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陳陸看到旁邊有個小冰箱,直接走過去,拉開,沒看到冰塊,但有速凍的水餃,酒釀圓子;他把酒釀圓子拿了出來,又去找來一條毛巾,包上,遞給李文娟:「都腫了,敷一下。」

李文娟抬頭看看他,有點手足無措。

陳陸直接把她捂臉的手拿掉,敷了上去。

李文娟眼神波動,似乎有什麼奇怪的情緒,但陳陸隨後就說:「自己拿著……你還是跟以前一樣,表現的很好欺負,所以別人有事沒事就來欺負你。」

陳陸還記得,有一次,李文娟在學校跟一個外系的女生起衝突,明明是那個女生騎車撞了她,反而讓李文娟賠她破掉的裙子錢,要不是陳陸正好路過幫了她一把,她還真就乖乖給錢了。

「謝謝!」李文娟臉紅紅的說,不是腫的那一邊。

「想說說,剛才那傢伙嗎?他一看就不是好東西,你怎麼跟他處對象?」

李文娟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

那男的叫王建良,剛認識的時候也很巧合,在夜市逛街的時候,她的錢包被人搶了,是王建良抓住了搶包的賊,還給了她,然後一來二去就處上了……但李文娟後來發現王建良有很多問題,不務正業,抽煙喝酒打牌按摩,經常跟狐朋狗友混在一起,甚至還去嫖,李文娟這樣的乖乖女,勸了幾次無果,還被打,於是提出分手。

甚至分手的時候還給了他五千塊錢。

哪知道,王建良後來還隔三差五的過來找她要錢。

她都已經沒錢了。

陳陸聽完一陣無語:「你這個性格是要有多柔弱啊?你難道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個號碼叫110嗎,有一種隨叫隨到的人叫巡捕叔叔嗎?」

李文娟小聲道:「他狐朋狗友多,我怕被報復。」

陳陸搖搖頭:「以後他再來糾纏你,你找我。」

李文娟眸子泛光:「陳陸,你……你現在不一樣了。」

陳陸自嘲一笑,正在這時,他的手機響起,正是胃藥小姐馬丁靈打過來的;陳陸在月半夏那裡受了一肚子氣,正要找她算賬呢,於是走開兩步,接起電話:「大姐,我被你害死了,那女人根本就是故意要勾引男人,還怪我壞她好事,打了我一巴掌,潑了我一杯酒,你說我是不是很冤?」

馬丁靈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了,這是一場誤會,是我搞錯了對象……半夏今晚約的是她公司的合作方,談生意上的事情,結果被你一攪和,黃了,她才會這麼生氣。」

「啊?」

陳陸愣了一下,「那……那也是你的問題啊,是你讓我去的,你幫我解釋了嗎?」

馬丁靈說:「對,是我的問題,但是,陳陸……我昨晚才幫你背了黑鍋,這次就你幫我背一下,怎麼樣?」

「什麼?這種黑鍋,我背不動啊!」

「難道你能背得動玉雕的鍋?我是問清楚了,那東西是半夏花了五百萬求來了,你有五百萬嗎?」馬丁靈在那頭說道,「這次你就幫我背了,我會在半夏面前給你美言兩句的,不然你真被趕走了,還想不想見你女兒了?好了,好了,我會補償你的,你在哪,我請你吃飯,再送你個大紅包。」

陳陸注意力一下被紅包吸引了:「多大?」

「反正讓你滿意,順便再商量商量賺錢大計。」

「我現在跟同學在一起。」

「報地址,我去找你,同學重要還是我重要?你自己選。」

「……錢重要!」

「聰明!」 第1673章

大人物應該愛惜老百姓才對。

可是對天尊這等狠人來說的話。

他們對老百姓沒有任何興趣。

而老百姓在他們的眼裏。

其實就是跟草芥差不多!

可以說,這是非常悲劇的事情,可是沒有人可以改變。

「你們殺我家人,還要我跟你們合作?」陳天選喝道。

他還真的沒有想到。

對方會說出那麼無恥的話。

簡直就是讓人震碎三觀!

首發網址et

「哈哈,這個方糖也不見得是什麼美女,既然如此的話,那死了就死了啊?再說了,天尊已經答應了,只要你肯歸順我們。」

「你就可以當一方統帥!那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孰重孰輕,難道你自己都想不明白嗎?」唐天龍說道。

要知道。

強者之所以叫做強者。

就是因為,他們對權力的追求,是永無止境的!

也就是說。

他們會一直想要更多的東西。

名利,永遠都是他們的追求。

因此。

在他們看來,除了權力跟名利之外。

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引起他們的興趣!

就算是家人,那也只是棋子而已。

只要是可以讓他們成就霸業。

那麼一切都可以犧牲!

可以說,這種想法,簡直可以說得上是無恥到了極點。

要不是陳天選親耳聽到的話,他還真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但是,這種事情偏偏就是真的。

他不相信還真不行!

「你們這些畜生,為了所謂的權力,竟然肆無忌憚的殺害百姓,你們是不是以為,我就殺不了你們?」陳天選冷聲說道。

既然現在對方害死了他的女兒。

又想要繼續害死方糖。

那麼不管怎麼樣說的話。

他都要斬殺這些人才行!

要是說,他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那可就是很坑爹的事情了!

「陳天選,你的腦袋裏裝的是不是漿糊?你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跟一個孩子,跟天尊作對?」唐天龍說道。

「就是,你知道想要投靠天尊多難嗎?外面那些強者,就算跪在天尊面前,天尊都不會看他一眼!」

「你現在既然有這個機會,可以得到天尊的重用,為什麼你不把握住機會?」

唐天龍三人還在繼續說招降的事情。

這讓陳天選十分憤怒。

陳天選有一個原則。

那就是不管怎麼樣說的話。

他都不會跟毫無底線的人合作!

再說了,這些人還是他的敵人!

要是說。

他跟敵人合作的話。

他怎麼對得起死去的妞妞?

陳天選豈不是成為一個無情無義的人了?

他可不會讓自己成為那種人!

否則的話,那可就是天大的悲劇了!

因此不管怎麼樣說的話。

他現在都要表明自己的態度才行!

當然了。

雖然對方有三個人。

陳天選很有可能打不過。

可是,他就算是戰死在這裏。

他也不會妥協的!

要是說,現在這個時候妥協的話,那可就是很丟臉的事情了!

「別廢話了,要打就趕緊打!」就在此時,陳天選大聲吼道。 【痛苦不會縮減,只是我們變得更加堅強,倘若因堅強而萎靡,正是我們隱隱看清了世界的徵兆。】

「何等狂暴的力量!」志波海燕凝重的看著林肯面前在凝聚的紅色能量球,不禁感嘆道。

虛閃,全稱為虛的閃光,是大虛或更高級別的虛才可以使用的技能,原理是將靈壓高度集中形成射線式閃光,破壞力驚人。

此時,虛閃已然凝聚完成,從林肯口中噴射而出,更木劍八首當其衝,只見他不閃不避,斬魄刀迎著虛閃劈斬過去,兩者相撞,巨大的衝擊力將更木劍八向後推動著,狂暴的氣流在碰撞出產生,幾乎要將後面的死神們吹飛。

「哼!」更木劍八冷哼一聲,腳下一穩,渾身靈壓激涌著,隱隱有再次上升的趨勢,手上再次發力,竟將虛閃從中間劈開,分為兩半,落到更木劍八左右兩側爆炸開來。

「什麼?!」林肯瞪大了眼睛,眼前這種情景是他沒有預料到的,一時間身體因震驚而有些僵硬。

「噗——」更木劍八衝過去一刀斬下,林肯因為這一瞬間的僵直而沒能完全躲過,巨大的血花飛濺中,他的肩部到胸腹多出一道長長的傷口,幾乎要把右前肢切斷。

既然被造成了這種傷勢,那麼敗北就已經是必然了,更木劍八臉色變得無趣起來,提著刀一步步走向已經匍匐在地的林肯。

「不能更讓我盡興一點嗎?」更木劍八俯視著林肯,語氣中滿是失望。

「不要……」

「用那種眼神……」

「看我啊!混蛋!」

林肯強行支撐著站了起來,儘管站起來的過程中血液不斷噴濺著,甚至內臟都隱隱可見,但獅子的眼中光芒更盛,這是屬於獅王的驕傲,死亡可以,但他絕不允許自己被俯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