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項羽臉色有些好笑:“可以可以,你弄死他再來找我。”

二胖沒有再廢話,勒了下馬繩,正準備衝李元霸過去呢,李元霸率先跑了起來,嘴裏啊啊啊的大叫着,臨到二胖馬前,身子一躍跳了起來,手裏高舉着大鐵錘,狠狠的朝二胖的頭錘了下去。

二胖當即一愣,不過再怎麼說他也是和項羽一樣的高手,意識到了不對勁,馬上反應過來,把武器橫在身前去擋鐵錘… 心沭震驚的看著墨九琪臉上那張破掉了一半的人皮面具,怎麼也不敢相信,這個女人竟然是假的……

而跟在心沭後面的墨九狸,聞言挑了挑眉,想起之前雪封等人說的話,再看了看地上狼狽不堪的墨九琪,墨九狸的唇角勾出一抹淺笑……

這倒是有點意思了,按照殘淚等人說的,好像這墨九琪頂著自己的臉,到處殺人,敗壞自己的名聲。不過,眼下這情況,看起來是踢到鐵板了啊……

墨九琪見自己的面具破了,直接一把將面具扯了下來,冷冷的瞪著心沭:「白痴,我可不是墨九狸那個廢物!不過是戴了一張她的面具而已!」

「該死的,你既然不是墨九狸,為何跟我們做對?」心沭怒道,她要殺的人是墨九狸,這個女人既然不是墨九狸,為毛還跟她打,腦子有病不成。

「我說你是不是傻?我什麼時候說我是墨九狸了?是你們見到我,不分黑白就跟我動手好嗎?」墨九琪冷聲說道。

早知道這兩個死女人,如此難纏,她才懶得搭理她們。不過,看起來對方似乎跟墨九狸有仇呢……

「你認識墨九狸?」墨九琪看著心沭問道。

「跟你有什麼關係?」心沭懶得理這個腦子有病的女人。

她走到雪顏的身邊,冷冷的看了雪顏一眼,想到她之前的算計,心沭的眼神一冷,猶豫著要不要殺了她……

可是,就在雪顏猶豫之際,墨九琪來到雪顏身邊。

咻——

一聲尖嘯之後,躺在地上的雪顏,頭和身子徹底分家了,死的倒是一點也不痛苦……

「你做什麼?」心沭瞪著墨九琪道。

「暗算我的人,我自然不會讓她繼續活著了!」墨九琪說道。剛才如果不是這個女人,丟出那個東西,她也不會如此狼狽。

「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殺墨九狸,但是,我跟你的目的是一樣的!我一直找不到墨九狸,所以,我才會戴著她的面具,四處殺人,為的不過是引她出來而已!」墨九琪看了眼同樣狼狽的心沭道。

俗話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既然她們都想殺了墨九狸,那麼自然可以合作了!她殺了雪顏,第一是因為雪顏算計她,第二也是因為雪顏的實力她看不上……

倒是,心沭的實力,跟她差不多!她不知道現在墨九狸的實力,到達如何的地步了。但是,現在她卻受了傷,血落又不在身邊,如果這個時候遇到墨九狸的話,她真的沒有多少勝算……

心沭自然明白墨九琪的話,是什麼意思!而她也知道,如果墨九狸的實力,突破到神玄,又在此時遇到她的話,憑藉自己一個人,是沒有把握擊殺墨九狸的……

「心沭!」心沭看了眼墨九琪說道,算是答應了她的合作。

「墨九琪!」墨九琪也點頭道。

「你就是墨九琪?你不是被墨九狸給廢……」心沭有些驚訝的說道。據她所知,墨九琪和風雲國太子,當初似乎在九樓被墨九狸給算計了…… 「呵呵,就憑她也配!」墨九琪狠狠的說道,想到當初的事情,她就恨不得喝了墨九狸的血,吃了她的肉。

心沭倒是對於墨九琪,和墨九狸的恩怨,沒有多少興趣!確切的說,她跟墨九狸根本沒有仇恨,她不過是聽命行事罷了……

她是黑煞安排在帝溟寒身邊的旗子,而她的靈魂被黑煞控制著,在黑煞肉身被毀,靈魂逃走的那一刻,對她下了死命令,讓她殺了墨九狸……

黑煞也是個聰明的,看出帝溟寒對墨九狸的態度不同!也知道憑心沭的本事,根本殺不了帝溟寒,所以就乾脆給帝溟寒添點堵,讓心沭必須殺了墨九狸,不然就永遠留在凌天大陸……

因此,心沭才不得不殺墨九狸!她的命脈在黑煞手裡,黑煞離開后,她如果不離開這裡,將會死!而她,不想死……

所以說,某種意義上講,她和墨九琪,血落三人如今的遭遇,還是挺相似的……

而一直在兩人不遠處的墨九狸,看著兩個想要殺了自己的女人結盟,這種感覺非常的微妙……

墨九狸在想,自己到底要什麼時候出去,才比較合適呢?

不過,她的眼神落在了心沭的身上,如果說墨九琪想殺自己,她能理解!畢竟,她也很想殺了墨九琪,她們兩人已經是不死不休的境地了……

可是,那個黑衣女子到底是誰呢?她翻遍記憶,也沒有見過這麼一號人物,畢竟,這麼年輕的神玄強者,可是不多見啊……

除了墨家四個老祖外,她還是真沒有遇到過幾個!當然了,某個妖孽例外……

看起來自己這體質,還是真有點招人恨吶! 美女總裁的最強高手 自己見都沒有見過的人,都想著要殺了自己,她也是醉了……

「你在這秘境中,可曾見過墨九狸?她身邊都有什麼人?」墨九琪一邊處理自己的傷口,看著心沭問道。

「進來之前在秘境入口處見過,她身邊跟著兩女一男,不過其中一個女人,之前已經被我們殺了!現在應該還有一男一女跟在她的身邊!墨九狸是男裝打扮……」心沭本來不想理會墨九琪,可是想想現在兩人是合作關係,還是將自己知道的,說了一遍。

「你說什麼?」一道冰冷至極的聲音,在心沭的話落下后,從兩人的身後響起。

墨九琪和心沭一驚,回頭便看到一襲紅衣,眼神冰冷的墨九狸走了過來!

「墨九狸,沒想到你竟然送上門來了!」墨九琪看到墨九狸,眼中露出恨意的說道。

墨九狸直接無視了墨九琪,冷冷的盯著一身黑衣的心沭質問道:「你說你殺了誰?」

「呵呵。墨九狸,你總算出現了!哦,你想知道我殺了誰是嗎?可以啊,我這就告訴你,你可要看清楚了……」心沭看到墨九狸先是一驚,隨即冷笑著說道。

說完她手中一顆白色的玄石,被她捏碎拋向空中,接著一個光幕出現在半空,裡面播放的,正是當初她和雪顏,遇到冷汐夜之後,將冷汐夜虐殺致死的整個過程…… 鐵錘有多重我們幾個心裏都有數,那可是連項羽也只能勉強擡起來的,但是,在李元霸手裏,那就是個小玩具!不過在他眼裏的小玩具,對二胖來說可是致命的。

鐵錘本身的重量,加上李元霸怪物一般的力氣,還有地球引力,高空中砸落下來的慣性,我不知道二胖有沒有放鬆警惕,我只看見鐵錘在砸到他武器的一瞬間,二胖臉上變了。

那是驚訝,和恐懼。

隨即,大鐵錘如想象中的那樣,勢如破竹敲斷了二胖的武器,砸在二胖身上。

二胖連痛叫都沒喊出來,身子被錘了出去,掉落在了地上,砸出一個大坑,但他身下的馬纔是最可憐的,鐵錘肆無忌憚的砸在馬背上,頓時四個腳一歪,陷入土中,就連身軀也被鐵錘砸成了兩半,一命嗚呼。

我們這邊一片鴉雀無聲,看着李元霸把深陷土裏的鐵錘拔了出來,抗在了肩上。

二胖倒地後就沒動靜了,身上的盔甲也都碎裂了,我小心翼翼的看了郭勇佳一眼:“你要不要去看看他死了沒有?”

郭勇佳神色一怔,立即跑了過去,推了幾下二胖叫喚了兩聲,依舊沒動靜,他神色焦急的摸了摸二胖的脖子,應該脈搏還有,這才大鬆一口氣。

“不好玩啊,才一下就不行了。”李元霸有些埋怨的嘀咕了一句。

我們集體冷汗,這一錘也太厲害了吧?直接把二胖打的不省人事,要知道前不久他還在和項羽一較高下…

這下項羽再也不敢小瞧李元霸了,他揉了一下臉,顫聲道:“我當年手下要是有這麼厲害的將士,我就算獨自面對劉備十萬大軍也不會自殺了…”

“我活了這麼久,都沒見過這樣的人。”徐鳳年也嘆氣道:“真是有眼無珠啊。”

相比他們兩個,小白開無疑是最開心的,他拍了幾下手,興高采烈道:“二蛋好樣的,繼續保持下去,等會出來一個錘死一個!”

我心裏苦笑,我們都贏了還在感嘆,那谷醫林豈不是要瘋了?看過去的時候,谷醫林臉色面無表情,好像剛纔發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內,或者說他完全不在意這人是誰,還有二胖是不是在故意放水。

“呵呵,我倒是小看了你們,沒想到,你們把李元霸也找過來了。”谷醫林也不是吃素的,二蛋這氣勢,還有這怪力,一下子錘暈了呂布,古往今來能做到這一點的,也就剩下怪物李元霸了。

“李元霸也是古人,都在你的承諾之內,別輸了不算數!”小白開見谷醫林有賴皮的嫌疑,立即出聲提醒。

谷醫林搖了搖頭:“我沒想耍賴,放心吧,因爲當初我本來也想找他的,可是找了很久,都沒有消息,只是很意外你們居然能找到他。”

“運氣,這就叫運氣,哈哈,少說廢話吧,你還藏着什麼人,都喊出來吧。”要不是情況不對,我看小白開都要在這裏脫褲子耀虎揚威了。

“對啊對啊,還有什麼人,快喊出來,這個太差勁了,一錘就半死不活,我還沒過癮呢!”李元霸悶悶不樂,英明一世的呂布在他嘴裏成了不堪一擊,項羽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呂布差勁,不是也在間接的說他不行嗎?可畢竟李元霸實力擺在那,不服氣的話又打不過他…

“呵呵,李元霸,他們給了你什麼好處,居然讓你幫他們?”谷醫林臉色滿是笑意,像是一個壞大叔在騙小孩一樣。

“沒好處,就幫忙打架。”李元霸雖然沒有二蛋那麼傻,但還是挺楞的。

谷醫林高深莫測的笑了笑:“沒好處?要不然你就跟我算了,我可以實現你的願望,比如,復活你父親兄長,讓你們一家人團聚,如何?”

“無恥!你居然還勾搭我們這裏的人。”小白開誰着急,跑了過去,擋在李元霸身前怒氣衝衝的指着谷醫林罵道:“別臭不要臉,要比就比就趕緊叫人出來!”

李元霸楞了一下,回頭看了我們一眼,根據他臉上的表情來看,谷醫林說的話似乎讓他心動了,不過我們好歹也是他的恩人,他不會真的爲了家人,反過來對付我們吧?那就得不償失了!

“李元霸,你別忘了,你被欺負的時候,是誰幫你,又是誰幫你恢復記憶的!”徐鳳年沉聲衝他喊了一句。

李元霸臉色有點糾結,小白開趁機又道:“元霸,咱們可是兄弟啊,你可不能倒打一耙。”

“人都是爲了自己的利益而活,李元霸,你怎麼選擇都是你自己決定,不要被別人誤導了,而且,你恢復記憶的藥就是我給他們的,說到底,我纔是你的恩人。”谷醫林十分狡猾,不斷利誘李元霸。

“元霸,你可千萬…”小白開還想什麼時候,卻被楊塵直接打斷了。

“李元霸,他說的沒錯,你恢復記憶的藥確實是他給的,但你人,是我們找到的,雖然一開始的目的就是爲了讓你幫我們比試,但你被人欺負的時候,我就不是這麼想的,我不在乎你能不能幫到我們,我只是不想讓你繼續懦弱下去。如果你覺得他能給你意想不到的好處,那你就去跟他吧,我們不會怪你。”

我急了,這說的是什麼話?萬一李元霸真的反叛,我們這裏的人一個都別想活的離開。就連項羽也皺起了眉頭,說:“你衝動了。”

“楊塵,不要意氣用事。”徐鳳年同樣忍不住說了一句,從一開始對李元霸的質疑,到現在顯露出的身手,他已經深深知道了李元霸的可怕。

楊塵只是苦笑搖頭,並不在意他們兩說的話,目不轉睛的看着李元霸,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李元霸嘆了一口氣,一把推開了小白開,這個舉動讓我心裏一涼,完了,李元霸真的要跑了…

“你這樣我很爲難啊,本來我就是想比試一下,可你現在要把我父親和幾個沒良心的兄長復活,我都要忍不住一錘子*了,怎麼辦?”李元霸挑釁的看着谷醫林,說出來的話讓我們大吃一驚。

“元霸,你不跑了?”小白開一臉激動,直接抱住了李元霸,他人小,但李元霸也高不到哪裏去。

“跑?我幹什麼要跑?”李元霸笑了起來,“你們可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這人最仗義了,誰救我,誰就是我的朋友。”說着看向谷醫林:“倒是你,居然還敢威脅我反過來對付我朋友,我真想錘死你!”

我心裏一鬆,忍不住笑出了聲,這種感覺很奇怪,有種起死回生的感觸。

楊塵臉色也好看了不少,無聲笑了起來,低聲說了句:“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威脅?我沒有威脅,如果你不想復活自己的家人,可以說出別的要求,我都可以滿足你,而且我也不要你對付他們,我只要你不要多管閒事。”谷醫林見利誘不成功,轉換了一下戰略。

李元霸把肩上的錘子砸在了地上,很不耐煩的說:“別說這些沒用的,不是還有三個人要出來和我比試嗎?乾脆一起叫出來,我一錘子完事,你要是再囉嗦,我就拿你開刀!”

谷醫林收斂起了笑容,冷哼一聲:“那就先比試吧,你也不見得能贏!”

話落,身邊突然多出了三道虛影,一個是跟李元霸差不多的小屁孩,雙手也拿着黑乎乎的鐵錘,還有一個面色猶豫的青年人,手持一把長槍,跟呂布的方天畫戟有幾分相似,最後一個則是滿臉紅光的老頭,面色不怒自威,手裏拿着一把長刀… “哈哈哈,裴元慶,宇文成都。”李元霸看清三道人影,直接叫喚出了名字。

“咦,這個老頭是誰?”最後一個老頭他沒認出來。

“李元霸?!”被他喊出名字的兩個傢伙面色大變,尤其是那個子比較高一點的傢伙,他渾身都在打顫,十分畏懼的看着李元霸,下意識轉身就要跑,一邊的小孩伸出手中的鐵錘攔住了他,臉色有些不悅道:“我都沒跑,你跑什麼?都是死人了還這麼怕他。”

高個子一愣,頓住了身子沒動。

“有你們兩個就好玩了。”李元霸拎起大鐵錘,饒有興致的走到二胖面前,斜眼瞄了下:“這傢伙自稱什麼呂布,一千多年無敵手,結果被我一錘打暈了過去,還不如你們兩個人呢,哈哈哈,現在你們兩都出來了,我們來比試比試。”

小孩和高個看了看地上昏迷不醒的呂布,說了句:“李元霸,你還是這副鳥樣,不知死活啊!不過你倒是厲害,居然連呂布都不是你對手。”

“太差勁了,你還能擋住我三錘,這一傢伙一錘就不行。”李元霸嘆氣,面露憂傷。

我十分好奇,開口問楊塵,這兩個傢伙是誰?怎麼看起來和李元霸好像認識的樣子?

其實我是怕這兩個人跟李元霸熟,把李元霸給忽悠到對面去了。

“矮個子拿雙錘的叫裴元慶,是在當時排名第二的高手,僅差李元霸,也是唯一一個能和李元霸對上手的人。另外一個高個子叫宇文成都,是當時的叛軍,以前被李元霸一錘打成重傷,最後又被裴元慶一錘打死。聽說他最害怕被李元霸碰到當成對手,雖然他很厲害,但是隻要一見到李元霸就和老鼠見了貓一樣逃跑。”頓了頓:“至於第三個…好像是二爺?”他的聲音不是很確定。

二爺?這是什麼奇怪的名字?

“關羽,關二哥。”徐鳳年目光凝重,直勾勾的看着紅臉長鬍須的老頭。

我心裏一動,這傢伙應該就是和徐鳳年當初同一個陣營的!我看過去的時候,發現他也在看着徐鳳年,臉上似笑非笑的。

“李元霸,咱們也千年沒見了,來吧,比試一下,看看你的錘子是不是還有當年的勁。”裴元慶哈哈大笑道。

“那必須的。”李元霸見到故人心情也很好,又問一邊的高個子叫道:“宇文成都,你老小子也別閒着,和裴元慶一起上,還有旁邊的老頭,你們三個來一起,我試試能不能一錘錘死你們三。”

我看他躍躍欲試的樣子,覺得李元霸有些變態,遇見故人當即句說要錘死對方…

裴元慶笑着用胳膊肘碰了一下發愣的高個子,說:“聽見沒,趕緊上,你要是敢跑,老子第一個敲你腦袋!”

宇文成都不但害怕李元霸,對身邊的裴元慶似乎也非常畏懼,苦着一張臉,端起武器就朝李元霸衝了過去,同時嘴裏大喊:“元霸你可千萬不要把我打的魂飛魄散啊!”

“呸,我當然會溫柔點,怎麼說咱們也認識。”李元霸臉上笑嘻嘻的,擺出姿勢也準備衝過去。

“元霸,接着!”楊塵突然喊了一聲,不知道扔了一個什麼東西被李元霸接住了。

“吞進肚子裏,要不你碰不到鬼魂。”

李元霸毫不遲疑,把東西丟進嘴裏後,吶喊一聲,重新朝宇文成都衝了過去。

裴元慶就跟在宇文成都身後,此時突然衝了出來,雙手擡起鐵錘,狠狠的砸了過去。

“小心!”一邊的小白開着急的喊了一句。

李元霸根本不在意,擡起鐵錘先擋住了裴元慶的攻擊。

“宇文成都,刺死他!”裴元慶雖然一擊不成,可卻沒有收招,死死的糾纏住李元霸,臉上獰笑道。

宇文成都就跟死了老媽子一樣,臉色萎縮的突然擡起了手裏的武器,迅速朝李元霸的肚子刺了過去,不過在我看來,一點也沒有狠勁,這不像是在比試,而是在被迫玩過家家。

“宇文成都你敢!”李元霸面色一兇,瞪了他一眼。

宇文成都頓時停下了手,神色慌張的退後了幾步。

李元霸乘機一揮鐵錘,把裴元慶頂了出去。但是裴元慶這傢伙身子不大,但武功挺好,空中翻了一個身後落在了地上,猛地轉頭看向宇文成都罵道:“你個孫子,幹嘛不刺下去?”

“我害怕…”宇文成都快哭了,我覺得他生前一定被李元霸欺負的很慘,要不然也不會這麼害怕李元霸。

裴元慶哼了一聲,面色不悅的盯着李元霸:“元霸,你這樣就不行了,你說我們一起上,怎麼,打不過就開始嚇唬人了?你再這樣我也不打了。”

李元霸連忙擺了擺手中的大鐵錘,急聲說:“別別別,剛纔太危險了,我一看見他就來氣,不是故意的,咱們繼續,我保證不嚇唬他了。”

裴元慶撇了撇嘴,對宇文成都道:“聽見了?放心上吧,他要是再嚇唬你,你直接刺下去不就完了嗎?真是孬種。”

宇文成都面色難看的點了點頭。

“那邊的老頭,你一起來,三個打我一個!”李元霸興致很高,對着谷醫林身邊的老頭高叫道。

紅面長鬍子老頭收回一直看着徐鳳年的眼神,摸了摸鬍鬚,面色威怒:“老夫不趁人之危,你們三個打就成了,要是不行,我再上。”

李元霸被拒絕了,有些不開心,手裏的鐵錘狠狠的錘了兩下地上,砸出兩個大坑的同時,我們腳下也開始晃動。

“讓你來就來,怎麼這麼多廢話?”

“元霸,他不上就算了,你對付兩個就行,這個等會交給我們。”楊塵急忙出口,生怕李元霸獸性大發,還對紅臉老頭點頭致意微笑。

老頭同樣對他點了點頭回禮。

“兩個就兩個。”李元霸嘀咕了一句,隨後大喊:“你們兩小心了,這次我先上!”說着就拖着大鐵錘衝了過去,當頭一砸。

裴元慶暴喝一聲,擡起雙錘擋住了李元霸的攻擊,身子只是一顫,並沒有被打飛出去。

我眼睛一亮,十分驚訝,這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正面擋住了李元霸的攻擊!看來這個裴元慶不賴!

一邊的宇文成都沒有閒着,面無表情的繞到一邊,舉起武器就刺過去,李元霸收回鐵錘一擋,裴元慶趁機大叫一聲,揮舞起了鐵錘砸過去。李元霸連忙偏過身子一躲,嘴裏哈哈笑道:“你們兩個真狡猾,居然配合的這麼好,輪流攻擊我。”

“少廢話,看招!”裴元慶和宇文成都一起出招。

李元霸笑着揮了一下鐵錘,擋住了他們兩,同時身子朝後,衝我們這裏跑了過來。

我嚇了一跳,李元霸這是打不過要逃跑了?很快,李元霸的身子就頓住了,身子一轉,再次衝他們兩跑了過去,只不過有點特別,就是他在轉圈,雙手拎着鐵錘一邊轉圈一邊快速撞了過去。

裴元慶和宇文成都面色大變,估計他們兩以前見識過這招的可怕,對視一眼後,面色凝重的點了下頭,同樣衝過去,打算制止住李元霸瘋狂的舉動。

雙方剛碰撞在一起,李元霸的身子被他們定格住了,但是代價也有,就是裴元慶和宇文成都都被打飛了出去,不過沒什麼大礙,就是臉色潮紅,呼吸急促。

“厲害,居然能破我這招。”李元霸毫不在意一笑:“再吃我這招試試!”

說着,他快跑兩步,拖着大鐵錘跳了起來,狠狠的衝他們兩砸了過去,這和剛纔對付呂布的那招一樣,只不過剛纔是單手,現在是雙手…

我有些害怕的閉上了眼睛,同時心裏爲這兩個倒黴的傢伙祈禱,估計真的要魂飛魄散了! 「你,很好!」墨九狸看完整個畫面后,轉過頭看著心沭,唇角的笑意加深,冷冷的說道。

只是那笑意卻不達眼底……

「怎麼樣?看到你身邊的人,被我們折磨致死,是不是覺得感覺很好!」心沭看著墨九狸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有些不好的預感,可是想到她跟墨九琪兩人都是神玄的實力,就鼓起勇氣說道。

「呵——」

「好不好,很快你就會知道了!」墨九狸似笑非笑的看著心沭。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汐夜就這樣被害死了!明明進來的時候,一切都還好好的,只是幾個月的時間,竟然就這樣沒了……

墨九狸恨不得現在就滅了心沭,可是她卻沒有。因為她不會讓這個女人,死的那麼容易,死對她來說,太過仁慈了……

她要將汐夜受過的痛楚,百倍的還給這個女人!讓她知道什麼叫做生不如死,什麼叫做求生不得和求死不能……

「你以為我們會怕你?」心沭警惕的說道。對於墨九狸她了解的並不多,實在是因為墨九狸的資料太少了。

不管是墨府小姐,九樓的背後主子,還是修羅九醫,每一個身份名聲都很響亮,但是每一個都沒有太多關於她的資料……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