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老太睨了面前這兩人,內涵的說起「既然顧欒回歸了家庭,你這工作最好還是辭了,要別人知道顧欒還有個在外面打工的媳婦,那我們顧家的老臉豈不是要丟盡。」

季宛宛從旁邊的架上拿出顧欒小時候玩的積木,放凡凡眼前,逗弄一番,才起身和顧老太出了門。

季宛宛「顧老夫人,這件事顧欒已經同意了,您這意思搞得我有些不明白。」

季老太窒了下,歲月在她身上只留下淡淡的皺紋,一身的雍容大氣渾然消散,她皺眉,從心底里冒出來地厭惡「誰教你的禮儀,季家果然沒教養,養出來的丫頭也是低俗不堪。」

季宛宛低頭輕笑,隨後靠近她一步「不見得顧夫人有何教養。」

季老夫人瞪大眼睛,仿若不可思議,她居然還敢刺她,她哪裏來的膽量和勇氣。 江南曦連忙抱住喬伊,讓她趴在自己懷裡哭個痛快。

她知道,喬伊一定是隱忍了太久,這次才徹底爆發出來。

許文昌也有些震驚,他看向自己的媽媽:「媽,我每個月拿回家的錢,你都扣下了?你為什麼不給喬伊?」

劉翠芝理虧,但是卻強硬地說:「我和你爸都老了,我們一輩子的積蓄,都給你買房拿出來了,我們不得存在應急的錢啊?」

許文昌蹙眉:「你存什麼錢啊,那是我給家裡的生活費!你們養老的錢,我當然另外給你們存著呢。」

劉翠芝卻哼了一聲:「她不向我要,怨我啊?」

喬伊從江南曦的懷裡抬起頭來:「我不向你要,是我的錯,那你用錢的時候,為什麼要向我要錢呢?你前幾天說給你和爸買保健品,還從我這裡拿了三千塊錢,您老沒忘了吧?」

「你的錢,還不是我兒子掙的?我要出來怎麼了?」劉翠芝一臉理直氣壯。

喬伊含著淚,望向許文昌:「文昌,你告訴你媽,我們買了這房子之後,我手裡可有一分余錢?我的錢,都是我一個字一個字碼出來的!」

許文昌愧疚地說:「對不起,喬伊,是我的錯,我不知道會這樣。你也別怨媽媽了,她也是想手裡有個錢,心裡踏實。」

「是,她心裡踏實了,可是我呢?」喬伊哭道:「你知不知道她變得越來越不可理喻?就因為我今天沒給她做午飯,她就說我出去偷漢子!南曦說的對,你媽根本就沒把我當人看,我還不如個保姆呢!」

許文昌蹙著眉說:「好了,我知道了。我媽的確做的不對,我代她向你道歉。這樣我一次性給你轉二十萬,算是對你這兩年的補償,可以嗎?」

他說著,取出手機,就給喬伊轉錢。

劉翠芝不幹了,她過來就要搶許文昌的手機:「憑什麼給她轉錢?她是這個家裡的一員,她給家裡花點錢,不應該的嗎?」

江南曦看看許文昌,又看看劉翠芝,心裡哇涼,更是心疼喬伊。

她想喬伊要的,並不是錢。

果然,喬伊紅腫的眼眸里,充滿了絕望。

她抹抹眼淚,冷聲對許文昌說:「文昌,我不要錢。你想想,你應該補償我什麼。」

她抬著淚眼對江南曦說:「南曦,你能收留我們母女幾天嗎?」

江南曦點點頭。

於是,喬伊轉身走進房間。

許文昌一愣,不明白喬伊什麼意思。

他剛想要跟進去,卻被江南曦伸手攔住。

她冷聲說:「許文昌,你應該好好想想,喬伊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她心甘情願為你生兒育女,為你照顧老人,為你日復一日地操持家務,她是為了什麼!並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能用金錢來衡量的!」

許文昌說:「我知道,我明白,她是為了這個家。我這段時間太忙了,有些忽略她了,我以後一定會好好陪陪她的。」

江南曦冷笑:「許文昌,你想問題,和處理問題太簡單了。不如你們彼此冷靜一下,好好想想,你們問題的關鍵點,到底在哪裡。」

這時候,喬伊整理了一個行李箱,牽著許喬喬和江小狼走了出來,對江南曦說:「南曦,走吧。」

許文昌立刻慌了,連忙阻攔:「伊伊,你能不能冷靜點,我們好好談談?」 夜琛越聽越覺得不對勁。

他的確是為了施念才來聖光教書的。

他也的確和施念同居了。

從十年前她到薄家開始,他們就住在一起了,可不是同居嗎?

但除了那次給錢給施念買禮服之外,他就沒給過錢給她了。

這兩個老師在說什麼?

而且,昨天施念也沒來學校,她怎麼可能花了上千萬給同學買禮物呢?

昨天一整天他都和施念在一起,更不可能是她偷偷跑來學校給同學送禮了。

況且就算施念有錢,她也不會想着給同學送禮,而是給老爺子送禮……

「唉,葉老師不僅長得帥身材好超有錢,居然還那麼寵女友,能和他交往是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吧?」

「看到葉老師為女朋友做的這些,再想到我家裏那位,我都有離婚的衝動了……」

「冷靜一點,像葉老師這樣的男人,比國寶都珍貴,你就算離了也找不到。」

「扎心了……」

夜琛走到那兩位女老師的身後,緩緩開口「兩位老師請留步,我有話想問你們。」

那兩個老師被這突然響起的聲音嚇了一跳。

但她們一轉身,就看到夜琛這個天神一樣男人在身後,她們都忍不住捂著心臟,臉色也開始發熱。

儘管她們的比夜琛大很多,但看到帥哥有點反應也很正常……

「葉撐老師,你有什麼要問我們的?你問吧,我們知道的一定告訴你!」其中一位女老師開口說道。

夜琛「兩位老師剛才議論的事,是從哪裏聽到的謠言?你們議論中被我寵的女孩,又是誰?」

兩位老師愣了一下,「謠言?」

「這難道不是真的嗎?我們也是聽學生們說的,好像是從你們班傳出來的,那個女孩應該是叫白蓮兒吧……聽是是她親口承認的。」

「沒有,我那個學生說白蓮兒沒有親口承認,但白蓮兒親口說葉老師在自己家裏給她準備了房間給她住,還給她準備私人醫生和傭人……這等於是間接承認了吧?」

給錢給她花,還在家裏給她準備房間,安排人伺候她,任何人聽了,都會覺得他們的關係不單純!

夜琛的臉色徹底的沉了下去,危險的寒氣快速的從身上釋放出來。

原來傳的不是他和施念,而是和白蓮兒……

這種事如果不是故意往外說,別人不可能知道的。

所以,白蓮兒是故意想讓別人以為他和她是一對?

「多謝兩位老師,我先去上課了。」

夜琛沉着臉走去了高三(1)班。

在他進入教室的一瞬間,全班人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女生們看他的眼神起了非常明顯的變化。

早上還幾乎全是痴迷的眼神,但現在卻變了。

有的惋惜,有的不甘……

夜琛沒在意那些人的目光。

他悄悄的看了一眼施念,想看看她有沒有聽說那些謠言,有沒有在生氣。

卻發現她面色平靜,一點反應都沒有。

不知道是知道了沒在意,還是還沒看聽說。

夜琛收回目光,低沉的嗓音,緩緩的從口中吐出「在上課之前,我要先澄清一件事……」 暴雪猛獁群跨越連綿不絕的高聳雪山,抵達雪域高原。

陽光和煦,卻不溫暖,花草隨處可見,顏色艷麗,暴雪猛獁群無心停留,徑直奔赴雪域高原的群山萬壑之間。

暴雪猛獁體型殊為龐大,攀登山脈甚為艱苦,卻仍然堅持行進,白菜隱約察覺異樣。

並非尋找食物,並非尋找配偶,暴雪猛獁群日以夜繼奔赴雪域高原,彷彿虔誠的朝聖者。

它們尋找什麼?

端坐暴雪猛獁首領寬闊平坦的脊背,白菜陷入思索。

離開暴雪猛獁群,無異於自尋死路,極寒、迷途、魂獸,獨自遊盪極北之地,自己甚至活不過一周。

不論暴雪猛獁群尋找什麼,肯定不會尋死,自己安全無虞。

求偶季節,暴雪猛獁必然返回冰封森林養育後代,乘坐暴雪猛獁首領,遲早可以返回人類世界。

長毛溫暖厚實,深思熟慮過後,白菜回到睡袋,養精蓄銳。

暴雪猛獁且行且停,十餘次日升日落,終於滯留一片陌生的雪山坡地。

皚皚白雪,巍巍群山,無數純凈白花盛開雪山坡地之上,白花形狀似蓮非蓮,花瓣潤澤,隱隱沾染晶瑩露珠。

馨香淡雅,聞之振奮精神,魂力運轉無比舒暢。

天材地寶?

獨孤博作為封號斗羅,胡亂服用天材地寶,幾乎葬身冰火兩儀眼,白菜不敢輕舉妄動。

暴雪猛獁群開始採食純凈白花。

白菜細心觀察,千年修為的暴雪猛獁僅僅採食近乎枯萎的純凈白花,小心避讓盛開的、含苞待放的純凈白花。

百年修為的暴雪猛獁偶爾彎曲象鼻,捲起含苞待放的純潔白花咀嚼,千年修為的暴雪猛獁並未阻止。

毒素?藥力?其他因素?

純凈白花似蓮非蓮,具體功效尚未得知。

根據暴雪猛獁的採食記錄推斷,近乎枯萎的純凈白花和含苞待放的純凈白花,二者藥力較弱,或者毒素較低,適合較低年份的暴雪猛獁服用。

包括暴雪猛獁首領,每頭暴雪猛獁僅僅採食數朵純凈白花,隨即伏地休憩,煉化藥力或等待藥效發作。

白菜皺眉,假如暴雪猛獁首領陷入負面狀態,乘坐暴雪猛獁的自己未必安全。

拉魯拉絲心有靈犀,控制念力裹住白菜,緩緩升空,降落傾斜雪坡的上方位置。

果不其然,百年修為的暴雪猛獁漸漸狂暴,互相打架,千年修為的暴雪猛獁和暴雪猛獁首領開始交配,暴雪猛獁首領以一敵三,污穢景象不堪入目。

千年修為的暴雪猛獁為雌性,暴雪猛獁首領為雄性。白菜不動聲色,輕輕捂住拉魯拉絲好奇的玫紅色眼睛。

「淑女不能看這些。」白菜迅速抱住拉魯拉絲,「至少現在不可以。」

「拉魯~」拉魯拉絲乖巧閉眼。

許久,暴雪猛獁群停止喧鬧,百年修為的暴雪猛獁,體型似乎增加一圈。

千年修為的暴雪猛獁和兩千年修為的暴雪猛獁首領,彎曲獠牙更加粗壯。

除了副作用是精力充沛,純凈白花似乎藥效顯著,不愧為天材地寶。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