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雪封看了眼四個老者,將那晚的事情仔細說了一遍……

四個墨家老祖聞言,表情都嚴肅了起來。按照雪封說的看起來,那晚的黑衣人便是劫走墨青天的人,只是來人究竟是何人?

能在雪封手下周旋有餘,實力絕對不一般。雪封說黑衣人的實力和幾個老者差不多,主要是當時雪封不想驚動將軍府的人,來人似乎也有所顧及,加上對方的身法鬼魅,才讓雪封沒有擒住對方,反而讓墨青天失蹤了……

不過四個老者和墨九狸心裡都非常的清楚,即便那晚雪封抓住了那個刺客,想必對方還會有後手,墨青天也一定會失蹤的……

「你們可知道那些人是什麼人?為何要抓外公?」墨九狸看著幾個老者問道,雖然她已經從四人臉上的表情得到了答案,還是問了出來……

「不知道是什麼人……」其中一個老者皺眉說道。

「嗯,完全沒有印象。你外公自從卸去將軍之位后,大部分時間都在府中閉關,沒聽說跟人有什麼過節,按理說應該不會有仇家才是,除非……」為首的老者低頭沉思道。

「除非什麼?」墨九狸聽著老頭兒的話,卻見他忽然打住不說了,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個……」為首的老者看著墨九狸有些為難的說道。

他也是無意中想起那件事,按理說那件事跟這丫頭的身世還有關係。他們應該告訴她才是,可是她現在的實力……

如果真的讓她知道了,也許會給她帶來危險的……

不管怎麼樣,現在都不是告訴她的時候,還是等等再說吧!當初,他們四人答應了那人,不到那一天,不會把事情告訴這丫頭……

墨九狸這麼一問,其餘三人似乎也想起了什麼,不過,他們很快回過神來,一副什麼都沒有的樣子看著墨九狸……

但是,墨九狸又豈是一般人,四人的臉色轉換早已被她收入眼底,她知道這幾個老頭兒定然是知道什麼,卻不想對自己說……

「沒有什麼,我的意思是,除非是墨家有人在外面結仇了,所以被人家找上你外公了……」為首的老者想了想說道。

「沒錯,墨丫頭我想也應該是這樣的……」其餘三人也跟這附和道。

墨九狸微微一笑沒有說什麼,她知道不管這四個老頭兒隱瞞了什麼,今天她想問出答案是不可能了。不過,他們不說,不代表她就沒有辦法查到……

「既然如此,那我先走了!有外公的消息你們就通知我……」墨九狸說著拿出自己的傳音石,分別加了四個老者。

到了墨家老祖這種地位的,傳音石自然是有的,幾個老頭兒本來還想多問問墨九狸,她的結界之術是跟誰學的……

可是,看小丫頭的樣子,對他們這幾個老祖似乎有些意見,一副很嫌棄的樣子,讓他們也是深深的憂桑了…… 墨九狸帶著雪封消失后,四個老者對視一眼,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就在四人的身影消失后沒多久,一抹人影鬼魅的出現在原地,如果墨九狸和四個老者在的話,就會發現此人不是別人,正式墨家現在唯一的小姐墨彩雲……

墨彩雲的身影悄然來到小院,四處觀察了許久,似乎是在找什麼東西,只是找了半天都沒有找到,才懊惱的低咒一聲,身影又鬼魅般的離開了……

如果雪封在的話,一定會發現墨彩雲的身法,跟那晚的刺客很相似,不過那晚的刺客實力比墨彩雲顯然高了無數倍……

但是,兩人使用的似乎是同一種步伐的功法……

墨家後山禁地中

四個老者站在一面牆壁前,為首的老者看了一眼自己的三個兄弟,然後伸手在牆壁上摸索了片刻,最後指尖在一處沒什麼特別的地方,用力的一按……

『咔嚓……』

『咔嚓……』

『咔嚓……』

隨著聲音的響起,原本好好的山壁,竟然緩緩的向兩邊分開,最後露出了一道容一人進出的裂縫……

墨家禁地坐落在墨家的後山,而墨家的後山是一處天然的懸崖,幾乎毫無人煙,這處懸崖周圍常年被毒霧瀰漫著,所有的植物都是毒物,魔獸都是毒獸……

所以,哪怕是墨家人,也不會到這裡來。除了每一代的墨家家主,沒有人知道這一處懸崖便是墨家的禁地……

其實別人不知道的是,墨家後山的毒霧和毒物,不過是一個巨大的萬毒陣法而已。而這個陣法已經存在幾萬年了,只因現在大陸上已經不存在陣法師了,所以才沒人知道……

也曾經有人好奇墨家的後山,特別是一些煉丹師,就私下雇傭過不少強者,進入墨家後山中摘取一些有毒的藥材,可惜全部都是有去無回……

久而久之,墨家後山就成了一處死地,漸漸的也被人們給遺忘了……

四個老者順著狹窄的通道走了進去,身後的山壁又慢慢的合攏如初,彷彿從未裂開一般……

裡面是一間不小的密室,密室中間有一個巨大的聚靈陣,讓這密室中的玄氣非常的濃郁,聚靈陣下面放著四個圓蒲……

看起來這裡便是四個老者平日閉關的地方了……

牆壁的一側擺放這一個很大的書架,上面零散的擺放著不少的書籍。最中間的一層中,則擺放著許多大小瓶裝的丹藥……

書架前面一張石桌,上面放著一套琉璃茶具,四周是一圈的石凳,看起來是幾人平日休閑喝茶的地方……

除此之外,另一側的牆壁上面,隱約可見閃爍著淡淡的幽光,泛著淡淡的黑色,時不時的閃一下,看起來有些詭異和神秘……

四人走進密室之後,不約而同的走到詭異的牆壁面前,看著牆壁上面的幽光久久不語……

「大哥,難道我們真的不將事情告訴墨丫頭嗎?」許久,一直站在末尾的老者,看著為首的老者問道。 我扭頭看向顧曉辰,只見顧曉辰站在原地,一張俊臉被憋得通紅,手握成了一個拳頭,狠狠的拽着。

珍居田園 我知道顧曉辰在隱忍着, 任誰的老婆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都會覺得簡直是比死了還要難過。

而顧曉辰也不例外,好在顧曉辰並不是一個非常衝動的人,所以看到孟夕雨現在這個樣子也只是只能在心裏面忍着。

“曉辰……”楊天虹擔心的看着顧曉辰。

顧曉辰緊緊的咬着牙,眼睛狠狠的瞪着孟夕雨,卻對楊天虹說道,“老大,你放心,我不會衝動的。”

孟夕雨見顧曉辰並不理會她,而後一雙漆黑的眼珠看向了楊天虹,她幽幽的聲音再次響起了。

“楊隊,我那麼喜歡你,你爲什麼不喜歡我呢,爲什麼不接受我呢……”

我看見顧曉辰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其實孟夕雨喜歡楊天虹的事情,我早就看出來了,所以得知孟夕雨嫁給了顧曉辰的時候,我還真是有點震驚的。

不過現在眼前的這個孟夕雨突然這麼說,讓給我感覺到有點不妙啊,難道這個傢伙想要把顧曉辰和楊天虹挑撥離間?

“你根本就不是夕雨,夕雨已經死了。”楊天虹冷聲的對孟夕雨說道。

掛名新妻不好當 孟夕雨眨了眨自己的眼睛,那雙漆黑的眼珠子有一絲的亮光閃過,她的眼皮上全是黑漆漆的一層,像是化了煙燻妝一樣的,而嘴脣紅得就像是染了血。

“楊隊,你看,我就是夕雨,一直深愛着你的夕雨啊……”說着孟夕雨朝着楊天虹慢慢的走了過來。

我看向楊天虹,小聲的說道,“楊天虹……”

楊天虹遞給我一個放心的眼神,看見楊天虹的眼神,我要說的話也從新咽回了肚子裏。

只見孟夕雨走到了楊天虹的面前,看似非常深情的看着楊天虹,可是從她的眼神裏我卻看見了孟夕雨對楊天虹的殺意。

“楊隊,你就真的沒有一點點的喜歡我嗎?”孟夕雨依舊問道。

我看到顧曉辰的一雙眼睛裏似乎是要噴出火來,我很理解顧曉辰此刻的心情,換做是誰都不好受。

楊天虹雙眼緊緊的盯着孟夕雨,就在我以爲孟夕雨要出手對付楊天虹的時候,楊天虹以非常快的速度從兜裏掏出了一張符紙貼在了孟夕雨的額頭上,同時冷聲喝到,“你根本就不是孟夕雨,你只是一副軀殼而已!”

孟夕雨似乎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楊天虹會掏出符紙對付自己,她的臉突然變得扭曲猙獰了起來,光滑的臉上開始裂開一道道細細的裂縫!

就像是一塊光滑瓷白的磚,突然被什麼給打破出現的那種裂痕一般。

“夕雨!”顧曉辰忍不住出聲。

顧曉辰這麼一喊,本來在定在楊天虹面前的孟夕雨突然動了,她一個閃身來到了顧曉辰的面前,那裂開的臉上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

“老公,我好疼 啊,救救我……”孟夕雨淒厲的聲音在顧曉辰的面前響起。

想必顧曉辰一定是非常愛孟夕雨的,看到孟夕雨這個樣子,顧曉辰的整張臉上都是對孟夕雨的疼惜。

我暗道不好,這顧曉辰看來還是難過美人關啊!

眼見孟夕雨那尖銳的指甲快要鑲嵌到顧曉辰的肉裏,我再也按捺不住了,迅速的來到顧曉宸的身邊,我拽住顧曉辰的胳膊將他一拽,隨後將他朝着楊天虹的方向推過去。

“看好他!”我對楊天虹說道。

剛說完這句話,孟夕雨的爪子就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我眼神一凜,伸出手對着孟夕雨的爪子就是一掌,這一掌我用了三層的靈力,直接將孟夕雨給震開了數米外。

孟夕雨非常震驚的看着我,似乎是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將她給震開,而貼在孟夕雨額頭上的符紙也給鳳給吹掉了。

孟夕雨看我的眼神又是震驚又是疑惑,她歪着腦袋,眼睛瞪大,我想她估計是在想我到底是誰。

“夏絃樂!居然是你!”過了大概半分鐘,孟夕雨像是突然知道了我的身份一般,朝着我大聲的吼道,隨後還朝着我瘋狂的奔了過來。

我去,看這陣仗,孟夕雨似乎要跟我拼命似的,我好像以前沒有得罪孟夕雨吧,她現在這個生氣是幹嘛?

看到孟夕雨朝着我衝了過來,我也不敢大意,手中捏起一個驅魔手印,當孟夕雨來到我面前的時候,我直接將這個驅魔手印點在了她的眉心,她的動作一滯,隨後我快速的轉身從她的身邊轉到了她的身後,五指張開,我的折仙劍再一次出現在了我的手裏,我沒有任何的停頓直接將劍刺進了孟夕雨的體內,從背後直接貫穿了腹部。

“絃樂姐,不要……”顧曉辰朝着我大喊,看來顧曉辰還是沒能放下孟夕雨。

被我的折仙刺中的,管你是什麼妖魔鬼怪都沒有活命的可能了,我將孟夕雨帶到了顧曉辰的面前,我盯着顧曉辰說道,“顧曉辰你看清楚,你面前的是什麼?她早就已經不是孟夕雨了,孟夕雨可能早就去投胎轉世了,現在在我們面前的,不過就是一個被人控制的軀殼罷了!”

顧曉辰淚眼汪汪的看着孟夕雨的臉,悲傷的說道,“可是她剛纔叫我老公!”

我一巴掌打在顧曉辰的腦袋上,“你丫的叫你一聲老公,你就找不着北了?她現在只是一具屍體而已,而且還是比較低級的,是慕容繼派來擾亂我們的!”

說完我對其他幾個人說道,“我想這慕容繼,應該就在這附近了吧。”

我將孟夕雨扔給了忘川,忘川接過孟夕雨,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孟夕雨的身上突然騰起來一撮火苗,這火苗迅速的佔領了孟夕雨的全身,孟夕雨發出了非常淒厲的吼叫聲,我看見顧曉辰的眼淚大顆大顆的往下掉,不過被楊天虹給拉着,他也沒有什麼動作。

孟夕雨的身體被這火燒成了灰燼。

就在此刻,響亮的拍巴掌的聲音在這樹林中響起,這聲音來自四面八方,不仔細聽的話還真的聽不出來發出聲音的地方到底是哪個方向。

“我派來迎接的你們的走屍,你們居然將她殺死了,嘖嘖嘖,真是可惜。”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在我們的頭頂響起。

這個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是慕容繼那個老變態的,我擡頭一看果然看見慕容繼那個老變態站在一棵樹的樹杈上,非常居高臨下的看着我們,非常的得意。

我冷哼了一聲,“不是收了很多的小弟嗎?怎麼自己親自跑來迎接我們了?”

問出這句話後,我看見慕容繼的臉色微微的一變,好像是被我戳中了痛楚一般。

“哼,我親自來迎接你們,這是給你們的面子,等你們死後要閻王爺那裏也是有面子的。”慕容繼繼續說道。

我還沒有說話,忘川搶在我的前面問慕容繼,“我的戒指呢?”

我估計現在忘川最關心的就是戒指了,畢竟現在這戒指在慕容繼的手上是非常的危險。

“戒指?”慕容繼皺了皺眉頭,從樹杈上給跳了下來,身影幾個閃身就來到了我們的面前,不,準確的說是來到了忘川的面前。

他擡起手,我看見那青銅色的戒指被慕容繼戴在了他的中指上,同時我看見忘川的眼神有些變了。

不過忘川就是忘川,他隨時一副非常自信的樣子,而面對慕容繼示威一樣的舉動,忘川並沒有表現得非常的激動,反而是非常淡定的看着慕容繼。

慕容繼也許是被忘川看得非常的自在了,他晃了晃手上的戒指對忘川說道,“這枚戒指是你的麼?”

“你說呢?”

就在這個時候顧曉辰突然掙脫了楊天虹的束縛,朝着慕容繼這邊瘋狂的跑了過來。

邊跑嘴裏邊大喊着,“慕容繼,我要殺了你,你殺了夕雨,我要給她報仇!”

看見如此衝動的顧曉辰,我也是沒法,之前還說這個顧曉辰能忍,現在怎麼變成了一隻暴怒的獅子了?

“顧曉辰!”我大喝一聲,快速的擋在了顧曉辰的面前,將顧曉辰半路 給截住了!

“你讓開我要殺掉慕容繼,我要替夕雨報仇!”此刻的顧曉辰已經紅了眼睛。

我擡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揮在了顧曉辰的臉上,將顧曉辰給打懵了,他愣愣的看着我,卻沒有再說要給孟夕雨報仇的話了。

“你看清楚那是慕容繼,是個狠角色老變態!你以爲你能殺死他嗎?顧曉辰,不是衝動就能解決問題的,你給我回去,好好待在楊天虹的身邊,想要報仇的話,就不要給我添亂了!”我嚴厲的說道。

顧曉辰什麼都沒有說,突然回過頭朝着楊天虹走去,楊天虹朝着我豎起了拇指。

要不是我的靈力恢復了的話,我還真的不敢打顧曉辰!

我站到了忘川的身邊,和他一起面對着眼前的慕容繼。

慕容繼那滿是紋身的臉上,看不出來此刻他的表情,我只覺得他的眼神特別的陰鷙,像是要把人給吃了一般。

“慕容繼,你特麼要臉不?”我冷哼了一聲說道。 「哎,你們也不是不知道。墨丫頭就算會結界之術,我們也不能確定她是不是哪位說的人啊?當初我們答應了哪位,只有在確定身份之後,才能將真相說出來……」為首的老者輕嘆一聲說道。

「可是,墨丫頭她……」

「小丫頭雖然是墨家之女,也會結界之術,但是她的身上並沒有那股氣息!我們還是再看看吧,當年青天抱著墨丫頭的娘親過來時,她的身上還帶著一絲氣息不是嗎?可最後她也不是我們要等的人……」為首的老者繼續說道。

聞言,其餘三人也都沉默不語……

「不過,既然墨丫頭會結界之術,我們還是可以慢慢觀察的!只是,現在青天的事情有些棘手,此事你們怎麼看?」老者深深看了一眼滿是幽光的牆壁,轉身看著自己的三個兄弟問道。

他們四個墨家老祖,是親生的四兄弟,也可以說是墨家的創始人,四人到現在已經有三千多歲了……

他們的實力全部都突破了神級,在千年前便可以飛升離開了,只是四人受人之託才一直留在這裡罷了……

再加上墨家除了他們四人之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四人,到了飛升的境界卻沒有飛升的關係,從他們之後,墨家族人成千上萬,卻再也沒有人突破到神級……

他們已經從開始的失望,懊惱,到現在的不報希望和接受了……

也許是他們墨家的血脈,沒有飛升的福源吧……

也正是因為四人的存在,墨家的地位才始終屹立不倒,只不過鮮少有人知道他們的真實身份,外人也只知他們墨家有幾個老祖……

四人間的感情非常的好,老大墨春,老二墨夏,老三墨秋,老四墨冬……

不過隨著活的越久,他們得名字幾乎都不用了,哪怕是墨家人,也是直接稱呼他們老祖,他們也已經習慣了……

估計當今世上,早就沒有人知道幾人的名字了,外人眼裡他們只是墨家老祖……

「此事,應該跟那個叫做墨彩雲的女人有關係,她身上的氣息有些不好……」墨老三開口說道。

「沒錯,大哥,剛才我也察覺出來了!那個叫墨彩雲的氣息的確不對……」墨老二也說道。

「嗯,那個女人確實有問題,具體的還要查清楚之後再說……」墨老四也開口說道。

重生之萌妻嫁到 「明日先讓辰風小子,把丫頭的婚事解決了!青天也是糊塗,竟然答應讓丫頭嫁入皇室,世代薄情帝王家,我墨家之女除非情願,不然怎麼可以強行嫁入皇室呢……」墨老大有些不悅的說道。

「大哥,這事怪不得青天,風雲國現在畢竟還是皇權至上,俗話說皇命不可違,青天估計也不知道後來事情會變成這樣,不然按照他那外孫女控的性子,怎麼可能會讓丫頭吃那麼大的虧……」墨老四立即為墨青天解釋道。

「算了,不管怎麼樣,之前老三既然答應了丫頭,就讓辰風小子先給那婚約的事情解決了吧……」墨老大說道。

他也知道墨青天是不知道的,不然怎麼可能讓那丫頭被害了。只是,那丫頭之前青天不說是廢物嗎?可他們看到的哪裡是廢物,分明就是天才行嗎?這事情似乎哪裡有些不對的樣子呢……

PS;寶貝們節日快樂 一夜無話……

翌日,墨家四個老祖直接來到了墨家的議事廳,四個老祖直接坐在了主位上,因為墨家有他們幾人的存在,墨家議事廳的主位,一直都是放著四把交椅的……

左側首位的兩個座位上面,坐著兩個同樣白髮鬚眉的老者,不過他們此刻卻是明顯的戰戰兢兢,對於主位上的四個墨家老祖顯然懼怕的很……

看的上面的四個老兒鄙視不已,他們自然知道這兩個是墨家的大長老和二長老,平日也都是閉關修鍊的,這是知道自己等人出關了,才急忙出關的,至於其餘的墨家長老乾脆沒有出現……

不是因為他們不想出現,而是不怎麼敢出現,加上四個老頭兒每次看到他們一個個那慫樣,非常的嫌棄,索性就不讓他們出現了……

這也讓大長老和二長老羨慕不已,說心裡話,他們也好想繼續閉關有木有啊! 文娛幕后大佬 他們倆一點也不想面對老祖宗好么?簡直太折磨人了,光是他們四人身上那無形的威壓,就讓他們腿肚子打顫了,太苦逼了啊啊啊啊啊……

右側首位站著兩個中年男子,其中為首的則是如今的墨家家主墨辰風,也是風雲國的護國大將軍,一早退朝之後,就立即回到府中等候四個老祖了……

他的身邊是一身玄色長袍的男子,看著也就是中年人的年紀,正是男人最具有魅力的年紀,五官端得是俊美不凡,一雙細長清明的鳳眸深且廣……

身形修長,白面無須,一襲玄色銀絲勾邊墜玉的長袍,將他襯托的器宇軒昂,絕對是堪稱老少通殺的,女性殺手級別的俊美男人……

遠遠的就能聞到這個俊美男人身上,帶著淡淡的藥材香,從他身上的味道便能猜測出,他是一名煉丹師……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墨家唯一的一名煉丹師,也是風雲城煉丹公會的五長老墨辰落。也是墨青天最小的兒子,墨九狸的小舅舅……

墨青天的事情他之前並不知情,昨晚四個老祖出關,墨辰風才連夜讓人前往煉丹公會,將正在閉關的墨辰雨喚醒,喊了回來……

墨青天只有一妻,卻為他剩下四個兒子一個女兒,可是她卻在多年前,一次帶著二兒子墨辰雨,外出歷練時下落不明,至今生死未卜……

任憑墨青天動用了所有勢力,甚至讓墨辰風動用了風雲國的兵力,都尋找無果,才慢慢放棄了尋找,至今已經過去了五十年的時間了……

還有一個老三則是墨家四兄弟中的修鍊狂人,且閉關之後誰都叫不醒,哪怕是墨家老祖出關也是一樣,對於這一點,四個老頭兒倒是沒說什麼,畢竟能修鍊也是好事……

四個老頭兒看到墨辰落時,眉眼微微和藹了些,對於他們墨家這個有煉丹天賦的子孫,他們還是很滿意的,相對的態度也好了些……

看的墨辰風眼紅不已,為毛自己就沒有四弟的天賦啊,不會煉丹會煉器也成啊。那樣是不是老祖宗看到他,態度也會好一些啊啊啊啊啊…… 慕容繼聽我這麼說,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臉上的鬼面紋身更加的猙獰了。

“夏絃樂,你怎麼還沒有死?”慕容繼非常憤恨的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