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陸司寒與雲遲的表情瞬間沉下去,他們都是常年健身,體魄強健的男人,但是反應如此劇烈。

姜南初不過就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子,更可怕的是從時間推斷,姜南初進入毒氣林最起碼超過半個小時。

此刻姜南初絕對已經凶多吉少。

「南初,南初!」

「臭丫頭,臭丫頭死到哪裡去啦!」

陸司寒與雲遲一起大聲呼喊。

僅僅過去十分鐘,雲遲感覺鼻間一股濕意,居然已經開始流鼻血。

「陸司寒,我們出去吧,我快要撐不住。」

「不行,找不到南初,絕對不走。」

雲遲第一次正眼打量陸司寒,原本覺得不過就是倚仗父輩榮光的紈絝子弟,想不到如此深情。

姜南初倒是找到一位好老公。

「司寒,司寒。」

「這是什麼鬼地方,怎麼繞來繞去就是同一個地方!」

姜南初漫無目的的亂晃。

原本以為只要闖入這裡就能出去,結果是她太過單純。

這片森林半點綠色都沒有,透露出死氣沉沉的一幕,像極鬼片中出現的場景。

姜南初正要繼續往前走,卻又突然聽到陸司寒的聲音,所以一路跑過來。

拐過一個彎,姜南初赫然看到陸司寒與雲遲相互攙扶著走路。

兩人的情況看上去都不是很好,尤其是雲遲。

雲遲的鼻子,眼睛都開始流血。

「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怎麼這樣狼狽?」

「可能我真的已經不行,我開始出現幻覺,看到姜南初活蹦亂跳的朝我們過來。」

雲遲輕聲的說,這種環境下面,姜南初絕對不可能保持充沛的體力。

「不只是你,我同樣看到。」

「什麼!」

「難道是鬼!」

雲遲當場直接跪下來。

其實雲遲什麼都不怕,偏偏怕鬼,每每殺人後,都要和觀世音菩薩誦經念佛,稟報這位老人家,他殺的都是大奸大惡之人。

要說無辜殺人,估計只有姜南初,所以現在姜南初一定過來索命。

「姑奶奶,小的以後絕對不叫您兒老臭丫頭。」

「您兒變成厲鬼,想要殺我,您兒就來吧,但是給我留個全屍。」

雲遲不住的搓手跪拜。

「我是你的姑奶奶這點,我承認。」

「但是厲鬼是什麼意思,我好的很!」

姜南初一把拉起雲遲,中氣十足的說。

「這裡可是毒氣林!」

「怎麼可能進來之後一點事情沒有?」

雲遲一把捧過姜南初的臉蛋,重重摸了一把。

溫溫熱熱,細膩光滑,的確是活人才有的體溫。

「咯吱咯吱。」

「你的狗爪子,如果以後還打算練習飛鏢,我奉勸你立刻拿下來。」

雲遲身後傳來陸司寒咬牙的聲音,真是夠小心眼的。

不過雲遲相信這傢伙一定說的出,做的到,所以只能悻悻然的將手從觸感極好的臉蛋上面移開來。

「我怎麼越來越聽不懂你們討論的話題?」

「為什麼你們兩人一起出現?」

「毒氣林是什麼意思?」

姜南初歪著頭,看向陸司寒。

「笨丫頭,毒氣林就是我們目前所在的地方。」

「這裡常年籠罩著一股壓抑的氣體。」

「這裡不可能有生物的存在,你看看這些花草,全部都已經枯萎,附近連一株植物都沒有。」

雲遲解釋道。

如果不是為救姜南初,雲遲都不曾踏入這裡一步。

「可是我都已經在裡面逛半小時,根本沒有任何不良反應。」

「所以說,你就是怪物!」

「香味,南初的身上有股香味,只要聞到,我感覺舒服不少。」

陸司寒說出最關鍵的一點線索。 舒暢醒了過來,他感覺自己又進入了某種液體裏,這液體透着一股妖豔的顏色。他本能的朝前遊了一段時間,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突然,一大堆奇怪的纖毛般的東西卷在了自己身上。

舒暢感覺自己被拖入了什麼組織細胞模樣的東西體內,身體被迅速分解消化。

他昏呼呼的就毫無反抗的死掉了!

‘滴,剩餘可重生次數,還剩下49次。’

舒暢醒了過來,他氣的快瘋了。

“完了完了,我積累了無數天的幽能,拼死幹掉了老煙槍,跳過無數的渦流。好不容易逃過玉佩的追殺,怎麼就突然死了。難不成一切都要重新來過?”舒暢氣的全身都在發抖,他沒搞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死的,但是心窩冷到了極點。

他覺得自己很崩潰。

許多天的征程,用了50條命換來的階段性勝利。再重來一次,他實在沒有信心還能有這麼幸運。

“不對,咦,環境不對。”突然,絕望的舒暢感覺自己身旁的溫度和溼潤度都和前五十次重生時不太一樣。 鳳霸天下:冷皇的特種帝后 就連液體的粘稠度也不同。他連忙查看自己的狀態:

舒暢(怨蠱態)

目前等級:1

生命值:20/20

幽能:10/20

體能:320(普通怨蠱爲200)

速度:2.5(普通怨蠱爲2)

智慧:10(普通怨蠱爲1,人類8)

資質:1

綜合攻擊力:1.5

能量密度:10/15

技能:吞噬

卡牌:2

遺物:0

可重生次數:49

勳章:微生物操縱者

他從怨氣再次變回了怨蠱。他的等級仍舊是一級,幽能還是10點。其餘的數據都沒有變低。不過可重生次數居然變爲了49條命。看來自己剛剛是真的翹辮子了,該死,到底是怎麼死掉的?

他睜開了眼睛。

“這裏,是啥地方?”當看清楚了周圍的環境後,他頓時傻眼了。

這裏是偌大麴折的管道,管道內有無數溝渠褶皺,密密麻麻。褶皺裏還隱藏着無數的纖毛一般的東西。他傻呆呆的轉頭往後看,只見自己不遠處,那紅色的液體一眼看不到盡頭。

這是一片神祕的紅色水域。

無數怨蠱黑壓壓的正在這片紅水裏前仆後繼的往前衝,有一些運氣不好的剛衝了一段距離,就被褶皺附近的纖毛給逮住,硬生生的拖入了褶皺深處,活活被壓破,吸收掉。

舒暢恍然大悟,難不成剛纔自己就是這麼死掉的。在他發呆的一瞬間,附近的幾根纖毛已經朝他纏繞過來。舒暢連忙搖動尾巴,以比普通怨蠱快一倍半的速度險之又險的躲開了。

這些纖毛並不是在無意識的搖晃,它們將舒暢等怨蠱當做了入侵的骯髒物質想要全部消滅。舒暢不斷地躲不斷的逃,猶如一架不斷變向的飛機行駛在恐怖森林當中。 危情陷阱:女人,別想抗拒! 無數纖毛糾纏,想要將他逮住,吸收掉。

舒暢額頭上冒出了冷汗,該死,這裏到底是啥地方?

他一邊躲,一邊思索着爲什麼自己明明死了,卻沒有回到怨蠱皮囊中原本的重生點,而是復活在了剛纔瞬間死掉的位置。

難不成,這個神祕系統還有存檔點的設計?自己無意中闖關成功,衝入了存檔點。所以就連重生點也刷新了?

極有可能。

舒暢越想越覺得可能性很大,驚歎於系統的人性化。可雖然重生點刷新了,現狀卻非常糟糕。可重生次數並不會因爲重生點刷新後刷新回原本的99次,這可是自己保命的玩意兒。必須要搞清楚該怎麼增加它。

舒暢的所在位置,實在是太靠近紅色水域的牆壁了。他一開始就要面對無數的深深纖毛森林。每一步都是步步驚心,頭頂鋪天蓋地的纖毛以完全無法計算的刁鑽角度不斷捕獲他周圍的怨蠱。

剛剛衝出來的幾萬怨蠱已經被纖毛捕食了很大一部分,他身旁剩下的眼珠子們已經不多了。

“救命,救命。”突然一個軟萌聲音傳入耳中。舒暢連忙望過去。只見一隻瘦弱的微生物被一根纖毛逮住,正在拼命的掙扎。

“怨蠱妹妹。”舒暢愣了愣,居然是熟人。對這隻怨蠱妹妹,舒暢一直都很有好感,雖然兩隻微生物交流不多,數日當初他遠遠比這隻怨蠱小得多。可舒暢在某一刻,真的將她當做了妹妹。

舒暢小時候家境不好,母親爲了生計工作很忙,沒有時間照顧他。他常常一個人被鎖在窄小髒亂的家中,玩着從母親從垃圾堆裏撿來的別的小孩不要的玩具。

舒暢每次都透過鎖住的門縫望着外邊的世界,那時候他多渴望有個妹妹。一個就好,能陪着他玩,被他保護。

而且聽母親講,他從前也確實有個妹妹,只是一出生就夭折了。

“妹妹嗎?”看着纖毛將怨蠱妹妹一點一點的拖入褶皺深處,舒暢搖了搖頭。他從來沒有聖母情節,甚至常常被同班同學以及朋友評價缺少某些感情。用理智分析,這一次也應該轉頭離去,盡力衝破纖毛森林的封鎖,朝靈魂中驅使他去的地方衝刺。

理智應該如此,所以舒暢遵循自己的理工科的分析,甩着尾巴想要遊走。畢竟怨蠱妹妹和別的被他吞噬的怨蠱沒什麼不同,那擬人的楚楚可憐模樣,全都是系統爲了方便自己理解而具象化出來的。

真的,她和別的怨蠱一樣,與自己非親非故。真的!

“救命,救救我。”怨蠱妹妹驚慌失措的掙扎着。

“你妹的。”舒暢狠狠的一咬牙,他猛地轉身衝了回去:“去他媽的理智。”

果然,他從根子裏還是想要一個可愛的妹妹。舒暢一腦袋撞在纖毛上,纖毛被撞歪了,但是更多的纖毛發現了他,纏了上來。以別的怨蠱的視角看,纖毛森林被觸動了,無數恐怖的纖毛前仆後繼的朝一隻巨大的黝黑怨蠱探出,很快就將他覆蓋的嚴嚴實實。

“吞噬。”舒暢觸發了吞噬技能,腦子裏傳來了冰冷的聲音。

“吞噬失敗。”

當然會失敗,纖毛只是某種細胞組織,並沒有自我意識,也沒有神魂能量。根本無法被吞食。但是舒暢的計劃本來就不是想要吞掉纖毛,而是趁着吞噬技能觸發的瞬間,露出鋒利尖銳的嘴。

他一口咬住纖毛上,活活將纏住怨蠱妹妹的纖毛咬斷。他輕輕咬住了怨蠱妹妹的尾巴,用盡吃奶的力氣往前衝。

說時遲那時快,黑壓壓的纖毛猶如無數白色巨蟲,擊中了他剛剛所在的位置。

“哥,謝謝你救了我。”怨蠱妹妹死裏逃生,渾身發抖的道謝。這隻怨蠱她認識,經常靜靜的坐在她身旁發呆。所以對舒暢還是有些印象的。只不過正常時間沒見到,沒想到舒暢居然變得這麼大了!

邪王霸寵:逆天六小姐 怨蠱妹妹本能的喊了舒暢一聲哥。

“閉嘴,現在危險還沒有解除,抓緊我。”舒暢讓怨蠱妹妹用身後的神經線將自己纏緊,開始用最快的速度躲避纖毛叢林的追捕。

纖毛在褶皺中生長出來,彷彿無數張小手,看得人心驚肉跳。這死亡叢林的可怖之處猙獰初露,帶着壓抑的氣息。好幾次都將舒暢逼得避無可避,但舒暢比普通人更高的10點智慧以及普通怨蠱一點五倍的速度也不是蓋的。

他精於計算,每一次都能在必死危局中找到逃生的那一絲弱弱生機。他帶着怨蠱妹妹不斷地逃,躲,避。 囚愛童養媳:噬心前夫請止步 終於眼看就要衝破這恐怖叢林,來到曲折的管道空間相對安全的中央部位時。

突然,舒暢的身體猛地感覺到了一股森森鬼氣,那鬼氣極強,甚至令他打了個冷顫。

他擡頭一看,竟然看到了一團黑漆漆的東西正充滿恨意,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舒暢的頭皮都嚇炸了,怎麼會是,它? 第608章上帝的寵兒

「哪裡,我聞聞!」

雲遲如同一隻小狗般靠近姜南初,想要聞聞。

陸司寒絕對不會讓雲遲得逞,直接一把勾住脖頸,將他狠狠摔在地上。

「哎呦喂。」

「我說不過就是聞聞,有必要下手這樣重嗎?」

「我現在可是病患,剛才差點死在毒氣林。」

雲遲委屈的說道。

「如果不是你綁走南初,根本不會發生這麼多事。」

「你們兩人先不要吵。」

「你們過來聞聞這個荷包,是不是這種味道。」

「畢竟我的身上只有這種味道。」

姜南初從口袋拿出一隻綉著水紅色花朵圖案的荷包。

雲遲一聞,瞬間感覺神清氣爽。

「是它,就是它!」

「這是什麼神葯,等我出去,一定要買幾箱回家。」

陸司寒接過後,一股甜膩的香味撲面而來。

陸司寒沖著南初點點頭,陸司寒同樣肯定,就是這股香味可以保護南初自由出入毒氣林。

「根本不是什麼神葯,這是寧錚送的痒痒粉。」

「這是一種水紅色的野花,連名字都沒有,它的花粉晒乾后撒在肌膚上面特別癢,只是用來捉弄別人的玩具而已。」

姜南初開始解釋起來。

或許真的是冥冥之中,上天早已註定。

雲城一行中,根本不值一提的痒痒粉,居然救下三人的性命。

「我說,既然沒事,為什麼不出去?」

「知不知道我們多擔心你?」

「老子進來的時候,遺言都已經留給青梅青竹!」

「拜託,你的姑奶奶一直都在尋找出路,但是方向感不好,自然迷路啦。」

「真是笨蛋,為什麼陸司寒和雲暮能夠看上這種一無是處的傢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