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頑固派和改革派的鬥爭妙俊風先前也聽趙有德提過,但他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啪啪啪”的鼓掌聲響起,妙俊風從人羣的後面一步步的走到前方。

他的出現,立刻讓他成爲全場矚目的焦點,看臺上的長老們也是在掌聲中回過神來,迅速的來到妙俊風的身前,恭敬的行禮。

見到長老們行禮,這些年輕的弟子們哪還能不明白眼前的這個人是誰,立馬跟在長老們的身後更加恭敬的行了禮。

“安忠,你剛纔的話說得很好。我看得出來你不知道我是誰,若是在你知道我是誰的前提下說出那番話,我絕不會多看你一眼。

你今年多少歲了?”

“回家主的話,我今年十六歲。”安忠很激動,他真的沒想到,之前遇見的這個人竟然是自己心中最崇拜和敬仰的人。

“十六歲的年紀,能夠有三月修爲,這說明你的資質不錯。若是放在大家族中,說不定你現在的修爲還會更高。

我且問你,你的老師是誰?”

“回家主的話,我沒有老師,我都是看書看來的。很多內容都是翻閱您留下的讀書筆記學來的。”

“哦?這麼說來,我豈不是間接的成爲了你的老師?”

“弟子,不!屬下,不!小的,也不!我,我不敢。”安忠一下子緊張起來,變得語無倫次,他真不知道在家主的面前,該如何稱呼自己了。

“哈哈哈…,原來你也有驚慌失措的時候。我想收你爲徒,不知你可願意?”妙俊風對他的考驗結束了,覺得他是一個可造之材。

“徒兒安忠拜見師父。”安忠一邊說着,一邊就“嘭嘭嘭”的向妙俊風磕了三個響頭。

“師父收徒弟,不能不給見面禮啊!這一把雷劍就當做是爲師的見面禮了。這也是爲師爲自己煉製的第一把符器。”

“謝師父。”安忠很珍惜的把雷劍捧在了手裏。

忙完了安忠的事,也該把眼前的事解決一下了。幸好自己回來了,不然,家族要是像這樣發展下去,早晚要出事。

“我宣佈,今天的大比到此結束。所有的比賽成績就此作廢。三日後還是在這裏,我們要進行真正的家族大比。

凡是我妙家年齡在十八歲以下的年輕弟子都可以參加大比。

此次大比,我們將分成文者組和武者組。排名一百名以內的弟子可成爲內門弟子,排名三百名以內的弟子可成爲外門弟子。

至於核心弟子,暫且不選。等到一年後,家族成爲四等家族時,再從前一百名內門弟子中選取。

好了,都散了吧!”

“家主,您是不是忘了什麼?”趙有德壯着膽子問了一聲。

●тTk an●c○

“忘了什麼?該說的我都說了。要不你提醒我一下。”

“不敢,也許是我記錯了。”

“趙長老,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樣虛虛掩掩了,趕緊說吧!”

“是,家主。您是不是忘說獎勵了?”

“獎勵嗎?即將舉行的大比沒有獎勵,想要獎勵都給我好好努力,爭取在下一屆大比上讓我記住你們的名字。凡是被我記住名字的人,我都會親自爲你們發下獎勵。”

妙俊風的話讓家族子弟瘋狂了,家主親手發給自己獎勵,那會是什麼樣的獎勵?家主可是一名出色的煉器師啊!他給的獎勵一定是最好的符器。

妙俊風現在不會去管這些弟子們,而是擡手一招,帶着站在自己身邊的長老們還有安忠向着議事殿就走了過去。

“安忠,去敲響議事鍾,等長老們到齊後,你就替爲師守在外面。”

“是,師父。”

妙俊風此話一出,立刻讓跟在他身後的長老們有人歡喜有人憂。只是不知道,這一次誰會是最大的倒黴蛋。 議事殿外鐘聲的敲響,讓留在家中長老們的心絃瞬間繃緊。

鐘聲一響,代表着家主的歸來。每一次家主在議事殿中議事,有的人會紅得發紫,有的人會被打入冷宮,從此不受重用。

“老家主,您知道今天要討論的是什麼事嗎?”旁系的一名長老向妙榮問道。

“不知道,應該是好事吧!今天不是家族子弟大比的日子嗎?興許正是爲了此事吧!”

“老家主言之有理,不知道我那孫兒能否爲我長臉,在家主面前露露臉。”

一個個的長老從家族各處急速的趕來,很快議事殿內就座無虛席。

“哐當”一聲,議事殿的大門被守在門外的安忠關上了。

這一聲,也讓部分長老的心中感到莫名的不安。

“不錯,沒想到我臨時召開的會議,與會人員竟然會這麼齊。閒話我們就不多說了,直奔主題吧!

家族在諸位長老的齊心協力下,取得了很大的發展。看到一個個嶄新的臉龐,一棟棟拔地而起的巍峨建築,我知道,你們是真的在用心發展家族。

鑑於此,我妙俊風發自內心的對你們說聲謝謝。但這遠遠不夠,離我們遠大夢想的實現還差十萬八千里。

長老們,若是你們出去轉一圈,就會發現,我妙家在五等家族行列中可以稱雄,可在最差的四等家族面前,連頭都擡不起來。

不是我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而是事實如此。在你們每一個人入殿時,我都在仔細觀察。如今,坐在這裏的除了我,最高的修爲才七日境界而已。

你們知道七日境界的修爲在我的眼中等同於什麼嗎?等同於你們在原地踏步走!”

妙俊風的聲音讓很多長老都低下了頭,但還是有一部分資歷老的長老把身子坐的很直,絲毫沒有因爲妙俊風的話而感到羞愧。

他們這些人是以妙榮爲尊的,只要妙榮不吭聲,他們絕不會因爲妙俊風的話而產生任何波動。

“俊風啊!在座的很多都是你的長輩,你得注意一下你的用詞。再有七日修爲已經很高了,就算你將我們家族未來描繪的很好,也要注意結合實際啊!

頂級的五等家族需有問道境強者坐鎮。我們妙家因爲有你的存在而讓我們成爲五等家族,但跟真正的五等家族比起來,相差甚遠。

俊風啊!在批評別人的同時,自己一定要做得好。若是做的不如別人,反而去批評別人,只會讓人在心底裏嘲笑和記恨於你。”

妙俊風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妙榮的話是什麼意思。已是侯境強者的他在面對比自己境界低的修行者時,只要不釋放出自身的氣息,他們絕不會探查到自己的真實修爲。

“爺爺,您的意思我明白。我既然說出這句話,那就有說出這句話的資本。家族的強大少不了強者坐鎮。

四等家族中若是沒有侯境強者,那就算祖上再風光,也早晚會淪爲其它四等家族,乃至頂尖五等家族口中的食物。

諸位,在你們辛苦爲家族發展做貢獻的時候,我也沒有閒着。既然是家族中的頂樑柱,最強大的戰力,我的修爲怎麼可能還在原地踏步呢?

現在,我就用事實來告訴大家,我的修爲與之前相比,有沒有精進。”

一股強大的威壓自妙俊風身上發出,如水波般向着大殿內每一個人的身上籠罩而去。

每一名長老的臉色都不好看,身上的氣血也是出現紊亂,甚至只要再加一分力,身體的血氣就會自爆開來。

妙俊風掃了一眼全場,之後,迅速的收回釋放出的威壓。

“諸位,俊風不才,僥倖在不久前突破問道境,邁入侯境。如今已是一名侯境強者。

身爲侯境強者的我,訓你們幾句,應該沒問題吧!”

妙俊風故意壓低音調,將目光看向了那幾位將腰挺得筆直的長老。

此時的他們哪還敢有半點威風,是緊隨同伴的步伐,羞愧的把頭低了下來。

“諸位,你們是我妙家的支柱。沒有你們,妙家如何發展?沒有你們,妙家如何強大?

但今天的一件事讓我感到非常意外,也非常憤怒。這件事我原先就知道,但沒想到如今已發展到這般地步。

我知道在你們的心中,妙家是無可替代的。但這並不是你們製造矛盾和劃分界限的理由!

你們的做法在我們是五等家族時,並沒有錯,哪怕晉級成爲四等家族了,也沒有錯。

但我們的目標不僅限於此,我們要不斷往上,奪回往日的輝煌,並在此基礎上向着世家邁進。

諸位,我知道你們中大多數已不再年輕,心中的激情和鬥志已被歲月抹去。但你們就算不考慮自己,也要考慮一下自己的子孫後代。

你們是希望他們的成就越來越高,還是一步步的走上衰敗之路呢?

再有,你們難道就不想多活一些歲月,看看這世界的美好風光,看看自己心愛的子孫取得何種令人驕傲的成就嗎?

諸位老長老,我給家族那麼多的資源,可不是爲了展覽的,而是爲了讓家族中有潛力的人能夠不斷進步。

過了問道境,就有三百年的壽命。過了問地境,就有一千年壽命。過了問天境,就是傳說中的存在。

諸位,相對於漫漫人生和時間長河來說,我們只走過了一小段,甚至可以說是一小步。

未來不可預測,未來的路也不好走。但我相信,只要我們齊心協力,就可以走出一條屬於我們妙家的昌盛之路。

所以,從現在開始,能者上,庸者下。妙家不再是妙姓的妙家,也是其他加入我們妙家異性族人的妙家。

在資源分配上,在權力分配上,在利益分配上,身爲妙家的高層要一視同仁,不能區分對待。

是金子你就給我發光,家族會把你擦得更亮。

不是金子,你就更要踏踏實實的努力,爲家族盡一份自己的綿薄之力。

諸位,百年大計,人才爲本。我們不能在只顧着自己的小圈圈了,必須要開拓眼界,敞開心胸,讓自己的小圈圈變成明天的大圈圈。

只有做到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不拘一格,才能讓我妙家真正踏上前往世家的正軌上!

最後,我妙俊風拜託你們。請放下成見,做一名伯樂,爲妙家的未來添磚加瓦。”

妙俊風在說最後一句的時候,從主位上站了起來,向大家深深的鞠了一躬。

:,,!! 從議事殿走出來的長老,每一個都神情凝重。他們被妙俊風的話和行爲給深深觸動了。

妙榮在秒平和妙文的攙扶下,走了出來。

現在的他心裏說不上是什麼滋味。整個妙家的人心在此刻已經全部倒向妙俊風,更別說那些剛加入的外姓家族了。

“平兒,妙文,從今天開始你們真的要好好努力了。要是你們不努力,就算你們是妙家的嫡系,也會被大浪淘沙給淘掉的。”

贈你一世情深 “父親,事情沒有這麼嚴重吧!俊風他真的會這麼絕情嗎?”

“不是他想絕情,而是現實不得不讓他絕情。你要記住,他現在對你來說,第一身份是家主,其次纔是你的侄兒。”

“孩兒知道了,孩兒以後會努力的。”妙平的心裏升起了一絲落寞,他明白父親話中隱含的意思,也許往日的風光在今天之後,就要一去不復返了。

妙俊風難得回來一趟,自然要對家族中的每一項事務都瞭解一下。

妙茹,妙海,趙有德等長老,一個個將手頭上的事都向他做了彙報。

聽完這些彙報,妙俊風沒有發表任何評論,而是對趙有德問道:“趙長老,馬娟近來可安分?”

此話一出,趙有德到是沒什麼,妙茹和妙海的臉色卻是剎那間就變了。

妙俊風輕瞄一眼,沒有表示,繼續等待着趙有德的回答。

“回家主,馬娟一月前就離開妙家,和馬鳴一起外出了。據我打聽來的消息,他們好像是去了西玄武境。”

“西玄武境嗎?”妙俊風的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家主,有一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趙有德略帶忐忑的問道。

“你說吧!”

“我覺得讓馬娟繼續待在我們妙家有些不太合適。妙文長老對她很好,可謂言聽計從,然而,也正是因爲對她太好了,我纔不放心。”

“我知道你的意思,馬娟是一個聰明的女子,心也很大。若只從外表來判斷她的爲人,絕對會被她忽悠的分不清東西南北。”

“家主英明。按照她之前對負責她飲食起居的侍女交代,今天應該就是她返回的日子。”

“是的,不僅是她回來了,她的父親還有一位我的老熟人也跟着回來了。”

妙俊風說完,身形一晃,就飄出了門外,再一晃,就來到了前門的廣場上。

原本還一臉笑容的馬鳴,在見到妙俊風的一瞬間,臉色是變得煞白。

到是馬娟笑呵呵的說道:“原來是大哥回來了,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來自寧家的徐華,侯境小成強者,是爺爺派來給我當護衛的。”

妙俊風臉色一冷,沒有理會馬娟,而是瞪着眼向馬鳴開口呵斥道:“馬鳴,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我的話不當回事,難不成你真的以爲我不敢殺你嗎?”

“呵呵呵,大哥說笑了。你怎麼會殺我父親呢?我們可是一家人。”馬娟不知爲何,一改常態,昔日的低調完全消失了。

此刻她表現出來的,完全是一副一家之主的風範,妙俊風反到成爲了陪襯。

“馬娟,你不覺得你太放肆了嗎?是誰給你的膽子!”

“呵呵呵,大哥。膽子不是人給的,而是自己長的。爺爺可是說了,他對妙家的產業很感興趣,希望妙家的現任家主能賣他一個面子。”

“哦?聽你的意思,他是想一口吃下我們妙家,把妙家變成他的囊中之物。哈哈哈…,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事,只是我怕他貪心不足蛇吞象,一不小心反倒讓大象踩爆了身子。”

“大膽!竟敢如此污衊馬宗師,你是自己掌嘴,還是讓我來賞你十個嘴巴子?”

徐華之所以願意來,不僅僅是因爲馬騰的吩咐,更是因爲寧公子在暗中囑咐他,讓他想辦法激化馬家和妙家的矛盾,進而好讓他得到最後的利益。

“好大的口氣!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這裏有你說話的份嗎?這裏是妙家,在我沒有發火前,給我立刻滾出去!

聽清楚,是滾出去!”

“你讓我滾出去?哈!妙俊風果然不愧是煉器界的器子,好大的口氣啊!就算是馬騰宗師見到我也要客客氣氣,難不成現在的你就已經超過馬騰宗師,成爲大宗師了?”

“你的廢話可真多?別以爲我對你的身份不瞭解。你不就是寧巖風的狗腿子嗎?怎麼?想要讓我和馬家火拼,最後讓你的主子坐收漁人之利?

我說你的這點小智慧還是不要在我眼前賣弄了。你不嫌丟人我都替你丟人!”

“妙俊風,你找死!”

徐華說罷,侯境強者的霸道氣息即刻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站的近的馬鳴和馬娟在這股氣息下,是紛紛癱坐在地上,臉上一片驚恐之色。

當這股氣息傳遞到妙俊風的身前時,妙俊風輕輕地一揮手就把這股氣息給拍散了。

區區侯境小成的武者也敢在自己面前班門弄斧?換成王境強者還差不多!

“你是王境強者?”徐華的心中升起了膽怯之意,能夠這樣輕而易舉化解自己氣息攻擊的,只有高於侯境的強者。

“王境強者?你怎麼不猜是皇境強者呢?”妙俊風臉色不變的回道。

“哼哼!既然不是王境強者,那你就準備承受我的怒火吧!”

徐華取出馬騰贈給他的符器,將自身的修爲在此刻轟然爆發,黑色的器靈裹着他,化成一柄血紅色的重劍,朝着妙俊風就一劍劈來。

妙俊風心中好笑,但不會不重視他。

只見他右手一揚,散發着耀眼銀光的麒麟印向着那重劍就飛了過去。

“嘭”的一聲。

麒麟印將重劍砸飛到半空中,紫色的電弧在劍身上來回穿梭,一縷縷黑色的霧氣在紫色電弧的威能下,不斷的流散到空氣中,然後被麒麟印打出的光芒給淨化。

“啊!”一聲淒厲的嘶吼。

由於過度依賴符器,在符器被摧毀的同時,徐華來不及退出人器合一的狀態,隨着符器一同煙消雲散了。

癱坐在地上的馬鳴和馬娟,此時,真的是後悔死了。

他們沒有想到妙俊風的成長竟然會如此迅速,實力也是那樣強大。

僅僅一招,釋放一個符器,就將侯境小成的徐華給打死了。

與這樣的人做對,那真的是嫌自己的命長了。可惜的是,世上真的沒有後悔藥,也不可能讓時光再回流了。

Wшw ¸тtκan ¸C○ 前院產生的動靜讓家族中所有的人都注意到了這裏。

很快,呆在內院的長老們是一個個聞訊趕至,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散發着凌厲的氣勢。

可當他們看到癱坐在地上的二人,還有雙手後背站在他們身前的家主時,一時間,大腦有些短路。

“妙文,你出列。”妙俊風的聲音很冷。

“家主。”妙文的臉色很差,他很想再向哥哥求情,可是馬娟這次的作爲讓他都覺得無地自容了。

“這就是你給我的交代嗎?這就是你平日口中的好妻子嗎?

放着好日子不過,非得帶着強者來到家中耀武揚威。若不是我的修爲如今已是侯境,你知道今天的事發展到最後會是一個什麼結果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