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離開之時,孔宣還故作玩笑的跟我道:“瞳瞳你放心,我一定幫你看着冷墨寒,不然他在外面拈花惹草——冷墨寒!你燒我幹嘛!”

遠遠的,傳來墨寒冷漠的聲音:“本座潔身自好!”

“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呀?”目送了兩人離去,白焰趴在窗戶邊好奇的問我。

我搖了搖頭:“不知道呢……不過,爸爸一定會盡快回來的!”我寬慰着小傢伙。

白焰有點期待的望向了墨寒離開的方向:“不知道爸爸回來的時候,會不會給我帶好玩的東西呢?”

“等白焰努力修煉的厲害了,長大後,自己也可以去金頂雪山找大鵬舅舅玩啦。”我道。

“媽媽我現在也很厲害啦!到時候,去雪山給你摘漂漂的花花!”

“好!”我們家兒子就是這麼小就會撩妹!都是他爹遺傳的好!

白焰抱着小黑就去花園裏玩了,我則問了齊天關於金頂雪山的事。

因爲每當太陽初升之時,雪山峯頂便會被度上一抹金色,看起來整座雪峯都是金燦燦的,故而名爲金頂雪山。

與洞天福地是孔宣的一樣,那裏是大鵬的私人領地。只不過不同的是,洞天福地環境優美,不少羽族都在此棲息,孔宣也給他們庇護。

而金頂雪山,放眼望去,茫茫一片無盡的雪峯。除了大鵬本人,那裏棲息的羽族不多。而且,大多都是兇猛的禽類,修爲都不低。

寒淵上次無緣無故的出現在洞天福地的祭壇,還可以理解是爲因爲白焰出生,他奶奶過來迎接小孫子出生。這次出現在金頂雪山,又是爲什麼?

我想不清結果,一直等到天黑墨寒都沒回來,便想帶着白焰去睡覺了。

忽然,大鵬敲響了別墅的大門。

星博曉去開了門,齊天吃着宵夜好奇的看向大鵬:“你怎麼來啦?”

“冷墨寒要見你。”大鵬直接看向了抱着白焰的我。

“墨寒怎麼了?”我忙問。

大鵬面色沉重道:“他在寒淵之中好像發現了什麼,堅持要見你。”

那裏我都去過兩次了,都沒什麼特別的發現,墨寒會發現什麼?照理來說,他不應該去找墨淵商量麼?怎麼會堅持要見我?

“墨寒發現什麼了?”我又問。

大鵬搖搖頭:“他沒有跟我們說,只是要見你。”

這就怪了……

也許是看出來我對他的不信任,大鵬拿出來了一樣東西。

“爸爸的冥王令?”白焰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東西原本只有兩塊,墨寒墨淵兄弟一個一塊。後來,墨寒又把他那塊給了我,自己又用寒淵鬼氣煉了一塊。

我接過檢查了兩遍,的確是墨寒的冥王令。

大鵬沒有說話,但是那眼神很明顯,在無聲的問我:這下你該信我的話了吧?

墨寒的冥王令除了我之外,還沒有別人碰過,這倒是讓我不得不信了。

“我跟你去。”我抱着白焰打算跟大鵬出門,卻被他攔住了。

“雪山罡風會傷着白焰。”大鵬道。

這倒是,我一時着急都忘記了,將白焰交給了離我最近的齊天:“你先幫我照顧下白焰。”

“昂……”齊天放下手中的麻辣小龍蝦,接過了白焰。

星博曉上前道:“夫人,我也去。”

“行。”不讓他去星博曉估計也會跟着去。

大鵬也沒有異議,除了白焰因爲不能去找爸爸有點小小的失落,我們更多的則是對墨寒的擔心。

“對

了,你再派鬼去通知墨淵一聲。”我對星博曉道,保險起見還是得讓墨淵知道。

星博曉表示明瞭。

我三人出門,大鵬的速度一向很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爲照顧了我的緣故,這一回他倒是放慢了速度。

“墨寒進入寒淵多久了?”我問大鵬。

“到了就進去了,一直沒出來,只是讓我來找你過去。” 好人注定平安 大鵬目視前方道。

我總感覺怪怪的,但是擔心着墨寒,滿腦子都是生怕他出了意外。

腹黑總裁私寵甜妻 “瞳瞳……”大鵬忽然喊了我一聲,他轉過頭來,陰鷙的面容之上閃過一道不真切的歉疚與無奈。

“嗯?怎麼了?”我迷茫。

“無論發生什麼,羽族都會一直照顧你的。”他道,語氣像極了家中關愛幼妹的兄長。

我的心卻加速跳了起來,不安的問道:“是不是墨寒出了什麼事?”不然的話,大鵬爲什麼要說出這樣的話來呢!

大鵬似是微微嘆了口氣,別過頭去躲開了我擔憂的眼神:“他沒事。”

“那……”那爲什麼要跟我說那些話?

“瞳瞳,別多想了。”大鵬又道,這很不符合他平時沉默少語的風格。

我回頭看了星博曉一眼,正巧看見一道黑影纏住了他。

“小心!”我忙提醒,當即就要出手,卻不料還是晚了一步,星博曉的身子被那道黑影偷襲,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星博曉!”我忙要去接住他昏迷往下墜落的身子,身後卻傳來勁烈的凌風。

大鵬的氣息傳來,想必他會阻止那凌風。

眼看星博曉的身子就要消失在視野之中,我怕他出意外,便放心的將背後交給了大鵬,自己則急忙追了上過去想要抓住星博曉,卻不料脖頸後方猛然傳來一陣劇痛。

一瞬間,我的身子麻木動彈不得,被人往後拉去,映入眼眸的是大鵬歉疚的面容。

“抱歉,瞳瞳。”他抱起我,脖頸處的麻木加大,一瞬間讓我失去了意識。昏迷前,我只聽見大鵬道:“不會有事的,別怕。”

既然不會有事的話,你爲什麼又要偷襲我呢……

再次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被綁在了那祭壇之上。黑色晶石的祭壇由於上次的戰鬥再次崩塌,這一回又重建了,還是用的第一次的火焰石。

這種石頭外貌通紅,據說是鳳凰涅槃後,涅槃火的結晶所化。我被綁在祭壇的最中央,大鵬在祭壇上設着陣法。

見我醒來,他回頭看向我。

“你想幹什麼!”我試着掙扎幾次,一點效果都沒有,不由得大怒。

大鵬避開了我的眼神,只是道:“不會有事的。”

“不會有事你把我綁在這裏?墨寒是不是你們故意引開的?他到底有沒有事?”

WWW✿тTk ān✿CO

“冷墨寒沒事。”大鵬回答了最後一個問題,避重就輕的略過了前兩個問題。

我惱怒的繼續想要掙扎,卻發現這裏大鵬新設下的陣法壓制住了我的法力。而且,我越是掙扎,這些綁着我的繩子就勒的越緊。

“瞳瞳,別掙扎了。”大鵬緩緩道。

這是一種特殊的繩子,由不少鳳凰尾羽編制而成。每一道尾羽上,又被鏤刻下了繁複的陣法,爲的就是不讓我逃脫。

我怎麼也掙扎不開,更加生氣了:“你究竟想幹什麼!你別忘了,你發過誓的,我什麼遭遇你什麼遭遇!哪怕我懷孕,你也要懷孕!”

大鵬面容平靜:“所以我也會陪你承受這一切。”

他那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看的我很不安,難不成大鵬真的要捨身成仁英勇就義?

太古戰帝訣 不行!

他死我可不要跟着他死!

皇叔在上我在下 我更加奮力的想要掙脫,尋找着繩結,卻發現這盤旋着將我綁在柱子上的鳳凰尾羽繩渾然一體,居然找不到半點缺陷。

看出來了我心中的慌亂,大鵬又道:“瞳瞳,大哥不會害你。”

“那你要幹什麼!獻祭對不對!”我的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見大鵬沒有反駁,倒吸了一口涼氣。

上次洪荒獻祭我,大鵬和孔宣幫着墨寒一起救我,我便以爲獻祭那只是洪荒一個人的主意而已。

沒想到大鵬和孔宣只是藏得更深而已!

“你不要羽族了嗎!”我拼命想着辦法自救,“我出事,墨寒不會善罷甘休的!”

大鵬陰沉的面容上浮現出一道悲慼:“我這便是爲了整個羽族。瞳瞳,你真的不會有事。”

“我不信!”把你放火刑架上跟你說你不會有事,你會不會信!

大鵬無奈的嘆了口氣,不再理會我,將最後的幾道陣法設好,張開了一道結界。

結界之上,諸多盤鳳的氣息縈繞在上。我擡眼望去,圍繞在祭壇周圍的,居然都是一顆顆的盤鳳蛋!

就是我和墨寒在梧桐樹下見過的那些蛋!

“你……你、你要用我復活這些蛋?”

大鵬順着味道目光掃了眼那些蛋,微微頷首,又強調了一遍:“瞳瞳,你不會有事。”

說了我不信!

原來這纔是他的目的!怪不得上次凰傲晴復活他還阻止了!感情是我對他有別的用途!

“大鵬,你聽我說!這些蛋,上次我和墨寒在梧桐樹裏的見過的!你也在,你應該能感受到那些蛋裏還是有生命的!蛋沒死,你不用拿我復活他們!”

大鵬悲哀掃過祭壇之上下的盤鳳蛋,嘆息道:“他們雖然沒死,卻也沒活着。這些蛋,若是沒有母親的法力注入,永遠也無法孵出小盤鳳來。”

“你要法力我給你!我們別用這麼極端的方法好不好!”天曉得我對被火燒有多大的心裏陰影!

大鵬卻沒有與我說這些。見我怎麼都不願意相信他,他看向我的眼神逐漸變得悲涼起來。

“瞳瞳,你是母親的心頭血,可知母親爲何要刻意留下一滴心頭血?”大鵬問我。

“我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我現在不想死!”我知道我這麼說有點自私,可是我死了,墨寒和白焰一定會傷心死的!

還有我爸媽,昀之已經成爲天道沉睡,他的感情面會逐漸消亡,對我爸媽而言,可能永遠也見不到他了。我再出事,我爸媽怎麼辦!

“你不會死!”大鵬再一次強調

道。

“那我也不要變回一灘蚊子血!”

“瞳瞳……”大鵬頗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擡頭見月中,他掐算着時間該到了,轉身走下了祭壇。

我的心因爲對烈火的恐懼不斷的顫抖着,見他的背影逐漸縮小,更是害怕:“大鵬……大鵬!你別走!別走!我不要死!我不想離開墨寒和白焰……”

那金白交織的淡漠身影微微一頓,我以爲他是改變了心意,忙吸了吸鼻子,忍住了眼淚。

他無奈的望着我,深深的又是嘆了口氣:“大哥不會害你,你也不會死。瞳瞳,你會沒事的。”

一個在我對他最信任的時刻暗算了我的人、一個親手將我送上火刑架並準備對我施以火刑的人,他的話說的再好聽,我都不敢去相信了。

“那你放我下來好不好……我不要一個人死在這裏……”沒有什麼事比等待自己的死期更煎熬,還是這樣一種痛苦的死法。

大鵬沉默着望着我好一會兒,道:“瞳瞳,你真的不會死。你所承受的,大哥都會與你同樣承受,你不是一個人。”

他強迫着自己轉過了身去,一步步走下了這高高築起的火紅色的祭壇。

每走一步,他那高大挺拔的身影都微微顫抖。那雙手上,拳頭握的都嵌進了血肉之中。

他不想殺我的吧……

可是……

爲什麼呢……

我知道凰傲晴留下我就是爲了振興盤鳳一族,這也許就是我的宿命……

可是如今,我遇上了墨寒,還有了白焰,我真的捨不得離開他們。

我是自私的,我知道。我自私的只想守着最愛的人,沒那麼偉大的想要去復活誰,振興哪一族。

爲什麼要成就了我這道新魂,讓我遇上了墨寒,讓我與他一步步走過那些刻苦銘心的路後,現在又要剝奪掉我的生命……

就因爲我只是一滴血,所以我就可以隨便去死了麼……

一想到我死後,墨寒與白焰那傷心的模樣,我就心痛的不能自已。

“放過我好不好……法力我會還給你們的……我會想盡一切辦法還給你們的……我就當一個普通人好了……我只想和墨寒在一起……好不好……我求求你了……大鵬……”

祭壇之下,大鵬神色掙扎的望着我,卻始終沒有做出任何動作。

那些原本死寂的盤鳳蛋,此刻卻在了地上慢慢顫動了起來。

他們非常的興奮!我能感受的到這種想要將我撕裂吞噬掉的興奮!

我下意識的就想要去抵抗,可是體內的法力卻不聽話的盤亙在了我的識海之中。

我的法力雖然大部分都是後期自己修煉得到的,但由於我是心頭血的緣故,法力的本源還是凰傲晴的法力。此刻這些法力反水,我竟然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火紅色的祭壇之上亮起了銀白色的光芒,逐漸形成了一道陣法,那些盤鳳蛋們更加的興奮,抖得幾乎都能從地上跳起舞來。

驟然間,我識海之中的法力化作一團銀白色的火焰從中涌出,將我緊緊包圍燃燒了起來。

疼痛從識海蔓延,又涌遍全身。身上的每一個角落都被這樣銀白色的火焰燃燒,每一寸骨頭幾乎要被火焰融化。

太一上次給我用來驅除魔氣的,只是凰傲晴涅槃火的外焰。而此刻,灼燒着我的卻是凰傲晴最精純、最霸道的真正涅槃火!

鳳凰涅槃會重生,可我不是鳳凰,只是一滴鳳凰血,我無法重生的……

銀白色的火焰將整座火焰石堆砌而成的祭壇點燃,層層火焰之下,我發出他痛苦的哀嚎,卻依舊掙脫不開。

墨寒……墨寒會來嗎……

他要是來了只發現我死了,他該多難過……

他總是讓我不要難過,我也好想告訴他不要難過。他難過的話,我也會難過的。

還有白焰……

他還不到一歲,就要失去媽媽了嗎……

我還和墨寒約好了,等到白焰一週歲的時候,也學着活人的樣子給他抓週,看看白焰會抓到什麼有趣的玩意兒。

我不想離開他們……

霸道的盤鳳涅槃火灼燒的我幾乎要昏死過去,可是體內的法力卻強迫着我清醒。

我感覺自己體內的鮮血正順着腳下的陣法快速的流失,全部流入那些盤鳳蛋內,被他們吸收。

強烈的求生意志讓我保持着清醒,艱難的壓下了那因爲痛苦而被迫發出的哀嚎聲,想要求救:“大鵬……”

費力的擡起頭來,透過火焰,卻看到祭壇之下的大鵬,此刻也與我遭受着同樣的苦痛——他也被銀白色的火焰包圍灼燒着!

大鵬被迫顯出了原型,一向威嚴肅穆的金翅大鵬雕此刻團縮成一團,好似一隻無助脆弱的幼鳥,在火焰之中來回掙扎着。

他的口中還銜着一枚黑色的東西,用來防止自己喊出聲來。低低的鳥鳴聲下,只有我的嘶聲力竭。

緝捕落跑小甜心 他琥珀色的眼眸望向我,眼神一貫的鋒利,痛苦的神色之中,還帶着一股毫不後悔的決絕與堅定。

這是他應誓了,卻甘之如飴……

他居然真的會捨身成仁!用自己的命陪我一起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