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靈月仙子也並非完全不懂,是以很快釋然。

左右也沒什麼人,二人也不挑,就近走進一間靜室。

靜室之中漂浮著一團紅光,紅光之中是一條赤色長鞭,長鞭靜靜盤踞著,隱約有龍吟聲傳出。

林昊看了一眼,靈識掃過,淡然笑道:「運氣還不錯,火龍鞭,地仙之器,取一條幼年火龍龍脊之骨煉製而成,其中還封印著幼年火龍之魂作為器靈……」

三言兩語,這赤色長鞭的底細就被交代得清清楚楚。

靈月仙子目光熾熱。

她慣用軟兵器,比如長鞭,比如飄帶,原本作為古玄聖女,她也是有品質上乘的人仙之器傍身的,只是隨著聖女之位被廢除,那些仙器也都被聖地收回。

現在她身上的東西雖然也不錯,可相比她的實力和曾經的身份,無疑還是低端了不少。

尤其這是地仙之器,還是採用火龍龍脊之骨煉製,並封印有火龍之魂的極品地仙之器。

這等好東西,別說現在,就在她最顯赫榮耀的時候也不曾擁有過。

是以她現在十分心動。

林昊剛說完,她便禁不住央求道:「林昊,你可不可以把它讓給我?」

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畢竟這不是一般的東西,斷然沒有隨便相讓的道理。

林昊也沒多想,隨口道:「既然你要,那就給你吧!」

又問:「自己收取,還是我幫你?」

靈月仙子一怔:「真的肯讓給我呀?」

林昊嘴角一抽,「你什麼意思,難不成覺得我騙你?」

靈月仙子笑,抿嘴搖頭道:「不是啦,只是這東西太珍貴了,不敢相信你就這麼讓我了。」

林昊無語:「有什麼好珍貴的,不就是一件好點的地仙之器嗎?

我又不是第一次看見地仙之器了,這玩意我要了也沒用,拿了也只能是拿出去賣,既然你喜歡,你拿著就好。」

「可能對你來說是那樣吧,可對我來說,真的已經很好了啊,就算聖地都不太能見到這麼好的東西呢!」

靈月仙子笑眯了眼,忽而踮起腳尖,親了一口,面色微紅道:「謝謝……」

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終究沒好意思說出來。

又道:「還是我自己來吧,我想試試憑自己的實力還收服它。」

林昊點點頭:「那你慢慢收,我去別處看看,反正也不遠,萬一有什麼狀況,你直接喊就是了。」

說罷便退了出去。

緊跟著他就進了旁邊一間靜室,運氣不錯,不是空的,有促進仙識增長的孕神丹一瓶。

這種丹藥還是極為罕見的,論價值並不會比一件極品地仙之器遜色多少。

通常來講,這些東西即便是發現,也是不容易收取的,因為存在著禁制封印。

這也是直到現在依然沒有人來到這裡的原因,想要拿到這些東西,首先要做的就是破除封印禁制,其次有些時候還要得到這些東西的認可,最後才能成功帶走。

畢竟是仙人留下的禁制,雖然來到這裡的都是聖子聖女級別的人物,可要想在短時間內破除,無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前殿還好說,禁制相對會簡單很多,可這中殿,複雜程度提升了不止一個等級。

當然,這是對於其它人而言。

在他眼裡,這些禁制不過爾爾,跟小孩子過家家沒什麼區別。 禁制是一種存在於精神層面的東西,肉眼通常是看不見,但是卻無比真實的存在著。

這種存在其根本來源是修士對於天道規則的參悟和理解,其存在的意義,通常表現為封禁。

通過禁制封禁強大靈器乃至仙器的能力,使得修士在境界很低的時候就能使用原本很強的靈器甚至仙器。

通過禁制封禁一些物品,阻止一般人掠奪盜取,從而達到保護的目的。

又或者,通過禁制封印某個出入口,阻止進出,通過禁制封禁某個人,使得其無法使用任何力量。

等等等等,用途很多,幾乎無處不在。

而真正高明的修士,往往能以禁制手段封禁一方空間,並勾勒修改其中的規則,以實現時間流速減緩乃至逆流等逆天之效。

眼下青雲殿中所有人面對的禁制,作用都比較單一,就是保護一些東西,阻止被人隨意獲取。

這是一種篩選,也是一種反向的選擇方式。

正常情況下都是人選擇器物,而禁制的存在,使得器物不能隨意被選擇。

想要選擇,就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就必須擁有對天道規則足夠的感悟,能破開禁制。

這種事說簡單很簡單,說很難也很難。

對於靈月仙子這一類人來說,哪怕是前殿,破開那些物品防護禁制依然不容易。

往往他們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去參悟禁制,然後才能開始想辦法破解。

林昊這邊就簡單多了。

以他對天道規則的理解,這些禁制根本形同虛設,存在與不存在根本沒有區別。

他只是看了一眼,瞳孔中就自動勾勒出千絲萬縷的封禁線條。

便是這些肉眼不能得見的線條,通過某些規律編織成一張防護網,隔絕靈識查探,阻隔外來的手。

隨著這張網在他瞳孔中解開,還原成最原始的線條,無形中「啵」的一聲,封禁破除,白光散盡。

最終出現在眼前的,赫然是一個小玉瓶。

隨手拿過來,瓶塞拔掉,一連五顆丹藥衝天而起,飛快想要遁走。

「果然是孕神丹!」

「五顆孕神丹,雖然品質比較一般,卻也能促進靈識不小的增長了。」

正如事先探知到的,這是孕神丹。

孕神丹可促進仙識增長提升,也可用於加速靈識朝著仙識轉變。

在他而言,卻是一種增強靈識,壯大神魂,提升魂道修為的良藥。

遮天 孕神丹是仙丹,等閑修真者服用了只會造成魂不歸體,又或者靈魂直接被撐爆等惡果。

可他的神魂已經足夠強大,根本不擔心出現類似的狀況。

至於孕神丹想逃走,那自然也是逃不走的。

仙丹有靈不假,可一旦遇上專門用於收服仙丹的丹訣,往往只能乖乖束手就擒。

也就簡單打了幾手丹訣,五顆逃竄的孕神丹便乖乖飛回來了。

拿了一顆吞掉,味道還不錯,關鍵是那充沛的魂識之力,他能清晰感受到靈魂強度在提升,靈識也在不斷攀升。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這一切不過眨眼之間,全程不超過一分鐘。

剩下四顆也沒急著吃,收好,很快他來到下一間靜室。

這裡是空的,什麼都沒有。

再下一間,他發現一個小鈴鐺,這是御獸鈴,也是一件極品地仙之器,可統御號令獸群,十分罕見。

江少追妻路漫漫 沒客氣,隨手收了。

繼續往下,他發現一根金色繩子,這是縛龍索,以龍筋為原材料煉製,並銘刻有諸多強大銘文。

縛龍索應該是獵龍一族最得意的傑作,針對體魄強大的體修尤其好用。

通常來說鍊氣修士對比煉體修士不佔優勢,可一旦有一根縛龍索在手,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

哪怕對方就是一條龍,這縛龍索捆上去,也會乖乖變成一條任人宰割的小蟲。

當然,這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縛龍索,不光材料品質上有所欠缺,煉製手法也比真正的縛龍索差了很多。

而事實上,也鮮少有人知道縛龍索來源於遙遠的獵龍一族。

可即便如此,這依舊是一件極度罕見的極品地仙之器,其珍貴程度不亞於天仙之器。

便是這般,一間一間走過,一間一間搜刮,有的是空的,但絕大多數都有東西存在。

或仙丹,或仙器,或仙道功法,等等等等,每一樣都很突出,每一樣都是外人眼中難得的機緣。

連同孕神丹御獸鈴縛龍索在內,林昊一共拿到九樣物品,整個中殿,除了靈月仙子還在糾結的火龍鞭,剩下的基本上都被他搜刮乾淨了。

跟從前得到的仙器不一樣,這裡面諸如御獸鈴縛龍索之類,都是很有價值的,遠非尋常地仙之器可比。

所以絕大部分他都沒考慮轉讓售出,可即便如此,收穫也大的嚇人了。

而這一整圈轉下來,總共才用了不到十分鐘。

眼看著靈月仙子那邊完事還早,他打算去後殿看看,也就這個時候,前殿有人闖入中殿。

一共三人,兩男一女,陸續闖入。

他不認得他們,他們也覺得他面生得很。

要放在平時,這三人少不得要停留下來盤問一翻,但現在,他們沒空。

看第一間靜室有人,根本進都不進,便各自朝著那些沒人的靜室而去。

其間也曾看過他兩眼,但也就是目光警告戒備,並未留話。

看著三人飛快走進一間間靜室,又飛快出來,每次都是滿臉期盼進去,卻每次都是敗興而歸,林昊很想笑。

其實都是聰明人!

一方面沒趕著往後殿去,一方面沒去跟第一間靜室里靈月仙子爭搶浪費時間,都只想著儘可能把時間用於那些無主的機緣之上。

只可惜,他們終究是來晚了,這裡除了那條火龍鞭,剩下的都已經被他捷足先登。

也沒說什麼,原本是打算去後殿看看的,可隨著有人來到中殿,已經不方便離開了。

那三人還在毫不氣餒的搜索中殿,他已經安安靜靜回到靈月仙子所在的靜室。

看來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此刻靈月仙子還處於參悟禁制的過程中,距離破解還十分遙遠。

照這樣下去,想要成功獲取這條火龍鞭,少說也是十天之後的事情。

所幸他也不太趕時間,既然她堅持要自己來,那就讓她自己來好了。

畢竟參悟禁制本身是很有好處的!

可事實是,靈月仙子根本沒這機會,因為很快有不速之客闖入進來…… 「閣下究竟是誰,為何這一路本聖子從未見過你?」

「偌大的殿堂,十多間的靜室,居然全都是空的,說,是不是你拿了?」

「靈月,古玄聖地前任聖女,你到底聰明,直接就來到中殿,說,這男人究竟是誰,是不是你們古玄聖地暗中派來的人?」

「……」

就是那三人,一進來就極不客氣。

不過也難怪,那麼大的期待,最後卻一個雞毛都沒撈到,是人都會有落差,是人都會惱火。

被這三人一攪合,靈月不得不提前醒來,功虧一簣。

她心裡也惱火,只是這個時候並不是發火的時候,強行忍下,她皺眉道:「他不是古玄聖地的人,他只是我一個很好的朋友。

至於你們說其它靜室都是空的,關他什麼事?

我們也才剛進來不久,眼下這件東西我還半點頭緒沒有,你們覺得他能將這裡其它所有的東西拿走?」

似乎也很有道理。

三人並非莽撞之輩,進來發怒之時就悄悄靈識查探過了,那團紅光比之前殿要玄奧高深許多,根本不是一時半會能窺測的。

不出意外的話,裡面一定是地仙之器級別的存在,而這個中殿之中存在的,應該也都是這個等級的東西。

如此一來,怎可能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就被人收取一空?

別說多件了,就是一件都不可能。

當然,想是這麼想,嘴上肯定不會承認的。

三人之中,那女的面色傲然,嗤笑道:「你說不關他的事,便是不關他的事了?

你算什麼東西,也配跟本聖女說話?」

不是一般的傲。

這要放在從前,這女人絕對不敢如此說,可現在她依然是聖女,而靈月,早就輝煌不在,此處是人都知道她是炮灰,是棄子。

靈月氣得半死,面色發白,卻只能死死忍著,因為的的確確,她現在就是沒有後台,就是不如對方尊貴。

那女人也不理會,目光轉向林昊,傲然道:「吾乃藍河聖地藍河聖女,說,你是何人,此間之外的東西是不是你拿了?」

林昊也不生氣,笑道:「藍河聖女是吧,你是哪隻眼睛看見我拿了?你覺得有可能嗎?」

這意思,應該就是否認了。

藍河聖女卻特別不爽這個態度,冷冷道:「現在是本聖女問你話,讓你反問了嗎?」

又冷聲道:「再問你一遍,這裡的東西,你有沒有拿,你只需要回答有,還是沒有。」

「有!」林昊不假思索,斬釘截鐵給出答案。

靜!

一個字,包括靈月在內,全都懵了。

回過神來,靈月滿臉狐疑,她根本不知道該信還是不該信,她只是本能的覺得,林昊並非沒有那個本事。

對面三人卻怒了。

爹地,放開我女人 藍河聖女目光冰冷,怒斥道:「混賬,你敢耍本聖女?」

就緊隨其後,剩下二人之中藍河聖子冷笑道:「有?

哼,好大的口氣,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你憑什麼說有,你覺得你有那個本事?」

最後一人乃是來自黃土星黃土聖地的黃土聖子,以冷聲斥道:「簡直不知所謂。

此等仙人布下的封禁,即便我等出自聖地,依舊不得不耗費大量時間精力苦苦思量。

爾區區一無名之輩,憑什麼敢說能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將所有機緣一網打盡?」

真是一群有趣的人,一再堅持要問的是他們,最後一再不信的又是他們。

林昊也懶得辯解,失笑道:「既然你們根本都不相信,又為何多此一問?」

氣氛瞬間僵硬。

再怎麼傲慢,此時此刻三人也有些被頂在牆上下不來的意思。

好一陣過去,藍河聖子冷聲道:「不管有沒有,我等都不想深究。

現在,請你們讓出去,這不是你們應該停留的地方,這等機緣,也根本不屬於你們。」

擺明是要直接開搶了。

所謂不想深究,其實不是真的不想深究,而是因為根本不信林昊能有短時間內將其它東西全拿走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