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難道龍之守護殺上門來是因為自己的徒弟秋水寒?

想到這裡,巫同鋒將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秋水寒。 如果火把沒有問題的話,那倒也是一個好辦法,比李肅用衣服啊,葉黎用鞋子啊,要好得多,李肅他是沒有了一件衣服,葉黎她是沒有了一隻鞋子,而劉美熙她,她最多是沒有了一根火把,但火把,它本來就不是劉美熙的,所以。

所以,這樣算來,劉美熙她纔是最正確的方式,李肅和葉黎,都有損失,不過,在任務世界裏,這一點損失,那還是不要緊的,只要能活下來就已經很好了,難道不是嗎,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劉美熙她到底能不能活下來,如果。

如果能的話,那麼就好了,那劉美熙她就是對的,要是不能的話,那李肅和葉黎二人,他們二人的做法就是對的,至少命是保住了,不至於丟掉性命,但是,這個事情,暫時還是不知道,不知道誰是對的,誰是錯的,錯的話,那。

那就是一條人命,而不是一件衣服或一隻鞋子了,牆壁上的火把,到底是不是能夠隨便動的,還是不能去動它的,這個,暫時還得看看,不過,此時李肅和葉黎那邊,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面,是憑空出現的,而畫面裏的場景竟然是。

竟然就是劉美熙她那裏,那麼也就是說,李肅和葉黎二人,他們二人此時此刻也能夠看到劉美熙她的動態了,那麼,毫無疑問,這是魔王它弄的,但魔王它爲什麼要這麼做呢,這麼做,到底又是爲了什麼,難道僅僅是,讓李肅。

讓李肅和葉黎二人,讓他們二人看到而已嗎,就沒有一點其他的什麼意思,比如說,那個什麼什麼的,反正就是那個啥,但估計是沒有了,因爲李肅他沒有感覺到一絲的陰氣,邪氣也沒有,這說明很正常,一切都是那麼的正常。

但往往就是正常,過於正常了,纔是不正常的,那個刀片,此時還沒有出現,但不是說劉美熙她走得慢,而是,好像真的是有點不對了,那個刀片它到現在爲止,竟然都還沒有出現,太,太假了吧,這都不出現,那要等到什麼。

等到什麼時候,什麼時候纔會出現呢,危險,它不可能是沒有的,只是,它會不會變一種方式呢,就好像,把刀片換成是其它的什麼,嗯,這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因爲,動了牆壁上的火把,大家就是喜歡猜了,但其實,要告訴。

要告訴大家,危險它還是那個刀片,只是多了一個危險罷了,但多了的危險,它到底又是什麼呢,葉黎她也發現了畫面,因爲她沒有抱着李肅了,但她的心裏面,還是有點害怕的,第一:她害怕鬼,第二:她害怕死,所以,就這。

就這兩點,也會使她等下又要抱着李肅了,危險、恐怖、詭異,即使是隔着畫面,李肅他也能感覺得出,劉美熙她恐怕是凶多吉少,看着她手上拿的火把,李肅他知道,劉美熙是觸發了其它的死路,但是,不知爲何,另一條死路。

另一條死路它還沒有出現,彷彿是要到最後纔出現一樣,那麼現在的危險,就應該還是那個刀片,奇怪,怎麼刀片也不出現了,劉美熙她的運氣還不至於好到這種程度吧,更何況,魔王它也不是吃素的,它不可能把生路設在火把上。

這是有點癡心妄想,魔王它會那麼好,不可能的事情,告訴你劉美熙,所以,你既然動了火把,那麼,你就自求多福吧,危險已經很明顯的多了一個,但劉美熙她卻還不知道,就在此時,就在畫面裏,李肅他清楚的看到,劉美熙的。

劉美熙身後的那條路,明顯的多了一個“人”,但到底“他”是不是人,至於“他”是不是人,相信不用回答,大家也都知道,“它”,肯定不是人,但問題是,劉美熙她還不知道,她的身後此時無緣無故的多了一個“人”。

也許是她在這條路上待的時間太久了,所以纔出現這一幕,所以纔出現這樣的情況,但是,也有可能是,她拿了牆壁上的火把,造成的原因,至於到底是哪種情況,現在也還分析不出,只能再看看了,“啊~”,葉黎她也看到了。

她知道那是鬼,那不會是人的,所以,嚇得尖叫了一聲,但是,隨後想到,那是在劉美熙她那裏,又不是自己這裏,所以,也就不需要李肅的安慰,她也能好,這就是,不知道怎麼說,鬼啊,有鬼在劉美熙的身後啊,葉黎她是。

她是無所謂,只要不是在自己的身後就行了,但李肅,李肅他,他此時心裏面是很着急了,因爲李肅他看到,很明顯,劉美熙她還沒有發現自己身後的那條路,已經出現了問題,一隻厲鬼,它可以讓劉美熙死很多次了,它足以。

它足以將劉美熙留在這裏,留在任務世界裏,永遠的留在任務世界裏,魔王它好毒,它果然是好陰險,竟然觸發的是這樣的死路,李肅不在身邊,一隻厲鬼,劉美熙她是絕對對付不了的,所以,怎麼能叫李肅他不緊張呢,明明。

明明自己有能力對付厲鬼,但問題是,自己現在不能到劉美熙的身邊去,之前還不知道魔王它爲什麼要給自己和葉黎看劉美熙她那邊的動態,而現在,李肅他知道了,他也明白了,這是玩的,刺激其他任務參與者心理的戰術。

那麼第三階段的任務,很明顯,就和心理有關係,到底是什麼任務,要玩心理戰術,魔王它想玩心跳嗎,“可可,你猜對了,我玩的就是心跳”,也許這就是魔王它想說的吧,這就是它想對任務參與者們說的吧,心跳,老子我玩得。

玩得就是心跳,不玩死你們,算你們心臟好,就好像上次看到,不把你屎打出來,算你缸門緊,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也不知道魔王它到底爲何,爲何要這麼做,是不是到最後,它越來越變態了,都不顧及心中的快樂了,之前。

之前,它不還是,只當一部電影看嗎,那麼現在,它想玩高級一點的了,它要玩死任務參與者們的心臟,只希望。 「寒兒,到底怎麼回事?」

巫同鋒看著秋水寒,問道。

「師尊,你別聽他亂說,不關我的事!」

秋水寒連忙搖頭,反正現在她是王八吃秤砣——鐵了心地要讓巫同鋒幫自己報仇。

自己苦苦謀籌了這麼久的計劃,好不容易當上了苗疆的聖女,這個板凳還沒有坐熱呢,便是要下台,她太不甘心了!

「不關你的事?哼哼!巫老怪,要不我引薦一個人,你看看你認不認識?」

酒劍仙眼神微微眯起,臉上露出老奸巨猾的笑容。

「小疏,你過來!」

酒劍仙對著躲在人群之中的君無疏招了招手道。

「酒爺爺!」

君無疏知道酒劍仙是個強者,而且對自己沒有惡意,所以很是禮貌地說道。

「小疏?她……..」

巫同鋒將視線看向君無疏以後,雖然現在的君無疏不過十四五歲,但是她也出落的很不錯了,身體發育的也不錯。

隱約間,巫同鋒皺了皺眉頭,因為他大概已經猜出了君無疏的身份。

別人看不出來,但是巫同鋒是化勁之境的大能,如何看不出君無疏體內的血氣旺盛,而且就算是對著他都有一種天然的剋制。

那是九鳳寶血的天然威壓!

身具九鳳寶血,那不是苗疆的聖女是什麼!

而秋水寒有沒有九鳳寶血,他作為秋水寒的師父再清楚不過了,現在秋水寒卻是苗疆的聖女,這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巫同鋒活了這麼一大把的歲數,怎麼可能猜不出來!

「小疏啊!把事情的經過都說出來!酒爺爺給你撐腰!」

酒劍仙看著君無疏慈祥的說道。

「嗯!」

君無疏點點頭,於是便是當著眾人的面將事情的經過都說了一遍,包括秋水寒是怎麼接近葯無雙,又怎麼接近自己,怎麼對自己下狠手,怎麼給葯無雙下毒,然後篡位成為苗疆聖女,再到後來派人追殺他們,要不是遇到了秦穆然,恐怕他們就真的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秦穆然在場的一干人馬,也包括許多苗疆的子弟,也沒有想到事情會發生這麼大的翻轉。

原來,君聖女都是被秋水寒的,而葯長老竟然已經死了!

「巫老怪,按照你們苗寨的規矩,偷襲聖女,想要篡位,該處以什麼刑罰啊!」

酒劍仙一副吃瓜的樣子盯著巫同鋒問道。

「投入蠱坑,永劫不復!」

巫同鋒說的聲音不大,但是落入秋水寒的耳中,卻是如遭重擊。

蠱坑,那可是一個苗疆的禁忌,裡面的蠱蟲千奇百怪,除了擁有九鳳寶血的苗疆聖女,沒有人能夠在蠱坑裡活下來,哪怕是如今已經是化勁之境的巫同鋒,進入蠱坑,也是十死無生!

「不要!師尊!不要!」

秋水寒徹底慌了,因為他知道,自己若是被巫同鋒扔進蠱坑裡面,她就徹底死定了!

「呵呵!那你還不動手?」

酒劍仙冷笑道。

「酒劍仙,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這是我苗疆的事情,你一個外人沒有資格插手!」

巫同鋒完全不願意搭理酒劍仙,哪怕秋水寒真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他也是有資格力保的,更何況,現在他該怎麼做,還輪不到酒劍仙這個朝廷的人來指手畫腳!

「我沒有資格?知道為什麼今天龍之守護會來嗎?你以為我們就是為了幫助小疏這丫頭討回公道?」

酒劍仙看到巫同鋒那不可一世的樣子,不由得冷笑。

「巫老怪,你的徒弟不僅僅是想要統治整個苗疆,她更是野心勃勃地想要挑起古武界和朝廷的爭端!她抓了我們龍之守護和炎黃特種部隊的人,你說,今天我有沒有這個資格來算賬!」

酒劍仙此時再也沒有了剛才的和聲細語,取而代之的是無窮的霸氣!

化勁之境大能的氣勢驟然爆發。

該強硬就強硬,這邊是朝廷的一貫作風!

我們不惹事,但是不代表我們怕事,若是你們惹了我,不好意思,我們將不惜一戰!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嘴在你們身上,隨你們怎麼說!不過,聖女留下,你們給我離開苗寨!苗寨不歡迎你們!」

巫同鋒揮了揮手,便是要送客。

原本,以他的脾氣,不將秦穆然他們殺掉是絕對不足以泄憤的,只是現在,有酒劍仙現身了,他就有些忌憚了!

酒劍仙成名比他還要早,而且他的修為,哪怕自己都已經突破到化勁中期了,可是依舊看不透。

這讓巫同鋒不敢莽撞出手!

「我不留下,我要照顧秦大哥!」

君無疏瘋狂的搖著腦袋,秦穆然為了她傷的這麼重,現在生死不知,她說什麼都不想要離開秦穆然。

「聖女,你還是聽老夫的!待在苗寨,至於我這個不肖徒兒的事情,我會親自處理,一定讓聖女滿意!」

哪怕巫同鋒也不敢對君無疏太過放肆,巫同鋒再怎麼牛皮,他也是苗寨的人,他的體內依舊有著只有君無疏能夠剋制的蠱蟲,若是自己真的對君無疏有什麼迫害的心的話,君無疏一個念頭就能夠讓自己屍骨無存。

巫同鋒不敢冒險。

「我不要!」

君無疏堅定地否定道。

「我說巫老怪,你別一直說給小疏這丫頭一個答覆,乾脆這樣吧,表示你的誠意,就在這裡執行懲罰,就地斬殺吧!」

酒劍仙感覺巫同鋒會耍花招,一句話,便是堵住了他耍花樣。

「你…..酒劍仙,你不要得寸進尺!」

巫同鋒如何猜不出酒劍仙的意思,立刻憤怒地說道。

「呵呵!得寸進尺,巫老怪,弟子的過錯,你這個師父難道就沒有過錯嗎?我沒找你算賬已經是給你面子了!」

酒劍仙臉上露出不屑的神色道。

「混賬!酒劍仙,你欺人太甚,老夫閉關這麼多年,頗有感悟,今天我就好好賜教一下你酒劍仙這麼多年來有沒有長進!」

巫同鋒見酒劍仙這麼咄咄逼人,整個人也是震怒,眼中立刻瀰漫出濃濃的戰意道。

「哈哈!巫老怪,真的是,幾十年,脾氣倒是漸長啊!就是不知道本事怎麼樣了!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你要戰,我便戰!」

酒劍仙無所畏懼,一步踏出,渾身上下瀰漫出浩蕩的劍氣,與巫同鋒爭鋒相對。

化勁之戰,一觸即發! 只希望李肅等人能夠逢凶化吉吧,但在任務世界裏,逢凶化吉好像是不可能的事情,死路,它會一直在那裏,而生路,已經錯過了就沒有了,有時候,生路它也是要看時間的,不然爲什麼要說,及時的將生路找出來,而不是隻要。

只要將生路找出來,像秦風,他就是沒有及時的將生路找出來,所以,死得那麼無辜,也死得那麼的慘,但這,還不是最慘的,最慘的是,劉美熙、李肅以及葉黎三人,劉美熙她是還不知道自己的身後已經出現了危險,而李肅。

而李肅和葉黎二人,他們二人則是,一個着急,一個緊張、害怕,因爲他們看到了劉美熙的身後有一隻厲鬼嘛,劉美熙此時還在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可不知身後也出現了危險,渾然不知的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活着走出那道門。

危險、恐怖,正在一點點的向劉美熙她逼來,而她走得還是那麼的慢,先不說那個刀片,就是後面上來的厲鬼,也足以將劉美熙她殺死,難道拿了牆壁上的火把,會引來厲鬼的追殺,如果不拿的話,像李肅和葉黎二人一樣,不拿。

不拿的話,那麼就沒事,厲鬼就不會來,危險就只有那一個刀片嗎,也許是這樣,但也有可能是,劉美熙她在這條路上待的時間太久了,所以才引來了厲鬼,那麼厲鬼到底是隻有一隻呢,還是有很多,目前爲止,看到的那還是。

那還是隻有一隻,但不知道後面還有沒有,也許有,也許沒有,但一隻厲鬼,難道劉美熙她就能對付得了,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劉美熙她被厲鬼給追上了,那麼,後果不堪設想,難道註定第三階段的任務,就只有李肅和葉黎二人嗎。

李肅在這邊,手心都出汗了,因爲着急啊,劉美熙她也是一條人命啊,能夠不死,還是最好不過的了,但目前來看,劉美熙她還是不知道自己的身後出現了危險,葉黎則是單純的害怕,緊張,因爲她看到鬼了嘛,女孩子看到鬼。

那還是比較害怕的,所以,她此時又抱着李肅了,而李肅也無所謂了,心想,你抱就抱吧,只要你不再害怕就行了,這個時候給予女孩子一點點心理安慰,那也是好的,李肅就像一個小哥哥一樣,讓妹妹抱着自己,人與人之間的。

之間的距離,只要通過擁抱,那麼就可以拉近許多許多了,再多的隔閡,只要一個擁抱,只要擁抱了,那麼多多少少就釋懷了,沒有那麼多的那個,人的一輩子,有很多事情是會忘記的,但是,也許某一天,在某個時候,突然。

突然有人提起了,那麼可能就又會想起來,到那時,是哭是笑,是自責還是後悔,是開心還是難忘,就很明顯了,人是感情動物,所以,最能感動人的,最能打動人的,那也是感情,李肅之所以着急,難道不是因爲感情嗎,那。

那是什麼,應該就是爲了感情,對任務參與者,李肅他是有感情的,而魔王,它是沒有的,任務參與者那麼多,魔王它只知道,要好好看戲就行了,它不管任務參與者們的生死,任務參與者們,是生是死,關它什麼事情,可是。

可是,李肅他不這麼認爲,他認爲,任務參與者都是一條生命,不是用來給魔王它看戲的,我們也是有血有肉的,爲什麼你可以亂來,說這麼多,有個什麼用,魔王它又不會懂的,魔王它也不會改變,要拉的,它還是會拉,只要。

只要等李肅、葉黎、劉美熙三人死掉,要麼就是完成了任務,然後它就又可以開始一個新的任務了,然後拉其他的任務參與者進來,它不是好“人”,這一點,也是說了很多次了,要想活下去,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把魔王。

把魔王消滅掉,徹底的消滅掉,從此以後,任務參與者不用再進任務世界,一切,又是那麼的美好,而這個重任,現在就只能交給李肅他了,也只有他,只有他纔有可能將魔王徹底的消滅掉,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估計再無人了。

火把突然斷了,不過只是前面一點點而已,因爲那個刀片,它,出現了,但奇怪的是,伴隨着刀片一起出現的還有一秒鐘的鏡子,這難道是因爲火把的原因嗎,火把有光,在刀片上形成了一面鏡子,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劉美熙。

劉美熙她通過這一秒鐘的鏡子,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身後不遠處,有一個“人”,但由於時間太短了,劉美熙她沒能仔細的看清楚,自己的身後到底是人還是什麼,但是,自己的身後絕對是有東西的,這一點,劉美熙她可能百分百的。

百分百的確定,那麼毫無疑問,接下來劉美熙她馬上就回過頭去,想要看清楚,到底自己的身後是什麼,要說,不回頭還好,這一回頭,差點沒把劉美熙她的心臟嚇停止,只見自己的身後,差不多七、八米的距離,很明顯一隻。

一隻非常恐怖的厲鬼,就在那裏,並且它移動的速度還非常的快,不僅快,它走路都還是沒有聲音的,真的是,鬼走路連聲音都沒有,要不是看到了,劉美熙她到現在爲止,都還不知道自己的身後有一隻恐怖的厲鬼呢,還好。

那個火把,那個火把它也不是全部的沒用,至少,它讓劉美熙知道了自己的身後有東西,現在知道自己的身後有厲鬼了,劉美熙她也不墨跡了,立刻飛一般的奔跑了起來,門,就在前方了,劉美熙她的心裏是這樣猜的,應該是。

只要自己走出了那道門,那麼身後的厲鬼應該就不會繼續追自己了,這多多少少,應該也是有點限制的吧,這是劉美熙她在心裏賭的,但其實,到底是不是這樣呢,真的是,只要跑出去了,厲鬼就不會繼續追她了嗎,還是另外。

另外的什麼情況,厲鬼到底能不能繼續追,這還是建立在劉美熙她能跑出去的情況下,前提下,那麼如果她跑不。 酒劍仙可是葉孤城的師弟,一身劍術奪天造化。

僅僅是一步踏出,身上瀰漫出來的劍意,就算是躺在大坑裡一動不動的秦穆然都有些心顫。

雖然他看不到外面發生了什麼,但是聽覺卻是沒有問題,而周圍傳來的那種強大的壓迫感,更是讓他知道,接下來,將會是兩大化境高手之間的對決!

哪怕是夏國,化勁大能那都是屈指可數的存在,現在能夠看到兩大化勁大能之間的對決,對於眾人來說,那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酒劍仙,今天我就好好會會你!正好拿你來試驗這麼多年,我參悟出來的新武技!」

巫同鋒的眼中瀰漫出昂揚的戰意。

以前,酒劍仙就壓著自己一頭,包括當年老神仙來苗疆的時候,酒劍仙便是跟著老道士一起來的,那個時候,憑什麼酒劍仙有這個資格跟著陸地神仙!

巫同鋒覺得自己的天賦不弱,憑什麼就不能夠得到老神仙的青睞。

只是,若是讓巫同鋒知道,剛才他打傷的就是老道士的親傳弟子,恐怕,這一刻他的腸子都要悔青了吧!

「哎呦!這麼多年沒見,巫老怪你本事見長啊!還會自己創造武技了啊!看把你能的,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麼讓你這麼膨脹!」

酒劍仙絲毫沒有將巫同鋒的威脅放在心裡。

無論他的修為,還是他的實力都遠遠不是巫同鋒能夠比擬的。

不是誰都是秦穆然這個妖孽,在暗勁中期就能夠硬抗化勁初期,現在面對巫同鋒,酒劍仙可以說,一點壓力都沒有。

「看招!」

巫同鋒感覺自己被酒劍仙給鄙視和侮辱了,大怒,當即便是向著酒劍仙殺了過去。

「萬毒掌!」

巫同鋒運轉勁氣,勁氣外放,頓時滾滾黑煙,有如電影里的黑山老妖降臨一般襲來。

「就這個?恐怕不夠看啊!」

酒劍仙如同欣賞戲劇一般,反而有種他不是在跟人決鬥的感覺,一邊看著,一邊還在品頭論足。

「姿勢一百分,就是這個效果嘛,不知道了!」

酒劍仙無奈搖了搖頭,同時一步踏出,兩指並成劍指,隨後朝著向著自己襲殺而來的巫同鋒點了出去。

「萬劍歸宗!」

酒劍仙雖然嘴上說的很是輕鬆,但是他的眼中卻沒有任何的輕視。

無論多麼弱,多麼強大的敵人,酒劍仙都會用很認真的態度對待。

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同樣,也是心思縝密之輩!

酒劍仙劍指點出,他身後的劍氣驟然幻化成了無數道劍體虛影,然後在酒劍仙的身後盤旋,好似孔雀開屏一般,形成一個圓盤,圓盤由無數把的劍組成。

在酒劍仙的一聲令下以後,身後一個圓盤的劍體齊齊一把接著一把地疊加在了一起,看起來好似一把,但是實際上卻有無數把!

「出!」

酒劍仙一聲令下,懸浮在頭頂上的無數把劍體好似受到了指引一般,齊齊向著向他衝擊而來的巫同鋒射了過去。

「碎!」

巫同鋒對於自己創造出來的武技極其的有信心,達到化勁之境,能夠創造出自己的武技,這樣的成就足夠巫同鋒自傲了!

所以,哪怕面對酒劍仙強勢的萬劍歸宗,他也沒有選擇避讓,而是主動迎了上去。

「嘭!」

萬劍歸宗,一劍接著一劍地破開了巫同鋒的萬毒掌。

巫同鋒當接觸到這一劍的時候,便是知道自己小覷了酒劍仙的實力了!

一劍接著一劍,若不是巫同鋒及時用罡氣護體,恐怕自己的小臂就要被一道劍氣給穿透了!

「酒劍仙,這麼多年,你又強了!」

巫同鋒有些忌憚地看著酒劍仙說道。

「一般一般,世界第三!」酒劍仙擺了擺手,一副不好意思拿到檯面上來說的樣子。

「如果這就是你幾十年才參悟創造出來的武技,我看,今天你輸定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