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雷星峰道:「你們可能還算好的,我們下面門派被徵集來高手,幾乎死傷殆盡,能夠活著回來的極少。」

建一衛道:「哦,又到消耗高手的時間了?」

雷星峰道:「你知道啊?」

建一衛道:「都知道,又不是這一次了,消耗高手,是明澤盟的策略,很多人都知道的,而且大家也不反對。」

雷星峰奇道:「為什麼?」

麻爺道:「很簡單,一個門派的資源是有限的,一般修鍊到道君老祖,在下面門派中,就達到頂峰了,而他們消耗的資源是最多的,為了不妨礙下面門派的發展,那麼就必須將這批人抽掉出來,必須消耗掉,不然,就算明澤盟不停的征戰,也籌集不到足夠的資源。」

真正自然消耗的是下面門派,而明澤盟總部或者其直屬總堂,是不會有這種問題的,他們才是真正獲益者,當然,下面門派中的驚采絕艷之輩,也沒有這個問題,比如,你憑著有限資源,晉級到中級道君,高級道君,那麼總部就會將他調到明澤盟總部來,當然,你若是有本事,晉級到君王級,那麼明澤盟直接就會將人調到總部,讓你擔當總部長老。

達到君王級,整個明澤盟的資源就會向你傾斜,這點是大家公認的。

真正被消耗掉的就是那些達到了初級道君老祖,卻又無法晉級,或者需要超量的材料來晉級,這些人是明澤盟最重要的消耗品。

雷星峰苦笑道:「其實,很多中小型門派中的老祖,並不知道這些。」

艾七道:「沒有必要讓他們知道,不然很多人會逃的。」

巴斯霸道:「逃個屁啊,沒法逃的,你不懂的。」

艾七道:「誰煩的了他們,炮灰也好,消耗也好,和我們沒有什麼關係。」

雷星峰道:「算了,不說這個,這次大召集,竟然派出那麼多人,這次是在哪裡發生戰鬥?」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建一衛,這傢伙畢竟是這裡住的最久的人,建一衛嘆口氣,說道:「這些日子,我都是和你們在一起,誰知道是怎麼回事啊,要不,我去探聽一下消息?」

雷星峰點頭道:「嗯,你去,探聽一下,這次是什麼地方發生戰事,為什麼要調動懲戒營的人,還有,最重要的是,我們這些留下的人,什麼時候會被徵召。」

建一衛道:「好吧,好吧,我去探聽消息,對了,給我一些食物和水,用這玩意打聽消息,是最好不過的了。」

雷星峰毫不猶豫的給了他大量的食物和水,這玩意一點也不值錢,只是這裡的人很難搞到而已。

建一衛將食物和水放入輪藏空間,這才告辭離開,因為殺滅了督琉一幫人,他也就不擔心外面有人對自己不利,出了禁制圈就向外跑去,他也是有一些朋友的,當然,這些朋友並不是好朋友,而是大家比較熟悉,讓他們做困難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可探聽消息還是沒有問題,更何況他還有食物和水。

看著建一衛離開,雷星峰說道:「好了,最近交易兌換材料的事情暫時停止吧,我感覺……我們不會在營地停留多久了。」

艾七嘆口氣,看著建一衛離開的方向,他說道:「好吧,賤人暫時不在,三缺一,雷哥,一起麻將?」

雷星峰說道:「你們三人自己打撲克吧,我可沒有心思打什麼麻將。」

艾七頓時苦了臉,也不知道為什麼,撲克發展的非常緩慢,倒是麻將在瘋狂流傳,接觸過的人,大都喜歡打麻將,打撲克的人相當的少,艾七道:「撲克沒有麻將好玩啊!雷哥,雷哥,來吧,來吧!」

雷星峰道:「不打!」

麻爺和巴斯霸很明顯也想打麻將,兩人也說道:「雷哥,打一圈嘛。」

雷星峰哭笑不得的看著三人,這癮頭未免也太大了吧?他掉頭就走,邊走邊說道:「我還要修改一下雷殺陣,沒那麼多閑工夫,打什麼麻將。」

三人不敢再勸,剛才全靠雷星峰的禁制殺陣保住性命,所以雷星峰說是修改禁制殺陣,他們就不敢耽擱他了,這玩意不僅僅是雷星峰的保命手段,也是他們幾人的保命手段。

雷星峰迴到房間,坐在房間中央,開始思索剛才一戰,這一戰對他非常重要,他看到雷殺陣的弱點,這個弱點相當致命,人偶獸太弱,一旦對方有所準備,只要自己放出人偶獸,對方全力攻擊人偶獸,那麼他的禁制就不會有作用。

禁制的關鍵,就是人偶獸必須到達指定的地點,讓禁制構件發揮作用,如果被打斷,禁制就不會啟動,若是被幹掉哪怕一尊人偶獸,整個禁制就殘缺不全,根本就啟動不了,這個弱點一旦被人知道,禁制殺陣也就完蛋了。

當然,雷星峰也可以用種種的手段,來保證人偶獸的安全,但想要即可布陣,就非常困難了,除非自己有一批手下,牽制敵人,讓自己有十來秒的時間布陣。

眼前這幾人,無論是巴斯霸還是建一衛,哪怕他們是道君老祖,也作用不大,現在的戰鬥,很少是單打獨鬥,人少是不成氣候的。

除此之外,其他問題都不大,至於禁制本身的修改,都是一些暴露出來的小問題,雷星峰招出人偶獸,開始調整修理,兩套禁制殺陣,其中有一些人偶獸身上的禁制構件,已經有了一些鬆動,或者損毀,這就需要雷星峰進行及時修理。

花了一天時間修理調整,兩套禁制殺陣又有了一點提升,作為一個禁制師,就是在不斷探索,不斷的學習中提升自己的技能,這點雷星峰心裡非常明白,所以他對這種事都是非常嚴肅認真的。

~~~~~~~~~~~~~~~~~~~~~~~~~~~~~~~~ 經過這次戰鬥,雷星峰的禁制學識又增長了一步,他在逐漸夯實自己的禁制學。

重新來到外面,建一衛剛剛回來,這傢伙坐在桌邊,不停的吃著東西,大口的喝著水,看到雷星峰下來,說道:「雷哥,我剛回來。」

雷星峰坐到他身邊,拿起一塊滷肉吃了起來,說道:「怎麼樣?」

建一衛說道:「情況不妙,這次去的地方,聽說非常兇險,而且這次去的大陸位置,是靠近域外星空……接近中心的位置。」

艾七的臉色頓時變了,他說道:「什麼?」

域外星空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邊緣地帶很是荒涼,中央地帶卻是資源豐富地方,越是深入其中,得到的好處越多,同樣的危險也越大,那裡不論是人或者外族人,亦或是獸,都強大無比,明澤盟在這一帶是無可置疑的霸主,可是進入中心地帶的大陸,可就未必佔據上風了。

建一衛道:「別奇怪,明澤盟早就覬覦中心地帶的大陸了,我們雖然很靠近,但是畢竟不是中心地帶的大陸,血色大陸,就是前哨大陸,你不知道嗎?」

艾七道:「我他媽的當然知道,可是我聽家裡長輩說過,就連君王級的高手,也不大敢進去,我們這些修鍊者……進去不是找死嗎?」

建一衛道:「沒那麼嚴重,中心地帶大陸多如繁星,你怕什麼啊,如果要我們死,直接殺了就完了,我聽說了,前面去的人,只是探路而已,很快,我們也會進入,聽說是一個遺迹大陸。」

遺迹大陸,在這裡是指特定的大陸,也就是遠古曾經擁有厲害修鍊者的大陸,或者因為遷移,或者因為滅族,留下的就是遺迹大陸,這樣的大陸在域外星空相當多,如果明澤盟被消滅,或者遷徙,那麼明澤大陸也是一個遺迹大陸。

所以域外星空的遺迹大陸相當多,有價值的就很少了,尤其是有發掘價值的更少,千百萬年來,各個種族,各種有智慧的外族人,發現遠古遺迹,都會想辦法佔領,然後慢慢發掘,所以現在能夠發現一個遺迹,立即就有勢力侵入進去。

雷星峰也明白這個道理,就像是大禁地,就是典型的遺迹。

不過,大禁地是遷徙性質的遺迹,價值不會很高,最好的遺迹,就是出現意外,整個種族毀滅,那就會留下很多有用的東西,這種遺迹,任何勢力發現都不會放棄的,當然遺迹中的危險也很多,沒有一定實力的人進入遺迹,死在裡面是很正常的事情。

這次就是明澤盟發現了一個遺迹大陸,第一批去的就是懲戒營的人,他們就是探子,就是前哨兵馬,任何危險都是他們承擔,當然,若是真正發現寶貝,或者那裡沒有那麼危險,那麼他們很快就撤退回來,明澤盟會派其他人去,也就是說,好處沒有你的,壞處就承擔下來,誰讓你是懲戒營中的人。

雷星峰道:「如果不派我們過去,也就是說那個遺迹就沒有太大的危險,若是將我們派去,那就危險了。」

眾人點頭承認,這是一個很明顯的事實。

艾七長嘆一聲道:「我們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才能被放回去,這段時間太難熬了,搞不好就被玩死了,這要是過去,死在遺迹中,一點聲息都不會有啊。」

大家都露出一絲苦澀,在這裡,一旦下令,就必須執行,如果膽敢反抗,基本沒有活命的可能。

雷星峰想了想,說道:「不行,我們的實力太弱了,進去基本上就是一個死,我們需要召集人手來,多找合作夥伴,抱團才有活得希望!」

麻爺道:「可誰認識我們?又有誰願意和我們干?」

艾七道:「就是啊,這裡人……就沒有好人,誰會和我們一起干。」

雷星峰淡淡道:「這和好人壞人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性命,另外,我認為……我們擁有糧食和水,就是一件很重要的武器,我們要利用這個武器,聚攏一批人,最少要二三十個道君老祖級高手!」

艾七愁眉苦臉道:「就算有二三十個道君老祖級的高手,我覺得對我們的幫助不會太大,我相信,一旦派我們也過去,那就是遇上極其厲害的高手。」

雷星峰搖搖頭,說道:「老艾啊,虧你還是禁制師,只要我將禁制順利布置出來,其威力大小,你也見識過了,有什麼好害怕的。」

巴斯霸一拍大腿,大叫道:「對啊,有雷哥的禁制在,我們怕個屁啊!」

艾七也反應過來,臉上全是笑,他說道:「沒錯,哎,我也是被嚇得糊塗了,有雷哥在啊,我們真的不用怕!」

還是建一衛比較冷靜,他說道:「我們人太少了,還是雷哥說的對,需要一些幫手,嗯,這事情我來辦吧,我來找人加入!」

巴斯霸拍拍他的肩膀,說道:「這個還真是要賤人來辦,他比我們都熟悉這裡。」

雷星峰點頭道:「一衛,這事就你負責了,最少十位道君老祖,若是可以,二十人就更好了。」他沒敢多說,誰知道別人願不願意加入。

建一衛說道:「好吧,雷哥,如果要求加入的人多,怎麼辦?」

雷星峰道:「人數太多也不好,我們沒法指揮,最多不能超過五十人,都要道君老祖以上的修鍊者。」他現在胃口也大了,開口就是道君老祖級的高手,要知道自家秘門,才一個道君老祖,當真是可憐至極了。

建一衛答應一聲,立即走了出去,大家心裡都明白,要抓緊時間了。

雷星峰其實心裡並不害怕,遺迹他也去過不少,知道這些遺迹的珍貴,一旦讓他進入過遺迹,靠著鏡之界,那裡也就是他的樂園,他知道,遺迹大陸被清理一遍后,真正發掘遺迹的人,絕對不是他們,一定是各個部門長老的權利,其他人,根本就沒有機會進入。

他反而希望得到這次機會,只要安排好,比如找到足夠的保鏢,雷星峰對於進入遺迹大陸,就有了極大的興趣。

雷星峰說道:「好了,我們等一衛回來,我先回房間去。」說著他轉身就走。

艾七大叫道:「雷哥,三缺一啊,三缺一……」

雷星峰理都沒有理這傢伙,他才不願意浪費時間打麻將,而且他要趁著這個時間,回鏡之界去,多帶一些食物和水回來,馬上建一衛要帶來不少道君老祖,這些人必須要給一部分補給。

開啟通道上的殺陣,雷星峰迴到鏡之界。

這段時間,雷星峰迴來的還是很頻繁,作為秘門主心骨之一,他的動向就連午陽也不能忽視,所以在他家院子里總是有人守候,一旦雷星峰迴來,立即就有人去通知,大家也會聚集起來。

所以雷星峰迴來還沒有幾分鐘,午陽等一大群人都趕來。

雷星峰說道:「給我準備食物和水,這次我還是不能久留,很快就要離開。」

午陽立即吩咐手下去安排,他笑道:「這次又有什麼事情?」

雷星峰道:「遺迹大陸。」

高野道:「什麼遺迹大陸?」

雷星峰笑道:「發現了一個遺迹大陸,作為炮灰懲戒營,我們可能會過去,面前已經過去一批,若是順利,我們也可能不去,但如果不順利,死人太多的話,就要輪到我們剩下的人過去了。」

午陽道:「很危險?」

雷星峰搖頭道:「暫時不知道,當然,如果真的很危險,我們去的可能性極大。」

雷暴咒罵一聲,說道:「能不去嗎?」

雷星峰搖頭道:「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不去就去死,我相信沒有人敢不去。」

雷暴道:「大不了就脫離明澤盟!」

雷星峰笑嘻嘻道:「不,我想去,這可是遺迹大陸,誰知道有什麼好東西,這樣的機會,我可不想放過。」

午陽點頭道:「這倒也是,你可以隨時脫離明澤盟,並不用擔心什麼,有什麼要我們做的嗎?」

雷星峰道:「沒有,等我過去,以後有機會,我們秘門再去探索,現在還不行。」

午陽笑道:「好吧,有你在明澤盟,機會真的多了很多,最近我們已經挖到不少好礦,另外,一開始去的礦區,我們已經放棄了,大部分礦都挖掘出來,剩餘部分,不值得冒險,所以我們全部撤退回來,現在集中精力,挖掘環晶礦附近的礦脈,環晶礦也被我們挖的差不多了,現在同樣也徹底放棄。」

雷星峰點頭道:「嗯,不要太貪了,另外,將通道填埋起來,儘可能不留什麼痕迹。」

古奇道:「不留痕迹是不可能的,只要對方挖掘,就會發現其中的奧秘,順藤摸瓜,還是能夠找到我們的,不過,我們不會給他們機會,一旦挖掘的差不多,我們就脫身回來。」

雷星峰笑道:「這樣好,以後機會有很多,咱們不需要冒太大的風險。」

午陽道:「阿峰,放心好了,進度什麼的有我們大家盯著,倒是你要小心點。」 雷星峰道:「祖師爺,別擔心,我怕死的很,會很小心的,再說了,我們的秘門還沒有發展起來,我怎麼也不會冒太大的風險。」

午陽只是不太放心,就像是長輩總是不放心晚輩一樣,忍不住要叮囑幾句,其實他比誰都放心雷星峰,知道這傢伙一向不打無把握之戰,他說道:「這個遺迹大陸有什麼特點?你得到了什麼消息沒有?」

雷星峰道:「具體不太清楚,唯一明白的是這個遺迹大陸應該不簡單,要不然不會讓懲戒營去了六萬多修鍊者。」

午陽駭然道:「六萬多?對了,懲戒營都是被懲罰的修鍊者,怎麼有那麼多的人?」

雷星峰搖頭道:「僅僅是懲戒總營就有十萬人,更別說還有分營,這次去的修鍊者,還不僅僅是總營的人,還有很多懲戒分營的修鍊者,明澤盟的龐大,是我們無法想象的。」

每一次雷星峰說起明澤盟,都讓秘門中的高層感慨不已,甚至相當的驚懼這樣的組織,太龐大了,集中了無數的修鍊者力量,就算囚犯都出乎想象的多。

午陽說道:「我們從家鄉出來的秘門,還不知道有幾家存活,估計也就是幾個達到君王級的高手,可以找到依附的對象,若是獨立存在,估計也很困難。」

雷星峰道:「嗯,君王級,在明澤盟足以擔當總部長老了,可以佔據一些資源地,不過,整個秘門就要散了,他們很難支撐一個秘門,也許會成為一個家族,呵呵,在明澤盟,這樣的家族可有不少,只是他們再也沒有獨立自主的權利。」

沒有獨立的門派,也就意味著他們必須依附在大勢力,當然,這個選擇也不算差,最慘的就是那些連道君老祖都沒有的秘門,估計被發現,就是被毀滅的過程,從雷星峰的秘門進入域外星空的大陸,和當地門派只是稍稍接觸,就是喊打喊殺的,一點機會也不會給你。

午陽點頭道:「是啊,我到現在,以前的秘門全部中斷了聯絡,根本就找不到他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