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風劍肺都差點氣炸了,以前這小子見到總得躲着跑,難道這小子腦子被門夾了?不知道我是武者第七重?

在士武境以下的境界,是練武的基本,也分爲九重,也就比普通人強了幾倍的力量。

風少明現在已經對風劍這種人沒什麼興趣了,螻蟻不值得大象去踩,風少明冷冷的掃視了風劍一眼,轉身就走,走出院子的時候,身後傳來風劍的拳風。

風少明調動丹田的真氣,淡淡的青色真氣聚集在左拳,頭也不回的一拳擊了過去。

“轟”的一聲大響傳來,淡淡的青色真氣形成一股強大的拳風,鋪天蓋地的砸在了風劍的右拳上。

“咔嚓”骨骼的斷裂聲,風劍怎麼可能承受風少明這樣的衝擊,頓時倒在地上,整隻右手都是血,估計是廢了。

“咳咳”風劍大口血從口中噴了出來,左手按住右手,軟倒在地滿地打滾的痛苦哀嚎起來。風劍額頭上冷汗滾滾滴落,青筋崩裂,看樣子十分的難受,牙齒狠狠的咬在一起,發出嘎吱的聲響,怨毒的咆哮道:“風少明你這個廢物,你敢打老子?”

轉過身,風少明冷冷的盯着風劍:”給老子滾遠點。“

這時風蜀黍,正從前院走了出來,看了看在地上打滾的風劍,又看了看風少明,一時腦子死機了,愣了一會兒,驚恐的看着風少明,大氣也不敢喘。

直到再也看不到風少明的背影,風蜀黍連忙飛快的跑到風劍旁邊問道:”風劍大哥,你沒事把?“風蜀黍畢竟從小就開始跟着風劍,和他的關係還是不錯的。

”蜀黍,老子的手骨碎了,你快帶去找醫官,晚了就來不及了。”風劍咬牙着大叫起來。要是晚點去再回家找風家的醫官治療的話,說不定他這輩子就是個殘疾人了。

“風劍大哥你堅持住,我輩你回去。”風蜀黍說完背起風劍,飛快的向着風家的私人醫官院子跑去。風蜀黍邊跑邊在心裏嘀咕到,風少明那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強了,對自己的堂哥下手毫不留情,以後自己見了他,得態度親熱點,免得手也廢了。

風蜀黍揹着風劍直接來到風家的私人醫館,這間醫館是風家旗下的產業,由“絕代神醫”秦華來坐鎮。

風蜀黍直接衝上了二樓,剛好看見二叔,也就是風劍的父親在和秦華說着話,風秋葉最近修煉過度,頭腦經常頭痛發熱,於是來找秦華看了一下,開了幾包藥準備帶回去服用。

“秦神醫,快救命啊。”風蜀黍氣喘吁吁的把風劍放在一張空閒的病牀上,然後扯着嗓子大叫起來。

“蜀黍,劍兒怎麼了?”風秋葉聞言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五步並作三步跑到病牀邊,滿臉緊張的喝問道。

“二叔,風劍大哥的右手骨被風少明打碎了……”風蜀黍聞言擦了擦額頭上的大汗,迅速的把經過的事情簡單化說了一遍。風蜀黍知道自己的這個二叔在以前爭奪家主位的時候落敗,一直視家主如畢生仇人,借這件事肯定會大鬧一場。

果然風秋葉那刻薄的臉聽完:”頓時變得陰沉無比,眼睛微微眯着,雙拳握得咯吱咯吱響,顯示他此時心中暴怒無比。


秦華聽完風蜀黍的話,立刻開始給風劍做起了檢查,用木板提起風劍的手,把風劍上衣脫下,發現這隻手的手骨分成好幾截,只是還有層皮連着,沒有掉落罷了。

“好嚴重的傷勢”秦華倒吸了口涼氣,連忙吩咐身旁的弟子們取來醫藥箱,開始給風劍接骨起來。

“秦神醫,劍兒的這隻手還保得住麼?”風秋葉面色陰沉的站在一旁,看着秦華問道。

“風二爺,說實話,老夫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治好大少爺,他這隻手已經斷成了八截,只能聽天由命了,老夫會盡力而爲的。”秦華聞言嘆了口氣,繼續在爲風劍接骨頭。

剛纔在院子打架的事,也有一些下人看到了,立刻跑去稟報給風劍的母親的l黃璇白,黃璇白聽完立刻急忽忽的趕到醫館來,黃璇白剛想叫喚起來,秦華的弟子立刻擋住他,告訴她此時秦華正在爲風劍做接骨手術,已經到了關鍵處,自然不能被人打擾。

秦華的弟子進去了一會兒回來說道:“黃夫人,師傅說可以請你進去了。”黃璇白聞言急忽忽的望二樓跑上去。

“老爺,劍兒沒事把?”黃璇白拉住風秋葉的手急切的問道。

風秋葉聽了自己夫人的話,猙獰之色在臉上一閃而過,“夫人秦神醫說他只能盡力而爲。“

”老爺不能讓劍兒的手骨白斷了啊,老爺你一定要爲劍兒做主啊。“黃璇白哭泣的說道。

”哼,若是劍兒的右手真的廢了,我一定會找大哥討個說法的,風少明那個小畜生,竟敢對劍兒下這麼重的手,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風秋葉眯着雙眼,眼射出狠毒的光芒,連他自己的大哥都可以對上,絕不是善類,在風家這個家族中,風秋葉只是風家四兄弟的老二,在搶家主的位置時,他用自己全部的銀兩召集了二位士武境二重的強者,打算合力一起解決自己的大哥風無痕,當時要不是自己的三弟剛好去找風無痕,可能此時的風家家主位置就是風秋葉了,別看風秋葉表面上平易近人,可是骨子裏卻是陰狠狡詐,手段毒辣無比。

”老爺,你可要說話算數啊。“黃璇白怕自己丈夫遇到大哥家主就不敢說了,於是連忙說道。

”我自己自有主張,女人家少管太多“說完風秋葉甩了甩長袖,陰沉着臉進入了房中。

待續…… ……

風少明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買什麼丹藥,自己從來沒接觸過,在風少明用完第八顆洗骨丹的時候,這種丹藥對風少明來說已經沒有了功效,怪不得修煉那麼難,靠丹藥終歸是不行的。


“踏踏”風少明走了十幾分鍾後,遠處傳來一陣清脆的馬蹄聲,聽聲音,好像是有幾個人在街道策馬狂奔。

風少明來不及回頭,身子連忙向着路旁閃過去,免得被身後狂馬撞到。

“呼呼”兩匹高頭大馬夾雜着呼嘯的風聲從風少明身旁奔過,風少明在路旁停下身子,轉頭望去,可是還沒等他看清楚,又是一匹紅色的大馬從身邊飛馳而過。

“啪”一根紅色的馬鞭閃電般鞭打到風少明的後背上,痛得他呲牙咧嘴的,幸好自己已經到達士魂境,感官敏銳,照道理來說這一鞭本來是不可能打到風少明的,但要知道剛纔風少明一直在想着自己以後如何修煉,滿腦子亂想,以爲閃到路旁沒事了。

“擦擦的,那個狗崽子打我?“風少明頓時大怒,自己已經閃開到路旁了,可是那個騎着紅馬的傢伙還抽了自己一馬鞭。

風少明大罵之後,感覺解了口氣,定睛望去,只見那匹紅色的大馬已經呼嘯遠去,馬上坐着一個身材小巧玲瓏的少女,長長的髮絲飄散在空氣中,風少明因爲是看到她的背面,所以看不到相貌。

“少年郎,小聲點,剛纔那個女子是朱家的小姐朱冰薇,別讓她聽到你罵她,不然你就慘了。“路旁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聽到風少明喝罵聲,拍了拍風少明的肩膀,示意他不可再罵了。

”風少明知道,這個所謂的朱家小姐,就是跟自己家族並列的咸陽鎮四大家族之一的朱家,咸陽的四大家族分別爲:“風家,朱家,黃家,鄭家”這四大家族。

風少明聽了更來氣,擦擦的,老子還是風家少爺呢,自己這個風家大少爺也都讓路給她過了,可那小娘們竟然還用馬鞭抽了自己一下子。

"少年郎,你是從別的鎮剛搬過來這邊住的把?桐陽鎮發生饑荒,大量的難民從那邊陸陸續續的搬來我們咸陽鎮住,你要知道,這十多天裏已經有很多難民,被朱家小姐抽了鞭子,就想跑上去撞她,結果被朱家小姐的家丁,打得皮爛骨折,少年郎,聽我一句勸,你千萬不要惹她,要不然後果很嚴重的。”中年人語重心長的對風少明說道,因爲風少明以前都呆在家族裏唸書,十三年來也纔出來過幾次,所以住在咸陽鎮的這個中年人並不認識風少明,還以爲他也是桐陽鎮的饑民,不瞭解朱家的強勢。

“謝謝這位大叔,請問這朱家小姐大中午的就在街上策馬狂奔,到底是要去幹什麼?你知道嗎?”風少明強壓下心頭對朱冰薇的怒火,向中年人詢問起來,擦擦的,以後讓我逮到機會再收拾朱冰薇那臭娘們,竟敢用馬鞭打老子。

“我知道一點,聽說明天就是大陸頗有名氣的武通學院招生時間,朱家小姐明天就要去武通學院修煉,今天要去藥店購買丹藥,朱家小姐聽說今早就有黃家,鄭家的人去收購各種丹藥。”中年人好像是個包打聽一樣,說出來的話讓風少明一陣無奈。

風少明跟中年人,道謝一聲,邊走邊想着心思,怎麼其他三家的人,都去拼命購買丹藥呢?風少明不知道是雖然武通學院,武技,功經,丹藥,雖然都有,但是在進武通學院三個月比試之後纔會發配,這就是誰的家底厚,誰就進步大了,三個月比試後,前一百名的學員,就有資格進入武通學院。

只要踏進了武通學院,基本上可以說是前途無憂,每一個從武通學院順利畢業的學員,都將會被各方勢力,家族,宗派,當成人才爭先搶奪,前途可謂是一片光明。

因此每年的各大家族都想把自己的子弟,想盡一切方法送進武通學院,所以風無痕當聽到武通學院給自己家族四個名額,頓時心裏激動的臉色漲紅。

然而,武通學院的確是修煉的好地方,不過,它的錄取要求,卻也是極爲嚴格:十四歲之前,最低也要到達一重士武境!

嚴格的錄取底線,也將所有想去渾水摸魚之人,拒之門外,所以最後比試勝出的一百名,無一不是天賦不錯的少年,少女。

朱家,黃家,鄭家,知道這個消息,不代表風家不知道,風無痕早在昨天就已經派家丁去藥店大量購買要藥丹了,只是風無痕看着風少明一直在勤奮的修練《大力金剛拳》,也就沒去打擾風少明瞭。

風少明從一本書上得知,修煉之人,最好的修煉之地就去山中修煉,與同階的魂獸對戰,這樣才能增加實戰的經驗,風少明今天的第一個想法就是去購買丹藥,不過當知道其他三大家族也在購買丹藥,現在自己去了也是白去。

風少明飛快的向着離附近一千里的據說出現低階魂獸的大山跑去,身體趴在一處小山峯上,風少明目光不斷的在周圍掃過,因爲風少明到達士魂境,能感覺到魂獸的一絲氣息。

唰的一陣銀光閃過,風少明眼前出現了一隻嬌小玲瓏的魂獸,樣子和小雞差不多,只不過這隻小雞模樣魂獸的頭頂長着兩隻小小的尖角。

這隻魂獸名爲“銀玉獸”,現在還只是一階初期的實力幼崽魂獸,天武大陸的魂獸初階對應人族的一重至二重的實力,中階對應人族四重至五重的實力,高階對應人族八重至九重的實力,可成長空是能夠達到天魂境的實力。

現在風少明明白了在自己突破的時候,小金也突破了,他從書中看到,魂獸的成長是和主人的實力一起增長的,現在的風少明是二重士魂境的實力,所以這隻魂獸的戰鬥力就相當於士魂境初期的高手。

”嗚嗚“銀玉獸張嘴叫喚兩聲,張開兩對銀色的小翅膀,唰的飛上了半空,急速向着風少明所在的方向飛去。

風少明迅速的調動丹田的真氣,聚集到右手中,左腳往前一踏,右拳閃電般揮出,一縷代表着一重士武境的淡淡青色真氣轟了過去,銀玉獸突然往左邊飛過,讓風少明打了個空。

”擦擦的,就這麼一隻小雞速度也這麼快。“風少明見這隻”小雞“在自己面前得意的飛來飛去,頓時怒了,風少明利於自己的魂力感應着銀玉獸的位置。

”轟“左手直接打到銀玉獸的脖子,”咔嚓“銀玉獸就此魂飛天外,一命呼呼了。

風少明看着手裏這隻”銀玉獸“估量着也有一斤的樣子,應該吃起來蠻有味的把?

風少明自小就沒有吃過魂獸,應該回去燒着吃吃看,風少明掐着銀玉獸的脖子,飛快的向着離家族最近的一個分店跑去。

”李叔,借用下廚房“風少明微笑着說道。

”少爺想用多久就用多久,往左邊的門進去就是廚房了“李叔摸了摸鬍鬚笑着說道。

說完,風少明走進廚房,徑直在廚房的櫃檯上拿起一些調味料,然後按照自己看到的煮雞方法,把銀玉獸身上的毛剝光了之後,把銀玉獸扔進燙熱的水,風少明估算了一下時間,這魂獸皮比野獸厚點,現在也應該可以吃了把,提起蓋子,一陣濃郁的香味頓時撲鼻而來。

”噴噴“這魂獸可比普通野獸香多了,就是不知道肉的滋味怎麼樣?風少明把這隻煮好了的銀玉獸,用刀子割成一塊塊,放在盤子裏,到椅子旁坐了下去。

風少明自己夾了塊銀玉獸的肉丟進嘴裏,頓時一股清香的味道衝進喉間,入口即化,風少明頓時楞住了。

待續…… ……

因爲他發現,自己的體內竟然出現渴望的聲音,剛纔下去的魂獸肉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慢消散不見,化爲一股暖流,進入的奇經八脈中。

風少明迅速把心神沉入體內,掃視之後驚訝的發現,這些暖流竟然是一縷縷細微的真氣,從奇經八脈流入自己的四肢百骸中,在這些真氣的流動下,全身舒服不已。

“我了個去,這魂獸肉竟然能夠轉化爲真氣?這也太變態了把?”風少明驚訝的同時,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非常古怪。

“李叔,過來嚐嚐我煮的魂獸肉怎麼樣”風少明跑出廚房叫道。

“等李叔吃完一小塊魂獸肉”風少明立刻急忙問到。

“李叔,你吃下魂獸肉的時候,有沒有感覺到體內有什麼異樣?”風少明疑惑的問道。

“回少爺話,沒有什麼異樣,只是這魂獸入口即化,非常美味。”李叔聞言摸着鬍鬚面色古怪,但還是把他的真實感覺說了出來。

“少爺,我還要去招待客人,就不打擾少爺了,少爺慢用?”李叔微笑着說道

“李叔是普通人,或許感覺不到魂獸肉轉化爲真氣,這樣看來,這魂獸肉難道只對修煉之人有用了麼?”風少明想來想去,還是覺得是這個原因。

其實風少明的想法並不真的是對的,因爲就算是修煉之人,吃了魂獸的肉,魂獸肉也不會轉化爲真氣,也許以前有,但現在整個天武大陸,能夠把魂獸肉轉化爲真氣的,也只有風少明一人,再無其他人可以這樣,至於其中的原因,風少明日後才清楚明白。

風少明再沉思了一會兒,終歸想不出個所以來,也就放下心中疑惑,風少明迅速按照武魂天書,把四散在四肢百骸,魂獸肉轉化的真氣運轉一個周天,當所有的真氣轉化爲一縷淡淡的青色真氣儲存在丹田內。

隨着最後一縷真氣轉化爲青色真氣回到丹田的時候,丹田亦是會微微出現膨脹感,偶爾會帶來一絲痛楚。

時間緩過,風少明感覺到自己丹田之中的真氣也在迅速的壓縮着,在不斷的緩緩壓縮下,變得也是凝實起來。

半個時辰之後,“丹田一陣”砰“的聲響,風少明睜開雙眸,呼出了一口濁氣,令得風少明欣喜若狂的是,一小塊魂獸肉化爲的真氣,立刻就提升了一重的修爲,雖然自己本來也快要突破了,但按照正常修煉的話,還是需要一天的效果,這種速度,也的確是變態了。

擦擦的,這下真是大發了,風少明頓時想到了一個可能,只要給自己足夠多的魂獸肉吃下去,那麼自己丹田內的真氣也會越來越多,到時候修爲還不是像股票一樣的暴漲?

風少明的想法的確很美好,可卻有點不現實,今天這只是他踩了狗屎運氣才碰到的,魂獸並不是那麼好抓到的,遇到強大的魂獸,可能不是吃魂獸了,而反而是被魂獸吃了,在天武大陸,只有魔幻森裏裏面纔有魂獸,裏面從最低級的一階魂獸,到最高級的八階魂獸都有,只有傳說的九階魂獸,也只是在傳說中,所以算八階魂獸是最高級的,裏面可謂步步驚險,危機重重,沒有足夠的實力,進入魔幻森裏,可能被吃得連顆渣都不剩下。

當然。如果你是大陸上那些超級家族,有足夠的金錢,也能夠從拍賣場裏面買到一些品階不一的魂獸幼崽,這些魂獸幼崽都是天武大陸那些經常在刀口上混的僱傭兵去魔幻森林拼命抓來的,價格自然是貴得離譜,雖然風少明現在是風家少爺,但是風家幾年的收入也纔夠買一隻低階的魂獸幼崽,所以風少明根本就沒有錢去買魂獸來當做升級食物。

此時如果外面那些僱傭兵,知道風少明拿着魂獸幼崽,當食物烤着吃,果斷會被人大叫真是敗家子,就拿桌子上已經變成煮熟的銀玉獸來說把,這在拍賣場裏面可是值八百兩白花花的銀子。

前提是風少明此時還不清楚魂獸的珍貴,他仍然狂喜的沉迷在自己幻想中的美夢中,望着桌子上擺放着的魂獸肉,風少明毫不猶豫的把大部分都吞進了自己的肚子裏,風少明估計了一下,自己吃了差不多是十三塊魂獸肉,所增加的真氣相當於自己修煉十三天的功效。

“擦擦的,爽死老子了,如果以後我每天都能吃到一隻這樣的魂獸,那麼就相當於多修煉了十三天的時間,吃上三隻就是三十九天時間的功效,這也太變態了?想不到自己以前還以爲修煉是多麼困難的,原來是這麼簡單啊,哈哈哈哈,風少明大笑一聲。”風少明隨即站起身來,拍了拍有點圓圓的肚子,眉開眼笑的收拾一番,風少明離開廚房後。

風少明對於魂獸的事情瞭解不多,雖然讀過很多書,但是卻沒有一本是有關魂獸的,所以風少明琢磨着,自己得去找個人問問魂獸的事情,要不然自己瞎子亂摸,怎麼抓魂獸來吃?

風少明走到李叔負責的武器店,剛好看見平時負責驗收武器的張雄,此時張雄手裏正拿着一把金色的刀,這刀身刻着一條金色的龍,顯得華麗無比,張雄搖了搖頭,人家買武器是來戰鬥的,又不是來擺架子的,剛放下刀,風少明就走了過來。

“張大哥,我有點事情要向你請教。”張雄年長風少明十歲左右,叫聲張大哥,也是必須的,雖然自己是少爺,但是現在不是要請求於人麼,要是還擺什麼臭架子,那不是愚蠢了麼,而顯然風少明不是愚蠢的人,反而倒很聰明,書讀得多,還是有用的。

“哈哈,少爺有什麼不明白的就問吧,大哥自己知道一定全部告訴你。”張雄是個粗人,哈哈笑着說道。

風少明望了望兩旁,此時武器店只有張雄一人,李叔也去進收武器了,於是對張雄問道:“張大哥,你瞭解魂獸的事情嗎?”

“咦?少爺,你問這個做什麼?”張雄本來還以爲風少明,想要讓自己介紹把好武器給他,誰料卻是與武器八竿子打不着的魂獸。

“事情是這樣的,張大哥,我最近想修煉魂者,就想找只魂獸來做我的召喚獸,可我不知道去那裏才能找到魂獸,聽人說張大哥爲人見多識廣,不光對驗收武器精通,更是對各種各樣的事情都瞭解一些,想必對魂獸也是有一些瞭解的把?張大哥,小弟就麻煩你給講講魂獸的事情把。”風少明着痕跡的拍了拍張雄馬屁。

張雄聞言頓時飄飄然起來,聽說少爺讀過很多書,自己這種粗人,平時哪有資格跟少爺講話,現在聽到風少明這麼低聲下氣的跟他說話,心裏頓時充滿了自豪感,於是哈哈大笑一聲:“少爺,某就把自己知道的告訴你把,我也是聽人說的,錯了可不能怪小人啊。”

風少明聞言眼睛一亮連忙到:“不怪,不怪,張大哥你快說說看“。

”少爺那某就開始說了“張雄微笑着說道.

在天武大陸,所有的魂獸的集中老巢在魔幻森林,裏面各種各樣的魂獸都有,但裏面卻是兇險重重,是大陸有名的禁地,實力不夠的人進去,那完全是自尋死路。

某聽說,在大陸上還有一些經常在刀口上舔血的人,他們爲了賺取金錢,就會鋌而走險,組成私人團隊或者是參加僱傭兵團進入魔幻森林內奪取魂獸內丹煉製丹藥,魂獸身上的東西都是值錢的,像爪子鋒利無比,自然是造武器的好材料,或者抓獲魂獸幼崽賣錢,然後通過拍賣場拍賣出去,價錢非常的喜人……

“某建議少爺要修煉魂者的話,那麼最好是通過拍賣行或者是去城裏的商行購買魂獸幼崽,慢慢培養默契,然後和它簽訂平等契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