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跟做賊似得,但開到收費站時,果然有警察一輛車一輛車的排查。

查到這輛車時,警察打開後座檢查,覈對前面駕駛室和副駕駛身份證後,對了下年檢和駕照,便放車離開。

上了高速公路,安海說:“陛下,您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凡間有這麼大的勢力,出動交警滲透到高速公路上查。”

司焰烈笑了笑道:“沒什麼,天高皇帝遠,出了京城就找不到了。”

他轉頭看馨馨,問:“馨兒昨天晚上你沒休息夠,先睡一會吧,還要開幾個小時的車,到了地方叫你。”

“嗯!”

馨馨頭靠車窗位置,但睡着後,似有人輕輕的把她的頭,靠近他肩上,身上蓋了一條毛毯。

見馨馨睡得並不舒服,司焰烈將馨馨的頭靠在自己雙腿,讓她舒展,儘量睡得舒服。

怕自己雙腿太過冰涼,把毛毯墊在腿上。

馨馨睡了一會,雙腳擡上舒展,越野車寬度不錯,睡得很舒服。

安顏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馨馨,枕着司焰烈,略帶不滿道:“陛下,此女只是凡人一個,何故對她這麼好。”

安海道:“陛下,英雄難過美人關啊,您是九五之尊,她只是個凡人,遲早會生老病死,而且,您如今變成這樣,跟她脫不開關係,這個女人留不得。”

司焰烈擰眉道:“夠了,安海,我是自願與她無關,還有我要告誡你們,對她必須恭恭敬敬的,她前世的身份是平定六國的定遠大將軍之嫡女,跟我定了婚約,十六歲成親前一個月香消玉損了。”

安海道:“是她?”

“這世上沒由來的緣分,她是能在我隱匿下,唯一能看見我,我一查,查出就是她。”

安海,皺眉不在言語。

安顏回頭看了睡在司焰烈膝蓋上的馨馨一眼,意味深長。

……

南方某省。

馨馨在這片山區住了好幾天,房子是很普通的平房農舍,安海和安顏送他們二人進來後,很快就離開了。

有一對農舍的老夫妻居住在這裏,聽他們說,這房子是安海出錢給他們見建。

農舍周圍還餵養了雞鴨,可建在半山腰上,山地下還有一片池塘,都歸兩個老夫婦管。

別看是農舍,房間內部裝修很好,現代化傢俱一應俱全。

農舍的背面好像是一個山洞,聽老人說是古時仙人修煉的洞府。

當然,仙人修煉的話馨馨是不信的,司焰烈在裏面閉關,已經有三天了。

老夫妻六十多歲,幾個孫子孫女長大了,在縣城的學校寄宿,平常不回來。

兒子女兒在外面打工,也常年不在家。

老兩口日子過的還算寬鬆。

接觸幾天下來,老婆婆和老大爺說的最多是,這輩子都沒住過這麼好的房子。

村子很大,人口稀少,有的人去鎮上建房子,有的搬去縣城。

離這一家最近的,也要一公里的路程,不過房子雖建在半山腰,但建好了路,老大爺時常開農用拖拉機下山,倒也不用爬。

今天鎮上趕集,老大爺和老婆婆去鎮上買菜了,安海留下了很大一筆錢,夠他們兩人三年的生活費還有剩的。

馨馨拿着一瓢米,蹲在院牆前面餵雞。

這幾天總會找一些事情做,害怕自己閒下來就胡思亂想。

餵雞養鴨,實在不行就下山去池塘裏釣魚。

大部分時間是看寒意給她看的那本書,如何畫符,驅符,用符。

畫符並不難,她畫了好幾張,看着挺像回事的,至於真正有沒有用,只能找機會檢驗了。

短短几天,把她口訣全部背熟念牢。

效果,有待考察。

七天後,司焰烈還沒出關,安海和安顏,還有兩個不苟言笑黑衣人上山。

從車上卸下很多東西,都是野外求生需要的,譬如帳篷,野外生火的自助燃料,還有糧食蔬菜……

三人卸東西,安海走到馨馨面前,問:“陛下還沒出關嗎?”

“沒,七天一定動靜都沒有,要不要去看看。”

“不用,沒有動靜便是好消息,閉關修煉不易打擾,陛下此前鬼修境界不低,不會出差錯,靜候佳音吧。”

“好!”

聊了幾句,安海指着內堂道:“馨馨姑娘,裏面請,老夫有話和你一談。”

進了內堂,坐下。

馨馨給安海倒了一盞茶,低頭。

安海大將軍卸甲多年,身上還有指揮千軍萬馬的軍人氣質,馨馨跟他站在一塊兒,手腳無處安放,十分不自然。

她能想到安海會跟她說些什麼了,司焰烈受了這麼重的傷,千年修行毀於一旦,他不憤怒是不可能的。

可能,氣的殺她的心都有了。

“楊姑娘,老夫敬楊將軍是條漢子,陛下的事,老夫怒的一掌劈死你的心都有。陛下對你的心,老夫也看在眼裏,至於爲何留你,此番下冥界尋找陛下的屍身,請姑娘盡心盡力,否者,縱使陛下對你在情深,你若無用,老付絕不留你。”

馨馨:“我知道,我會幫司焰烈找回身體的。”

這樣做,最少讓她心裏少一些虧欠,多一份安心。

正當兩人都沉默,氣氛僵滯,聽見房子後山,轟隆一聲。

有石門被打開,安海站起:“陛下出關了。”

話落,瞬間不見人影。

前面卸貨的三人,都往屋後奔去。

馨馨站起,往洞口走。

閉關修煉出來,他能恢復多少,鬼氣能凝聚了嗎?能在陽間待麼?

帶着疑問,加快腳步。

走到房後的洞口。

司焰烈穿着古代長衫,頭髮直長及腰沒有系,披在臉頰兩側,顯得臉更小了。

皮膚雪白光潤,眼睛泛光英朗,收斂吊兒郎當玩世不恭之態,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仙人既視感。

看見馨馨,從安將軍幾人面前走出來,走到馨馨身邊。

眼眸含笑:“馨馨擔心我呢?不用擔心,我這不是好好的出來了?”

馨馨將他從上到下看一圈,問:“真的沒事?” 安將軍在他身後作揖:“恭喜陛下,賀喜陛下,鬼修區區七天過了聚氣階段直達煉體。”

司焰烈眼神沒落,聲音都提不起勁兒。

“沒什麼好恭喜的,不過從頭再來罷了。”

安顏站在他身後,瞪了馨馨一眼。

“只是可惜了,原本到了分神境界,在練到合體,渡劫,就可以飛昇成仙了。功虧一簣,從頭再來,如果每一層境界安然度過還好,稍有差池,便是灰飛煙滅,進階一次,如同鋼絲架上行走,需要分外小心。”

馨馨低頭,頭垂的很重。

她實在沒臉了。

還經過兩個境界就可以飛昇成仙,都是她,讓他從頭再來一遍。

鬼修有多麼兇險,她也是知道的。

司焰烈見馨馨愧疚,回頭瞪了安海一眼。

“閉嘴,諸如此類的話,以後都不許說,這條路是我自己選的,不後悔。”

聽見司焰烈說不後悔,馨馨擡頭。

眼神閃耀光芒,第一次如此正視他。

司焰烈真的很好。

忽視他最開始給她帶來的傷害,他人品,責任感,成熟度,都比君凌好太多了。

馨馨低聲道:“謝謝你包容我,保護我,我一定會幫你找到身體的,一定。”

“關於身體,順其自然,安將軍幫我尋了一千多年,都沒尋到,冥界每一寸的土地都找了一個遍,除了十八處禁地,所以,我們只能大膽推測,我的陵墓修在十八禁地之內的某處。”

馨馨鎖眉,有點奇怪,也說不通。

司焰烈是帝王,他難道不應該埋葬在陽間嗎?中國上下幾千年來,每個帝王在位時,都會選好自己埋葬的龍脈,大修陵墓。

司焰烈的陵墓怎麼會在陰間,還在禁地裏。

他是怎麼死的?

司焰烈敲了一下馨馨小腦袋:“好了別想了,還沒吃早餐吧,我陪你去吃。”

拉着她往餐廳走。

走幾步,馨馨就孤凝問:“司焰烈,你是怎麼死的?”

司焰烈腳步一頓,看着她神祕一笑,又恢復浪蕩公子模樣。

“小寶貝兒你很關心我,我是怎麼死的現在說沒多大意義了,死都死了一千年了,也活不過來。”

好像有點道理,被他輕輕繞過,化解。

“司焰烈,還有個很嚴肅的問題問你。”

“好,準了。”

“你當皇帝時,是不是做過很多傷天害理的事?”

司焰烈停步,單手負後審視馨馨。

蹙眉問:“何以見得,你怎麼會這麼想?馨馨,對你我可是毫無保留的,你不能把我惡魔化,黑化了。”

“那你爲什麼會葬於冥界禁地,除非是那種十惡不赦的人,屍體纔會下葬陰間,凡間親人懷緬一下都難。”

“這個,葬在冥界禁地只是推測,是不是還有待考究,還有,我爲何屍體會葬於陰間,我自己都不瞭解。”

“你沒查過嗎?”

“千年來,我也有追查,查到的結果比較複雜,還是不說罷了。好了,別好奇了,先去吃飯。”

司焰烈拉着馨馨的手回到正廳。

一坐下,兩位老夫婦就把飯菜端上來,都是些農家小菜,但十分美味。

安將軍幾人,在院子清點卸下的東西。

司焰烈把碗筷推到馨馨面前,說:“快點吃。”

馨馨端起碗筷,卻不下筷子。

“我的身份,禁地都進不去吧。”

司焰烈安撫道:“好了,別想了,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緣分,你既然能看見我,就能找到我的身體,是幾百年前,一位大師替我測命算出的,他說第一個看見我的人,會幫我找到身體,當然,放在幾百年前我是不信。”

“我鬼修隱身術算出神入化,最強的便是隱身術。我隱身高階鬼修都看不見,別說你只是一個沒有靈力的凡人,所以,當你看見我時,我很吃驚。雖當時沒表現出,內心倒是驚濤駭浪,後來查到你前三世,果然跟我有些恩怨瓜葛。”

馨馨擔憂道:“禁地我要怎麼進去呢?”

“這個不擔心,千年了,我悉心研究過各地的禁地,總有辦法進去的。”

“身體,對你真的很重要嗎?”

司焰烈重頭,一秒後又無奈的笑了笑。

“之前,想要尋回身體,是爲了鬼修能突破,現在,找回身體是能更方便的陽間待着,否者,以我現在的鬼修,想要在凡間暢通無阻隨心所欲生活,還要修煉三百年。”

三百年……

馨馨低頭沉默,不說話了。

司焰烈碰了碰她的頭髮:“別有心理負擔,要真的找不到就算了。大不了以後日伏夜出,白天不出門,當個蝙蝠。”

馨馨攥緊筷子,擡頭,眸色堅毅:“我會幫你找到的,一定會的。”

“陰間可不是陽間,會有很多危險,量力而行。”

“我不怕。”

馨馨吃完飯後,和司焰烈出了院子。

剛纔,院子裏東西卸下許多,可現在空空如也。

馨馨回頭:“那些東西呢?”

安海上前,給司焰烈遞過一個小錦袋:“陛下,您所需的所有物品,全部收納在裏面,這些東西足夠在冥界維持一個月飯食。”

“才一個月嗎?”

安海道:“是!”

“福袋容量果然太小了,只有一個月時間,太緊湊了。”

馨馨上前安慰:“沒關係,一個月時間足夠了。”

司焰烈把福袋遞給馨馨:“拿着,福袋可是好東西,冥界高階鬼修必備之物,鬼修,不是每個人都有福袋。”

“這麼貴重……我。”

“拿着,藏好,丟了可沒口糧,如我拿着,要是我和你不小心迷路分開,你就要餓着肚子了。”

馨馨收下,不敢放斜背的包裏,放在最貼身的袋裏。

安海說:“陛下,十八個禁地都有人看着,目前就兩個禁地的守備最鬆懈。”

“那兩個?”

“一個是冥王殿舊址,夜雲死後一直荒廢,說是禁地,倒是沒什麼人看守。第二個是,鬼王君氏祠堂。”

“祠堂不是一直沒找到嗎?”

“不,前些日子冥王和鬼太子不在陰間,戒備鬆懈,有屬下找到了,距離冥殿最近的無量山頂上。”

司焰烈冷笑:“呵,在山頂上建祠堂,還真像他的風格!” “陛下,先從這兩處着手尋找嗎?”

司焰烈看了眼身後的馨馨,問她:“馨馨,下冥界害怕嗎?”

馨馨搖頭,想了下:“司焰烈,活人能長期待在冥界嗎?”

司焰烈:“理論上是不可以,但是寒意送你的那縷千年狐妖毛髮,有抵擋冥界陰氣入體的功效,所以是可以的,大概寒意平日裏也少不了下陰界尋魂,此物不但能隱匿你的氣息,還能抵擋陰邪之氣,所以不用太擔心。”

這樣,她就放心了。

安海作揖道:“陛下,此番屬下跟隨您先去無量山嗎?”

司焰烈想了想道:“不,兵分兩路,你們去冥王殿,我和馨馨去無量山,據我所知,冥王殿舊址守衛比無量山森嚴,無量山距離北冥皇宮近,相反守備倒是鬆懈許些,只有一無量門進入,進山後倒是沒什麼鬼怪,相對安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