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寧笑笑,又取出一顆丹藥扔給魏恆。

這傢伙雖然有點自負,但是對白傾洛也算是忠心,明知道不敵荊棘巨獸,也是願意拚死一戰。

而且下面的路還需要他來領路。

陳寧可是懶得去操心這些事情。

魏恆接過丹藥,心底五味雜陳。

而後,朝着陳寧抱拳道:「之前多有得罪,還望陳公子勿怪。」

「趕緊調理傷勢吧。」

陳寧不在意的說道。

魏恆也不再矯情,吞下丹藥開始療傷。

這時。

白傾洛卻是踉蹌而來,撲通一聲跪在陳寧面前。

「白郡主,你這是……」

陳寧連忙想去攙扶。

但白傾洛執拗的執意要跪。

「陳公子,小女子有一事相求,求你一定要答應。」

「起來說吧。」

陳寧於心不忍道。

白傾洛搖搖頭:「如今福伯身死,荒風城的那人若知道必然會大發雷霆,今日隨我出行的護衛者都難逃一死,而我也不願意再輔佐於他,我想要奪取荒風城的掌控權,陳公子,我知道你是大人物,所以我想求你幫我。」

她說的那人,自然是他的父親,白滄瀾。

荒風城城主。

陳寧沒有說話,只是看着她。

但卻從白傾洛的眼神中看到了無比的堅定。

「陳公子,我已欠你一個人情,可對我來說,欠的更是恩情,是救命之恩!不過……想來是還不上的,你實力滔天,根本沒有用的上小女子的地方,但只要我奪取了荒風城的掌控權,小女子便有資格向你償還恩情了!」

「你倒是聰明伶俐。」

陳寧一笑道:「好,我助你奪權。」

荒風城作為荒州之上最大的城池。

如果能掌控的話,也會有很多方便。

最關鍵的是。

從初代探究的秘密里。

包括赤霄劍聖晚年所承受的事物中。

陳寧都預感到自己未來要面對的,或許是無比強大恐怖之物。

所以。

多一份實力。

多一份力量。

終歸是好的。

荒州大地雖然貧瘠,但仍然有無限活力。

白傾洛聞言,則是眼圈一紅道:「多謝陳公子!」

「先別急着謝,我若助你奪權,則此城要聽命於我,包括你也要聽命於我,你可願意?」

「我願意。」

白傾洛決斷道。

陳寧則笑笑:「不過你也別擔心,只有我需要之時才會下命令,其餘時間,你才是荒風城的執掌者。」

陳寧的話意似乎已經是十拿九穩一般。

讓白傾洛更是平添了幾分信心。

再者,此行前往蒼狼部族已經失去了意義。

但白傾洛還是看得出陳寧是想要去蒼狼部族的。

只是缺少個名義。

那麼自己這支隊伍,就是最好的選擇。

……

隊伍繼續前進。

但這一次。

卻並不是以魏恆和白傾洛為主導。

而是隱隱有奉陳寧為主的意思。

尤其是得知了陳寧擊殺福伯之後。

更為震驚。

如果說七階靈獸他還沒有什麼具體的感受。

那福伯,可以說是他最直觀能感受到的強者了。

即使這般,陳公子都能將其秒殺。

難以想像對方得有多麼強大恐怖。

於是,魏恆做許多決策都來請教陳寧的意見。

畢恭畢敬。

謹小慎微。

反而讓想清閑的陳寧覺得有些麻煩了。

陳寧不禁想吐槽:「我還是喜歡你桀驁不馴的樣子。」

……

穿過了野蠻之地后。

一路順利。

再也沒遇到什麼危險。

因為有陳寧在,大家也都信心倍增。

魏恆一馬當先開路。

終於。

眾人來到一座平原之上。

此地,便是蒼狼部族的領地了。

蒼狼族人也屬於亞人族。

外表與人相近。

身體兼具人類與野獸的特徵。

因為擁有較高的智慧,所以秩序與人類相近。

「站住!你們是什麼人?」

兩個手持鋼刀的蒼狼族人攔住了隊伍。

魏恆不卑不亢說道:「我們來自荒風城,是赴約來祝賀你們小王子成年禮的。」

「哈哈哈哈,很好很好。」

蒼狼部族之人向後面的車架上看去。

見滿載着禮物,不禁喜笑顏開。

便將大家放行。

此次前來蒼狼部族的不僅只有荒風城,還有一些零散的亞人族勢力。

獅人。

豹人。

野豬人什麼的。

陳寧來了興趣。

不斷打量著周圍。

像是進了動物園。

以前只知道凌筱筱是白狼族少女,但凌筱筱的特徵只在兩隻毛茸茸的耳朵上。

更多的是可愛。

和好

ua

但今天算是大開眼界了。

什麼奇奇怪怪的傢伙都有。

帶尾巴的。

帶爪子的。

帶鱗片的。

有的特徵十分不和諧,陳寧都不想多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