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忘你就等著娶我吧!

蘇菲菲緊緊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凜冽。

……

「夫人,他怎麼還沒有回來啊?」趙以諾看了看病床上熟睡的亮亮,又看了看旁邊的林夫人,有些著急。

這麼長時間沒有見面了,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女人突然覺得有些緊張。

「也真是奇怪,這段時間他沒有加班啊,每次一下班就直接跑過來了。」林夫人狐疑的看著門口。

是不是還在生她的氣?頓時,趙以諾的眼神黯淡了。

「顧忘怎麼還不來啊?都這麼長時間了,難道他就是這樣照顧孩子的么?」旁邊的凌辰故意說著。

該死的,要不是他的一個電話,趙以諾怎麼可能會要回來!

「我來了!」突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

趙以諾興奮的走過去,想要擁抱男人,可是顧忘一個閃躲,直接走到孩子的床邊。

「夫人,孩子今天怎麼樣?」男人緩緩問道。

趙以諾頓時覺得有些尷尬。

太子妃她是我的葯 看來,他還在生氣。

凌辰的嘴角處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怎麼,知道做了虧心事,所以現在連擁抱都覺得有些愧疚了么?

「醫生說只要調理幾天就好了。」林夫人趕忙說著。

顧忘看了看女人,點了點頭,又看向病床上的孩子,眼睛里有一絲黯淡。

手機又響了起來,顧忘看了看來電顯示,直接掛了。

大概是不耐煩了,男人直接接起電話質問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旁邊的趙以諾愣了,誰會讓他發這麼大的脾氣?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自從趙以諾回來后,亮亮每天異常興奮,心情也不再壓抑,胃口變得極好。

「媽媽,我想出院了。」孩子突然說道。

趙以諾看了看病床上的亮亮,微微笑了一下,走向醫生辦公室。

「可以出院,但是一定要注意孩子的情緒。」醫生緩緩回答。

很快,幾個人拎著大包小包回到了小山村。

「爸爸,我想吃水果。」

「好,來了!」

「媽媽,今天晚上我們吃水餃好不好?」

「好。」趙以諾輕輕撫摸著孩子的頭髮,隨即走向廚房。

旁邊的林夫人看著面前的三個人,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一家人在一起,不圖什麼大富大貴,只求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人生在世,白駒過隙,此生能遇到這三個人,也算是自己的福氣了。

「咚咚咚!」

這個點了,誰會過來?林夫人狐疑的看向門口,緩緩走了過去。

「你找……」看著門口站著一個漂亮的女人,林夫人有些好奇。

「我來找顧忘。」女人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瞬間,林夫人的眼神黯淡了。她隱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夫人,誰來了?」廚房裡的女人大聲問道。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蘇菲菲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而後趾高氣揚的走進狹小的只能容得四個人的客廳。

「是我!」一雙咯噔咯噔的恨天高突然停止。

這聲音,怎會如此……

趙以諾趕忙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女人,眼睛里滿滿的都是驚訝。

她怎麼會找到這裡?

一邊的亮亮看著趙以諾的反應,自知來者不善,也便扭過頭去繼續看著電視,沒有搭理蘇菲菲。

「你來做什麼?」突然,顧忘直接走到她面前,狠狠地看著蘇菲菲。

「怎麼?我為什麼不能來?我來看看你們啊。」

趙以諾冷笑了一下。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前段時間,她剛陷害過自己,如今又親自找上門來,到底是誰給她的勇氣?

「這裡不歡迎你。」突然,一旁的亮亮開口說道。

頓時,蘇菲菲的眼神黯淡了。

哪裡來的野孩子,竟然這麼沒有禮貌,不打招呼也就算了,說話還如此冷漠!

「這是……誰的孩子啊,怎麼一點家教都沒有。」

呵呵,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什麼模樣,竟然說他沒有家教!

亮亮直接起身,緩緩走向蘇菲菲。

別看他年紀小,該懂的人情世故,他可是了解的很是透徹。面前的人什麼樣子,就算他不能完全看透,但是最起碼的人品,他還是能看出一點。

「阿姨,你好,請問您來我們家什麼事情啊?」亮亮專門向蘇菲菲鞠了一躬。

頓時,女人被氣個半死。

背後的林夫人倒是什麼也沒說,一直在觀察著剛進來的女人。

又不是一個善茬!林夫人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趕緊走!」顧忘拉著蘇菲菲就要離開。

「哎,為什麼要走啊,我又沒有犯錯,怎麼,顧哥哥,你是不是嫌棄我在這裡給你丟人啊。」突然,女人直接挽上男人的胳膊,身子緊緊地貼著顧忘。

此時,眼前的一切,都發生在廚房裡趙以諾的眼睛里。

他們倆,這是怎麼了?

趙以諾狐疑的看著客廳里的兩個人。

「鬆手,別碰我!趕緊走!」顧忘趕忙推著蘇菲菲走出去。

「哎哎,顧哥哥,那你別忘了來找我啊……」女人大聲嘀咕著。

頓時,現場的空氣凝固了,周圍很是安靜。正常人都能看得出來,剛才那個女人和顧忘的關係並不簡單。

趙以諾也知道,可是以前顧忘不是這樣子的,只要蘇菲菲碰她一下,他就會立即將那個女人甩的遠遠的,可是方才,明明那個男人留了很多餘地!

「來,以諾,今天我們多做幾個硬菜,亮亮剛出院,給他補補。」林夫人試圖轉移趙以諾的注意力。

「啊?哦,好,我知道了。」女人趕忙去拿冰箱里的排骨。

「蘇菲菲,立刻消失在我面前,快點!」顧忘冷冷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他沒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過分到如此程度。

「顧哥哥,你是不是生氣了?你不喜歡我來這裡對不對,那我不來了還不行么?我剛才給你打電話,你沒有接聽,我擔心你出事,所以專門來看看你,你要是出了什麼問題,那我和肚子里的寶寶怎麼辦啊。」蘇菲菲故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憐巴巴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頓時,顧忘只覺得很是頭痛。

「別妄下結論,這個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還有待考究,你還是回去好好養著身子吧!」說著,顧忘轉身就要離開。

「顧哥哥!」突然,女人從背後緊緊地抱住顧忘。

「這個孩子就是你的,不管你承不承認,他都是你的骨肉,而且我也不會打掉他的。」蘇菲菲說著,鬆開手,轉身離去。

顧忘的眼神黯淡了。

那好歹也是一條生命啊!他怎麼會如此狠心,況且還是自己的孩子。

可是趙以諾……

男人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腦袋,很是惆悵。

「爸爸,剛才那個女人是誰啊?」亮亮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連頭也沒抬。

「哦,那只是你的一個阿姨,爸爸的一個朋友。」顧忘緩緩回答。

「什麼朋友啊?」孩子繼續問著。

顧忘愣了一下,隨即恢復臉上的表情。

「一個……普通朋友而已。」

亮亮微微笑了一下。只要爸爸沒有亂來就好。

可是廚房裡的趙以諾,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

「以諾,水開了。」林夫人低聲說著。

可是旁邊的女人,腦海里全是剛才的畫面,哪裡聽得見林夫人的聲音。

「以諾?」林夫人推了推女人的胳膊。

「啊?怎麼了?」趙以諾睜大了眼睛。

「你怎麼了?沒事吧?水開了。」林夫人指了指不遠處的鍋。

女人尷尬的笑了笑,趕忙去撈排骨。

客廳里的顧忘,看著廚房裡的趙以諾,眼睛里閃現一絲愧疚和無奈。 一頓晚飯,吃的很是安靜,四個人都埋頭默默扒拉著碗里的米飯,不敢出聲。

「我吃飽了,先回房了。」說著,亮亮直接走進房間。

「我也吃的差不多了,先去睡了。」林夫人徑直離開。

小小的餐廳里,只剩下顧忘和趙以諾兩個人,很是尷尬。

「你多吃點肉,都瘦了。」男人給女人夾了一塊排骨。

「謝謝。」趙以諾低聲回答。

顧忘愣了一下,隨即恢復以前的表情。

她以前是從來不會和自己這麼客氣的。

「蘇菲菲來做什麼?」女人一邊吃著米飯一邊問道,眼睛里閃現一絲哀傷,卻故意裝作什麼都無所謂的表情。

「哦,她聽說你回來了,就過來看看。」男人緩緩回答。

真是一個荒唐的理由!

她蘇菲菲巴不得自己離開顧忘,甚至死在外面,現在會這麼好心來探望?只怕是,她是來看面前這個男人的吧!

「不是來看我的吧?前段時間我差點死在她手裡。」趙以諾淡淡的說道。

雖然還沒有完全找到證據,但是除了蘇菲菲,她實在想不出第二個如此痛恨自己的人。

「別說她了,影響心情,你呢,怎麼突然出國了,連個招呼都不打。」男人低聲問道。

他這是在故意轉移話題么?況且,以往這個男人知道自己和凌辰在一起的時候,可都是火冒三丈,臉色鐵青,怎麼這次突然變得如此溫和?

「哦,我出國檢查一下我的腦袋。」趙以諾將聲音壓到最低。

「什麼?你怎麼了?」顧忘趕忙放下手裡的筷子,跑到女人身邊,摸了摸她的額頭,自己怎麼不知道以諾腦袋的事情?

「沒事,就是檢查一下,沒有什麼問題。」趙以諾微微笑了一下。

此時的她,心裡滿滿的都是感動。

他這麼關心自己,自己又有什麼理由懷疑他和蘇菲菲之間發生點什麼?

肯定又是自己想多了。趙以諾使勁搖了搖,試圖讓自己更加清醒。

女人就是這樣,一點點的小溫暖就足夠讓她們心軟。

「叮叮叮……」

趙以諾看了看來電顯示,不太想接。

手機一直不停地響著,許是趙以諾不耐煩了,拿起手機放在嘴邊。

「凌辰,你幹嘛,我還在睡覺。」

她有一點起床氣,凌辰了解。

「別睡了,出來吧,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說。」男人的聲音,凜冽又殘酷。

感覺到凌辰的語氣不太對,女人瞬間清醒了很多。

「什麼事情?電話里說吧。」趙以諾揉了揉眼睛。

「老地方,十點見。」男人直接掛掉電話。

女人突然對凌辰說的事情很感興趣,立馬起床走向洗手間。很快,三下兩下的,就直接拿著包包出了門。

西餐廳里,昏暗的燈光,低沉的音樂,周圍很是安靜,空氣中瀰漫著花香的味道。推開門,趙以諾一眼就看到角落裡的男人。

「什麼事情啊?還非得見面說。」女人將包包放在旁邊的沙發上。

「來,先吃飯吧。」凌辰低聲說著。

這是什麼?趙以諾狐疑的看著面前的男人,有些好奇。

嚴肅又不悅的表情,凜冽的氣勢,讓女人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凌辰生氣的時候,不喜歡有人說話,趙以諾一直低頭切著自己盤子里的牛排,等待著男人開口。

「你很愛顧忘么?」突然,男人放下手裡的刀叉,認真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這是什麼鬼話?不愛他,又怎麼會嫁給他?女人有些驚訝。

「凌辰,你到底,怎麼了?我當然愛顧忘。」趙以諾堅定的回答。

這輩子,能遇到顧忘,是她最幸福的事情。因為他,她才感受到人生的真諦,因為他,她才會了解到愛情的甜蜜,也是因為他,她才會覺得此生沒有了遺憾。

「那他愛你么?」凌辰又問道。

他當然愛自己!最困難的時候,是他擋在自己身前,保護著自己,痛苦的時候,他一個簡單的擁抱就可以讓自己瞬間變得強大起來……

「愛啊,怎麼了?」女人低聲問道,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

「以諾,假如說,我說的是假如啊,顧忘外面有人了,你該怎麼辦?」凌辰小心翼翼的看著對面的女人,期待著她的答案。

她會不會離開顧忘,而選擇自己?

凌辰突然有些激動。

「怎麼可能?顧忘是絕對不會的。」趙以諾揮了揮手,繼續吃著牛排。

可是最近,他的狀態確實不對。不管是吃飯,還是一起休息,她能明顯感覺到,顧忘有些緊張,還有些焦慮。她以為是公司里的事情太多,搞得他頭昏腦脹……

難道他真的?

不可能啊,他曾經說過,他對她一心一意,這輩子只會有她一個女人!

「凌辰,你是不是聽說到什麼了?」趙以諾提高了警惕,謹慎的看著面前的男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