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越:?

武藏一臉的「沒想到你還有這種愛好」的表情。

陳越:……他不是他沒有。

沙奈朵叫他主人是因為系統本來就是那樣設置的,又不是他特意自己改的。

所幸武藏很快便移開了目光,而這時,沙奈朵也掃描結束了。

它現在的性格又恢復成了陳越最熟悉的溫柔姐姐,說話的語氣與那個冷艷女王相比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主人,可以噢!您現在就要離開這裡嗎?」

陳越轉頭看向火箭隊三人組,問道:「你們要和我一起離開嗎?」

武藏喵喵小次郎在這裡已經待了幾十年,應該早就想出門看看了。

但出乎意料的,武藏拒絕了。

她回頭看了一眼籠罩在晚霞中的真新鎮,說道:「算了。」

「明白了。」陳越沒有多說,他轉過身,在離開之前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對了,你們有什麼話想對小智說嗎?我可以幫你們轉達。」

如果武藏之前說的是真的話,那麼他在未來的某一天,說不定真有機會見到這個世界的小智。

已經成年了的,不再是那個十歲小屁孩的小智。

聽到這話,武藏和小次郎皆是愣了一下。

「那就幫我們和他說一聲對不起吧!」武藏說道。

她為自己曾經是火箭隊一員而感到愧疚。

喵喵垂下腦袋,有些難過:「現在想起來,還是跟著小鬼頭滿世界亂跑的那段日子快樂喵……」

從關都,到城都,又從城都到豐源,以及後面的合眾、神奧、卡洛斯。

他們親眼見證了小智從一個十歲的小屁孩成長為了一個可靠的抵抗軍軍團長。

「真想再見一次那隻皮卡丘啊喵…」喵喵傷感的說道。

「對了,這個給你,這個裡面能查到關都地區現在的地圖。」武藏摘下了手腕上的智能手環,遞了過去。

「謝謝,我會和小智說你們很想念他的。」陳越認真的道了聲謝。

他彎腰擼了一把喵喵毛絨絨的腦袋,然後站起身,對沙奈朵說道:「走吧!」

沙奈朵輕輕點了點頭,眼中超能力涌動,帶著陳越離開了這裡。

「希望他能成功吧……」武藏看著陳越消失的地方,喃喃道。

喵喵:「他一定會成功的喵!」

……

離開真新鎮后,陳越便騎著快龍,飛速的朝著火箭之城的方向飛了過去。

現在的火箭之城,也就是原先的彩虹市,在聯盟事變之後,坂木為了紀念新時代的來臨,特意將彩虹市的名字改成了這個。

快龍的速度很快。

代表著自己的小黃點飛速的自地圖上劃過,途中經過了常磐森林、常磐市、尼比市、華藍市……

很快,陳越便再度回到了那座被火箭隊所統治的火箭之城。

……

【震驚!火箭隊最強兵器叛變?!】

一條加粗加長的新聞在短短十幾分鐘內以一種誇張的速度飆升到了熱搜第一的位置。

新聞後面跟著一條視頻直播的鏈接,被標題吸引的網友們點進去,就看到了位於火箭大廈正前方的三隻精靈。

一隻是他們幾乎每天都能在火箭大廈樓頂見到的超夢。

另外兩隻則是不怎麼出現在公眾視野里,來自宇宙的dna寶可夢,代歐奇西斯。

火箭大廈頂層。

坂木目光陰沉的盯著外面的超夢,冷聲對代歐奇西斯下令道:「速度形態!」

那兩隻橫在超夢面前的代歐奇西斯聽到這個命令身體飛速的發生了改變。

身為唯一一個和超夢合作了幾十年的人類,沒有人能比坂木更了解超夢的強大之處。

身為被人類創造出來的精靈,它渾身上下幾乎沒有什麼短板。

坂木不敢大意。

他並沒有選擇動用火箭集團最新研發出來的針對超能力系精靈的武器。

雖然不知道超夢為什麼要攻擊自己,但他目前並不傷害超夢。

這麼強大的一隻精靈,要是就這麼死了,那未免太可惜了。

超夢冷冷的看著面前兩隻化身速度形態的代歐奇西斯。

下一刻,它渾身超能力如潮水一般洶湧而出。

彩色的光芒自它身上湧現,在這光芒中,超夢的身體如代歐奇西斯一樣,飛速發生著改變。

它的身線條變得更加凌厲,手臂上鼓起了充滿爆發力的強健肌肉。

片刻后,一隻更高、更強壯、更勇猛的超夢出現在了世人的面前。

那是……

超級超夢x!

7017k 不要說,這個處罰條款百分百是吉爾伯特這個攪屎棍整出來的,其他不說,籃網隊跟波爾津吉斯的合同在符合聯盟規則的情況下,雙方完全自願簽訂,這是受美國法律保護的合同,聯盟把這個給廢除,等著賠波爾津吉斯一大筆錢吧。其他幾隻狐狸不至於這麼傻屌。

托馬斯上賽季入職籃網隊,並且以籃網隊顧問的身份給予了波爾津吉斯選秀承諾,雖然他一口咬定是自己一個人感嘆于波爾津吉斯的天賦之後「激情發言」,並不代表什麼,但是聯盟也不是傻子,不可能認可這一點。畢竟,凡事還是要講證據的。

罰肯定是要罰的,問題就在於僅僅是罰款了事,還是要罰選秀權了。江銘亮的底線是兩個首輪簽。不過講真,真要是罰掉兩年的選秀權,損失也是很慘重的。

不要看籃網隊未來兩年都是常規賽大熱門,不說穩獲常規賽冠軍,至少能夠排在前五之列,也不要看籃網隊選秀眼光極佳,低順位淘寶很有譜。兩個首輪選秀權,打包潛力新人換實力派球星,可以,貼選秀權帶走垃圾合同也可以,留在隊內更新換代同樣也行,至少是四年的童工合同呢。

江銘亮每打完一個電話臉色都有所變化,身旁的女孩看在眼裡,也忍不住笑了出來。閑來沒事,甚至在旁邊揣測江銘亮打完下一個電話是喜還是怒。

四目相對,江銘亮跟女孩對視了一眼,女孩隨即挪開了自己的眼睛,稍稍有些羞澀。

禮節性的點了點頭,江銘亮重新又陷入到沉思中。

。。。。。。

傍晚6點15分,江銘亮出現在了紐約的機場,神情非常的嚴肅。

「去辦公室!」沒有回家,直接吩咐開車的助理前往巴克萊中心。

途中,打了好幾個電話。

在他到達辦公室時,威爾克雷格等人已經先一步到達,在公司會議室中等待。

「事情進展怎麼樣?」一路上已經打了很多電話跟很多人在溝通,爭取搶回一些分數,包括NBA總裁肖華,對於江銘亮的態度都是偏友善的。畢竟,江銘亮幫他完成了全明星賽賽制的改革,一定程度上刺激了收視率,這算是幫到了肖華,幫到了NBA。

但是NBA不是可不是總裁一言堂。作為管理者,他的權利自然是很大,但是說到底,三十隻球隊的老闆才是NBA這個聯盟真正的股東。大家的意見才最重要。

各大球隊的管理層中,湖人,凱爾特人,熱火,騎士,雷霆這幾家是明著跟籃網隊過不去了。而小牛隊,雄鹿隊,算是球隊的盟友。籃網隊有自己的朋友,但是敵人同樣是不少。

而籃網隊還有一個優勢就是地處紐約,通過傳媒為自己爭取分數在這個時候也是極為重要的,尤其是籃網隊在為紐約這座城市贏得總冠軍之後,他們的話語權也是在慢慢的變強。紐約媒體肯定是希望紐約的球隊獲得便利,從而為他們獲得更多的新聞。

「伊賽亞方面已經給出了自己的說法,雖然可信度不高,但是至少把責任自己扛了過去。聯盟方面不管是出於打壓我們的目的,還是安撫其他球隊老闆的意思,都會有所動作。」

「損失是必然的,我們只能是將懲罰壓到最低。至於伊賽亞,他真的是有些得意忘形了!」想到韋斯特剛剛離開,球隊就出了這麼大一個簍子,也真是讓江銘亮很不爽。

「我們已經盡量爭取分數,接下來就看大家的博弈了。」

江銘亮也需要去會面肖華,跟他具體談論一下這件事情。

在NBA總部大樓的某個辦公室內,江銘亮和肖華正進行著閉門談話。

「針對籃網隊的指控是不正確的!對方在斷章取義,模糊話語中的焦點。」

對江銘亮的申訴,肖華只是輕輕的笑了笑沒有如何的表示。

「接下來全明星賽的進一步改制,我會繼續給你提供幫助!」

江銘亮在三分球大賽和技巧大賽上提出的改革都很不錯,肖華眼神稍稍一變,笑道:「這個事情有點難辦,其實你我都知道,這件事情你不可能完全脫身。」

「如果僅僅是金錢上的損失,那我可以接受。」江銘亮說道。

「15年,16年的首輪選秀權,你們很難保住。這是我權衡了各方面的聲音。能夠作出的對你們最有利的判罰。兩個首輪末對你們來說算不得不能接受。我也需要給其他老闆一些交代。」肖華很為難的說道。

五年選秀權當然不可能,當初森林狼和喬史密斯的陰陽合同可不僅僅是違規,甚至可以說是犯罪,不過罰了五年而已,籃網隊罪不至此。如果籃網隊處在森林狼這個位置,其實也沒誰願意查他們。怪就怪他們現在成績太好,被別人盯著分析。這種情況下,聯盟真的不太好姑息。

或許正如肖華所言,兩個首輪簽,或許真的是籃網隊跟湖人們相互之間的一個底線。湖人們覺得打擊的還不夠狠,但能夠接受,而籃網隊頗為肉疼,但至少現階段還能彌補這個損失,同時,500萬美金的罰款也有些折扣,雖然只是蠅頭小利,但至少是肖華對於江銘亮的一個示好。

處罰方案出來之後,各方面的言辭不一,而籃網隊沒有就此提出上訴,江銘亮卻在推特上留下了「你們會相信我依舊能夠選擇到好球員的,對吧?」。以此來爭取籃網隊球迷的支持。

庫里,麥科勒姆,波爾津吉斯,格林等人先後為江銘亮的言論所點贊,而江銘亮的前任泰勒斯威夫特也在這條發言下方留言支持江銘亮。

既然回到了紐約,那手裡的工作便要抓緊進行,原本達成了口頭續約協議的追夢格林簽訂可正式合同,4年4400萬,萊昂納德和追夢格林的先後續約為籃網隊未來防守端提供了巨大的保障。籃網隊陣中,除了庫里,萊昂納德,追夢格林,波爾津吉斯之外,其他球員的合同都在2016年夏天終止或者進進球隊選項,屆時,籃網隊將直指杜蘭特。

現在都看不出來空間從哪裡找,到了16年,空間會無中生有的出來。籃網隊在本賽季避稅也是未來,球隊可以不受超級奢侈稅的限制,肆無忌憚的將球隊的強盛時期延長。。 經過短暫的慌亂,蒼雲山靜了下來。

這些弟子也都明白了,如此強敵來襲,如果連分舵主都勝不了的話,他們逃跑是沒用的。

上空,司玄伸手往身上一點,清除了因被拖入地底造成的土漬,隨後看著神秘的徐越,臉上嚴肅無比。

經過剛才一系列的碰撞,他知道此人絕非等閑之徒,而且來者不善啊。

「足下到底從何而來,所為何事,又為何會我宗帝術!」司玄開口問道。

「打開傳送陣,饒你不死。」而徐越則很強勢,直接無視了兩個問題,只回答了自己的目的。

聞言,司玄的面色慢慢變得陰沉。

原本靈虛境巔峰的他,面對徐越不僅沒有佔到太多的便宜,還一而再地被對方威脅輕視。

繞是以他的心性,也開始有些怒了。

「生氣了?」

上空,徐越看著司玄的變化,譏笑道:「生氣了的話,就去找你牧天教那些親朋好友閑聊解悶啊!」

「住嘴!」

司玄頓時大喝,但依舊攔不住徐越經過靈力加持后的聲音,只能任其飄蕩在整個蒼雲山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