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隨着江方心下的一聲大吼,籃球從陳鬆人的上空飛快的劃過後,直直的向籃框飛了過去,但是,不知道是因爲沒勁了,還是準心沒有把握好的原因,籃球竟然砸在了籃框的左側,高速的向左邊的底線,反彈了過去!

m的!

太可惜了!

江方一臉痛苦的落回地面上,拼命的抖着右手腕,怎麼也想不白,這球爲什麼會不進?

就在這個時候,華橋的半場上響起了一聲爆喝,位於左側底線附近的張丹楓,猛然一聲大喝後,縱身向落往底線外的籃球飛撲了過去,雙手一把穩穩的抄住籃球后,於空中電光火石的一剎那,掃了一眼一左一右衝往籃下的張若寒和夜未明後,知道體現自己全國第一小前鋒價值的時刻終於要到了,

只要自己把球傳到了籃下,絕對是大功一個!

“全國第一小前鋒的妙傳!”

面朝着觀衆席,背對着場上球員的張丹楓,左手閃電般的帶着籃球向身後拉去,在落地前的一瞬間,大吼聲一後,一個背後傳球,將籃球不顧一切的向籃下甩了過去!

“幹得漂亮!”

衝到籃下的夜未明和張若寒,看到向他們飛射而來的黃色虛影,不禁同時的大吼一聲,飛快的張開雙手,就等着看籃球,會向誰落去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籃下的二名省工院的隊員,卻突然的發現一件怪事!

從左側底線外零度角飛射而來的籃球,竟然向上飛了起來?

難不成,是一個可以讓他們空中接力的絕妙背後傳球嗎?

於是,二人飛快的屈下了雙腿,只等着用出雷霆一擊的時刻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在cuba大學生籃球聯塞裏,被稱爲前無古人,後也未必有來者的萬分精采瞬間突然出現了!

出現的是如此夢幻,如此讓人反應不及!

從底線外飛射而來的籃球,在鑽進籃下的瞬間,猛然砸在白色的球網上,緊接着不可思議的順着白色的球網向上翻起了一個跟頭,啪地一下落在籃框的正中央後,在紅三環體育館中近萬道呆若木雞的目光注視下,以及電視機前幾十萬道一點也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輕輕的晃了幾下,然後緩緩的向籃框的正中央滾了過去,“刷”的一下,擦着白色的球網,猛然砸在了黃色的木地板上!。

發出了異常巨大的響聲

“啪~~啪~~~~啪~~~~~~~~~” 李雙希扁著嘴在小廚房裡活動著。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皇上想吃,那自然是什麼時候都要做的。但是秦少嶺憑什麼啊?

她能做給皇上吃,但一想到秦少嶺也要一起吃,心裡就有點不忿。

如果不是他,她就不會掛到樹上。然後引來那麼多的人了。

明天,秦暮暮掛樹上,這件事情就會被傳得整個宮裡人盡皆知。

啊……李雙希掛樹上那是件小事。但秦暮暮掛樹上那就是一件大事了。尤其被秦夫人知道……

尤其秦夫人如果知道,她是因為秦少嶺才掛樹上了,然後損了暮暮大小姐的名聲。她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沒有食譜……沒有自由……還要被罵和被人指指點點……

想到這裡,李雙希就覺得煩躁。

她的刀在砧板上胡亂的剁著。好好一個用來做冷盤的黃瓜,現在已經粉身碎骨。完全看不出蔬菜原本的模樣了。

「暮暮姑娘,小菜做好了嗎?」

「哦,我還差一點。」李雙希拿出那邊水裡泡著的酒,「酒已經溫好了。還有那邊幾道爽口小菜。您就幫著先拿過去。剩下的菜,我等下親自送去。」

那人端了食盤就走,廚房再次剩下李雙希一個人。

嗯,不能再哀怨了。反正這樣做也沒有任何益處。李雙希深吸一口氣,然後長長的呼了出去。她感覺現在舒服多了……

要加油!要努力!

李雙希搖了搖頭,手上的動作也快了起來。要說起來,李雙希的刀工不算好,甚至是可以說很差。是因為她看見刀這種的就很害怕。但作為一個廚子,拿刀處理食材又是必須的。這樣的矛盾狀態下,李雙希也就逼著自己,慢慢的熟悉著這種切割食物的感覺。

雖然樣子還是很醜就是了。

砧板上放著切好的蔬菜和豬肉,雙希看了看灶里的火,現在正好,是她大顯身手的時候了。

說起來,這還是她入宮后,第一次正正經經的做菜。之前,她都為了新奇,可以引起皇上的興趣,而做一些不常見和古怪的菜肴。

而且,效果並不是很好……不如現在這樣正常的生火炒菜好。

很快,那幾道簡單的熱菜也出鍋了。

玉液翡翠、內有乾坤、黃金羮

李雙希不懂,只是普通小菜罷了。這宮裡對菜名都這麼講究。不過是雞蛋裹黃瓜、辣椒包肉、炒玉米而已。

不過,只要好吃就行了嘛。

李雙希這樣想著,將三個菜放在食盤裡,就給那邊端了過去。

「皇上,秦暮暮在外等候奉膳。」

「讓她多站一會。」

皇上從碗里撿起幾個花生米放在嘴裡,而坐在對面的秦少嶺,舉起酒杯,觀察著皇上的神情。

「怎麼,又心疼妹妹了?」

「不是,這天寒夜深的,那膳食被風吹過,就盡失滋味了。」

「還是你懂朕心,知道怎麼說,才能讓你妹妹進來。」

皇上意味深長的看了看秦少嶺。自剛剛胡內侍進來通報時,秦少嶺的目光就一直鎖定在外面。

他在盼望著外面的那個女孩進來。皇上自然也知道他的心思。他就是想看看,秦少嶺會不會幫妹妹求情。結果還是那個性子,明明心裡擔心得不得了,但嘴上還要狡辯上幾分。

「暮暮姑娘,你可以進去了。」胡內侍幫著李雙希拿著食盤,「這次我們一起進去。暮暮姑娘不必害怕。」

胡內侍還記得上次的事情,他也知道這姑娘完全就是被皇上無意針對了。他答應秦相,要幫著顧扶秦暮暮。結果秦暮暮入宮后,就各種磨難找上門。他真的是相幫也幫不了。

「多謝胡內侍。」

雙希輕輕道謝。這份心意,不管源自於何處,她都心領了。

兩人一起進了內殿。

胡內侍和雙希行過禮,就將盤子一一擺上了桌子。

「黃金羮、玉液翡翠、內有乾坤。奴婢請皇上和……哥哥慢慢享用。」

秦少嶺……李雙希很想瞪他,但在皇上面前,尤其是上次被杖責后,她就有些恐懼。一點越舉的行為都不敢做。

原本就戰戰兢兢,拘謹緊張的她,變得更加膽小了。

「暮暮。無妨,你就陪著朕和你哥哥一起。」

啊……

為什麼還要陪著一起吃啊……但皇上的命令是不可違抗的。

「奴才這就給暮暮姑娘拿座位過來。」

胡內侍一時心喜,看來秦暮暮在皇上這裡並不是全無希望的。不管本人如何,就憑著那得寵的父兄。秦暮暮的將來還是一片明媚的。

「那奴婢就坐下了。」

「坐坐坐,不必拘謹。」皇上拿了一杯酒給李雙希,然後轉向秦少嶺說道:「你這妹妹一向都這麼害羞嗎?朕聽小九說,她以前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連朕的子安都敢打。你們說的,哪一個才是真的暮暮?」

李雙希和秦暮暮的性格截然不同,然而當她們命運交會時,雙方都要扮演超過自己本來面目的身份。而此刻,若不是秦少嶺按住了李雙希的椅子,李雙希又得害怕的跪下去了。

「臣這妹妹,小時候不受管束,性子野。自然是什麼都敢做的。」秦少嶺摸了摸雙希的頭,「後來或是命數,她生了場大病,自那時就大門不出了。就連臣也甚少見到她。後來再見,也是她入宮之後了。仔細看看,她不止性情大變,就連模樣都有些變了。病痛害人哪。」

與其以後讓皇上發現李雙希的異處而生疑,不如現在由他全都告訴皇上。反正李雙希拘在秦府的那幾年,她經歷了什麼無人可知。也沒有人知道暮暮離家出走了。

「是啊,好好的一個姑娘。」

皇上也是十分嘆惋的樣子。若是之前的那個秦暮暮,現在宮裡應該多幾分趣味。 霸道總裁枕邊前妻 而現在的秦暮暮,除了瑟瑟發抖,真是毫無趣味。但她的身份和小九對她的喜愛,都決定了他不能無視秦暮暮。

要是秦暮暮再這般下去,他就尋個機會,放她出宮,再下旨為小九賜婚吧。

「誒,暮暮。你還沒告訴哥哥,你為什麼掛樹上了?」

為什麼……好好的……又提這個?

本來她聽著他們說話就好,但是現在又要再提到她呢?

「是啊,朕也想知道。」

好吧……皇上也想知道。那她是不說不行了。 “啪~啪~啪~”

巨大的響聲,仍在紅三環體育館裏的木地板上大聲的響着,更在所有目睹這不可思議一球的人們心中,大聲的作響着!

然後,隨着主裁措手不及,遲了好一會才舉起的兩根手指猛然向下一砸,飛快跳成七十六比七十八的比分,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時,整個紅三環體育館裏,頓時如炸開了鍋似的,沸騰的不可開交起來,所有支持省工院的球迷們,都在一邊揉着肚着,一邊指着滿臉呆滯的張丹楓,放聲的爆笑;而所有支持華橋的球迷們,只能在那裏不住的嘆氣,竟然連老天都在幫省工院啊!

……

“老三,你太棒了!全國第一小前鋒的實力,果然不是吹的!!”江文飛奔起來,一把撲到了張丹楓的身上,所有省院的隊友們,更是一邊強行按捺住心中笑意,一邊向張丹楓豎起了大拇指!

何止強啊!

簡直就是強上天了!

“嘿嘿,~~”張丹楓乾笑一聲,開始詮釋起厚臉皮三個字,開口道;“如果你有仔細在意的話,會發現我在背後傳球的一剎那,可是幫意擡高了一下手腕,因此,纔會出現這麼漂亮、夢幻的一球。。。。”

張丹楓正想和江文詳細解釋自己這一球的時候,卻發現江文和隊友們,突然如避蛇蠍似的,一下遠遠的躲了開來,把他自己一個人,扔在了華橋的半場上。

“別跑啊,我還沒說完來。。。。”掃了一眼華橋隊員們彷彿要吃人的眼光後,張丹楓飛快的邁起大步,向隊友們邊跑連喊道,只是在心中卻有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聲音,在偷偷的呻吟,

“靠,這球都難進,真是天助我也!!!”

…..

隨着張丹楓戲劇性的一次進球后,球場上異常沉重的氣氛向是突然的淡了不少,可是隨着兩方的隊掃了一眼,記分器上只有兩分之差的比分後,球場上的氣氛傾刻間又變得非常沉重起來。

非橙勿擾之大嫂很正 殘酷的捕殺仍在繼續,

張家兵讓人覺得恐怖的三分球命中率,實在讓所有省工員的球員們心驚,無奈之下,只得由張若寒新自出手,負責看防張加兵。

超負荷奔跑了三十多分鐘的張加兵,終於開始有點跑不動了,平常的這時候,張加兵基本上就已經可以下去休息了,但是,今天哪有片刻的機會讓張加兵休息啊,一次不小心,就有可能會讓省工院扳平華橋大學好不容易起出的比分。

因此,爲了把華橋領先的優勢繼續保持下去,張加兵只能緊咬鋼牙,強行的支持下去,猛然隨着從籃下跑出去的陳利偉在孤頂附近的一個高位擋折後,張加兵挺身就跳了起來,描準遠處的籃框,揮出了蓄集着自己殘餘體力的右手。

要進啊!

張加兵的身體向下落去的時候,發出了最真誠的祈禱。

可是,就在這時張加兵,突然的發現眼前的景物暗了下來,一個飛撲到張家加眼前的身影,對準張兵剛剛出手的籃球,閃電般的揮出了碩大的右手!

“啪!”

一聲!

乘着張家兵跳起後,剛剛揮出右腕的瞬間,張若寒猛然騰空而起帽下了張家兵的球,然後,一次閃電的快攻眨眼間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當三角再次晃過華橋半場剎那間,衝在最前方的張丹楓,身後一左一右的緊緊跟着張若寒和夜未明,回首看了看身後沒有任何危險的情況發生,張丹楓猛然墊了一步,作勢就跳了起來,揚起右臂,曲身挺胸,瞬間掄出虛空一閃的右臂,重重的扣在籃框之上!

八十七比八十七!

雖然華橋在張加兵的帶領下,一點點將比分向上升去,可是,畢竟蛇無頭不行,終還是無法逃脫出省工院耀眼奪目的三角戰術的鋒刀、利刃,在全場比賽只剩三分鐘左右的時候,即是心疼、又是無可奈何的,眼睜睜看着讓他們付出全部血汗,好不容易領先的比分,隨着張丹楓的一次怒,重新回到了起點!

….…

“滴~~~~~!”

華橋教練謝君迫於無奈之下,叫出了一個暫停。

….

“隊長,你到底在想什麼啊!我們還需要你帶領我們,去贏得比賽的勝利啊!你怎麼會這樣!”

鄭磊從球場上走下來後,全身都在不住的顫抖,向着古加泥就是一聲大吼,實在無法接受自己心中的偶像,那個高高在上的古加泥,因爲一次小小的失敗,而變得如此消沉,讓自己等人努力了半天的心血,完全的灑在了地板上!

古加泥的身體隨着鄭磊的一聲大吼,而猛然的顫了一下,可是雙眼中的神采卻還是那麼的無神!

“鄭磊,給我閉嘴,你有什麼資格向加泥這樣的大吼!”二米出頭的陳利偉猛然推了一把鄭磊,幾乎把一米八六的鄭磊,當場推dao在選手休息區裏。

鄭磊左右巨烈的搖晃了兩下後,總算是站穩了身形,非常委屈的瞪了陳利偉一眼,轉身向球員通道飛跑過去,

“鄭磊,你做什麼的!”身爲華橋副隊長的張家兵,雖然此時幾乎累得連說話都很困難了,但是看到狂奔而出的鄭磊,還是不禁的問了一句。

“我上廁所!”鄭磊頭也不回的甩出一句,縱身奔進了球員通道里。

“這小子!”

陳利偉氣鼓鼓的在座位上坐了下來,彷彿非常生鄭磊的氣,可是當陳利偉的目光,從古加泥身上一掃而過時,卻還是流露出幾分不由自主的無奈和心痛!

加泥,鄭磊是過份了點,可他也是在替你感到心痛啊,

你到底在想什麼?

…….

……

看到古加泥的隊友們,時不時往自己身上掃上射而來的目光,蘇雨雯直覺得頭皮發麻,從他們非常迫切的眼神中,蘇雨雯能夠讀懂一種東西,

那就是哀求,

求她放棄女孩的矜持,去把古加泥,從內心深處給拉回來!

哎!

蘇雨雯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側過身子,凝望着古加泥英俊的面孔上不盡的迷惘和失落後,瞬間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掐了一下,那麼的痛!

這~

這,還是那個自信滿滿的傻子嗎?

“傻子,你說話啊!你不是說要在蠃了比賽之後,讓我帶你在合肥玩一天嗎?那就快點給我上場比賽去!”

蘇雨雯在近萬道滿是詫異的目光中,猛然對着古加泥的耳朵就是一聲大吼,反正自己在學校時,已經被很多男生諷刺不淑女了,那就徹底的不淑女吧!

傻子!!!

遍地都是技能樹 隨着蘇雨雯貼在耳邊的一聲大吼,古加泥的身體如遭五雷轟頂般巨烈的顫抖起來,那雙盯着地板的無神雙眼中,更是猛然一亮。內心深處的滔天巨浪和無邊無際的迷霧森林,瞬間被一副永恆的畫面上,那個比天使還要美好的倩影,閃發出的萬道光芒,完全的平復下來,全部的破碎開來!

爲了讓古加泥清醒過來,蘇雨雯拋棄了一般女孩最在乎的面子,放聲的一次大吼後,發現古加泥還是這副要死不活的樣子,不禁又氣又恨之下,眼中泛起了一層水霧,再次向古加泥的耳朵邊,貼了過去,

今天不把古加泥給喊醒過來,她是決不會罷休的!

就在蘇雨雯嬌豔誘人的嘴脣,幾乎要再次貼到古加泥的耳邊時,古加泥卻猛然的轉過頭,眼中閃爍着極其溫柔的目光,向蘇雨望去的時候,卻被心下巨驚,但是根本不及反應的蘇語雯,漸漸張開的誘人小嘴,深深的印在古加泥的上嘴脣和鼻尖下方!

剎那間一股巨大的酥酥麻麻快感,如過電般流遍了兩人的全身,讓兩個年輕的心一點一點的靠近時,卻讓兩人的靈魂像是瞬間被強行抽離體外似的,繼續保持着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親熱姿勢!

….

情在燒,球影翩翩,莫失莫忘了,身後的淚人兒,愛無邊的剎那時,擁你看夕陽西落下!,

。。。。。。

飛奔在球員通道中的鄭磊,眼中滿是委屈和怒火,

委屈的是古加泥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這麼令自己失望,要知道自己這兩年來,沒日沒夜的苦練籃球,可全是爲了當好古加泥的最佳替補啊!

當年,鄭磊初來華橋大學校隊參選撥的時候,第一次看到了古加泥如神來之筆似的籃球世界,鄭磊驚訝的半天說不出話來,在當時的鄭磊眼中,古加泥這哪是在打籃球了,簡直就是玩藝術,玩籃球中的藝術!

然後,滿懷對古加泥崇敬之心的鄭磊,在校隊選拔的時候使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實力,就是爲了能夠和古加泥有一個一起練球的機會!。

最後,當鄭磊成功入選華大校隊,憑藉着其對籃球非常不錯的領悟力,不禁引起了古加泥的注意,進而得到古加泥的賞識後,古加泥便開始時不時把自己對籃球的一些心得說給鄭磊聽,鄭磊則會在每次用心牽記住古加泥的所說授的心得後,便如恍然大捂似的抱起籃球,跑到籃球場上狂練一番…..

那時候,鄭磊眼中的古加泥,可是像球神一樣的存在啊!

可是,現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