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額頭冒出了冷汗。

其實南方的九月份,到了深夜時分比較涼爽了。

何況這晚還有夜風徐來,站在屋外,就算打一套功夫都難以出汗。

羅陽越是要掩飾尷尬的事,兩位村花就越在乎。

「放開,老娘要回家!」唐桂花含羞道。

「桂花姐……」羅陽摟緊了她。

當羅陽左手用力摟唐桂花時,她的身子便自然會向安玉瑩那邊移去。

唐桂花噗哧一聲笑了,隨即左手橫撥而過。

剎那間,羅陽渾身顫了一下。

「桂花姐。」羅陽興奮道。

「快管好你的小弟!再隨便偷襲人,看老娘會不會揍你小弟一頓。」唐桂花脆聲道。

被她這麼一說,羅陽尷尬極了,只覺置身於火爐裡面,渾身熱烘烘的

臉面也燙了,耳朵也熱了,脖子也出汗了。

緊接著安玉瑩也吃吃地偷笑,羅陽更窘了。

「安姐,桂花姐,我弟應該在家裡睡覺了。」羅陽裝糊塗道。

「睡覺了,剛才還在那裡嚇人,敢再嚇老娘,看老娘會不會咔嚓。」唐桂花含笑道。

「安姐,桂花姐,我……,我……,我,我不知你們在說什麼。」

見羅陽說話巴巴結結的,兩位村花都笑的花枝招展的。

羅陽搖著她們的嬌軀,窘道:「安姐,桂花姐,你們為什麼笑呢?咱們回家吧。」

這麼一鬧,兩位村花心裡的氣都幾乎消了。

「安姐,桂花姐,明天我帶你們到縣城去買衣服哈。」

聽羅陽這樣說,兩位村花更歡喜了。

牽著她們的玉手,走在鄉間小道上,月色如紗,清風輕漾,羅陽覺得人生真是不可思議。

一個月前,羅陽絕對沒有想過自己能牽兩位大美女的手。

莫說兩個,就算是一個,都沒機會近距離接觸。

現今在機緣巧合之下,竟跟她們都如此親密。

兩位村花任由羅陽牽著走。

3人不說話,卻自有一抹溫馨的氣氛。

無聲勝有聲。

其他美人正在等羅陽回來,要向他請示還要不要泡葯澡。

彼時都過凌晨時分了,每位美人都泡,那快要弄到天亮才能完事。

「今晚不泡了,大家早些休息,明早咱們還要繼續跑步。」羅陽說道。

在場的美人,絕大部分是羅陽的徒弟。

師父發話了,徒弟只好遵命。

除了張靜住在村公所的宿舍外,剩下的美人都在秦飄家過夜。

「靜姐,我送你回宿舍吧。」羅陽熱情道。

他還要去找郎意鋒談事情,不能讓張靜跟洪佳欣在一起。

在還沒弄清張靜真正的身份之前,羅是都會對她保持高度警惕。

於是張靜跟著羅陽出了門口,往郎意鋒的家走去。

在酒吧時,當時朱莉提及林家的事,羅陽都忘記請她幫忙查張靜身份證了。

單看張靜外表,能看到的是她的氣質不錯,人長的也漂亮。

若非那晚羅陽陰魂出竅,試探出張靜不是等閑人,還真難以相信她竟有能力覺察出陰魂。

二人雖是師徒關係,卻不是很熟。

並肩走在一起,總有些隔閡似的。

最終還是羅陽打破了沉默,說道:「靜姐,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張靜好奇道:「哪裡?」

當聽說是賭場時,張靜連忙說不喜歡賭博。

羅陽笑道:「靜姐,我只是帶你過去,讓那些人知道你是我的徒弟,那以後他們就不敢隨便欺負你。」

聽了這話,張靜感謝道:「師父,你人真好。」

嘿嘿一笑,羅陽謙虛道:「咱們自己人,別說這種話。有什麼困難,就跟我說。」

其實羅陽心裡有些尷尬。

若那晚張靜不是覺察到羅陽的陰魂,而是直接看到了,那她也會知道羅陽不是普通人。

現今二人都假惺惺地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過,各自演戲。

「靜姐,你除了會功夫之外,還學過其他的沒有?比如看風水之類的?」羅陽旁敲側擊道。

「沒有。」張靜毫不猶豫道。

單憑她的回答,羅陽就可以直接將她列為敵人。

羅陽決定晚上再去試探她,看她有什麼反應。

不過這得冒一定的危險。

當時,張靜既然至少能覺察到羅陽的陰魂所在的方向,說明陰魂近了她的身邊,她是能知覺的。

再者,那時張靜沒有絲毫的驚慌。

由此可知張靜極有可能有辦法對付陰魂。

若這個猜想對了,羅陽要是再以陰魂出竅去找張靜,說不定會受到她的攻擊。

可是不去試探,又無法確定張靜的真實情況。

有付出才有收穫。

為了幫洪佳欣找到爸媽,羅陽願意去冒險。

每次看到洪佳欣因思念爸媽而難過,羅陽心裡也不好受。

雖沒有約郎意鋒,但他晚上一般在家。

除非天塌下來了,郎意鋒可能會逃生去了。

過了凌晨時分,郎意鋒的賭場還有不少賭徒在興奮地想發財。

當有人看到羅陽來了,連忙上來打招呼,左一聲陽哥,右一聲陽哥。

其他村痞也趕快向羅陽打招呼,熱烈歡迎他的到來。

郎意鋒正在跟人打麻將,見了羅陽,便讓人先頂替他的位置,他則來招待羅陽。

「師父,抽煙。」郎意鋒恭敬道。

「靜姐也是我徒弟,她住在村公所的宿舍,沒事不要打擾她。」羅陽接了煙。

雖說郎意鋒讀書少,但也能聽出羅陽話里的意思。

「師父,放心。誰敢去動……」郎意鋒撓頭道:「師父,我是師兄,還是師弟?」

「你是師兄。」羅陽笑道。

「在村裡,誰敢動我師妹,我第一個削他。師父,這個你完全可以放心。」郎意鋒拍著胸膛保證。

「靜姐,你玩兩把吧,我先和他談點事,待會再送你回去,很快的。等一下就行了。」羅陽說道。

這話很熱情,卻帶著命令的味道。

在來的路上,跟張靜聊了一下,羅陽深信她來宏運大隊不懷好意。

縱使不是敵人,也不會是朋友。

重生之老公要從小養成 在這種情況下,羅陽要嚴防張靜有空去找洪佳欣,以免她把洪佳欣劫走。

日後有機會,羅陽會讓張靜離開宏運大隊,那對洪佳欣會安全很多。 秦昊和劍聖的戰鬥完畢之後,接下來的戰鬥都盡然有序的進行著,每個人除了金鱗島和修羅島之間的戰鬥都選擇了普通戰,很少出現死亡的情況。

「比武完畢,你們還有二十五人活下來,不想前去第四層的人踏出一步,只要通過了考核便能夠順利的離開水元洞府,想要進入到第四層洞府的人站在原地不要動!」

潔白身影僵硬的聲音再次響起傳入到了眾人的耳中,這道聲音落下只有五人踏出了一步,還有二十人沒有踏出,顯然都準備前去第四層。

「好了,你們可以前去通過立刻的考核了,至於你們比武場裡面只有留下十人的時候會自動傳送到第四層空間,祝你們好運」

潔白身影的話落下將準備離開的五人帶走瞭然后一瞬間便消失到了原地。

「瑪德,難道讓我們自行廝殺?」

金鱗島此刻只有三人在比武場,刀聖看著離開的潔白身影頓時低聲的怒吼道,現場可是有二十人,必須死去十人他們才有可能前去第四層空間。

「有意思了!」

散修老大戰雲超臉色出現了一抹凝重的神色,看向了場中最多打人數還有七人存在的修羅島不由的出現了一抹苦笑。

「夢姐,我們怎麼辦?」

婆娑島的女子看向了隆寒夢皺起了眉頭同樣臉色難看的看向了修羅島的人詢問的說道,整個比武場修羅島的人佔據了太大的優勢,兩位最強大的天級巔峰的存在都在修羅島,讓得他們完全無力反抗。

「我們現在有七人,所以你們還有三個名額!」

秦昊感受到了各方的目光全部看向了他們修羅島,平靜的臉色警惕了下來,畢竟他們修羅島的實力乃是最強大的,若是他們三方勢力結盟,修羅島已很難對付。

「秦天王的意思便是我們必須殺死我們自己的人來成全我們自己咯?」

戰雲超聽見了秦昊的話輕笑的說道,頗有幾分冷笑的笑容在臉上掛起。

「額!」

秦昊聽見了戰雲超的話聳了聳肩並沒有多說什麼,如此狀態了還需要多說什麼呢?

「哎!」

隆寒夢看向修羅島的眾人不由的嘆了一口氣,本來他們婆娑島的人已可以分一杯羹的,只是婆娑島一直置身事外,顯然修羅島的人不打算讓他們分一杯羹了。

「可要聯盟?」

三方勢力的領頭人沉默了下來,思考著應對的方法,突然戰雲超的聲音在整個比武場傳了回去,便看見了戰雲超對著刀聖和隆寒夢兩人詢問道。

「同意!」

刀聖聽見了戰雲超的話想都沒有想同意了下來,三方勢力唯有金鱗島人數最少,不過三人,散修和婆娑島都還有五人存在,所以刀聖不得不同意結盟。

「同意!」

隆寒夢看了一眼臉色平靜,淡然的秦昊沉默了一段時間最終同意了聯盟。

最後的自然之靈 「你們聯盟已太公然了吧?」

玄羅看著三方勢力直接當著他們修羅島眾人的面結盟了眉頭皺了起來冷笑的說道,尤其是看向婆娑島的時候更是多了幾分嘲諷的笑容,若不是婆娑島一直置身事外,兩島之間怎麼會發生這些事情。 張靜只得留在賭場里看人玩麻將。

羅陽則和郎意鋒到外面去抽煙,順便談事情。

村長謝潤發或許曾找郎意鋒談過,讓他別再開賭場。

但賭場是郎意鋒的主要收入來源,想他不會輕易放棄這塊肥肉。

這是他的老本行。

做慣做熟了,來錢容易。

驟然間要他換行,對他來說很不好過。

作為師父,羅陽確實可以找郎意鋒談一談。

二人站在夜色里,只有兩顆點燃的香煙在夜風裡撲閃撲閃地亮著。

遇上你,在劫難逃 煙氣在微弱的光線里裊裊上升。

羅陽決定先談明晚中日武術業餘愛好者擂台賽的事,彈了彈煙灰,便告訴了郎意鋒。

最後羅陽說道:「明晚你有空嗎?我想請你打鼓助威。」

郎意鋒興奮道:「師父,我有空!就算是沒空,也要跟你去開開眼界。」

那場擂台賽,名為武術業餘愛好者,其實是忍者專程來挑戰羅陽的。

屆時會有縣電視台直播比賽,現場也應該會有不少武術愛好者觀戰。

這是一次給精武門武館做廣告的大好機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