這邊。

本來接人這種事只要一個人就行了,但現在是深夜,爲了防備某些特殊情況,所以來了兩個人。

“我眼皮子都快睜不開了。”

說話間,阿虎就又打了個哈欠。

他們乾的這種行當,客人大半夜來看貨是正常現象,畢竟見不得光。

只不過晚上的時候他纔在樓下的按摩店裏消費了一下,消耗得厲害,所以現在倦的厲害,只想現在就回去倒在牀上睡覺。

郭哥知道他晚上去幹了什麼,正準備嘲笑兩句,便看到一個身影出現在路口方向,徑直向這邊走來。

“來了。”

他站了起來,跟阿虎打了個招呼。

這個時間還出現在這種地方,只可能是來看貨的人了。

阿虎也精神一振,他總算能回去睡覺了。

那個人走得很快,不一會兒就走到了巷子這邊,郭哥扔掉手上還沒抽完的煙,用腳踩滅菸頭,然後就迎了上去。

隨着兩人距離的拉近,郭哥也終於看清了那人的相貌。

赫然是昨天中午就來過他們這裏進行交易,後來被懷疑殺了老八和軍子兩人的兇手,李悼!

郭哥臉上頓時一變!

就在他伸手向懷裏掏去,同時張嘴就要喊出聲的時候,原本只是快步走來的李悼猛地加快了速度,如同離弦之箭筆直衝了過來!

兩人之間的距離太近,李悼爆發的速度又實在太快,當他衝到對方身前的時候,郭哥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接着一拳轟在對方的胸口!

嘭!!

沉悶的巨響中夾雜着清晰的骨骼爆碎聲,被轟中的那一瞬間,郭哥的胸膛猛地下陷了四五公分,巨大的衝擊力甚至讓他背後的衣服瞬間破開了一個大洞。

而他整個人更是如同被一輛全速駛來的汽車撞中,被直接轟飛了出去,重重摔在七八米外的地面上,躺在那裏一動不動。

“郭哥!!”

阿虎臉色劇變,但他此刻來不及多想了,因爲李悼已經向他衝了過來。

他直接掏出了隨身的匕首就迎了上去,抓着匕首狠狠捅向了李悼的小腹!

這實際上是他的假動作,只要對方避開他捅過去的匕首,他就會立刻改捅爲撩,直接抹了對方的脖子。

就算對方能避開他的抹脖子,他同樣還有後續的變化。

儘管從沒經歷過幾次正兒八經的戰鬥,阿虎卻一直認爲他就是個隱藏的戰鬥天才,只要有合適的武器在手,不管遇到什麼人都有一搏之力。

這正是他沒有選擇逃走的主要原因。

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卻完全不在阿虎的預料之內,李悼不閃不避,直接就迎了上來,完全無視了他捅過去的匕首。

阿虎死死咬牙,也不躲讓,狠狠捅了過去!

然後他就呆住了,他的匕首就像捅在了一塊硬木頭上,甚至連刀尖都沒能捅進去。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李悼的大手就重重拍在了他的腦袋上!

嘭!

阿虎的大半張臉都被轟得稀巴爛,頭骨被直接轟碎,整個人橫飛出去,重重撞在兩米外的一棵大樹上,大量的樹葉紛紛落下。

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兩個人全都慘死當場。

連殺兩人的李悼就像順手捏死了兩隻蟲子,沒有出現絲毫的情緒波動,看都沒看地上的屍體一眼就向巷子深處走去。

他現在出現在這裏,就是爲了殺人的。

李悼原本暫時沒有和五爺這夥人爲敵的打算,但是五爺既然派出手下去殺他,那他自然不可能再放過五爺。

不過爲了保險起見,他還是用了一點小手段,用了一個新的手機號聯繫上五爺,僞裝成想來看貨的客人,讓五爺把手下派了出來。

現在五爺身邊就只剩下了兩個人,就算有再多的土槍,對他也難以造成太大的威脅了。

……

五爺認真擦拭着一個黑玉鐲,雖然上面並沒有什麼灰塵。

這是他最喜愛的一件玉器,是他在一個不知名的古墓中所得,曾經有老闆相中這件黑玉鐲,開價一千萬想買下來,他都沒有同意,留在了自己身邊。

每晚都會像這般精心擦拭,當做情人一般呵護。

儘管如今年近六旬,他的精神狀態卻一直都很好,到了現在都沒有任何的睏意。

常年的盜墓生涯,早已讓他習慣了晝伏夜出這種狀態。

將黑玉鐲仔細擦拭乾淨後,戴回了手腕上後,忽然心中就一陣莫名煩躁。

五爺頓時皺起了眉頭。

這個黑玉鐲其實並不簡單,有一種特殊的功能,那就是戴上它之後,每當有危險即將到來時,就會出現這種心神不寧的跡象。

正是憑藉這種天賦,他才能在盜墓這個兇險萬分的行業中一直混到現在。

會是什麼危險?

五爺思索片刻,立刻想到了那個即將上門看貨的“客人”。

無敵,從仙尊奶爸開始 就在他準備通知外面的兩人,讓他們鎖死防盜門的時候,一陣敲門聲從外面傳了進來。

對方已經到了!

五爺臉色立變,立刻打開抽屜,將裏面的土槍彈藥拿了出來。

而這時,外面已經響起了一聲慘叫,還有什麼東西撞在牆上的沉悶重響,震得粉塵不斷落下。

就在五爺剛給自制土槍上好彈藥的時候。

轟!!

一聲巨響。

緊閉的房門被人一腳轟飛,在半空中就四分五裂,五爺強自鎮定心神,對着出現在門口的人影就果斷扣下了扳機!

砰!

隨着一聲槍響,大量的鋼珠從槍口裏噴射而出,將房門那片區域完全覆蓋,就連周邊的牆壁上都打出了許多彈孔。

位於正中心的那道身影更是悽慘,身上被打出了十幾個彈孔,大量的血飆射四濺。

但是五爺卻臉色慘白,因爲這時他纔看清,門口的那道身影不是敵人,而是他的一個手下。

而他的這種自制土槍,一槍只能打一發。

便在這時,李悼從牆後閃出,化作一道殘影衝進了房間,在五爺絕望的眼神中,悍然一拳轟了下去!

嘭!!

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恐怖的拳力下,五爺的腦袋就像爛西瓜一樣被打爆,破碎的頭骨混合着爛肉和血漿向四周飆射,將周圍的牆壁地面和天花板都濺得到處都是。

而他的身體還站在原地,大量的血液從斷裂的脖腔中沖天而起,就像一道小型的噴泉。

“只是個普通人麼。”

李悼盯着屍體看了一會兒,見一直沒有什麼變化,便放下心來。

因爲擔心五爺也不是普通人類,而是衛濤那種不知名的怪物,所以他一進來就用了全力,結果就是用力過猛,直接打爆了對方的腦袋。

他甩去拳頭上的血污,沒有浪費時間,直接來到旁邊的衣櫃打爛櫃門,將裏面的幾個箱子取了出來。

打開所有的衣櫃後,他便發現五爺果然藏着一些貨沒有給他看,因爲他一共找出了八個手提箱,比昨天看到的多了三個。

李悼知道,這應該是他昨天帶的現金不多的原因,所以更好的貨沒有拿出來給他看。

咔嚓!

他隨手捏斷上面的鎖,將幾個箱子一一打開,迅速看了起來。

就連昨天看過的貨都沒有放過,全都一一看了一遍。

沒用太多時間,他很快就將所有的貨全都看了一遍,但讓他失望的是,這些東西里面沒有一個擁有潛能的氣息。

“居然一個都沒有……”

李悼也沒有太過失望,他本就是抱着撞運氣的想法試試而已。

用旁邊桌上的絹布將所有東西的表面全都仔細擦拭一遍後,他正準備離去,忽然目光一瞥,看到地上屍體的手腕上套着一個黑玉鐲。

他心中一動,走了過去。

剛剛接觸到黑玉鐲,他就面露喜色。

是遺留物!

李悼立刻將黑玉鐲從屍體上拿了下來,塞進褲兜裏,然後又在屍體上仔細尋找了一遍。

五爺身上其他小玩意兒不少,不過李悼並沒有找到第二件遺留物。

他不再停留,處理了屍體上的痕跡後,立刻離開了房間。

……

……

沂水區,皇城國際酒店。

這是整個臨海市都非常出名的一個酒店,是臨海市少有的五星級大酒店之一。

此刻將近午夜,整個酒店依然燈火交輝,金碧輝煌,遠遠望去就給人一種豪奢大氣的感覺。

一輛通體黑亮的豪車從路上緩緩駛來,停在了酒店的大門處。

在酒店門口等待多時的西裝男走上前,打開了後車門,一個穿着白襯衫,將頭髮打理得一絲不苟的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

他差不多三十多歲,一臉的溫文爾雅,臉上的無框眼鏡更是爲整個人都帶來了一身的書卷氣,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薛總。”

爲他開門的西裝男低聲叫了他一聲,轉頭望了下身後。

“蔣老闆想見你,從下午五點開始就過來,就一直等到現在。”

“薛總”順勢向那邊望去,便看到一個微胖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邊向這裏不停打着招呼,一臉的諂媚。

薛總對中年男子露出一個和善的笑容以示迴應,隨後對西裝男道:“那等下就讓蔣老闆跟我進去。”

西裝男點了點頭。

在一衆人的簇擁下,薛總走進了酒店,走進了電梯。

因爲他身邊的人太多,電梯已經坐滿,那個蔣老闆便和其他人一起上了另一個電梯。

很快,電梯就來到了最高層,三十三層。

電梯門一打開,進入衆人視線的並不是電梯間,直接就是豪華的大廳。

薛總信步走出了電梯,並沒有絲毫意外的神色,因爲這裏整整一層都是他的房間,是皇城國際酒店最頂級的至尊帝皇套間。

這時,另外一個電梯也來到了這一層。

電梯門打開,蔣老闆急匆匆向薛總這邊小跑了過來,很快就來到了薛總的身後。

“薛總……”

還未等他說完,薛總就猛地轉身,一拳狠狠砸在了他的臉上,直接就砸斷了他的鼻子!

蔣老闆慘叫一聲,捂着鼻血橫流的鼻子就倒在了地上。

但是薛總並沒有放過他,飛起一腳就重重踹在了他的肚子上,強烈的痛苦中,他整個身體都捲縮成了一個大蝦。

“你他媽還敢來見我!還敢來見我!!”

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薛總一邊瘋狂叫罵,一邊兇狠地踹踢蔣老闆,每一腳都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將蔣老闆踢得頭破血流,慘叫連連。

此刻的薛總完全沒有了在下面時的溫文爾雅,一臉的兇戾與殘暴,簡直就像換了一個人。

旁邊的那些人也就在旁邊安靜地看着,沒有任何人有上前阻攔的意思。

“老大,別打了,再打他就要不行了。”

直到四五分鐘後,蔣老闆的慘叫聲逐漸衰弱,纔有一個人走了出來。

薛總這才喘着粗氣停了下來。

渣男總裁:強娶甜心俏辣媽 “說吧,那筆錢還要拖到什麼時候?”他接過旁邊的人遞來的茶喝了一口,看着躺在地上遍體鱗傷的蔣老闆說道。

他怕的不是打死人,而是打死人後,自己的錢就收不回來了。

蔣老闆被打得極重,此刻眼睛都睜不開了,他艱難地張嘴道:“兩、兩個月……薛總……再……給我兩個月……”

“還他媽兩個月!!”

薛總暴罵一聲,抓起旁邊的椅子就要對着蔣老闆狠狠砸下去!

神祕老公不好惹 誰都看得出他今天心情很不好,沒有人敢攔,眼看着椅子就要砸爛蔣老闆的腦袋,突然一隻大手伸了出來,一把抓住了椅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