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額!這個!屬下認為,若只是摔聰明了,那麼少爺大可不必像今天這樣對待下人都那麼隨合,因為他掌握著這些下人們的生殺大權,若是不如意,可隨時換一批下人!大可不必搞這般大的排場給下人們做吃的,還要她們一起動手…

若是說少爺長大了,懂事了,那才說得過去,不知老爺注意剛才少爺對丫鬟香香說的那番話么?雖然大家一致認為少爺似乎對丫鬟香香有意,但依我來看,與其說是有意,不如說是關心才對,因為對於自己的貼身丫鬟,他用得著那麼麻煩嗎?

依你的意思是….???

老爺不用擔心,少爺今天做的這些事,用我們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在籠絡這些下人們!至於少爺為甚麼要籠絡這些下人們,老爺接著往下看不就知道了…

呵呵!好吧!唉!人老了,歲數大了,腦子也不好使了…


老爺,若是你的腦子不好使,那麼天下間就只剩下傻瓜了!您只是當局者迷罷了!誰讓布局的乃是您的親孫子呢?您這是愛子心切,望子成龍有點急功近利了哎…

杜老爺子:…#@¥#%%…………&……¥¥%###

少爺,您要的酒!小蘿莉頭也不敢抬得將一隻漂亮的宮廷御用碗裝滿了酒,送到了雨辰的面前…

雨辰回頭一笑,將碗接在手裡,趁大家將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時,輕輕地捏了一下小蘿莉那遞過來的小手…

嚶嚀!一聲低吟,小蘿莉的臉上再次爬滿了紅霞…

哈哈!雨辰放聲大笑一聲,隨即說道:大家都知道,酒乃是潤喉之物,但大家可知,酒還有很個用途?

回稟少爺,奴婢們不知,還請少爺提示?

聽見大家異口同聲的說不知二字,雨辰忽然間感覺這個大陸似乎對知識方面跟自己的前世有很多的不足,靈光一閃,雨辰似乎抓住了什麼?仔細一想,又模糊不堪….

罷了!既來之則安之,靈感這東西,只要時機到了自然就會一通而過….

雨辰想罷便笑著的說道:酒的用途有三點之多,第一點就是我們經常用來宴請客人所用的飲品。這第二點,酒可以用來做葯,至於功效呢?可以起到麻醉,消炎的效果。這第三點嘛!容我賣個關子。大家可以猜猜這第三點是用來做什麼呢?嗯!提示一下這個第三點跟我接下來做的事息息相關,能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哦!

一個看門丫鬟說道: 我就是死不了

錯了!錯了!我猜,應該是抹上之後燒烤就不會肉質那摸硬了…

不對不對,少爺剛才說了,跟他接下來要做的事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大家好好想想剛才少爺說要作甚麼來著?

看著僕婦們七嘴八舌的踴躍發言,雨辰忽然感覺到似乎自己回到了前世菜市場那般….

呼!還真讓人回憶啊…

我猜,少爺說的第三個功效就是烤肉的時候,若是抹上酒的話就會將肉的腥味去掉了,,,,

嗯?聽到這個聲音,雨辰抬起頭似笑非笑的看著說話的人!只見自己的貼身丫鬟在那裡抬著頭臉上紅撲撲的跟著大家爭論著,看見雨辰望向自己,瞬間便像只鴕鳥一樣將頭深深地埋在了自己的胸口裡,,,,

看見小蘿莉一副羞怯的樣子,雨辰心中一笑,隨大步上前一把將小蘿莉拉在自己的面前微笑著說道:大家靜一靜!聽我說….

聽見雨辰的話,僕婦與丫鬟們瞬間便安靜了下來,大家一副好奇的樣子看向了雨辰。 一炷香之後,伴隨著一股濃烈的烤肉香味,雨辰結束了這段短暫的烤肉教學,擦了擦臉上的汗,雨辰拿起早已準備好的切刀,分次的切割給了下人們…

來來來,大家一起嘗嘗少爺我的手藝,若有哪裡烤的不好,還請大家不惜指出來….

僕婦丫鬟們看著雨辰將烤好的菱牛肉,一塊一塊的切割下來放入了自己面前早已準備好的碗筷,一時間大家都楞在了那裡,就連小蘿莉香香也在雨辰背後瞪大了雙眼….這…

都動筷子呀!還愣著作甚莫?大家都趁熱嘗嘗,這烤菱牛肉若是涼了就不好吃了…

看著雨辰那真摯的眼神,僕婦們心中集體一暖,,,自己這些下人們何曾被主人所關心安慰過,,,猛然間僕婦們心中做出了一個另她們影響後世的決定….能跟所主,萬死不辭…

呵呵!大家都吃啊!…別愣著…雨辰說完便率先拿起一支烤肉串,也不顧肉串上的熱氣逼人,一口咬了下去,一邊咬一邊嘟囔著,嗯嗯!看來自己的手藝沒丟,好吃,,好吃,,你們再不吃,可就被我吃光了,,,張青別傻愣著,趕緊吃…吃完以後,你就是我府上的大管家了,以後大傢伙都歸你管,另外,你給我將府上的丫鬟僕婦合計一下,所有人的餉銀全部增加一倍,這件事我會直接跟老爺子說的,你放心大膽的去辦就好。不過你給我記住,若是怠慢了大家我絕不會輕易放過你….

跟大家一起愣神的張青聽見雨辰的話,猛然間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接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眼淚不爭氣的在眼裡一陣瀰漫…嗚…少爺…承蒙您的關照張青以後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少爺您讓張青往東,張青絕不往西,就算是老爺也不能改變….

咦?你們怎麼都哭了?丫頭,來告訴少爺你們為甚麼…??

嗚嗚嗚!少爺您對我們這些做下人的太好了,大家都是因為開心而泣的…

嗚嗚,香香說的對,少爺您對我們太好了,能服侍少爺這讓我們感到榮幸…

呵呵!要說感到榮幸,那還是得少爺我感到榮幸才對,以前那樣對大家,大家還對我不離不棄,這讓我心裡很過意不去,雖然我能做的就是給大家漲些餉銀,但是若要說道謝,應該是少爺我對你們道謝才對…

少爺您言重了,奴婢(僕婦)萬死不辭,今後奴婢們定當好好服侍少爺,以報少爺的寬宏體諒之心..

呵呵!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再說了,來來來,都吃吧…

是!少爺!….

杜老爺子欣慰的摸著鬍鬚看著雨辰今晚做的這一幕幕,老爺子心中一片感嘆孫兒長大了,懂事了,知道疼人了!朦朧間,兩滴淚水從老爺子臉上劃過…


老爺您….

未等師爺老何說完,杜老爺子大手一揮道:我沒事老何!看來這小兔崽子的確長大了!去,告訴少爺,就說他剛才給下人丫鬟的承諾,老爺我同意了,今晚就由著他們胡鬧去吧…不過下次讓他說話做事小心點,若是真敢對丫鬟胡鬧,小心老子我扒了他的皮…

遵命老爺….老何說完轉身就要離去。

等等!告訴少爺,讓他給老夫留一支大腿!老爺我今天心情不錯,要拿他烤的肉串下酒….

老何:@##%¥¥%………………¥¥##¥

遵命老爺….

一個時辰后,下人們相繼散去,雨辰特意放了大家一晚上的假期,另他們回去跟家人團聚。大家聽到,都欣喜的跟雨辰道謝后才散去。唯有小蘿莉香香一個人在那裡站著不動….

咦?香香你為何不跟大家一起….

回少爺,香香從小就跟著養父母生活,十三歲那年養父母因為家鄉鬧旱災而餓死在逃荒的路上,香香雖然被人所救,但那人也是想要將香香賣到京城的妓院里,後來香香跟著好幾名逃荒的姐姐一起被送往了京城,若不是那天湊巧被回京的老爺強硬買下,那麼香香早已被人賣入了妓院…香香說完,一陣抽噎聲傳入了雨辰的耳朵…嗚嗚嗚…

混蛋!這些人渣!連小孩子都不放過!雨辰聽見香香的話后,怒火瞬間點燃於胸!前世雨辰身為警察,最痛恨的就是那些強迫,強姦,拐騙小孩,挖其腎臟的那些為了錢財而不顧生命的人!這種人雖然最後會被槍斃,但雨辰覺得還是太便宜了他們。這種人,雨辰抓住后往往也只能將其狠狠暴打一番,然後送進看守所,等待著法律的審判!為此上司批評過他很多次,甚至還差一點將他開除警級!可雨辰覺得,那些拿著別人生命不當回事的人,槍斃他還真是對他太仁慈了….這一世,雨辰頃刻間便下決心!若是讓自己在遇見這種人,一定要讓他在自己最殘酷的手段里掙扎著死去…(前些日子看了一個在大街上明目張胆拐騙18歲男孩去挖內髒的視頻。看後作者深感憤怒!若是大家遇見這種人,記得一定要伸出援助之手,讓那些挖人腎臟的罪犯受到國家應有的懲罰)

看著香香在那裡輕聲的哭泣,雨辰心中一陣絞痛!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若在前世,那還是在父母膝下承歡的年齡,而這個可憐的蘿莉居然都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唉!可憐的孩子,一切都是命,自己能給與的只有安慰與同情…

雨辰想罷便走到了香香的面前一把將小蘿莉抱在了懷裡輕聲安慰道:香香不哭,那些事情都過去了,若是可以,以後,以後我就是你的哥哥,我就是你唯一的親人….

嗚嗚嗚,聽見雨辰的安慰,香香的哭聲反而更大了….

感受著懷裡的可人抽泣時抖動著的身軀,雨辰輕輕地拍著香香的後背,溫柔的安慰著這個僅有十三四歲的少女,雨辰知道,唯有哭聲才能更好地發泄少女心中的悲傷… 夜已深,此刻少女在雨辰不斷的安慰下,逐漸的平靜了下來。這一刻,小蘿莉一點都不願離開少爺那溫暖的懷抱,雖然曾經少爺是那莫得無恥,那麼的紈絝,那麼的讓人不屑一顧,可此刻,小蘿莉在少爺身上體會到了親人般哥哥的感覺。

不得不說,女人是非常容易滿足的動物。只要你對她好,那麼你就是她的唯一….而對於現狀的小蘿莉香香來說,少爺就是他今後的唯一….

聽見懷裡再無哭泣聲傳出,雨辰下意識的鬆了口氣。對於女人,雨辰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個君子,可是對於一個少女,雨辰只有關懷與呵護…輕輕地拍了拍少女的香肩,雨辰以哥哥般溫柔無比的口氣說道:乖!很晚了,快去睡覺吧…

小蘿莉聽到雨辰猶如哥哥般的安慰,大眼睛里一陣朦朧,不經意的向著雨辰的懷裡縮了縮,,,忽然間小蘿莉像想起了什麼,一陣陣滾燙的酥麻感傳到了臉頰上…

看著懷中的少女聞而不聽的又像著自己的懷中靠了靠,雨辰忽然感覺心中很痛,,,很痛,,,

頃刻之後,小蘿莉突然從雨辰的懷抱中離開,少女猶如一隻受了驚的小兔子般,嗖的一聲離開了雨辰的視線…

額!好吧!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看少女離去的身影,雨辰感覺少女似乎已經從陰影里走了出來…

而就在這時,一個老人的身影出現在了雨辰的面前…

少爺,老爺剛才吩咐讓少爺去一趟老爺的書房,但屬下剛才見少爺正在安慰自己的貼身侍女,所以不好意思打攪,只能等待。現在離老爺吩咐有了一個時辰之久,屬下怕老爺等急怪罪下來…

嗯!老爺那裡我自會交代!不過我該怎磨稱呼你呢?至少我沒有見過你不是?若是你出去胡言亂語,那老爺才會真正怪罪下來…

呵呵!少爺您言重了!聽見雨辰如此警惕的話,暗影心中大奇!若是以往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只要一聽見老爺的召喚,立刻就會乖乖的跟著前去,可是為何今日的少爺跟以往有些不同呢?

少爺可以稱呼我為「影三」,少爺是自己人,所以請少爺放心,我們影子只隸屬於老爺的門下,所以請少爺放心,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嗯?這麼說來,家中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嘍…

額!這個,,這個,,,聽到雨辰的話影三心中直冒冷汗,以往的少爺不能說愚蠢至極但也是草包一個。但今日的少爺忽然間一變,壓的自己猶如泰山壓頂般,,,,

好了!你也不必過於緊張!家中之事,我自會去詢問老爺的!至於你!該回哪去回哪去吧,少爺我今天累了!現在就要去睡覺!若是老爺怪罪,你就讓他來見我好了…

雨辰說完,扭頭便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留下影三一個人在風中凌亂著…

回到房中,雨辰將身上的外衣脫下,放在了衣架上,隨後便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回憶著今天所發生的那一幕幕…

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間,雨辰發現一名眉目慈祥的老者突然出現在自己的床前。

誰?雨辰一聲輕喝,隨後便一骨碌坐了起來,警惕的望著眼前這個陌生的老者,一隻手早已悄悄地摸向了枕下的匕首…

老者面無表情的看著雨辰像只靈猴般的動作,微微一笑,也不說話,擺了擺手,轉過身便向著屋外走去….

看見老者轉身離去,直覺告訴雨辰,老者想要雨辰跟著一同前去。經過再三思量,雨辰手拿匕首跟著老者一步步的走了出去…

不知為何,雨辰發現今日的房間要比往日的大上很多,往日只要幾步便能走出的房門,今日變得很長很長,雨辰向前跟著老人走了很久,也沒有走出自己的房門…

忽然間,老者加快了步伐,逐漸消失在了雨辰的門外!雨辰心中一驚!急忙追著老者的步伐追尋而去…

片刻之後,雨辰眼前猛然間一亮,刺眼的光芒阻擋了雨辰的步伐,另雨辰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停止了腳步…而就在雨辰停止了步伐之後,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雨辰的四面八方傳了出來。「你終於來了,我等這一天,太久太久…

聽見蒼老的話語,雨辰心中猛然一驚!快速地將手中的匕首橫在自己的前方,(此時若是有警察看到,一定會驚呼雨辰的那個動作!因為那個動作正是警方經常訓練的「匕首操」最正規的一個防禦動作)雨辰這才稍微的安心,隨後便睜開了眼睛看向了自己的前方..

一座古銅色的五層寶塔,靜靜地屹立在雨辰的前方,寶塔前,一扇雙開的小門緊緊的關閉著…這,,,這是,,,這是,,,那座迷你古塔????

吾的傳人,吾等汝三億八千餘年,今日,吾終將汝等到了,,,接受你的命運,承接你的使命吧吾的傳人…

等,,等等,,你,你究竟是誰?為什莫說我是你的傳承者?接受什麼命運?我有什麼使命?會不會你搞錯了???

吾不會錯!汝就是吾的傳人,若要搞清楚汝的使命,汝需跟我學便知…

不等雨辰回話,一陣無法言語的波動從四面八方傳入了雨辰的腦海里,下意識里,雨辰便跟著腦海里的波動念了出來….

以吾之血,鑄己之身,以吾之靈,鑄己之神,以吾之力,開己之門!沉睡已久的塔靈,醒來吧!為吾所用,,,開….

念完的瞬間,雨辰突然感覺到渾身燥熱無比,頭像針扎般疼痛!巨痛間,雨辰禁不住雙手攥緊,兩條血線瞬間崩裂了手腕上的血管,順著雨辰的手指,直直的拋向了雨辰面前的五層寶塔….

看著受傷不斷流出的血液,雨辰再也不顧腦海里如針扎般的疼痛瞬間心中大急,世人皆知,血乃人之根本,若血流盡,那麼自己離死亡也就不遠了。

未等雨辰想出辦法,一個透明的影子從雨辰的身上飄出,隨後向著寶塔門前飄去。 朦朧間,雨辰感覺自己不受控制的被某種神秘吸附著進入了一個陌生的空間裡面,疲憊的睜開雙眼,眼前的事物另雨辰微微一愣,而後雨辰掙扎著坐了起來,一動不動的看向了面前的事物!


只見此物猶如大型屏幕開機般散發著柔和色的光芒,待光芒盡散,一個畫面便出現在了雨辰的面前…

畫面顯示著一個陌生的環境里無數的巨型猛獸以及未知生靈集體圍繞在一座七層古塔前,靜靜地聆聽著從寶塔中傳出的聲音!不時間有猛獸或未知生靈的身上散發出一陣耀眼的金光,隨後不管是巨型猛獸還是未知生靈都會走向古塔門前以五體投地的方式來表達謝意。雨辰定睛一看,那無數的巨型猛獸中不乏有五爪的大龍,四肢粗大的老虎,如山般的烏龜,以及火紅的大鳥,更多的是叫不出名字的各種猛獸..至於生靈,雨辰只認出那些圍繞在最外圍的猴子,,,

畫面一轉,古塔中走出一對男女,男子站在古塔前,眉頭微皺的看著遠方天邊出現的無數燃燒著黑色火焰的旋渦,而男子的周圍,無數的生靈匍匐在古塔的四周靜靜地等待著什麼,,,

畫面再轉,那對男女帶領著無數的巨型猛獸以及未知生靈與從漩渦中出現的頭生雙角,面有獠牙,臉如惡鬼般的生物爭鬥著,不時有巨獸或未知生靈,或如惡鬼般的生物從空中掉下,,,

一時間,無數的巨獸,生靈以及臉如惡鬼般的生物隕落在這場風暴中,然而更多的臉如惡鬼的生物從黑色漩渦中爬了出來,,,

雨辰震驚的看著眼前出現的一切猶如神話般的畫面,,,這,,這是在拍電影么???,,,

呵呵!年輕人,這不是在拍電影,而是上古時期真實的影像,,,

誰?雨辰心中一驚,下意識地順著聲音的來源,扭頭看去。這一看不要緊,雨辰差點嚇得趴在地上,,,

呵呵!年輕人,不要那麼緊張,放鬆下來,我沒有惡意,,,

你是誰?看著眼前一個透明般虛幻的身影,雨辰心中直呼遇見了鬼,,,

呵呵!我是誰?太久了,記不清楚了!你可以稱呼我為鴻老或者前輩都可以,名字只是個記號,憶之何幸,失之何傷,不說也罷,,,

那,那我就稱呼您為鴻老好了?敢問鴻老前輩,此地乃是何處?為何我會出現在這裡,為何會在此出現您所說的上古時期的影像呢?雨辰眼見那個虛幻般的身影對自己沒有惡意,頓時膽子變大了許多,連忙趁熱打鐵,一連對著老者三個詢問過去。

呵呵!年輕人,你不妨坐下來,聽我交給你講個故事吧,,,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連我都忘了是什麼時候,,,,

一炷香之後,雨辰看著還在回憶中的老者,雨辰頭上一陣黑線閃過,,,,

嗯!不好意思,時間過得太久了,我還是先回答你的問題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