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雲邈兒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觸碰了那座椅的扶手,當她碰到座椅的時候,一種脂般柔滑,玉般溫潤的觸感瞬間傳遞到雲邈兒的指尖上!

“錚!”

座椅在這一瞬間,發出一聲錚鳴! 微風平底而起,白光照耀四方,天空黑雲消散,閃電隱藏起來,雷聲消失天際,雨水漸漸退去,天邊似有驕陽破雲而出,染紅天邊一角,橙黃色的光四散,驅散了籠罩天地的黑暗,暴風雨過後的黎明,竟然提前來了!

“竟比我當年的異象還離譜!”男孩看着天邊驕陽,平靜無波的眼底被驕陽照亮,彷彿也染上了這驕陽裏蘊含的新生,他看着雲邈兒,就像是破殼而出的小鳥,看到外面的新世界,帶着希望、憧憬與激動,急急道“你,坐上去!”

前面是男孩的自言自語,後面是他對雲邈兒說的話。

雲邈兒看着男孩,心頭有異樣生成,與此同時座椅的光越來越亮,從指尖傳達到雲邈兒的體內,一股念頭在雲邈兒腦海升起,彷彿有人在她腦海裏咆哮!

坐上去,她便能傲視天下!

坐上去,她便能掌控一切!

坐上去,她便是世界之主!

坐上去,坐上去,坐上去!

在這不斷的誘惑下,她體內生出一股衝動,讓她忍不住想要轉身坐上去!

卻也在這個時候,雲邈兒收回了手,擡眼看向男孩,目中帶着犀利,彷彿能穿透人心,看透本質。

“我不坐!”

這個男孩出現本來就有問題!

他雖開導了她,讓她看見了前進的目標,但天上也沒有無緣無故掉下來的餡餅!

男孩與她並不相識,卻祭出威力無邊座椅讓她坐,一副要讓她持有這座椅,令她繼承的模樣,就好似地獄裏爬出的魔鬼,給顆糖就想誘惑她獻出靈魂!

這其中,必定有詐!

男孩聽到雲邈兒的話,眼神黯淡了一些,但隨即,他揮手,伸出食指,指向了東南方。

雲邈兒的目光下意識的追隨男孩指着的方向,在那在那一瞬間,雲邈兒眼前的景色突然變了,卻又沒變,而後,她看到站在自己的千米之外,林妍妍痛哭流涕的模樣。

明明隔得很遠,雲邈兒卻能清晰的看到她的面部表情,聽到她的呼喊和她身前躺在地上虛弱的魂魄。

“玉宇,你混蛋啊!剛剛你爲什麼要那麼傻,爲什麼要撲在我面前!你要死了我可怎麼辦?!”

“玉宇,你醒醒啊,別睡了好不好,你要走了我可怎麼辦?”

“你要丟下我一個人,我就死給你看!”

雲邈兒心頭一震,隨即看向了男孩。

“玄女自爆的力量到達那個女孩的身邊已經弱了許多,對於你來說不過是颳了一場颶風,但那女孩確是普通人,對她來說卻是危及生命的刀刃。”

“那魂魄爲了護住那女孩,將力量擋去,奈何他不過是個殘缺的魂魄,即使因某些原因得了一點點的力量,也抵不過玄女自爆的餘波,最終魂體支離破碎,命垂旦夕。”

男孩徐徐說道,雲邈兒聽後開始有些擔心柳玉宇的安危,畢竟他是因爲她纔來到雲家的,如今遭遇責難也是跟她有關,但云邈兒也知道,男孩給她看這個與說這些話,一定另有目的!

果然,男孩在說完這話之後,話風一轉,直接扯到了座椅上。

“此物歷經六主,有六種形態六個名字,如今傳到我的手裏,便成座椅,名雲座。”

“它與地球同歲,有吞天之力,滅地之威,更有養魂護魂之用!”

“只要你得了它,將那魂魄附在裏面,便能將他魂魄護住,並藉此收集他死時消散的生魂,若有機緣得到與他契合的**,便能利用這雲座的力量令他重新復活!” 讓即將死去的靈魂重新擁有**復活重生?

逆天!

生老病死人生常態,更是萬物輪迴不變的定律,就是神,要讓一個人復活也是不可能的,就是當初她的復活也是因爲天的介入,將時間生生倒退二十年,纔有她的重生!

柳玉宇在當初柳家島的時候其實已死,生魂已滅,本該魂歸地府轉世輪迴,卻因爲未了的心願化作殘魂飄蕩世間,以另一個形態出現,但若要重新復活成爲人,卻是不可能的。

但這樣失去生魂的魂魄在世間飄蕩太久也會因爲世間陽氣太重而慢慢損傷他的魂體,最終抵不過時間流逝,最終消失在天地間,

就如白起,要繼續以魂魄狀態活着,要麼沉睡減慢魂魄的消散,要麼就是與陰陽師簽訂契約,以式神的模樣重見天日,而世界上各式各樣的魂魄存在形式,也大多如此。

而如今,這雲座卻有復活之力,豈不是與天相當?!

在這一瞬間,雲邈兒的心思已經轉了好幾個圈,都在思考這雲座的威力跟她持有後對她身邊人的幫助。

如果真如男孩所說,白起當初犧牲的那些戰魂們是不是也有重新復活的機會了?

雲邈兒的心思,隨着男孩的話逐漸動搖。

“而且。”男孩繼續說道“這不是我想給你,它就是你的,也不是你坐上去它就會認你爲主!”

“機遇與危險並存,你要擁有它,便要有擁有它的實力,這實力並不是世俗眼裏的力量,而是靈魂與心靈的強大,否則主神比你更適合擁有它!”

“它歷經六代主人,卻有千萬名半繼承者死在它手裏!就是我,爲了掌握它也是九死一生!”

“放棄它,只要一個念頭,擁有它,卻需要戰勝自己的勇氣!”

“而你,有嗎?”

這一聲大吼如天際劈下的雷電,直接敲擊在雲邈兒的心底,如站在山谷朝天一吼,聲音在山谷深處迴盪,直擊靈魂,大有越演越烈的勢頭!讓她暮然擡眼,瞧見了男孩眼底的張狂!

旭日在天邊悄然升起,給男孩身上度了一層金光,讓雲邈兒在那一瞬間,下意識的相信了他的話,這樣的直覺很荒唐,卻又很真實,因爲那觸動心靈的震撼,誰也騙不了!

而且即使惡魔給人們糖果誘惑,也不會將後果說的這麼明確。

擁有它,便擁有逆天之力,但卻只有千萬份之一甚至是更低生存的機率,要麼在生裏崛起,要麼在死裏滅亡,而在生與死之間,大多人都會下意識的選擇生。

雲邈兒將目光重新落在了雲座上,它依舊懸浮在她身前,她咬了咬牙,伸手觸碰雲座扶手,一種脂般柔滑,玉般溫潤的觸感瞬間傳遞到雲邈兒的指尖上!

靈魂似在這觸碰裏悸動,心中驀然騰起一種輪迴百世,弱水三千,只爲尋它的宿命感!

好荒唐!難道它在選擇她?

心跳隆隆,她直覺,這雲座將是她人生的一個轉折。

想要逆轉宿命,便先突破自己!

如果連自己都戰勝不了,又有什麼可以戰勝的?

當一個人連死都不怕,就沒有人能威脅到她。

她的宿命之戰,便將從這個雲座上開啓!

她昂首,對着男孩露出了溫柔乾淨的笑,笑裏藏着她的自信,也讓男孩眼底的期望在她笑裏升騰,讓他平靜了萬年的心,知道了緊張的感覺。

他忽然有種期待,希望雲邈兒不負他的期望,能夠得到雲座的認可!

也在這個時候,雲邈兒轉身,挺直了腰背,背對着雲座,優雅而緩慢的……坐了下來! 呼!

有風聲在耳邊吹過,雲邈兒眼前的景色驟然發生了質的改變! 造夢神曲 她的身體彷彿被雲座霸道的挾帶,瞬間掉入了時間的萬丈深淵!

雲邈兒下意識的眨眼,卻也在這瞬息間來到了遠古時代!

她的前方衝過來了巨大的成羣巨型動物!形狀怪異,讓雲邈兒瞬間想起了以前在網絡上看到的恐龍,他們仰天大吼,聲音淒厲,彷彿地獄深處的怨魂咆哮,炸響在耳邊,衝擊到她的靈魂爲之一顫!

“這是什麼?怎麼會有這麼久遠的生物影像在這裏?”雲邈兒有些緊張的看着面前從遠處衝過來的恐龍羣,放在座椅扶手的手不由握緊,骨節因爲握的太緊而微微有些發白。

地面突然振動,大地裂開,讓無數奔跑的恐龍深陷在地底,不遠處巨大的山脈忽然噴出火來,滾滾岩漿流下,將後方恐龍淹沒,瞬間凝結成化石,天空因這異變而逐漸轉黑,烏雲黑壓壓的,卻無雨水落下,彷彿末日來領,物種滅絕。

“還我命來!”

上萬只恐龍朝着雲邈兒衝來,咆哮怒吼,密密麻麻的充斥着雲邈兒的事業,左左右右,上上下下,無邊無垠,彷彿全世界都是目光淒厲咆哮的恐龍!

巨大的腳印從雲邈兒上方落下,似乎下一瞬就要在她身上踩過,碾碎在地上!

“我沒殺你們!”雲邈兒急急大叫,也在這個時候,面前的景象如鏡面一般破碎開來,眼前的景色又變了!

這是一望無際的沙漠,沙漠之上卻有一座古樸威嚴的城池,城池最頂端,站着一名女子!

她手握權杖,雙眼凝聚於天,眼底似有流光閃過,她的身後,站立着無數的臣民,也同樣跟她一樣望着天際,口中唱着無名的歌曲,發音奇特,帶着無名的憂傷,彙集在天際之上,交織於四周,讓雲邈兒忽然之間有種落淚的衝動,

但儘管憂傷,他們的目光中卻帶着堅定。

而他們的上方,無邊的黃沙鋪滿了天際,仿若惡獸的巨口,鋪天蓋地的張開,似要將他們吞沒在這漫漫的沙漠裏。

“我們不是這裏的人,卻愛着這片土地,我們不過想佔一小片土地好好生活,但卻有人爲了毀滅我們,不惜將河牀改道,令這片原本富饒的土地變得荒蕪。”

那城池最頂端的女子緩緩說道,明明女子的發音雲邈兒從未聽過,但她卻聽懂了這女子話裏的意思。

“我愛這片土地勝過我們自己,爲此我們願意犧牲自己成全你,只希望你日後遇見像我們這樣的遊民,能用寬容的心態接納他們。”

女子身後的無數臣民齊齊跪拜了下來,齊聲跟隨着女子的話吶喊出聲,聲音帶着悲傷與看透生死的決裂。

“我愛這片土地勝過我們自己,爲此我們願意犧牲自己成全你,只希望你日後遇見像我們這樣的遊民,能用寬容的心態接納他們。”

雲邈兒的心隨着那女子與那羣人的話而悸動,爲她的大度,爲他們的犧牲,也讓雲邈兒忽然之間想要從雲座上起身,走到他們中間,爲他們指責毀滅他們的人!

雲邈兒沉寂在這一片哀傷中流了淚,正準備緩緩站起想向他們的寬廣的心胸而鞠躬的時候,並沒有發現男孩因爲緊張握緊着的拳頭,眸子中的光隨着她的動作慢慢暗淡了下來,也透着不甘,他知道,考驗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雲邈兒很有可能被迷惑!

如若雲邈兒錯了一步,靈魂便會直接被雲座抹殺!

男孩忽然想起了某人,有些頭疼了起來,如果她的靈魂被抹殺,那就不止是失去了一個半繼承者這麼簡單了…… 在男孩爲那個人頭疼的時候,已經不對雲邈兒抱有希望了,自他繼承雲座後的萬萬年以來,經受不住考驗被雲座所抹殺的人不下萬人,雲邈兒不過是其中一個。

即使雲邈兒此時的靈魂還未被抹殺,但男孩彷彿已經預見了她的失敗。

但也就在雲邈兒想要起身,融入羣體的時候,卻看見了那女子紅色眼眸下被囚禁了的怨靈,無邊無際仿若困在了血海!

這一瞬間,似有冰水灌澆全身,讓她猛地打了一個機靈,醒悟了過來,重新坐穩在雲座上。

事有兩極,只憑一個簡單幻影就確定一個人甚至一個羣體是壞是善就太武斷了!

惡人也有善念,善人更有貪念。

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是非善惡也並非一言定論,而是相對處於一種混沌的狀態,他們的毀滅,一定有原因!

在雲邈兒重新坐穩的時候,她面前的畫面如漣漪一般盪開,出現了無數短暫的碎片記錄,古代被壓榨的奴隸在苦力幹活,被當街棍棒殺死的小偷,因沒錢上學而放縱自我的人……

無數畫面走馬觀花似的在眼前飄過,最終化作無數目帶不甘的惡靈,眸中濃縮了他們一世的悽苦,充斥在雲邈兒的四周,他們無法對雲邈兒做出任何物理傷害,但那密密麻麻的淒涼眼神看的雲邈兒心底發毛。

“爲什麼?!別人生來便高高在上,我們生來就卑微如塵!”

惡靈歇斯底里的齊聲咆哮,如地獄深處敲響的喪鐘,帶着毀魂滅靈的衝擊力,對雲邈兒的靈魂發起了強大的精神攻擊!

讓雲邈兒的思維瞬間混亂,各種別人的記憶凌亂的充斥在了她的腦海,有伏地稱臣時看到的別人腳尖!有被逼上斬頭臺的刀光血影!有被打趴在地的亂棍!彷彿世間所有苦難在這一瞬間襲擊到了她的靈魂,讓她的意識低沉,不由得順着那些惡靈詢問開始思考——爲什麼?!

爲什麼,別人生來便高高在上,他們生來就卑微如塵?!

這樣的疑問就像一會沉沉罪孽的大手,悄悄的捏向她的脖子,一點點將她肺葉裏的空氣碾壓出來,讓他窒息的能聽到自己逐漸緩慢跳動的心臟,讓她感覺到了窒息的感覺。

“這不公平!人生來平等,你卻給他們無上的實力或滔天的錢財,卻讓我們只能啃他們剩下的東西!”

雲邈兒眼前一個強大的惡靈頓時骨肉重生,化作一個光着膀子衣不遮體的壯碩奴隸,眉目清晰可見,他手持大斧,怒視着她!

“給我金錢!給我權勢!他們擁有的我也必須有!”

惡魔少董別玩我 那奴隸高舉大斧,狠狠的朝着雲邈兒的左肩劈下!

雲邈兒渾身一顫,疼痛從左肩傳到全身,讓她徒然清醒了過來!

這疼痛是真的!

她下意識的向左肩看去,卻發現左肩完好無損。

又是幻影!

雲邈兒目光一凝,隨即反應了過來,她的**雖然沒有受傷,但她的靈魂卻隨着他們的攻擊而發出劇痛!

這是精神攻擊!卻比物理攻擊更駭人!

她突然想起了男孩給予她雲座前的詢問,難道他就是爲了這一刻準備的?雲邈兒思緒在恢復,眸中的混亂已經變得清晰。

哼!自己不努力,反而向她索要權勢財富,對她說不公平?!

簡直就是白日做夢,荒唐至極!

“你們生來就是弱者!”理順思緒的雲邈兒,目光堅定的高坐在千萬惡靈正中央!目光裏自帶一股凌冽的霸氣!讓圍住她聽到她說的話的惡靈氣憤,猙獰的圍繞在她的身邊,卻又被她的氣勢所鎮,不敢上前! 在那一瞬間,雲邈兒彷彿看到了那些從底層爬起,步步生蓮,走向高位的人們望向她眼神裏的贊同。

“出生我們選擇不了,但我們可以選擇自己的人生,我生在陰謀裏,卻不允許自己活在陰謀裏,如果天給我一條世間最艱難的道路,那我就逆天而修!”

第三吼!

雲邈兒坐着的玉色座椅瞬間爆發出湛湛光芒,彷彿將無邊的惡靈與她世界攜帶入一片亮白的混沌中!

雲座在上升,惡靈在下方嘶吼!六個曜日在前方升起!耀眼的光照亮世界!

雲邈兒一人坐在雲座之上,仰頭看着上升的曜日蓋過頭頂,在她上方幻化成六個人的身影。

他們的面目精緻,身上穿着的服飾不盡相同,高高站在前方,於一瞬間彙集萬鈞雷霆的霸道氣勢從天而降,朝着雲邈兒逼去!

雲邈兒只覺得身子一矮,仿若身負千斤!

強大!即使站在那裏,就讓人感覺到極大的壓迫感

雲邈兒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六個人,其中五個人的氣息她很陌生,但其中一個人她很熟悉,是那個男孩。

難道這六個人都是雲座的歷代主人?隨即,他們六個人突然彙集成點,幻化出一個人,那人面目虛化,身穿飄逸的寬大的仙服,傲然站立在蒼穹之上。

“跪!便可擁有!”

一聲威嚴的長嘯聲震碎了所有惡靈的腦海,強大的威壓讓雲邈兒的肺葉抽空,彷彿世界的重力一下子加重了百倍,即使坐在雲座之上,也讓她好似下一秒就成了軟蝦,從雲座滑下,膝蓋發軟,只想相應那人的號召,從此跪地不起臣服腳下!

雲邈兒的腦海中有嗡鳴,彷彿在這身咆哮聲中忍不住跪倒在地,這聲音就好似那無上的天道,正是天要你活,便活,天要你死,便死,天要下雨,便下,天要打雷,便打……天要你跪,便跪!

原本極度憤恨世界不公的惡靈一震,眼露驚悚,齊齊在這聲音下跪拜了下來!無數惡靈跪倒在地,明明是魂魄的狀態,卻在跪地的時候發出膝蓋碰地的聲音。

“咚咚咚!”

無數跪地聲響起,就好似敲擊在靈魂上的警鐘,眼前無邊惡靈的跪拜臣服,讓雲邈兒有種隨他們一起跪下的衝動!

雲邈兒心跳隆隆,目光如炬,擡頭朝着上方的人看去!

她聽懂了那個人的意思,只要她跪下,便可擁有云座,但她也知道,只要她跪了,即使擁有,日後也會被雲座驅使!

可她要的是驅使法器的力量,而不是被法器所驅使,她要突破宿命,逆天而修,又怎麼會爲了一個法器而屈膝?

縱然它強大無比,勢力駭人,擁有它就等於擁有與天齊平的法器,對她日後有非常大的幫助,但……那又如何!

雲邈兒勾起了脣角,從雲座上站了起來,直接指向那人道“你以爲你是誰?!”

在雲邈兒說出這話的時候,站在雲邈兒身邊觀望雲座考驗進度的男孩聽到雲邈兒的發問時,嘴角不由抽了一下。

這太囂張了!

當初他都沒敢指着雲座器魂的鼻子說這囂張的話!

剛剛雲邈兒意外過了那一關後,男孩感到意外而欣喜,心底的期待更深,可如今看到雲邈兒這麼囂張,不由的他又開始有些擔心,畢竟那器魂,有時候傲慢的連他都沒辦法,他覺得雲邈兒必定會因這話,受到雲座器魂的懲罰! 在雲邈兒說出那話後,頭頂就像是揹着一座巨山,壓得她身體竟開始下沉,轟的一聲墜下大地!

大地塌陷,黃土翻飛,因強大的衝擊雲邈兒膝蓋往下的小腿直接陷入地底!

不跪?便碾入塵!

雲邈兒擡頭望去,便瞧見了器魂眼底的張狂與高高在上!

我不跪!

雲邈兒一咬牙,星辰之力爆棚,發出骨肉摩擦的嘎嘎聲與力量膨脹的隆隆聲,也讓她整個人都亮起了星光,她擡腳,抽出深陷在地底的左腳,直接踩在了地面,有亮光在腳底綻放,她竟然直接將星辰之力凝結成實體,化作腳下陸地,防止她再次陷入!

“咚!”

鑽石婚約之至尊甜妻 縱然有所準備,左腿邁出一步後卻依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彷彿千百年間都無人在此恢弘廣場上發出過這猶如雷鳴般的步伐!驚雷乍起!彷彿如那萬里晴空的蒼穹陡然有黑雲壓頂!

大雨欲落!帶着懲戒的意味!

雲邈兒目光堅定,動作依舊不停,她借力擡起擡起右腳,直接拔出右腿,站在星辰之力鋪墊的地面之上!眼神堅定的與器魂對望!

四目相對裏,有對碰!就連一直站在一邊觀看的男孩都能感覺到雲邈兒身上一股渾厚而後勁綿長的拔地之風與兩人之間風雨欲來的危機感!

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