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雖然,這個臭無賴可惡了一點,但是,怎麼看都不像是自私自利的人啊?莫非是本小姐想多了?”蘇月英坐在小岩石上,託着下巴,苦思冥想。

時間再次流逝,轉眼間,太陽已經西下,蘇月英再次看了看時間,她徹底地絕望了!

就在蘇月英徹底地絕望的時候,一條白影從巖洞口的上方以飛快的速度,像靈猴一般,沿着巖壁一直往下滑。

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就已經滑到了小岩石上,並朝着蘇月英的方向走去。

“楊非凡,你終於回來了!”短短的一句話,卻可以體現出蘇月英此刻複雜的心情。

楊非凡點了點頭,吩咐蘇月英抱緊他後,接着,揹着蘇月英,順着用手挖出來的小洞,往着巖壁一直往上攀爬……

攀爬的時間,遠遠要比用手挖洞的時間短很多,只是花了大約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他們就已經爬上了巖洞口。

“沒事了,我們終於可以重見天日了,哈!”安全脫險後,楊非凡累得趴倒在草地上。

“謝了!”蘇月英如蜻蜓點水般,在楊非凡的俊臉上留下了一個脣印。

蘇月英打賭輸了,以其被楊非凡催她獻吻,不如主動地兌現她的承諾。

輸了就是輸了,沒有什麼大不了,這,就是大大咧咧、不拘一格的蘇月英!

楊非凡很是意外地看着蘇月英,似乎感到她比陳嫣還要主動!

“你的手指流血了。”蘇月英很是擔憂地看着楊非凡。

“沒事,等一會就沒事了!”楊非凡不斷地用雙手挖洞,好不容易纔大功告成,小小的傷痛,他根本就不在乎。

“就知道逞強,哼!”蘇月英冷哼一聲。

“哥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楊非凡很是認真地問道。

蘇月英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

“你爲什麼討厭男人?聽陳嫣說過,你自從大學畢業後,到現在還沒有找過男朋友,是嗎?”楊非凡弱弱的問道。

“本小姐可以不回答嗎?”蘇月英躺在草地上,凝望着星空,思緒萬千。

楊非凡並沒有繼續追問,也沒有開啓天目去傾聽蘇月英的心聲,因爲,這是別人的隱私,別人有權保持沉默。

“其實,哥還有一個問題要問你。”頓了頓,楊非凡問道:“你爲什麼要跟着哥來到長峯山上?”

“我去!誰跟你了?”蘇月英喵喵嘴,氣鼓鼓地道:“本小姐就算是跟貓跟狗,都不會跟你,哼!”

“你不跟着哥,你又怎麼會來到長峯山上?”這個問題,一直令楊非凡想不明白,於是,他想到了用這種辦法,來套出蘇月英來長峯山的目的。

因爲,直接問蘇月英,她不一定會回答,所以,楊非凡才會決定通過反其道而行之的方法,來套出她來長峯山的目的。

“啊呸!你以爲本小姐爲了追你,纔會追到這裏來麼?”蘇月英很是不屑地道:“不怕告訴你,本小姐來這裏其實是爲了找韓一山,韓老前輩。”

“你找哥的師父幹嘛?”楊非凡震驚萬分。

“韓老是你的師父?沒搞錯吧?”蘇月英很是吃驚地看着楊非凡。

“剛認不久的師父。”楊非凡笑道:“現在,輪到你回答剛纔的問題。”


“本小姐的事,不用你管!”

“哥就覺得奇怪了,你找哥的師父,怎麼找到了銀杏樹那裏去呢?找到銀杏樹那裏也就罷了,怎麼會被百年難得一見的毒蜈蚣咬傷脖子呢?”

“這些,也不用你管!”

安全脫險後,蘇月英又再恢復了刁蠻任性的大小姐本性,剛纔,在巖洞底所表現出來的溫柔,隨着離開了巖洞,而變得不復存在。

如今,她對楊非凡的態度,又回覆到最初的時候。

楊非凡輕笑一聲,也不繼續追問,而是直接開啓天目,傾聽蘇月英的心聲。

可惜的是,蘇月英將這些祕密藏得很深,楊非凡就算是開啓天目傾聽心聲,也無法知道。

現在,他只知道蘇月英在心裏不停地罵他多管閒事。 楊非凡眼露奇異之芒,十五秒鐘一過,再次開啓天目傾聽心聲。

結果,還是一樣,一無所獲。

蘇月英的祕密藏得比無底之洞還要深,無論楊非凡怎麼傾聽心聲,以及,如何試探問她,都無法知曉。

“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你跟着哥去找哥的師父;第二個,你自己一個人去找哥的師父,你選哪一個?”楊非凡收起天目,沒心情再去傾聽蘇月英的心聲。

“本小姐有手有腳,自己會去找韓老,不需要你那麼好心。”蘇月英從草地上爬起來,往着韓一山所住的方向,慢慢地走去。

“忘了告訴你,現在是晚上,這個山頭很多老鼠和狼,你要小心一點,哈!”楊非凡從草地上跳起,望着蘇月英的背影,負手而立。

蘇月英聽到老鼠後,嚇得臉色突變,就連腳步都變得異常的沉重。

不過,她是一個十分愛面子的女人,即使是很害怕,也不會回頭懇求楊非凡與她同行。

楊非凡笑了笑,等到蘇月英走遠了,才往着她消失的方向慢慢地走去。

當然,蘇月英並不知道楊非凡在暗中保護她。

其實,楊非凡一早就打算去拜訪自己的師父韓一山,不過,由於蘇月英的事情而耽擱了下來,所以,到現在纔有時間去他師父那裏。

長峯山的夜晚,格外的寧靜。

明月高掛、繁星點點,在月色的映照下,長峯山的夜景別有一番韻味。

蘇月英頭也不回,一直大踏步地往前走。

如果在公路上,她根本就不需要走路走得那麼辛苦,因爲,她完全可以開車代步。

可惜的是,長峯山上的道路根本就開不了車,所以,蘇月英不得不將車子停在山腳下。

蘇月英只不過是一個弱女子,平時,她一直都以車代步,壓根就很少走路,更沒有走過這麼遠的山路。

走得很累、很累,蘇月英走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走到就連腳底都長皰了。現在,她真有點後悔剛纔拒絕了楊非凡。

要是有楊非凡在,或許,她根本就不會那麼累,更不會腳底長皰。

蘇月英累得實在不行了,當她剛想坐下來休息一會的時候,忽然間,從樹林中跳出了六個彪形大漢。

這些彪形大漢出現的一瞬間,立刻張開雙手,將蘇月英團團圍住。

“你們幹嘛?”蘇月英嚇得臉色突變。

“此樹是我栽,此路是我開,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財!”其中,一個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弄着下巴,雙眼很不安分地在蘇月英的身上四處遊走,最終,目光落在她玲瓏曲線的部位。

“廢話!長峯山屬於華夏國所有,你們這些強盜,再不滾開,本小姐就報警。”蘇月英深吸一口氣,儘量讓自己緊張的心情平復下來。

“報警?好啊,有本事你就報啊!”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壞笑道:“在警察沒有到來之前,讓我們先樂一樂,呵!”

蘇月英嚇得一邊往後倒退,一邊拿出手機撥打報警電話。

她壓根就沒有想到,在繁華盛世、國泰民安的華夏國,居然還存在着強盜!

簡直無法無天了!

蘇月英更加想不到,她剛從巖洞底部安全脫險後,居然再次身臨險境。

而且,這一次的險境,似乎比困在巖洞底部還要糟糕!

“媽的,你這個臭婆娘,還真敢報警?”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冷哼一聲,奪過蘇月英手中的手機後,狠狠地砸在地上。

聽到手機被砸在地上所發出的悶響聲,蘇月英的心都碎了,她根本就不懂功夫,就算是懂功夫,一個弱女子面對着這麼多的彪形大漢,她也絕不是他們的對手。

“你們,你們,你們千萬別亂來,你們要多少錢,本小姐都可以給你們。”蘇月英被這些彪形大漢再次圍起來,就連想逃跑,也逃跑不了。

“錢?好啊,老子要一百萬,你馬上給老子。”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一聽到錢後,雙眼就開始發光。

“沒問題!你給電話本小姐,本小姐馬上打電話叫人送錢過來。”蘇月英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就算是再多的錢,也願意給。

“你當老子傻的嗎?給電話你叫人送錢?你會這麼老實?你不會趁機搬救兵?”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忽然間大笑起來。

“老大,還跟她囉嗦什麼?我們都很久沒有碰過女人了,特別是這麼漂亮的女人!老大,你就先讓我們嚐嚐鮮吧!”一個光頭的彪形大漢無恥地道。

“滾一邊去!就算是嚐鮮,也輪不到你們。”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後,伸出魔爪向着蘇月英的身上探索。

“滾開,快滾開!再不滾開,本小姐就喊。”蘇月英拼命地掙扎。

“呵呵,你想喊就儘管喊吧!在這個鳥地方,你就算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你。”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得意地笑了,他笑蘇月英實在太幼稚了。

“救命啊,救命!”蘇月英一邊喊,一邊拼命地掙扎。

“美女,你就省一口氣,等老子將你就地正法的時候,你再喊吧,嘻嘻!”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邪笑道:“老子最喜歡聽女人的尖叫聲,越聽越有勁,呵呵!”

“畜生!”蘇月英氣得滿臉通紅,趁着他邪笑沒有防備的時候,擡起右腳,狠狠地踢向他的胯部。


嗷!嗷!嗷……

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被踢得倒在地上,痛得他雙手護着胯部,鬼哭狼嚎地大叫起來。

蘇月英踢倒這個彪形大漢後,不顧一切地往前直衝。

可惜的是,她根本就衝不出彪形大漢們的包圍。

蘇月英絕望了,她徹底地絕望了。

這個時候的她,真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當蘇月英被推倒的一瞬間,她滿腦袋閃出的都是楊非凡的身影,她後悔了,她十分後悔不跟着楊非凡。

要是楊非凡在這裏,那該多好!

以楊非凡的身手,蘇月英堅信,就算是再多幾十個彪形大漢,都未必是楊非凡的對手。

“完了,完了,徹底的完了!”蘇月英的眼睛滿是懊悔的淚水。

“臭婆娘,你居然敢踢老子?”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從地上爬起來後,揚起髒兮兮的大手,打在蘇月英的嬌臉上。

啪!

一聲脆響,蘇月英不但被打得摔倒,而且,就連半邊臉都腫了起來,嘴角鮮血滲出的同時,她的腦海一片嗡鳴,差點就要暈死過去。

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怒氣衝衝地撲向蘇月英,並對她上下其手。

“畜生!”蘇月英將口中的鮮血狠狠地噴到他的臉上,眼中充滿了怒火。

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將臉上的鮮血擦去後,大聲邪笑起來。

眼看蘇月英的清白就要不保,就在這時,一個英俊非凡的白衣男子從天而降。

滿臉橫肉的彪形大漢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被白衣男子一巴掌打得倒在地上。

出手快、準、狠,毫不留情!

另外五個彪形大漢,看到他們的老大莫名其妙地被人打倒後,微微一愣,然後,不顧一切地撲向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冷哼一聲,雙掌翻飛,快如電閃般,分別在他們的臉上留下了深深的指印。

白衣男子壓根就沒有給這些彪形大漢閃避的機會,一出手,就是狠辣的招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