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顧銘聞言,淡淡一笑,「可以,我等著他!」 聽到顧銘的話,那邊的負責人不由的鬆了口氣,臉上閃過一抹激動的神色。

如果顧銘要離開的話,面對他的,將是責罰。

「謝謝顧銘大人的體諒,不過我感覺對於大人來講,或許是一件好事!」

那個負責人急忙道謝,臉上流露出一股奇異的神色。

顧銘臉色不變,淡淡的開口,「沒關係,就這樣吧。你還是趕快付出找步悠婉吧,如果找到她,記得通知我一聲!」

顧銘直接趕人,那個負責人急忙離開,不敢有絲毫的逗留。

「到底是什麼人要過來見我呢?」

那個負責人離開后,顧銘心中十分的奇怪,對於那個想要見自己,並且境界超過九品神境的人,不由的感覺十分的好奇。

不過對於不離開不焰城的事情,顧銘並沒有什麼,此時他的心中多少有些擔心步悠婉。

雖然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長,但是步悠婉給他的感覺很舒適。

相識一場,即是緣份,顧銘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步悠婉有事,而且他們兩人之間的因果並沒有結束。

就在這時,鳳白走了進來。

「顧銘大人,讓您等久了!」

鳳白看到顧銘后,臉上滿是喜色,急忙上前。

顧銘微微點頭,「都處理完了?」

「是的,都處理完了,不過……」

鳳白說著,扭頭向外看了一眼后,低聲說道:「大人請看,這是我剛才所得到的!」

鳳白手腕一翻,一顆珠子直接拿了出來,臉上的表情十分的緊張。

看到他手中的東西后,顧銘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隨即將那枚珠子拿在了手中,仔細觀看。

「這似乎是一顆龍珠,不過,這有什麼好奇的?」

顧銘疑惑的看向鳳白,臉上閃過怪異。

這顆珠子是龍珠,不過是十分平常的龍珠,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而那邊的鳳白聽到顧銘的話,急忙低聲說道:「大人,這東西是一顆龍珠,但是卻有著巨大的秘密!」

看到鳳白那神神秘秘的樣子,顧銘的表情也顯得十分的詫異,再次向著龍珠看了過去,「什麼秘密?」

顧銘再次開口詢問,仔細觀察著那顆龍珠,怎麼看都是一個普通的龍珠,裡面即沒有龍力,也沒有法陣,更沒有龍魂依附在裡面。

鳳白聽了顧銘話,輕聲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顆龍珠應該和東邊的龍墓有關!」

突然間,鳳白表情嚴肅起來,顯得十分的鄭重。

「龍墓?」

顧銘一怔,隨即問道:「什麼龍墓?東邊有龍墓存在嗎?」

鳳白點了點頭,「在我不焰城的東邊,有著一座龍墓。傳說這個龍墓之中有著許多珍寶,似乎還有著什麼龍皇的傳承,具體的情況沒人知道。」

聽了鳳白的話,顧銘的臉上,露出一抹感興趣的神色出來。

「那個龍墓和這個顆龍珠有什麼關係嗎?就算是有龍墓,恐怕早就有人去過了吧?」

顧銘詢問道,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那邊的鳳白聞言,卻是深吸了一口氣,隨即解釋道。

「這龍珠是我從晁泰的仙戒之中搜出來的,還有一張捲軸!」

鳳白說著,取出一張捲軸,直接打開,一張地圖出現在顧銘的面前。

「這裡所標記的地方,就在我們不焰的東方,而且上面所記載的內容與傳說的內容十分的吻合!」

鳳白說著,將地圖交到了顧銘的手中。

顧銘看著地圖,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奇異之色。

這上面所記載的東西,果然和鳳白所說的一樣,不過也有著許多東西並不是很清晰。

名門盛寵:早安,老公大人 東邊?

顧銘不由一征,目光落在地圖上,這個龍墓所在的位置距離他和步悠婉分開的地方並不遠。

難道步悠婉獨自去了哪裡?

不對,步悠婉竟然是誤入其中。

想到這裡,顧銘心中生出一股奇異的感覺,看向那邊的龍珠,目光之中閃動著異色。

「這龍墓的秘密,可謂是很大,你將這東西拿給我看,是什麼意思?」

顧銘開口詢問,淡淡的撇了鳳白一眼。

那邊的鳳白聽到顧銘的話后,不由的深吸了一口氣,急忙說道:「大人,小的沒有任何的意思。這龍墓的秘密,事關重大,不過我也明白,這東西放在我這裡,並不是一件好事!」

鳳白說著,目光之中露出一絲解脫的神色,「你父親也是因為這個秘密,才招來了這麼多的麻煩。雖然我的實力達到了九品神境,但是這種東西根本不是我能夠掌握的。」

「據說那個龍墓十分的危險,以我的實力,那就是十死無生。」

「但是大人您不一樣,我相信這個機緣他是屬於您的。」

「您幫助我坐到了城主的位置,對於我便已經滿足了,哪裡還敢有其他的想法!」

鳳白有著自知之明,同時他更明白,緊緊的抱住顧銘的大腿,比起眼前這些利益來講,更為重要。

顧銘聽了他的話,微微點頭,十分的認同。

這龍墓之中,曾經有著大批龍族隕落,裡面的危險程度可見十分的高,那可不是容易闖入的。

鳳白看的十分明白,與其守著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獲得的寶藏,倒不如抱住顧名的大腿,以獲得一個強大的靠山。

「你說的很道理,但是我不能憑空拿你的東西,告訴你想要什麼?」

顧銘再次開口詢問,抬頭看向那邊的鳳白。

重生之都市唯我至尊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更加不可能有無緣頭的因果,顧銘不想在鳳白的身上產生過多的因果。

鳳白聽到這話后,嘴角一揚,露出一股討好的笑容。

「大人嚴重了,你不僅是我們不焰城的救命恩人,更是我鳳白恩人,對於你的恩情來講,這些東西真的不重要!」

鳳白說道這裡,向著顧銘看了過去,隨即說道:「我希望大人以後能夠照顧一下我們不焰城,僅此而以!」

聽了鳳白的話,顧銘微微點頭,神念一動,將地圖和那顆龍珠收入了神戒之中。

「我不知道會在這裡呆多久,如果以後有什麼問題你就去找西華城找康英才,他會替你解決。」

「至於太子那裡,你不需要懼怕!」 鳳白聽了顧銘的話,不由的鬆了一口氣,臉上的神情顯得十分的輕鬆。

同時,他對顧銘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他完全沒有想到,顧銘竟然提到了西華城。

對於康英才的事迹,鳳白可是十分的清楚。

他的父親在世時,便經常和他提起,而且還有意投靠到西華城。

與太子相比較,還是投靠西華城有發展。

同時,將這燙手的山芋送了出去,鳳白也算是渾身的輕鬆。

「大人,不知道接下來有什麼計劃嗎?」

鳳白詢問,抬頭看著顧銘。

顧銘想了想,「我一會就去這裡,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步悠婉應該誤入了龍墓,我必須找到她!」

「好了,不多說了,我先走了。如果有人來找我的話,你就告訴他們,我去尋找步悠婉了,讓他們等我回來!」

鳳白聞言,急忙恭敬的說道:「大人放心,小的一定轉告訴他們!」

他的聲音落下,顧銘的身影便直接消失。

「前方就是龍墓所在嗎?」

下一刻,顧銘已經出現在地圖上所標記的位置。

看著前方一片荒野,顧銘並沒有看到任何的東西,這裡看上去和其它地方根本沒有什麼不同。

「難道有陣法存在?」

想到這裡,顧銘的神識瞬間釋放出去,還真的讓他發現了陣法痕迹。

「果然如此!」

找到陣法所在後,顧銘不由的露出笑容,閃身進入陣法之中。

進入陣法后,天地一變,前方一片荒蕪,上面有著許多的骨骼,看起來便有一種陰風陣陣的感覺。

「吼……」

天空之中,還有著一道道的龍吟回蕩著,綿延不絕。

這聲音十分的刺耳,讓人聽後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似乎與身體產生了共鳴一般。

但是這些對顧銘並沒有任何的作用。

寵愛前妻 「為什麼沒有感應到步悠婉的氣息呢?」

顧銘微微皺眉,看著前方的龍墓,此時手腕一轉,那顆龍珠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這龍珠平平無奇,即便使出來也沒有任何的變化。

顧銘見到這種情況,微微皺眉,「難道這顆龍珠跟這裡沒有任何關係嗎?」

顧銘看著手中沒有任何變化的龍珠,目光中閃過一絲奇怪的神色。

這龍珠是鳳白交給他的,是和地圖一同出現的,在顧銘看來,應該與這龍墓有著密切的關係。

法這此時來到這龍墓之前,這龍珠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這讓顧銘很是疑惑。

顧銘見龍珠沒有任何變化,便將東西收到了自己的神戒之中。

顧銘抬頭再次向著前方的龍墓看了一眼,然後邁步走了進去。

「吼……」

這個時候,天空之中散發著一股奇怪的波動,巨大的骨骼之內,突然間傳出一股震動。

顧銘目光看去,這裡的骨骼,並不都是龍骨,比如顧銘眼前的這具骨骼,更像是某種巨型仙獸的骨骼。

轟!

大地開始顫抖起來,下一刻,一具巨龍的骨骼直接冒了出來。

「吼……」

那龍骨冒出后,再次吼叫一聲,身軀之上,散發著一股可怕的仙力,向著四周傳遞而出。

那仙力中帶著一股獨特的陰冷,讓周圍的天地產生了一股風暴,向著顧銘直接颳了過來。

陰風刺骨,噬心攝魂。

此時便是這種感覺,不過當顧銘運轉體內的混沌之力時,所有的感覺瞬間消失。

「噗!」

陰風掠過之後,揚起了沙塵,地面上留下了一個小小的坑洞。

看起來威力並不是很大,但是顧銘知道,如果是九品神境的仙人進來,恐怕絕對不會這麼輕鬆,搞不好直接隕落在這裡。

「竟然是骨龍,那就看看我身上的龍力好不好使了!」

顧免看著那頭骨龍,眼中露出一股驚訝,隨即笑了起來。

只見那骨龍飛入天空中,盤旋了陣后,直接向著顧銘俯衝了下來。

起伏的幸福 「吼……」

那個骨龍再次怒吼一聲,接著渾身的骨頭上,燃燒起一股陰氣沉沉的藍色火焰,看起來十分的恐怖。

俯衝下來的骨龍,在靠近顧銘的時候,猛然間張開他的大嘴,嘴裡頓時噴出一道火焰。

愛情說了點謊 那藍色的火焰,並不亮,也不溫暖,反而帶著一股陰冷。

顧銘見狀,微微一笑,頓時體內的龍力破體而出。

轟!

一聲巨響在顧銘的身邊響起。

顧銘扭頭看去,一個巨大的深坑出現,剛才的那頭骨龍此時的骨骼已經零散的堆在了一起。

在那些骨骼上,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力量。

「看來還是龍力管用,這可是龍皇之力,只要是龍族都必須臣服!」

顧銘喃喃自語,撇了一眼那個倒霉的骨龍后,轉身準備繼續向龍墓走去。

「這是什麼?」

就在他準備離開時,卻意外的發現在坑中的龍骨漸漸消失,最後留下了一塊塊小小的晶體,看起來晶瑩剔透。

「難道這就是龍晶嗎?」

顧銘看著出現的東西,眼中露出一股驚喜的神色,顯得十分的激動。

手臂一牢固,直接將所有龍晶收入神戒之中。

一顆龍晶落在手中,顧銘仔細的看著,臉上露出一股恍然大司的神色,「原來龍晶要這樣產生啊,難怪無比的珍貴!如果千兒見到的話,一定會非常激動的!」

說著,顧銘抬頭向前看去,「如果這樣的話,這裡面會有很多了!咦,周圍的氣溫好像發生了變化!」

顧銘詫異的看著四周。

自從他釋放出龍力之後,這裡的氣息瞬間必變。

剛才那種陰冷的感覺消失了,顧銘能夠感覺到陣陣的溫暖傳來。

顧銘淡淡一笑,邁步向前走去,剛剛踏入龍墓的範圍時,向著遠方看去,彷彿是一望不見底的深淵一般。

「吼……」

就在這個時,龍墓之中突然間傳出一股恐怖的吼聲,陰風猛然從裡面颳了出來,讓周圍的空氣再次變得陰冷。

大地也跟著震動,似乎有什麼東西要從龍墓之中冒出來一般。

顧銘見狀,心中便明白了,一定是骨龍又要出來了。

他的臉色平靜,眼中竟然滿是期待之色。

「混蛋,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本姑娘不想死在這裡!」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從龍墓內跑了出來。 「步悠婉?」

當看清那道身影后,顧銘無比的震驚,瞬間收回龍力,他可不想讓步悠婉知道。

他還以為步悠婉已經隕落,卻不想她竟然還活著,雖然此時無比的狼狽,但是至少還活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